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五二章 葫蘆島

    歐陽龍年道:「蔣婆子,老夫看你還是免開尊口,回到艙中去,看在往日的情份上,送
你至陸地,那時要鬥,咱們再戰。」
    玉面神婆喚道:簡懷萱出來。」
    只見一位白衣女子走出,芮瑋一見大喜,「喊道:「萱妹,是你,你在艙中?」
    歐陽波大驚,顫聲道:你——你——不是跳回海中去了——」
    歐陽龍年明白怎麼回事,臉色鐵青,狠狠說道:蔣婆子,你把她救起藏在艙中,是存心
要丟老夫的臉嘛!」
    玉面神婆冷笑道:你兒子乘人家姑娘孤苦零丁,無依無靠,救上船就想強暴,這種行徑
比禽獸不如,人家姑娘清白身軀怎能讓歹徒琺辱,寧願跳海自盡……
    這種事歐陽波自己聽到倒無所謂,歐陽龍年是有身份的人,豈可容忍,大喝道:閉口,
不准再說!」
    玉面神婆兀自說道:「若非船上有老身在,一位好姑娘就因你那歹子活活逼死,教不嚴
父之過,如今你那歹子不但該殺,就你這老糊塗也該教訓一番。」
    歐陽龍年怒極大笑道:好啊,你有本領就來教訓,老夫看你這老巫婆四十年武功有何長
進,別盡吹大氣。」
    陡聽歐陽波悶哼一聲,「撲冬」翻倒船板上,歐陽龍年大驚,急問道:「波兒,怎麼
啦?」
    話聲中一步掠出,玉面神婆一杖攻出,逼得歐陽龍年收回那步,歐陽龍年也不反攻,飄
身後退躲開那杖,心知要和五面神婆搭上手,至少千招,救兒子要緊,只見他橫裡躍出,疾
如狸貓般,伸手向芮瑋胸前抓去。
    芮瑋後退無路,一步踏出,但那飛龍八步才施半招,歐陽龍年左掌斗沉,已然搶先抓到
芮瑋右腳上。
    芮瑋嘗過苦頭,要是讓歐陽龍年抓到右腳必然報銷,撤退向後,但他顧到腳下,顧不到
手上,只見歐陽龍年右掌忽地抓到腕上的縛龍索。
    芮瑋猛地一掙,縛龍索深陷腕內卻也不動分毫,急切間雙腳連踢出,玉面神婆為救芮瑋
也一杖向歐陽龍年背後擊到。
    好個歐陽龍年,武功確實不凡,以一敵二卻不危亂,反掌擋開玉面神婆一杖,回手稍一
拆散解開芮瑋連環腳招,乘虛點住芮瑋腳底的「泉湧穴」
    芮瑋腳上穿了厚底長靴,仍被歐陽龍年凌厲的指力戮進制住穴道,動彈不得。
    玉面神婆第二杖攻出,歐陽龍年抓起芮瑋一個「鯉魚倒穿波」躍去三丈,堪堪
    玉面神婆兩杖攻敵,不但未攻得歐陽龍年手慌腳亂,反而讓他搶走芮瑋,面上大無光
彩。
    歐陽龍年喘口氣,就道:老巫婆,杖法大有長進啊!」
    玉面神婆以為他有意諷刺自己,玉面通紅,卻不知歐陽龍年真心讚賞她,因為他那左掌
兩招,一掌攻玉面神婆;一掌點芮瑋穴道,皆是華山武會後精研出來曲十三陰陽散手絕招,
竭力展出才稍佔上風。
    歐陽龍年有意將左掌按住芮瑋頭頂,教玉面神婆不敢再出杖相救,大聲道:「丫頭快將
我兒子醒轉!」
    原來葉青早有意給歐陽波苦頭吃,歐陽波口出污言,芳心已然大怒,再見玉面神婆道出
簡懷萱跳海原因,乘他不備,取出迷魂巾一抖,將他迷倒。
    玉面神婆擋住歐陽龍年搶救,她就將纖足踏在昏迷不知的歐陽波胸前,只要微一用力,
歐陽波就完了。
    這時看到大哥被歐陽龍年制住,而且左掌只要一沉,大哥立時有斃命的可能,那一足便
再不敢睬下。
    歐陽龍年道:咱們交換如何?」
    玉面神婆道:如何交換?」
    歐陽龍年道:「那丫頭醒轉吾兒,老夫就放芮瑋隨你們去。」
    他愛兒甚深,怕葉青生氣下沒有考慮,踏死愛子,搶先道出交換條件,說道:而且老夫
收回不准芮瑋再上任何船的話。」
    玉面神婆不敢擅自主張,因歐陽波不是她搶到,無權說話,卻見葉青神情憂急道:好,
你放開大哥,我就醒轉令郎。」
    她更怕歐陽龍年一掌拍下,說話的口氣都轉得委婉了。
    歐陽龍年陰笑道:「你先醒轉吾兒。」
    葉青移開纖足就待照辦,玉面神婆喝道:「且慢!」
    歐陽龍年怒道:蔣婆子,你是存心跟我過不去麼?」
    玉面神婆道:等那老糊塗先放開芮瑋,咱們再醒轉他的寶貝兒子。」不去理會歐陽龍年
在說什麼。
    歐陽龍年氣得直吹鬍須,道:「老巫婆,我先想不再逼你隨她們坐小船離去,心想你只
要和和氣氣留下,我一定不刁難你,那知你處處與我為難,別再想留在老夫船上!」
    玉面神婆冷笑道:「老身早就不預備再留你這船上。你就是留我,老身還不願意,別再
羅索,放下芮瑋,咱們拍手就走。」
    歐陽龍年道:你想誑我嗎?先醒轉我兒子再說。」
    玉面神婆說道:「姑娘,淫徒交給我。不等葉青示意,低手抓起歐陽波,又道:「你們
先下船等著,這裡有我。」
    葉青望著芮瑋不放心離去,芮瑋身體不能動,卻能說話,道:「聽老前輩的吩咐,先下
船去。」
    葉青挽著呼哈娜、簡懷萱被船夫吊下船後,玉面神婆道:老糊塗咱們交換吧。」
    歐陽龍年道:「怎麼換法?」
    玉面神婆道:「咱們發誓不准弄鬼,你交給我,我交給你,兩不吃虧。」
    歐陽龍年搖頭道:「不成,我兒子昏迷不知人事,你叫那丫頭先醒轉吾兒,咱們再交
換。」
    玉面神婆道:她將你兒子弄昏自有解藥,可是解藥不能交給你。」
    歐陽龍年大怒道:「不交給我,老夫不但將這臭小子殺掉,還要你們三人活活淹死海中
賠上一命,諒你們逃不出老夫的掌心。」
    玉面神婆冷冷道:就是怕你來那招活活淹死,不錯,咱們船逃不出你的掌心,你只要衝
上,咱們經不起一衝,小船就要被大船沖翻,豈不泡在海中活活淹死?」
    歐陽龍年哈哈笑道:蔣婆子,你也怕我啊!」
    玉面神婆冷笑道:「老糊塗怎麼說?」
    歐陽龍年面色莊重道:那隻小船無槳無桅,你們坐上去遲早要死,犯不著將你們沖翻落
個害人的罪名,只要解藥交來,我的船立刻馳離此地,決不加害。」
    玉面神婆道:「就這麼說定?
    歐陽龍年點頭應許,玉面神婆走到船沿,喚道:「姑娘,解藥拋上來。」
    玉面神婆接到解藥連同歐陽龍年交換了芮瑋,玉面神婆抱著芮瑋飛身落到小船,小船微
微一蕩,飄離大船數丈外。
    歐陽龍年果然守信,大船頃刻馳離去。
    這只長艇上坐著玉面神婆等五人吃水仍淺,不愁被浪打翻,玉面神婆解開芮瑋被點的穴
道。
    芮瑋穴道被解,—時還不能動彈,歐陽龍年的指力何等厲害,若非靴底一擋,芮瑋的腳
心都要被戳個深洞。
    呼哈娜擔心道:咱們無槳無桅怎麼走啊?」
    玉面神婆道:「槳是有的。
    從艙中取出四支槳,呼哈娜奇道:「那兒來的?」
    玉面神婆道:「在你們與歹徒說話的當兒,從大船另旁艙門取出這槳及食水,食物,盡
可飄蕩一月。」
    呼哈娜伸舌道:老前輩行動懲的快,真是神人!」
    簡懷萱歎道:大哥,青姐,我只望再也見不到你們啦,幸虧抱著船桅飄流被大船救起,
這恩惠我終身不忘。」
    玉面神婆也道:「說來歐陽父子將老身救起亦有恩惠,可惜歐陽龍年的兒子大大不肖,
將那恩惠勾消得一絲不存。」
    簡懷萱紅著臉道:沒想到歐陽老先生的兒子那麼壞,我一急之下跳到海中,若不是老前
輩暗中救起,還是與波浪為伍。」
    玉面神婆歎道:歐陽老兒不是壞人,就是不會管兒子!」
    芮瑋道:他大兒子被誰殺的?」
    玉面神婆道:「七大劍派的掌門人。」
    芮瑋吃驚道:歐陽前輩覓得七大劍派的掌門人一一殺死,替兒復仇!」
    玉面神婆點頭道:就因此故,海龍王得罪天下武林正義道,他也自知不該,消聲匿跡,
再也不走動江胡。」
    葉青問道:他那大兒子到底犯何罪行,惹起七大掌門聯合起來殺他?」
    玉面神婆道:所行罪惡數不勝數,而且那大兒子盡得歐陽龍年武功真傳,一時江湖無人
制住得了,要不是七大掌門聯手殺掉,還不知讓他們多行多少壞事,唉!歐陽龍年終身英名
就壞在兒子身上,如今這兒子又是個大壞蛋,還好歐陽龍年沒有傳出武功的精華,就是將來
為害江湖,不會像他兄長一般犯罪纍纍,橫行一世。」
    玉面神婆、葉青、簡懷萱、呼哈娜各掌一槳慢慢劃著,芮瑋雙手被縛,又不能動彈,唯
有靜靜地躺著。
    五人中只有葉青稍通航海,拿出指南針,教她們朝南一直劃,倒不是漫無目地的划行。
    葉青道:「這樣劃,總有一日會到陸地,中原在南面,運氣好會劃到。」
    簡懷萱道:運氣不好呢?」
    葉青:南方島嶼多,運氣不好,一月內也能過上一個島嶼,咱們在島上換上食水、食物
就可再劃。」
    呼哈娜笑道:「如此一來,不怕回不到中原了。」
    芮瑋突然問道:老前輩有沒有徒弟?」
    玉面神婆笑道:你怎會突問這句話?」
    芮瑋道:「聞說天山玉面神婆從不收徒,但是老前輩的獨門絕技牛毛天王針也有一人
會,實令晚輩疑惑,是故問了出來,莫非另有人會前輩的中毛天王針麼?」
    玉面神婆搖頭笑道:「不,天下只有兩人會牛毛天王針這門技藝,一個是我,一個是我
唯一的弟子。」
    芮瑋喜歡道:「前輩弟子可是女的,名叫劉育芷?」
    懷萱道:劉姐姐,不錯,我聽劉姐姐說過牛毛天王針。」
    玉面神婆含笑道:「我本不收徒,結果還是收了劉育芷,其中有段因果,這次來到海
上,我那徒兒還托我一事。」
    芮瑋急問道:什麼事?」
    玉面神婆笑了笑:她說有位姓芮的青年帶她夫家的妹妹至魔鬼島治病,她不便跟隨,又
不放心,恰好老身要來海中尋個小島,順便替她注意。」
    簡懷萱輕輕歎了一口氣:劉姐姐真好,一直關心我。」
    芮瑋聽到「夫家」兩字,心中黯然,立時明白窗外那聲歎息是誰歎的了,原來她跟簡懷
萱身後照顧,就連自己遇到藥王爺後的一切行動,都在她眼中看到。
    芮瑋呆呆想著,他不敢僅想劉育芷一人,從幼時開始回憶,當回憶到有劉育芷的時候,
才捕捉往昔的一點影子。
    一月不到,發現了一個島嶼,這島嶼不大,橫在眼前長不及一里。
    大家見到島嶼欣喜莫名,芮瑋卻默默坐著,這二十來天,他很少講話,也不能幫忙劃
船,空閒下來他就回憶往事,直到此刻發現了島嶼,他仍在回憶著。
    簡懷萱搖著芮瑋肩膀喜笑道:大哥,你看那小島好像個葫蘆啊?」
    這句話驚動玉面神婆,聲音微微發抖道:真像個葫蘆麼?」
    葉青、呼哈娜齊時道:「像,像極了!」
    玉面神婆停下漿來,卻叫旁人道:快劃,快劃——」
    漸漸接近才發覺自己興奮得意了划槳,自個罵了聲:「糊塗!」一槳划去,卻又濺起老
大水花,反而阻了阻船行的速度。
    芮瑋一側看的清楚,笑道:老前輩,島上有什麼令你如此興奮?」
    玉面神婆隨口道:上面住著一位高人,是胡—刀的師父。」
    芮瑋大驚道:胡一刀的師父!」
    心想:胡一刀為天下第一高手,他那師父不是更不得了?」
    又問:胡一刀的師父怕有一百多歲了?」
    玉面神婆道:「至少一百五個歲了!」
    芮瑋道:還活著嗎?」
    玉面神婆道:不,老早死了。」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