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池府

    出書房,左右有兩條迴廊,左邊通往大廳,右邊是簡家內眷的居室,依山而建,簡老夫
人住在最上一層。
    四位丫環在前帶路,迴廊曲折而上,每走十丈左右便是一棟建築,走到第二棟建築,回
廊中斷,一面五丈高三丈寬的牌坊當中而克,牌坊用雲南白色大理石做成,中書四個大字
「天池內府」。
    牌坊是石階,石階共有數十道,皆是用白色大理石做成,這氣勢那像人間,倒像仙家所
居之地了登上石階,兩側各有一棟建築物,這時已是黃昏,薄暮冥冥,四下十分寂靜,一縷
簫音從右側的建築物內飄出,聽來突增悲淒之感。
    菏緯自幼身世孤苦,最易被悲涼的音調引起共鳴,那簫音越吹越幽怨,氣氛越來越淒
涼,他不覺停下步於,細細地靜聽起來,聽到後來,他竟被感染得歎息一聲。
    四位丫環見狀,其中一名喚春琴的丫環上前道:「公子可要去見劉小姐?」
    芮瑋聽的正出神,一驚之下,失聲道:「劉小姐?」
    另一個丫環叫夏詩的道:「自公子去後,半年來劉小姐無一日不在此時獨自弄簫,公子
最好先去見見她!」
    芮瑋這才想起冊子上記著,簡召舞有一位未婚的妻子劉育芷住在天池府內他想劉育芷既
是簡召舞的未婚妻子,那是最親近的了,自己若去見她,稍一失態恐怕就要被她看出毛病,
還是不見的好,當下搖手道:不用!不用!」
    四位丫環不約而同齊聲輕歎,不再勸說,轉身離去。
    芮瑋不知為何輕歎,難道說她們很希望自己去見劉小姐嗎?那是為了什麼原因?
    他跟著離去,但他腦中仍在縈迴著那簫音……
    十餘丈後又是一個較小的牌坊,中書道:「萬壽居」。
    芮瑋心想:「這大概就是簡老夫人的居室了!」
    走上石階,便見一棟巍峨的建築物,一色白磚砌成,宮殿式的浮雕,一眼看去氣象萬
千。
    四位丫環走到此地便不走了,芮瑋正要啟問為何不走了,忽見那邊走來六位裝束又不一
樣的丫環,各人手提著一具碧紗燈。
    春琴道:「公子,奴脾們在此等候!」
    芮瑋道:「等什麼!一起上去吧!」
    夏詩驚道:「公子!」
    春琴疑惑道:公子不知老夫人一向不許奴嬸們上萬壽居嗎?」
    芮瑋張口欲道:「為什麼不許你們上去?」忽想起若有此話,豈不洩漏了自己公子的身
份,趕快改口道「我糊塗了!你們也不用在此等候,等會我自已回書房,你們去吧!」
    六位丫環走近,福禮道:「主母等候大公子。」
    芮瑋點點頭,跟在她們身後,走上萬壽居。
    他們走遠後,一位年齡最小,叫冬畫的丫環道:「奇怪啊!半年不見公子好像變了一個
人?」
    那位最豐腴的丫環名叫秋書,喃喃自語道:「不對!不對!他好像不是大公子?」
    夏詩斥聲道:你亂說什麼!公子不過性情改變,豈可瞎想!」
    春琴低道沉思道:一個人的性情不能變得那麼快呀?公子以前的性情完全不是這樣和善
的呀?」
    夏詩道:「我看公子沒什麼改變他的性情,他不是不去見劉小姐嗎?」
    冬畫輕歎道:我們的公子也真太無情了!」
    春琴道:「不要說啦,我們回去吧!」
    且說芮瑋走進萬壽居,這萬壽居的建築工程浩大,每一塊磚的疊合都有巧奪天工之妙,
在外還看不出妙處,但在內部看,競沒有一根樑柱,才發覺其驚人之處!
    走過內廳,迎面是石磚砌成的樓梯,兩側是下人佐的房間,樓上便是簡老夫人的居室
了。
    芮瑋暗忖:古語云:『侯門深似海』,今日看來更真不錯,簡家二代在朝為宰相,其財
勢自不會下於侯門!」
    石梯登上二分之二,突然一聲嬌喚道:大哥!大哥!」
    其聲如黃鶯嚦轉,悅耳動聽,人末到先是一陣香風襲來,芮瑋心想:「這是誰呀?」
    樓口現出一個瓜子臉蛋,眉、眼、鼻、口,無一不生得恰到好處,仔細一看略有二分和
簡召舞相似,也就是和芮瑋相似了。
    芮瑋迅速想到:「這一定是簡召舞妹妹簡懷萱!」
    當下忍佐心中的狂跳,笑道:妹妹!」
    簡懷萱的臉蛋美到極點,她的身材更美。每一根骨路都長得均勻優美,長長的頭髮編成
一條大辮子垂在腦後,穿著很樸素無華的白綢緊身衣褲,那似大世家的兒女,倒像一個活潑
天真的鄉下姑娘。
    芮瑋登上樓梯,在這種富貴的環境,看到這麼一位姑娘,頓生親切之感,不安的心漸
減,暗忖:「自己真有一個這樣的妹妹就好了!」
    簡懷萱看到感情融洽的大哥,微驚道:「你…..。你……怎麼瘦了?
    而且……聲音也變了?」
    芮瑋真把她當作妹妹,於是態度表現得很自然道:「哦!是嗎?
    這半年來大哥害了一場大病,嗓子都變得沙啞了。」
    簡懷萱大驚道:「生了什麼病呀?」
    芮瑋笑得很親切道:也沒有什麼!只是遭了風寒,媽好嗎?」
    簡懷萱點頭道:「媽的身體安健。」心中卻疑惑道:「大哥生了一場病怎麼變得那麼厲
害呀!他以前從未這麼笑過呀?而且怎會問起媽來了呢?」
    直到芮瑋進了簡老夫人的房間,她還想不起芮瑋的笑容何時會在大哥的臉上見過,她那
知芮瑋是假大哥,性情和真大哥完全不同。
    簡老夫人的房間內,地上鋪滿用虎皮綴成的地氈,四周陳設不少珍置古玩,蹭放著一具
正在燒著檀木的古鼎,檀香四溢,聞來心生莊嚴之感。
    屋裡放著一張一人高的太師椅,一個五十餘的長臉夫人,穿戴富貴,嚴肅的坐在那裡,
旁邊站著一位弱冠的少年,那少年亦是長臉和那夫人相似,面貌略有點像簡懷萱,和簡召舞
完全不像。
    芮瑋不知那少年是誰,但想面前這位夫人一定就是簡老夫人了,於是趕緊下拜,隨口
道:孩兒叩見母親!」
    簡老夫人絲毫末看出芮瑋的異狀,冷冷道:起來!」
    芮瑋恭敬站起,旁邊那少年喃喃道:大——大——哥好——,』芮瑋這才確定這少年是
簡召舞的弟弟簡召稽,笑道:「弟弟近來可好?」
    簡召稽彷彿有點怕他大哥,吶吶道:「好……好……」
    簡老夫人突然生氣道:講話怎麼老發抖呀?」
    簡召稽低頭道:媽,我……」
    簡老夫人揮手道:好,你出去,媽和你大哥說幾句話。』』簡召稽如遇大赦,迅快跑
出,經過芮瑋身旁一眼也不敢看。芮瑋十分不解,暗想:「他怎麼這樣怕他大哥?」
    簡老夫人仍是冷聲向芮瑋道:半年來在外做了何事?」
    芮瑋照著簡召舞所教之話,恭聲道:半年來浪跡江湖,孩兒生了一場病,弄得一事無
成!」
    簡老夫人道:「既生病為何不回來休養?」
    芮瑋聞言一驚,心想那半年不見,一個親生母講出的話,難道對她的兒子一點感情也沒
有嗎?
    芮瑋生性至孝,把她看作自己的母親,恭敬回道:「孩兒病重,無法回轉。」
    簡老夫人道:自你父親去世,當朝失了權勢,江湖人物以為簡家從此衰敗,倒覬覦起天
池府的寶物啦!」
    芮瑋已知簡召舞的曾祖父!祖父!父親曾在朝庭為宰相,但不知天池府有何寶物,問
道:「誰有這種企圖?」
    簡老夫人冷峻道:半月前金陵第一鏢局總鏢頭送來一函,說是從山西帶來的,你拿去
看!」
    芮緯恭敬接過,展開輕聲讀道:字渝天池府簡老夫人,簡公在世萬方搜奪民間財物,本
堡曾受其害,現簡老去世,本堡不為已甚,一月後前去貴府取回失物,希勿阻攔,免生干
戈。山西黑堡!」
    芮瑋讀到最後四字,聲音微微發顫,臉色煞白,簡老夫人沒有注意,問道:這件事你如
何處理?」
    芮瑋趕緊鎮定心神,道:天池府不可受此輕辱,當要阻止他們的強梁行為」簡老夫人冷
笑道:當然要阻止,這件事不能報官,只有靠自己的力量,簡家數你武功最高,你既回來,
一切由你看著辦吧!」
    芮瑋諾諾應聲道:是的,母親!」
    簡老夫人揮手道:「沒有別的事了,出去吧!」
    芮瑋行禮告退,退到房外,心中不住叫苦道:自己的武功怎能阻止黑堡的侵犯呀!」
    走下樓梯,迎面碰列簡召稽低頭走來。他抬頭看到芮瑋嚇得跟耗子似的,匆忙轉到下人
的房間裡去,芮瑋暗搖頭,心想,簡召舞平時一定對他百般欺壓,才使他如此害怕!」
    萬壽居的左側是座小型森林,樹木很有秩序的載種在黃色的山土上,芮瑋走出萬壽居。
看到這片土地,想列簡召舞的告誡,說除了規則的道路外,不可亂走,尤其萬壽居附近更不
可輕易走動,否則必遭奇禍!
    他想不出這附近會有什麼奇禍降臨,但他是個謹慎的人,不會轉易冒險,看了看便依來
路走回。
    未定幾步,忽聽萬壽居左側有人喚道:「大哥!」
    萬壽居左側是光禿禿的黃山,從山坡上走下一人,正是簡懷萱,芮瑋笑道:「什麼
事?」
    簡懷萱一個箭步飛過來,嬌聲道:「大哥,明天我好!去獵獅吧!」
    芮瑋心知簡家的人都會武功,卻想不到一個姑娘能竄掠七、八丈,看來自己這個假哥哥
輕功還不如她呢!
    他被簡懷萱的輕功驚住,一時沒聽清楚她說什麼,問道:「你說什麼?」
    簡懷螢嬌嗔道:「去捉獅子!」
    芮瑋大驚道:「捉獅子?」
    簡懷萱疑聲道:「大哥不是喜歡捉獅子玩嗎?」
    芮緯連忙應道:「晤!晤!心中卻苦笑道:「自己連一隻獅子都不一定打得贏,還敢捉
到玩,獅子又不是貓,那能任人玩弄?」
    簡懷萱欣喜道:「那就好啦!明天早上我們到後山去,好久沒有玩獅子了。」
    芮緯聽她將玩獅子好像玩普通玩具一般,心下大驚,面上不敢表現出來,只得笑道:
「這麼晚了快進去吧!」簡懷萱撒嬌道:明天一定要去玩獅子噢?」
    芮瑋心慌道:「那不成!」
    簡懷萱不依道:「一定要去,我明天早上預備好用具,來拖大哥說罷,跑回萬壽居,好
象很有把握知道大哥明天會捉獅子玩的。
    芮瑋不由一歎,心想明天一定要去了,倘若堅持不去,這假公子的身份就要拆穿,豈不
愧對恩公,去了碰碰運氣,也許真能捉到獅子!
    想定後便走向書房,經過牌坊,又聽到裊裊簫音,暗道:「她怎麼還在吹呀?」
    這時天色已全黑,簫音更易感人,芮瑋站著聽了一段,不覺人了意境,腳下朝簫聲走
去。
    走了數丈,簫音突歇,芮瑋從迷境醒來,心想:眼看就有兩道難題來考驗自己,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趕快離開這裡。」
    於是他加快步子,回到自己的房間。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