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七七章 第三關

    芮瑋摸著頭道:「這……這有什麼關係?……」
    白燕捂鼻笑道:「傻瓜,我是香神之後自然懂得各種香料,要香還不容易。」
    芮瑋仍有不解道:「未搽香之前,你身上怎會臭的?」
    白燕掩口笑道:「女人嘛,有時身上難免有種臭味。」
    芮瑋還是不懂,葉青跟自己成婚後,住了那久,就沒聞過這種臭味。
    白燕道:「咱們不說香臭的問題,快睡一夜,趕明兒大早起來練先天掌破招要緊。」
    這一夜芮瑋鼻子舒服極了,如處眾香國中,各種不知名的香一一一在鼻中吸進。
    第二天醒來,不知何時自己在夜裡把蒲團移近白燕身旁,難怪奇香無比,暗忖:「要是
天天晚上與她一起,這生什麼也不想了。」
    又想:「她要是自己的妻子,不更好嗎?」
    這念頭才起,他猛地一擊腦袋,暗暗道:「芮瑋,芮瑋,妻骨未寒,野兒不見,你還胡
思亂想,該死呀。」
    當下決定盡量不與白燕接近,免得她身上的香味把自己迷住。否則總有一天,離開不了
白燕身上的香味。
    他卻不知已經離開不了白燕了。
    白燕跟著睜眼醒來,芮瑋一看她醒,慌忙拿起蒲團遠放一旁,白燕明知芮瑋昨晚挨在自
己身旁,笑道:「怎麼啦?我身上難道又有臭味了?」
    芮瑋狼狽道:「沒……沒有臭味……香……香得很……」
    白燕噗嗤笑道:「香味你也怕麼?」
    芮瑋猛搖頭道:「不怕,不怕!」
    白燕笑吟吟道:「不怕把蒲團搬那麼遠作什,過來呀!」
    芮瑋不但沒聽命過來,反而倒退了二步,尷尬他說道:「我……我該練先天掌破招
啦……」
    沒等話完,匆快走出,來到庵外,胡亂抓起一把雪淨了臉,漱了口,就在雪地上練起來。
    第一招被他練得頗為熟巧,好一會白燕走出,拍手讚道:「好啊,這一招練成啦,換練
第二招吧。」
    芮瑋停下手來,很高興他說:「真的練成了沒問題麼?」
    白燕道:「做老師的還騙徒弟嗎?我說徒兒你先過來。」一聲「徒兒」喊的芮瑋全身不
自在,紅著臉道:「過去幹嘛?」
    白燕笑道:「老師教你練第二招啊!」
    芮瑋糊里糊塗的說:「我自己練。」
    白燕哼道:「好,我看你怎麼練。」
    芮瑋這才想起圖在庵內,沒圖練個屁,當下繞個圈子走到白燕後面,正準備走進庵去。
    白燕一揚手中圖解道:「在這裡,過來拿!」
    芮瑋回身看去,破先大掌之圖果在白燕手裡,他不敢過去拿,一揖道:「你請放在地
上。」」
    白燕把圖就放在腳旁,笑道:「來拿吧!」
    芮瑋吶吶道:「還……還……請你站過一旁……」
    白燕故意變臉道:「怎麼,這地方我站不得?」
    芮瑋慌地搖手道:「不!不是……」
    白燕撇開頭不看他,那意思:「你要拿就來拿,我是站不開的。」
    芮瑋硬著頭皮走近白燕,頓時迷人的香味陣陣飄來,芮瑋想停止呼吸不聞,竟是無法,
生似那奇妙的香味把他控制呼吸的神經迷住了。
    他反猛吸了幾口,可見這香味的魔力,令人無法不聞它幾口,而且越聞越香,越香越想
聞。
    只見芮瑋蹲下身拿圖解卻沒站了起來,原來白燕腳下更香,陣陣無比的香氣從她裙邊襲
來,聞得芮瑋忘了起身。
    白燕故意一拉裙角,「啊,我的天呀!」那香氣大量飄出,化成無數的氣針,不但使芮
瑋鼻子聞個飽,更好像千萬個毛孔也被那針形的香氣鑽進去了。
    白燕見芮瑋如癡如呆的神情,得意地放下裙角,香氣稍斂,芮瑋神智稍轉,霍的彈起身
來,如避蛇蠍似的急退丈餘。
    白燕格格大笑道:「呆子,你快自己練吧,我不打擾你了。」
    說完逕自走進庵去。
    芮瑋呆了半晌,猛搖頭道:「簡直活見鬼?」
    他不明白適才怎會迷成那樣,心中暗起警戒,尋思:「這香不知什麼香,但決不是好東
西,否則怎會香成那樣,能夠把人魂都香掉。」
    他雖起戒心,可是練那破招不瞭解處,總得向白燕請教,於是每日多多少少要聞上一陣。
    一月過去,他已對那香味習以為常了,不至於一聞失魂般,這一月來先天掌一百零八招
破招被他學全了。
    一百零八招破招學完,芮瑋對白燕掌法上的天才佩服得五體投地,只因那破招複雜玄奧
處大勝先天掌。
    這是當然道理,不然怎能破解先天掌,芮瑋佩服的一點,破招白燕兩日兩夜想成,而自
己卻要練上一月。
    他卻不知白燕胸中之學包羅萬象,先大掌破招創立,幾盡所學,若非芮瑋天資,陪練一
月還學不成呢!
    芮瑋學成先天掌破招,無形中熟練先天掌,等於多學一套掌法。
    這天白燕說:「今天你該一試所學了。」
    這句話告訴芮瑋目前已能破先天掌,芮瑋想見野兒早已躍躍欲試,當下大喜道:「那麼
我去了。」
    說去就走,白燕急喊道:「喂!喂!慌什麼,已等了一月多,不忙在一刻呀!」
    芮瑋不耐煩道:「你還有什麼吩咐。」一月多相處,白燕自覺彼此間已生感情,可惜芮
瑋對她卻無好感。
    他只認為與白燕在進行一椿買賣,而這買賣芮瑋頗不樂意,誰願意把影子賣給人家,不
是因見先天掌太過厲害,芮瑋決不會這樣答應。
    白燕見芮瑋神態,心生幽怨道:「我沒有吩咐,你去吧,記得事完後……」
    芮瑋眉頭一攢道:「我記得,事完我芮瑋將來把命賣給你就是。」
    他心急如火,話完飛掠而去。
    白燕「唉」聲一歎,她本意隨芮瑋去慈悲庵,她不相信芮瑋學了先天掌破招就能進慈悲
庵,慈悲庵十幾歲的尼姑都會先天掌,想來裡面的武學更有高者。
    話說芮瑋一路飛行,一個時辰不到上了少華山。
    山腳下老嫗的第一關仍在原處。
    芮瑋走上前去,老嫗正在打磕睡沒見芮瑋走來,等芮瑋走近,才驚醒道:「誰!」
    芮瑋含笑一揖道:「老婆婆咱們又見面了。」
    老嫗哼一聲道:「很好,這次見面可別麻煩老太婆。」
    芮瑋又是一揖道:「上次多謝老婆婆一臂之助。」
    老嫗道,「你專程來道謝的嗎?」
    芮瑋搖頭道:「抱歉,晚輩前來闖關。」
    老嫗驚詫道:「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
    芮瑋含笑道:「晚輩有備而來。」
    老嫗冷笑道:「最好能見你下山時也帶這笑容,不要象上次……」
    話到中途,老嫗忍住不說,她不忍風涼芮瑋,歎了口氣道:「這一關不用再試了,上
吧!」
    芮瑋好生感激老嫗仁慈的心地,上次遭遇他實在大丟人,任誰道來足可嚴重地傷害他自
尊。
    芮瑋恭恭敬敬地向老嫗一揖,施展故技掠上削壁的山峰。
    峰上平台三位小尼姑圍著大樹奔跑嘻笑,忽見有人上來,趕快走下山來,那最小尼姑眼
尖,叫道:「咦,又來了?」
    雀斑尼姑道:「誰啊?」
    芮瑋掠上前去,笑道:「小妹妹,是我一一芮瑋。」
    小尼姑道:「打不死的施主,誰叫你又亂喊!」
    敢情她們教養甚嚴,不說粗話,打不死後面只能跟上文雅的稱呼「施主」兩字。
    芮瑋好笑道:「這次你要能打死我,儘管打不要客氣。」
    小尼姑叫道:「好啊!」揚掌而出。
    少說話的小尼姑飛竄上前道:「師妹,這次讓我來教訓他。」
    她在三位小尼姑中排行第二,性情比較古怪,法名素言,雀斑尼姑最大法名素行,最小
的叫素白。
    素言一上前,芮瑋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臭味,這味道同芮瑋在白燕身上聞到的惡臭一樣,
只不過淡的很多。
    但這點味道足夠芮瑋皺眉的了,不由後退幾步。
    素行心腸最軟,上次她關心芮瑋被素言埋怨,這次毛病又犯,她見芮瑋後退,以為他害
怕,勸道:「施主,你已不敵,何必再來冒險。」
    素白最喜歡打架,嚷道:「師姐不要管他,讓他這次吃點苦頭,素言師姐狠狠揍他幾
掌,教他知道厲害。」
    素言冷笑一聲,跟上二步。芮瑋怕聞她身上的味道又退了幾步。
    素白叫道:「喂,你打不打啊?」
    芮瑋皺眉道:「當然要打,不打你們放我過去麼?」
    素言冷冷道:「想過去?做夢!」快步追上,不容芮瑋再退。
    素行急道:「師妹打贏就行,不要當真打他。」
    素言冷笑道:「師姐就關心他,哼,我才不饒他呢!」
    她心中決定要芮瑋難堪,身形如箭躍上,一當挨近即攻一招最難於招架的先天掌,她這
掌用意教芮瑋沒有再退的餘地。
    芮瑋並非怕她而一退再退,此招先天掌識得是一百零八招中的五十五招,主攻敵人正
面,背面七大要害,倘若敵人不識先天掌,這一招就許送了老命。
    芮瑋恨素言出招歹毒,亦不客氣,雙手正反兩面破去,只見他出掌如電,料敵先機,但
聽「啪」「啪」兩聲,芮瑋陡地拔身上掠,躍落丈外。
    素言怔怔站在原地,雙掌橫持胸前。
    那「啪」「啪」兩聲來得太快,旁觀素行、素白竟不知是誰中掌,依素白想芮瑋急退,
當是他中掌了。
    素行卻不作如是之想,芮瑋退的太快,太輕鬆不似敗退,不錯,芮瑋並非敗退,而是一
交手間,素言身上臭味較濃,令得芮瑋破招後不敢再停留原地一刻。
    素言倏地「哇」聲大叫,素行,素白雙雙躍上,急問道:「你怎麼啦?」
    素言雙掌掩面道:「我……我……敗了……」
    素白驚道:「你敗了?」
    素行一聲輕呼,問道:「你中了他兩掌?」
    素言輕位下點了點頭。
    素白:「中在那裡?」
    素行道:「小師妹,你還沒有看到麼?」
    素白一聲驚叫,她看到了,素言雙手掌背紅紫一片,這太難以置信了,素言攻敵,反被
敵人擊在掌背上,那敵人的掌法簡直不可思議。
    要知全身最靈巧、感觸最快的地方在雙掌,任何部位中掌還可以解釋閃避不快,但那雙
掌被擊不可解釋,除非敵人熟悉自家的掌法,教自己最輕靈巧的雙掌亦避無可避之處。
    素行面向芮瑋合什道:「施主請過關吧。」
    芮瑋一怒下打了素言掌背兩掌,心中頗為過意不去,面有歉色的抱了抱拳,躍過素行三
人站立之處。
    素白不甘心道:「師姐,咱們倆人不比就讓他過關?」
    素行歎道:「小師妹,你自忖打得過他嗎?」
    素白沒有作聲,無言即是默認打不過芮瑋。
    走過平台,山勢緩下斜,不深處是塊谷地,地廣數百丈見方,谷中一庵建築宏偉,那就
是清規聞名天下的慈悲庵。
    看到目的地,芮瑋吐出一口長氣,第二關過了,而且過得十分乾脆,耳旁響起素行最後
那句問話,不由豪氣大放,心忖:「一月前我敗得好慘,如今,哈哈……」
    他莫名其妙的大笑一陣,鬱積在心底的悶氣傾吐而出,但他沒笑多久突地止住,此時外
界沒有任何驚擾,他止笑的原因是想起:「如今我雖勝的光采,誰的光采?」
    「誰的光采?」他敢說是自己的光采,縱然說道:「是的。」那這光採得來的代價未免
大悲慘。
    「賣影子」三字如只巨大的陰影壓住了他心底的狂笑。
    芮瑋心情落寞的走下山坡,奇怪?此時此地他竟泛起如此來見野兒應該不應該的想法來。
    當一個人以極大的代價求得一物,事後總是會懊悔的,芮瑋不是超人,這沒到事後,他
心裡已有懊悔的感覺了。
    慈悲庵四周皆是削壁千切的崢嶸山峰,唯有平台來處矮得多,除此之外要想進慈悲庵,
不大可能,也就是說不闖兩關到不了這塊山谷地。
    慈悲庵內梵音木魚陣陣傳來,芮瑋站在慈悲庵前沒有多久,繪著巨大門神的兩扇中門緩
緩打開。
    當先走出一位灰眉老尼,隨行兩位妙齡女尼,老尼走下石階,半閉的慈目睜開來一望芮
瑋。
    芮瑋一接老尼眼光,心頭一震,那眼光常人望來最慈祥不過,但在芮瑋行家看來,心理
斷定:「好精湛的內功,怕已練到『無我神藏』的地步。」
    內家修至極致即是「無我神藏」,練到這地步也就是所謂「反璞歸真」,一切外貌和常
人無異,甚難認出他懷有絕頂的內功,除非你也身懷絕高的內功才可以看出。
    芮瑋內功幾也到「無我神藏」地步,所以一眼能打量出老尼內功的高低,目前他判斷老
尼內功尚高出自己一籌,和大師伯劉忠柱不分上下。
    芮瑋只在和高莫靜相遇時,沒能看出她身懷內功,更不知有多高低,那因高莫靜真正已
入「無我神藏」的地步,天下能練到這地步者,可說少之又少。
    老尼啟唇道:「施主好功夫,過了兩關。」
    芮瑋沉思的腦筋一震,抖擻精神,挺直腰桿,他把老尼當作第三關的未試者,心想:
「此人定是慈悲庵主千持,萬不能有一點大意。」
    此時他懷疑怪老人所說「先天掌一破,我保你第三關能過」的活來,眼前老尼內功比自
己高,掌下更不知有何功夫,而自己只能破先大掌,她假若不施先天掌,怎麼辦?
    老尼咳了一聲,拉長聲音道:「施主——」
    這聲似在告訴芮瑋,你該說話了。
    芮瑋也咳了一聲,潤了潤嗓子,恭身一揖道:「老法師,晚輩芮瑋叩見。」
    芮瑋一揖間,雙膝同時有了下拜之意,老尼不敢當此大禮,長袖一拂,頓時一股祥和的
力道阻止芮瑋下拜。
    芮瑋存心要拜個大禮,以便好見野兒,雙手向外一張,表面是要伏地叩首,其實用了一
招絕學,分開老尼一拂而來的力道。
    老尼臉上微現驚慌,袍袖向左一帶,這一帶之力奇大,生似一隻手拉著芮瑋右腕向左邊
扯去。
    芮瑋大驚,即以一招化神掌法,左掌「啪」的一拍左腕,頓時雙手力道全部集中在右腕
上,才未被老尼帶起身子,但他怕反震之力,震斷有腕,不敢再拜,收住下拜之勢。後退二
步,緩衝一招較力的絕學。
    這一招表面上盾來不顯痕跡,難知誰勝誰負,其實芮瑋敗了,他以雙手之力才扳平老尼
一拂之勢。老尼未想到芮瑋年紀輕輕竟能架住自己一甲子內功火候的力道,早十年前的內
功,怕尚不如他現有的內功。心中大為讚佩芮瑋了得,含笑道:「施主好本領,請進。」
    芮瑋大喜,心想這第三關當真好過,過了這關進入慈悲庵,他打著如意算盤一切就好辦
了,還怕到時找不到野兒?跨進庵門,老尼引路道:「老身帶你去見敝庵主如夢法師。」
    芮瑋一楞,吃驚道:「你……你不就是主持?」
    老尼搖首道:「老身怎敢以主持自居,未出家前我是如夢法師的婢女,出家後主人賜我
自由身,誡名如幻。」
    芮瑋聞言失色,慈悲庵主持以前的婢女都能以內功勝過自己,那如夢法師內功更要高出
自己,她要考較自己一定討不了好,不見為妙。
    於是停下腳步道:「我三關已過,可不可以不見貴主持?」
    如幻笑問道:「你只過了兩關,怎說三關已過?」
    芮瑋奇道:「剛才庵門前相試,難道不算一關?」
    如幻呵呵笑道:「不算,不算,我只不敢受你大禮,豈算一關,第三關主持如夢法師親
自相試,你要過關快見主持為是。」
    芮瑋臉色蒼白道:「親自相試?」心想主持親自相試,第三關別想過了,四下張望欲圖
碰巧發現野兒,那知廣大的走道上一個尼姑也沒有,只有如幻在前帶路,先前隨如幻出庵門
的兩位年輕女尼亦不知那裡去了。
    芮瑋決不信這走道上不見一人,進門時還聽到來往的步履聲,怎麼進來後就不見另外一
個人呢?」
    走到走道盡頭,芮瑋終於想出一番道理:「慈悲庵清規果然嚴厲,敢情自己進來,所有
女尼全部迴避了。」
    如幻指著盡頭一門道:「本庵主持已知你來,不用再通報,請進。」
    如幻站在門側,芮瑋推開月形圓門,裡面一條不長的小徑,走過小徑,丈餘見方的室內
坐著一人。
    那人離開蒲團,站起身來,她坐著時容貌難見,這一站起,只見她長長的白眉垂在兩
邊,年紀比如幻大上不少,身著月白色的長袍,胸前袍上繡著金絲的太陽。
    一輪驕陽繡在袍上,這種尼家的裝束倒是第一次見聞,芮瑋懷著不安的心,一進室不敢
仔細端詳,先跪下磕了一個頭。
    如夢任他磕完頭,聲音冷峻道:「起來。」
    芮瑋這才抬頭細看,首先注意如夢的目光,那目光與常人無異,芮瑋對如夢的第一個印
象:「啊,此人內功真正已練至『無我神藏』的地步了!」
    芮瑋爬起來,如夢忽然背轉身子道:「你要見的是何人?」
    芮瑋考慮了一下,顫聲答道:「素心。」如夢「哦」了一聲:「我知道了,你請回吧。」
    芮瑋堡強道:「晚輩欲要當面一見。」
    如夢聲音更顯冷峻道:「你知不知道,想親自一見定需過第三關?」
    芮瑋點了點頭:「晚輩知道,請老法師賜教。」
    如夢猛的回頭,臉色大是不悅道:「這第三關從無人試過,你既敢試,定有所持的了?」
    芮瑋惺恐道:「晚輩斗膽,不過冀圖僥倖。」
    如夢哼了一聲:「僥倖?天下哪有僥倖的事,你說到底要和我比什麼?」
    芮瑋竊喜,不想如夢十分托大,聽怪老人吩咐要隨機應變,當下說道:「我想向老法師
討教掌法。」
    如夢冷笑道:「好,咱們以十招定輸贏。」
    不比力芮瑋心定下大半,振聲又道:「風聞慈悲庵先天掌為天下掌法之最,晚輩想,要
討教就討教這套掌法,好教晚輩一長眼界。」
    如夢微訝道:「你年紀青青竟知道這套古老的掌法,也好,你要見識讓你見識一番,話
說明白,你既指定這套掌法,三招接不下來,什麼也不準備再問,趕快請走!」
    芮瑋一本正色道:「倘若三招接下了呢?」
    如夢太過相信自己先天掌,慨然道:「能接三招就算你勝。」
    芮瑋按下狂喜而跳動快速的心情,凝神正氣道:「老法師,有禮了!」
    一招玄妙三十掌攻去,如夢讚道:「好掌法。」
    直到芮瑋雙掌攻至眼前,右掌橫裡一抓。
    這一抓之勢把芮瑋那招玄妙三十掌路全部封死,芮瑋胸有成竹,知道如夢施展先天掌第
五招「青龍探爪」,一抓只是半招,另半招右掌在際,前半招眩敵眼目之際,右掌倏地伸
出,不知者準被胸前印上一掌。
    芮瑋彷彿不敵那一抓之威,全身仰倒,其實他左腳踢出正等著如夢右掌,如夢想一招得
勝有掌追出,追到半途手心一麻。
    如夢暗驚,有掌急收,虧她變招端的快速,否則掌心「少府」穴被踢實,右手整個麻痺
立時敗了。
    如夢看清芮瑋避招身法,內心驚駭莫名,已知芮瑋存心來此破先天掌。她自以為先天掌
無可破之處,但卻萬想不到,敵人在身倒之時還能踢出一腳,而這方法正是「青龍探爪」唯
一可破的怪招。
    芮瑋一腳落地,另一腳又踢出,借這一踢之勢全身撲向如夢,左右手各施一記簡藥宮、
喻百龍的絕學。
    如夢看準來情,施展先天掌絕無破綻可尋的一招「九鬼拔刀」,此招一出,芮瑋的攻勢
全部落空,如夢一側首問轉領到芮瑋身後,只見她右手抱頂及頸,自頭收回,左手跟著施
出,左右相輪,正是一招奇詭莫測的「九鬼拔刀」。
    她雙掌如刀,刀刀拔出砍向芮瑋。
    芮瑋再高也逃不過三拔刀,勢必中掌不可,然而芮瑋早知如夢在施先天掌中「九鬼拔
刀」那招。
    所以頭不回,身不轉,更不避,知道一回,一轉,立時中掌,那就敗了。
    只見他背身作奔跑狀,卻不當真逃避,只在這奔跑問,一腳一腳後踢,腳腳踢至如夢的
頸項。
    如此一來,如夢拔刀,才拔未出,掌心就碰到芮瑋的腳,九刀劈下,右手掌心措手不及
正被踢中,雖是一麻,但未踢實,可是如夢不再戰了,飛出一丈外,說道:「不比了。」
    這句話承認輸了,如夢並未輸而認輸,是因芮瑋破「九鬼拔刀」身法太輕,怪得如夢相
信先天掌一百零八招對他不起作用,錯非自己還要非敗不可!
    芮瑋喜於形色道:「現在晚輩是否可以親自見素心?」
    如夢對芮瑋欣喜的神情厭惡地一瞥,頷首道:「你既能過第三關,當然可以。」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