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六二章 空前一戰

    原來白髮婆婆用「搜魂指」傷了「赤髮靈猴」,未等「鬼谷隱叟」出手,「海外三
煞」之中的「佛印法師」一掌敲在「鬼谷隱叟」的後心上,把「鬼谷隱叟」打出二丈開
外!
    「南海門」的人,連傷兩大高手,仍然排成一線,若無其事地緩緩逼近展白!
    「南海龍女」纖指漫空一掄,指著九大掌門,道:「你們也閃開!」
    被「南海門」氣勢所懾,九大掌門噤若寒蟬,各自退後數步!
    「龍神太子」銀扇一抖,指著展白慢條斯理地道:「請閣下把《鎖骨銷魂天佛卷》
交出來吧!」
    語調雖是不疾不徐,但口氣卻是強硬無比,毫無轉園餘地!
    展白微微一笑,道:「尊駕有什麼資格,可以大言不慚,叫在下把《鎖督銷魂天佛
卷》交給你?」
    「南海龍女」美中含煞的明眸,狠狠地盯了展白一眼!
    「南海龍女」一雙美目仍然望著展白,鶯聲瀝瀝地道:「難道你不知道那本《鎖骨
銷魂天佛卷》,應該是屬於『南海門』之物嗎?」
    此言一出,展白心中一震,群雄也無不一愕!
    眾人心中詫異:《鎖骨銷魂天佛卷》又怎會牽扯到「南海門」頭上去?
    展白不禁又抬起頭來,苦笑一聲,道:「姑娘,說笑話了!《鎖骨銷魂天佛卷》又
怎會是你們『南海門』的……」
    但他話到一半,見「南海龍女」情焰熔熔的眼光一直盯著他,似乎眼光中有兩支利
箭,直要射進他的心窩,嚇得他一哆嗦,趕緊又低下頭去。
    見展白受窘的樣子,「南海龍女」盈盈一笑,道:「你看過《鎖骨銷魂天佛卷》上
的繪像吧!」
    展白臉一紅,道:「看過!」
    「你可知道那繪像是誰?」
    「天仙魔女!」
    「『天仙魔女』是誰?」
    展白一愕:『天仙魔女』就是『天仙魔女』,怎麼還會問『天仙魔女』是誰?」
    「南海龍女」見展白愕然的傻像,不由莞爾一笑道:「實話告訴你吧!『天仙魔女』
乃是我『南海門』的師祖!《鎖骨銷魂天佛卷》上繪的都是我『南海門』師祖的遺像,
豈容落人別人之手?」
    展白嗤之以鼻,笑道:「在下從未聽說道,『天仙魔女』什麼時候成了貴派的師
祖!」
    「南海門」眾人同時臉色一變,臉露凶光,幾欲同時憤然出手……
    「南海龍女」做了個手勢,阻止住門下眾人,神情頗為不悅地對展白道:「我師父
是『鬼面嬌娃』『鬼面嬌娃』乃『天仙魔女』之徒,『天仙魔女』不是我師祖是誰?難
道師祖還有冒認的嗎?如果把《鎖骨銷魂天佛卷》乖乖地交出來便罷,否則,哼!將叫
你死無葬身之地!」
    「南海龍女」此言一出,天下群雄莫不吃驚,至此,大家才明白,「南海門」原是
源出「天仙魔女」門下!
    但展白卻是天生服軟不服硬的個性,「南海龍女」這極具威脅性的幾句話一出口,
展白劍眉一聳,冷笑一聲道:「我再說一遍,眾位來晚了一步!」
    「龍神太子」接口道:「六月裡貼門神,我們『南海門』做事向來不會晚的!」
    展白道:「數日之前,在下已當著群雄之面,把《鎖骨銷魂天佛卷》撕毀,就是尊
駕再能言善道,也看不見此天下第一奇書了!」
    「龍神太子」銀扇輕搖,漫不經心地道:「閣下說此話,請問一問在場之人有誰會
相信?」
    展白掄目望了望四周虎視耽耽的群雄,事實上,眾人臉上的神色,似乎無一人相信
自己之言。不由暗歎了一聲,道:「不相信也是枉然,在下實在是把此書撕毀了!」
    「南海龍女」微微一笑,道:「我看展小俠還是把它交出來的好!」
    展白一再表明,無奈別人不信,他已被逼發火,當下怒道:「
    「別說《鎖骨銷魂天佛卷》已經沒有了,就是還在,展白出不會把它交給殺戮中原
武林人士的海外門派手裡!」
    「龍神太子」面色一沉,殺機甚濃地道:「這樣說來,我們是非要出手不可了!」
    說著銀扇向後一招,「三煞」、「四凶」齊上前跨了一步,蓄勢欲發!
    展白橫掃了「南海門」七大高手一眼,道:「莫非尊駕忘了貴派與在下之約嗎?」
    「龍神太子」面色陰森,嘿嘿冷笑道:「若是怕了,就趁早把秘錄獻出來!」
    展白劍眉一立,道:「展白生平不知什麼叫『怕』字,只是恪守信義,不願再與武
林人士動武!」
    白髮婆婆桀桀一陣怪笑,道:「沒關係!我們三個老不死的,可以把約言收回!」
    「佛印法師」也陰惻惻地笑道:「小哥哥,上次輸得也許不大心服,何妨重新比劃
一次!」「蔥嶺之鷹」冷冷地又加上了一句:這次決不再叫你活著離開此地!」
    展白劍眉軒動,內心激動不已!……
    「太白雙逸」認為這是展白洗雪前恥的良機,同時掠身上前,向展白道:「小恩公,
接受他們的挑戰!」
    展白也急欲打破誓言的約束,聞言點了點頭,面向「三煞」說道:「既然請位一再
相逼,展白願意捨命相陪!但不知是不是還是由你們三位一齊出手?」
    長髯老人豎了豎大拇指,讚道:「小哥兒,當真是豪氣干雲!……
    「龍神太子」面露殺機,沉聲賜道:「《鎖骨銷魂天佛卷》『南海門』誓在必得,
本太子以代理教主身份下令,『三煞』、『四凶』一齊上陣!」
    「龍神太子」此言一出,關心展白的人心中暗暗發生涼意!
    「龍神太子」狡詐多端,在場群繼暗為展白捏了一把冷汗,顯然這是一個圈套,要
使展白上當。誰知展白傲然一笑道:「展白有機會能領教一番『南海門』七大高手的絕
招,實在榮幸之至!」
    展白此言一出,長髯老人豎起的大拇指沒有放下,連聲讚道:「好!老夫尊你為武
林第一人!」
    「龍神太子」頗為不悅地一甩袍袖,冷冷地道:「仇公公!不要長敵人志氣!你們
七位上陣吧!無論如何要把這狂妄的小子,斃在掌下!」
    「南海龍女」看出哥哥的殺氣甚重,當著門下,不好意思出言反對,但望著跨步上
前的門下七大高手加上了一句道:「只要《鎖骨銷魂天佛卷》到手!」
    不知「三煞」、「四凶」有沒有體會「南海龍女」話中之意,但見一個個殺氣騰騰
欺身來,各自圈臂立掌,亮開本門架式,長髯老人領先發言道:「今日是空前絕後的一
戰,請小哥兒發招吧!」
    「慢著!」
    屜白尚未答言,婉兒急掠上前,以萬種柔情的眼光看了展白一眼,道:「白哥哥!
小妹願助白哥哥一臂之力!」
    展白感動地望了婉幾一眼,道:「婉妹,你不要管!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展白說罷,提掌當胸,蓄勢以待!
    慕容紅亦飛身上前,道:「這些人不要臉,倚多為勝!我願與展哥哥同生共死,抵
抗他們一陣。」
    慕容姐妹挺身而出,展白心中大受感動,但以他的個性來說,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
深愛自己的兩個少女,在此危險場合,幫自己出面的。
    因此,展白苦笑了一下,道:「紅妹,你也不要出面,就讓我一個人應付好了!」
    金彩鳳站立一邊,心中暗暗怨恨自己膽量不夠,見慕容姊妹能當眾表示出深情濃意,
自己也在愛著展白,為什麼不敢挺身而出呢?也許她是顧慮自己的門閥和地位?還是別
的什麼原因?
    她心中猶豫,見展白拒絕了慕容紅姐妹,她救更沒有勇氣上前了……
    樊素鸞也亟有挺身上前的衝動,但她卻忍隱了下來,暗想:
    愛他的女孩子太多了,自己何必再插上一腳……
    「太白雙逸」、茹老鏢頭,都是江湖上硬錚錚的漢子,為朋友可以兩肋插刀,雖明
知武功不是「三煞」、「四凶」的對手,此時,卻一齊走上前,與展白並肩而站,同時
說道:「我們都願助展小俠一臂之力!」
    只有雷大叔站立原地末動,因為他知道展白的性子,既經決定的事,別人絕無法使
他改變!
    「三煞」、「四凶」同時嘿嘿冷笑,道:「多多益善,黃泉路上絕對不在乎多添幾
個新鬼!」
    展白衡量眼前情勢,深知己方數人與「三煞」、「四凶」相比,武功實在差得太遠,
人多了不坦白白送死,說不定還會礙手礙腳,妨害自己盡量施展所學,於是,傲然一笑,
道:「不用在嘴皮子上賣狂!展白說是一人,就是一人,看看你們『三煞』、『四凶』,
究竟有多少高深的藝業!」
    說著又轉頭對「太白雙逸」及茹老鏢頭道:「幾位前輩的好意,展白心領,但展白
既已決定之事,絕不更改,暫請幾位前輩退下!」
    「太白雙逸」、茹老鏢頭,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黯然退後數步……
    長髯老人又把大拇指豎了起來,連讚道:「英雄!豪傑!好漢!……」
    展白圈臂立掌,功貫四梢,道:「請出招吧!」
    白髮婆婆性如烈火,雙方囉嗦了半天,心中早已不耐,聞展白道請,再不發話,
「搜魂指」神功運至十成,指出破風「吃」的一聲,點向展白「三陽」重穴!
    招出,才幹嚎了一聲:祖奶奶先打第一招!」
    展白上身微晃,掌打白髮婆婆右腕「關元」!
    這避招打招,快逾電光石火!
    白髮婆婆估不到展白武功又有進境,自己招未出滿,展白招已打至,她駭然而驚,
急忙收招後退!
    只聽掌風被空「太倉之鼠」向展白腦後劈出一掌!
    展白挫步回身,連看也不看「刷」的一掌,劈向「太倉之鼠」左臂!
    仍是見招打招,快如閃電!
    「太倉之鼠」驚呼暴退!
    左邊「佛印法師」的雙撞掌,右邊「蔥嶺之鷹」的九陽魔火功,同時襲至!
    展白「巧打連環」,左掌右腿,同時把「佛印法師」及「蔥嶺之鷹」逼退!
    但前、後雙方的「沙漠之狐」、「陰山之狼」,各施煞手,又夾攻而到!
    同時,斜刺裡「長髯老人」運起「大手印」絕世掌功,如泰山壓頂一般,向展白當
頂蓋下!
    展白前、後、左、右受敵,當頂又有力逾萬斤的掌力壓下,連騰身迴避都不可能!
    這「南海門」七大絕世高手,各出一招,即已震驚所有在場之人!
    好個展白,只見他在密如狂風暴雨的攻勢之下,盤打橫掃,逼退前後腹背之敵,一
招「迅風疾雷」「轟」的一聲暴響,與長髯老人硬對了一掌!
    長短老人那麼高強的武功,被展白一掌震得上身連晃!瞪!
    瞪!後退了兩步!
    長髯老人長留根根直立,狂笑道:「好雄厚的掌力!小哥兒武功又大有進境了!」
    說罷,第二次猛撲急上!
    展白施展開「無色無相身法」腳踏「千幻飄香步」,身形之快,當真是電轉星飛,
手上是「天佛降魔掌」與「風雷八掌」交互運用,只見他身形如幻,掌力如飆,手、眼、
身、法、步,幾乎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與「南海門」七大頂尖高手,戰在一起!
    「南海門」七大頂尖高手,「海外三煞」,「黑道四凶」,推出其中任何一位,均
可震驚江湖,如今七人合手,戰一個少年展白,更是個個拚命,均以本身苦練數十中的
絕藝相拼!
    看得眾人暗暗吃驚,心生駭意!
    白衣銀扇的「龍神太子」已失去往常輕鬆瀟灑之態,雙手緊握住銀扇,兩隻眼睛一
腳不瞬地注視著場中的打鬥!
    貌如天仙的「南海龍女」,雙目放光,粉臉上忽喜忽憂,顯示著她內心情緒的矛盾
和變化……
    雷大敘怪目厲睜,滿頭亂髮如蓬……
    「太白雙逸」、茹老鏢頭都緊張得瞪大了眼睛……慕容紅、婉兒緊張得粉臉煞白……
    金彩鳳、樊素彎表面上看來平靜,但只要仔細注意她倆緊握著的雙手,及酥胸急驟
地呼吸起伏著,便知她倆也是緊張萬分,表面的平靜,不過是極力矜持著裝出來的!
    在「海外三煞」之中,雖以長髯老人心胸比較謙和,但長髯老人素常以武功天下第
一自許,一生未遇敵手,如今一旦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又激起了他的爭勝之心,早把
那謙和之心與敬佩展白之念丟在九霄雲外,「大手印」掌功運至十成,車輪大的巨靈大
掌,掌掌撲向展白的要害。
    無奈,展白因服食千年聖藥「紫檀花」,積於內腹的淤血被長髯老人震開,吐出之
後,腑內真氣流轉,內力源源而生,掌力大得出奇,長髯老人每與展白硬對一掌,「轟」
然暴響聲中,便被展白震得五內生慌!
    長髯老人怒嘯如雷,但再怒也沒有用,因此時他的掌力已沒有展白的掌力雄厚!
    雷大叔、「太白雙逸」、茹老鏢頭以及慕容紅與婉兒,卻漸漸安心下來,因展白力
戰「南海門」七大高手,顯然已佔了上風!
    九大門派掌門、武林四公子,以及天下群雄總算開了眼界,有誰能想像武林中會產
生像展白這樣一位後起之秀!
    一人力敵「南海門」七大絕世高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龍伸太子」心中卻在打鼓!
    他滿以為展白就算武功高強,能夠力戰「三煞」,獨戰「四凶」,要讓「三煞」、
「四凶」合力出手,必會打敗展白,很快把《鎖骨銷魂天佛卷》搶奪到手!
    誰知合「三煞」、「四凶」之力,仍然戰不過一個展白!他漸漸體會到事態的嚴重
性!
    他深恐自己率領「南海門」,傾巢侵犯中原,剛剛建立起來的霸業,將要斷送在展
白一人手中!
    這一戰關係太大,他心中的驚恐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但這也更增強了他的殺機!
    他俊美的臉上陰晴不定,手握銀扇,眼珠左轉右轉,顯然也是盤算如何一舉擊斃展
白之策!
    突然——「龍神太子」清吟一聲,朗朗念道:「萬綠叢中一點紅!」
    激鬥正烈,「龍神太子」忽然吟起詩來,眾人不覺一愕……
    但就在眾人一悟之間,只見激鬥中人影交錯遊走,「太倉之鼠」忽然「吱」的一聲
尖哨,騰身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圓弧,雙掌猛向展白胸前撞去!
    展白不知「太倉之鼠」為何忽然用出同歸於盡的打法,尤其另外六大高手招式更使
他無法閃避,只有運足內力一掌迎著飛撲來的「太倉之鼠」劈去!
    「轟」的一聲暴響,「太倉之鼠」半空中被展白掌力震飛二丈開外!
    接著「吭」的一聲厲嘯,「陰山之狼」用「太倉之鼠」同樣的身法和招式,騰空向
展白撞來!
    展白一掌再把「陰山之狼」打出圈外!緊跟著又是一聲怒吼,「沙漠之狐」撲空又
到!
    話勿絮叼,「四凶」、「三煞」輪流向展白猛衝硬打,完全是硬碰硬,而且都採取
同一方式,從同一角度向展白衝擊!
    眾人此時才算明白,原來「龍神太子」念的那一句詩,是指示「三煞」、「四凶」
改變戰術方法之用!「三煞」、「四凶」七大絕世高手,成輪帶方式,輪番向展白猛衝,
雖然掌功內力都不及展白深厚,每對一掌,即感頭昏眼花,腑內真氣四竄,可是他們七
個人都有緩口氣調息的機會!
    但展白卻是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接了一個,又來一個,三個循環以後,展白已
硬碰硬,連接了三七廿一掌,展白縱是鐵打鋼鑄之人,也架不住七大地世高手這般不顧
性命的輪番猛襲!
    「龍神太子」果然是詭詐多端之人,這一招還真讓他用對了,三個循環,四個循環,
五個循環以後,展白額角上滾下豆大的汗殊,發出解掌力亦漸來漸弱,不能把凌空猛然
硬衝向他的「三煞」、「四凶」震退了!眾人已看得明白,「三煞」、「四凶」這種硬
打硬挨的作風,是想把展白內力消耗殆盡,活活地暴死!婉兒一心愛展白,最為關心,
見狀不由尖叫道:「你們這是什麼打法?」
    慕容紅急得淚珠在眼眶內打轉,脫口罵道:「簡直不要臉!」
    「龍神太子」見狡計已售,手搖銀扇,洋洋得意地笑道:「成者王侯敗者賊!戰場
上勝者為雄,難道打仗還有一定的方法嗎?哈哈哈……」笑聲得意已極!
    婉兒氣得一跺腳,回頭對慕容紅道:「姐姐!我們衝過去!」
    慕容紅微一點頭,但她姐妹二人剛一舉步,「南海龍女」飛身阻在二人面前,面部
寒霜,叱道:「你們老老實實地給我站在此地,誰要上前一步,姑娘便叫她死無葬身之
地!」
    慕容紅冷冷一聲:「未必!」
    婉兒心急,怒叱一聲,「搜魂指」神功直向「南海龍女」軟肋下點去!
    「南海龍女」嬌叱一聲:「你找死!」
    嬌軀一轉,反臂一掌,「彭」的一聲,把婉兒震飛一丈開外!
    慕容紅怒叱道:「姑娘跟你拼了!……」
    突斷展白一聲慘呼,接著傳來「砰」的一聲暴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