劍玄錄
第九二章 假掌門

    芮瑋內心根本不承認簡召舞是月形門掌門。
    簡召舞道:「固長老、單長老、簡長老,本門律法不聽命掌門者如何?」
    三長老同聲道:「不聽掌門命者,同門共憤,理處極刑!」
    簡召舞冷冷哼了一聲道:「此說可無假吧!」
    固鵬向芮瑋喊聲「兄弟」道:「你自承認月形門弟子,這聲兄弟,你意如何?」
    芮瑋躬身道:「長老是月形門碩果僅存的老前輩,晚輩後進,愧不敢當兄弟之稱!」
    固鵬道:「本門雖重輩份,然凡我一門皆是兄弟,在你我輩份未明之前,我先喊你一聲
兄弟。」
    芮瑋躬身應道:「是!」
    固鵬道:「我很高興本門武學在你身上放一異彩,縱觀本門有始以來,武學以你空前絕
後。」
    芮瑋知道他話有下文,躬身靜聽。
    固鵬道:「武學絕頂,對本門來說,固一喜事,然則,不能叫武學絕頂便就輕視了本門
禮法,兄弟!」
    頓了頓,接道:「你若仍自承月形門弟子,請在眾人面前凝重的宣稱一次。」
    芮瑋道聲:「是!」
    正擬當眾宣稱,野兒急道:「大哥!」
    芮瑋口首道:「野兒,什麼事?」
    素心聽芮瑋親呢的稱呼自己小名,只覺往昔的情愛齊湧心頭。
    但在眾人耳朵聽來,心想出家人那有這等稱呼,覺得不雅之極。
    素心含著淚道:「你,你要知道那惡人現是月形門的掌門……」
    芮瑋暗暗感激野兒的關切,心知野兒怕自己承認月形門弟子後,簡召舞將對自己有所不
利的舉動,笑道:「野兒,你放心。」
    當下朗聲道:「本人芮瑋月形門弟子,凡我門中理法絕不敢有所違背!」
    固鵬頷首道:「好!好!本人也以長老身份承認你是月形門弟子。」接著神情變得十分
莊重地道:「芮兄弟快來見過本門掌門。」
    簡召舞腰幹一挺,他要見芮瑋如何來拜見自己。
    芮瑋站著不動。
    固鵬特別一指簡召舞,加重語氣道:「掌門在此!」
    芮瑋靜靜道:「請恕晚輩不知,三位長老,何以證明他是掌門。」
    單鶴、簡虎同聲斥道:「芮瑋,不得無禮!」
    芮瑋微覺一怔。
    單鶴冷冷道:「對掌門的身份,豈可懷疑!」
    芮瑋一揖道:「晚輩不知!」
    簡虎氣他敗了自己兄弟三人,甚且在胸前開了天窗,在一眾弟子眼前難堪不已,大聲喝
道:「有我兄弟三人承認,渾裝什麼不知!」
    固鵬不似簡虎氣量狹窄,芮瑋敗他,他反覺高興,因本門出了武學高手,實是本門之
幸,公正道:「簡兄弟,不可如此武斷,有我兄弟三人承認不足為重,因將事實證明他
看。」轉首簡召舞道:「掌門,請將掌門信符取出。」
    簡召舞斜眼望著芮瑋,取出一本絹冊來,舉在半空。
    芮瑋注目望去,看清是那月形門武術總鑒——玄龜集。
    在那封皮之側有行硃砂手注,是:本門弟子一律傳習,以便通曉敵人之術。這就是昔年
太陽門掌門——如夢大師父親的手筆。
    芮瑋見是真正的月形門的遺物,為示恭敬,躬身一揖。
    固鵬示意嘉許的點頭道:「這是本門秘術總鑒,在此堪稱本門掌門信符!」
    單鶴道:「芮瑋,你現在還有懷疑麼!」
    簡虎卻不客氣的低吼道:「快去見過掌門!」
    芮瑋這才移動腳步,走到簡召舞身前。
    簡召舞怕他搶去掌門寶貝,慌的收起玄龜集,其實芮瑋真正要搶,不等他收,只怕舉手
便到掌中。
    芮瑋躬欲行拜見大禮。
    素心暗暗一歎,知道芮瑋這一揖下去,承認了掌門,從此便不得違抗簡召舞的命令。
    她聽芮瑋述說過,知道簡召舞貌同芮瑋,心腸卻毒辣無比,不似芮瑋為人厚道,更知簡
召舞視芮瑋為大敵,為此耽心不已。
    簡召舞不信芮瑋誠心前來拜見,暗中打定主意好好折辱芮瑋一番,教他非行大禮不可,
卻見芮瑋一揖下去,竟是雙膝下地,行起武林最敬重的禮來。
    簡召舞出乎意料,就連素心也出乎意料,她只當芮瑋頂多一揖,決不可能行這大禮來拜
見欲手刃的殺妻殺妾的大仇人!
    固鵬看得暗暗點頭,心忖:「此人實是天下武林不可得的篤實君子!」
    簡召舞見芮瑋這等敬重自己,忘了再加折辱,慌道:「起來!起來!」十分慚愧自己小
人對他!
    芮瑋起立後,喊了聲:「哥哥!」
    他本應起立後,喊聲:「掌門」這聲「哥哥」大出眾人所料,不由驚詫起來。
    唯有素心暗暗點頭道:「原來如此!」
    簡召舞被喊得失了神,慌亂道:「你,你是什麼意思……」
    芮瑋道:「此中情由,不細言。」四下一望後,大聲道:「各位必定早已懷疑為何我的
容貌與他相似得難以辨認,實在他乃是我的哥哥,他本人不知,我卻知道。」
    白燕聽到這時心中疑惑釋然,初到堂上時她見簡召舞差點認作芮瑋,後來一想不對,芮
瑋不可能這麼快來到鐵網幫總堂,做上月形門掌門,只當傳說中月形門掌門本姓芮,可能與
芮瑋有血統關係,才致如此相像。
    可又疑惑他見芮瑋時,芮瑋為何不承認他是月形門弟子,也不承認他姓芮,搞得她怎麼
想也想不通。
    此時見芮瑋喊簡召舞「哥哥」,心知芮瑋不承認他姓芮,敢情氣他為非作歹,所不屑承
認,實在乃是嫡親哥哥。
    她自以為想的聰明,那知其中曲折,簡召舞本來不姓芮嘛,芮瑋並非氣他不肖,才不承
認簡召舞姓芮。
    固鵬得知芮瑋是掌門之弟,歡喜上前道:「恭喜掌門有這麼位身手絕頂的弟弟。」毫不
懷疑芮瑋可能瞎說八道,只因面貌相像的事實如鐵一般,誰也不可否認。
    簡召舞心裡雖仇視著芮瑋,對於芮瑋稱自己哥哥到樂得承認,心想:「好的緊啊!我正
愁無法控制你,現在既是哥哥又是掌門,不怕你再不聽命於我!」
    嗯了一聲道:「固長老先去拿過本門死敵秦掌門。」心想先發這道命令,看芮瑋反應如
何?
    固鵬一聲:「遵命!」再不顧忌的走到醜老尼身前。
    醜老尼慘然道:「燕兒!」有心盼望白燕相助,因她自知甚難勝過固鵬,不讓秦百齡奪
去。
    固鵬尊她芮瑋岳母,仍然敬的一抱拳,低聲道:「法師,請將秦百齡交我。」
    暗暗一使眼色,單鶴,簡虎合圍上來,固鵬此舉是教醜老尼知難放手,免得打起來硬
搶,教一旁芮瑋面上難堪,雖然他一人足可從醜老尼手上搶下。
    白燕見她母親呼喚,無奈何道:「娘,你就將秦老兒交給他們吧!」
    醜老尼怒道:「你再不助我?」
    白燕搖了搖頭,心想:「芮瑋不相助,我助也枉然。」
    她心裡有數,縱然合上三位姐姐之力也不是固鵬他們三人之敵。
    醜老尼歎道:「燕兒,你忍心見他被世敵擒去,受辱而死?」
    白燕心道:「這有什麼忍不忍心的,秦老兒與我有何關係?」
    醜老尼道:「燕兒,你實不該喊他秦老兒,可知他是……他是
    吶吶半天,終於咬牙道:「他是你的父親!」
    白燕大驚道:「無影門弟子何來父親,你,你……騙我……」
    醜老尼悲慼道:「我不騙你,秦百齡之於我,正等於芮瑋之於你般,你當知『衣馥』的
父親是誰!」
    「衣馥」即是白燕與芮瑋所生的雙胞兒,其中她抱去的女兒名字,「衣馥」諧音「憶
父」,表示懷念芮瑋的意思。
    白燕慄聲問道:「真……真的?……」
    其實她不問已知醜老尼不在騙她,只因自己的遭遇使她容易相信母親可能也有這遭遇。
    雖然無影門女女相傳,不認父親,不留兒子,然而一當無影門的女子真正的愛上了一位
男子,祖規縱能迫得她們放棄終身愛侶,卻不能迫得她們心裡忘記那位男子。
    就似白燕離開了芮瑋,抱走「衣馥」,打定主意與芮瑋斷絕關係,但她就是老得走不動
路了,相信仍不會忘記芮瑋的影子!
    當年秦百齡年輕時認識醜老尼,那時醜老尼正當妙齡,可沒現在臉上這付醜人皮面具,
貌美如花,名叫秋萍。
    他倆互相戀愛甚深,可是秦百齡卻不是秋萍的種影,秦百齡沒有求過秋萍,然而求與不
求完全一樣,秋萍的同門姊妹只當秦百齡是秋萍的種影。
    無影門弟子不能有有影子的情人,所謂「無影門,無君子,有君子,失影人」秋萍愛上
沒有賣影的秦百齡,自不願將他當作失影的種影,供同門姊妹玩弄。
    於是她告訴秦百齡祖上傳下的規矩,忍痛要秦百齡與自己斷絕關係,秦百齡是怕死之
人,一聽與秋萍相愛會惹上被害的可能、恨不得沒認識秋萍,就此去得沒有蹤影。
    秋萍真正愛上秦百齡,秦百齡去了,九月後生下白燕,她迄今懷念秦百齡,不似同門面
首數百,暗地裡為秦百齡守貞一生。
    後來秦百齡終探知秋萍的行蹤,也知秋萍有女白燕,可不大清楚白燕就是自己的女兒,
他熟悉內幕便教芮瑋去賣影子。
    以他想無影門女子祖規上就教她們玩弄男性,生的兒女不知父親是誰,不可能偏偏那麼
巧,秋萍生的女兒就是自己的女兒。
    那知他去時,秋萍懷了孕,更且為他守貞一生,不再接近第二位男子,秦百齡為了戰勝
月形門,以所有財力買通無影門,當時秋萍不知秦百齡就是自己守貞一生的情人。
    以前秦百齡並不叫秦百齡,他怕無影門女子,秋萍的姊妹找上自己,嚇得改名換姓,因
他自知,以自己的本領,絕非任何無影門弟子對手。
    相隔二十餘載,秦百齡老了,面容變得很多,秋萍無法認出他是誰,只當他是相求無影
門的陌生人。
    宴席中,秦百齡為求秋萍相助,這才偷偷告訴她自己是誰,秋萍仔細凝視,依稀認出。
    她為秦百齡守貞一生,可見愛戀秦百齡甚深,陡然再逢難忘的情人,就是擠卻老命,也
不讓秦百齡受害!
    現在更且說明秦百齡就是白燕的父親,盼她念生父之情,幫助自己救走永難忘懷的老情
人。
    醜老尼秋萍道:「燕兒,你不相信,就看我與你父親死在一塊吧!」下定決心,擠力以
斗固鵬他們三人。
    固鵬道:「法師,你已出眾為尼,何必再戀舊情!」
    秋萍怒道:「你們就把我殺了吧!」
    固鵬雙掌倏地向秦百齡抓去,這一招間方位變化甚廣,秋萍空手尚不敵固鵬,抱著秦百
齡更非其敵,一退下,單鶴側面掠上,神出鬼沒的一怪招抓住秦百齡一條膀子。
    秋萍用力一奪,只聽「喀」的一聲輕響。
    單鶴叫道:「你想他廢去一臂麼?」
    秋萍有此顧忌,不敢再奪,單鶴卻不客氣,你不奪,他奪了,只聽又是「喀」的一聲輕
響。
    單鶴心想:「不怕你心疼得不放手。」
    那知秋萍伸一掌切在秦百齡被奪的左臂上,這一手,萬出人人所料,單鶴用力過猛,帶
著秦百齡切斷的手臂,沖退數步。
    秋萍一得空擋,飛掠出三人合圍,疾奔而去。
    固鵬、簡虎被秋萍決裂的手段,驚怔得呆住了,單鶴更是抓著血淋淋的斷臂,觸目驚心
地張口目瞪地望著!
    秋萍奔出合圍,只當就此得脫,心想斷了秦百齡一臂,能夠救出,總比落在世敵手中難
死難活的好。
    她奔走一段路,正自高興無人追來,忽見前面數百名年輕漢子靜靜站住,封鎖了鸚鵡洲
的出路。
    等她走近,排成一線的漢子,兩側圍上。
    秋萍不將數百名年輕漢子放在眼內,眼見前面幾人擋住去路飛腳踢出。
    那幾位漢子不接,只是一轉,登時數百人跟著轉起來像個旋螺似的,滴溜溜的轉走。
    秋萍一腳踢空,跟著連環數腳,但總是腳腳落空,到跟著轉走疾奔的敵人。
    其中一位為首的漢子帶動數百人組成的陣法,慢慢移動。
    秋萍攻不到敵人,不知不覺地跟著敵人走動。
    一刻後,合圍的數百人突然散開,頃刻散的不見。
    秋萍大喜,才一奔出,一招剛猛無儔的掌力劈來。
    同時一人道:「法師,請將秦百齡放下。」
    秋萍注目望去,自己回到原地,固鵬,單鶴,簡虎牢牢的圍著自己,劈掌那人簡虎,卻
不是傷她,只將她劈退。
    原來那數百名漢子走動的陣法,轉得秋萍目眩不已,跟著走動下,回到原地竟是不知。
    那數百名漢子將逃走的秋萍帶回長老處後,即又散回鸚鵡洲附近,防止任何人逃走。
    白燕、野兒她們目見暗暗心驚,心想換成自己一人如秋萍被轉回原地後仍然不知。
    秋萍切斷秦百齡一臂仍未能逃得脫,傷心得跌坐地上,老淚暗彈。
    固鵬道:「我兄弟三人門下親傳弟子守在鸚鵡洲附近出路,任誰也難脫走,法師,我勸
你還是將秦百齡放下。」
    他這話倒非吹,除卻芮瑋外,實無第二人能夠逃脫固鵬三人親傳弟子所布下的大圓陣。
    秋萍將秦百齡放在身前,頹然道:「你們將他拿去吧!」
    固鵬他們怕她有詐,謹慎的圍攏,由簡虎彎身提過斷了一臂,昏迷不醒的秦百齡。
    秋萍垂首靜坐,毫不阻攔。
    固鵬道:「法師放心,秦百齡雖然落到我們手中,卻不一定對他有何劇烈的行動,咱們
只要太陽掌門被囚月形門弟子手中!」
    轉首道:「簡兄弟,你將秦百齡抱進內堂,替他療傷止血。」
    此時秦百齡那條斷臂,仍在血流如注。
    簡虎抱走後,驀見秋萍提起自己左臂,右掌閃電砍下,她那右掌雖然無芮瑋金掌神威,
斷卻自己手臂,卻如快刀一過般,「喀喇」一聲,立時一條斷臂飛出,血流如注。
    白燕一聲尖叫,飛撲至秋萍身邊,語不成聲的問道:「你,你……你……」
    秋萍老淚縱橫道:「我斷了你父一臂,也……也當自斷一臂.。。。。。」
    白燕低位地止住秋萍上穴道循環,斷臂不流血後,即撕下衣襟包紮。
    情況變化到這種地步,卻見芮瑋默默站立,似乎無動干衷。
    簡召舞暗暗高興,以為他完全震懾於掌門之命下,不敢有所袒護,當下又發一道命令:
「固長老,單長老,即速擒過殺害本門弟子的四位蒙面女子,交給刑堂審判發落。」
    此一命令明正言順,白燕四位姊妹相助秦百齡殺害齊治平老師帶來的月形門弟子,道理
上講一定要嚴刑審判,替死去的得勝弟子復仇。
    固鵬,單鶴應聲:「是!」他們奉掌門之命,顧不得芮瑋是白燕之夫,緩緩行去。
    此時簡虎趕出,跟著向白燕、銀月、桃根、菊吟圍去,銀月三人與白燕會一起,圍在秋
萍四周嚴陣以待。
    固鵬道:「秦姑娘,請你們兔動干戈如何?」
    他當白燕秦百齡之女,故然一定也姓秦。
    白燕聽得心中一痛,只覺秦百齡當真己父,適才他們擒拿秦百齡時,未出手相助母親,
實在萬萬不該。
    大姐銀月回道:「怎麼免動干戈?」
    固鵬道:「請你們自動至刑堂發落,你們受雇於人,當可酌量減刑。」
    銀月格格笑道「怎麼減刑法?」
    簡虎大聲道:「依情至少斷去雙臂。」
    銀月福禮笑道:「多謝如此寬待啦!」
    固鵬道:「若不自動就審,就無如此優待。」
    銀月道:「自動就審說難聽點,可是自動就縛?」
    簡虎最看不慣傳說中受雇殺人的無影門弟子,認為女子專橫武林,實是武人之恥,怒
道:「就是如此!」
    銀月斜眼一瞄芮瑋,嬌聲大笑道:「咱們無芮公子相助,寡不敵眾,只有自動就縛一途
了。」活中意思絕非敵不過三長老。
    芮瑋聽銀月提到自己,只是眉頭一動,卻不作聲。
    銀月道:「可是芮公子呀,你難道沒有殺害本門弟子,不是也該自動就縛受刑麼?」
    芮瑋殺的月形門的弟子最多,論刑起來,至少死刑了。
    固鵬見她有意煽動芮瑋相助,喝道:「還不就縛!」
    單鶴接道:「你們自量能逃得脫麼,自動就縛,免除死刑。」
    銀月道:「論理,咱們識時務的話,應該自動就縛,然則在未就縛以前,我無影門有點
小要求。」
    固鵬道:「什麼要求?」自付擒她四人並非易事,要求不苟刻,倒可大量答應。
    銀月道:「我無影門有個規矩,凡相害咱們相干之人,必處死刑,那位老尼不用說了,
就是秦老兒亦是咱們相干之人,他兩人各斷一臂,追究起來貴掌門與三位實是相害者,所以
麼據理死刑難免,但你們寬待咱們,咱們也大方一次,我說你們請貴掌門即刻各自斷去一
臂,謝罪罷!」
    固鵬冷冷道:「這就是你所提的要求麼?」
    銀月格格笑道:「是呀!等你們斷去一臂後,咱們卻就自動就縛。」
    簡虎聽的一肚子火,喝道:「臭丫頭,找死!」
    左掌一晃,右拳忽的一聲,直襲銀月胸前。
    銀月嬌喝道:「四象陣!」
    身子一搖,倏地迷蹤,頓時只見四女穿插交錯起來,簡虎一拳落空,再出拳時,兩面固
鵬、單鶴同時攻上。
    一陣猛攻,轉瞬百餘招後,四女武功雖然各個皆不如固鵬本個,這時卻守得嚴密穩固,
旁觀者一看便知四女斷斷不會落敗。
    這固然是她四人預先配合練好的四象陣厲害,其實她四人武功招數不下固鵬他們,只是
功力不足,配合上四象陣彌補功力之不足。
    原來這四象陣神功玄妙,使攻者徒然浪費功力,卻不易攻上一拳二拳,而她們固守下只
用數成功力卻可應付。
    固鵬三人也是通曉陣法原理的高手,只那大玄圓陣學理之奧妙便不下四象陣,可惜他們
三人並未預先練好一套陣法,否則以陣制陣,四女仍難防禦。
    這時他們雖知四象陣平常,苦無破解之法,因四女武功招數神奇,配合上平常的陣法,
大不同普通對手所使的同一陣法。
    固鵬知道這樣攻下去,時間一長,不說毫無勝機,弄不好把命送在武功不如自己的四女
手中。
    正打算通知單鶴,簡虎停止攻擊,簡召舞突道:「三位長老暫停攻擊。」
    固鵬暗中大喜,這比他們自動停止攻擊,體面得多,只見他三人倏地同時退出戰圈,身
法輕靈自然,毫無一點力竭之象。
    簡召舞道:「對方以四人布成陣法,咱們同時以四人破他陣法。」
    固鵬聽得暗暗點頭,心想:「掌門顯對陣理還不陌生,破這四象陣果然非四人不可,只
是那一人武功不自在四女之下,否則仍不能破。」
    簡召舞見芮瑋一直垂手不動,心想他自認的妻子在內仍不相助,可見他已完全服在這掌
門之位下,待我再試他一招,看他反應如何,於是望著他道:「芮兄弟,請你下場一助三長
老。」
    暗忖:「倘若按照命令,他若服從,此後我姓簡的自能叫你慘死我的手中!」
    芮瑋呆了一呆,竟是默不作聲的向三位長老身旁走去,固鵬看得大喜,心知芮瑋加入,
破四女之陣,易如反掌。
    固鵬一等芮瑋走近,笑道:「兄弟請占丙丁位。」
    這四象陣分春丙丁,夏戊已,秋壬癸,冬甲乙等四相位,其中以春丙丁為主位,固鵬以
主位讓芮瑋攻,是看得起他武功較之自己三人高。
    芮瑋搖了搖頭道:「固長老,我不是來助你們破陣的。」
    簡虎求勝心切,怒道:「你不聞掌門之命麼!」
    固鵬接著一付長輩口氣道:「你不可不聽掌門之命。」
    芮瑋道:「我不認他本門掌門。」
    此言一出,三長老吃驚不已,簡召舞更是臉上變了色,但在另一面,無影門四女樂在心
裡,素心卻放下了心上一塊大石,暗忖:「這樣我就不怕簡召舞相害他了!」
    單鶴不由怒喝道:「君子豈可出爾反爾!」
    芮瑋道:「我只認他哥哥,並未認他掌門,掌門之命不可不聽,然他並非本門掌門,命
令自可不聽了。」
    眾人一想對啊,他向簡召舞一拜後,只喊了聲「哥哥」並未稱呼「掌門」兩字,此時不
聽命,既未認簡召舞掌門,便不算出爾反爾了。
    固鵬道:「你為何不認他掌門,可有什麼道理?」
    芮瑋道:「固長老請過來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固鵬看完,芮瑋又叫單鶴,簡虎兩人一一過來看過。
    芮瑋面對簡召舞,固鵬三人過來能夠看清芮瑋手中之物,卻恰好擋住簡召舞的視線,不
知三位長老看的什麼物事。
    他壞事做得大多,心虛得很,一見三位長老各個看完後臉色一片肅穆,真是惴惴不安,
不知芮瑋在搗自己什麼鬼。
    芮瑋道:「倘若以萬老前輩的遺物作掌門信物的話,在下也要以掌門自居了。」
    固鵬沉默半晌後,忽然道:「單兄弟,簡兄弟,咱們不便再插手其間,退出這是非場所
可好?」
    單鶴,簡虎聞言點了點頭。
    當下三人一聲各異的呼嘯,只見圍在鸚鵡洲附近的數百名漢子齊時來到三人面前。
    固鵬各自領自己的弟子,緩行離去。
    簡召舞見狀大急,叫道:「三位長老回來!」
    固鵬、單鶴、簡虎三人同聲道:「恕難從命!」
    頃刻去得蹤影不見。
    簡召舞簡直不相信芮瑋玩了什麼魔法,使得三位得力助手率領弟子不告而別。
    眾人也難相信固鵬三人突然離去是件事實,然則人已真的離開鸚鵡洲,還有什麼不可信
之處。
    白燕她們眼見強敵退卻,無不欣喜莫名,尤其銀月、桃根、菊吟恨不得向芮瑋歡呼一
句:「你真偉大!」
    簡召舞低語身旁齊治平老師,齊治平點了點頭,站出道:「芮瑋,速聽掌門之命,擒拿
四位蒙面女子。」
    芮瑋道:「你是月形門下麼?」
    齊治平冷冷道:「這還有假!」
    芮瑋道:「月形門弟子胸前以半月為記,你可有麼?」
    齊治平吶吶道:「當然有。」
    芮瑋笑道:「讓我看看。」
    齊治平胸前並無半月青記,怎敢讓芮瑋一看,怕他硬看,雙掌急向胸前掩去。
    倏見芮瑋那隻金掌搶在先頭,齊治平一聲驚呼,嚇得急忙按在胸前,那模樣就似娘兒們
遭到輕薄般臉紅不已。
    芮瑋收起突然取出的魚腸劍,笑道:「不要害羞,讓大家看看。」
    只見一片片破布慢慢飄落,到得最後,齊治平整個胸前只剩雙掌按住的地方,還有幾塊
破布存在。
    芮瑋金掌虛幌一招,喝道:「接我一掌!」
    齊治平對芮瑋那隻金掌早已寒到心坎裡,聞言慌地雙掌排出,湧出一股強勁的掌風;怕
他已經拿出吃奶的力氣來接芮瑋金掌了。
    芮瑋側身一讓,輕易讓過齊治平擊出的掌勁。
    齊治平雙掌擋過空,這一來胸前僅有的破布落下,一個白滑滑的肥胸膛暴露眾人眼前,
上面那有什麼青記。
    芮瑋笑道:「請問閣下青記何在,莫非是隱形的麼?」
    眾人一時忘了芮瑋是敵,哈哈哄笑起來。
    齊治平老羞成怒道:「我無半月形青記,你自承月形門弟子可也有嗎?」
    芮瑋笑了笑,掀起胸前衣裳,道:「不妨看看。」
    只見上面一個半月形青記深深戳印在右胸上。
    那青記顯是新痕,顏色清晰分明,眾人無不看得清楚,一時眾人互相交頭接耳,喋喋雜
聲四處響起。
    各人交談的題目,不外是說:「這姓芮的也是正牌的月形門弟子,不知咱們幫主有沒
有?」
    簡召舞聽在耳裡,明知底下邦眾起了懷疑,卻不敢一示胸膛證明自己,只因他胸膛上一
如齊治平光滑滑的。他們起先不知月形門真正弟子胸膛上有個這麼的暗號,卻無人注意到芮
瑋胸上的青記印的位置與固鵬三人不同。
    固鵬、單鶴、簡虎三人青記,戳印在胸膛正中,而芮瑋戳偏在左胸上。
    芮瑋的意思,左半身神功來自高莫靜,高莫靜是萬有全後裔,正傳的月形門弟子,那麼
這一半身子也該是月形門的弟子。
    所以他左胸上半月青記,右胸上空白一片,不似固鵬他們一個青記佔在兩邊胸膛上。
    芮瑋道:「齊老師,倘若貴掌門是真正的月形門弟子,可請他一示胸膛。」
    齊治平知道簡召舞身上並無任何青記,吶吶道:「不,不用看了
    芮瑋道:「那麼在下豈能草率奉行身份未明的掌門之命?」
    齊治平正覺尷尬萬分,簡召舞道:「齊老師回來。」
    齊治平如逢大赦,回到簡召舞身後,即去內堂換上衣服,因他胸膛不似固鵬他們雄壯可
觀,他那塊胸膛細皮白肉就似女人一般,袒然暴露,只覺不雅之極。
    齊治平只是簡召舞最近找到的助手,門下弟子也是他帶來,然已經過齊治平親自訓練,
身手皆都不弱,才能與秦百齡的弟子相鬥。
    簡召舞在齊治平身上失了顏面,怒道:「芮瑋,你不聽我這掌門之命,其實我並不希罕
這掌門,從今後棄去也罷!」
    芮瑋道:「本該如此,你冒充月形門弟子,更不惜命齊治平假裝投效,引誘真正的月形
門弟子出來,其心意不過為增加自己的實力,其實這又何必,你陰謀奪取鐵網幫主之位已經
夠了。」
    簡召舞趕快接道:「我鐵網幫眾滿佈此地,你們要想生離此地,除非先將我幫兄弟全部
殺了。」說出取出一物高舉道:「老幫主在世時如何訓示咱們?」
    眾人一見一張黑油油的絲網握在簡召舞手中,齊時恭聲道:「禦敵不侮,辱則必強!」
    簡召舞大聲道:「現在咱們遭到強敵,死傷幫眾,這口氣能不能忍受?」
    頓時群眾燃起一道怒火,熱血在他們體內澎湃,紛紛叫道:「不能忍受……」
    簡召舞高呼道:「辱則必強,咱們不能忘了老幫主的訓示,要替死去的幫眾復仇,斷斷
不能放過殺傷本幫弟子的兇手!」
    這一呼於群眾心理上加油,一時數千幫眾在芮瑋、白燕七人四周,將心目中的敵人圍得
死死的。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