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六十章 群雄奪寶

    激戰的人影倏然分開,一人捧著腕子,慘呼後退,直踉蹌退出個數步去!
    再一看受傷後退的不是慕容紅,而是「赤髮靈猴」常去惡!
    慕容紅嬌喘無力,粉臉煞白!
    但臉上卻抹過一片欣喜之色!
    原來此時場中已多了一人!來人丰神如玉,態度從容,一個十足的美男子,年紀甚
輕,但眉宇間英氣迫人,伊然有一代宗師的風度,望著「赤髮靈猴」的狼狽像,嘴角上
接著一抹淡淡嘲笑!
    正是隱身樹後的展白,見慕容紅勢危,適時出面搶救,只一掌便把狂傲不可一世的
「赤髮靈猴」震出了二丈開外!
    婉兒一見展白出現,心中一喜,接連兩掌把「鬼谷隱叟」逼遲,嬌軀一晃撲向展白,
同時口中急呼道:「白哥哥……」
    她積壓在心底的熱情一下子爆發出來,但叫了一聲白哥哥,突想起答應姐姐共嫁展
白的事,不能當著人說出,不由嬌屆羞紅,千言萬語,一時倒說不出話來!
    但從她那激動的神情,以及因為內心欣喜而在眼中放射出來的光輝,亦可知道她心
中是多麼高興了。
    展白還給她一個會心的微笑,然後對「鬼谷二奇」道:「二位有事找在下,為什麼
不直接來找,卻向兩個女孩子狠下辣手,難道這也是英雄行徑嗎?」
    「赤髮靈猴」正在運功療傷,無法答話。「鬼谷隱叟」翻了個白眼,道:「姓展的!
『亡魂谷』讓你死裡逃生,今夜相遇,說不得要你的死命!」
    展白淡淡一笑,道:「『亡魂谷』展白也沒有輸給二位,這次二位想要展白的命,
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
    「鬼谷隱叟」偷眼望了望師兄,見「赤髮靈猴」仍在閉目跌坐,運功療傷。他心中
明白,就憑自己一人不一定是展白的對手,但嘴中不甘示弱,陰森一陣冷笑,道:「如
果你小子把那本天下第一奇書《鎖骨銷魂天佛卷》給交出來,老夫便可放過那段過節,
甚至殺死老夫愛徒『三寸丁』那件事,也從此不提了!」
    展白道:「尊駕放棄前仇,這份寬大心胸,展白感激不盡。但想要在下交出《鎖骨
銷魂天佛眷》,二位可是來晚了一步!」
    「鬼谷隱叟」冷冷地道:「這樣說,你小子還是不想把書交出來?」
    展白道:「信不信由你,在下實在是當著天下群雄之面,把那本書撕毀了!」
    「赤髮靈猴」已運功完畢,晃晃悠悠走上前來,惡狠狠地道:
    「這點鬼計謀,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老人家。現在老哥倆只問一句,你是交?
還是不交?」
    氣勢洶洶,咄咄逼人!
    「鬼谷隱叟」見師兄傷好,膽氣為之一壯,也跨前兩步,蓄滿週身功力,同時嘴中
喝道:「莫非一定要等我兩位老人家動手嗎!」
    展白見他二人蠻不講理的凶狠之態,心中一氣,道:「別說這本秘錄已毀,就是還
在,展白也不會把它交給欺師滅祖之人!……」
    這句話可以說是挖了二人的瘡疤,二人同時暴喝了一聲:
    「小子找死!」
    暴喝聲中,一個「黑煞手」,一個「陰風掌」,兩種不同的力道,同時向展白攻到!
    展白以「千幻飄香步」法,略一迴旋,即已脫出二人招式之外,但並未出手還擊,
冷冷笑道:「真的要動手,展白不見得懼怕二位,還是那句老話,展白退出江湖,不願
再與二位結樑子!」
    二人同時暴怒,大奇「赤髮靈猴」叱道:「誰管你退出江湖不退出江湖!」
    二奇「鬼谷隱叟」也叱道:「不交出《鎖骨銷魂天佛卷》便水與你沒完!」
    說著「陰風掌」、「黑煞手」又同時攻到!
    展白旋身閃開,只不還手,「江南二奇」倏忽之間,同時搶攻了五六招!
    招招都是致命殺招!
    在這兩大高手全終末還手,這份身法的輕靈曼妙,確曠古末聞,但也被「江南二奇」
逼退了十數步出去!
    展白已被迫得非要出手自衛不可了,婉兒與慕容紅也同時趕上前來,準備隨時接應
展白……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豪笑,一聲厲吼,交雜了一聲令人毛髮豎立的慘嗥!
    幾人同時一愕,連「江南二奇」也禁不住同時住手,掠退一丈開外,轉臉向發出聲
響之處望去……
    因這些聲音,顯示出恐怖,似乎有什麼重大的禍害,就要發生在眼前似的!
    就在眾人一愕之間,一條黑影疾射而來!
    黑影飛射疾掠,腳不沾地,人未至先發聲叫道:「展哥……小俠!有人找你!」
    展白已聽出來人是有著「江南第一美人」之稱的金彩鳳,但他聽出金彩鳳語調中充
滿了驚駭,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重大的禍事,當即一擺,答道:「什麼人找我?使得姑娘
這樣驚惶?」
    金彩鳳俊美無比的臉上一片驚容,嬌喘吁吁,道:「九大門派,還有……其他很多
人,以及『南海門』的許多高手,都要找展小俠!」
    展白一楞,道:「這麼多人,都是找我的嗎?」
    金彩鳳嚥了口口水,連連點頭,又道:「他們似乎是約集齊了來找展小俠,雷大敘
說展小俠不在,他們不情,要挨屋搜查,『窮家幫』的人出面攔阻,他們已出手傷了人,
而且聲言不尋出展小俠,要把在場所有之人,一一殺死!……」
    金彩鳳一口氣說到這裡,展白已急道:「有這等事,我去看看!」
    說罷飛身向來路掠回!
    「江南二奇」陡喝一聲:「哪裡走!」
    喝聲中隨後追去!
    婉兒、慕容紅、金彩鳳也先後腳緊跟著追上!
    尚距離院牆有十數丈之遠,展白迫不及待,一式「直上青雲」,飛身躍起,半空中
雙臂一抖,中間末借任何墊腳之力,已躍上了高牆!
    放眼向院中一看,廣大院落裡足有二、三百人混戰在一起。掌風指影,刀劍光寒,
不時傳出受傷之人的悶哼慘嗥!
    地下已倒有十數具斷頭殘膠的屍體!
    戰況十分慘烈!
    展白陡喝一聲:「住手!」
    這一聲大喝,聲如雷震,院落中混戰之人,同時收招停身,躍步退出圈外!
    噗!噗!噗!……先後六條人影縱落院中!
    當先俊美少年,風度高雅,玉面生成,正是展白!
    後邊跟著的是「江南二奇」、婉兒、慕容紅及金彩鳳。
    展白俊目一掃地下的橫屍,心中一陣激越。昂聲道:「何方高人尋找在下?為什麼
一言不合即開這麼大的殺劫,難道這值得麼?」
    一聲宏亮佛號,人群中走出一位身軀高大、著灰色架裟、白髮白眉,但面色紅潤的
老僧。
    高大老僧向展白單掌問訊,道:「小施主想必就是當年俠名滿四海『霹靂劍』展雲
天展大俠的後人了?」
    展白點頭稱是。
    高大老僧又道:「老袖乃當今少林寺拿門萬丈『智海』,現在借重九大掌門的面子,
想向展小俠討要一件東西,不知展小俠肯賞臉否?」
    少林掌門「智海」話末說完,峨嵋、崆峒、武當、崑崙、點蒼、華山、長白、法華
八大掌門人,同時跨前兩步,在「智海」身後一字並肩排望定展白!
    展白見這少林掌門話中含意,滿是強索硬討口吻,又見八大掌門虎視耽既的情形,
顯然有點仗勢欺人的味道,暗忖:「怨不得掌武林牛耳達數百年的九大門派,會忽然消
沉不振,憑這些掌門人的嘴臉,很難成就大事……」
    因為九大掌門言談舉止威脅性甚大,引起展白不快,當下瞥了九大掌門一眼,冷冷
笑道:「有什麼需求,大師請說就是!只要不違背武林正義,展白能力所及,一定照
辦!」
    展白這話說得義正詞嚴,不卑不亢,不少人心中暗暗欽佩:
    「憑這點子年紀,當著九大門派掌門,不談武功,光是這份談吐和風度,便令人心
折……」
    但展白話中之意,對少林掌門無禮的言詞,也隱含諷刺味溫。
    「智海」身為少林掌門,當然不會聽不出來,但因為此舉關係重大,僅老臉一紅,
仍繼續言道:「其實老鈉也不會有什麼額外的苛求,只希望小俠把那本《鎖骨銷魂天佛
卷》,交回老鈉,老袖連同八大掌門轉臉就走,絕不多說半句廢話!」
    展白淡淡一笑道:「假如那本秘錄還在本人身上,就憑掌門人一句話,展白即當雙
手奉上。可是,大師來晚了一步,那本秘錄在數日之前,即已當眾撕毀,此來恐怕要使
九大掌門之尊空跑—趟了!」
    展白實話實說,推卸少林掌門「智海禪師」臉色不變,仍向展白道:「老衲不妨實
話實說,那本秘錄,乃是本寺前代掌門『苦水大師』會同武當前代掌門『鐵心道長』,
對二百餘年之前一代奇人『只眼朗君』加了一次授手之恩,『只眼郎君』為感恩圖報,
將耗盡終生心血所著的一本《鎖骨銷魂天佛卷》贈與本寺『苦水大師』及武當『鐵心道
長』,因為這本秘錄於武林關係甚大,兩位前代掌門商議的結果,將這本秘錄交與本寺
保管,本寺歷代掌門均將這本秘錄珍藏於本寺『藏經樓』佛龕中,如今,江湖轟傳本秘
錄在小施主手中,老鈉一查藏經樓的藏珍,果然這本秘錄失蹤!」
    「智海禪師」說到這裡歎了一口氣,似是惋惜寺中歷代鎮寺之寶的失竊,竟是輪在
他擔任掌門之任時發生。
    眾人也為這從未聽說過的二百餘年中的秘聞,聽得入了神,都大睜雙眼,望著少林
掌門說下去。
    「智海禪師」繼續道:「老衲雖然從未與小施主會過面,但從門下弟子之報告,及
聞聽江湖傳言,知一代大俠『霹雷劍』展雲天之子,而且光明磊落大義凜然,絲毫不會
是潛入本寺偷竊秘錄之人,想是小施主從別人手中輾轉得到,老衲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