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章 斷門刀

    福建名山集天下之大觀,奇峰怪石無地無之,此且不談;論氣概,八閩脊樑的戴雲山可
稱磅礡;論景色,閩北丹崖翠嶂的武夷山可稱秀麗。
    尤其秀麗的武夷山天下無人不知,其實並不全在秀麗而名聞天下,真正的原因是在這山
下有座天下聞名的堡壘。
    這堡壘便是與山西黑堡同時齊名江湖的白堡,只見在武夷山南面的山麓婉蜒著一條白
龍,長約數百丈,近前一看全是白磚徹成的城堡,那每一塊白磚長約五尺寬約三尺高約二
尺,真不知這些整體白磚如何造成?
    是五月端陽的日子,平日冷清的武夷山南麓,這時車馬絡繹不絕,從一清早便有武林豪
俠到白堡來。
    為什麼今日各處武林豪俠趕往白堡來呢?原來白堡每當五月端陽有一個很熱鬧的英雄大
會,堡主胡異凡廣會天下英雄。
    在這會上主要的—個節目便是比較武技,但這比較武技並不是普通英雄大會互相比較,
而是白堡以地主身份向天下英雄挑戰。
    堡主胡異凡向天下英雄宣稱,若有人在一年一度的白堡英雄大會上,勝得過白堡祖傳絕
藝斷門刀,贈黃金萬兩的彩頭。
    這萬兩黃金,並不是一個極大的誘惑,最大的誘惑是能將斷門刀打敗,立時能夠名震江
湖。武林豪俠誰個不愛慕高名,只要能會幾下真功夫的,來年端陽都向白堡趕來,雖然沒有
一個人抱著絕對戰勝信心,但想來觀摩一番也是好的。
    是故一到端陽這日,白堡熱鬧異常。這英雄大會堡主胡異凡已舉行過九次,這次是第十
次,所謂十週年紀念,白堡越發鋪張,比往年更要熱鬧。
    到得中午,天下英雄來了五百多,大宴後,在白堡的廣場上堡來的英雄雖多,下場的卻
少,縱有下場的不用頓飯便能見個勝負,因白堡主主要的目的是看看天下英雄,有沒有勝得
過斷門刀,所以一動手就是斷門刀的絕技,斷門刀共六十四招,六十四招使完,沒有人能打
敗,這場較技就算完結。
    落日時在堡主十八徒弟主持下,共戰百餘場,沒有見到那位英雄在六十四招內勝得過,
看來今年要像往年九次一般,無人能得到那萬兩黃金的彩頭。
    堡主胡異凡心下暗暗得意,心想斷門刀如今雖不是天下第一等刀法,但能不敗已是不錯
的了。
    眼看十八個徒弟個個刀法熟練,來參加大會的雖有年高功深的前輩英雄,亦不能在六十
四招內戰勝,暗忖要是自個下場,六十四招內不要說戰勝,能保不敗都找不出一個。
    正想的得意,突聽大徒弟孕山一聲「啊喲」大叫,圍觀的眾英雄呼喝道:敗了!敗
了!……」
    胡異凡臉色大變,趕忙下場道:是那位英雄得勝?」
    眾英族紛紛圍上前,有人道:不得了!這麼年輕就能將斷門刀打敗!」
    另有人道:更不得了的是他在第十招就得勝了,實在厲害!」
    跟著四下你一句我一句道:「看來斷門刀也不過如此。」
    「斷門刀要想號稱不敗的刀法,看來是夢想了。」
    「以前是沒有能人下場,否則堡主的第二次英雄大會就不用想舉行——。」
    胡異凡聽到這些諷刺的話,內心難過異常,他排開人群走進場中,只見大徒弟垂頭喪氣
的抱著右腕站在那裡,一見著師父,慚愧道:「徒兒無能!」
    胡異凡揮手道:「你下去!」
    大徒弟丁孕山低頭從人群中逸去,另有四處是另四個徒弟在主持,這時早已停下,胡異
凡向他們道:你們四個也不用鬥了,快將各位英雄勸回原位坐好。」
    好一會兒現場的秩序安靜下來,眾英雄靜觀堡主如何處理,是否就要將萬兩黃金送給那
得勝的青年?
    只見胡異凡面對一位二十一、二歲的玄衫公子道:公子尊姓大名?」
    玄衫公子道:姓芮名瑋。」
    原來芮瑋買到一匹好馬,兩月不到便來到福建,見離八月十五尚有二月餘,賞游各處消
遣心懷,得知白堡英雄大會亦趕來參加。
    胡異凡一聽玄衫公子姓芮,心裡便有點不舒服,再見他臉色顯示來意不善,冷冷道:是
你勝我那大弟子嗎?」
    芮瑋更不客氣道:你不相信再叫那姓丁的來戰一次。」
    胡異凡道:我十八個弟子,斷門刀只得四成不到的火候,勝得了他們實在是很平常的
事……」
    眾英雄聽到這話,噓聲大起,顯然堡主話中,有意不承認芮瑋的得勝,敢情捨不得萬兩
黃金的彩頭?
    胡異凡四面一揖道:承蒙各位英雄看得起趕來參加,胡某感激萬分,這位姓芮的小哥將
胡某的徒弟打敗,宣佈得勝,但因斷門刀這門武學胡某的幾個徒弟不成材都末學成,要是他
能將胡某的兒子打敗,才算真能勝得過斷門刀。」
    一位年老的英雄站起道:這樣說來令郎已將斷門刀完全學成啦?」
    胡異凡點頭道:正是,他若能將犬子打敗,胡某才承認斷門刀輸在他手下。」
    芮瑋十分乾脆道:那就快請令郎出來一戰。」
    突見一位劍眉星目身著白衫的青年走至場中,向胡異凡喊了聲爹爹,胡異凡道:「星
兒,你向芮大哥討教。」
    堡主見兒子胡天星脫下白衫露出全白的勁裝,那邊堡丁趕忙送一柄雪亮的薄刃鋼刀,胡
天星接到手中,腳踏丁字道:「請賜教!」
    芮瑋撥出玄鐵木劍,凝重道:「你先出招。」
    胡天星不客氣,一刀砍出,芮瑋仍是不動,胡天星砍到一半手腕一翻將刀收回,他見芮
瑋識出第一招是虛招,心下奇怪,暗道:
    「莫非此人識得斷門刀法?」
    第二招還未遞出,芮瑋笑道:下一招該是『笑裡藏刀』啦!」
    胡天星大吃一驚,雖知他認得第二招仍是橫削而去,芮瑋一劍刺向胡天星的鋼刀,這
「笑裡藏刀」本是一招殺手,橫削是假,敵人不知,以為是招很平常的刀法,等到舉兵刃擋
去時就要被那招刀法向下一沉之勢,砍到手上,但芮瑋不擋反而刺向鋼刀便使他無法變招,
那是明明知道「笑裡藏刀」後著了。
    芮瑋又道:跟著是『舉火燃眉』『丁娘十索』『不即不離』啦!』』胡天星聽他又說出
後三招,大驚之外暗暗心寒,一側胡異凡臉色鐵青,再也想不出芮瑋怎會知曉斷門刀法?
    芮瑋輕易將三招拆解開去,接著又念招數,這情形那象較技,倒像芮瑋在教胡天星的刀
法,每念幾招胡天星便即使出,芮瑋陪著他喂招。
    念到第五十招,胡天星嚇得滿頭大汗,心想芮瑋對斷門刀不但熟練而且深知每招刀法的
弱點,一劍刺來便教刀法的威力施展不出,就是爹爹下來也無法奈何得了他。
    這時胡天星根本不打勝他的主意,僅想再保住六十四招不敗,能夠平身而退,便算不
敗,如此芮瑋在六十四招內勝不得,那萬兩黃金的彩頭便得不到。
    第五十一招芮瑋卻不念招數,喝道:在下反攻了!」
    胡天星知道他一說反攻必有極厲害的殺著,刀法急忙一變,胡異凡見兒子刀法變了,暗
暗放心,心想姓芮的小子要想再勝,那是夢想!
    第五十一招芮瑋明知一定是「並蒂蓮花」,而且已想到破解之法,要叫胡天星在這一招
內敗下陣來。
    那知第五十一招不是「並蒂蓮花」刺出的一劍完全無功,心中一動,展出喻百龍的天遁
劍法攻去。
    天循劍接在江湖上可說是一等一的劍法,能夠抗擋住這路劍法,武功已是一流身手,芮
瑋攻到第四招,胡天星皆能一一擋過,到第五招胡天星重又展出第五十一招的變招來擋住。
    芮瑋這時已知胡天星有五招極厲害的守勢,天遁劍法要想攻破已不可能,果然攻到第六
十招,胡天星仍然不敗。
    第六十一招胡天星又施出第一招極厲害的守勢,施了兩遍,芮瑋已識出這五招刀法的路
勢,心想要破這五招刀法唯有無敵劍可以成功。
    到得最後第六十四招,胡天星尚未展出,胡異凡確信兒子不會再敗,大笑道:「斷門刀
誰能破得?」
    他見芮瑋這般厲害的劍法也不管用,心中一高興,不覺呼出,以為可以保不敗刀法的名
聲,卻聽芮瑋喝道:芮某破得!」
    說著一劍攻去,胡天星但見滿頭烏黑的劍光罩來,施展的刀法雖然護住腦門,卻覺得綿
密的刀法中遇到這招劍法,仍有些微破綻,眨眼果見木劍從破綻中刺進。
    這一刺進被拍在右肩上,只覺一陣劇烈的痛疼,手中鋼刀保持不住,脫手飛去。
    眾英雄見狀,喝采大起道:「好劍法!……」
    芮瑋手下留情沒有控碎胡天星的肩骨,縱然如此,胡天星的右臂短時間內不用想抬動。
    胡天星冷汗直冒,慚愧的幾乎要流淚道:「爹爹,兒子敗了胡異凡眼神呆滯,茫然道:
「敗了!敗了!斷門刀竟然敗了!
    先前那位站起的年老英雄笑道:當然敗了,胡兄這下可是承認了罷?」
    胡異凡眼神轉過來,鐵青著臉道:胡某不是輸不起的狗熊,來人呀!將萬兩黃金抬
來。」
    芮瑋大聲接道:不慌抬來!」
    年老英雄奇道:怎麼?小伙子不要黃金?』』芮瑋點頭道:正是,在下不要黃金。」
    胡異凡氣憤的道:不要黃金,你要什麼?」
    芮瑋道:在下只打聽一件事,打聽得到黃金我全奉送。』』胡異凡聲音異常道:打聽什
麼事?」
    芮瑋一字一宇緩緩吐出道:當年『掌劍飛』芮問夫如何死的?』』胡異凡厲聲回答道:
不知道!」芮瑋道:「不知道就請將黃金抬來!」
    當著天下英雄面前,胡異凡不敢耍賴,吩咐堡丁下去,頃刻萬兩黃金,一盤一盤抬到面
前。
    芮瑋抓起一把碎金道:若有人知道掌劍飛如何死的,這裡黃金便全是他的。」
    半晌沒有人說話,在坐的英雄有的根本沒有聽過掌劍飛的名聲,黃金雖可愛,卻不能隨
便編一個故事來騙人。
    芮瑋歎了一口氣道:看來是沒有人知道了!」
    手中黃金隨手灑去,叫道:你們想要的就自個揀吧!」
    跟著一把一把的黃金四下亂拋,眾英雄起先不好意思揀,不知是那個先揀了一塊,大家
也就揀起來。
    到後來你爭我奪,一下子芮瑋拋掉一千兩黃金,立時就被揀個精光,有兩個小伙子為了
同時揀得一塊黃金,不肯相讓的打了起來。
    一萬兩黃金共分十盤裝著,拋完了一盤,芮瑋正待舉手去拋另一盤黃金,胡異凡大聲喝
道:住手!」
    芮瑋笑道:堡主有事嗎?」
    胡異凡臉色好難看,說道:你這樣糟踏我的黃金是什麼意思?」
    芮瑋道:這些黃金是你的?」
    胡異凡吶吶道:「當……當……然是我的……」
    眾英雄聽得這裡,哄聲笑起,紛紛道:「是你的,還是他的?」
    「好不要臉,輸不起黃金,充什麼胖子?」
    「乾脆咱們揀到的黃金也還給他算了,莫要叫堡主傾家蕩產,到明兒連米都買不起
了。」
    聽到這話,胡異凡差點活活氣死,大聲叫道:「你們問問芮瑋這些黃金是不是我的?」
    芮瑋神色一動,搶問道:「那你要告訴在下掌劍飛如何死的了?」
    胡異凡遲疑不答,這時眾英雄問道:芮公子,黃金你送給他了嗎?」
    「芮公子,這些黃金都不要了嗎?」
    眾英雄見他隨手將千兩黃金拋掉,以為芮緯家財萬貫,口中呼來都叫公子,恨不得他再
將九千兩黃金拋掉,不要承認是胡異凡的。
    芮瑋低聲道:堡主再不說來,這九千兩在下又要拋給眾位英雄胡異凡捨不得黃澄澄的金
子被別人揀去,歎了口氣道:此地不好說話,等眾人散後再仔細談。」
    芮瑋道聲也好,當下向眾英雄道:餘下黃金在下送還堡主,果真已是他的了。」
    眾英雄好生失望,胡異凡接道:斷門刀已敗,今後白堡主不再舉行英雄大會,各位遠道
而來,招待不周處,尚請諒有則個。」
    這話說來,眾英雄聽出是送客詞,紛紛自動離去,不多時走得精光,本是熱鬧的場所頓
時安靜下來。
    堡丁各處收拾,胡異凡將芮瑋請至內廳,坐定後,下人送上香茶,芮瑋開口先道:堡主
可以說啦?」
    胡異凡道:公子怎知掌劍飛的死因,胡某一定知曉?」芮瑋從懷中掏出高壽給他的刺客
錄,翻到一頁,念道:「庚子七十二,白堡主一門共十一人前來行刺,全仗芮問夫發覺,結
果十一名刺客死七人被擒四人,其中一名首領胡異凡擅長斷門刀法。」
    芮瑋念完收好刺客錄,說道:「掌劍飛殺死堡主門下七人,又活擒堡主,此恨說來萬難
消除,十三年前掌劍飛被圍攻不敵戰死,想來當年圍攻的人必有堡主在內,是麼?」
    胡異凡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已知掌劍飛的死因,還來問我做什麼?」
    芮瑋道:在下只要你說一句,當年你是不是真的參加圍攻掌劍飛?」
    胡異凡臉色候變,一咬牙,狠聲道:參加了又怎麼樣?」
    芮瑋淒涼一笑道:「很好,芮瑋得知一名殺父仇人,此仇非報不可!」
    最後六字說來,聲音鏗鏘,胡異凡躍出坐位,大喝道:刀來!」
    堡丁急忙送上鋼刀,胡異凡手持鋼刀一抖,厲聲道:胡某來會會掌劍飛的後人,到底有
何能耐?」
    芮瑋拔出木劍,聲色懼厲道: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決鬥,你將五招斷門刀守勢展出來,
別的刀法都不是我的對手!」
    胡異凡道:「你怎會知道斷門刀法?」
    芮瑋自不好說出在天池府看過五虎斷門刀那本秘策,就是說出胡異凡也是莫名其抄,怎
會想到天池府會有一本記載五虎斷門刀的秘冊?
    胡異凡又道:諒你也不會說,看刀!」
    一刀劈去,芮瑋木劍一架「拍」的一聲,兩下各各躍退三步,功力竟是不分上下。
    胡異凡料想不到芮瑋二十出頭的年紀,竟和自己四十餘年的內功火候不差絲毫,其實他
尚不知芮瑋沒有用出全力,否則此時他早已撒刀而輸了。
    刷刷刷又是三刀壁去,這三刀全是斷門刀法,芮瑋識得不難破解,拆到第三招,看準那
一招弱點,木劍一圈,擊飛他手中兵刃。
    胡異凡雖敗不亂,從堡丁手中搶過一把鋼刀,再又戰起,堡丁見到堡主鋼刀被擊飛,慌
忙走告守在外廳的胡天星及十八名弟子。
    眾弟子雖知師父的脾氣,嚴禁任何人干涉他的私事,但在這生死關頭,顧不得師父平日
的囑咐,衝了進來。
    胡異凡奮戰中見眾弟子進來,喝叱道:滾出去,你們進來有個屁用!」
    眾弟子慌忙退出,胡天星早知父親德剛烈,暗中一想,唯有自個的媳婦父親疼愛,叫她
來助父親一臂之力。
    胡即匆匆上樓,去請新娶的媳婦。
    胡異凡知道斷門刀法不管用,便展出五招傳子不傳徒的守勢,這五招守勢在胡異凡手中
使來比之胡天星功力大大不同。
    芮瑋心想這五招守勢不在天池府秘冊記載之中,自己雖然熟悉,但想攻破除了海淵劍法
外都不可能。
    在胡天星使采有幾次破綻,不難一擊而破,現在胡異凡使來破綻雖有卻被深厚的功力蓋
住,就連海淵劍法也難一擊成功了。
    芮瑋攻了三招無敵劍,沒有攻破,胡異凡大笑道:海淵五式是那麼容易破的麼?
    芮瑋一聽海淵五式四字,心中一動,笑道:海淵五式雖是天下不破的刀法,但你使的不
好,還有幾處破綻……」
    胡異凡罵道:放屁!放你媽的臭屁!」
    芮瑋道:若無破綻,怎會將你兒子打敗?」
    胡異凡一面抵擋一面道:那是怪他刀法不夠熟練,有本領將老夫打敗?」
    芮瑋笑道:打敗你有何難處,就像你這第一式,口訣上說『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
刀』,但你刀法不夠快,這『風似刀』三字便使得差了!」
    胡異凡第二式使出,芮瑋又笑道:這一式嘛,口訣是說『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十里』,
本想向上揮刀,好似敵人在上方,你卻斜揮而上,在『直上三十里』這五字的意昧上就不夠
深啦!」
    一等胡異凡使出第三式,他又說出第三式的缺點,說到第五式,胡異凡越聽越慌,嚇得
手上的勁道大減,功力大弱,芮瑋乘機從破綻中攻進,一劍拍碎胡異凡的右肩骨,鋼刀飛落
廳外。
    芮瑋木劍抵緊胡異凡的咽喉,厲聲笑道:今日你該給老父償命了!」
    胡異凡歎道:「你殺吧!但在臨死前我有幾件事相問,你能告訴我,解我疑惑麼?」
    芮瑋道:什麼事說來?」
    胡異凡道:海淵五式真有那麼多破綻麼?」
    芮瑋道:沒有,若是有的話,我也不會屢攻不破了。」
    胡異凡苦笑道:那你剛才所說的缺點是騙我的了?」
    芮瑋老實道:你這海淵五式使來別人看不出一點破綻,我卻看出有幾處守得不夠深厚,
但被你深厚的功力護住,卻也叫我攻不進去,所以我故意亂說,令你分心之下,一擊而
破!」
    胡異凡連連苦笑道:那是怪我自己不夠沉著,但不知你是怎麼知道這五式的口訣?」
    芮瑋道:因這些口訣我也學過。」
    胡異凡大驚道:你……你……也學過……」
    芮瑋道:我學的口決雖和你們—樣,招式卻不一樣,而且用的是劍,叫做一招『不破
劍』,不像你們分成五。」
    胡異凡更是吃驚道:「一招!一招!那本來就是一招,你……你……可是一燈神尼的弟
子?」
    芮瑋道:一燈神尼我知道,但不是她的弟子。」
    胡異凡腦袋直搖道:騙人!騙人!你在騙人……」
    芮瑋怒道:你是臨死的人,我騙你做什麼?還有什麼話快問,不問我要刺了!」
    胡異凡大歎一聲道:「你刺吧!」
    芮瑋正要刺下,忽聽身後女子聲音道:大哥住手!」
    芮瑋駭然回首看去,驚呼道:是你!菊……」
    林瓊菊苦笑道:是我,你已經遺忘的菊妹……」
    原來自芮瑋離開黑堡後,林三寒強令女兒嫁給白堡胡異凡的獨子,林瓊菊在慈父的逼迫
下,再想芮瑋已變心,傷心下就也應允。
    她武功深得林三寒的真傳,尤在胡天星之上,嫁後胡異凡百般呵護,較之獨子還要喜
愛。
    胡天星雖然想到父親的危急,請她下樓相助,林瓊菊念及胡異凡平日的愛護,一聽說公
公有難,急著下樓下。
    那知殺公公的不是別人,竟是昔日舊情人!
    ------------------
  王家鋪子 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