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玄錄
第四六章 恩怨難

    郭少峰聞言大喜,說道:你真能幫我解去二十多年來的痛苦枷鎖?」
    芮瑋道:小弟深曉各種毒物的毒性,要解巨毒並不為難。」
    郭少峰欣喜得不由流下淚來,聲音微微顫抖道:謝天謝地,想不到少峰也將有不痛苦的
一天……」
    芮瑋暗暗歎息,心想這二十餘年來,他被巨毒纏身,日日不能安寧,痛苦是可想而知。
    郭少峰道:咱們好久開始?」
    芮瑋道:事不宜遲,小弟這就替你著手除毒。」
    郭不峰道:待我先把歸真的屍體埋葬。」
    只見他虔誠的抱起歸真,找到一處好所在,挖個大坑,又恭恭敬敬將歸真放進坑內,忙
了兩個時辰才安葬完畢。
    芮瑋一側旁觀也不插手幫忙,心想他在谷中殺了數百人,恐怕是第一次葬埋被害的人,
這種轉變表示他的本性還是善良的。
    芮瑋讓他一人忙碌,意在使他心安理得。
    當天時辰已暗,醫治不便,一夜安息無話。第二天清晨,芮瑋用金針過穴法開始替郭少
峰療毒。
    要知金針過穴法此術最易驅毒,醫家會此術者可說絕無僅有。芮瑋拿出制好的解毒丸喂
郭少峰眼下,到第三天他的毒傷就全解了。
    這天郭少峰精神甚壯,臉上充滿笑容說:「小兄弟,我老哥還有這麼一天,可見蒼天憫
人,自今後老哥也不枉殺世人了。」
    芮瑋心中大慰,心想懲戒一個惡人還不如勸善,自此爾後武林邪劍已除,更且多了一隻
正義之劍。
    郭少峰又道:「小兄弟,你把我從地獄救轉,這種恩惠如何能報?」
    芮瑋道:「你只要不殺好人,除暴安良,比再怎樣謝我都好。」
    說著從杯中掏出一匕首,遞給郭少峰,郭少峰接到手中,十分不解,問道:「你給我這
把匕首做什麼?」
    芮瑋道:「小弟有一事求你。」
    郭少峰慨然道:「別說一事,就是十件事老哥無不從命。」
    芮瑋歎道:這件事怕你下不了手!」
    郭少峰大聲說道:「什麼事,要我殺人麼,哪一個?小兄弟認為該殺的人定然罪無可
赦,我要下不了手,不得好死!」
    芮瑋搖手道:「賭什麼咒,快快收回。」
    郭少峰笑道:「好,你說到底要殺什麼人?」
    芮瑋指著左眼道:「你用匕首將我這隻眼睛戮瞎,快,我決不怪你。」
    郭少峰驚得匕首「噹」的落地,胸色慘變道:「為……為……什……麼」
    芮瑋淒測道:當年大師伯不知,無意傷了你的眼睛,使得你痛苦二十多年,這種仇恨你
不能不報,但是我的大師伯他年紀老了,又死了愛妻,自居墓中伴著妻骨度日,他不能再接
受你的報復,我年青力壯,瞎了一隻眼睛沒什麼要緊,長輩有勞,弟子服之,你就成全我這
番心意吧!」
    郭少峰想起小兄弟勸自已不要殺人報仇,當時自己答應不殺人,但那一劍之仇不能不
報,自己說的那麼肯定,以致小兄弟才有現在的舉止,小兄弟對自已有再造之恩,這傷目之
恨還能再報嗎?但若不報二十餘年的苦熬,為的什麼,不就是為了有一日練劍成功,重出江
湖,找回一目?
    這恩仇兩事在他心中相互衝突,煎搾,不由令他為難的號陶大
    哭出來。
    芮瑋流著淚道:「張玉珍是大師伯的師妹,他事先決不知你身中
    巨毒,更不知那巨毒是張玉珍害的,只因他路過碰到,見你要殺他
    師妹,焉能不伸之以援手呢?
    「要是他知道你因毒性發作不能防守決不會出手凌厲一劍,事有
    那麼湊巧,就那一劍競將你眼睛戮瞎了……」
    這事芮瑋並未目睹也未聽劉忠柱說過,但按郭少峰的敘述猜測
    出來,心想大師伯是個仁慈的人,經過一定是這樣的,他不會助紂
    為虐,因他早知張玉珍不是好人。
    事實也是如此,芮瑋的猜測並沒一點錯誤。
    只聽芮瑋又道:但這大錯鑄成,無法挽回;等大師伯知道其中
    原委悔之已晚,今日我來承當這罪過,你不要為難,有仇就報吧!」
    郭少峰拾起滿是淚水的頭來,大吼道:「不!不!我怎能向恩重
    如山的小兄弟報這仇恨,你不要說了,我自會去找劉忠柱索還這筆
    仇恨,我不一定勝得了他,讓我死在他的劍下好了。」
    芮瑋抹去淚痕,歎道:你就不能成全我這番心意嗎?」
    郭少峰直擺頭道:「不行!不行!冤有頭,債有主……」
    芮瑋倏地抬起七首掠後一丈,站定道:你不忍下手,我自己來。」
    說著舉起匕首,猛然向左眼戮去。
    郭少峰竭盡內力,高呼:住手!」
    這一呼聲直有山震地搖之勢,不由令得芮瑋停下手來。
    郭少峰心知要阻止芮瑋自傷決不可能,聲音斬釘截鐵道:「你戮
    瞎眼睛,我就立時死在你的眼前。」
    芮瑋一怔,權衡情勢,匕首慢慢放下。
    郭少峰歎道:「你去吧,我答應此後與劉忠柱的仇恨一筆勾消!」
    聽到這話,芮瑋好生感激,激動道:「小弟僅代大師伯感謝你的大量,今後不知你當如
何??
    郭少峰道:「不久我就要離開此地,咱們日後江湖見。」
    芮瑋記掛林瓊菊與簡懷萱,抱拳道:「那小弟告辭了。」
    郭少峰言詞誠懇道:「魔鬼島上不是個好地方,你辦完事後速速離開。」
    芮瑋道:「小弟知道,一當事完,立即離開。」
    說罷轉身而去。
    奔行十餘丈,郭少峰忽又喊道:「小兄弟—一」
    芮瑋回頭道:什麼事?」
    郭少峰搖手歎道:「沒事,沒事,但望咱們再相見時不忘今日的情份……」
    芮瑋聽得一楞,心中感到有點不妥,但有什麼不要也說不出來,一咬牙,飛奔離去。
    沿著舊路來到谷外,第一眼就看到不歸谷口站著兩人,那兩人身著白衣,長髮飄飄,凝
目向著不歸谷這邊。
    其中一人首先發現芮瑋,嬌呼道:「出來啦,出來啦……」
    芮瑋業已看出她是葉青,在她身旁相並站立的是簡懷萱,簡懷萱也叫道:「大哥,大
哥……」
    聽到簡懷萱的呼喚,芮瑋心中大喜,飛奔上前握緊那雙白嫩的纖手,欣喜道:妹妹,你
的病好了嗎?」
    簡懷萱粉臉羞紅,低著頭道:「我的病好了。」
    芮瑋見狀,放開手笑道:「到底是個假大哥,行動不能太隨便呀!」
    簡懷萱仍是低著頭道:你……你…。·還是我的大哥……」
    芮瑋道:「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簡懷萱慢慢拾起頭來,道:「青姐帶我來此……」
    芮瑋這才向葉青望去,笑道:「葉小姐,你好。」
    葉青應聲:你好。」忽地珠淚一滴滴淌下。
    芮瑋一怔,只聽簡懷萱道:「青姐說在這裡可以等到大哥,她說你到谷中去,生死不
知,放心不下,就來這裡等啦,到今天已等了二天二夜……」
    葉青強作笑容道:「既然等到了,我可以定了,你們好好談談。」
    說完,扭轉嬌軀,姍姍行去。
    芮瑋大是感動,心想只有她知道自已進不歸谷去,人家關心自己的生死枯守此地,而自
己出來招呼也不打一個,只知和簡懷萱說話,難怪令她傷心得流淚了。
    不由快步趕上,說道:「葉小姐,謝謝你……」
    葉青淚珠未幹道:「你不要叫我葉小姐好嗎?」
    芮瑋改口道:「青兒……」
    葉青伸袖抹乾淚珠,笑道:「大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芮瑋連忙應道:可以,可以,只要你願意這樣叫我。」
    葉青滿面春風道:「我求爹,爹就馬上將萱妹治好。」
    簡懷萱走上前來,說道:我好像做了一個長長的的噩夢,噩夢醒來,人事全非……」
    芮瑋問道:「天池府現在怎樣?」
    「娘死了,二哥也死了……」
    芮瑋聲音微怒道:「誰殺死的?」
    簡懷萱痛苦地搖頭道:大哥殺的,大哥殺的!我親眼看見他殺的……」
    芮瑋從牙縫中進出聲音道:好狠的傢伙!」
    簡懷萱低泣道:娘雖對大哥不好,大哥也不該這樣狠心呀,不!從此我再也不認他大哥
了,二哥無罪,他竟連他也殺了。」
    芮瑋道:「他的未婚妻呢?」
    簡懷萱搖頭道:我不知道,劉姐姐本領大不會死的,那天我親眼看見他殺死娘和二哥,
娘和二哥就任他殺,也不知還手……」
    芮瑋暗暗歎道:他們一定事先中了葉士謀的魔心眼術,根本不知還手呀!」
    簡懷萱續道:「當時我嚇呆住了,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個秀才向我走來,盯著我看,口中
說:『懷萱姑娘,你的心呢?』
    「我不知不覺應道:『我的心?在哪裡?』
    「那位秀才說:『你的心丟了……』聽到這話,腦中嗡的一響,就此失去知覺直到前兩
天才醒來。」
    葉青歎道:「那位秀才是我爹爹,他重將你醒轉,你不要再怪他好嗎?」
    簡懷萱幽幽道:「我不知道要不要怪他,青姐,你對我好,我很感激你!」
    芮瑋發覺怎麼不見菊妹,急問道:「林瓊菊呢?」
    葉青低著頭不說話。
    芮瑋大聲向她道:「告訴我,林瓊菊在那裡?」
    葉青遲遲道:「那…那…天求爹治萱妹,爹說一命換一命,芮公子將你救活,爹只救他
妹妹,算報答他的恩德,至於另一女子無故闖到魔鬼島上,該處一死,以示告戒。」
    「我急急求爹說她是你的妹妹,爹不答應說非處死不可,就是見到你也要處死,我怕你
從不歸谷出來碰到爹爹,所以等在這裡,你……你快帶萱妹走吧,船已備好……」
    芮瑋悲痛道:「菊妹死了沒有?」
    葉青道:我不曉得,當天就再沒有看到她……」
    芮瑋轉身飛奔,葉青驚叫道:「你到哪裡去?」
    芮瑋回道:找你爹爹去理論!」
    頃刻奔得沒了影兒,急得葉青差點昏了過去。
    芮瑋漫無目標地狂奔,心中在連連大叫:葉士謀,你敢殺死菊妹,芮瑋必要剝你皮,食
你肉……」
    他奔行甚速,島上守衛看到他來,要攔時,芮瑋就出拳打飛,其勢誰也阻擋不了。
    半個時辰,芮瑋看到一棟森偉的建築,心想:「看這氣派,葉士謀一定住在裡面,不管
對不對硬衝而人。
    來到裡面,找到這棟建築的最大房間闖了進去內房一道高重門深閉,芮瑋一拳打開,大
步走人,叫道:「葉士謀,葉士謀……」
    忽然發覺這間內房是間閨房,當門對是座梳妝台,旁邊坐著一個花衣女子,正在照著鏡
子。
    芮瑋心知走錯,正要轉身而出,花衣女子在鏡中看到,急忙回身呼道:「啊!你來
了。」
    芮瑋見她長的十分美貌,尚美過葉青,卻不相識,道聲:「對不起!」
    轉過身來,猛然看到門前並排站著兩人,攔著去路,身後花衣女子忽然大哭道:你忍心
再拋棄我嗎?」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