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池人

    芮瑋從後山走出,繞回書房,經過萬壽居時,迎面碰到簡懷萱輕巧地走來,簡懷萱看到
哥哥,兩步趕上來,挽佐兩緯的手,滿面笑容道:一上午沒見到大哥,是不是呆在劉姐姐的
房間裡呀?」
    芮瑋故作生氣道:你怎麼對大哥淘氣,早上推大哥進去,差點和她撞個滿懷……」
    簡懷萱天真的刁難道:她……她……她是誰呀?」
    芮瑋板著面孔道:看來我得揍你一頓屁股才行!」
    簡懷萱嚇的伸了下舌頭,連忙道:我這麼大了,那能再打屁股芮瑋看她緊張的樣子,不
由笑了出來,簡懷萱見大哥不生氣,膽子一大,便忘了大哥的厲害,勸道:大哥,你要對劉
姐姐好一點!」
    芮瑋隨口道:我幾時對她壞啦?」
    簡懷萱輕歎道:劉姐姐來了一年多,自從爸爸去世後,你就沒見她過,若非今天我推你
去見她,算來只在爸爸未去世前見她一面,你要對她好,會不去見她?」
    芮瑋心想,聽她這麼說,敢情恩公不喜歡他的未婚妻,他父親死了一年,難道一年都不
願見他未婚妻一面,劉小姐那麼好的人,為什麼不值得恩公喜歡,恩公也太無情了!
    芮瑋心中同情劉育芷,不覺出口道:應該對她好啊?」
    簡懷萱笑道:本來嘛!劉姐姐又溫柔又賢慧,大哥應對她好!」
    芮瑋喃喃道:「她還是個十分美麗的姑娘……」
    簡懷萱高興道:「劉姐姐既有麼多好處,大哥以後可要對她好啊?」
    芮瑋連連點頭道:我會的!我會的!我會對她好的——」簡懷萱大喜,輕快地走向萬壽
居,她以為能把大哥勸得對劉姐姐好,實在太高興了,她卻不知這個假大哥和她真大哥對劉
育芷的想法完全不同呢!
    芮瑋等簡懷萱走進萬壽居,喃喃自語道:「我怎能對她好呢?我並非真是她的未婚夫,
但是恩公為什麼不對她好呢?其中有什麼原因呢?」
    他懷著滿腦的疑問,慢慢走去,當他經過劉育芷那裡,呆站了一會,卻沒敢進去看望
她……
    上更的時候,天已全黑,然而明亮的月色照在大地上,並不下於白晝,芮瑋和春琴說有
事出去一趟,假裝出門,從後山繞回,向陵墓奔去。
    經過森林,便見老人喻百龍呆呆地站在墓前,純白色的墓石輝映在月光下,發出迷濛的
光,襯著一個蒼白臉色的狐獨老人,這景況陰森可怕。
    老人彷彿不知芮瑋來到,忽然聽他長歎一聲,在這時這聲幽遠的歎聲,給人聽來引起莫
大的哀感,就好像老人心中有深重的痛苦,而借這歎聲感受到別人的心中。
    芮瑋緩緩走近,悲慼的喊道:老前輩!」
    喻百龍收回呆滯的目光,暫收斂佐回憶中的痛苦,苦澀地道:
    「你什麼時候來的?」
    芮瑋道:「晚輩才來。」
    喻百龍歎道:「人老了便不中用,竟沒聽出來你的聲音!」
    他悲哀地搖了搖了頭,芮瑋道:「前輩心有所思,自然聽覺失去靈敏。
    喻百龍自我道:「不會!不會!我往昔決不會如此。」
    要知內功精湛之人,縱然心思十分紊亂,亦能辨出落葉之聲,哪會連一個人走近的聲音
都聽不到?」
    他精神霍而一振,笑道:「你來是向我學功夫的,我怎麼自個先垮自己的台,來!來!
我把三招演給你看,這三招是藥兄獨到之學......」能夠把心中的悲痛立時掃光,當
下仔細凝視他將三招演出。
    喻百龍緩慢地將三招演完,問道:「看的如何?』』芮瑋道:這三招芮瑋會使。」
    喻百龍大驚道:什麼?你會?」
    芮瑋拿穩架勢,卻不說話,將老人剛施出的三招,依樣葫蘆—一演出,竟和老人使的分
毫不差。
    喻百龍驚呆道:「難道你只看我使一遍,便學會那三招?」
    芮瑋搖頭道:這三招恩公教過我,故而會使!」
    喻百龍歎口氣道:我以為世上真有這等聰穎資高的人,看來是難求了!」
    他好像很失望芮瑋並非心目中所企求的絕頂聰明的人物,他卻不知簡藥官獨創的這三
招,世上有誰能看一遍便學會?否則這三招有何厲害?
    芮瑋自謙道:晚輩資質魯鈍,這三招恩公教了很久,才會使。」
    喻百龍道:其實你會了這三招,足以對付江湖一流高手,我對黑堡曾有所聞,就是堡主
林三寒親自來,在這三招中也無法勝你!」
    芮瑋驚喜道:這三招真有如此厲害?」
    喻百龍道:當年藥兄獨會關洛英雄時,關洛二十一位武林高手向他挑戰,那時藥兄僅以
這三招一一將他們打敗,他們竭盡所能也無法在這三招中逃過,敗得心服口服,一時藥兄這
三招名震江湖,成為藥兄的武功標幟,召舞這孩子將這三招傳你,一能使你防身,再者你出
這三招,別人便不會懷疑你是偽裝的簡公子。」
    芮瑋心中放下一塊巨石,含笑道:黑堡來犯時,我就使出這三招,謝謝老前輩的指
點。」
    喻百龍道:你既會這三招,我得教你一套別種武功。」
    芮瑋不貪得,恭聲道:「我回去將這三招好好體會,不用再麻煩老前輩。」
    喻百龍道:那怎麼成,若不教你一套武功,二掌一腳之過,永記在心中,我就睡覺也睡
不安穩!」
    芮瑋道:我還是勤練這三招的好,前輩教我新武功,我若學不精,到時間,反丟了前輩
的臉,不如以後再學。」
    喻百龍臉色一變,不悅道:你瞧不起我的武功嗎?你以為會了三招就夠了嗎?我這武功
你不用學精,只要學會,別說丟臉,光彩可大了!
    芮瑋沒想到他如此好強,吶吶道:晚輩盡力學習……」
    喻百龍見他答應學習,心下一寬,笑道:「我來傳你一套掌法,名叫.....』』頓
時他想到一個問題,傳什麼掌法好呢?自己的牛吹出去了,那到時若無藥兄那三招的效力
大,那真丟了大臉,他想來想去只得將自己最精的一套掌法傳出,其威力才能駕凌那三招之
上。
    當下他不惜一切,續道:這套掌法名叫玄妙三十掌。」
    芮瑋聽到這個掌法名稱,心想,會有什麼玄妙?但見老人忽然如幽靈般飄忽飛躍起來。
    他趕緊注定心神,凝視老人的身形,等老人施完停下身來,他雖然聰明絕頂,卻看得迷
迷糊糊毫無所得。
    喻百龍笑道:「我不信你能看的懂。」
    芮瑋學藝心甚強,見到這等奇妙的掌法,實乃聞所未聞,滿臉欽仰之色,祈求道:「前
輩指示,晚輩恭聽!」
    喻百龍道:「這套掌法學問很深,主在步子的走動,其中之玄妙,出自易經的演變」於
是他將玄妙三十掌,一面比劃一面口說,解釋了兩個更次,才一一說完三十掌的精髓。
    芮瑋無論記憶力和領悟力都很高,在喻百龍諄諄的指導下,到五更時,才練得略具規
模。
    這時天已微明,芮瑋不能再留,要趕回府中,臨去時喻百龍滿面悅色道:「僅一晚的時
間,你能練得這樣,大出我之意料,如此下去,數天後黑堡來犯時,你不必再懼怕了!」
    匆匆四天過去,芮瑋每晚向老人學那玄妙三十掌,已學得很熟練,他的行動沒有引起別
人的疑心,總管潘中虛雖知他每晚出去,也不敢過問。
    這天他從後山回來,匆匆就眠,睡的正熟,夏詩奔進喊道:公子!公子!」
    他慌忙坐起,披好衣服,夏詩已然走進他的室內。
    夏詩怕生氣,先行了個大禮。
    芮瑋不悅道:我不是關照你們在我睡覺時,不要進來!」
    他被上次秋書的事,弄寒了心,故而嚴禁服侍他的三個丫環,在晚上他就眠時,不能進
入書房打擾。
    夏詩緊張道:「奴婢有急事奉告!」
    芮瑋見她害怕的樣子,不由心軟,柔聲道:什麼事,你慢慢說。」
    夏詩偷偷拾起頭來,望著這位心中對他既害怕又愛慕的公子,聲音微微顫抖道:「老夫
人……」
    芮瑋笑道:你講話不要怕啊!我也不會責備你的。」
    夏詩鎮定下心神,緩慢道:老夫人說要公子去應敵。」
    芮瑋一驚,臉色微變:「什麼?應敵?是不是……敵人來了?
    他這幾天無時不準備黑堡的來犯,但他自小養成對黑堡的畏懼,這時猛然聽到,不免恐
慌失色。
    芮瑋勉強止住內心的恐懼,問道:「他們來了幾人?」
    夏詩道:好像來了十多個……」
    芮瑋大驚道:「來了十多個,只……只叫我一人去應敵,這……
    這……」
    他想到在黑堡時,連普通的武士都打不過,現來了十餘個黑堡的精銳,自己縱然得到奇
學,但叫自己一人去應敵,生還的希望,微乎又微。
    夏詩壯起膽子道:「老夫人不准別人幫你,我·.…·我…去幫你芮瑋頓時明白簡老夫
人有意要害死恩公,故而只命自己一人應敵,當下豪氣一發,心想生死由命,笑道:你不怕
老夫人罰你嗎?
    夏詩顫聲道:我…—我……不怕……」
    芮瑋看她臉色蒼白,想是早時簡老夫人待下人十分嚴厲,她雖說不怕,實是拼了一死來
幫助自己!不覺深受感動道:好,你隨我去,只要我今日不死,爾後決不叫你再做卑賤之
事!」
    夏詩臉上綻出安慰的笑容,她只要聽到公子讓她去陪伴,就好了,後面的話反而不計較
是說些什麼!
    他倆緩步向大門走去,走到正廳卻不見有人,顯是下人們都受了簡老夫人的指示,藏了
起來,免得教大公子看見,不幫忙也不好芮瑋暗暗冷笑,心想這樣來害恩公,不是太明顯了
嗎!
    走到大門前,已聽到門外有人叫戰道:再不出來,莫怪我們放火啦!」
    這時連個應門的小廝都沒有,芮瑋唯有緩步上前,親自開門,出外應戰,突見夏詩急掠
上前,道:「公子,讓奴婢來!』』芮瑋看到這個情況,彷彿整個這麼大的天池府,只剩下
自己和夏詩倆人,他想到簡老夫人的歹毒,不由搖頭歎息一聲。
    忽聽身後有人道:大哥,你歎什麼?」
    芮瑋一聽是簡懷萱的聲音,心下一喜,回身道:「你來作什麼?』,夏詩見小姐來了,
停下開門的舉動。
    簡懷萱幽幽道:大哥,我…—」芮瑋笑道:你可是想幫我嗎?」
    簡懷萱點頭道:「我……」
    芮瑋搶先道:「大哥只要見你關心著我就好了,母親既有命令,你還是不要違背,乖乖
的回去。」
    簡懷萱霍然膽子一壯,倔強道:「不!我要跟大哥出去!」
    芮瑋欣慰的笑道:我還以為只有夏詩向著我,現在又有你,只要這樣就好了,你要幫
我,大哥反而不安,快回去吧!」
    簡懷萱道:我不幫大哥,出去看看總行吧?」
    芮瑋不得已點點頭,心中卻想要是劉育芷這樣關心自己,縱然馬上死在敵人的手下,也
是高興的。
    直到現在沒有看到她,芮瑋微帳道:夏詩,開門!」
    夏詩緩慢地將沉重的大門推開,只見門外高高矮矮共站著十二人,芮瑋看到這十二人,
心中—震。
    其中—人冷冷道:現在才出來嗎!我還以為天池府都是縮頭烏龜的人物。」
    夏詩嬌叱道:你罵誰?」
    那大人笑道:天池府烏龜號的人物,只剩下一個了嗎?怎麼來了兩個女娃?」
    旁邊一個瘦高的長人輕輕道:大哥,你看誰來了?…那人長的白胖矮小,和兩個瘦長如
同骷髏的高人—比,矮了半截,身後九人也都高出地—頭以上見他冷電似的眼光向芮瑋一
掃,驚聲道:『你還沒有死!」
    芮瑋知道面前是黑堡的—流高手,別說後面的九大蛇將,前面這三大魔就教他恐懼得全
身泛上冷意,當下意圖鎮定心神,不作聲,靜觀其變。
    夏詩譏笑道:我們公子活得好好的,你們要是怕公子,也用不著咒他死啊!」
    那白胖矮小的中年人是江湖上凶名甚著的『天魔』黃溫凱,與『地魔』那印遠,『人
魔』柯輕農,同稱黑堡三魔。
    他以為芮瑋傷在『地魔』『人魔』的白骨劍下,縱然被人中途搭救,定然逃不過白骨劍
上的巨毒,那知芮瑋不但沒有死,反而成了天池府的公子,難道其中有什麼怪異?
    他盯望在芮瑋的臉上,陰笑道:「公子姓什麼?」
    芮瑋被平時心中最駭懼的「天魔』一望,嚇得臉色微變,要知他從小住在黑堡,早巳被
作威作福的三魔欺壓得不敢隨意吐氣,現在面對面相敵,膽子再大,也不禁寒戰!
    簡懷萱含嗔回道:「我哥哥當然姓簡!」
    「天魔』黃溫凱大笑道:「敢情那個姓芮的小子入贅天池府,做了你的丈夫,才改姓
簡!」
    簡懷萱臉上泛上紅霞,指著『天魔』結結巴巴罵道:「你……你……說什麼?」
    夏詩有手劍一揮,說:瞎說八道,我家小姐待字閨房,那曾有了丈夫!」
    黃溫凱笑道:沒有丈夫剛好!正好跟她這個假哥哥偷偷摸摸簡懷萱惱羞成怒,蓮足一
蹬,飛身而上,玉掌左右開弓拍向「天魔」黃溫凱,黃溫凱大驚,連閃三下,才未教她打
中。
    芮瑋想到自己的仇恨,膽量一壯,大聲道:「妹妹回來!」
    簡懷萱滿面憤怒,回轉身道:哥哥好好打他們一頓,他們太欺侮人了!」
    芮瑋緩步上前,走到簡懷萱身邊,低聲道:你退到後面,大哥自有計較!」
    「天魔」黃溫凱哼哼冷笑道:好親熱啊!好親熱啊!」
    芮瑋心中一定,不再懼怕,眼前雖有強大的敵人,視若無睹,臉色一板,裝作驕傲的神
色,冷冷道:你們可是黑堡來的嗎?」
    「地魔」那印遠一旁大喝道:「芮瑋,見著咱們,還不跪下!」
    芮瑋想到恩公,千萬不能露出馬腳,神色不動道:誰是芮瑋?」
    三魔心中齊同一驚,在黑堡時芮瑋素來怕自己兄弟三人,現在看他鎮定的表情,莫非他
真是簡公子?
    「天魔」黃溫凱不敢再大意,他知天池府之能,暗暗警惕,運氣戒備道:「公子高
名?」
    芮瑋模傷簡召舞的狂慢,傲氣沖天道:「你們配問本公子的名字嗎?」
    『人魔』柯輕農忍不住氣,大叫道:「姓芮的,別裝蒜!」
    芮瑋眉頭一掀,冷冷道:「聽說有幫江湖人物要來本府騷擾,家母說那幫江湖人物都是
些跳樑小丑,你一個人出去應付就得了,本公子出來時還以為要費一番手腳,那知是一群瘋
子,窮嚷亂嚷的,早知就用不著出來了!」
    『天魔』黃溫凱聽芮瑋這番話,雖是極盡諷刺,卻不敢動怒,越發認定他就是簡家的公
子,凝神戒懼道:閣下可是大公子簡召舞嗎?」
    芮瑋哼了一聲,正眼也不望他—下。
    黃溫凱曾聞簡家大公子驕橫狂傲,身懷絕世武功,為了顧全大局,陪臉笑道:黑堡有個
使喚的小子,長得和公子一模一樣,兄弟們猛然一見,引起誤會,尚望公子多多包涵!」
    芮瑋嘿嘿冷笑道:既見本公子,還不跪下!…「地魔」那印遠想到剛才要他跪下,現在
還敬回來,心中不敢再確定他是否真是芮瑋,只得回道:誰敢叫我們跪下?」
    「天魔」黃溫凱怕鬧翻,立即動手,破壞了原來的計,低聲叱責道:二弟,不要多
嘴!」
    轉向芮瑋,涎著臉笑道:本堡堡主吩咐在下們前來,主在取回失物,並無他意,剛剛多
有得罪之處,公子大量,請寬宥則個!」
    芮瑋看他臉色與剛才認自己為芮瑋時判若兩人,心知『天魔』武功不但高而極精心計,
不像『地魔』『人魔』有勇無謀,暗自忖道:
    「本府世家,會取貴堡的失物.簡直是笑話!」
    黃溫凱主要目的就在絆住簡家大公子,當下笑道:那件失物價值連城,是令尊未為宰相
時至本堡取去,當時公子尚未出世,當不知曉。」
    他這句話骨子裡諷刺芮瑋年幼無知,芮瑋那有聽不出的道理,立即傲聲道:「既是家父
取去,為何當時不來取回,迄至如今!」
    「天魔」黃溫凱吶吶道:這個……這個……」
    他這個半天,也這個不出下文,要知黑堡在江湖上雖是赫赫有名,但比起簡召舞的父親
簡春其在世時的天池府,其聲勢差得太遠,當時那敢輕攫其鋒!
    「地魔」那遠脾氣最燥,大怒道:「就算那時不敢來,現在就敢來。」
    「人魔」柯輕農接道:「咱們現在看透了天池府,沒有一個能人!」
    這兩句滿含火藥的話,一經道出,芮瑋雖不真是天池府的大公子,也激起滿懷怒氣。
    黃溫凱見機不對,趕忙道:堡主說天池府在武林中佔著領導的地位,黑堡自不敢輕易而
來,此次前來,亦不敢冒犯,僅求將失物歸還。」
    芮瑋道:「天池府再沒有人,也不會將黑堡看在眼下!」
    黃溫凱連連陪笑道:「那個自然!那個自然!誰不知天池府無論婢女,僕人,就是三尺
童子,亦然身懷絕藝,二弟、三弟不知好歹,說話輕重不分,公子見諒!公子見諒!」
    芮瑋沒想到「天魔」會如此低聲下氣,就勢不再發作,但仍裝傲然不悅道:「你且說
來,天池府取去貴堡何物?」
    黃溫凱故作神秘道:那件物品貴重無比!」
    芮瑋這時彷彿真把自己變成簡召舞,一點也不再膽寒面前的敵人,大聲道:再貴重的物
品,天池府也不稀罕!」
    黃溫凱笑道:「可是這件物品非同小可……」
    芮瑋看他滿面奸詐,要說不說,故作神秘的樣子,大為厭惡,怒聲道:你且說出名稱,
果真是黑堡的東西,立即歸還!」
    黃溫凱吞吞吐吐道:當真嗎?……」
    這時忽聽天池府內傳出一聲尖銳的口哨,黃溫凱知道自己的人業已全部侵入天池府內,
正好裡應外合不再耽誤時間,臉色陡然變得十分兇惡,大笑道:「那件東西,便是天池府的
寶藏!」
    芮瑋慌忙問道:什麼寶藏!」
    黃溫凱大聲笑道:「誰不知天池府寶藏無盡,取之不竭,尤其是武學奇書!」
    簡懷萱大驚道:「哥哥!哥哥!他們都侵入家裡去了,快回去幫忙!」
    芮瑋回頭望去,但見天池府內,黑煙沖天,顯是他們已在放火,身形剛動,黑堡三魔和
九大蛇將迅快在他四周圍住。
    「天魔」黃溫凱哈哈笑道:「久聞大公子武學高超,今日讓在下們見識,見識!」
    芮瑋眼看黑堡十二大高手圍住自己,不由慌了手腳,不知從那方下手衝去,大聲:「妹
妹,夏詩,你們先衝回去幫忙,留我在這裡和他們應付!」
    黃溫凱大笑:哪有那麼容易,黑堡不來則已,既來就不是弱手,天池府再強也不是黑堡
十年預備的對手,快快納命來吧!」
    說著天、地、人三魔抽出白骨做成的怪劍,芮瑋一見此劍,想到若非恩公差點死在這劍
下,頓時激起滿懷仇恨,雙手握拳欲以恩公所教三大絕招,與其拚命!
    黃溫凱譏嘲道:好個簡公子,竟敢以空拳敵對,敢情怕活得不耐煩了!」
    芮瑋不放心簡懷萱與夏詩,望著她們,大聲道:「你們快走!」
    簡懷萱道:等大哥打敗他們,我們一起走!」
    夏詩笑道:他們一定不是公子的對手。」
    芮瑋暗暗叫苦,心想等下打的不好,就要送命,恨不得馬上逃走不要在她們面前丟臉,
但已成滿張之弓,不得不發,惟有先發制人,一招向「天魔」攻去。
    「天魔」迎上前,大聲笑道:今日叫你見見天地人三才絕陣的厲害。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