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五九章 魚腸劍

    紅衣女子道:「哼!不管過失好,有心好,殺人就該賠償!」
    芮瑋自知理屈,心想應該賠償,說道:姑娘說怎麼賠法?」
    紅衣女子笑道:「有兩種賠法。」
    芮瑋道:「那兩種賠法?」
    紅衣女子道:「一種賠法以命抵命,你雖打死我兩名幫眾,就以你一命相抵馬馬虎虎算
了!……」
    芮瑋微微一怔,搖頭道:「這個芮某辦不到,芮某若是存心殺死貴幫幫眾,以命抵命沒
有話說,可是芮某並非有心,而是失手誤殺
    紅衣女子笑道:「第一種賠法,你是不答應哪?」
    芮瑋道:「第一種賠法怨難從命。」
    紅衣女子道:「那只有第二種賠法啦。這第二種賠法你既有本領殺死我幫幫眾,就請你
再憑本領維護自家的生命!」
    芮瑋道:「這話怎麼說?」
    紅衣女子玉容一寒,冷冷道:我請余小毛替兩位被殺的幫眾復仇,你若能與余小毛平手
可保一命,但仍要以金錢賠償死者,你要是不能與余小毛平手,而敗在他的手中,只有仍請
你遵照第一種賠法啦。」
    芮瑋含笑道:「我要是敗在姑娘屬下手中自然難逃一死,第一種賠法不得不遵,倘若是
在下不但不敗,反面勝了貴屬下余小毛,那怎麼說?」
    紅衣女子斷然道:那不可能!」
    芮瑋道:如此說來,姑娘認定在下十成有九成會敗?」
    紅衣女子道:「不錯,我說你能與余小毛平手已是十分難得,放眼天下能與姑娘屬下余
小毛鬥個平手的,能有何人?」這話說的未免太狂土芮瑋豪氣—發,道:倘若芮某與貴屬下
縱然平手,亦算失敗如何?」
    紅衣女子格格笑道:你倒認定能勝過余小毛啦?」
    芮瑋不客氣的回道:不錯!」
    余小毛聞言大怒,一步站出,巨喝道:「他奶奶的,動手吧!」一拳猛的遞出。
    紅衣女子嬌喝道:且慢!」余小毛遞出那拳倏地收回,收發之快,端的非同尋常。
    紅衣女子笑道:姓芮的,姑娘佩服你豪氣可嘉,你要是真能勝過余小毛,我不但不要你
任何賠償,而且必有重賞。」芮瑋冷笑道:「重賞不必,倒是請你們速離此地,免得妨礙在
下與歐陽先生的私事。」
    紅衣女子道:適才我見過你與夙昔稱霸四海的海龍王過招,莫非你們之間有什麼過
節?」
    芮瑋道:「這過節正要了結被貴幫騷擾,說來貴幫對芮某尚有不是之處。」
    紅衣女聞言非但不怒,更是笑道:那姑娘在此先告歉了,這麼著,你要是勝過余小毛,
這過節姑娘替你們了結,諒那者匹夫不敢不買姑娘的帳。」
    這一聲「老匹夫」罵得歐陽龍年神色一變,但他還是忍了下去,此人老奸巨滑,在不明
敵方虛實前絕不破臉相向,心想先靜觀芮瑋與余小毛過招,才好下過正確的判斷。
    芮瑋道:「多謝姑娘,在下與歐陽先生的過節自會了結,現在不必多言,貴屬下等的不
耐,請他就動手吧。
    說罷運氣凝神,心裡一點也不敢大意,他與歐陽龍年的看法相同,見了余小毛駭人的解
穴手法,內心不無震驚。
    余小毛不得紅衣女子之命,不敢再冒然出手,雖然已等得手掌發癢,瞪著雙眼怒視芮
瑋,卻不敢先出招攻去。
    紅衣女子笑道:姓芮的,你不要太狂啊?」
    芮瑋一怔,心想我何嘗狂過,倒是你們鐵網幫目中無人,太狂了點。
    紅衣女子道:「你要想勝餘小毛也有道理,因咱們並未見過你的真功夫,雙方較量,真
章自現,可是你雙手不解束縛,難不成這樣相鬥嗎?」
    芮瑋恍然大悟,原來為了這個說我太狂,當下說道:「並非芮某不自量力,實因束縛在
下雙手的是天下聞名的縛龍索,除非魔島島主難有人解,這是不得已之事,望姑娘諒解此
點。」
    紅衣女子聽芮瑋說話謙恭有禮,笑了笑,說道:「縛龍索這名字聽家父說過,果然無人
解,可是不見得難得到姑娘。」
    芮瑋「哦」了一聲,他心知縛龍索的厲害,不信紅衣女子有何能耐破解此索,臉上不由
露出難信之色,心忖:「世上人往往不明真相先說大話,你未細觀我手上被縛的繩路,怎知
難不倒你?」
    紅衣女子笑道:「我幫屬下與人較藝不能佔這個大便宜,芮公子。在未比較之前,姑娘
先與你解除束縛如何?」
    她稱芮瑋為芮公子,顯然此時已對芮瑋頗有好感。
    歐陽龍年聞言大急,甚怕紅衣女真的幫芮瑋解開束縛,大叫道:「不可,此人身懷玄龜
集,有不世奇功,姑娘要是解開他的束縛,貿屬下定然難是他的敵手!」
    紅衣女子道:「我不相信他懷有玄龜集。」
    歐陽龍年道:「真的啊!玄龜集為天下奇書,你要不信,輕易解開他的束縛,後果一定
對姑娘大大不利。」
    紅衣女子道:「我說不信就不信,要你囉嗦什麼?」
    芮瑋道:「妨娘好意在下心領,但不必再麻煩姑娘了,此索縱有斷金削鐵的寶刀亦難割
斷,在下手上功夫未見高明,只要貴屬下能勝過在下足上功夫,芮瑋再非其敵了。」
    芮瑋聽她不信自己得著玄龜集亦生好感,心想連簡懷萱、呼哈娜都不信,她與自己初次
相見就相信了,這份知遇之情令人心感,不願她解不開縛龍索覺到難堪,故而用話點醒,你
就是有寶刀利刃也割不斷縛龍索。
    但他與歐陽龍年都未深想紅衣女子為何如此旨定地說不信,而且話裡的意思早就知道有
本奇書名叫玄龜集。
    紅衣女子笑道:「芮公子,你雖說縱有寶刀利刃也割不斷縛龍索,可是姑娘的寶刃非通
常的寶刃,通常的寶刃能削鐵如泥,我這寶刃不但能削鐵如泥而且能刺穿任何奇堅的寶
石。」
    此話一出,聞者大驚,要知有的寶石其堅硬的程度勝過頑鐵何止數倍,削鐵不難,但刺
穿一塊寶石就難上加難了,碰到奇堅的寶石更是不可能的事。
    芮瑋不由問道:「那是什麼寶刃?」暗付真有這把寶刃,割斷縛龍索何足道矣!
    紅衣女子得意的說道:姑娘這把寶刃名叫魚腸劍。」
    說著從懷內抽出一把尺餘長,劍身卻如魚腸一般細的短劍來。
    歐陽龍年陡見此寶物,大驚道:「果真是魚腸劍!心想魚腸劍為天下瑰寶,武林人氏夢
寐以求,想不到會在鐵網幫主亥兒的手中。
    紅衣女子倏地上前,一劍向芮瑋刺去,芮瑋凝然不動,紅衣女子暗讚他膽子大,要知魚
腸劍遇著再強的罷氣,無不一刺即人。
    芮瑋相信她幫自己斷索,絕不懷疑她有害己之心,換一個膽小之人,在此情況下,是敵
的成分多,而放任她一劍刺來,焉有不怕之理。
    只見魚腸劍刺到芮瑋手腕間,紅衣女子舉劍一跳,縛龍索「噗」的斷裂,芮瑋陡然自
由,高興得雙手一張,伸了個大腰。
    這縛龍索束縛他半年的自由,半年來無論吃食,睡覺抓物都有極大的不便,與人動手過
招更是不便,而今束縛一除,能不令他欣
    喜異常?
    芮瑋向紅衣女子一揖道:姑娘大恩,在下沒齒難忘。」
    紅衣女子輕輕一閃,拒受芮瑋一揖之禮,笑道:「我解開你的束
    縛,並非安下什麼好心,你不要謝我,余小毛,現在可以動手了。」
    余小毛一聽小姐出令,呼的一拳揮出,直擊芮瑋胸前,芮瑋大意下險遭拳風掃中,一招
飛龍步踏出,才堪堪躲過。
    余小毛自隨小姐學了高深的武學技癢已久,見芮瑋閃躲自己的
    步法玄奧玄妙,是個大敵,內心大喜,抖擻精神,跟著左右開弓,追
    著芮瑋的身形,連擊五拳。
    芮瑋本想讓余小毛數招,心想紅衣女子解縛之恩不能不報,但
    見余小毛這五拳擊來拳拳精妙,若非飛龍步法玄妙,一拳也躲不過,
    只見他憑仗步法閃躲過五拳,內心暗笑道:還想讓人家呢,只怕不
    讓已非敵手。」
    余小毛五拳打不中,站定身子罵道:「盡躲算那門呀?有本領面
    對面打他媽幾招,再躲是龜孫子!」
    芮瑋被他罵得面紅耳赤,當下也站定身子,說道:「好,我不躲
    就是。」
    余小毛高興的說道:「那你站穩啦。」當胸一拳擊出。
    這一拳看似平凡,卻無絲毫破綻,彷彿隨那一拳罩來一面大網,
    使敵人只有閃退而無還攻之力。
    芮瑋說好不躲,不能說了不算,眼見拳到,左掌一拍右掌,倏
    地化出無數掌影,向余小毛攻去。
    這化神掌法遇到不如自己的敵人能收奇效,但余小毛的拳法內
    含玄功,當年紅衣女子教他這路拳法時說,你遇到敵人只要直擊而
    出,不管敵人有何妙招,敵人就無法傷你。
    余小毛本著紅衣女子所教,拳法不收,仍是一拳向前攻出,果
    然芮瑋的掌法雖幻出無數掌影,卻一掌也打他不到,反見他那一拳襲到胸前。
    芮瑋大驚,虧他變招迅速,回掌推出,守在胸前。
    但聽「彭」聲大響,余小毛那拳擊到芮瑋掌心中,余小毛只覺一股大力襲來,傳人手
臂,勁道傳到身體中,站立不穩,身體飛起。
    紅衣女子臉色大變飛身躍起,接住余小毛落下的身體,放他站穩,問道:「受傷沒
有?」
    余小毛吸口氣,發覺未受內傷,搖頭道:「還好,還好。」
    紅衣女子道:你不是芮公子對手,退下吧。」
    余小毛叫道:「小姐,讓我再試試,他掌法不見高明。」
    紅衣女子冷冷道:「掌法雖不高明,內力卻遠勝過你,你臨機不會應變,要想勝他勢非
可能。」
    芮瑋一掌擊飛余小毛已感不安,未想到自己一掌之力內力奇大,心想虧好是防守之力,
否則用力推出,傷了余小毛,這對紅衣女子來說,太不好意思了。
    歐陽龍年乘風起浪道:「姑娘,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也退下吧。」
    紅衣女子怒目一望,歐陽龍年不由一退,他看了余小毛的拳法,心知若非芮瑋練了玄龜
集內力鬥增,要是自己上去,不但躲不過余小毛那拳,防守之力定然遠不如芮瑋而被余小毛
擊傷。
    他不知紅衣女子身懷多高的武功,就盼她能將芮瑋打死,好仔細查玄龜集的下落,卻不
敢樹敵紅衣女子。
    紅衣女子道:芮公子,你已勝了,姑娘想向你討教一二。」
    她不等芮瑋同意否,拔劍一招刺去,這是她聰明處,心想芮瑋掌力太強,自己大大不
如,眼見芮瑋身背玄鐵木劍,想在劍法上取勝,以為芮瑋的內力斷斷不會傳到劍上。
    芮瑋不願與她相鬥,飛身後退,紅衣女子有心要和他比個勝負。飛龍步法難不住她,看
准芮瑋的身形追出。
    芮瑋一步接—步後退,紅衣女子一步跟著一步直迫,芮瑋的飛龍步雖然玄妙,她的輕功
卻如鬼魅,追著芮瑋不離,那劍—直刺向芮瑋。
    芮瑋八步退完,已被迫得冷汗直胃,心想飛龍八步不能閃躲,只有拔劍相抗了。
    他又退一步,這一退間拔劍在手,展開喻百龍所授的天遁劍法,天遁劍法一經展出滿天
劍影,封住全身各部,不讓對手有攻進的漏洞。
    芮瑋存心在守,紅衣女子那會看不出,暗笑道:「天下再厲害的劍法也守得住我的攻勢
嗎?」
    「啪…『啪」「啪」三聲脆響,紅衣女子的長劍輕輕拍在芮瑋布下的劍影上,頓時芮瑋
劍法被三拍拍亂,芮瑋再想不到紅衣女子的劍法如此神妙,僅三拍之間,就破了天遁劍法。
    芮瑋劍法散亂,大驚失色,腳下使足飛龍步法的威力退了一步,紅衣女子再不客氣一記
絕招直刺芮瑋心窩。
    這招威力奇大要刺中立時畢命,芮瑋不及考慮,一招無敵劍擊出,這一劍在海淵八劍中
威力最大,當年喻百龍傳他時曾囑咐不可輕使,就怕他殺害無辜而無解和的機會。
    在這性命交關的當頭芮瑋那考慮到傷不傷人,只盼此劍能攻敵後退,解除所受的威脅。
    只見紅衣女子那招威力絲毫不減,已刺到芮瑋的心窩處,而芮瑋那劍立還顏色,也刺在
紅衣女子的心窩處。
    這兩招威力相等,眼看兩敗俱傷,在這電光時的一瞬間,芮瑋想起紅衣女子的解縛之
恩,心想與其兩個人死,不如自己一人死了罷了,何必再要她一命。
    不覺出掌倏地拍在自家的木劍上,這化神掌法為當年聞名天下「紅照一天高,藍映四海
深」中的藍髯客路庭花所傳,威力自非等閒,況且芮瑋存心解救,只見他將自己的木劍拍
飛,可是紅衣女子的長劍已刺進心窩了。
    芮瑋閉目待死,紅衣女子本來心一橫要與芮瑋同歸於盡,忽見他自己拍飛木劍,顯然不
願自己死在他的劍下。
    在這生死關頭,芮瑋突生慈悲之心,紅衣女子大受感動,心想難不成自已就量小如此,
非制人死命不可。
    倏地掣出那把魚腸劍,左手快如閃電的削在劍身上,只聽微微「掙」的一聲,長劍斷成
兩截,一截刺空,另一截卻停留在芮瑋的心窩上。
    芮瑋垂下雙手閉目站著,心想自己心窩受了一刺是死定了,紅衣女子見解救不及,而半
截劍身插在芮瑋的心窩上,眼看是無法再活,內心懊悔大生,抱著芮瑋的下身,叫道:你不
能死,你不能死!」
    芮瑋發覺呼吸仍暢,身體也無下倒之勢,睜開眼來赫然發覺插著半截劍身在心窩上,卻
不會死,不由大聲驚「咳」道:「這是怎麼回事?」
    紅衣女子抱著芮瑋下身怕他倒下,這時見他不但不倒,而且開口說話,飛身躍起,如見
鬼魅般的指著芮瑋道:「你……你……沒死?
    芮瑋搖頭道:沒死啊?!」
    伸手拔下半截劍身,只見劍尖上染著一寸血漬,再一摸胸前,知道怎麼回事,笑道:姑
娘只刺進一寸,幸虧姑娘用魚腸劍截斷長劍,否則再刺進一寸,刺到心上,我就一命嗚呼
了。」
    紅衣女子奇怪的搖頭道:我不止刺進一寸,起碼三寸以上。」
    芮瑋從懷中掏出一本書來,說道:「這本書擋在胸前,是故僅刺進一寸。」
    紅衣女子看那本書足有兩寸多厚,中間刺穿一洞,原來芮瑋把藥王爺傳他的扁鵲神篇帶
在身上,這本書救了他一命,否則刺進心窩三寸有死無生。
    芮瑋掀開衣服,在傷口上抹上金創藥,笑道:「不妨事了,姑娘劍術高強,在下承認失
敗。」
    紅衣女子道:「不,你的劍術比我高,是我輸了。」
    余小毛本以為小姐萬無生理,此時見她無恙,好生佩服芮瑋臨機應變之快,心想換成自
己,局面不可收拾,他本不服芮瑋,這時再無不服之心,忽地跪倒向芮瑋磕了一個頭.說
道:「公子大德,余小毛替小姐叩謝大恩。」
    芮瑋慌忙扶起,道:「在下有何恩德可言,倒應在下向貴幫小姐,叩謝饒命之恩。」
    紅衣女子笑道:「好啦,你們不要客氣,說來總是我的不對,無故生出好勝之心,這場
比賽算不分勝負,可是芮公子勝了余小毛卻是事實,那兩名幫眾之死,也不要公子賠啦。」
    芮瑋道:「在下失手殺貴幫幫眾,道義上要負責任,芮某至少要賠償死者家屬的金
錢。」
    說著掏出身上所剩的黃金遞過去,紅衣女子不推辭,示意余小毛接下,笑道:「咱們不
再妨礙公子與歐陽先生的私事,就此告辭。」揮手命余小毛回去,只見余小毛右足輕點船
板,身體如只大鳥掠起,縱落二十丈外那艘大船上。
    紅衣女子卻未隨著離去,走到芮瑋身前,將那柄魚腸劍遞給芮瑋道:「你為了救我拍飛
自家的兵刃,現已沉落大海無法打撈,我以這把魚腸劍賠你好嗎?」
    適才芮瑋那招化神掌用力過猛將玄鐵木劍拍落大海中,那玄鐵木劍雖稱木劍卻比普通寶
劍還重,早巳沉在海底,要想撈回決不可能,芮瑋心中不無可惜,這玄鐵木劍雖不貴重,卻
是喻百龍贈給他的紀念品,還有一把芮瑋已留贈定居棲霞山夏詩那裡。
    芮瑋見紅衣女子以貴重無比的魚腸劍賠給自己,搖手道:「不好,不好,劍是我自己拍
落,那要姑娘賠。」
    紅衣女子臉色誠懇道:「你要不收,就是不願與我交個朋友。」
    芮瑋聽她說的誠懇,還是不願收此貴重物品,紅衣女子道:既然你堅決不收,我已送出
不能再收回。……」
    忽見她手一揚,魚腸劍化道彩虹飛出船外,芮瑋一話不說,倏地一步搶出,身體跟著那
道彩虹飛出船外。
    芮瑋身法快過擲出的魚腸劍,只見他抓住魚腸劍,人在空中身腰一扭,掠回船上。
    這招飛龍武林獨步,紅衣女子輕功雖然高出芮瑋亦無法辦到,不由喝了一聲采,笑道:
「此物我已擲出,再算不得我的東西,公子千
    萬不要還我。」
    芮瑋站定身子正要還她,一聽此話,遞出的魚腸劍緩緩收下,心
    想這姑娘的性子真鋤執,自己不收,她一點也不考慮,就將如此貴
    重的東西拋棄,倘若再不收只怕要惹她生怒,一生根上自己。
    其實他不知紅衣女子有意將魚腸劍擲向海裡,她知道在這船上
    唯有芮瑋的身法能夠搶回,想他顧念武林重寶,定然不願落海底,只
    要搶回,他就非收不可了。
    紅衣女子道:「此劍雖短,卻能飛劍傷人百丈外,公子善自珍視,
    以公子內力,劍身之輕靈,不難練成傷人百丈外的絕技。」
    芮瑋一想有理,大喜收起,說道:「姑娘以重寶相贈,在下多謝。」
    紅衣女子笑道:「什麼贈不贈呀,是你自己搶回算不得相贈,說
    到相贈我倒真應該送你一點東西……」
    芮瑋不由問道:「為什麼要送我東西?」
    紅衣女子道:「我說過你若能戰勝餘小毛必有重賞,重賞什麼呢?
    像你這種大俠客任何東西也看不上眼,啊!對了!我就送你一個人
    情吧!」
    芮瑋道:「人情?」心想人情也有送的嗎?
    紅衣女子道:「這艘船歐陽先生說過是我的,我總不好意思要
    他當年橫行四海的標誌,我轉送給你,你也不會要這麼個破船,這
    人情就由你去做,他若不領情,你就把它砸個大窟窿,沉在海底。」
    歐陽龍年心中大怒,直吹長鬚,聽紅衣女子說自己的船是個破
    船,暗罵道:「長江鐵網幫所有的船也抵不下老夫這艘船,老夫的船
    若稱破船,天下再無一艘好船了。」
    芮瑋笑道:「好吧,這個人情我收下了。」心想老匹夫再不交出
    葉青,先把這艘船搗個稀爛再說,反正這艘船屬於我,他決不好意
    思厚顏阻止。
    紅衣女子道:「芮公子,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願不願意?」
    芮瑋心中感激紅衣女子的相助,答道:「什麼事?只要我能辦到,
    一定願意。」
    紅衣女子道:「家父有件難題,不能解決,希公子一年後駕臨敝幫相助家父解決可
好?」
    芮瑋慨然應道:「一年後我必定到貴幫一行,但是在下能力強弱,能不能幫助令尊實在
難說,到時若無幫助,尚請姑娘原諒。」
    紅衣女子笑道:「只要公子蒞臨,家父的難題一定迎刃而解。」
    芮瑋道:「好吧,一年後拜訪貴幫時再說。」
    紅衣女子笑道:「那麼小女子告辭了。」
    臨去時走近歐陽龍年,說道:「歐陽先生不要忘了,此船我已移贈芮公子,還有你不要
再為難芮公子,你們所說的玄龜集,並不在他身上,你看,這是不是你們要的東西?」
    說著從衣內模出一本黑皮絹冊的書來,只見黑黝黝的封面上題著三個古形曲大字。
    歐陽龍年識得古字,驚叫道:「玄龜集!」
    身體如只疾箭向紅衣女子撲去,紅衣女子直等歐陽龍年將要撲到身上,手中的書一揚,
「啪」的一聲打在歐陽龍年的左頰上。
    以歐陽龍年一代宗師的身手,本要搶書,卻被紅衣女子以書擊在臉上而無法躲讓,這個
臉丟大了,也可見紅衣女子出招之古怪,竟然令歐陽龍年受此大恥。
    歐陽龍年雙手各出一記絕招向紅衣女子抓去,他這兩記絕招滿以為一定可以抓到紅衣女
子手上的書。
    但奇怪的事發生了,紅衣女子倏地失蹤,抬頭看去,紅衣女子落在二十丈外的船上,姍
姍走向船艙。
    這份輕功之高、之怪,船上任何人都未看出紅衣女子是如何離去的,芮瑋暗忖:飛龍八
步最後一招亦無紅衣女子輕功的神奇!」
    鐵網幫兩艘船一前一後的駛去,以歐陽龍年的快船一定可以追上,但他沒有下令去追,
因為縱然追上了,歐陽龍年自認無法搶到玄龜集,心想:「玄龜集上的功夫果然神妙,就是
胡一刀再世也不見得是她對手!」
    歐陽龍年怔怔地站在船首,眼望紅衣女子的船越去越遠,終於消失在海平面下,他的船
尚未舉漿啟行。
    芮瑋等他轉過身來,說道:現在你不會再懷疑我私藏玄龜集了吧?」
    歐陽龍年點了點頭,芮瑋接道:「葉青在那裡?」
    歐陽龍年道:「她安好如故,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告訴你。」
    芮瑋抑住怒氣,說道:「什麼問題,快說!」
    歐陽龍年道:你既然沒有得到玄龜集,為何功力陡增?」
    芮瑋也不隱瞞,回道:因為我吃了一種怪魚,功力不由陡增。」
    歐陽龍年貪心大起,問道:「什麼地方有這種怪魚?」
    芮瑋冷冷道:恕難奉告。」
    歐陽龍年嘿嘿笑道:你不說,我也不說。」
    芮瑋不由怒氣蓬生,喝道:虧你年紀一大把,說話講不講信用!」
    歐陽龍年厚顏笑道:「為人在世當然要講信用!」
    芮瑋道:「說的好,你的一個問題我已回答,葉青在那裡還不說麼?」
    歐陽龍年還想不說,芮瑋大怒道:你再不說,我立時將這艘船毀了。」歐陽龍年賠笑
道:我說可以,但這艘船仍是我的。」他心想玉面神婆一定知道在那裡,待會問她不是一
樣。
    芮瑋道:「你以為我希罕這艘破船嗎,哼!我只要一葉扁舟,你把葉青交出,我立時偕
葉青乘扁舟離去。」
    歐陽龍年暗中大喜,心想送走這位小煞星最好,他已知芮瑋的劍法,甚似當年胡一刀的
刀法,自己可不是對手,送走後回航尋找怪魚,只要功力陡增,雖不得玄龜集,相信也非昔
日吳下阿蒙了。
    於是笑道:「你當真離開這艘大船?」
    芮瑋道:我不像你,說話放屁一般。」
    歐陽龍年裝作沒聽到這種諷刺的話,喜顏悅色道:你要離開,送你的小船上一定什物懼
備。」
    芮瑋真不願再與他多說一句話,皺著眉頭道:葉青在那裡?」
    歐陽龍年指著船板上一時覆蓋的救生舟道:就在裡面。」
    芮瑋暗自責罵:「糊塗,再決沒想到藏在眼前。」翻開救生舟果
    見時青熟睡在小舟內,解開葉青被點的睡穴。
    她打個哈欠,坐起身來,笑道:這一覺睡得好長。」芮瑋柔聲道:「青兒,咱們離開這
兒。」
    葉青不知道才經過險惡的戰鬥,四下一望,問道:「我怎麼睡在這兒?」
    原來歐陽龍年與玉面神婆商量好,天曉時玉面神婆乘葉青未醒時點住睡穴,抱給歐陽龍
年處置,這一切安排神不知鬼不覺,連同艙的呼哈娜、簡懷萱也未發覺。
    玉面神婆一世英名,到老來為了一本玄龜集做出這種丟人的事,此時她已知芮瑋並末藏
著玄龜集,卻再不好意思與芮瑋見面,躲在艙中聽芮瑋要離開這艘大船,正是求之不得。
    簡懷萱與呼哈娜聽上面打打鬧鬧,但耳力不夠,不明其中情由,玉面神婆卻聽得清楚,
船板上的一切變故她都曉得。
    芮瑋向葉青說出經過,葉青歎道:「蔣老前輩幫助那壞老頭為惡,太不應該了,也好,
咱們離開這兒,永遠不要再見他們。」
    那邊歐陽龍年早吩咐船夫把淡水、乾糧抬來,他盼芮瑋越快離開這兒越好。
    一切準備停當,芮瑋高聲說道:蔣老前輩,晚輩去了。」
    他久久不見玉面神婆出來,便知她內心有疚,但他仍不失禮,心想再怎麼說,她總是劉
育芷的師父。
    艙內簡懷萱,呼哈娜聽到大哥的話聲,急問玉面神婆道:「大哥去那裡?」
    玉面神婆黯然道:他與姓葉的那丫頭要離開這船大船。」
    簡懷萱、呼哈娜一聽大哥要離開這兒,雙雙衝出艙門,奔到船板上,只見一時小舟離開
十餘丈外。
    簡懷萱急叫道:「大哥,大哥……」
    芮瑋聽到她的呼喚卻不回首去看一眼,他迄今仍誤會簡懷萱、呼哈娜參加玉面神婆與歐
陽龍年的陰謀,心想不相信我沒有私藏玄龜集,反相信玉面神婆的主張,那你們跟著她好
歹,有她照顧,你們也不會吃虧。
    但芮瑋真正不願回首的原因,因他要斬斷與她兩人間的情份,心想青兒與我關係如此,
爾後再不能與另外的女子發生感情。
    可是他又想起高莫野,也想到劉育芷,更想起林瓊菊,林瓊菊還好,只要簡召舞對她好
是段美滿的姻緣,然而高莫野呢?劉育芷呢?
    高莫野終生不能把她忘記,那怎麼辦呢?
    簡召舞要是娶林瓊菊為妻,那劉育芷怎生是好,這個於己有恩的馴獅女,也令他迄今不
能忘懷啊!
    小舟漸漸遠去,航線是回歸中原,大船卻與小舟背道而駛,他們不回中原,要到那裡去?
    敢情歐陽龍年在玉面神婆口中得知,怪魚產在葫蘆島,那他們是要到葫蘆島去了?
    葉青航線熟悉,一月不到馳歸中原。
    匆匆半年飛逝,這半年內芮瑋帶著葉青四下尋找父親的仇人,由南至北,步行數千里之
地,但是他父親的仇人太多,無法一—尋訪。
    因當年圍攻他父親的仇人為數百餘,各門各派皆有參加,芮瑋找到他們不能僅因圍攻之
恨就殺死他們,挫敗他們後,也就罷了,由他所訪的仇人當中得知真正殺他父親的仇人是黑
堡堡主林三寒。
    這點芮瑋已在預料中,心想父親被百餘人殺傷後無法再力戰拚命,林三寒乘機打了父親
一掌致命之傷,所以父親突圍後,臨死前說出林三寒之名。
    要報父仇唯有林三寒一人該殺,迄今芮瑋不知林三寒要殺害父親的原因,餘眾因與父親
結仇,齊來圍攻尚有話說,但林三寒與父親往日無仇,那他為何要參加圍攻之列,而且成了
一名主凶?
    芮瑋屢次要想再訪山西黑堡找林三寒結算這筆總帳,可是一當想到林瓊菊,山西之行遲
遲未去,因他知道再度與林三寒會面時,他是非殺他不可了。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