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 活死人

    芮瑋與林瓊菊手牽手行在茫茫白雪上,四望無人,一路芮瑋由林瓊菊口中得知她幾日來
與藍髯客的女弟子處得甚好。
    林瓊菊歎道:「她們個個身懷一種絕藝,有的會彈琴、吹簫;有的會詩書繪畫,更有的
精擅刺繡,至於武功皆都不弱,她們每個將絕藝傳我,我一時學得那麼多!」
    芮瑋道:她們的絕藝可全是藍髯客傳的?」
    林瓊菊點頭道:我真想不到那個藍鬍子大漢那麼多本領,難怪他的弟子皆甘心在這雪嶺
上跟他學藝,他的本領實在了不得。』』芮瑋笑道:你既然羨慕藍髯客的本領,也跟他在這
雪嶺上學藝吧。」
    林瓊菊搖搖頭沒有吭聲。
    走了好大一大段路,林瓊菊才道:「大哥若要我與你分離,天下再有趣的事也吸引不了
我。」
    芮瑋一怔,暗道:這怎麼是好,倘爾後當真難分難捨時,如果再勸她與簡召舞相好,
啊!我得疏遠她,莫要做蠶自縛,多生煩惱。
    芮瑋避免和她再說話,默默向西南方趕去,.原來一燈神尼所住的尼庵,藍髯客已告訴
了他。
    一個時辰後來到一座尼庵前,只見那座尼庵黃磚砌成,氣宇宏偉,不下一座廣大的廟
宇,門前一牌泥金橫願,書道:「湘妃神尼」。
    神尼前蒼松數株,地上白雪打掃得乾乾淨淨,芮瑋呼道:「晚輩芮瑋求見神尼!」
    叫了數聲不見有人出來詢問,正待前去敲門,內裡忽傳來柔和的女子聲道:八劍學全沒
有?」
    芮瑋知是一燈神尼的話聲,老實答道:神尼囑咐,晚輩未能達成,八劍只學六劍,
因……」
    芮瑋正要解釋啞聾二叟去世,兩劍失傳,那女子聲斷然道:「未學全來做什麼?限你盞
茶以內離去。」
    芮瑋哪肯離去,當下將其中原委一一道出,他說的禮敬有加,林瓊菊在旁聽來,心道:
大哥這麼解說,神尼總該諒解大哥不能學全八劍了吧。」
    芮瑋話畢,盞茶時間已過,庵門忽開,走出八個女尼分站四周,接著走出一位中年女
尼,胸接著一大串佛珠,像貌雖已蒼老,姿色猶存,想當年定是位絕色佳人。
    那中年女尼向芮瑋身旁林瓊菊掃過一眼,寒著臉道:芮瑋,你怎麼還沒離去?」
    芮瑋恭身一揖道:老前輩可就是一燈神尼?」
    中年女尼臉色更寒,語調嚴峻的說道:誰是老前輩,前輩就是前輩,還要加個老字,莫
非有意來氣我?」
    芮瑋料不到一個老字惹神尼生氣,其實前輩上加個老字是極具禮敬的稱呼,卻不知—燈
神尼最怕有人在她面前說個老字,於是芮瑋慌忙改口道:「前輩,晚輩見野兒一面,不知她
近來好嗎?」
    神尼道:你管她好不好,我說過的話你敢不聽?」
    芮瑋道:「前輩囑七情魔相傳的話,晚輩記得,只是晚輩見野兒一面就好,不敢多
求。」
    神尼冷哼一聲說道:「念你取得天龍珠治好野兒的腿傷,才給你盞茶時間離去,你不知
好歹還敢留在這裡,不能再饒,快快自行絕去一足,莫要我來動手。」
    林瓊菊不知利害,忽道:「喂!你這位老尼怎麼不講理啊?」
    她見一燈不讓芮瑋見野兒一面,心口已是不悅,心想歷經風霜趕來,再是鐵石心腸,也
該同情,何況神尼還是個出家人;不讓見也就是了,還要芮瑋自斷一足,忍不住心中的氣
忿,衝口道出的話毫不考慮。
    一燈聽林瓊菊喊自己老尼,以為有意,大怒之下,胸前佛珠脫手飛出,直射林瓊菊的胸
口。
    芮瑋大驚,心知一燈的手勁非同小可,林瓊菊要被口非射穿她一個大洞不可,當即拔劍
擋去。
    只聽「噹」的一聲大響,佛珠被芮瑋那一劍串到劍身中,他這—出手劍,用的是無敵
劍,否則無法擋住那串佛珠。
    一燈冷冷道:「好啊!你敢用海淵劍法來擋我佛珠,不讓我殺那丫頭,敢情要自己殺
她,也好,快快動手。」
    芮瑋插回木劍,大聲道:「前輩無緣無故,為何要殺她?」
    一燈怒道:你可是在教訓我?」
    芮瑋恭敬道:「不敢!」
    一燈冷笑道:諒你不敢。」倏地蹬下身,抓起一把松針向林瓊菊射去,但見數十枚松針
帶著疾風向林瓊菊全身要害處射到。
    林瓊菊見小小的松針竟有這等聲勢,眼看只要射到一隻便要畢命,嚇得花容失色,驚呼
一聲。
    芮瑋一旁有備,不假思索,拔劍一招不破劍擋住林瓊菊的身前,頓時松針落人芮瑋布下
的劍幕中,無影無蹤。
    兩次被擋,一燈臉色大怒,喝問道:芮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麼?」
    芮瑋毫不畏懼,道:縱然她有對前輩不敬之處,罪不致死。」
    一燈冷笑道:你要見野兒,與野兒和好,就得替我殺了她。」
    芮瑋搖頭道:「要殺她才能見野兒,野兒知道也不會答應。」
    一燈道:「你不殺,我來殺,倘若你再敢阻止,顧不得野兒怪我,也要殺你。」
    芮瑋歎道:出家人何必盡言『殺』宇?」
    一燈聽他話意,又在教訓自己,氣得尖聲叫道:「數十年沒有人敢再逆我心意,今日竟
有人一再逆我心意,說不得我要大開殺戒了。」
    只見她拔出身後拂塵,一步掠上,向林瓊菊拂去,芮瑋為救林瓊菊,揮劍擋去,一燈大
聲道:今日你只要勝我手中拂塵,不但饒這丫頭一命,野兒任你去見。」
    芮瑋雄心大發,大聲回道:好!」
    展開海淵劍法第一招便是無敵劍。
    一燈見到無敵劍毫不驚懼,拂塵一圈一轉間,芮瑋劍法才使一半,威力全失。
    芮瑋接連使出大愚劍、洪水劍、大龍劍、傷心劍,只見每劍只到一半,便被一燈手中拂
塵輕描淡寫的化開威力,另一半不用再使,已然無功。
    芮瑋萬料不到海淵劍法如此無用,以為一燈的武功超凡人勝,比之紅袍人、藍髯客高出
一大截,至於七殘叟和她比,差得更遠。
    其實芮瑋不知要是能學海淵八劍,融會貫通後,不但不會輸給一燈神尼,還能勝她,這
時只有六劍,不能融會貫通,海淵劍法的威力一成還不到。
    至於一燈為何能將芮瑋五劍輕易化開,原來一燈從胡一刀手中得到海淵八刀刀譜後,改
成劍法苦苦習練。
    那知練了十幾年,雖然練成,和高手一較藝,毫無所用,起先以為自己末練到家,再用
心苦練時,發覺練到極處,自己體內血脈翻騰,內功頓時減了一層。
    一燈想,胡一刀當年說過,傳了自己刀法,不但無用反而受害,此時才信,其後揣摸才
知道這海淵劍法只有男人能練,女人雖能練,但不能練到深處,否則陽勁沖體,損害身體。
    一燈知道這個原因後不再練,但想以後要有人會這海淵劍法,自己怎是對手,於是苦研
破招。
    她將每招劍法揣摸透澈,再一一創出破招,費了十餘年功夫,自認有成,心想以後縱有
人會海淵劍法也不怕了。
    今日試來果然不錯,芮瑋五劍無功,一燈沾沾自喜道:還有一招守勢,芮瑋,你看能否
守住。
    當即拂塵上下翻飛,向芮瑋要害攻去。
    芮瑋不破劍展出,但劍幕才布下三道,拂塵招招而人,直襲當胸,芮瑋大驚失色下,棄
劍一步踏出。
    這一步是紅袍公傳的飛龍八步,一燈只覺眼前一花,芮瑋影跡已失,拂塵具捲到芮瑋那
把玄鐵木劍。
    一燈轉身見荷緯神定氣閒的站在身後,冷笑道:「好啊,你還藏著看家本領。」
    當下也是一步走出,施出「凌波微步」的功夫,手中拂塵隨著步子向芮瑋頸中纏去,芮
瑋頭一低,腳踏飛龍八步,身形飛起時,雙掌「啪」的一響,打出一招化神掌。
    一燈拂塵落空,陡覺頭頂掌風颯颯,抬頭一看無數掌影拍來,不及逸走,拂塵一招擋
去。
    但她這招拂塵出手倉促,並無多大威力,一接芮瑋掌招抵敵不住,唯有撤去拂塵才能自
救。
    一燈為保頭顱,只得將手中拂塵放下,借這一瞬間,飄身逸出芮瑋擊下的掌力範圍。
    只見那把拂塵被芮瑋擊飛,一燈眼看拂塵要落地,一招絕頂輕功搶出,握回那把拂塵。
    拂塵雖搶回亦等於失了一次兵刃,適才芮瑋失劍頓時還以顏色,一燈敗得沒有話說,但
在晚輩面前失掉這面子,惱羞成怒,拂塵一抖,一招絕學攻來。
    芮瑋見她手中兵刃,也不去拾回木劍,心知拿出木劍還不如空手對敵,他這時不敢有點
大意,心道:這一戰決不能敗,當下出身向一燈要害攻去。
    一燈拂塵的招數不知打敗過多少武林高手,今日卻全然無功,原來芮瑋的飛龍八步太過
玄妙,凡她功來的招數,芮瑋皆能輕易閃過。
    反之,芮瑋攻去的化神掌,一燈卻無法閃避,縱然展出凌波微步也無用,要知凌波微步
與飛龍八步同是紅袍公所創,紅袍公創龍龍八步的目的,便在針對凌波微步,其玄妙處遠勝
凌波微步,可惜芮瑋將飛龍八步練得未至精體,否則化神掌至少要打到她一掌。
    打了將近百招,一燈皆是被打的份兒,只見她被芮瑋的掌招逼得步步後退,又過百招,
一燈厲喝一聲:「小子,你欺我太甚!」
    頓見她拂塵一記橫掃,芮瑋悅身掠過,人在空中,一燈又道:
    「今日殺你,怪我不得。」
    只見她身子一蹬,拂塵反背揮出。
    芮瑋在空中看得奇怪,心想將拂塵向後揮去有什麼用,也不深想她的目的,化神掌一招
拍出。
    他心急求勝,只顧化敵,驀覺背心一涼,好似一把利劍刺來,頓時真氣一洩,摔倒在地
上。
    一燈一步走上,右掌直劈芮瑋的頭顱。
    芮瑋只覺得背心奇痛,那來及得抵擋,眼看一燈那掌劈到眼前,不由雙目一閉,暗歎
道:吾命休矣!」
    驀聽一聲低柔、慈祥的聲音道:阿玉,你怎麼又殺人!」
    芮瑋不覺那掌逼來,睜開眼來一看,只見一燈退到丈外,身旁站著一位面目慈藹,長身
飄飄的老人。
    這老人說老不老,只是年紀定然不小,好似神仙人物,明知他年齡甚大,卻看不出老在
什麼地方。
    芮瑋知是他救了自己,迫得一燈撤掌後退,翻身躍起,欲要相謝,但突然背心劇痛,站
立不穩,翻身又倒。
    直到這時林瓊菊才驚呼出口,原來適才一切變得太快,到得芮瑋將被一燈擊斃時,她又
嚇得呼不出聲。
    林瓊菊緩過神來,驚呼中搶上前,扶起芮瑋,在他身後一把扯下一物,芮瑋回頭看去,
原來是一燈那把拂塵。
    一燈反背揮出拂塵那招奇妙無比,芮瑋被她那拂塵射中就如中了一把利劍,尚虧他練了
天衣神功,未曾傷了要害。
    這拂塵拔出頓時鮮血直流,老人上前低聲道:快止氣閉穴。」
    要知背心穴道最多,為人身一大要害,芮瑋雖未深中致命之傷,但那傷勢不輕,著不適
時救治,還是一死。
    芮瑋遵命止氣閉穴,就這片刻芮瑋血流太多,臉色蒼白,林瓊菊嚇和直流眼淚,哭不出
聲。
    老人點了芮瑋幾處穴道,閉住傷穴,再將懷中藥粉敷在傷口,這藥粉十分靈效,頓時結
出一層黃色的濃體。
    「小姑娘別擔心,他沒事了,只要好好休養不要動傷口,一月即愈。」
    一燈在—側靜觀,這時才道:「活死人,又是你來管我。」
    芮瑋聽得奇怪,暗忖:恩公怎麼被一燈叫出這個名字?」以為—燈有意罵恩公,恩公決
不會理,那知那老人笑道:阿玉,你答應不再殺人,只要你不殺人我便不管你。」
    一燈無奈顯得曾經答應過他,說道:我不殺他們,活死人,你該走了吧?」
    活死人搖頭道:「這件事我既管了,就要管到底,我不能走。」
    一燈怒道:你還要管什麼?」
    活死人笑道:阿玉,你別生氣,我就在松樹上觀看,你用拂塵擊傷芮瑋那時,我還準備
不管,但你見他傷了還要殺,就不得不管了。」
    一燈道:「我才不會在你面前生氣,你到底要管什麼,快說出來,這次我還是聽你
的。」
    活死人道:第—,該承認輸了芮瑋。」
    一燈道:我用拂塵他僅空手,尚戰個二百招不敗,果然該算他得勝,我認輸了又有何
妨。」
    活死人道:「第二……」
    一燈嚷道:「沒有第二,咱們說好的,每次你只得管一件事,說話不能不算數。」
    活死人道:「我沒有要管第二件事啊?只是這第二要你記得說話不能不算數,你既承認
輸了,就該讓芮瑋去見你的高徒。」
    一燈歎道:算你厲害,我每次在你手中,就連說話也說不過你,丙緯,別再裝死,快起
來跟我去見野兒。」
    她轉身不進神庵,向左側走去,芮瑋掙扎爬起,林瓊菊小心扶著他隨後而行,活死人跟
在最後仍不離去。
    來到一座雪峰前,只見一道鐵門,一燈掏出鑰匙正要打開,手一碰鐵門,鐵門忽然翻
倒。
    原來這鐵門早已毀壞,只是虛掩著,一燈大驚呼道:野兒,野兒!」
    芮瑋怒道:你……你……竟將她關在這裡……」
    一燈回頭厲色道:我的徒兒怎麼不能關,她不聽我吩咐,竟和喻百龍的徒弟相處一起,
難道不該關麼?」
    芮瑋回道:我是我師父的弟子,又不是壞人,為何野兒不能與我相處一起。」
    一燈大怒道:我說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在一起。」
    話音中走進洞內,只見裡面空空的,那裡有野兒的影子?
    一燈低聲罵道:好丫頭,敢背我偷偷逃走。」
    林瓊菊眼尖,叫道:看,那裡有張條子。」
    一燈搶起那張條子,氣得念出聲道:師父原諒徒兒不是,徒兒去了!
    此去天涯海角,無一定蹤跡,你老人家不要找我。
    倘若芮瑋來此,就說我與他有緣再見……」
    —燈念到這裡,只聽「砰彭」一聲。
    林瓊菊大叫:大哥,大哥……」
    只見芮瑋昏死地上,背後傷口處,鮮血直流……
    ------------------
  王家鋪子 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