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 失心女

    大掌櫃指著小老頭道:「這就是我們的大老闆。」
    林瓊菊萬想不到身旁其貌不揚的小老頭果真是藥王爺,神情凜,恭敬道:「十斤何首烏
治不好,那什麼能治好我大哥?」
    小老頭道:「你把他帶到裡面來。」
    說著當先走進鋪內。
    林瓊菊扶著芮瑋下馬,芮瑋不便行動,一直沒有下馬,大掌櫃引著他倆人向鋪後行去。
    這鋪後的地方很大,有園有池,在鬧區忽見此地,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沿著花圃走到—間整潔無華的房子前,小老頭坐在裡面閉目養神,大掌櫃帶到這裡,悄
悄告退。
    林瓊菊扶著芮瑋進屋,將芮瑋安坐椅上,站立一側。
    小老頭張開眼來,笑道:你也坐啊!」
    林瓊菊搖著頭道:「我大哥要請……」
    小老頭接口道:「姑娘別錯會意,小老頭可不會瞧病。」
    林瓊菊道:「那你怎知十斤何首烏也治不好我大哥的病?」
    小老頭道:「這個麼,簡單得很,你大哥面膛隱隱發黑,這是毒發現象,誰也看得出,
何首烏雖然珍貴卻不能解毒,這是更簡單的道理。」
    林瓊菊不悅道:「那你請咱們進來做什?」
    小老頭笑道:「我鋪內有幾名醫生就快來了,待會他們來了替你大哥看看,說不定就能
配出一方解藥來。」
    林瓊菊道:「我大哥身中巨毒,就請你配一方解藥吧。」
    小老頭哈哈笑道:「我我那成,我對醫藥一竅不通。」
    林瓊菊冷笑道:「一竅不通,萬竅通,藥王爺,你還裝什麼?」
    小老頭臉色候變,冷冷道:「誰教你們來的?」
    林瓊菊憂急芮瑋的毒傷,怕就要全部發作起來,說話間無法心平氣和來談,這時確定對
面是藥王爺,大哥的救星,不得不心靜,恭敬中札道:「是咱們大師伯指點來見老前輩。」
    小老頭道:「你們大師伯是誰?」
    芮瑋插口道:大師伯姓劉,名諱上忠下柱。」
    小老頭臉色頓緩,笑道:「原來是他,過來,過來,讓我瞧瞧你毒傷如何?」
    芮瑋近身上前,小老頭又道:「他倒還沒忘我,給我找生意上門,把你手伸了來看看。
    芮瑋將烏黑晶亮的手掌伸出,小老頭輕輕用手捏了捏「晤」聲道:「這毒傷不輕啊?」
    從懷中摸出一隻小銀簪,一管戳進芮瑋的掌心內,停了一刻捆出來在鼻端直嗅,嗅了一
刻臉色又變,搖頭道:這毒我也沒法解。」
    林瓊菊大急道:怎麼沒法解?」
    小老頭茫然望著牆壁道:世上毒藥種類繁多,我那能全部解得。」
    林瓊菊大聲說道:「大師伯稱你聖手如來藥王爺,說只要找到你,大哥的毒傷一定能治
好。」
    小老頭喃喃自語道:「劉大哥,怨我無法救你師侄,誰教他中的是我師兄獨門毒
藥……」
    林瓊菊嚷道:「你一定能治我大哥毒傷,你既稱藥王爺,決不會治不了,你不能推辭,
你不能推辭……」
    說到後來神情有點瘋狂起來,要知芮瑋的性命比她自己的性命還重要,滿心以為找到藥
王爺就好了,那知千里迢迢起來,落得一句回話「沒法治」,怎教她生受得了。
    小老頭被她嚷得坐立不安,候地站起,怒道:「我就是治得了也不能治,你們快快走
吧。」
    林瓊菊慘笑道:「那你是故意不救我大哥啦?」
    小老頭硬著頭皮道:正是,你向你們大師伯照實說,我對不起他就是,他要絕幾十年老
交情,我也不能治。」
    林瓊菊哈哈笑道:「為什麼?」
    小老頭寒著臉揮手道:「快走,快走,多問無益,別耽誤時間,你大哥尚有三日可活,
盡快去想他法救治吧。」
    林瓊菊神情絕望道:「我大哥真的只有三日可活了嗎?」
    小老頭道:我的判斷決不會錯,快去想別的法。」
    林瓊菊冷笑道:「三天內還有什麼法子可想,大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一掌趁早劈
死我吧!」說著門戶不守,一拳向小老頭要穴捶去。
    這拳捶中勢必要了小老頭的性命,小老頭見他出手這麼狠辣,怒道:「你不要命麼?」
    左手擋住那拳,右手指向林瓊菊要穴點去,看要點到了,倏地收手,大聲道:還不快
走!」
    林瓊菊彷彿不知適才從死亡邊緣上轉了一圈回來,仍是毫無防備的一拳向小老頭打去,
口中在道:藥王爺,你早早打死我,成全了我吧。」
    小老頭怒火中燒,揮手點住林瓊菊麻穴,「咕冬」一聲,林瓊菊結結實實的摔倒地上,
動彈不得。
    芮瑋看到這裡,驀地奮起全身之力站立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到林瓊菊身前,彎下腰去,
將林瓊菊抱在懷中。
    林瓊菊身子不能動,卻叫道:「大哥,你不能出力!」
    小老頭怒道:「你找死麼?嫌死得不快麼?」
    芮瑋一句話不答,凜然生威的抱著林瓊菊向藥鋪外緩緩行去,小老頭亦步亦趨的跟在身
後,不停地道:「快別用力,快別用力,放下她,放下她……」
    要知芮瑋手掌上的毒業已散發全身,只要用力,毒散得更快,一攻到心臟,立即畢命。
    林瓊菊知道大哥死意已決,心想:「反正自己陪他一死,他好久死,我也就死,何必再
多擔心?」
    當下心中泰然,伏在芮瑋懷中,安靜不動。
    漸漸走到藥鋪門外,小老頭大聲警告道:你這樣出力走,百步不到必然喪命。」
    芮瑋回頭喘著氣,道:「多謝閣下關照。」
    說完這句話,再走—步也覺困難,只見芮瑋抱著林瓊菊站在道旁,那一步良久踏不出
去。
    忽聽遠處人有嚷道:失心女,失心女,快來看失心女……—」
    芮瑋心想:好奇怪的名字,怎會有人叫失心女?」
    小老頭跟在芮瑋身後道:我雖不能將你毒傷治好,但還可幫你抑止毒氣,教它再過—月
不發,其間你可去求別救治。」
    芮瑋根本沒聽小老頭在說什麼,只是在想失心女那個怪名字。
    但見一大堆人擁來,中間不知圍著何人,圍著的人窮叫:「大家快來看失心女……」
    走得離芮瑋近了,芮瑋可聽中間被圍處,一女子聲道:「我的心,我的心,我的心在那
裡……?
    芮瑋一聽這聲音好熟,心想:這失心女是誰,我認得她嗎?」
    小老頭仍在道:「你大師伯是我老友,我不能完全不顧你,快跟我進去。」
    驀地圍觀眾人齊聲大叫,抱著脖子紛紛散開,其中—散到芮瑋這裡,站立不穩.摔倒地
上。
    小老頭怕他碰到芮瑋,將他扶起,忽地看到他頸中傷口,驚呼道:「啊,牛毛天王
針。」
    芮瑋聽到「牛毛天王針」這五字,心中猛地一震,但見群眾散去,可見被圍的失心女蹣
跚的行在路上。
    只聽她邊走邊道:「我的心,我的心,我的心在哪裡?』,芮瑋仔細向她看去,只見那
失心女長得十分嬌美,穿著一套襤褸的白綢衣褲,芮瑋越看越覺面熟。
    忽地認出失心女,膝下一軟,呼道:「你……你是……」
    話聲未完,雙膝「砰」的跪倒地上。
    ------------------
  王家鋪子 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