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五五章 無名氏

    芮瑋指指上面,葉青聽不到他說話,不知芮瑋在做什麼手勢,芮瑋以為她能看到,因他
在黑暗中能見物,就以為葉青也能看到,其實葉青不見—物,否則她要看到自己與芮瑋赤裸
裸的怪樣,怕要羞得一刻也坐立不安。
    葉青歎道:她們久不見咱們上去,早以為咱們死去,不會有人再關心!」
    匆匆過去三天,三天中倆人沒再說一句話,每天跳來的怪魚足夠解饑解渴,這天芮瑋實
在忍耐不住再枯坐下去,說道:咱們順著這激流走走看。」
    當先行去,芮瑋目能見物,走得十分穩當,雖然怪石嶙峋,難不到他,卻苦了隨後而行
的葉青,跌跌撞撞走了二丈餘被一塊大石摔倒地上,半晌爬不起身來。
    芮瑋慌忙問道:摔痛了麼?」
    葉青埋怨道:大哥,好難走呀,咱們就在這裡住下去好啦。」
    芮瑋笑道:傻孩子,長住此地不是辦法,來,我抱你走。」
    說著雙臂捧起葉青。
    於是乎肉貼著肉,臉貼著臉。
    自一次吃下十三條怪魚,十多天來倆人再未摟抱一起,現在驟然再摟在一起,芮瑋倒沒
有什麼,葉青卻耐受不住,想像到那幾日的情景,不由春情漾蕩,緊抱芮瑋的頸子,低聲嬌
喘道:大哥,大哥……我……」
    芮瑋也不說話,快步行走,這海底洞曲曲折折,走了一刻時間,忽見前方有微弱的光
線。
    芮瑋大喜,朝那光線處急步趕去,葉青臉面貼在芮瑋雄壯的胸膛上,未發覺異狀,她閉
著眼睛,思潮起伏。
    來到激流盡頭光線更亮,只見激流到此急速下降,造成一個可怕的大漩渦,這漩渦直向
海底旋去,其力量之大可想而知,要是被捲進這漩渦中焉有命在。
    漩渦前頭有—丈長的流水,水流甚亦緩,向旋這方流來,源頭也是光線的來處,芮瑋心
知這源頭便是葫蘆島的底端,心想這葫蘆是個漏底的葫蘆。
    至此距海平面不遠,是放光線隨流水照進,要想從此上岸是輕而易舉的事,芮瑋笑道:
青兒,咱們得救了。」
    葉青睜開眼來,聚見光線,眼睛被刺得有點疼痛,但她仍向光來處看去,漸漸習慣了,
猛然低頭看到芮瑋與自己赤裸的狀態,嚇得「啊喲」尖叫,掙扎下地,慌忙背向芮瑋,不讓
他看到自己的臉,
    女人就是這麼回事,死要面子!
    芮瑋道:你等著,我去拿衣服。」
    匆匆走回生活月餘的地方,正遇寒流上湧,躍上幾十—條怪色,芮瑋抓住十餘條兜在衣
服裡。
    心中明白在此處有個寒流泉眼,每隔一段時間泉水上冒,故而常來驟冷,也帶來生活在
寒泉中的怪魚。
    走到光亮處,只見葉青在地上摸索,芮瑋道:你在摸什麼?」
    葉青看到芮瑋回來,嚇得背轉身子,不敢說話,芮瑋將她衣服拋去,笑道:「穿好衣
服,咱們吃魚。」
    葉青將衣服穿上,只見衣服破的稀爛不堪,蓋住這個地方,蓋不住那個地方,回頭見芮
瑋雖穿上衣服,與自已差不了好多,就好像兩個破小叫化面對著面。
    不覺噗哧大笑。
    芮瑋道:「笑什麼,來,吃魚。」
    葉青走上前接下兩尾魚,見那魚全身雪白,眼睛奇小,身體成扁形,樣子十分怪裡怪
氣。
    芮瑋道:「這種魚生在漆黑不見光線的泉底裡,難怪眼睛這麼小,其實眼睛對它們毫無
用處。」
    葉青嗯了一聲,張嘴吃魚,吃了一口,想到初幾次吃魚的情景,不由臉泛紅霞,忘了再
吃,呆呆發怔。
    芮瑋曉得怎麼回事,笑道:你放心,現在再吃魚,無論如何不會再對你無禮。」
    葉青大羞,將魚一丟,背轉身子不吃了。
    芮瑋上前扶在她的香肩上,低聲道:青兒,你生什麼氣?」
    葉青嘟著嘴道:「你還好意思說,不想那幾天你對我好凶。」
    芮瑋笑道:我怎麼凶啦?」
    葉青轉過身來,粉拳直擂芮瑋的胸膛,不依道:不來了,不來了,你有意羞我。」
    一拳拳打在芮瑋身上,輕而又輕,芮瑋故意道:打重點嘛。」
    葉青見他還要調佩自己,果真兩拳用力捶去。
    芮瑋舉手一擋,笑道:你忍心打嗎?」
    葉青抱著芮瑋的手臂,細聲柔情道:我——我——不忍心打
    芮瑋微微一笑,說道:「咱們快想法上去。」
    芮瑋低著頭道:咱們這樣子怎麼上去?」
    芮瑋笑道:上去不會有人了。」
    葉青道:「假若有人呢?
    芮瑋道:「那就不好意思了,給她們看到咱們衣不蔽體,當真要令人無地自容。」
    葉青想了想道:我來補。」
    動手將芮瑋衣服扯下,那衣服等於披在身上,脫來甚易,葉青一將他脫下,急忙背身,
取出自己衣袋中的針線,開始縫補起來。
    補好後,芮瑋雙手被縛就不易穿上啦,葉青只得替他穿上,但她不敢看,閉著眼睛幫他
穿,穿了半天也穿不好。
    芮瑋道:青兒,咱們關係不同,你還怕羞什麼?」
    葉青緩緩睜開眼來,笑了笑,當下不再閉眼,替芮瑋穿好衣服。
    接著自己縫補自己的衣服。
    縫好後,芮瑋問道:你剛才在地上摸什麼?」
    葉青道:地上有字。」
    芮瑋「哦」了一聲,蹲下身子仔細看去,果然流水旁有二個字,是刻在岩石地裡,有飯
碗大,一個是「坐」一個是「化」。
    用足目力還有三字在水中,是「氏…『名…『無」。順著讀來就成,「無名氏坐化」五
字。
    芮瑋驚呼道:無名氏坐化,那……那無名老人果然住在這島上!」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