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章 藝驚敵

    鐵塔大漢聲音仍然大喝一聲道:「咱是來應徵的!」
    芮瑋向他身後看去,果見有五個隨從,皆都帶著豐富禮物,看來那大漢不像綠林人物,
倒像世家之後。
    鐵塔大漢又道「你也來應徵的嗎?」
    芮瑋很瀟灑的笑了笑,沒有作答。
    鐵塔大漢笑道:咱姓馬,世居魯東,草字大成,你這位兄弟既然是來應徵的,不妨結伴
人堡如何?」
    芮瑋聽他笑臉客套時,其話聲仍響澈雲霄,才知他天生大嗓門,想起魯東只有一位武林
世家,笑道:兄台可是號稱魯東第一劈山掌,馬氏世家之後?」
    馬大成暢笑點頭道:「劈山掌哪敢稱得魯東第一,不過威勢嚇人而已。」
    丙緯見他性格爽直豪放,頓生結納之心,抱拳道:小弟山西芮瑋,欲去堡中了結一事,
你我正好同路。
    當下兩人談談笑笑向黑堡行去,頃刻之間來到堡前,只見漆黑的磚石砌成厚牆高有三
丈,巨大的黑門附近站著九位黑色勁裝異服的壯漢,上下全黑,真不愧黑堡之名。
    尚未走近,門內走出一位黑色長服,滿面精悍狡繪之色的中年瘦弱漢子,芮瑋認出他是
堡主的智星「賽諸葛」何多生。
    何多生驀見來客之中一位似以前堡中的菏緯,心下犯疑,但不敢冒然說出,只得笑臉問
道:「來者何方英雄?」
    馬大成道:「在下魯東馬氏。」
    這魯東馬氏四字在江湖上甚有名氣,何多生驚笑道:「哦!哦!原來是馬兄,請進!請
進!」
    他再也沒想到這面目平凡漆黑的大傢伙會是魯東第一劈山掌之後,那敢怠慢。
    馬大成望了望芮瑋,見他站著不動,便也站著,意在等芮瑋一齊進去。
    何多生見芮瑋傲然無聲站在那裡,心下有氣,帶著不悅的臉色道:「閣下何人?」
    芮瑋冷笑道:「你也配問我的名姓?」
    何多生臉色一變,正要發作,突從門內衝出一人道:何兄弟,不要問了,他是天池府簡
大公子!」
    何多生暗暗大吃一驚,付道:「天下果有這等相似的人,難怪上次『天魔』黃溫凱回
來,說他和芮瑋簡直無法分辨絲毫,如同一人了!」
    芮瑋見衝出的人,矮胖的身材,便知是天魔黃溫凱,他神色不動,黃溫凱迅速上前笑
道:「簡兄前來敝堡,有何事嗎?」
    此人明知那年襲擊天池府未成,已結下仇恨,簡召舞此來定然不懷好意,但他卻表現得
若無其事,好似早已忘了那年襲擊之事。
    馬大成突然插口道:奇怪?黑堡主明明宣告天下英雄前來應徵其女之婚事,咱們來這裡
不為此事,為啥事?」
    黃溫凱心中一動,冷冷道:簡兄前來敝堡,是為應徵的嗎?」
    芮瑋本想說出自己並非簡召舞,但為了便於復仇,給他個默不作聲,既未承認也不否
認。
    馬大成有點怒色道:「當然是來應徵婚事!你們在這裡攔著咱們,難道是黑堡的待客之
道?」
    黃溫凱早有耳聞天池府的簡大公子冷酷無情,不愛說話,暗道:「莫非簡召舞真為小姐
的美色,前來應徵?」
    他想到有這個可能,不敢得罪,忙抱拳道:「請進!請進!」
    馬大成昂然的與芮瑋走進堡內,突聽堡壘上的黑衣人,傳叫道:「速報金陵簡召舞、魯
東馬大成駕到!」
    那邊兩個黑衣人迅快翻身上馬,急向堡中馳去,傳報去了。
    馬大成疑惑道:兄弟,你不是自稱山西芮瑋,怎麼他們老稱你是金陵的簡召舞呢?」
    芮瑋笑道:馬兄只要認定我是山西芮瑋,管他們叫什麼。」
    馬大成性格爽直不喜追根究底,心想就稱金陵簡召舞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笑了笑,便沒
再問。
    這黑堡範圍之大,如同一個小市鎮,人口三千左右,大都皆是來向堡主林三寒學藝,要
知林三寒的武功在武林中佔著很高的地位,山西慕名前來學藝的弟子,自不在少數。
    「賽諸葛」何多生親自帶領他們兩人到堡中最大的建築物前,這廣大的廳堂內人聲喧
嘩,原已是到了不少的武林豪傑。
    巨大的橫匾,上書道「四海雲集」。
    漆黑的巨大木願上,塑上這四個泥金大字,氣派好不威風!
    馬大成正望著這四個大字,匾下迎出一群人,只見當頭是個黑髯飄胸,身著黑色錦袍,
面目嚴肅的矮胖中年人。
    芮瑋見到他,頓時激起滿胸的忿氣,但在這忿氣中,卻又懷著恐怖之心。
    何多生道:這是我們的堡主林三寒。」
    林三寒見到芮瑋,雖是疑惑萬分,但神色之間卻無一點變化,氣派不凡的微然笑道:
「能得簡公子、馬家少爺前來敝堡,真是蓬壁生輝。」
    左右那些花花綠綠的公子少爺,全是應徵的武林豪客,年紀都在三十以下,他們聞說天
池府的簡大公子來到,誰個不爭先來看看領道武林數十年之久的天池府會出些什麼人物?
    馬大成笑聲赫赫道:有勞堡主出迎,罪過!罪過!」
    眾人聽到這等笑聲,暗笑道:「魯東第一劈山掌的後裔,果真聲威不見!」
    芮瑋不發一言,隨著馬大成向廳內走去。
    眾人皆都知道簡大公子的名聲:見他表情如此,也不以為怪,林三寒心中卻暗暗警惕起
來,忖道:此番天池府大公子來,莫非是為那年偷襲之恨,若是為此,單身來到,也未免太
狂了!」
    當下他暗中招呼何多生注意堡中警戒,以防天池府大批高手,心想:簡公子要報當年之
恨,定然也裡應外合。
    從人人廳坐定後,頃刻擺上酒宴,席分兩排,正中一桌林三寒當中而坐,旁邊是兩位七
十餘的老者,左首那人長的鳩形鶴面,衣著卻甚為華麗,手持一根精光閃閃的煙槍,不斷的
吞雲吐霧。
    右首那人是個大腹肥臉的商賈,只見他笑臉常開,不住的用手扶著頰下三絡黃須,不像
是個會武之人。
    芮瑋與馬大成並肩坐在一邊,他不識林三寒旁邊兩人是什麼人,見廳中兩邊坐著五十餘
人,暗道天下小輩英雄大概全都集於此了!
    林三寒持酒起身道:林某何幸能邀得各位英雄來此,敬水酒一杯,聊表謝意。」
    眾人起身飲畢後,林三寒又道:「各位來此應徵,不免要技鬥一番,林某請來兩位師叔
評判,希各位點到為止,大家一面欣賞一面飲酒,千萬不要傷了和氣。
    芮瑋聽到林三寒旁邊兩人竟是他的師叔,不知怎會從未見過,若然是真的話,今天要想
復仇恐怕不易。
    突見座中站起一位臉色發青的少年,輕狂笑道:我們都是來招親的,風聞堡主千金姿容
絕世,卻末見過,今天不妨請出來,讓大家見見可好?」
    林三寒哈哈乾笑道:既是王少俠相請,自是要讓各位一見。」
    他吩咐身後站立的何多生,何多生去後,不多時一陣香風飄來,全座皆聞,王少俠精神
一振,伸長脖子預備好端許一下這位美色聞名江湖的嬌娃。
    只聽鈴佩叮噹輕響,先走出四位艷色的青衣婢女,後面跟著一位低頭垂首,紅衫輕飄的
窈窕女子。
    芮瑋看到紅衫女子,心中抨抨而跳,二年未見,如今不知伊人是何模樣了?
    紅衣女子定到前仍是低著頭,眾人見不到她的面孔,好不失望!
    林三寒道:「菊兒,抬起頭來!」
    眾人知道她會抬頭了,那知她好像沒有聽見,仍是低頭不語。
    林三寒臉色微變,聲音很不自然道:「菊兒,還不拾起頭來?」
    紅衫女子這才委屈萬分的慢慢拾起頭來,只見一個秀麗震憾人心的面容,呈現在各人眼
前。
    但聽讚歎之聲四下迭起,就連魯直的馬大成也不由主的低聲道:「好個漂亮的妞
兒……」
    芮瑋也見到,但他見到的不是那眾人注意的美麗面容,而是那面容上接著的兩滴清
淚……
    於是他的心痛了,他知道這兩滴淚代表著什麼意思,他更看出,這兩年,她雖然美麗多
了,但也清瘦多了……
    芮瑋不忍再看下去,轉頭他望,只聽林三寒道:「菊兒,坐到爹的身邊來。」
    紅衫女子茫然的向林三寒座前走去,眾人見到她這般楚弱可憐之態,更覺美麗三分,無
不暗暗讚歎!
    紅衫女在側坐下,四名婢女隨侍左右,各個前來應徵之人,齊郎挺胸直背端然而坐,知
道美人一定在注視自己,可要好好表現出采。
    林三寒笑道:誰請先上場?」
    只聽颼的一陣風聲,座上掠下一位長身瘦肩的漢子,抱拳道:「在下華不利,先下場討
教。」
    眾人見他是個面目生疏的人,也未聞說武林中有華不利這號人物。一個華山派的少俠想
撿個便宜,搶快躍出,威風凜凜道:「在下華山馮不敗,領教閣下拳法。」
    華不利冷冷道:馮不敗!好可笑的名字!」
    馮不敗聽他話中有諷刺之意,勃然大怒,雙拳交互向華不利胸前要害擊去。
    這華山破玉拳為華山派武術中最厲害的拳法,馮不敗使來,功力雖不夠,卻也中規中
矩,大有名家的風度。
    但見華不利的拳法平平常常,一招一式不徐不疾的一一拆解攻來的破玉掌。
    本來華不利的拳法萬萬不是破玉拳的對手,但他身手十分敏捷,而且功力沉厚穩實,每
到危急之際能化險為夷。
    數刻後馮不敗的六十四招破玉拳堪堪施完,只見他頓時有點呆滯起來,華不利見機神威
大發,突然一記怪招拍出「啪」的一聲拍在馮不敗的肩背上。
    馮不敗不愧為名家之徒,見敗即收,迅俠躍退,抱拳道:「在下輸了!」
    華不利冷笑道:怎麼!你不是叫馮不敗嗎?」
    馮不敗臉色羞紅成赤,自覺無顏再呆下去,向廳外飛奔離去。
    眾人聽華不利說出最後一句話,羞走馮不敗,心中皆都暗暗不平,華不利四下一望道:
那位再來?
    眾人都想保留實力,到最後比鬥,一時竟無人下場。
    停了一刻,林三寒突道:王少俠既請出林某的女兒,怎麼不下場比個高下,莫非瞧不上
我女兒嗎?」
    那臉色發青的少年是湘西邵陽有名的武術世家之後,名叫王春西,把他家傳的梅花劍練
得已有六、七分火候,但他縱情酒色,年紀雖少,身體卻虛弱得很。
    他讓林三寒用話一逼,不得不乖乖下場,伸出劍來。
    華不利搖頭道:在下從不使用兵刃,你既用劍,就用劍攻吧,否則顯不出你的家傳絕
學。」
    王春西聽他的話雖然氣人,卻不敢棄劍不用,因他一身所學,只有劍法可用,目下為了
爭得美女為妻,那管到聲名的問題,當下依照梅花劍法的路式,一劍刺出。
    華不利換了一套平常的掌法,只見在閃閃劍光中,穿梭來往,身法絲毫不亂,雖然有時
十分驚險,但是王春西仍不能傷到他。
    王春西劍法厲害,內力太差,空有精妙的招式,無法傷到內力充沛的華不利,看看六十
六招梅花劍一施完,稍一疏忽,被華不利又是—記援招拍在後背上。
    這一掌華不利用了幾分真力,虛弱的王春西那經得一掌,張口噴出鮮皿。
    林三寒候地掠出,在王春西胸上連點三下,才止住他噴出的鮮血,王春西在這情況下,
亦無臉再呆下去,收好寶劍頓足而去。
    他卻不知林三寒的三指,雖然暫止住他的傷勢,但已加深內腑的傷害,此去大病一場,
幾乎死去,就怪他徒逞一時之快,請出林三寒的女兒,招致如此後果!
    林三寒見王春西離去,走回座上,根本不問剛才的事情,要知華不利打傷王春西,已是
違反他開始比鬥時,所說點到為止,千萬不可傷了和氣的話了!
    華不利打倒兩人,氣焰高張,冷笑連連道:在下那想到所謂名家之後,竟是此差勁,可
笑!可笑!」
    他說出這等狂話,激怒幾位少俠,同時躍落場中,大聲道:在下領教!」
    華不利嘿嘿笑道:也好,大家一齊上吧#衡得麻煩。」
    躍落場中的五位少俠聞言大怒,但他們皆是名家之後,那敢群攻而上,一一道:在下一
人打你就夠了!」
    華不利道:既不願群鬥,一個一個等著慢慢來!」
    這華不利不知是何路數,武功非常了得,那五人一一施出家傳絕學和他相鬥,都被他在
最後一招中擊敗。
    座中各路英雄看得齊都失色,因他們到現在仍看不出華不利有絲毫疲憊之態,自忖要是
上去,也難保不敗?
    只有林三寒與他師叔,仍不以為奇,好似早已算定華不利是不會敗的,勝了似乎是自然
之事,尤其林三寒的兩位師叔炯炯注視場中比鬥招式,每當華不利打勝一人,不由滿面笑
容,而對失敗那人毫無同情之色。
    連續再上三人,仍是絕學最後一招,被華不利打敗,這樣下去,等於每個都將自己的絕
學在華不利面前施展一遍似的,要想得勝,決不可能。
    這二人敗後,再無敢冒然下場。
    華不利霍然大笑道:「在座各位敢稱天下的英雄前來應徵,真是十分可笑之事,看來你
們乖乖回去,讓我一人得勝算了!」
    這下可激怒了一直坐在芮瑋身邊老老實實的馬大成,只見他環眼一睜,道:他奶奶的,
誰敢狂?」
    他猛站起鐵塔般的身體,穩重有力的走到場中一站,真有氣吞河岳之慨,華不利道:
「閣下何人?」
    看來馬大成要比華不利的身體大了一倍多,不要說打架,就壓也可以壓死他,華不利心
中不由有點寒意。
    馬大成道:咱是要真與你打一架,用不著問姓名,敗了再說。」
    說著一掌斜斜劈去,這一掌末到已然響起破空的風聲,華不利心知要被打著,縱然有橫
練的功力,亦要被他震散。
    華不利功力不及馬大成,那敢正面迎敵,突聽座上那大腹肥臉的商賈笑道:魯東的劈山
掌力太狠毒,今日看來,果然非凡?」
    林三寒道:師叔說的不錯,若是冒然接上一掌定要吃個大虧。」
    華不利聽到林三寒的話,更不敢與馬大成硬拚,當下極力展出輕巧的功夫,與之周旋。
    魯東劈山掌深得穩、狠、沉、毒四字的要訣,談到靈巧快速便差了,華不利一味在馬大
成的四周遊轉,使得馬大成空有功力,不得暢快的打上一掌。
    只見他三十六招劈山掌,一掌一掌都打空了,旁邊看的人不服氣起來,譏笑道:「算那
門子英雄,逃得像龜孫子似的,好不要臉!」
    馬大成打到後三招,心氣浮澡起來,三招快速攻出,要想搶在華不利身前,叫他好好吃
上一記。
    這一快攻,便犯了劈山掌四字的真訣,華不利抓到這個機會,一陣暗暗陰笑,揮起全身
的真力,當馬大成施完最後一式,突出怪招,狠力向馬大成胸前攻去。
    最後三招馬大成要是不浮燥是再也不會失手的,這時最後一招施完,空門大露,那能再
擋得住華不利的怪招,只聽砰的一聲,結結實實被打在胸口上。
    馬大成環眼怒睜,站在那裡卻未動分毫,華不利見狀大恐,心道:這一掌已用全身的真
力,怎沒將他打倒?」
    馬大成一步一步走回座前,走到苗緯身邊,苦笑道:「兄弟,咱打敗了……」
    言未畢,一道血箭從他口中噴射而出,菏緯急忙伸手按在他的氣海穴上,將內家真力緩
緩灌輸過去,好一會馬大成才止住噴血,蒼白的臉色也漸漸恢復過來。
    四座寂靜無聲,華不利呆呆的站在場中,忘了再出口大言挑戰了,彷彿大家都已被馬大
成剛才的情況震住心神。
    不久,只見馬大成樸實的面孔,展開笑容道:「兄弟,咱沒事了,謝謝你……」
    芮瑋搖手道:馬兄不要說話,看我替你出口氣。」
    他將馬大成扶在位置上坐好,走下場中,華不利見他來到便緊張道:「簡公子也是來招
親的嗎?「
    芮瑋冷冷道:不是!」
    眾人齊都一震,心想你不是招親,來這裡作什麼?
    坐在側座上一直垂頭的林小姐,也不由抬起來頭來,當她見到場中的芮瑋,失聲驚呼:
小瑋!」
    芮瑋不敢回頭去看他,也不敢想像她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眾人注意場中的變化,沒理會到林小姐的那聲驚呼,林三寒聽得清楚,低聲道:菊兒,
怎麼啦!」
    林瓊菊顫聲道:「他……他……他!……」
    林三寒冷笑道:「他不是那個姓芮的小子,你緊張什麼?」
    林瓊菊雖是不信,心中卻舒服多了,要真是芮瑋當著眾人說不願招親,那要令她多麼傷
心!
    華不利楞了好一會,才道:「你既不是來招親的,在下不願與你比鬥。」
    芮瑋玉面含威道:「你不願動手,就像馬大成那樣,在胸口上自己捶一拳吧!」
    華不利大怒道:「我不是瘋子,為何要打自己一拳!」
    芮瑋冷笑道:「你剛才怎麼打人,就該怎麼打自己,要是再不動手,我可要動手了!」
    華不利氣得說不出話來,卻不敢與他打鬥,要知天池府的聲名,江湖誰個不知,華不利
已戰了十場,那敢再輕易動手。
    眾人見他適才氣焰萬丈,現在怕得跟孫子似的,莫不暗暗稱讚快。
    林瓊菊越看假的簡公子越像芮瑋,憶起往年的情份,縷縷柔情一一升起,只見那雙秀目
緊緊不離芮瑋的身上。
    芮瑋心有靈犀,雖未去看林瓊菊,卻已覺到她在牢牢注視自己,生怕回過頭去,就要止
不住情感的波動了,當下厲喝一聲道:「還不自個了斷嗎?」
    驀地,一條人影掠到場中道:「簡公子不要欺人太甚!」
    華不利見到來人,喘口氣道:「師兄,可要小心一點!」
    他那師兄長得與他一般身材,面貌比他兇惡得多,狂聲道:「你回去,曲無往可不怕天
池府中的跳樑小丑!」
    座中突有一人道:「太狂了!太狂了!竟敢說簡公子是跳樑小丑,莫非吃錯了藥,在此
瞎說大話?」
    這段話說的尖聲細氣,顯然是女子在裝作學男人說話,眾人被這聲音吸引,都向她看
去。
    只見是個面貌俊俏的錦服公子,坐在右邊座中,一手持酒細飲,另只手挾起一塊雞肉往
櫻桃似的口中送去。
    剛剛送到唇邊,卻不吃了,放下筷,歎口氣道:我吃東西,有什麼好看,真是奇怪?」
    眾人被他一說,趕緊擺回頭來,心中奇怪,此人是誰?看來明明是女扮男裝,為何也來
這裡參加招親?
    華不利正要走回,芮瑋喝止道:「站住!你不用回去,和你師兄一起上吧!」
    俊俏公子笑道:對!對!不要回去了,師兄叫無往,師弟叫不利,聯合起來,豈不是無
往不利?否則單打獨鬥保險不利了!」
    曲無往大怒道:兔崽子!你是誰?有種也下來吧!」
    俊俏公子嘻皮笑臉道:不成!不成!我要下去,你的名字就要改成曲無回了!」
    芮瑋聽他說的開心,不由激起童心,也道:這下兩位師兄弟聯合起來,叫做無回不利,
那意思豈不是沒有一次不利嗎?」
    俊俏公子拍手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真有意思!」
    就連愁容不展的林瓊菊也被逗出一絲笑容,眾人不用說早已哈哈大笑起來。
    曲無往華不利師兄弟兩人,被譏笑得雙雙大怒,由不得同時出手向芮瑋攻去。
    芮瑋面臨大敵不敢大意,身子一轉,閃過攻來的四拳,雙掌如雨點般迅速拍出,展開簡
藥官的三大絕招。
    這天羅掌三大招,此時在他手中施來,比起當年與天地人三魔比鬥時,厲害得多,已然
達到七分功力。
    簡藥官曾仗此三招名震江湖,荷緯能達到七分火候,曲無往,華不利兩人怎是對手。
    只見芮瑋招式一出,他兩人便手足無措,施到第二招滔天巨浪時,兩人全被芮瑋的掌風
罩住,脫身不得。
    「駭流排空」那招聲勢光湧而出,眾人看到這般掌勢,無不震驚得目瞪口呆。
    但聽芮瑋在掌影中,喝聲:著!」頃刻之間,曲無往、華不利身上各中十數掌之多。
    掌聲拍在他兩人麻穴之上,頓時兩人翻身倒地,絲毫不能動彈,如同死去一般。
    眾人喝果聲如雷聲響起,彷彿已忘了自己也是來參加比鬥的,都為芮瑋高興起來,尤其
那俊俏公子叫的聲音最為清晰。
    林三寒的兩位師叔,板著面孔走下座來,各走到曲無往,華不利的身旁蹬下,揮手拍
去。
    曲無往,華不利穴道被解開後,急忙爬起,各跪在林二寒兩位師叔身邊,顫聲道:「師
父,徒兒無能!」
    原來曲無往是大腹肥臉商賈的徒弟,華不利是不斷抽大煙的鳩形鶴面老者的徒弟。
    這兩人武功甚高,名叫張不笑,顏春富,在林三寒初出道時,便已名滿江湖,譽稱和合
二怪。
    兩人晚年放徒,並且懶於教授,故致曲無往、華不利空有武功一流以上的師父,卻未學
到三、四成,被芮瑋三招擊敗,自在定數。
    張不笑,顏富春不怪自己,各各舉手「啪…『啪」打了徒弟兩記耳光,喝聲道:還不滾
開!」
    曲無往、華不利臉上無光,也不敢離開,只得躲到林三寒身後屏風裡去。
    ------------------
  王家鋪子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