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六一章 力挫「排骨仙」

    想雷大叔火暴脾氣,豈能一再被逼?當下仰天一陣狂笑!
    笑罷,面色一沉,道:「老和尚,這可是你逼出來的,一切責任由你負擔!老夫再
問你一句:你可知道這《鎖骨銷魂天佛卷》,是怎樣落在貴寺手中的嗎?」
    「智海禪師」也在火頭上,聞言毫不考慮地答道:「老衲已經說過一遍了,乃『只
眼郎君』老前輩,感念本寺上代掌門『苦水上人』援手之恩,贈與本寺的!」
    雷大叔道:「那麼,適才展小俠所說的呢?」
    「智海禪師」道:「分明是顛倒黑自,一派胡言!」
    展白從來未當眾被人如此罵過,當時踏前兩步,喝道:「住嘴!……」
    雷大叔攔住展白,向「智海禪師」道:「老夫可以告訴你,展小俠所說,一點不假,
那本《鎖骨銷魂天佛卷》確為武功平平、但心智過人的『五爪靈狐』得去!」
    「排骨仙」愕然動容……
    「智海禪師」冷笑道:「一旬謊話,再加上閣下一人,便可以成真了嗎?」
    雷大叔忽道:「事實如此,由不得你不信!」
    「智海禪師」面寒如冰,道:「照你說來,這本秘錄,又怎麼到了本寺前代掌門手
中,又怎成了本寺歷代相傳鎮山之寶?難道以堂堂少林派,也會學那下五門的『五爪靈
狐』,從別人手中搶劫來不成?」
    「智海禪師」怒極,以致口不擇言,他沒想到此言一出,崆峒掌門將做如何感想?
    當時崆峒掌門「排骨仙」面色立變,回頭以兩道冷劍似的目光,狠狠地瞪住「智海
禪師」,臉上抖露出無限殺機……
    但未容他發作,雷大叔快嘴接過來,冷冷地道:「正是如此!」
    「智海禪師」面色立變……
    雷大叔也末等他發作,接下去道:「就事論事,少林前代掌門『苦水上人』劫奪此
書出發點與『五爪靈狐』不同。『五爪靈狐』暗下毒手,劫奪此書,是想據為己有,練
成絕世武功,以便稱霸江湖;但『苦水上人』劫奪此書,卻是想消彌武林浩劫,秘錄到
手,連看都不看一眼,即束之高閣,這也就是少林歷代相傳這本秘錄、少林弟子卻從無
一人習過秘錄上之武功的原因,而且歷代掌門交接時,都隆重宣誓,不許私閱秘錄,如
膽敢偷看,即為少林叛逆。所謂『千劫一念,一念千劫』,少林前代掌門這一片俠心義
腸,老夫決不抹殺!」
    這乃是少林掌門之秘,只有獨任掌門之人,在接任掌門時,方由上一代掌門告知,
就算寺內最親信弟子也不得與聞。
    如今,由這寺外之人口中道出,「智海禪師」的震驚是可想而知的!
    「智海禪師」既驚且怒,暴喝道:「大膽狂徒!此事你如何得知?」
    雷大叔面色一寒,道:「禿驢敢對老夫無禮!老夫再問你一句,你可知道你寺中上
一代掌門人三位師兄怎麼死的?」
    這一問,把「智海禪師」問得膛目結舌,半晌無言以對!
    但話擠在嘴口上,「智海禪師」豈甘緘默,當下殘眉倒立,怒目圓睜,晚道:「本
門三位師伯為什麼死的,難道你會清楚?」
    雷大叔哈哈一笑道:「我不清楚?老夫敢說,『正心』一死,天下知道此事的,唯
有老夫一人!」
    「智海禪師」怒極,叱道:「完全是一派胡言!」
    雷大叔一瞪眼,道:「看來你是非要逼著老夫把全部秘聞都抖露出來不可了!我老
實告訴你吧!你三位師伯,就是因為偷看《鎖骨銷魂天佛卷》,觸犯了寺規,自行震碎
天靈而死的!」
    「智海禪師」面色一變再變,厲叱道:「老衲三位師伯,乃上代掌門人師兄,就是
暗地裡看了秘錄,也不致於犯罪,你這狂徒,分明一派胡言亂語……」
    雷大叔道:「假如你三位師伯偷看秘錄,被掌門人發現喝止時,不但不聽掌門人之
命,反而突然出手,把掌門人制住,要置掌門人於死地時,以你們少林寺規來說,該當
犯的何罪?」
    「智海禪師」又是一楞!
    掌門人職權高於一切,不要說是同輩的師兄,就是高一輩的師伯,師叔,如果侵害
到掌門人,也是死律一條!
    「智海禪師」楞了一會,突然念珠一轉,道:「事關本寺隱秘,連本掌門都不知道,
你這狂徒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不是胡言亂語,企圖混淆視聽是什麼?」
    雷大叔不緊不慢地答道:「當時老夫在場,怎會不清楚?」
    「智海禪師」震聲道:「什麼,你在場?」
    雷大叔沉著地點了點頭,道:「一點不錯!若不是老夫在場,『正心方丈』早已沒
命了!就是因為老夫救了他一命,他才能以大義斥責你的三位師伯,使你三位師伯羞愧
難當,自碎天靈而死!」
    此時,「智海禪師」已震驚得透不過氣來!……
    群雄更是眼睛睜得滾圓,鴉雀無聲地驚視著雷大敘!
    雷大叔接下去道:「也就是為此,你師父『正心方丈』也看到了翻開靡頁的秘錄,
覺得此書太艷,不宜在寺中保存,又感念老夫援手之恩,使少林寺數百年命脈不致中斷,
才把此書轉贈老夫,並且贈送了少林寺三顆價值連城的秘製丹藥『龍虎續命丹』!」
    聽至此處,『智海禪師』已如冷水澆頭,全身涼了!
    因為少林寺已落於「南海門」掌握之中,他率領門下潛出少林寺,與門下商議的結
果,想從「南海門」手中奪回數百年的基業,以少林寺秘傳的「七十二種絕藝」已不敷
應用,非要把這中武功奇奧、別走蹊徑的秘錄奪回來不可!
    他探聽出這中秘錄,落於少年劍容展白之手,又風聞展白武功高強,獨戰「三煞」、
「四凶」幾至天下無敵,是以費了不少唇舌,並答應了不少好處,才約集了八大門派掌
門人,共來索回《鎖骨銷魂天佛卷》!
    如今聽雷大叔一說,無異是把少林寺對這本秘錄的主權給否決了!
    聽雷大敘說完這段連他本人也不知道的少林寺前代秘聞,「智海禪師」怒火中燒,
驚魂甫定,深覺少林寺數百年基業,成敗在此一舉。不由怒叱道:「爾是何人?」
    雷大叔微微一笑,道:「江湖無名小卒,『天佛掌』雷震遠!」
    「智海禪師」面色立變,由獰惡之態倏然變成惶恐與崇敬,連忙彎下腰去,深施了
一禮,恭謹言道:「阿彌陀佛!善裁!善哉!原來是雷恩公!老僧不知,多有冒犯……」
    雷大叔見報出自己名字,當今少林掌門態度立刻變得恭敬,反有點不好意思,連忙
伸手攙扶,但尚未等他說出:「大師免禮,不知者不罪……」之話時,「智海禪師」突
地腦筋一轉,覺得不對,如果自己當眾向雷大叔一認罪,那麼《鎖骨銷魂天佛卷》少林
派就算是沒有資格問鼎了!
    這樣一來,少林寺各門武功,均不能勝過「南海門」,少林寺數百中基業,豈不就
從自己手上斷送了嗎?
    千古罪人,他自承擔當不起!
    想到此處,「智海禪師」臉色倏地一變,挺身叱道:「不過,就憑你一面之詞,本
掌門怎能輕信,你可有個憑證拿來給老衲過目嗎?」
    雷大叔也一楞,想不到少林掌門態度變得這樣快!
    於是愕道:「什麼憑證?」
    「智海大師」道:「你說本寺上代掌門,送了你三粒少林獨門秘藥『龍虎續命丹』,
又說《鎖骨銷魂天佛卷》也轉贈了你,這兩樣東西,你能拿出來,給老衲過過目,你所
說一切,老衲便都情以為真!如若拿不出來,哼!哼!便是閣下信口開河,戲弄老衲,
那時,別說老衲對不起你!」
    雷大叔心中轉念:「龍虎續命丹」三粒,二粒在早年救了人,一粒在「豹突山莊」
送給展白時,展白不接受,已被自己摔破地下,如今是一粒不存了;《鎖骨銷魂天佛卷》
已被展白撕毀,兩樁信物一件也沒有!
    但雷大叔心裡明白,就是這兩樁信物都還存在,「智海禪師」也不會就此罷手。雷
大叔為了尋訪盟兄展雲天,夜入少林寺,適逢湊巧,挽救了少林寺一場浩劫,這件事除
了當時少林掌門「正心方丈」以外,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以眼前情勢來看,就算他拿出
這兩樁信物來,「智海禪師」也不會認賬!
    雷大叔想到這裡,仰天一陣豪笑,道:「雷震遠雖是一名江湖小率,但平生所為,
大凡江湖上的朋友也有個耳聞,是否慣打誑語之人?想必老和尚也該知道!話,到此為
止。信不信,全在老和尚自己了!」
    「智海禪師」尚未答言,崆峒掌門「排骨仙」踏前兩步,橫眉冷目地道:「禪師,
我們不必跟他說那多,問《鎖骨銷魂天佛卷》在何人身上?」
    雷大叔冷笑一聲道:「憑你也配!」
    「排骨仙」性好漁色,夜不虛度,離開女子便夜不成眠,旦旦而伐,不但弄得一副
身子骨瘦如柴,贏來了「排骨仙」的雅號,而且聲名狼藉,素為江湖正派人士所不齒。
    雷大叔正義凜然,最是瞧不起這些雞鳴狗盜之輩,是以見「排骨仙」一出面,便氣
憤填胸,說話也就毫不客氣了。
    但,雷大叔這一句話卻激怒了「排骨仙」!
    只見「排骨仙」慘白寡綠的臉上,一陣扭曲,兩隻死魚眼一瞪,怒叱道:「雷瘋子,
少狂!你先接本掌門一掌試試!」
    怒叱聲中,把運至顛峰的掌功,平胸向雷大叔推來!
    掌出,就地捲起一陣狂飄,向雷大叔呼嘯而至!
    「排骨仙」掌力不弱!
    雷大叔冷曬一聲,道:「像閣下這等腳色,十掌,百掌,老夫也接著你的!」
    說話聲中,右掌一揮,一般勁流,直向來勢迎去!
    兩股力道在半空相接,「轟」的一聲,塵沙四濺,「排骨仙」當場被震退三步!雷
大叔卻紋絲末動。
    「排骨仙」人前受挫,暴怒如雷,虎吼了一聲,猛撲面上,施出「崆峒派」看家本
領,換忽之間,接連攻出三掌兩腳!
    只見掌影如山,夾著條條腿影,如狂風驟雨一般向雷大叔週身罩廠!
    「你這是找死!」
    雷大叔也被激起真火,怒噸一聲,施出「天佛絕學鄉土險狂風驟雨的招式,不躲不
閃,反而掌指齊出,見招打招,見式打式,硬碰硬,和「排骨仙」對折了三招!
    眾人只見兩條人影往上一湊,掌風腿影續紛交錯,「啪!啪!」
    傳出幾聲氣爆,纏鬥在一起的兩條人影,又佼然分開!
    雷大叔傲然而立,亂髮在夜風飄拂下,飄飛如蓬!
    「排骨仙」臉色慘白,瘦長條的身軀搖了兩搖,雙目憤怒得幾乎噴出火來,瞪視著
雷大叔,像是亟欲再次撲上前來拚命的樣待二人乍合即分,眾人還未看出個所以然來,
可是,激鬥的二人勝負己分,強弱已判!
    就在眾人驚視著雙方、還不知二人誰佔了上風之際,只見「排骨仙」身形又搖了兩
播,突然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人,也跟著倒下去……
    少林掌門「智海禪師」急掠而至,適時伸手扶住搖搖欲倒的「排骨仙」,一邊從懷
中掏出一粒丸藥放進「排骨仙」口中,一邊回頭怒視著雷大叔喝道:「雷震遠!好狠的
手段!王掌門乃是老衲請來的,如今傷在你的掌下,這段樑子,九大門派是跟你結定
了……」
    未等「智海禪師」的話說完,「法華南宗」掌門人「彈箏客」張強,及「法華北宗」
掌門人「鐵琵琶手」范丹同時暴怒,不約而同,怒叱了一聲。一個用「彈箏指」一個用
「琵琶手」,分左右同時向雷大叔攻至!
    雷大叔照樣不閃不避,硬接兩大掌門一招,同時,冷笑一聲,道:「想不到堂堂九
大門派之尊,也是以多為勝之輩!」
    這話顯然有點傷眾!
    「法華」南、北兩大掌門微微一挫,欺身又進!
    其他七大掌門人,一齊晃身欺上前來,個個臉露殺視!
    少林掌門把「排骨仙」安頓坐在地下,令其靜坐調息,也晃身撲上前來,滿面怒容
地道:「事關整個中原武林,如果不把《鎖骨銷魂天佛卷》獻出來,說不得九大掌門要
全力以赴!」
    雷大叔晃身出掌,抵住「法華」南、北宗兩大掌門的攻勢,同時一陣狂笑,道:
「雷某人形將就木之年,能領教九大掌門的絕藝,實乃三生有幸,你們九大門派一齊上
吧!」
    說話之間,倏忽劈出七掌,分襲另外七大掌門!
    雷大叔是怒極了,已忘記眼前局面的嚴重性,連環劈出七掌,掌掌勁風狂嘯,分向
七大掌門捲至!
    七大掌門齊聲怒叱,紛紛出掌應敵!
    只見人影晃動,掌指漫天,齊向雷大叔攻到!
    這時,雷大叔已是力敵八大掌門,八大拿門功力均非等閒之輩,如今一齊出手,威
力更是大得出奇!
    雷大叔亂髮飛蓬,怪目厲睜,身形電轉屋飛,長袍大袖被凌厲掌風吹得獵獵作響,
但他在八大掌門圍攻之下,竟然是有攻有守,昂然不懼!
    但任何人都可看得出來,雷大叔一人力敵八大掌門,完全是憑一口真氣,假如時間
長了,決不是八大掌門的放手!
    突見一條人影,疾如閃電,直向激鬥的人影中射去!
    這時,八大掌門聯手合戰雷大叔一人,每個人的功力都在一個甲子以上,而且都是
施的致命殺招,每一掌每一指,均可開碑裂石!
    激鬥場中,掌風山湧,勁風狂嘯,九個頂尖高手的掌風勁流激盪在一起,猶如一個
巨形的龍捲風!
    危險之狀,可說是間不容髮!
    是誰有這麼大的膽量,竟敢合身撲向激鬥場中?
    就在眾人紛紛嫁詫聲中,突見那條人影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疾射至激鬥場中,只一
個急旋!
    也沒有看出他是用什麼招式,只見圍攻雷大叔的八大掌門,—。個個如觸蛇蠍,紛
紛驚嗆,分向四方竄出圈外!
    場中央與雷大叔並肩而立的正是少年展白!
    眾人暗暗吃驚!
    也有不少人在心中暗暗喝彩!
    雷大叔獨戰八大掌門,已屬驚人,但雷大叔還是成名江湖多年的武功高手!
    而且,力戰八大掌門,也不過是勉強支持不敗!
    如今,展白一個年僅二十餘歲的少中,竟能一招把八大掌門一齊逼出圈外,實是出
乎眾人想像之外!
    現存算是開了眼啦,少年展白,當真是一掌震八方!
    展白一招「佛光普照」,逼退八大掌門,在雷大叔身前一站,俠膽英風,俊美的儀
表,真如玉樹琪花,神采照人!
    他用俊目一掃滿臉驚容的八大掌門,朗聲說道:「數百年來九大門派一直掌中原武
林之牛耳,設想到輪到幾位掌門頭上,竟這般是非不分,善惡不明!」
    這話儼然有教訓口吻!
    「智海禪師」有鑒於展白適才的一招,威力大得驚人,聞言雖然暴怒,但並末敢輕
易出手,只滿臉怒容地叱道:「此話怎講?」
    展白道:「方纔在下事先已經說明,《鎖骨銷魂天佛卷》是由在下毀去,與雷大叔
毫不相干,因何九大掌門不問青紅皂白,竟然冒昧向雷大叔出手?……」
    展白此言一出,尚未等「智海禪師」答話,突見兩條人影疾射而至!
    兩條人影腳未落地,半空中即發言道:「姓展的小子!《鎖骨銷魂天佛卷》既是在
你手中,那就趕緊拿出來,交給我老人家!」
    話落人至,正是「江南二奇」!
    大奇「赤髮靈猴」常去惡,二奇「鬼谷隱叟」文正奇,衣著刺眼,而且在江乖張,
是令人聞名喪膽的兩魔頭!
    如今聯挾出現,場中不少人暗暗心驚!
    少林掌門「智海禪師」心中也微微一懍,道:「《鎖骨銷魂天佛卷》乃本寺之物,
不希望二位再插上一手!」
    「赤髮靈猴」常去惡嘿然一陣冷笑,道:「少林寺徒具虛名,自己的寺院都保持不
住,有什麼資格大言不慚,敢說天下第一奇書是你們寺中所有?」
    「鬼谷隱叟」文正奇也冷森森地道:「我們老哥倆勢在必得,誰要不服,這就是榜
樣!」
    話未說完,只見他單掌一揮,一般凜骨寒飄,隨掌發出,狂嘯著捲向武當掌門「玄
清子」!
    掌風末至,先感一股寒氣沁人,武當掌門「玄清子」突然受襲,又見掌勢來得厲害,
驚呼一聲,晃身躲過!
    「玄清子」橫飄三尺,凜冽寒飆擦身而過,他不由機伶伶打了一個寒戰!
    但在他身後二丈開外的兩名「窮家幫」弟子,卻未能躲開,掌風過處,只見二人發
出二聲慘嗥,臉色變成紙一般慘白,週身一陣袖搐,竟然萎頓倒地死去!
    這是「鬼谷隱叟」不久之前才修練成的「陰風掌」,隔著二丈餘遠,競能一掌連斃
二人!
    掌功之歹毒厲害,實在驚人!
    誰知武當掌門「玄清子」並不是浪得虛名之輩,身任一派掌門,確實有些不弱的藝
業,就在冷不防的暗襲之下,仍能及時施展獨門身法,在危機一瞬間躲過了,鬼谷隱叟」
—記殺招!
    「窮家幫」兩名幫眾,棚裡糊塗做了替死鬼!
    「鬼谷隱叟!一掌擊斃「窮家幫」兩名弟子,「窮家幫」的三大長老「風塵三丐」
沖沖大怒,不約而同,暴叱了一聲,同時騰身撲上,半空中各自劈出一掌!
    三股掌風,合而為一,狂捲「鬼谷隱叟」!
    未等「鬼谷隱叟」出手,「赤髮靈猴」大袖一揮,叱道:「窮要飯的!你們給我退
下!」
    「赤髮靈猴」這隨手一揮,看來輕飄飄的末施出實力,事實上卻是他鬼神皆驚的
「黑煞手」一大殺招「冤鬼擋路」,競把「風塵三丐」合力攻出的三股力道,化於無形!
    「風塵三丐」為「窮家幫」蓋世高手,就是江湖上聲名也甚顯著,三人武功不弱,
如今三人合手攻出一掌,被「赤髮靈猴」揮袖一擋,三人只覺像是遇到一面無形的鋼牆,
不要說掌力發不出去,連騰空的身形,也被阻擋落下地來!
    「風塵三丐」不由一愕!
    心說:這看來形狀奇特的猴像老人,武功之高,實在前所未見!……
    也就在「風塵三丐」一怔的當兒,「南海門」的高手,排成一線,緩步走了上來!
    當中是瀟灑無比的白衣銀扇「龍神太子」及貌如天仙的羽衣麗人「南海龍女」!
    左側「海外三煞」右翼「黑道四凶」,七個「南海門」頂尖高手,在「龍神太子」
兄妹兩旁雁翅排開!
    這九個人向前一邁步,隱然有一般震懾人心的威勢!
    「龍神太子」用手中銀扇一指「江南二奇」,旁若無人地道:「
    「你們兩個閃開!」
    「江南二奇」乃江湖黑道上有名的兩大怪物,素常狂傲透頂,從未被人如此呼喝過,
聞言忽道:「你小子是對誰說話?」
    「海外三煞」之中的白髮婆婆上前—步,道:「就是衝你們兩個老猴崽子說的,怎
麼,還不服氣嗎?」
    「赤髮靈猴」再不答言,「黑煞手」一招「黑手奪魂」,猛向白髮婆婆面門抓去!
    「你找死!」白髮婆婆怒叱一聲,單指如錐,疾點「赤髮靈猴」掌心穴!
    「陳!」一聲微響,「赤髮靈猴」如被蛇咬,慘嗥一聲,飛身躍出二文開外!
    一看掌心,已紅腫如挑,原來是被白髮婆婆「搜魂指」所傷!
    「赤髮靈猴」又驚又怒,趕緊從杯裡掏出療傷聖藥,放在嘴裡嚼了嚼,含著口水吐
在掌心上,一邊趕忙運功調息……
    接著「彭」的一聲,一條人影踉蹌退出,跌跌撞撞,直向「赤髮靈猴」懷裡撞來!
    「赤髮靈猴」舉起未負傷的左掌,就要向來人劈下!
    突然,他看清了那是他的師弟「鬼谷隱叟」,急急收住劈出的攀勢,變打為扶,一
手扶住「鬼谷隱叟」!
    「鬼谷隱叟」面色慘白,被「赤髮靈猴」扶住,雖末栽倒,卻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赤髮靈猴」大驚,誰能有如此高強武功,舉手投足把自己師兄弟二人先後打傷?
    但他顧不得多加思索,趕緊又掏出一穎療傷聖藥,給「鬼谷隱叟」服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