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七三章 買影人

    太華之西,少華山。
    山中處處削壁成刃是少華山的特徵。
    芮瑋入山,不消數刻發現了慈悲庵三字。
    每字皆有一人大小,浮塑在直立的山壁上。
    慈悲庵三字用泥金塑成,字旁還有一行泥金小字,日:「愛念曰慈,憨傷曰悲,是謂慈
悲。」
    芮瑋呆望這行小字,只見這山壁很高,看不見上面有沒有座庵,但他肯定慈悲庵蓋在上
面,想上山就是一道考驗吧。
    芮瑋走到山壁下,見壁角茶棚一座,芮瑋想了想,走上前去。
    茶棚內,茶桶一具,巨碗三個,放在黑黝黝的桌子上。
    桌旁一位雞皮鶴髮的老姬坐在那裡,看到芮瑋,理也不理,直如未見芮瑋此人。
    芮瑋上去一揖道:「敢問老婆婆慈悲庵在上面嗎?」
    老嫗哼了一聲。
    芮瑋正要問「找人」猛地住口,暗叫好險,笑道:「闖關!」
    老婦倒有點莫名其妙起來,臉帶笑容,說話氣勢有點凶味的
    「闖關」實在不大調和。她那知芮瑋目的要見野兒,闖關是不得已的過程,說來自然含
笑,不像真闖關的人,非仇即恨,口氣自然帶點兇惡的味道了。
    老嫗還以為芮瑋自認闖關容易,所以含笑,不由怒道:「喝茶吧!」
    芮瑋搖手道:「晚輩口不渴,謝謝啦!」
    老嫗更怒道:「既知闖關,不知喝茶上山是第一關嗎?」
    芮瑋「哦」了一聲,望望直立的壁,頗有點發愁等下怎麼上去,不要弄得第一道就考驗
不過,那太窩囊了,卻不在意喝茶的問題,心想:「喝就喝罷,總不怕你們在茶中下毒?」
    這點他不顧忌,慈悲庵清規有名天下,下毒害人之事決不可能。
    於是他走到桌旁,看那茶桶頂上一小口,想來茶由那處倒出,要倒茶非把茶桶抱起不
可。
    他怕茶桶古怪,毫不大意的雙臂環抱,果然那茶桶沉重無比,鐵做的茶桶也不見得比它
重。
    芮瑋識貨,曉得這麼重的茶桶一定是用玄鐵木做成,喻百龍送他的兩把木劍不也沉重勝
鐵?
    茶桶雖有半人高,又裝滿茶水,這難不到芮瑋,他輕輕抱起,向第一隻巨碗倒去。
    老嫗忽道:「三碗倒滿,不准濺出茶來。」
    芮瑋不等她說完,一碗一、碗倒去,頃刻三碗倒完倒得恰滿,卻無一碗濺出水來。
    這份內功的巧施來雖難,芮瑋滿不在事,這因他功力極高,卻知不多少人這一關就過不
去。
    芮瑋放下後,笑道:「可以吧?」。
    老嫗見他輕鬆,雖然暗暗佩服,笑容卻令她生氣道:「喝啊!」
    芮瑋不想當真要喝,還以為倒完茶就過關了呢,那知喝茶更難,只見他拿到第一隻碗,
臉色微訝?
    原來那碗竟與鐵做的桌子鑄在一起,一拿沒有動。
    老嫗哼了一聲道:「三碗茶三種喝法,喝完過關,可記著,滴出一點前功盡棄,那時請
回。」
    芮瑋一摸碗的質料,也是鐵的,外表塗上顏色看不出來,其實三隻碗與鐵桌一起打成。
    芮瑋想了想,於是力貫右臂,神色自若地暗暗運氣,只聽「波」的一聲,第一隻鐵碗與
鐵桌離體。
    只見鐵桌離處,平痕如削,生似快刀切豆腐般,桌上只留一圈新鐵,一點也無拗折的痕
跡。
    老嫗見此,不由她脫口讚道:「好功夫!」
    芮瑋笑了笑,舉碗一飲而盡,真是點滴未漏。
    喝第二碗,芮瑋未用力,低頭就碗,一吸而盡。
    那碗有半尺深,芮瑋用內家真氣吃乾,這一手不比第一次差,老婦乾笑了一聲,說道:
「請用最後一碗。」
    芮瑋搬下茶桶,笑道:「第三碗有點粗相了,請不要見笑。…
    老嫗哼了一聲,只見芮瑋右手平舉扶在碗邊上,慢慢上提,嘿!他竟連桶帶桌一起舉
起,那桌少說有千斤左右,但芮瑋舉起後,嘴就碗,手就嘴,連那鐵桌一起,將那茶倒進口
內。
    喝完,平穩放下鐵桌,面色如常,瀟酒得如同常人喝盅涼茶似的,舉動雖粗,神態間卻
無粗相。
    芮瑋望著老嫗笑了笑。
    老嫗就討厭他這無所謂的笑容,心想你闖關有什麼好笑的,怒道:「別得意,還有兩
關,請上吧。」
    芮瑋告了聲:「得罪。」走到山壁下。
    那山壁雖然平削,仍有凹凸不平處,但要上去非有絕頂輕功莫辦,芮瑋輕功並不高,上
去不大容易。
    忽然他想用飛龍八步試試?
    他也不知成不成,喝了聲:「老婆婆再見。」
    老嫗抬頭望去,只見芮瑋如只大鳥上衝,冷笑道:「看你能上拔多高。」
    她絕不信芮瑋一下能上拔至頂,因那山壁共有三十二丈,輕功再高者至多上拔五丈到頂
了,倘若一下能上拔三十二丈,那根本非人所能辦到。
    而芮瑋只能上拔四丈,但要降下時,芮瑋第二招飛龍八步一踩山壁凹凸處,身形又再上
拔。
    八步展完,芮瑋恰至頂上。
    回頭下望不禁吸口涼氣,若非山壁有凹凸不平處,只怕踏個不巧,隨時有下落喪命之
險。
    壁下老婦看來只有寸許高,忽聽她喊道:「第一關過!」
    芮瑋神色一振,預備闖第二關,仔細打量身處地,有若廣大的平台,卻不見台上建有庵
堂。
    正疑惑間,忽見平台中央一顆巨樹下轉出三名小尼姑,每名尼姑只有十五歲左右,她們
本在樹下乘涼,聽到老嫗呼喊,一起走出。
    小尼姑們年齡雖小一臉大人像,很正經道:「施主請闖第二關。」
    芮瑋笑問:「第二關在那裡?」
    其中一位小尼姑臉上滿是雀斑,望了望芮瑋,奇怪道:「你不知道麼?」
    另一位最小的尼姑上前來,臉上不悅道:「你不知道規矩闖什麼關,告訴你,第二關便
是我師姐妹三人守,隨便那個,你勝了便過關」
    芮瑋搖頭道:「不行,不行,小妹妹,叫你們大人出來。」
    小尼姑怒道:「誰是你小妹妹!來!來!我看你根本不是我兩位師姐的對手,跟我比比
還能撐持一會。」
    芮瑋還要推辭,忽見小尼姑擺出的架式和蕭風相同,不由心中一凜,一想到蕭風古怪的
掌法,暗呼不妙。
    小尼姑道:「請呀!你不打請叮。」
    芮瑋心一橫,管她是不是蕭風所使的「先天掌」,惟那掌招猶勝蕭風,那一招間比起蕭
風的第一招,破綻更少。
    每種掌招都有它的破綻處,相敵者武功高的可以看出,武功低的便看不出,一當看不出
對方掌法間的破綻,對方一掌擊來便無法接下。
    芮瑋和蕭風對敵時,前二招看得出破綻,但到第三招便無法看出,所以蕭風一掌擊中他
護在臉面的手背上。
    此時小尼姑施出第二招,芮瑋便無法看出在蕭風施展能看到的破綻,知道要糟,雙手不
由自主護在臉上。
    只聽,「彭」的一聲,小尼姑飄然後退,冷笑道:「你倒乖巧,知道我要打你耳光。」
    芮瑋摸著被擊的手背,沮喪萬分,他並不知小尼姑要打他耳光,只是想起蕭風那次,本
能護在臉上不願受那耳光之恥。
    雀斑尼姑柔聲道:「旋主不要難過,請回吧。」
    芮瑋唉聲一歎,這關闖不過只有回轉啦,總不能賴皮硬闖,就是硬衝,三位小尼姑的掌
法是不會讓他過去的。
    芮瑋二招間敗在一位十五歲的小尼姑的手中,心中自然難過,但他這難過之情還不如內
心的失望,他本以為闖關沒問題可以見到野兒,萬想不到第二關便過不去,這太令他失望
了。
    芮瑋臉上失望的神情,雀斑尼姑看得暗暗難過,她以為芮瑋是江湖上成名的英雄,二招
敗在師妹手中。焉不能傷心,她接著盡道:
    施主能闖過第一關,武功遠在我師姊妹之上,你敗的原因………
    未說話的尼姑忽道:「師姐你怎麼啦?跟他多說什麼?」
    雀班尼姑停下話聲,芮瑋自愧無能,轉身而走。
    雀斑尼姑喊道:「喂!喂!你怎麼下去啊?」
    只聽最後說話那小尼姑又道:「師姐,你對她關什麼心……」
    芮瑋走到崖壁邊,也不考慮,如只飛烏,展臂跳落。
    跳下後芮瑋才發覺,三十餘丈,隨便跳下,不是好玩的,看要重擊在山腳岩石上,老婦
飛身搶上,一掌上擊。
    芮瑋伸掌一接掌風,才阻止飛快下降之勢,安然落地。老嫗罵道:「要自殺別在這裡自
殺,想害我老大婆是不是?」
    芮瑋羞慚萬分,他並非有意自殺,只因不見野兒,心頭懵懵懂懂,冒然跳下,否則他不
會不自量力的。
    芮瑋向老婦一揖道:「多謝老婆婆救命之恩。…
    老嫗本想再諷刺他幾句,但見他神情再無上山時的笑容,差點要哭的樣子,揮手道:
「去吧,去吧,能破先天掌再來闖關。」
    芮瑋還是第一次聽「先天掌」三字,這時才知蕭風與小尼姑們的掌法名叫先天掌!
    芮瑋兩次領教先天掌的厲害,暗自苦笑道:「天曉得誰能破先天掌!
    他以為天下無人能破先天掌,這輩子要再見野兒勢非可能之事了。
    芮瑋離開老嫗,漫無目標地走下少華山。
    下了山卻見太華所見的老人迎面走來。
    芮瑋不好意思見他,心想:「人家指點自己一條明路,只怪自己無能,倘若問起那多難
堪。」
    他想走避,老人老早發現他,大叫:「老弟,老弟!」
    這一喊,芮瑋不好不見了,老人走近笑道:「怎麼,闖關沒有?…
    芮瑋歎道:「闖是闖了,可惜晚輩太差勁了!…
    當下詳細說明經過。
    老人擊掌歎道:「可惜,可惜。」
    芮瑋搖頭道:「一點也不可惜,晚輩實在無法敵那先天掌。」
    老人道:「以你內家修為,別說三關,十關,二十關也能闖。」
    芮瑋歎道:「功力徒高,破不了人家的掌招有得何用!」
    老人安慰道:「先前我記得跟你說過,不要氣餒,那時我就想你可能闖不過先天掌,其
實武學中掌招只是一種魔術,真正的武功,還是看誰的內家功夫高。」
    「魔術一學就會,內家功夫卻是硬碰硬的,我本以為你內功高,掌法一定不差,那知掌
法太差,怎麼二招就敗了。」
    芮瑋慚愧地低下頭,無力道:「晚輩實在無能,這生永不談武了。」
    老人大大搖頭道:「叫你不要氣餒,大丈夫逢難彌堅,氣餒什麼?」
    芮瑋心竅豁開,一揖道:「請老丈再指一條明路。」
    老人神色一整,問道:「你是不是決心要見那位野兒的尼姑?」
    芮瑋毅然道:「決心要見。」
    老人道:「好,你既有這番決心,我就告訴你去找一個人。」
    芮瑋道:「找誰呀?他能幫我解決問題嗎?」
    老人笑道:「你的問題,在能不能破先天掌,先天掌一破,我保你第三關能過,那時不
就見到野兒了麼?」
    芮瑋有點不相信道。「誰能破先天掌?」
    老人道:「掌法高低等於誰的魔術靈不靈,但天下魔術皆有破綻,一個魔術大師,他能
看穿所有魔術的漏洞,同樣的道理,一個精於掌法者能夠看穿所有掌法的破綻。」
    芮瑋道:「天下有此看穿所有掌法破綻的人嗎?」
    老人點頭道:「有,你只要告訴他先天掌這名字,他能在短時間內教你這掌法的破
招。」
    芮瑋絕望的心情萌生一絲希望,忙問道:「此人何處?」
    老人笑道:「你記不記得,太華山那座小得可憐的尼庵,和裡面住的又老又醜的比丘
尼?」
    芮瑋吃驚道:「難道她能破天下各種掌法?」
    老人微笑道:「不,而是她能帶你見想見的掌法高手,你只要到該處,見到老比丘,說
我要見買影人。」
    芮瑋心驚肉跳,重複道:「買影人?」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