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五六章 劈山拳

    葉青道:怎麼不見無名老人的屍骨?」
    葉青道:此處既有無名氏坐化五字,無名老人的屍骨—定坐在這裡。」
    葉青道:可是這裡並無一物。」
    芮瑋望著水中無名氏三字,說道:敢情無名老人本來坐在這裡並無流水,經過數十年水
勢加寬,是故將他的屍骨隨著流水沖進漩渦裡去了。」
    葉青點頭道:這話不錯,一定被水沖走了,只剩下他的字跡,這些字跡莫非是無名老人
用手寫的?」
    芮瑋嗯了一聲,道:能用手指在岩石地上寫字,這份功力實在駭人,照說無名老人有這
份功力顯然玄龜集上的功夫練成,可是他仍然不到—百歲就死去了,難道他說練成交龜集可
以延年益壽是假的?」
    葉青道:大哥如何判斷無名老人不到—百歲就死去了?」
    芮瑋指著「坐化」文字,道:你看這兩字四周的痕跡幾乎要乎滅了,假若再過幾十年
來,這五字都不易辨認,由此推斷無名老人寫下此五字,至少四五十年,四五十年前無名老
人那有—百歲?」
    葉青拍手道:對呀!這麼說來無名老人怎麼死去的?我聽父親說內家功夫練至登峰造極可
以長生不老,無名老人有這份驚人的內功,不應該不到一百歲就死了。」
    芮瑋沉思片刻,搖搖頭道:「我也想不出什麼原故,也許他並未將玄龜集上的功夫練
成。」
    葉青道:「大哥,什麼叫玄龜集啊?你好像以前就認識無名老人了嗎?」
    芮瑋笑道:我那裡認識他,他死時我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哩,至於玄龜集是本天下最神
奇的武學秘笈,咦,你沒聽玉面神婆向我說過玄龜集的事麼?」
    葉青道:「你們說話時我老早睡了,不知在談些什麼。」
    當下芮瑋將玉面神婆和自己說的話告訴葉青,葉青聽完,四下走動,眼睛直盯在地上,
好像在找一口針。
    芮瑋問道:你在找什麼?」
    葉青拾起頭,一本正經道:找玄龜集啊。」
    芮瑋搖頭道:一定找不到了。」
    葉青著急道:「怎會找不到,你來一起找找,你將上面的功夫練成,就是天下第一人
了。」
    芮瑋對「天下第一人」這五字不感興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說道:武功練成天下第一
有什麼用?」
    葉青連找連隨口說出:「你要是天下第一,誰也不敢欺負青兒
    芮瑋聽得一怔,葉青無意說出這話,含意卻深長,心想她和自己已成夫妻關係,顯然她
說這話時以妻子自居,丈夫是天下第一人,妻子誰敢欺負呢?
    只見葉青漸漸走到水中,低著頭在水裡找,這流水從葫蘆島底緩緩流來,雖說不急,要
是一個不小心滑倒,被衝至漩渦很是危險,芮瑋大叫道:快上來,玄龜集一定隨著無名老人
的屍骨沉在漩渦內,找不到了。」
    葉青看要走至漩渦邊緣,也不害怕,說道:「那我到漩渦內找找看。
    芮瑋真怕她傻里傻氣的走下漩渦,一步掠上,雙掌提起葉青,人在空中腰身一扭,轉回
原地,斥聲道:「你不要命嘛!」
    葉青不死心道:或許玄龜集另存一處,不會流進漩渦內。」
    芮瑋歎道:「我縱然武功練不到第一,也決不讓你被欺負,還找什麼!」
    葉青笑道:大哥真不會讓人家欺負青兒?」
    芮瑋毅然決然道!誰敢欺負你,我跟他拚命!」
    葉青甜甜的一笑,輕輕「晤」了一聲,低低說道:要是欺負我的人,武功比大哥高,你
打不過他,怎麼辦?」
    芮瑋一時無話可答,葉青道:大哥決不會罷休,那時和他拚命反而自家有性命危險,你
要有危險青兒寧願死也不要你救了,但是大哥武功練成天下第一,我就不怕了。」
    說完掙開芮瑋的手掌,四下張望,顯然又想找尋玄龜集的下落。
    芮瑋勸道:不要找了,無名老人視玄龜集若性命,死時定然捧在手中,屍骨不見,毫無
疑問的那本玄龜集也隨著屍骨失蹤,眼下看來,一定被衝至漩渦底。
    葉青一想不錯,走下水中道:我水性好,潛到漩渦內看看,說不定能發現哩。」
    芮瑋急忙道:快上來,你再胡鬧,大哥要生氣了。」
    葉青舌頭一伸,很調皮地說道:我就是不上來。」
    芮瑋要騙她上來,指著前面,故作驚奇道:啊!快來看看,那是什麼東西?」
    葉青慌忙走上來,順著芮瑋手勢望去,說道:莫非是玄龜集?」
    她看不到東西以為自己眼力不行,向前走近,走到岩石壁旁,發現上面有模糊的字跡,
叫道:快來,真有東西。」
    芮瑋隨口胡說,知道沒有東西,笑道:別玩啦,咱們上去吧。」
    葉青指著巖壁,回首說道:來嘛,你看是什麼,我看不清楚。」
    芮瑋見她說的真切,走向前去,看到字跡,從頭至尾一一看完,那上面共有六百餘宇,
宇字模糊不清,加以光線不明,甚難認出,但芮瑋眼力在天池府墓中練成一雙夜眼,葉青一
字也看不出,他卻看得清楚。
    葉青問道:「上面寫什麼啊?」
    芮瑋道:這些字跡也是無名老人用手指寫的,事隔將近五十年,被濕氣侵蝕難怪看不清
楚了。」
    葉青嬌嗔道:我問你上面寫什麼嘛。」
    芮瑋道:無名老人臨死前把他的身世寫在上面…」
    葉青截口道:真的?那他姓名叫無名氏的,既寫身世,一定先要說出自已是誰啦。」
    芮瑋搖頭道:他這身世的自白寫得很簡陋,真的沒有寫別的,只說自己叫無名氏,無家
無業……」
    葉青歎道:好可憐喔,無名老人連自己姓氏都不知道,這一生過的多麼寂寞,唉!無家
無業,他就是直家有業也不知道啊!」
    芮瑋心中一動,問道:「會不會是令尊的魔心術將他迷住,所以忘了姓氏?」
    葉青搖頭道:他來到這島上我父親還是小孩子,怎會對他施術。」
    芮瑋暗罵了聲自己「糊塗」又道:也許是令尊的前輩吧?」
    葉青道:這我就不知道了,爹爹武功一門擅長懾人魂魄之術,迷人本性輕而易舉,無名
老人寫下什麼,你詳細告訴我,看是否與爹爹一門有關。」
    芮瑋道:他下面說,漂流到島上時全身重傷,活著不如死去,於是投海自殺,那知被沖
進這裡面……」
    葉青道:那他一定在島的末端投海,要是前端投海,像咱們一樣衝進這裡面,重傷下准
沒命啦。」
    芮瑋點頭道:一定是在末端投海自殺,昏迷下被水沖進這裡,到了這裡沒有死去,又醒
了過來。」
    葉青道:是不是醒來後發現一本秘笈?」
    芮瑋道:雖然感覺舒適,身體卻很衰弱,在後來寒泉中吃了怪魚身體才漸漸康復。」
    葉青不由臉色一紅,問道:「他吃了怪魚怎麼過的呀?」
    芮瑋道:上面沒說。」
    葉青羞答答的說:「大哥猜他怎麼過的?」
    芮瑋想了想,搖頭道:我猜不出來。」
    葉青道:傻瓜,這麼容易還猜不出。」
    芮瑋一怔,問道:「你說一定也有個女的?」
    芮瑋低著頭又道:「他明明說只有一人漂流島上。」
    葉青肯定地說道:「我不信。」
    芮瑋心中贊成葉青的見解,可是事實上沒有女的,心想無名老人可能不好意思寫出來。
其實是因無名老人不會武功故能避去吃了怪魚的奇怪作用,因會武功的人吃了怪魚會身爆
熱,一運功抵禦越發厲害,非陰陽調合不可解決燥熱焚身,要是芮瑋與葉青不會武功也就不
會抵受不住了。
    芮瑋道:身體好了鬧著沒事就照玄龜集上的功夫練,越練武功越高,真是時間過的也
快,他在這裡三十年後才想到上島。」
    葉青道:為什麼三十年後才想到上去?」
    芮瑋道:他說三十年玄龜集上的武功練完了,閒得太無聊了,再呆,呆不下去了,唉,
要不是玄龜集功夫吸引,我相信他在這裡一個月也呆不下去。
    葉青道:那不見得,要我呆在這裡一輩子,我也呆得下去。」
    芮瑋要反駁她,話到口邊卻又縮了回去。
    葉青道:你不相信嘛,大哥真的,你要我住這裡呆一輩子我也願意。」
    芮瑋笑了笑,沒有說話。
    葉青聲音低了下來,又道:可是……可是……沒有大哥在這裡我……我也呆不下
去……」
    芮瑋握住她手道:「無名老人際遇不同,他的想法自然與咱們不—樣。。」
    葉青一聽『『咱們」兩字,欣喜道:「你也願意在這裡呆一輩子麼?」
    芮瑋道:雖然願意,但有很多事情未了,住下去也不安心。」
    葉青笑道:那咱們上去後,世間凡事做了,再回來好嗎?」
    芮瑋心想人間世,什麼事能了,除非看破紅塵,出家遁世,否則俗務纏身,沒有一日可
了之事,再者一命鳴呼,那真是一了百了,四大皆空了。
    對青道:大哥,你在想什麼?」
    芮瑋「哦」了一聲,說道:沒想什麼。」
    葉青道:無名老人還記著些何事?」
    芮瑋道:他說呆不下去就想回中原,事有湊巧,一日船經此地時,就把他帶到中原去,
然而他來到中原並無目的,凡事陌生,就連一個相識的人也沒有。」
    葉青歎道:並不是沒有相識之人,就是有也遺忘了,自己的姓氏都記不得,還有什麼事
能夠記得呢!」
    芮瑋歎道:世間本有很多不平之事,無名老人三十年來未履塵世,前事又忘,腦筋純樸
得有如—張白紙,見到不平事自然要管,這—管他武功高,難免要結上仇家了!」
    葉青道:他將玄龜集上的深奧武學全部練成了,既結仇家,還怕什麼,世上壞人太多,
無名老人不正是壞人的剋星?」
    芮瑋道:在武功上來講沒有—人是他對手,本不怕仇家,可惜他那舊傷因常常廝殺,不
能安然渡日,重發出來。」
    葉青驚呼—聲道:他仇家多,舊傷又犯,怎麼辦?」
    芮瑋道:幸虧他舊傷復發時流落胡一刀白堡中,胡一刀為人好,留他在堡中療傷,傷勢
好後,他感激胡一刀的恩德,是故傳他八本刀譜。」
    葉青道:那就是華山武會中揚名的海淵刀法了?」
    芮瑋「嗯」了一聲,說道:離開白堡,他心想世間太過險惡,本身舊傷隨時可能再犯,
不願死在仇人刀下,於是重回葫蘆島。」
    葉青道:難怪他練了玄龜的功夫卻不能長壽,原來舊傷又犯。」
    芮瑋道:回到葫蘆島他自知命不長久,因怪魚對他的舊傷已然無效,臨死前奮起餘力留
下百餘字的余言。」
    葉青道:無名老人沒有說玄龜集的下落嗎?」
    芮瑋歎道:「說了,他說玄龜集捧在手中,有緣者得到必要替他做一件事!」
    葉青「唉呀」大歎,跌足道:玄龜集果然捧在手中,這下被流進漩渦怎麼辦?」
    芮瑋道:流進漩渦內也好,免得有人得到為害世人。」
    葉青嗔道:難道大哥得到會為害世人嘛!」
    芮瑋笑道:這可說不定,還是不得到的好。」
    葉青知道他說笑,天真說道:讓我潛進漩渦內試試看,假若得到好替無名老人辦一件事
啊?」
    芮瑋道:別胡說啦,你想送命我可不依,至於替無名老人辦事,就是沒有得到玄龜集,
咱們也應該替他辦。」
    葉青猜測道:以無名老人的武功尚要請別人替他辦一件事,那件事一定難是不是?」
    芮瑋道:不難辦,他說自己身世臨死前還不知道,希望替他查明身世。」
    葉青道:這還不難辦?舉世間人海茫茫,要想查明一個沒有來歷的人的身世,談何容
易!」
    芮瑋道:可是他說胸前有一青記,形成半月,以此查就不難了。」
    葉青搖頭道:也不容易,也不容易,要是容易,他到中原自己查不出嘛……」說到這裡
忽然「哇」的一聲,嘔吐出來。
    芮瑋驚慌道:「怎麼啦!怎麼啦,是不是有病了?」
    葉青道:沒有病我只是想吐,吐出來就舒服了。」
    芮瑋安下心來:我替你找點水漱漱口。」
    前方丈餘處有個不大不小的岩石凹洞,裡面正是清澈的寒泉,還有白色的怪魚游來游
去,芮瑋低下身,說道:到這裡來。」
    葉青走近,芮瑋用手掌拱成半圓舀起寒泉,他雖然手腕被縛,手掌卻能在一定的範圍內
活動自如。
    倆人吃了怪魚,體質不同凡人,並不在乎比冰還冷的泉水,葉青漱完口後,芮瑋道:你
忽然想吐,有沒有關係?」
    葉青笑道:你精通醫術,我該問你有沒有關係。」
    芮瑋搔了搔頭,為難的道:「扁鵲神篇並無記載此等症狀,忽然想吐,奇怪,為什麼會
忽然想吐?」
    原來扁鵲神篇為一本醫學上的深奧秘接,普通病症並無記載,只載精深醫學,芮瑋所學
時間短,疑難症還可著手醫治,普通病症反而又不知道了。
    葉青自幼失母,本身並不知想吐原因,說道:別傷腦筋啦,沒什麼大不了,一定沒有關
系。」
    芮瑋點點頭道:也許這幾天盡吃怪魚,胃口不佳的關係。」
    葉青歎道:這月餘來生吃怪魚,快要把熟食的味道忘了!」
    芮瑋笑道:「要吃熟食……」
    葉青接口笑道:快快上去。」
    芮瑋道:不錯,咱們現在上去吧。」
    走到島底洞口,只見丈餘見方的巖洞,海水緩流而人,光線由此射進,想見巖洞離水面
頂多數尺左右,是故壓力甚小,海水流時不大急湍。
    他倆人站立的位置只低巖洞頂端尺餘,要想出洞先要躍人流水中,芮瑋當先躍入,葉青
道:小心喔。」跟著躍入。
    潛出岩石頃刻升上海面,那葫蘆島底高出海面二丈來高,岩石壁面平削如刃,芮瑋雙掌
附在壁上,借力縱身掠起,躍上島地,葉青依樣上島。
    兩人上島後回身只見島旁停泊一條大船,葉青欣喜道:哪來的船,莫非玉面神婆回到中
原後,重回此地?」
    芮瑋道:不是,這船你沒看出是歐陽老先生的船麼?」
    葉青「啊」的一聲,驚道:果然是,他們也找到這裡了!」
    喝聲傳來,卻不見人影,原來大船停在葫蘆島的腰部,島的前方,那呼喝聲就從前方傳
來。
    倆人向那方奔去,走過船身,共見五人站在島的前端,玉面神婆與歐陽龍年面對面而
立,玉面神婆後面是簡懷萱與呼哈娜,歐陽龍年後面是他兒子歐陽波。
    葉青道:「她們還沒走,咱們快過去相見!」
    芮瑋道:莫慌,玉面神婆與歐陽龍年斗的最緊要的當兒,先不要去,免得打擾玉面神婆
的心神。」
    簡懷萱、呼哈娜、歐陽波三人目光緊盯在場中,雖然目光一轉就可以看到芮瑋與葉青,
卻無—人目光轉來。
    沉默足足頓飯時間之久,歐陽龍年又是一聲呼喝,身體隨那呼喝,迫近玉面神婆,剎那
間掌影閃電向玉面神婆攻去。…玉面神婆的長枴杖不在手中,空手接招,只見她一掌快似一
掌的防守,但因歐陽龍年的攻招太快,逼得玉面神婆—面防守,身體卻一面後退。
    歐陽龍年連玫十三掌,五面神婆連退十三步,簡懷萱與呼哈娜也跟著後退十三步。
    歐陽龍年十三招攻完,即離開玉面神婆二丈,相對而立。
    兩方對峙頓飯時間,歐陽龍年再起而攻,只見這次十三掌攻得更快,但五面神婆防的也
快,毫無破綻,雖退十三步,卻未讓歐陽龍年攻進。
    葉青道:大哥快去幫忙,玉面神婆不敵啦。」
    芮瑋道:不慌,玉面神婆防的嚴密必有殺著,歐陽龍年不會勝的。」
    他心想玉面神婆只防不攻,一攻起來必定厲害,卻不知玉面神婆早攻過了,這時只能守
不能攻。
    頓飯時間不到,歐陽龍年又攻十三招,玉面神婆安安穩穩守下來,亦無敗像。
    葉青著急地喃喃自語道:「快攻呀,快攻呀……」
    芮瑋心中奇怪,為什麼玉面神婆還不反攻,本想上前相助,但是五面神婆敗象不生,倘
若殺著還在後,自己上去反而壞了大事,目前唯有沉住氣,靜觀其變。
    這次足足對峙半個時辰,然而還是歐陽龍年先攻,而且一攻二十六招,玉面神婆後退二
十六步,已離島端二丈不到。
    簡懷萱與呼哈娜退得不能再退,向另側退走,才不致掉落海中,歐陽波跟在他父親身
後,笑吟吟地連進二十六步。
    葉青看得有氣,暗罵道:「有什麼好笑,等玉面神婆一反攻,你就笑不出來了。」
    她相信芮瑋的話一定不錯,他說玉面神婆必有殺著就確信不疑,以為玉面神婆目前只是
詐敗。
    這時芮瑋卻皺起眉頭,心想玉面神婆還不反攻,莫非無法反攻?
    玉面神婆確實不能反攻了,原來芮瑋葉青被漩渦衝進海底洞後,她們三人守在島上,盼
望奇跡出現。
    簡懷萱屢次想跳進海裡去找芮瑋都被玉面神婆止住,她們三人沒有一人會水,任何一人
跳進海裡去找芮瑋的下落皆是死路一條。
    起先幾日她們還存在著希望,三天後希望越來越渺茫,七天後連奇跡也不敢盼望了,心
忖芮瑋與葉青必死無疑。
    然而她們捨不得離去,玉面神婆想找玄龜集,簡懷萱與呼哈娜想等芮瑋上來,就這樣一
天一天的熬過去。
    小船中存糧不多,想捉魚吃沒有人會水,也無抓魚的用具,淡水有寒泉卻不愁,食糧卻
越來越少。
    —月前她們開始節食,十幾天下來二人餓得雖不致頭昏眼花,卻也餓得氣力喪失一半。
    這天早晨歐陽龍年的大船找到葫蘆島,歐陽龍年一上島就和玉面神婆打起來,歐陽龍年
以為玉面神婆拿到玄龜集,所以不問話就攻,心想打死玉面神婆,玄龜集就是自己的了。
    玉面神婆高傲成性也不問歐陽龍年攻自己的原因,心想打就打吧,她以為自己武功與歐
陽龍年不分上下,沒什麼怕的。
    那知千招下來,力氣越來越不濟,歐陽龍年船上存糧豐富,天天山珍海昧,氣力充沛,
打到後來只見他攻,而不見玉面神婆攻了。
    但是玉面神婆硬撐下去,她在晚輩面前怎能丟個大臉,雖然明明要敗了,卻竭盡餘力的
防守,不到最後一招力氣喪盡時,她是不會敗的。
    但等她一敗,防守不住,歐陽龍年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襲來,那時一掌就可擊斃玉面神
婆。
    芮瑋不知就裡,沒看出玉面神婆為維護自家的聲望在竭盡餘力防守,尚以為她守的嚴
密,殺手在後沒有展露出來哩!
    芮瑋不是傻子,慢慢看出不對了,暗忖歐陽龍年再攻時,玉面神婆必敗,管不得事後玉
面神婆會責怪自己,先上去相助再說。
    只見歐陽龍年一刻不到,迫身而上,一掌攻去,玉面神婆沒有防守先退一大步,歐陽龍
年還是那掌再攻而上。
    玉面神婆自知再守枉然,欲圖聚集最後一點餘力,求個敗中取勝,是故又退一大步。
    歐陽龍年一掌攻不上,一狠心,不等第一掌攻到,第二掌穿掌而出,第一掌收回,又從
第二掌掌中穿出,擊出第三掌,他見太面神婆離島邊越來越近,有心要把她逼下海。
    玉面神婆在凝思敗中取勝的最後一招,沒有注意到後面就是海岸,連退兩大步,就要掉
到海裡了。
    葉青、簡懷萱、呼哈娜看到這種情形,同時大叫:小心!」
    玉面神婆一驚,第三步沒有退出,卻見歐陽龍年第三掌快如閃電般的襲來。
    玉面神婆暗歎:罷了!聚起最後的餘力擋去。
    她一直沒有想出最後一記求勝的絕招,這一擋力量弱得可憐,眼看兩人一交上手,自己
勢必被擊落海裡,死於非命。
    在這危急的當兒,芮瑋飛身而上雙掌握成一拳,向歐陽龍年的腰部橫掃而至。
    歐陽龍年要是只顧殺玉面神婆,芮瑋那一掃必定無法閃過,他沒看到是誰出拳,只覺來
勢凌厲,任其掃來,自己的腰部非被掃斷不可。
    他已佔優勢,不願與玉面神婆同歸於盡,拔身掠起,向一側躍去,芮瑋那一掃落空,收
身不住。
    芮瑋為救玉面神婆,明曉得自己不是歐陽龍年的對手,拚命攻去,這一攻連吃奶的氣力
都拿出來了,身體隨那一掃之勢,向一側倒去。
    只見掃到地上,轟的一聲大響,堅硬的岩石地,被擊個大洞,石屑紛飛,聲勢駭人已
極。
    芮瑋拳力擊實,身體借力站起,看準歐陽龍年站立之處,一個飛龍步,又是一掃而至。
    歐陽龍年末想到這小子拳力如此厲害,以為他練成玄龜集上的功夫,不敢回攻,慌忙後
退。
    芮瑋打得興起,早已把性命豁出去了,心想打不到歐陽龍年,他一反攻自己接不住,非
敗不可。所以一等落空,腳步跟上,再掃一關之
    只見他一拳一拳向歐陽龍年橫掃,他先聲奪人,歐陽龍年不明對方虛實,一直不敢還
手。
    芮瑋拳拳落空,拳風擊在巖地上就是一個大洞,那情形好像一個手持巨斧的開山巨人,
一斧落下就將山砍去一角。
    芮瑋一共擊空百餘拳,歐陽龍年也退了百餘步,眼看芮瑋擊了百餘個大洞,心想你力氣
這般浪費,還怕什麼,膽氣一壯,還攻—掌。
    這—掌只是向芮瑋的空門擊去,但歐陽龍年總以為芮瑋練了玄龜集上的功夫,不會那麼
簡單,所以掌出中途稍稍遲疑了一下。
    芮瑋眼光明利,抓住這個機會一掃擋去。
    歐陽龍年收掌不及,一接芮瑋的拳風,只覺暗勁洶湧襲來,大叫:不好!」身體如斷線
風等飛起。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