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五九章 「江南二奇」

    展白配合「千幻飄香步」、「無色無相身」,倏然劈出四掌,猛地收注勢子朗聲道:
「這是『天佛錄』一招絕學,『佛光普照』,怎麼樣?可以令貴掌門參詳幾天的了吧?」
    言下之意是:「你不要貪心妄想,吸收亙古絕學並不那麼容易!」
    展白見眾人瞪著眼睛發怔,又接連施出三招,「佛祖降生」、「掃清妖氣」、「風
震雷鳴」。
    他「天佛降魔」與「風雷八掌」同時並用,三招連環施出,只見掌風山湧,猶如怒
龍鬧海,平地捲起一股狂飆,塵頭掀起足有十數丈之高!
    這哪裡是練習武功,幾如平地刮起一個龍捲風,風聲雷吼,聲勢驚人!
    把那些自命不凡的武林人物,看得個個咋舌、心悸,這種前所未見的絕強掌功……
    展白收住勢子,見眾人茫然地望著他,不由搖頭一歎道:「高強武功,並非幸致,
我們還是從頭來吧!」
    接著,他正襟危坐,猶如老僧說法,口中低誦道:「氣,混淹清濁,清升濁降,這
一法眾……」
    展白竟開始講授天下第一奇書《鎖骨銷魂天佛卷》上的奧妙經文了!
    天下群維身不由己地紛紛圍了上來,凝神傾耳,心無旁用地談聽下去,只聽展白繼
續道:「……清者為天,濁者為地,天地交泰,人神合一……」
    聽講的人,都是武林嗜宿,就算年輕人也均有不弱的武功造詣,大家聽展白講的,
竟是聞所未聞的奇奧武學,跟自己往昔所學的一比,真是判若雲泥,不由一個個如醉如
癡,渾然竟成,把全副心神都沉浸在其中了!
    展白不徐不疾的句子,不低不昂的語調,默誦一般做法,語語珠現,字字金玉,使
眾人如飲醇醒,如啜瓊漿,簡直廢寢忘食了!
    這樣,展白講授了七天,眾人邊聽邊做,按展白所授心法來修習內功,無比,眾人
心裡不禁興起同一的感覺,那就是以前習武,多走了不少冤枉路……
    其中尤以雷大叔、慕容紅、婉兒、金彩鳳及樊素鸞等幾人,進境更遠超過別人!
    因雷大叔已修習過《鎖骨銷魂天佛卷》,且修習的年頭甚久,只是沒有展白經過柳
翠翠以「奼女迷魂大法」配合參悟來得透徹,有很多無法貫略一解釋,立刻恍然大悟,
因之,進境是一日千里!
    原來「只眼郎君」繪製這本天下第一奇書時,在那些妖嬈無比的赤裸女像上面,還
蘊蓄了不少玄秘,不經當事人點透,光在經文上下死功夫是不夠的!
    這恐怕是雷大叔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他贈給展白那本秘錄,反從展白那得來了好處!
    可見世事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至於慕容紅、婉兒,金彩鳳、樊素鸞四人進境比別人快的原因,是因她四人死心塌
地地信賴展白!
    常言道:「心誠則靈」,又道是『精誠聽至,金石為開』,因為她四人一心一意信
賴展白,把展白的每一句話都當做金科玉律,毫無一點疑問地照著去做,所以進步就快
了。
    展白傳授眾人武學秘錄,這已是第八天頭上,天晚時他回房睡覺,尚未就寢,突聽
窗外有衣挾破空之聲!
    這聲音極微,很像簷前陣風,但卻瞞不過展白的耳目,展白此時功力,在方圓中數
丈以內,就是飛花落葉之聲,也可清晰聞到!
    因此,這衣挾破風之聲雖然極微,但展白已經發覺,以為仍像前次一樣,有人不死
心,又向他打什麼歹主意來了?只見他身形一閃,幾乎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已從房內掠
出!
    展白掠出窗外,憑空倏見兩條黑影似流星疾射,在眼前一晃,已飄落在院牆之外!
    展白「無色無相身」法已至追風無影地步,隨後追了去,只三五個起落,己迫了個
首尾相連!
    星月微光下,展白已看出在前奔跑的二人,竟是身軀嬌小的兩個少女!
    展白暗暗納悶,黑夜之間,兩個少女到荒野去有什麼事做?
    那兩條嬌小人影,到了一片樹林邊上停了下來,展白掩至樹後一望,原來是慕容紅
與展婉兒!
    展白更覺奇怪,她們姐妹倆個,黑夜之間跑到荒野密林來做什麼?
    有了這疑問,展白可就沒露面,隱身樹後,一觀究竟。只聽得慕容紅噗哧一笑,道:
「妹妹!你把我引到這裡來幹什麼?」
    婉兒似是才發覺到追來的夜行人,竟是姐姐,當即一楞,「啊」了一聲,道:「我
不知是姐姐!有什麼事嗎?」
    慕容紅哈哈笑道:「妹妹!說真心話,你很愛展哥哥吧?」
    婉兒想不到姐姐會開門見山地一語道出自己的心事,又想到姐姐乃是展哥哥的未婚
妻,不由秀臉通紅,急道:「姐姐!你不要亂猜!我……我……」
    但是她能違心而論,否認自己愛展白嗎?
    因此,她「我」了半天,再也吶吶地接不下去。
    慕容紅兩隻水汪汪的明睜,深情款款地望著妹妹,親切一笑,伸出玉手拉住婉兒的
結腕,以無比溫柔的語調說道:「妹妹,你不要瞞我了!從這幾天的情形,我已看出你
是萬分愛著展哥哥的!而且,我也是最近幾天才發覺,你愛展哥哥,可能比我還要早,
在展哥哥第一次到我家中,你找我去向弟弟(凌風公子)說情,不要把展哥哥趕走……妹
妹!從那時你便愛上展哥哥了,對不對?」
    婉兒臉孔羞紅得如大紅布一般,只任姐姐牽著手兒,垂頭默然無語。
    慕容紅又道:「我只是奇怪,自己怎麼如此粗心大意,這麼重大的事,競未能提早
發現?如果早知道妹妹愛上展哥哥,姐姐也不會做出錯事……」
    慕容紅說至此處,婉兒突地「嚶」然一聲悲泣,掙脫被慕容紅握住的手,飛身向回
路掠去!
    慕容紅急呼道:「妹妹!」
    被這一喝,婉兒收住急去之勢,但仍背臉站著,香肩起伏,已經傷心得哭了!
    慕容紅急掠至婉兒身邊,又技住婉兒素手,以同胞姐姐天性的至愛,輕輕道:「妹
妹,你不要傷心,聽姐姐說好嗎?」
    婉兒突地失聲痛哭,反身撲在姐姐懷內,哭道:「姐姐!我對不起你!……」
    婉兒哭得悲切,慕容紅想起家庭慘變,姐妹相依為命,不由也流下淚來……
    隱身樹後的展白,只覺心如刀攢,他暗暗自責:「展白呀!展白!你只因一時氣憤,
答應了慕容紅的親事,你又怎麼對得起情深似海的婉兒?……」
    慕容紅突地想起自己的用意,忙拭去臉上的淚水,用手扶起懷中的婉兒,調出絲巾
為婉兒擦去臉上的淚痕,道:「妹妹別哭!
    姐姐還有話說!」
    慕容紅以無比親切的語調說道:「我們就是親姐妹二人,雖尚有一個兄弟,可是他
自幼與我們性情不投,不是跟我吵,就是跟你打。如今,父親又被人殺害,家道大不如
前,從此以後我們姐妹更要相依為命,永遠相親相愛在一起,妹妹,你答應我嗎?」
    婉兒不知姐姐居心,見姐姐說得懇切,連連點頭。
    慕容紅安慰地一笑,道:「妹妹既是也愛展哥哥,那我們姐妹為了水不分離,我們
就共效『娥皇女英』,一同嫁給展哥哥,共事一夫,妹妹意下如何?」
    慕容紅此話一出,不但婉兒吃驚,就連隱身樹後的展白,也不由大大地一震!
    婉兒抬起頭來,以一雙明麗的大眼睛怔望了姐姐半天,見姐姐臉上慈愛的光輝及誠
摯的笑容,知道不是跟她說著玩兒,心中不由一陣狂跳,但倏然又把帶淚的粉臉埋在姐
姐懷中,情不自禁地呼了聲:「姐姐!……」就再也擒不起頭來!
    雖然她未親口說出答應姐姐的提議,但從她的激動之情,及眼裡閃耀的驚喜光輝,
慕容紅已知妹妹默允了,心頭一陣輕鬆,跟著情緒也好轉起來,她覺得幾日來懸在心中
的死結,總算讓自己所想的辦法解開了。又興起頑心,笑攬著婉兒的細腰,說道:
    「這是妹妹的終身大事,如果使妹妹受了委屈,姐姐可不願意。現在要妹妹親口答
應,你是不是同意了姐姐這個辦法?」
    婉兒頭也不抬,只一味地抱著慕容紅叫姐姐,但從她的聲音中,已可聽出沒有一絲
悲傷的成份,而是充滿了欣喜!
    慕容紅卻成心逗她,一個勁地問道:「你倒是答應不答應,只一味地叫姐姐干什
麼?」
    她見婉兒仍埋頭在她懷內,又道:「你要不願意就算了!我去告訴展哥哥,說你根
本不愛他……」
    婉兒嬌軀一扭,雙手扯住慕容紅的衣襟道:「姐姐!你好壞!……」
    慕容紅道:「好!你既是罵我,就是表示不願意,我這就告訴展哥哥去……」
    說著推開婉兒,舉步就走!
    「姐——姐!……」
    婉兒一聲嬌呼,她心中明白是姐姐成心嘔她,正想再與姐姐撒嬌,突然一抬頭,不
由驚得抽了一口冷氣!
    不知何時,在她二人身側不遠之處,幽靈鬼腸似地站著兩個活人!
    慕容紅也是在推開懷中的婉兒,才突然見到身前如幽靈似地站著兩個大活人,和婉
兒一樣震驚得膛目結舌!
    姐妹二人武功不弱,就算因為說話分心,也不能說有兩個大活人來至身側,競一點
未發覺之理?
    那麼,這兩個人武功之高必已到了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
    再一看那二人,均已至花甲之年,一個生著滿頭紅髮,皮膚酗黑,只有臉蛋中間圓
圓的一塊白嫩鮮紅,火眼金睛,極肖似一隻大馬猴!
    另外一個瘦小枯乾老頭,時值盛夏,卻穿了一襲又厚又重的棉長袍,外邊尚罩了一
件大馬褂,臉上一個通紅的大酒糟鼻子,十足的三家村教學冬烘先生模樣!
    這兩全形狀怪異的老頭,兩雙眼睛如四把寒光楓楓的利劍,直盯盯地望定慕容紅姐
妹,嘿然陰森,一語不發!
    慕容紅與婉兒雖然不認識這兩個幽靈般突然出現的怪老人,但隱在樹後的展白卻認
識他們二人,正是兩次與自己作對的「江南雁蕩山鬼谷二奇」!
    其實展白早就發現他二人鑷足潛蹤,欺近慕容姐妹身邊。一是慕容姐,再者他也想
暗察一下這成名江湖數十年的兩大高手,以花甲之年,鬼鬼祟祟地掩至兩個華年少女身
邊,究竟意欲何為?
    反正他有把握,就算二奇不顧身份,向三女偷襲,或者猛施辣手,以他隱身地點與
二女的距離,亦可適時出手搶救,是以仍然隱在樹後未動!
    也就是慕容紅與婉兒一怔的當兒,「鬼谷二奇」同時嘿嘿一陣冷笑。大奇「赤髮靈
猴」常去惡說道:「兩個女娃兒,在此商量同嫁一個丈夫,豈不是天下奇聞?」
    婉兒比較刁鑽,一見身邊悄無聲息地掩來兩個怪老人,而且出口諷刺,不由秀目一
瞪,嬌叱道:「誰要你管!喂,你們是幹什麼的,怎麼不聲不響地跑來嚇人?如果說不
出個理由來,別說姑娘對你們不客氣!」
    二奇「鬼谷隱裡」文正奇冷森森地說道:「小妮子你先別凶!
    老夫問你,你們二人方才口口聲聲展哥哥,是不是說的展白那小子?」
    婉兒厲聲道:「你說話客氣一點!什麼小子小子的?」
    「鬼谷隱裡」突然探臂向婉兒抓來,同時嘴中喝道:「老夫只問你是他不是?」
    「鬼谷隱叟」這隨便一抓,竟是快得出奇,如果不是婉兒剛又學會「千幻飄香步」,
就憑「躡空幻影」身法,幾乎躲不道「鬼谷隱叟」這一抓!
    隨那一抓之勢,婉兒一挫步,飄然躍開三尺,怒道:「是又怎麼樣?沒想到姑娘敬
你年老,你就先出手了,你也接姑娘一招試試!」
    說罷,出乎如錐,竟是「搜魂指」神功,猛點「鬼谷隱叟」左胸「期門」重穴!
    「鬼谷隱叟」吃了一驚,先是一抓落空,已經大出意外,又見婉兒指出嘯風,且出
招之疾絲毫不弱於自己,心中更是一懍,想不到看來一個弱不禁風的年輕女子,竟有出
乎意外的高強武功?
    他看出婉兒指風凌厲,不敢硬接,閃身躍出一丈開外,但倏退又進,只腳尖微一點
地,身如飄風又躍了回來,同時向婉兒拍出兩掌!
    這兩掌一先一後,但後發先至,又似一後一先,招式怪得出奇,而且一股陰柔暗勁
洶湧湧來,竟是大得超乎想像!
    婉兒也吃了一驚,看不出這冬烘先生一樣的糟老頭,掌力之大竟是前所末見!
    婉兒一樣的不敢硬接,飄身退出一文開外!
    慕容紅見這怪老人出手武功高強難測,且探聽展白下落,雖然出言不遜,但她素知
這般江湖奇人異士多有怪癖,說不定是展哥哥的朋友,當下攔住妹妹,向「鬼谷二奇」
斂襖道:「不知兩位老前輩詢問展小俠有何貴幹?」
    「鬼谷隱叟」不答反問,道:「這麼說來,你們兩個妮子口中的展哥哥,當真是展
白了?」
    慕容紅點頭承認道:「正是!」
    在一旁的「赤髮靈猴」突然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展白這小子艷福不淺,競有兩個
花朵似的女娃兒。」這話說得慕容紅滿胎生霞,半羞半嗔地道:「別為老不尊,二位究
竟找展小俠有什麼事?」
    婉兒道:「姐姐,你理他們做甚!這兩個老不死決不是什麼好人!」
    「鬼谷隱叟」突地仰天打了哈哈,然後臉孔一沉,道:「你這小妮子活膩了!竟敢
當面罵我老人家,今天,你是死定了!」說罷舉掌欲劈……
    「赤髮靈猴」一手攔住「鬼谷隱叟」,道:「師弟,別忙!這兩個女娃兒既是展白
那小子的未婚妻,咱們拿住她兩個,不怕展白那小子不把天下第一奇書交出來!……」
    婉兒一聽幾乎氣炸了肺,當下插嘴罵道:「別做夢了!憑你們兩個老不死,妄想爭
奪天下第一奇書,還差得遠呢!」
    至此,慕容紅也候然明白,原來這兩個怪老人詢問展白,是想爭奪《鎖骨銷魂天佛
卷》,但她比婉兒較為沉著,展哥哥聲言退出江湖,她不願再為展哥哥多樹強敵。立即
說道:「可惜兩位老前輩來晚了一步,展小俠已在前幾天,當著群雄之面,把那中《鎖
骨銷魂天佛卷》撕毀了!」「鬼谷隱叟」臉色一變,急問道:「此話當真?」
    慕容紅道:「誰還騙你不成!」
    她見「鬼谷隱叟」似是不情,又接著道:「此事任人皆知,不相信,二位老前輩可
以去問問!」
    此事,又大出「鬼谷隱叟」意外,看慕容紅所說又不似有假,一時急得吹鬍子乾瞪
眼,半天說不出話來!
    「赤髮靈猴」常去惡兩隻猴眼一轉,含著誘詭的笑容道:「女娃兒!你以為這兩句
話就可以騙得了我倆老人家嗎?」
    婉兒見他二人胡攪蠻纏,心中大怒,不等姐姐回答,立即接口道:「就是騙你們兩
個老不死,又該怎麼樣?」
    「鬼谷隱叟」也似恍然大悟,怒道:「老夫就要你們兩個小妮於的死命!」說罷舉
手又要打……
    「赤髮靈猴」再攔住暴怒如雷的師弟,陰沉沉地笑道:「我們不要她兩個死,只要
捉活的,找展白那小子去交換《鎖骨銷魂天佛卷》!」
    婉兒怒極,脫口罵道:「說的比唱的好聽,想是吃多了燈草灰,淨放輕巧屁!」
    「赤髮靈猴」臉色一沉,也怒道:「你們兩個女娃兒,是乖乖的跟我兩位老人家走?
還是要等我兩位老人家動手拿人?」
    婉兒冷笑道:「說大話不怕折了舌頭!」
    「赤髮靈猴」面色陰沉道:「真要動手,不出十招,我兩位老人家便可把你們兩個
女娃兒拿下!」
    婉兒道:「真要動手,不出三招我兩位姑奶奶便可把你們兩個老不死打發走!」
    婉兒舌鋒犀利,只氣得「鬼谷二奇」五內生煙!
    隱身樹後的展白,可止不住直要笑……「鬼谷隱裡」暴喝道:「那咱們不妨試試
看!」
    暴喝聲中,「陰風掌」一招「鬼王撞鐘」,猛向婉兒胸前抓來,對一個少女來說,
這招式有點下流!
    婉兒粉臉一紅,心中暴怒,但見他掌風陰氣森森,狂嘯暴捲,威勢甚猛,也不敢輕
易去接,立刻施出「千幻飄香步」,嬌軀只輕一轉,已脫出「鬼谷隱叟」掌風之外!
    婉兒身法以輕靈見長,從學會了「千幻飄香步」,更是如虎添翼,幾下動作,快得
猶如神龍見首不見尾,「鬼谷隱叟」的「陰風掌」絕大殺招,已告落空!
    這身法,使「鬼谷隱叟」暗暗吃驚,但也更激起了他的狂怒,只見他颼風閃電似的
又接連劈出七掌!
    這七掌一氣呵成,橫劈盤打,如電光石火,力道之猛,勢如駭風驚浪,但在婉兒絕
妙身法之下,掌掌均告落空,徒然打得風嘯坐飛,草折樹斷!
    可也把婉兒逼退一丈開外!
    婉兒大怒,在飄然躲過第七掌之後,嬌叱一聲,施出「搜魂指」神功,指風銳嘯,
猛點「鬼谷隱叟」前胸三大要害!
    見婉兒招風凌厲,「鬼谷隱叟」一樣不敢硬接,斜身一躍,婉兒趁機扳回劣勢,也
接連攻出三指四掌,一樣七招!
    這七招連環施出,也把「鬼谷隱裡」逼退一文!
    二人翻翻滾滾,晃眼打了十數招,仍然是個不勝不敗之局!
    「赤髮靈猴」猴眼一轉,盯在慕容紅的粉臉之上,陰森森地笑道:「他們兩個打上
了,女娃兒,咱們也別閒著,老夫陪你玩玩!」
    這話輕薄已極,慕容紅玉面如冰,挖苦道:「剛才你不是說十招嗎?如今廿幾招都
過了,你那同伴並未能把我妹妹怎麼樣!……」
    「赤髮靈猴」賊忒忒一笑,道:「十招,廿招,有什麼關係,反正早晚你二人是我
們兩位老人家囊中之物!」說著一招「黑手套魂」,抄手向慕容紅下腹部抓來!
    慕容紅秀臉一紅,她一直尊敬他二人年老,說話都很客氣,沒想到這二人為老不尊,
既不要臉又出手下流,她再出不留情面,搬身橫步一招「風震雷鳴」,猛向對方當頭拍
去!
    「赤髮靈猴」閃身出掌,二人也打在一起,晃眼也過了十數個照面!
    但動手時間一長,慕容紅卻不是「赤髮靈猴」的對手!
    「江南二奇」以「赤髮靈猴」武功較高,而慕容姐妹,卻以慕容紅較弱,一強對一
弱,幾十個照面一過,慕容紅已累得嬌喘吁吁,週身見汗!
    婉兒與「鬼谷隱叟」,卻打了個棋逢對手!
    認真說起來,婉兒與「鬼谷隱叟」還從一位師父學過藝,「鬼谷隱叟」是「神猴」
鐵凌之徒,婉兒也跟「神猴」鐵凌百日習功,打著打著,二人招法競有不少是相同的!
    可是二人卻從未見過面,當然誰也不認識誰。
    不過都在心裡納悶,為什麼對方招式,有許多與自己一樣?
    那邊,慕容紅卻已險象環生!
    「赤髮靈猴」穩操勝算,又開始幽默起來,不時油嘴滑舌,表面上贊慕容紅容貌美
麗骨子裡卻是窮吃豆腐。
    以他的歲數來講,盡可做慕容紅的祖父,當真是為老不尊!
    慕容紅又羞又氣,「赤髮靈猴」「黑煞手」遮天蓋日,沒頭沒臉向她蓋下來,她已
感力盡筋疲,無法應付這勢威力猛的一招,但她恐怕失手遭擒受辱,有損展白臉面,競
抱了同歸於盡之心,不管罩向週身要害的掌影,一招「火中取栗」,運起家傳絕藝「摘
星手」,向對方撲去!
    猛聽一聲亂響,一聲暴喝,一聲慘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