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六一章 變肘生

    史不舊嗯了一聲,接道:「回家後,先急著奔進師妹房內,看她回來沒有,這一看嚇得
我魂飛魄散,只見師妹口吐白沫,昏死在床
    「虧好我一路趕回,師妹服毒自殺,時間還來得及解救,可是,唉!師妹救好後,終因
服毒過深,神經受了損傷!」
    芮瑋道:「毒質侵到大腦嗎?」
    史不舊點了點頭,悲傷地說道:「我無法療治腦傷,只有眼睜睜地看師妹處在半癡半呆
的狀態,此後她腦筋有時清醒,有時卻蒙懂不知,而清醒的時候,所知亦少,只知勤練武
功,倒像把傷心的往事遺忘了。
    「這樣也好,只要她不悲傷。我整天陪她解愁,心想只要願意,我仍舊與她成婚,卻未
想到引狼人室……」
    驀覺這「引狼入室」四字不大妥當,尷尬地看了芮瑋一眼,見他並不在意,專心在聽,
接道:「芮問夫……哦!令尊被我療好傷勢,就在我處休養,咱們交成好友,但他也與師妹
交成好友。
    「師妹清醒時與他談得十分投機,其後我看情形不對,發覺師妹看他的眼光異樣,才發
覺令尊某處長的與簡春其相像.師妹不忘簡春其,自然與令尊談得投機。
    「我怕師妹愛上令尊,用言語遣他走,誰知師妹沒怎樣,他卻深深地愛上了師妹,離開
後,每隔一日總要求看師妹一次。
    「唉,這世上情緣當真勉強不得,令尊已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追他,他卻不要,偏偏
愛上了半癡半呆的師妹!」
    芮瑋咳了一聲,問道:舅舅,那位纏家父的姑娘,可是熊解花?」
    史不舊聽芮瑋改口喊自己舅舅,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滋味,不知心裡是受用呢,還是不受
用,好一刻才道:熊解花又叫修羅玉女,是昔日江湖上的大美人,不錯,她的確纏愛令尊,
但令尊卻不愛她,偏偏愛的是我師妹。
    「我屢次向師妹求婚,她不理,卻在第二年令尊向她求婚時,她欣然的答應了,但她答
應時,神態怪異已極。
    「我向令尊勸說,不要娶我師妹,部份是為他爾後幸福著想,當然一部分也是自私心作
祟,我向令尊和盤托出師妹生了一子的往事,又有隱疾,他卻一點也不在乎。
    「我勸不動令尊,氣得同他打了一架,那知他的武功比簡春其還強,我連簡春其也打不
過,更不是他的對手。
    「一月後令尊終於娶了師妹為妻,我傷心極了,這不是自招禍患嗎,倘若我不救令尊,
他不認識師妹也不會發生此事,也許有一天師妹會和我結婚。
    「我愛師妹之心太切,揚言終有一天武功勝過令尊,來報奪妻之仇,因那時我騙令尊,
師妹是從小訂下的未婚妻。
    「同時間我隱居小五台山,謝絕任何訪客,更諱忌別人前來求我治病,終日勤練武技,
要等一日自信武功有成,去找令尊挑戰。
    「我武功未成卻不知令尊去世了,那日在小五台山相見我極恨你,因你是芮問夫的兒
子,又極像師妹,看到你就惹我心中之恨。
    「那日熊解花隨來小五台山,要擄走高莫野,危急時黑衣女來救,當日她雖然長髮被
面,由她的身形卻看出就是多年不見的師妹。
    「我聽你說母親去世,卻不想她仍在世上,不由令我感到奇怪,下定決心要訪查師妹,
為什麼離開令尊,而令尊又說去世了?
    「要知自師妹與令尊成婚後,我再未看過他們,因我武功自知尚未趕上令尊,去看他們
不但傷心,而且與令尊打徒取恥辱。
    「我不到江湖走動,不知江湖的變化,只在隱居後的第三年聽說簡春其被仇家殺死,誰
殺死的無一人知道。」
    芮瑋大驚道:「什麼,簡春其是被仇家殺死的?」
    史不舊道:「這件事當年轟動一時,其後江湖上漸漸淡忘,好似簡家不願說簡春其被仇
家殺害,只說病故。
    「然而簡春其被殺有人目證,這決不會假,我懷疑是令尊殺死的
    芮瑋直搖頭道:先父決不會殺簡春其,沒……沒有理由……」
    但說最後沒有理由四字,心中不禁也動懷疑,暗忖簡春其被殺,簡家不願張揚,只有父
親殺簡春其,天池府不願張揚,因……
    想到這裡,心裡微微感到難過,只聽史不舊道:我本懷疑,現在卻敢確定是令尊殺的,
這確實雖無確切的證據,但由種種推斷,決不會錯!」
    話到這裡,望著芮瑋,彷彿顧忌芮瑋聽了不舒服,不敢說出推斷的詳情。
    芮瑋想了想,為了明白真情,還是問道:「舅舅的推斷,能否說給晚輩聽聽……」
    史不舊道:「你聽了不要難過,他們之間的情怨,很難斷定是非,誰是誰不是,咱們不
能一口論定。」
    芮瑋道:「這個晚輩知道,再說生為人子,豈可論父母之過!」
    史不舊道:「這麼說來,你也猜測到大概,是不是?」
    芮瑋微微點頭,史不舊道:在小五台山確定黑衣女是師妹,但見她武功更高,神智卻越
發不夠清晰,連我也認不出來了。
    「你是她的兒子,她聽到你的名字,也認不出來,天下那有慈母認不出兒子的道理,只
有腦筋受刺激過甚,否則不會認不出親生子......」
    芮瑋忽然歎道:「家母並非完全認不出我,她腦筋受損不識一切的親人,微意識中看到
我,覺得與她有關,是故三番兩次的相救於我。
    史不舊道:「令堂如何救了你?」
    芮瑋將與黑衣女相遇的經過一一說出。
    史不舊道:如此說來,第一次你與師父對掌,她解救你們就覺得你與她有密切的關係
了?」
    芮瑋道:否則不會那麼巧合,幾次危難時她趕到相救,彷彿她暗暗跟隨著晚輩。」
    史不舊微微額首,說道:我懷疑師妹為何腦筋會變得更壞,照說她婚後應該幸福,不應
該腦筋更壞……
    「一為追查真像,再者為師妹著想,我常常下小五台山去找師妹的行蹤,那知師妹的行
蹤,彷彿神龍見首不;見尾,十分難找。」
    芮瑋暗忖:除非七、八兩月可找,其餘時間住在魔鬼島當然不易找到。」
    史不舊道:那次在師叔的南陵小小藥鋪與你相見,承你相救,魔鬼島的女兒令屬下解去
我身中迷藥之毒。
    「我孤身離去後,一面打聽師妹的行蹤,一面回歸小五台山,途中遇見師妹的行蹤,但
沒有追上,問了當地有名的萬事通林權道,問出師妹每年七、八月間必經該處。」
    芮瑋心想:這是去年的事,那時身在魔鬼島,否則去年中秋可趕到這裡,就可遇見母
親。
    史不舊道:於是今年六月我就趕到這裡果然七月下旬看到師妹,我暗暗跟在她身後,不
敢冒然和她相見。」
    「只見她憩憩走走,也不騎馬,有時一憩兩、三天,有時僱車連趕兩、三天的路程,這
種行徑顯非神智正常。」
    「直到八月中秋前兩日來到金陵,於是我心中明白可能她要去天池府,心想簡春其早就
死了,去天池府做什麼?
    「她在金陵漫無目標的走了一天,憩了一天,中秋節晚上果然到天池府,我一步不離的
跟著。
    「隨她走過危險的森林地帶,心想此處埋伏特多,為何她卻異常熟悉,莫非以前她常來
此處,走的熟了?
    「我雖未觸發機關的埋伏,卻也不禁提心吊膽,走過森林地帶冷汗早已濕透衣裳,心想
只要一觸發機關,以天池府之能,定然將我害死。
    「萬料不到森林後是塊簡家的大墓地,看到墓地頓時明白師妹前來掃墓,心想她對簡春
其那小子真好,人死了這麼多年,腦筋壞了,還不會忘記每年來掃他的墓。
    「不由對簡春其嫉恨萬分,心想簡春其對你有什麼好,再也忘卻不了,我沒有用,難道
令尊也不如他嗎?
    「我見他掃墓時,對著簡春其的墓碑癡情萬分的喃喃低訴,更為惱恨,又想我活在世
上,又是青梅竹馬到長大的師兄妹,你不來找我談話,卻跟死人墓碑談話,你跟他不過一年
的友情,就賽過我那麼多?
    「越想越恨,越想越氣惱,不覺跳到簡春其墓碑前,面向師妹道:『你有什麼話跟我這
活人說,不要跟這勞什子的臭碑說!』
    「只見她看著我卻一點也不認識我,陌生地說道:『你是誰,快走開,不准呆在這裡,
我還有很多的事沒有辦完。』
    「在這裡有什麼事好辦,人死了還有什麼好念頭的,我這活人不是人嗎,還不如一令死
人嗎?
    「想到恨處,我一腳踢倒墓碑,心想毀了這墓碑,看你還要幹什麼事,我恨那墓碑比我
這個活人還值得師妹懷念,抱起墓碑想把它丟得無影無蹤。
    「師妹見我踢倒墓碑已經呆住,再見我要抱走墓碑,大叫:『放下!放下!不能拿走!
不能拿走!』
    「我聽她叫的情急萬分,恨得要吐出血來,決定要把墓碑丟掉,斷了她的癡心。
    「驀覺師妹飛身上前,一掌拍在我的肩背上。
    「那掌功力好不厲害,打得我翻到地上,狂噴鮮血,我一面噴血一面叫道:『打得好,
打得好,咱們的情份,由這一掌從此斷了!』她看到我噴血,掀開長髮,臉上露出驚駭萬分
的神色,忽然又叫道:『不准打!不准打……』」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