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藥王爺

    林瓊菊睡了一夜,穴道自解,朦朧醒來。
    芮瑋聞聲道:「菊妹,你醒了嗎?」
    一句話說完,腦中「嗡」的一聲,巨痛忽起,忍不住呻吟起來,林瓊菊驚得睡意全去,
急忙扶在棺邊,問道:「大哥,大哥!怎麼啦?」
    芮瑋斷斷續續道:「我……我……頭……好……痛……」。
    活死人輕歎一聲,一指點住芮瑋麻穴,使其昏睡過去。
    跟著伸手棺內,按在芮瑋胸前,慢慢推揉。
    林瓊菊不放心道:「前輩,我大哥不要緊嗎?」
    活死人沒有理她,繼續作全身各部位的推揉,但推行的方向全朝芮瑋手部推去。
    林瓊菊見狀知道嚴重,不敢再問話。
    半個時辰過去,活死人頭頂直冒蒸氣,接著全身也絲絲白氣冒出,頃刻他的四周全被白
霧罩住。
    林瓊菊此時看不見棺內的情形,那灼熱的蒸氣把她薰得香汗淋漓,不由退後了一步,口
中卻在喃喃默禱。
    只見那白色的蒸氣越來越多,灼熱的感覺越來越甚,林瓊菊又退了二步,忽覺身後被一
物擋住。
    她心知是另具石棺,此時天已大亮,不覺害怕,被蒸氣薰得久了,感到站立不穩,便伸
手向後欲扶住那石棺頂。
    在她心中確知那石棺蓋得好好的,但覺雙手一按下去,按了個空,這完全出乎意料之
外,力已用實,收勢不住,直按下去。
    按到棺底才止住下倒的身子,林瓊菊嚇得花容失色,心道:「這石棺好久開的?莫非也
是空的?」
    回過身來看去,只見石棺棺蓋打開一旁,棺內黑黝黝的,但仍可見—套女子的壽衣散置
棺底,顯然這棺本來並非空棺。
    一股霉氣從棺內散出,那霉氣正是死人的味道,到這時林瓊菊嚇得低聲一呼。
    這呼聲沒有驚動活死人,這時他全神用功,就是泰山崩於前也不覺得。
    林瓊菊止住抨抨亂跳的心,定下神來。
    她用心思索:這棺決不會昨晚開的,活死人把這棺安置身旁一定是他極親近的親人,莫
非是他妻子?」
    「要是他妻子的靈樞怎會讓人打開,更不會自己打開,他絕不會傻得去驚動業已蓋棺的
死人?」
    「那會是誰打開的呢,棺內只剩壽衣不見屍骨,顯然那人開棺的目的在盜取屍骨,會是
誰要盜他妻子的己骨?」
    林瓊菊想不出原因,又不敢這時向活死人講,知道活死人在跟芮瑋療傷,驚不得。
    她又想:「這棺好久被打開的?」
    「在活死人防備時,盜取屍骨的人一定不敢進來開棺,縱然活死人睡時也不敢進來偷
盜,除非活死人死在這墓中才敢進來,否則以活死人的武學造詣,誰有這大的膽子?」
    漸漸墓內的白霧消散,微聞活死人在低低喘息,林瓊菊回道望去,見他握著芮瑋兩隻手
臂,閉目用功。
    林瓊菊看芮瑋的手臂,不由又是低聲驚呼,因這時芮瑋兩隻手臂漆黑如墨,樣子好不怕
人。
    但見活死人的手掌緩緩下移,每移一寸,芮瑋的手臂上立刻白出—寸,而臂肘以下是更
加黑了。
    林瓊菊才知芮瑋身中巨毒,活死人在運用玄門內功替大哥驅毒,等到將黑氣全部逼到手
掌上,放出毒血,大哥的毒傷自然而愈。
    她兩次驚呼,沒有絲毫驚動活死人,尋思:「這時活死人全神貫注不是跟死人一樣?莫
非盜取屍骨的人就在活死人替大哥療毒時偷偷進來?」
    仔細回憶前半個時辰內的動靜,似乎聽得身後有些聲音發出,但因注意活死人在替大哥
療傷的情形,沒有在意。
    過了片刻,活死人喘了—口大氣,揮汗道:「總算大攻告成。」回首喚林瓊菊道:「小
姑……」
    倏地看到石棺打開,臉色大變,搶上前,扶在空棺旁,淒厲的叫道:娘子!娘……」
    他伸手抱起棺內的壽衣就好像抱著娘子的遺體一般,回過身來,向林瓊菊望著。
    林瓊菊見他淚如雨下,神情好不淒苦,但在那淒苦的神情中,卻又懷著無比的悲憤,不
由林瓊菊看得害怕起來。
    她知道活死人看她的意思是在詢問自己,吶吶道:「前輩……前輩……在用功時,
那……那人進來的……」
    活死人一聲大吼,道:「那人是誰?」
    林瓊菊被他這大吼,嚇得不寒而慄,顫抖道:我……我……不知道……」
    活死人怒極罵道:「你是死人麼,為什麼不知道,快說是誰將我娘子盜去?」說著雙目
噴火,恨不得馬上碎屍那偷盜的人。
    林瓊菊害怕之下,再被他這樣惡狠的—罵,委屈的哭泣起來,這—哭如江海氾濫,不可
遏抑。
    活死人忽然仰天大叫道:「張玉珍,張玉珍,我知道是你,我知道是你……。」
    只見他抱著壽衣衝出墓道,人已出墓,那餘音裊裊,仍在迴旋:
    「我知道是你,我知道是你……」
    不錯!那盜取屍骨的正是一燈神尼,她早就發現人墓的機關,但因活死人天天守著無法
盜取。
    昨夜她故意探測入墓的方法好教活死人提防。
    其實活死人和芮瑋一夜的談話,一燈神尼躲在照光處聽得清清楚楚,活死人以為她離
去,但她離去後又悄悄轉回,竟未教活死人發覺。
    到得活死人替芮瑋療毒傷時,這是大好的機會,開機關進墓,再開棺盜骨,這一切動作
輕巧無比。
    當時就是林瓊菊發覺了,也不過白送一命,一燈神尼一掌將她打死滅口,活死人用功時
也無法知道。
    林瓊菊這一陣好哭,把數月來的辛酸哭得乾乾淨淨,好一會才慢慢止歇,抹去淚痕,不
見活死人。
    想起大哥不知怎樣了,走到棺邊,只見大哥仍在沉睡,兩隻手掌黑晶發亮,心知大哥身
中巨毒全被活死人用內家真氣逼到這裡。
    當下拔出一根髮釵,從芮瑋的十指心一一戳進,頓時從指心處血液直流,那流出的血液
如墨汁一般。
    漸漸芮瑋兩隻手掌由黑轉白,那流出的血液也漸漸停了,因指心傷口結出濃疤,血液不
再流出。
    林瓊菊心上放下一塊大石,以為芮瑋的毒血流盡,那知片刻後芮瑋的手掌又漸漸轉黑。
    盞茶後,芮瑋的手掌恢復原來的黑晶色。
    林瓊菊大驚下,用髮釵再將芮瑋的十指心重新戳破,只見流出的又是墨汁般的毒血。
    毒血流盡,手掌轉白,但盞茶後卻又轉黑,這次林瓊菊不敢再戳破芮瑋的指心,心知芮
瑋身中之毒為天下奇毒,非常法所能治癒。
    倘若再戳破,徒然損失大哥的血液,於大哥的健康有影響。
    林瓊菊束手無策,心想要是活死人在這裡一定有法救活,但活死人走了。怪自己粗心,
讓人開墓盜去屍骨尚不知道,否則發覺得早,屍骨未盜,活死人也不會走的。
    她擔心之下,把芮瑋的毒傷未癒全怪到自己身上,越想越是惱恨自己,不由又嗚咽起
來。
    她蒙頭在棺旁痛哭,也不知哭了多少時候,芮瑋麻穴自解,醒來道:「菊妹,你哭什
麼?」
    林瓊菊哽咽道:「大……大哥……你……你的毒傷……』』芮瑋看到手掌,果見活死人
把毒逼到此處,笑道:「菊妹,你別擔心,我的傷不要緊。」
    林瓊菊搶起梨花帶雨般的面容,輕搖螟首道:「我不值,我不信,這麼厲害的毒傷會不
要緊?」
    芮瑋道:「這毒雖厲害,天下只有一人能救我。」
    林瓊菊道:「是活死人嗎?他……他……走了……」
    芮瑋道:「大師伯去那裡?」
    林瓊菊道:「他是你大師伯?」
    芮瑋點頭嗯了一聲,林瓊菊將剛才的經過一一說去。
    芮瑋歎道:「那盜取屍骨的一定是一燈神尼!」
    林瓊菊又哭了出來。
    芮瑋勸道:「別哭,別哭……」
    林瓊菊道:「大師伯走了,天下還有誰能救大哥?……」
    芮瑋道:「大師伯並不能治我毒傷。」
    林瓊菊停一哭聲,道:「那能救大哥的人是誰?』』芮瑋道:「你不認識,那人名叫聖
手如來藥王爺。」
    林瓊菊心急道:「咱們這就去找他吧。」
    芮瑋道聲好,一躍而起,忽覺身體輕靈如常,本再受背後傷口影響,大覺奇怪,暗忖:
「怎麼一夜之間,內傷全痊了?」
    仔細一想,恍然大悟,原來活死人用內家真元之氣替芮瑋收毒,連帶治好他的內傷。
    要知真元之氣,為習內功者最寶貴的內氣,耗損多了,於身體大有損害,但於被治者卻
獲益良多。
    別說芮瑋的內傷已被治好,尚有另一宗好處芮瑋還不知道,就是他的內力比平日增加不
少。
    芮瑋暗暗感激大師伯,見師母的棺蓋打開一旁,抱起它來重新蓋好,只覺那棺蓋重逾千
斤,不禁暗佩一燈神尼功力了得,竟能開此重棺而未教菊妹知覺。
    芮瑋與林瓊菊攜手出墓,林瓊菊問道:「藥王爺住在何處?」
    芮瑋伸手懷內摸出那張地圖,交到林瓊菊手中道:「大師伯將他住處載在圖中。」
    林瓊菊展開圖才看一半,芮瑋道:「咱們去看看紅袍老前輩。」
    心中隱隱覺得有股不祥的意念,飛快朝那座小紅屋的方向奔去,來屋前,只見紅門倒
塌。『芮瑋搶進紅門,呼道:「老前輩,老前輩……」
    林瓊菊也覺得事情不妙,頃刻芮瑋走出,懷中卻多了一具腦袋破裂的屍體,林瓊菊上前
喚道:紅伯伯,紅伯伯……」
    芮瑋神情木然道:「他死了,是—燈殺死的。」
    林瓊菊氣憤和咬牙切齒道:為什麼?她為什麼殺死紅伯伯?」
    芮瑋流下兩行淚珠,緩緩道:「因……因為紅伯伯傳了我一套飛龍八步。」
    驀地想起藍髯客,大叫道:「還有他!」
    縱身而起,直向藍髯客的居處奔去,遠遠便見那棟藍色的屋宇燒得牆傾屋倒,青煙仍一
絲絲的向天上飄。
    那藍衫大漢橫臥屋前廣地上,四周躺著腦袋全已碎裂的女弟子,情狀甚為淒涼、怕人。
    芮瑋流著淚抱起藍髯客,只見地上寫著七個大宇:「誰教你與我作對?」
    芮瑋仰天大呼道:「—燈賊尼!他那裡跟你作對啦?」
    他緩緩放下藍留客的屍身,跪在地上道:「難道僅為了前輩傳我—套化神掌?」
    霍然伏地大哭,林瓊菊見到四周的女弟子,想起數日前她還有說有笑,爭著傳自己絕
藝,如今魂歸離恨天,忍不住珠淚紛落。
    哭了一陣,芮瑋爬起來就在屋前挖了三個大坑,然後恭恭敬敬的將紅袍公與藍髯客埋在
第一、二個坑內。
    林瓊菊將藍圖客的女弟子埋在第三坑內。
    芮瑋蓋好土後,站在墓前,聲音堅決道:「無論如何我要替前輩報仇。」
    他本來還直認張玉珍是一燈神尼,現在認她是個十惡不赦的賊尼了。
    芮瑋與林瓊菊下了點蒼山,林瓊菊脫去皮裘道:「咱們先去開陽。」
    開陽地處貴州,在那時為一繁榮的市鎮,芮瑋道:「開陽作什?」
    林瓊菊笑道:「去找藥王爺啊!」
    芮瑋吃驚道:「找藥王爺?」
    他以為聖手如來隱居的地方一定是不知名的深山大澤,才教人們數十年來沒發覺他,那
想到會隱居在最熱鬧之地—開陽市。
    林瓊菊道:「藥王爺隱居的另外四個居處,都是極知名的鬧市。」
    芮瑋失笑道:「大隱於市,我以為藥王爺在深山大澤隱居,真是大錯而特錯。」
    開陽最有名的藥鋪,開在城中心,招牌是小小藥鋪,然而這藥鋪一點也不小,門面之
廣,生意之隆,當可改為大大藥鋪。
    鋪上來了兩位衣飾珍貴的少年男女,那少年男子雙手插在袖口內,就是下馬也不抽出。
    那女子貌美似花,和那男子一般騎著一匹駿馬,下馬走到鋪上,嚷道:「找你們大掌櫃
的。」
    櫃台上走下一位白髮白鬚的龍鐘的老頭,瞞珊的迎上前來道:
    「我就是大掌櫃。」
    那女子笑道:「那你一定是老闆啦?」
    老頭道:「可以這麼說。」
    女子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那有可以這麼說的道理。」
    老頭道:「客官找老闆有何貴幹?」
    女子指著身後男子道:「咱們是京裡來的,有極大的生意找你們老闆談談。」
    老頭見那男子雙手老是擺在袖內,神秘莫測,心想莫非是大內派來的,恭敬道:「多大
生意,找我談一樣。」
    女子笑道:「你能做得主嗎?」
    老頭道:「千把兩的黃金沒有問題。」
    女子纖纖十指一伸,老頭道:可是一萬兩的生意?」
    女子搖頭道:「十萬兩。」
    老頭聽到這個數字,眼睛一瞪道:真有這麼大的生意?」
    女子道:「你不信嗎?」
    說著有意摸摸發邊的玉簪。老頭看那玉簪發出暈暈光彩,少說也可值個干兩金子,心想
一個發上的小玉簪便如此珍貴談個十萬兩生意一定不會假的。
    老頭遲疑了一陣,道:「我雖是這店的老闆,但這票生意我不能作主,需找咱們的大老
板談談。」
    女子笑道:「還有大老闆?可是老闆上的老闆?」
    老頭不苟言笑道:咱們這小小藥鋪共有五號,每號有個老闆,大老闆則總管五處,大的
生意就要找他說。」
    女子格格笑道:「果然是老闆上的老闆,喂!大老闆在不在這裡啊?」
    老頭硬板板的搖頭道:「不在!」
    女子笑容頓斂,老頭又道:「你到大竹、湘潭、南陵、巨野四個地方的小小藥鋪去看
看。」
    女子眉頭輕蹙道:「難道你說不准大老闆到底在那裡?」
    老頭道:大老闆五處地方各處走走,誰也無法斷定他高興到那裡。」
    女子回身向攏著袖口的男子道:「大哥,咱們去大竹。」
    半年後,這對男女跑遍了大竹、湘潭、巨野這三個地方,都未找到小小藥鋪的大老闆,
最後只剩下南陵這個地方了。
    南陵在浙江,到得浙江境內,女子道:「大哥,這次一定能找著男子有氣無力道:「菊
妹,多虧你……」
    話未說完,已無力接下。
    原來這對男子就是求醫的芮瑋與林瓊菊,林瓊菊知道隱於市內的人最忌有人專誠拜訪,
便裝京裡的買賣人,以隱求隱。
    但十分不巧,連找四處未找到藥王爺,一耽誤就半年之多,芮瑋手掌上的毒止不住,暗
侵全身,弄得身上勁力全失,就是說話也很困難,這一路上就是虧林瓊菊照顧,不然芮瑋再
無餘力來浙江。
    倆人來到南陵鎮上,小小藥鋪亦是座落鎮中心,林瓊菊下得馬來,上前喚道:大老闆在
嗎?」
    這時旭日才升,做生意的時間還沒到,只有一個小夥計坐在台上自個玩著,他抬頭白了
瓊菊一眼,心道:「大清早嚷什麼,誰來理你。」
    林瓊菊又道:大老闆在嗎?」
    忽見身旁走來一人,問道:「你們要買藥嗎?喂,小老鼠招呼招呼。」
    這時小夥計才移動身子,走下台來,問道:「要抓什麼藥?」
    林瓊菊不去理會小夥計,打量身旁那人,只見那人長得矮小、狠鎖,衣著樸素,才是坐
在鋪前躺椅上打盹的一位小老頭。
    林瓊菊以為他不過也是位夥計,便不再打量,向小夥計道:「咱們要買最好的何首
烏。」
    小夥計咋舌道:「買最好的何首烏,我可不敢作主。」
    匆匆走進鋪內,請出一位滿面紅光,衣著華麗的大掌櫃。
    要知何首烏價值不菲,好的何首烏萬金難買,常人問也不敢問,這時有人要買好的,小
夥計唯有趕忙請出大掌櫃。
    大掌櫃仔細看了林瓊菊一會,認為尚有資格購買何首烏,便道:
    「最好的何首烏,我們這裡沒有存貨。」
    林瓊菊道:「那怎麼成,就要買來做藥的啊!」
    大掌櫃笑道:「這裡雖沒有,就能拿來,姑娘要買幾錢?」
    林瓊菊五指一伸道:五斤。」
    大掌櫃笑道:「姑娘說笑了,做藥的那要得了五斤。」
    林瓊菊寒著臉道:「我大哥病重非要五斤不可。」
    大掌櫃見她說得認真,慌忙道:「一下哪收得到五斤最好的何首烏?」心想:「何首烏
珍貴無比,就是全浙江的藥鋪也湊不出五斤來。」
    林瓊菊道:「小小藥鋪名重四方,那會收不到五斤何首烏,找你們大老闆來。」
    猥瑣的小老頭忽道:「坐在那馬上的可是姑娘的大哥?」
    林瓊菊點了下頭,又道:「你們的大老闆在不在?」
    大掌櫃笑道:「在,在。」
    小老頭歎道:「就是十斤最好的何首烏也治不好你大哥!」
    林瓊菊聞言一驚,心想大哥坐在馬上,他便知大哥的病用何首烏治不好,莫非他就是大
老闆藥王爺。
    ------------------
  王家鋪子 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