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四九章 飛龍步

    牢門「呀」的又開,姍姍走進一位女子。
    芮瑋冷笑道:「葉青,你也來幫你父親做說客嗎?」
    葉青幽幽道:我在牢外站了很久,你們的話我全聽到了。」
    芮瑋道:「你既聽到,該知你父親多麼卑鄙!」
    葉青流淚道:求你不要罵他……」
    芮瑋怒道:他這種卑鄙無恥的人,不該罵嗎?」
    葉青痛哭道:「求求你,不要再罵我父親了……」
    芮瑋默然,心想在她面前罵她父親,怎不令她難受。
    哭了一會,葉青抹乾眼淚,低聲道:「你不要殺我父親,好不好
    說著走到榻旁拋下一物,芮瑋低頭一看是把挫鐵的鋼鋸。
    葉青打著眼色道:「父親要我勸你,我知道人輕言微說不動你的,你……你自已看著辦
吧……」
    說完掩面奔出,牢門重被守牢的壯漢鎖上。
    芮瑋拿起鋼鋸,心想雙手被縛無力震開牢門,有這鋸條鋸缺個口就好辦了,心上感激葉
青,不由低聲語:若能救出懷萱,呼哈娜,我就不殺你父親。」
    他不鋸牢門,卻鋸牆壁來了。
    他手腕被縛,手掌卻能轉動,幾下就鋸開長長的一條縫。
    呼哈娜道:「芮公子,兩年不見,想不到咱們在這裡重逢……」
    芮瑋道:「你知道我是誰了。」
    呼哈娜道:「兩年不見,但你聲音我還記得,只是起先我再也不敢相信你來這裡。
    芮瑋道:「你近來好嗎?」
    呼哈娜幽幽道:「還好,兩年來我存著一個希望,心想你答應來的,而且應該來了,於
是我每年盛裝等待……」
    芮瑋暗道:「慚愧!」
    自己答應兩年內不死就去伊吾國見她,結果巨毒解去能夠不死,卻忘了去見她的話。
    呼哈娜低聲喃喃道:「我每天等待每天失望,小桃說不要等了,他也許忘了,但我不
信,說他一定會來的。」
    芮瑋貼著牆壁用鋸,呼哈娜的話一字一字聽得清楚,心想說要去伊吾國見她話時,自忖
必死,所以沒有放在心上。」
    巨毒能夠解去實屬奇遇,但接連簡懷萱的病擾自已,只知設法替她找三眼秀士治好,那
話根本一點也不記得了。
    呼哈娜續道:「我確信你一定會來的,所以耐心等待,那知突生變故被原氏史弟擄來此
地,心中好不悲傷,心想你去見我時,我卻不在了……」
    芮瑋歎道:「姑娘別說了!」
    呼哈娜嬌聲道:「說說有什麼關係嘛,我以為關在這裡再也見不到你了時時幻想老天若
有眼,讓我見你一面死去也好……」
    「老天果真有眼,你快鋸開,讓我見你—…」
    芮瑋大聲道:「不慌,咱們就快相見。。
    在這短短時間,芮瑋在牆上鋸開四道縫口,於是用腳一踢,踢倒牆壁,「轟」的大響,
芮瑋從踢開的牆洞穿身去。
    呼哈娜大喜,縱體撲到芮瑋懷中。
    那鐵牆聲音傳到屋外,守衛一齊奔來。
    芮瑋推開呼哈娜,低聲道:「你快抱在我的背上。」
    呼哈娜欣喜地伏在芮瑋背上施著他的頸脖,笑道:「你要背我出去?」
    芮瑋「嗯」了一聲,說道:「你抱緊我不要害怕,我一定將你救出魔鬼島!」
    呼哈娜異常堅定的說:「我不怕!」
    芮瑋一怔,此時牢門打開共有四名大漢手持鋼刀湧進屋裡,芮瑋一步踏出雖然背著呼哈
娜,身形毫不遲滯,凌空飛起。
    人在空中,雙腳不停閃電般踢向四名大漢,但見四名大漢「啊隋」大叫,一一被踢昏死
過去。
    芮瑋搶出房門,只見十餘名大漢手持兵刃團團圍堵住芮瑋的去路,呼哈娜也不害怕,笑
道:「我怕什麼,要死咱們死在一塊。」
    十餘名大漢齊聲大喊,兵刃紛紛向芮瑋砍到。
    芮瑋手不能用,唯一能夠用的只有雙足,他這雙腳既要奔逃又要抵敵,只見他又是一步
踏出。
    這一步更見妙,十餘名大漢也沒看清芮瑋怎麼躍起只覺腦袋「砰」一響,不知被何物撞
到,就昏倒在地。
    芮瑋足下留情,踢出時只用二成力道,否則十餘名大漢皆要被他踢得腦漿迸裂,死於非
命。
    闖過這一關,芮瑋奔出這棟森偉的建築物,來到外面,這時島上人影影幢幢,齊向這邊
奔來,顯然看牢的守衛已經發出警報,全島都知有犯人逃出。島上居民皆受訓練,聞訊拿刀
圍來。
    還好天色漸暗,於芮瑋大大有利,穩身黑暗處慢慢向島邊移去,走了十餘丈芮瑋不敢再
動。
    因四周已佈滿人群,只要走出黑暗就會被他們發覺。
    這島上怪石處處聳立,芮瑋躲在一塊怪石後竟無一人發覺。
    人群看不見有外人,紛紛道:「逃犯呢?逃犯呢?」
    頓進四下一片疑問聲,亂的一團糟。
    只見一人躍到大石上,他已得報芮瑋帶著呼哈那逃出,內心十分震怒,心想池雙手被
縛,要是還讓他救人逃走,豈非天大的笑話?
    這塊大石特別高,在石上四面動靜看得清楚,葉士謀用足目力
    慢慢掃視,但那裡有芮瑋的影子。
    葉士謀確定一時芮瑋決逃不開此地,一定躲在陰影裡,所以看
    不到,而且天色越來越暗,將越發看不到了。
    於是喊道:「起火,起火!」
    圍來的島民個個備有火焰,一個一個相繼點亮。
    芮瑋心想等火焰全部點亮,照暗處就躲不住啦,當下咬牙闖出,
    一位島民首先發覺,一刀砍去,叫道:「在這裡!在這裡!」
    芮瑋一腳踢飛砍來的單刀,再踏出時如神龍飛騰而起。
    島民只見芮瑋躍起卻不知他躍向何方,抬頭看時,忽然—處的
    火焰熄滅,於是大減:「在那裡!在那裡!」那裡火焰熄滅,這邊也
    跟熄滅,瞬時,連著幾處火焰相繼熄滅,群眾大恐,紛紛叫嚷:「有—鬼,有鬼!」
    其實那裡有鬼,原來芮瑋躍起時不踢人卻踢他們的火焰,火焰
    踢爛便再也點不亮。
    頓飯時間大半島民的火焰熄滅,這時天色全暗,火焰熄了漆黑
    一片,彼此面貌很難看的清楚,芮瑋混在人群中也沒有人發現。
    趁著群眾惶恐不安的時機,芮瑋走出人群的包圍,外面再無—
    人阻擋,芮瑋辨定海岸的方向。急奔而去。
    眼看快要奔近海岸,只要走過一堆岩石就是沙灘,但那推岩石
    又廣又長,穿過去以芮瑋的足程也要一段時間。
    芮瑋心想走到岩石中便不易被追敵發現,當下快步走進,走了
    十八步,霍然四周火把亮起,照明芮瑋的位置,芮瑋大驚,不知是
    誰預先埋伏在這裡。
    只見火把插在岩石上,火把下走出十三人,有陸文蘭、原氏兄
    弟、奪魄、勾魂兩使者,其餘的個個挺胸拔背,氣勢雄偉,顯然手
    底下都有功夫。
    芮瑋道:「葉士謀在嗎?」
    陰暗處一人道:「當然在!」
    那人就是葉士謀,葉士謀走進亮光處,一步一步向芮瑋面前走去,離開三丈站定,冷冷
道:「我算定你要逃這裡,嘿嘿!果然不錯。」
    芮瑋威風凜凜道:「我怎麼來就怎麼去,誰敢阻攔便是死敵!」
    葉士謀大聲道:「本島精銳在此,你有本領再闖出十三鐵衛的圍捕,本島主就佩服
你。」
    芮瑋道聲:「這有何難!」
    倏地一步踏出,飛身躍出,葉士謀大喝:「喂暗青子。」
    十三鐵衛軍已握好暗器,
    頓時四周布下一道暗器,聞聲不射芮瑋卻向空中射去。
    芮瑋不能闖出躍回原地。
    葉士謀哈哈笑道:如何?姓芮的還是乖乖就縛!」
    芮瑋心想躍起時他們捉不定方位逃出不難,現在卻不管自己方位何在,僅自一當躍起就
布下暗器網,這樣一來四面八方被堵,迷不住敵方眼神,不能乘隙逃出。
    芮瑋不言不語候地躍起,但他快,葉士謀叫的更快,道聲「射!」暗器便如飛射雨入空
中。
    芮瑋一落地毫不停留重又躍起,連躍七次,葉士謀跟著叫七次「射!」
    每次呼叫毫不落後,以致七次
    芮瑋背著呼哈娜飛躍空中大大吃力,七次下來氣喘吁吁,站在原地暗自調息,葉士謀見
狀笑道:「死了逃出的心,你再不就縛我一聲令下,暗器全向你射來,或許射不到你,但你
背後的呼哈娜就難免不中啦!」
    芮瑋調好氣息,大喝道:「教你們看看飛龍八步的厲害。」
    話聲剛畢,一步踏出,身形不見。
    葉士謀照舊叫道:「射!」十三鐵衛根本不看芮瑋此何處,盲目將暗器向空中射出。
    芮瑋躍在至暗器邊沿,倏地腳如轉輪交互踢出。
    只見暗器一一被他踢得四下散飛,反射至十三鐵衛,十三鐵衛大驚,舉起兵刃「噹」
「噹」拔落。
    暗器落完,芮瑋已經逃走了,葉士謀驚的目瞪口呆,好一會才自語道:「這是什麼功夫?
這是什麼功夫?……」
    芮瑋用飛龍八步最後一招逃出合圍後,不自覺地朝沙灘奔去。
    他邊走邊喘著大氣,因那最後一招在飛龍八步威力最強,但施出最損功力,一時難恢復
過來。呼哈娜見無追敵,低聲道:「讓我下來。」
    芮瑋停住,呼哈娜鬆開手臂站到地下,掏出手絹背拭芮瑋額頭汗珠,憐惜道:都是我害
你累成這樣……」
    芮瑋搖頭道:沒關係,你看附近有沒有人?」忽然一人走出岩石,柔聲道:芮大哥,青
兒等在這裡。」
    芮瑋大喜道:「你替咱們備好船了嗎?」
    呼哈娜奇怪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芮瑋向葉青笑道:「你給我鋼鋸時,我就猜到你會在海邊接應我,但不知在何處接
應……」
    葉青苦笑道:「大哥就要走麼?」芮瑋道:你們等等,我去將簡懷萱再救出來。」
    葉青道:「不用了,萱妹早已候在船中。」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