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馴獅女

    第二天一大早,簡懷萱身著獵裝牽著兩匹白馬來到書房前,喚道:大哥!大哥!我們走
吧!」
    芮瑋洗完中,春琴聞聲道:公子今天要到後山去玩嗎?」
    芮瑋不得已「晤」了—聲,秋書迅速從裡間取出一套鹿皮做的英雄裝,夏詩則從箱裡拿
出一條寬皮帶,上面插著一根鞭子,一把匕首,冬畫笑道:我們小姐真喜歡玩獅子,公子才
回來一天就趕著要去……」
    夏詩道:小姐沒公子陪著一個人不敢去,自公子出去半年,小姐便沒有一天到後山玩
過,公子今天去可要小心點,半年來後山的獅子又要猛多了。」
    芮瑋心裡愁得要命,那有興致聽她們說笑,迷迷糊糊的換上英雄獵裝,春琴接過寬皮
帶,在他身後紮好。,芮瑋看著鞭子、匕首,暗道:就憑這兩件傢伙,就能捉獅子玩嗎?」
    耽誤這片刻時間,簡懷萱已在外不住地叫道:大哥快點!大哥快點!—一—」芮瑋硬著
頭皮走出書房,簡懷萱笑道:我們快點走,再遲媽就要叫我,那就去不成啦!」
    芮瑋看著簡懷萱興高采烈的樣子,自己那裡提得起精神,唯自暗暗苦笑不迭,心想,今
天捉不成獅子,可能反被獅子吃!
    兩人登上白馬,簡懷萱指著迴廊外的黃土坡,道:「我們從這裡,抄近路去。」
    芮瑋點點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策馬走上黃土坡,就在此時,上面奔下一位老夫人房
裡的丫環,喚道:「小姐!小姐!」
    簡懷萱歎道:大哥,你看去不成啦!」
    芮瑋心中暗喜,心想不去正好?
    那丫環幾個縱步,掠到簡懷萱的馬前,芮瑋大驚,這樣看來,天池府的丫環,輕功也不
下於自己呢!
    簡懷萱薄嗔道:什麼事呀?」
    丫環道:主母聽小姐要去獵獅,說先做完今天的功課才能去玩,否則不准去!」
    簡懷萱回頭道:這幾天不知何故,媽天天逼著我和二哥練功,我做完功課就趕來,一定
在那裡等著我呀!』』芮瑋知道簡老夫人要他們勤練武學的原因,想是到時抵擋黑堡的侵
犯,正要推辭說:今天不要去玩了。簡懷萱已掠下馬,快步而芮瑋想,還是自己先到後山去
看看,總有一天簡懷萱會逼自己去獵獅,先去打探清楚,免得到時張惶失措。
    當下策馬上坡,這黃土坡上空無一物,芮瑋認定這樣上去決不會有危險,自己小心騎到
後山,雖有機關陷阱也不會難倒自己。
    馳過平坡,山勢漸漸急傾,這時天池府早巳超過,到了後山,急坡走完,便是—個山
谷,山谷內石巖嶙峋,芮瑋想這裡一定便是獅子出沒的地方。
    他掠下馬,攀著山石落下山谷,滿懷戒心向谷中走去,那知走到谷中盡見怪石,一條獅
子也未見到。
    他以為尚未找到獅子的地方,不由去了戒心,向來路走回,走到一個兩人高的大石旁,
陡覺頭上一陣急風襲來,心道:不好!」盡力掠去。
    回身一看,一隻雄壯的獅子撲了個空,正向自己發出兇猛的吼聲,作勢欲撲,他急忙抽
出皮鞭與匕首。
    但他從未用過鞭,而這專門馴獅的鞭,更非常人所能使用,那匕首只能在危急時用,管
不了大用。
    芮瑋荒亂之下,舉起鞭子毫無目標亂揮了兩下,那獅子敢情以前吃了鞭子的苦頭,兇猛
的氣焰頓斂,低頭輕吼,好像馴服了起來。
    芮瑋大喜,以為這些獅子早經天池府訓練過了,野性盡失,他沒想到,倘若這獅真訓練
過了,剛才怎會向他襲擊呢?若非他閃身得快,豈不早已膏了獅吻?
    他這一大意,膽子頓壯,反向獅子走近,只見那獅子步步後退,於是他輕喝道:過來!
過來!」
    他那樣子真像去馴練一隻獅子,他卻忘了自己根本不懂馴獅的技術,那獅起先懼怕那根
鞭子,被芮瑋逼得緊了,獸性突發,大吼一聲,猛然疾撲過去!
    芮瑋不懂獅性,那料它突然發凶,倉惶之下舉鞭擊去,他不會用鞭,這一鞭打去不得要
領,獅子根本不怕,利爪抓住那鞭,從芮瑋手中撕奪下來。
    芮瑋失鞭,頓時現出緊張的神色,獅子見他沒有鞭子,那裡再怕,後腿一蹬,跟著噬撲
過去。
    芮瑋到底學了幾年玄門內功,眼明手快,霍然舉起手中匕首刺去,這一刺還真準,刺傷
了獅子的左肩,閃開它那利爪一撲。
    他雖逃過卻驚得一身冷汗,獅子受傷凶性大發,連連大吼三聲,芮瑋提起全部精神注意
它的動靜以防它再次襲來。
    突聽身後也響起幾下吼聲,不由驚轉頭望去,天啊!不知何時又來了三隻更雄壯的大
獅,受傷的獅子,乘他回頭望去,一聲大吼猛撲過去,芮瑋雖慌,腦筋還清楚,頭一低,從
側旁掠去。
    三隻大獅受同伴的招呼,早準備戰鬥,芮瑋一動,它們三隻分二方面向芮瑋撲去。
    在這危險的情況下,芮瑋忘了使出拳腳,眼看自己就人膏了獅吻,不覺呼聲道:「吾命
休矣!」
    說時遲那時快,菏緯說完那話,一條黑影從高石縱下。但見他三拳兩腳,把四隻獅子打
得狂吼不已,挾尾而逃。
    芮瑋只聽說獅子兇猛,從未見過,才致今天張惶失措,差點丟了性命,但他神智仍清,
看到那個救他性命的黑影是位身著黑色輕裝,頭蒙黑部帽的窈窕女子。
    黑衣女子停下身來,不講一話呆呆地望著芮瑋。
    這女子目清眉秀,鼻子高挺,膚色白晰,微顯瘦弱,長的雖沒有簡懷萱好看,卻比簡懷
萱撫媚嫻靜,芮瑋看不出這樣一個文靜可愛的女子竟然身懷絕世武功,看她三拳二腿將獅子
打走,這三拳兩腳就非同小可,不然兇猛的獅子怎會乖乖的走?
    芮瑋心感她救命之恩,十分誠摯的謝道:「多謝妨娘救命,在下感激不盡!」
    黑衣女子臉色微變,問道:「你是誰?」
    芮瑋遲疑了一下,本想說出真名,但想到恩公的囑托,只有不安的撒謊道:在下天池府
簡召舞。」
    黑衣女子搖頭道:「你不是簡家的大公子!」
    芮瑋生怕她識破名己假公子的身份,慌忙道:「怎麼不是?」
    黑衣女子靜靜道:「簡家大公子在天池府是有名的馴獅能手,你要是他,怎會有今日之
難?」
    芮瑋心中想把一切告訴她,苦於不敢說明,歎息道:「我真是簡家的大公子呀!」
    黑衣女子生性嫻靜,她不再說他不是簡家大公子,勸道:「這裡的獅十分凶野,你無馴
獅的技能,不要再來!」
    芮瑋見一個陌生的人關心自己,他的情感豐富,滿生感激道:
    「謝謝你!」
    黑衣女子低聲道:「不用!」說完,姍姍走去。芮瑋快步趕上,激動道:請問姑娘芳
名?」
    黑衣女子停步垂首道:「我的名字不能告訴你。」
    菏緯急急道:「在下並非登徒子,姑娘救我一命,在下知道姑娘芳名,以便永銘五內,
終生感激。」
    黑衣女子搖搖頭,輕聲道:「我還是不能告訴你,但你記著是個馴獅女就好了!」
    說罷又走去,芮瑋看她走了數丈後,問道:「姑娘我可以再見你嗎?」
    黑衣女子沒有回答,芮瑋目送她在怪石中消失,怔怔發呆,心上刻下一個永難遺忘的倩
影!
    好一會,他才緩身拾起鞭子,那鞭柄已被獅子抓裂,假若不是閃身得快,這一爪抓在身
上,那還得了!
    芮瑋想到剛才的驚險,不覺又想起那救己一命的黑衣女子,但覺她雖有通身的本領,卻
是無比的溫柔,這樣的姑娘天下少有……
    他正想得入迷,忽被一聲嬌呼驚醒,簡懷萱輕快跑來,老遠就笑道:「捉到獅子沒
有?」
    芮瑋落寞的搖搖頭,簡懷萱跑近看到芮瑋手上的裂鞭,驚聲道:
    「大哥已經碰到獅子嗎?」
    芮瑋道:碰到了。」
    簡懷萱奇怪道:「那怎麼沒有捉到呢?」
    她彷彿認定大哥碰到獅子,憑他超越的本領,一定可以毫無疑問的提住,如今沒有捉
到,那就奇怪啦!
    芮瑋無精打采道:我病後體弱,沒有興致再捉獅子,我們回去吧!」
    他不等簡懷萱同意不同意,先自走去,簡懷萱好不高興,但聽大哥說到病後體弱,便不
敢再勉強他陪自己玩獅子。
    一路回到天池府,芮瑋悶著頭不說一句話,像是無限的心思,簡懷萱雖和他大哥感情融
洽,也有點怕他,見他不悅不敢說話,心中卻十分不解,暗道:「大哥怎麼又突然變回老樣
子哪,他若說說笑笑不是頂好嗎?」
    芮瑋自個回到書房,休息一會後隨手抽出一本書,那本書封皮寫道:「終南拳劍錄」。
    翻開細細一閱,裡面詳細記載終南的拳法及劍法,竟是很高深的武學,這本書若要流到
江湖人手中便是無價之寶,卻想不到很平常的收藏在這書房內,看它被置放的位置,顯是一
本很平常的書本,難道這書房的書本都有與這本書同樣的價值嗎?
    他抽出另一本書,封皮是「長白山拳劍錄」。
    連續再抽三本是「武當拳劍錄」『淮西范家出河掌…『魯東第一劈山掌」。
    這四本書在武學上的價值都不下於「終南拳劍錄」芮瑋終於確定在這書房中數千冊書
本,都是無價之寶,真不知這些各家各派的武術精華,怎會全部收藏在這裡呢?
    他的性情嗜武,而且自幼養成驚人的閱讀能力,既發現這個武學上的寶庫,於是拋下了
一片心思,細細默讀。
    讀到晚上,他已看了十七本,服侍他的丫環皆被他吩咐自去睡覺,用不著再侍候他,只
剩他一個人在書房中。
    這時夜闌人靜,二更天了,他隨手抽出第十八本「譚家鴛鴦腿」來看,看到一半,蹭夾
著一張舊得發黃的白紙,打開—看,原來是張地圖。
    這地圖沒引起他的注意,卻被圖後的硃砂字吸引了,那幾個字是:欲得絕藝,只有去!
去……」
    這幾字顯是信手寫來,看筆跡和小冊的記載一樣,當是簡召舞寫的了,芮瑋心想:他為
何寫下這幾字呢?」
    看那語氣,「去」字共寫了十多個,好像是簡召舞為了求得絕藝,思之再三,才下了決
定,那決定便是「去」了!
    到那裡「去」呢?芮瑋仔細研究那張地圖,看了盞茶時間,恍然大悟,這張地圖畫的是
萬壽居附近。
    整張地圖一大半畫的是萬壽居左側的人工森林地帶,也就是簡召舞特別告誡,不可輕易
走動的地方,否則必遭奇禍!
    地圖上很多硃砂紅線,旁邊有小字註明,芮瑋將紅線一看完,頓時明白為何他要特別告
誡自己,原來在這一片普通黃土上,竟有不少最危險的機關埋伏。
    看完畫紅線的地方,就超過那片人工森林,芮瑋心想:簡召舞要去的地方,便在這人工
森林後面了!
    芮瑋想到半月後的難題,黑堡出來的人的武藝,他是曉得的,憑自己的武功要去阻止半
月後的侵犯,決不可能,難道就讓他們來侵犯嗎?
    芮瑋想到簡公子不在,自己在既偽裝他,便有責任護衛天池府,要護衛天池府,唯一的
方法是在半月內能夠學成抵制黑堡侵犯的本領!
    這書房中雖有武學書籍,但都非短時間內可學成,縱然學成,自身本領雖然提高不少,
可是比起黑堡來,還是不成,莫說將黑堡來犯者擊退,只要能保個平手便是奇跡,既不能藝
驚敵人,要想阻止江湖聞名喪膽的黑堡的侵犯,勢非可能!
    芮瑋思之再三,再看到地圖後那幾個硃砂字,唯一的辦法,也只能冒險一「去」了!
    或許在那裡能找到一件速成的武功,以之擊退黑堡的來犯,報答簡公子救已之一恩情!
    他一人呆坐獨想,漸有睡意,白日過分的緊張,此時被夜寒侵襲,身體上感覺到略疲
倦。
    他正要就寢,房門突開,秋書手端一盤,款款走來。
    芮瑋道: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有睡?」
    秋書冶蕩的一笑,妖聲道:「奴婢見公子沒睡,自個便睡不穩,特為您煮了一杯蓮子
湯,來服侍您!」
    芮瑋聽她說話妖裡妖氣,便自不悅,冷聲道:我不是吩咐你們,不要再來服侍?」
    秋書放下盤子,望著芮緯,滿臉春意盎然道:我深夜起來為您煮了一杯,您就吃了
吧!」
    芮瑋卻不過意,心想她既是好意,吃了再打發她快快離開!
    於是他將蓮子湯,一口一口慢慢喝下。
    當他喝完,轉過身來,要把杯子退給秋書,突然發覺她已將羅衫卸去,只剩下一襲薄薄
的輕紗罩在身上。
    芮瑋陡然間被眼前的春色驚楞住了,秋書攏散頭髮,被在肩上,妖惑道:公子,我好久
沒有服侍你了——」說著冶笑連連,身子如水蛇般向芮瑋纏擊。
    芮瑋被她身子觸著,立刻驚起,低吼道:滾開!」
    他怕別人聽到,不敢大聲叱喝她,那知秋書渾若不理,張臂向他抱去。
    芮瑋如遇蛇蠍,大驚失色,翻身抽出壁上寶劍,抵在秋書身上,沉聲道:你再不走,我
就刺了你!」
    秋書被寶劍的寒光刺醒春意,立即退後三步,疑道:公子……
    你怎麼啦?」
    芮瑋眼睛背望,不敢正視道:人不能無恥,你快離開,好自反省,爾後我也不記著今夜
之事!」
    他以為秋書突然浮上春意,才做出無恥之事,心下慈悲,叫她反省,便不再追究此事,
那知秋書根本不領情,反而笑了起來。
    芮瑋見她毫無廉恥之心,不覺微生怒意,仍不敢面向她道:快走!快走!莫惹我火
了!」
    秋書笑聲不斷道:我的假公子,你回過頭來說話!」
    芮瑋聽到「假公子」二字,心中一驚,回頭看去,只見秋書已穿上羅衫,臉上雖在笑
著,卻顯出不善之意。
    他身份被人拆穿,緊張道:你——你——說什麼?」
    秋書止住笑臉,揶揄道:我們姐妹四人正奇怪公子的性情怎麼變了,沒想到變成—個道
學先生!」
    芮瑋不安道:你……你是什麼意思?」
    秋書道:我的意思嗎?哼!我的意思要你以後什麼都要聽我的暗中指揮!」
    芮瑋怒聲道:我是天池府的公子,怎麼能聽你一個奴婢的命令?」
    秋書陰狠道:「你還敢自稱公子?公子好淫成性,我的清白就壞在他手上,卻不是你這
個假道學!」
    芮瑋沒有想到簡召舞早已和她奸合,難怪被她看出自己假公子的身份,當下只有容忍
道:你要怎樣?」
    秋書走到房門,回身笑道:你只要聽我的命令,我便不拆穿你的身份。」
    說完,搖擺而去,芮瑋發愁的掩上房門,卻看到一條黑影,敏捷無聲地跟蹤在秋書身
後。
    芮瑋被秋書一鬧,完全失了睡意,自己的身份被她看出,情況越來越危急,半月後應付
了黑堡的來犯,便得設法措詞離開,免得被她要脅,做出對不起天池府的事。
    外面「當…『當…『當」連響三下,三更天了,正是夜行人最好的時間,芮瑋心中一
動,心想不如今晚去萬壽居左側那片神秘地帶,取得絕學,趕緊習練。
    當下他就換上勁裝,攜著那張地圖,迅快地向萬壽居走去。天池府內靜悄悄的,黑黝黝
的,天邊只有微弱的月光照下,但仍可惜以辨識路途。
    來到萬壽居前,不見絲毫燈光,荷緯微微放心,暗自警惕,千萬不能被人發現自己的行
動,否則便對不起恩公了。
    他心中很奇怪,面對這片森林,為什麼簡家的大公子也不能進去呢?那有誰才能進去
呢?
    他拿出地圖,就著月光再看一遍,小心的踏上那片黃土上,向森林接近,但那些林木由
人工載培得距離甚近,他由地圖上的註明,可知這些林木千萬碰不得!
    林口共有十三條人路,只有一條生路,另外十二條都是死路,芮瑋從第九條林口走人。
    走到第九步,眼前又分出三條入路,芮瑋從中間的林道走進去,進入此道,心中漸寒,
因由地圖上的說明,此後將有十八個埋伏…不好便得喪命!
    眼前儘是密佈的高林,月光難於照進,他亮起火種,舉在手中照在陰森森的樹林上,千
篇一律,看不出他物,不覺就感到微微發暈。
    亮光只能照出十步距離,地圖上說第十一步有埋伏,他心中默數一步、二步、三步……
但他卻不知道這十一步的算法,是從踏進林便算一步,他疏忽了這一點,當踏到第十步,觸
到埋在地面上的機括,頓時身側林木微啊。
    他一聽不對,盡出全力,身體如條直線上拔向上二丈高,只見二丈下,窄窄的林道間,
交互射出數百隻小箭,釘在兩邊樹上,排得密密麻麻。
    這數百隻小箭—下射出,芮瑋落下時已無危險,細看釘在樹上的小箭,全已入木三分,
他不由連連暗呼:好險!好險——』』他只要稍慢一步,被這些小箭射到,焉有命在?
    這時忽聽林外喧嘩聲隱隱傳來,回頭看去燈火閃閃,芮瑋心下一驚,不知他們怎會得知
此處有人人侵。
    他不敢再繼續前進,取出地圖看到再三十步外有兩條分路,左邊那條分路另成別徑通到
林外,耽誤了這些時間,仍不見林外有人追進,顯是天池府裡的人,雖知敵人在這裡,卻不
知進來的方法。
    他還是不敢繼續前進,心知等下天池府內能進此地的人追來,自已便無法可逃了,於是
他毫不考慮,依照地圖所示,從那分路迅快跑出。
    這條分路通到後山,他跑回書房,沒有碰到別人,暗稱僥倖,當下匆匆把衣服換過。
    他換好衣服,門外走進一人陰森森道:公子到那裡去了?」
    這人又高又大,國字臉口,像貌長的看來忠厚,芮瑋從未見過,但他十分機警的判斷
出,面前這人是天池府總管潘中虛。
    他不回答,故作冷冷道:外面現在怎麼樣了?」
    這一著十分厲害,表示已知萬壽居那裡有人入侵,自己剛剛從那裡回來,雖未正面回答
潘中虛的話,但已說出自己的行蹤,而且維持公子的尊嚴。
    潘中虛不知虛實,當他第一個得知有人到天池府的禁地,便趕緊奔到這裡向大公子稟
告,但沒看到,當時他就疑惑,大公子到那裡去了?
    等他通知各人圍住萬壽居左側森林人口,阻止敵人逃出,略事停留再奔到此地,那想公
子竟回來了?
    據他自己所知,只要有人觸到禁地的機關,牽動絞鍵,引發裝在他房中的警鐘,只是他
一個得知,難道大公子會比他還早得知嗎?
    潘中虛在天池府做了兩代總管,還不完全明瞭天池府的內幕,所以不敢確實大公子會不
會比他還早得知外故入侵,若然比他早知,自己的疑惑便是多餘了!
    於是他只得恭敬回道:老奴不知,待老奴前去照應。」
    說罷,也不行禮,轉身離去,好像並不把大公子看在眼下。芮瑋看簡召舞在小冊子上的
記載,說潘中虛十分刁惡,對他要特別小心,心想此人果真不在乎簡公子,自己來到這裡一
天多時間,都未來拜見過,照道理小主人半年未回,回來總管應當首先拜見,想是自己是兩
代總管,便不在乎,難怪簡公子要說他十分刁惡!
    外面半天不見動靜,芮瑋脫下衣服正要人寢,房門輕敲,聽是潘中虛的聲音,說道:公
子開門!公子開門!」
    打開房門,芮瑋故作不悅道:又有什麼事?」
    潘中虛臉色神秘道:老奴特來稟告外面沒事了!」
    芮瑋見他吞吞吐吐,不耐道:還有什麼事,快快說出!」
    潘中虛道「他們說公子的丫環秋書在房中自縊!」
    芮瑋失驚道:死了沒有?」
    潘中虛暗暗點點頭,心想:你這色鬼,八成是你逼死的!」口中慢吞吞道:業已死了數
刻時間,死狀甚慘!」
    芮瑋楞住了,他十分不解,秋書為何自縊?她沒有自縊的理由,只有他殺,但會是誰殺
死她呢?
    潘中虛見他不說話,確定秋書是公子逼死的,他本對公子剛才不在房中發生懷疑,現在
卻消除懷疑,他以為公子在那個時候恰巧去秋書房中,把她逼死,在他想像中秋書也沒有自
殺的理由,是故便完全懷疑到大公子的身上!等芮瑋神智甦醒,潘中虛已悄悄離去,芮瑋悵
惘的掩上房門,帶著滿腦疑問睡去。
    第二日秋書自縊的事傳遍全府,早上春琴、夏詩、冬畫來服侍芮瑋時,臉色很不好看,
尤其心腸較軟的冬畫哭得眼泡紅腫,臉色不好很不自在,暗想這殺人的魔鬼是誰?一定要想
法將這兇手找出。
    中午時無意聽到冬畫和夏詩低聲細語,冬畫道:夏姐,公子為什麼要把秋書殺死呀?」
    夏詩小高興道:別盡問,我也不知道。」
    冬畫道:那秋姐到底不是不是公子害死的。」
    夏詩道:我不清楚,你別瞎說小心撞禍。」
    芮瑋聽到這些話,暗暗叫屈,心中尋找兇手之心更切,否則難洗恩公的清白,但有什麼
方法尋出兇手呢?一點線索也無,如何去找,想到煩惱處,任意走去。
    不覺走到後山,想到馴獅女,頓生再見的慾望,好像見到馴獅女,她的溫柔便能將自己
的煩惱洗盡。
    他不管獅的兇猛,攀下山谷,匆匆走到昨日遇險之處,那裡靜悄悄的,只有微風輕吹,
吹在一個一個怪石山,帶起細沙輕飛飄。
    望著昨日馴獅女飛身而下相救的高石,那時的倩影一一湧現腦際,彷彿她又站在自已的
面前,低聲說話。
    想到入神處,他大聲喚道:馴獅女!馴獅女!馴獅女!……」
    空谷回音,繞繚不絕,他這時根本忘了這佯呼晚會驚動獅子出來,自己不能抵抗得過,
他只有一個迫切的念頭,便是再見馴獅女一面!
    叫了盞茶時間,馴獅女沒有出現,奇怪的很,竟連獅子也沒有出現。
    芮緯見不著馴獅女,懷著無限的惆悵,幽幽離去。
    這一天簡懷萱沒有來找他大哥去玩,芮瑋心想一定是簡老夫人逼著她勤練武功,轉瞬黑
堡就要有人來臨,他們都在暗自準備,自己卻憑什麼去抵抗呢?
    他不敢輕易再去天池府禁地,唯有一本一本翻閱書房中各種武功書籍,想在其中找出一
套迅成的絕頂武功。
    一天的時間雖看了二十餘本,皆是一般有名的武功,等於毫無所獲,這樣一連五天過
去,在這五天中,他每天早上都到後山找馴獅女一遍,但是喊啞了喉嚨也喊不出馴獅女,連
獅子也喊不出一個。
    第六天早上從後山回到書房,看到簡懷萱在房中等他,他先道:
    「今天武功練完子沒有?」
    簡懷萱笑道:沒練完,媽這幾天教我和二哥二套新武功,我練得氣悶不過,偷跑出
來。」
    芮瑋道:是什麼武功呀?」
    簡懷萱道:媽說大哥早就會了,叫做『天羅掌』芮瑋「嗯」了一聲,表示自己真會天羅
掌,其實他以前從未聽過「天羅掌」這套武功。
    簡懷萱接道:媽說再過幾天,黑堡有人來我們這裡偷東西,只有這套掌法管用,大哥,
這套掌法能不能打得過他們呀?」
    芮瑋那裡知道,只是含糊的嗯了一聲。
    簡懷萱忽又道:「大哥,你怎麼又瘦了!」
    芮瑋道:「那裡瘦了』」簡懷萱歎道:我剛才到大哥未婚妻那裡,說你瘦了,她也不
信!」
    芮瑋心想簡召舞的未婚妻也真奇怪,自己沒有去看她,她也不聞不問,難道她和簡公子
之間,一點感情也沒有嗎?
    他正在呆想,簡懷萱宣聲音微揚道:大哥,你去看看她嗎!」
    芮瑋沒有作聲,簡懷萱見大哥不像以前提到劉姐姐便不耐煩,心下一動,拉著芮瑋的
手,嬌聲道:我們一起去看她!」
    芮瑋被她一拉,不好堅辭,再說代恩公去見她一面,也許能增加他們之間的感情,於是
隨後而行。
    簡懷萱生伯大哥半路跑掉,一直拉著他的手,拉到劉育芷的閨房前。
    未進閨房,芮瑋便聞到如蘭似麝的處女幽香,他想我這個假公子去見她不要沒增加他們
之間的感情,反而被她拆空西洋鏡,那就糟了!
    簡懷萱在房前叫道:劉姐姐!劉姐姐!」
    閨房中應聲道:「誰呀?」
    芮瑋一驚,暗道:「聲音好熟!」
    簡懷萱暗暗笑道:你出來呀,有人要見你!」
    她一聽到腳步聲走近,便將芮瑋用力一推,推進閨房,嬌聲一笑,飛跑而去!
    芮瑋進了閨房,差點和房裡人撞個滿懷,抬頭看去,面前站著一位黑衣麗人,好熟的面
孔!
    他不禁失聲呼道:馴獅女!」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