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五二章 路遇「窮家幫」

    「江南二奇」面色慘變,脫口驚呼道:「太陰神掌!」
    翠翠冷笑道:「怕了嗎?」
    說著雙掌緩緩向「江南二奇」壓下!
    一般洶湧的巨大氣流,激盪而出!
    「江南二奇」面無人色,騰身想跑,但那股洶湧氣流競似一個無形的巨大鋼罩一般,
把二人罩定,想跑連腳步都無法擒起!
    這是「江南二奇」有生以來,經過無數陣仗,從未經過的現象。二人臉色流露出無
比驚懼的神色!
    沒想到兩個無父無君、狂傲不可一世的兩大高手,竟然如此怕死!
    展白突然在後邊叫道:「翠翠!……」
    翠翠聞展白一叫,猛然記起她的白哥哥最反對她濫殺無辜,為了不使展白不高興,
她這時收住掌勢,卸去功力,雙手下垂,冷冷地說道:「看在白哥哥份上,饒你二:人
一條狗命!滾吧!」
    「江南二奇」如逢大赦,話也沒敢多說一句,掉頭鼠竄而雲!
    連丟在地下的愛徒「三寸丁」的屍身也顧不得收拾了。
    展白見翠翠放走了「江南二奇」,懊悔地連連跺腳,怨翠翠道:「翠翠!你怎麼把
他二人放走呢?」
    翠翠一手揭下腦上的奧面具,一雙大眼睛睜得滾圓,奇怪地望著展白,道:「咦!
白哥哥!你不是不願妹妹多殺無辜嗎?」
    展白跌腳道:「他二人是殺害自己恩師,毫無人性的惡徒,不座放走的!」
    翠翠小嘴一嘟,頗不高興地道:「這倒難了!有時你不要我殺人,有時又叫我殺,
誰知你究竟要怎樣?」
    展白也氣起來,道:「我要你怎樣?只要你不給我添麻煩就好了!剛把樊姑娘氣走,
又放走十惡不赦的惡人!……」
    翠翠玉容慘變,不等展白把話說完,便氣道:「好!我不給你添麻煩!我走!」
    由於展白也在氣頭上,翠翠走時他連阻攔都未攔阻,事實上翠翠身法太快,要攔也
攔不及了。直等到翠翠的人影已消失在蒼茫夜色之中,展白兀自喃喃道:「走就走吧!
有什麼了不起……」
    嘴中雖如此說,心中卻不兔興起一種茫然空虛的感覺!
    夜涼如水,雲淡星稀!
    天空的黑雲,也不知何時消散了,東方天邊已現出魚肚白色,正是「耿耿星河欲曙
天」的斷雁時分。
    「狐!啞!」一隻失群的孤雁,哀鳴了兩聲,從樹梢拍翅飛起,在昏暗的天空繞了
幾個圈子,飛向茫茫遠方!這失群的孤雁,寂寞無侶,天涯茫茫何處是它的歸宿?
    他漫無目的地緩步走著,在荒山野嶺之間,在晨光亮微的曉霧之中,他落寞的身影
越發顯得孤獨了!
    正是「青眼相看能有幾,英雄窮途少人知!」突然——對面山坡上躥出數條人影!
    這些人行色蒼促,看見展白,一齊飛奔著跑來!
    「賢侄!」
    「小恩公!」
    「展哥哥!」
    還離著老遠,便一齊高聲呼喊起來,展白舉目一看,原來是雷大超、「太白雙逸」、
茹老鏢頭及慕容紅!
    這幾個武功高手,跑得都有點氣喘吁吁,亂髮飛蓬的雷大叔首先叫道:「賢侄!你
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
    「太白雙逸」接著道:「小恩公!叫我們好找!」
    慕容紅脫口叫道:「展哥哥……」
    這心高氣傲的少女,不見了未婚夫,比任何人都要焦急,但見到展白,只這一句
「展哥哥!」便代表了千言萬語,其他再也說不出來了。
    展白搖頭一四,但他的心裡卻流過了一般溫暖,因為從這些人的神態中,他已知道,
他並不是孤獨的,仍有許多人關心他,敬愛他!
    人,是離不開愛的!就是英雄也不例外。
    茹老鏢頭江湖閱歷最豐,三教九流的人物什麼樣的人都接觸過,善於觀人辨色。見
展白搖頭歎息,神情落寞,早巳看出其心意,於是乾咳了一聲,道:「展賢弟!些微挫
折,不用老放在心上!那『長髯老人』武功內力,雖比資弟略高半籌,但賢弟還年輕,
只要加緊用功,假以時日,必可凌駕其上,那時,賢弟不但穩可戰勝長髯老人,就是天
下武林,恐怕也要以貸弟為尊了!哈哈……」
    說罷,這滿面風塵的老鏢頭還打了一個哈哈。
    展白能體會出茹老鏢頭的話中之意是在安慰他。但在此情形下,別人越安慰他,他
愈覺慚愧,因為以前有人說過「任何東西也代表不了勝利」,所以才有「成者王侯敗者
賊」的說法。展白聽茹老鏢頭說完,一拱手道:「謝謝老哥哥!這都怨小弟無能……」
    「太白雙逸」的大逸活死人,呆板的臉上一陣激動,搶著道:「小恩公!何必說這
種自餒的話?要說小恩公無能,那我們這些老不死的,不都成了飯桶了嗎?」
    二逸「死活人」死人眼一翻,也搶著道:「並不是小恩公武功差,小恩公連戰三人,
吃了敵眾我寡的虧,其實要是一打一,我『死活人』敢打賭,那長髯老人決不是小恩公
的對手!」
    展白拱手道:「多謝諸位前輩的誇獎,但展白有言在先,既是輸給人家一掌,當然
只有道守諾言,退出江湖!」雷大叔在一邊黯然一歎,道:「展的父親,一模一樣的脾
氣,一言既出,至死不變!」
    茹老鏢頭急道:「無論如何,展賢弟不能退出江湖,如今『南海門』入侵中原,高
手甚多,武功自走蹬徑,且殺除異己,手段毒辣,放眼中原武林,除了展賢弟之外,實
在找不出幾位可資與『南海門』高手對敵之人,如果展賢弟再退出武林,可說正中了
『南海門』的奸計,更耍肆無忌憚了!那,中原武林豈不要變成屍山血海!」「太白雙
逸」差不多同時說道:「茹老鏢頭說得對!小恩公!對這些凶暴殘忍的海外門派,我們
不能跟他們講江湖道義,空言約束……」
    雷大叔打斷「太白雙逸」的話,道:「話不是這麼說!我們立身江湖,以俠義自居,
必定要誠而有信,說出的話,決不能不算。要不然我們還稱得什麼英雄?豈不是跟那些
險詐無信的小人一樣了嗎?」
    雷大叔這幾句話,展白聽得點頭欽佩,眾人也無不心服,雷大叔頓了一頓,接住說
道:「這事要從長計議,走!我們先回『豹突山莊』再說。」
    說罷回頭就走!
    這便是雷大叔豪爽過人的地方,說行便走,決無虛偽客套。
    慕容紅聽說回「豹突山莊」,心花怒放,望著展白嫣然一笑道:「我們走吧!」
    展白覺得雷大叔說得義正詞嚴,無法拒絕,便趁著慕容紅叫他,邁步走去,但隨口
問道:「婉兒呢?」
    慕容紅笑道:「她一個人先回家了!」
    展白不自長歎一聲。
    慕容紅關懷地望了展白一眼,以為展白被長髯老人掌震內傷未癒,關心地問到:
「展哥哥,你有什麼不對嗎?」
    「沒什麼,沒什麼……」。
    展白連忙否認,其實以展白目前的功力說,些微掌傷,略以調息,即已恢復,他的
心情紊亂是因為婉兒暗戀著他,但這叫他怎麼跟慕容紅說呢?
    一行人都是武林健者,腳程甚快,中午時分,已趕到蘇皖交界的興隆鎮。
    展白想起數月之前,在此投店受拒的情形,向終人道:「此處是『安樂公子』門下,
『血掌火龍』姚冰昆駐紮,『血掌火龍』死在『海外三煞』手中,現在不知道還有人駐
守沒有?」
    茹老鏢頭驚到:「血掌火龍姚炳昆,『紅砂血形掌』練有十成火候,一柄『仙人掌』
外門兵器,更是打遍蘇魯無敵手,尤其是火藥厲害,怎麼?也死在『海外三煞』手中
了?」
    雷大叔漫不經心地道:「姚炳昆只是火藥暗器霸道,其他武功平平,不過卻驕傲得
緊,此人我早思一會,可惜現在會不到了!」言下,豪氣不減當年!眾人談談說說進得
鎮來,只見街上到處是身披麻袋的叫化子。
    這些叫化,均手提打狗棒,行色匆匆,都沿街向著一個方向行去,就是靠著店家門
口站著的叫化,也不向店家索討,遇著路過的叫化,一施眼色,便立即跟隨著走去!眾
人之中,多半是老江湖,一看到這些叫化的情形,便都嘹然,必是「窮家幫」的人物在
此鎮有什麼集會,因此毫不為然,照舊向鎮中走去。
    但慕容紅乃是豪門千金,平常連大門都未走出一步,見到這樣的情形,不由奇道:
「怎麼這鎮上這麼多叫化子?」
    茹老鏢頭低聲道:「姑娘!不要多管鬧事,他們都是『窮家幫』的人!」
    「窮家」還有「幫」?慕容紅心中更奇,但她卻沒有再問,只睜大了充滿好奇的眼
睛,注視著那些叫化的行止。
    這些叫化身上的衣服雖然破破爛爛,但一個個身軀彪壯,健步如飛,臉上更是一臉
的剽悍之色,眼睛鼓著,太陽穴飽滿,精氣神充足,看樣子便知道都是身懷高強武功的
練家子。
    每個叫化的肩上都搭著麻袋,三四條不等,有多達七條的,最少也有兩條。手中拿
的打狗棒也各不相同,有青竹,有黃竹,還有綠竹。慕容紅一個末出過閨門的千金小姐
當然不知道,這叫化身上的麻袋及手中的打狗棒有何意義?但雷大叔、茹老鏢頭、「太
白雙逸」等人卻瞭然於胸,知道這些麻袋的多寡及打狗棒的顏色,是代表在「窮家幫」
內的身份地位的。
    可是,這些情形就是茹老膘頭這等老江湖,看了也睛暗納悶,因為背七條麻袋以上
的叫化,都是「窮家幫」長老地位的頂尖高手,尤其手拿青竹杖的那麼多,更知「窮家
幫」高手聚集在此鎮上的實在不少!
    再往前走,叫化愈多,三個一群,五個一夥,都在一個十字路口處,轉入一條長巷
中。展白實在忍不住好奇,低聲道:「『窮家幫』向來受『端方公子』節制,怎麼今天
都跑到『安樂公子』所轄的地面來了?莫非有什麼事故發生不成?」
    雷大叔點了點頭,道:「賢侄所料不差,走!咱們看看去!」說罷,也隨著那些叫
化走進長巷中去。
    雷大叔豪邁絕倫,茹老鏢頭、「太白雙逸」雖然不願多事,只有跟著走去,至於展
白與慕容紅中輕好奇,更是欲觀究竟,毫不疑遲地跟了進去。
    這條長巷,說長是真長,走了三五十丈進去,仍然深不見底。
    眾人正往前走,突然叉路裡閃出三名叫化,各自一橫手中打狗棒,阻佐去路。當中
一個鴿衣百結、肩背四條麻袋的叫化,領頭叫道:「站住!看諸位有錢的爺們,也是江
湖上的混混兒,難道看不出前面是窮人集會的地方嗎?」
    雷大叔仰天打了哈哈,道:「我們正是窮人的朋友,前來觀望盛會的!」
    這三個叫化一楞,狠狠地打量了雷大叔兩眼,臉上陰晴不定,滿是疑問神氣。
    因為雷大叔亂髮飛蓬,額下鋼須如猖,雖然身上一襲青布袍還算整潔,但外形已跟
「窮家幫」的人差不多。
    三個叫化上下打量了雷大叔幾眼,靠左首一個面白鬚長的叫化,突然冷笑道:「光
棍眼裡不揉砂子!朋友要想在窮人面前矇混,可說是瞎了眼了!第一,你身上不帶階級,
第二,你手中不拿信物。就憑三言兩語想見祖師爺,那是夢想!」
    茹老鏢頭吃了一驚,忙跨前一步,插口道:「怎麼!『窮家幫』在這裡擺香堂嗎?」
三個叫化只是一味冷笑,並不答言。
    雷大叔氣往上衝,道:「老夫雷震遠,連你們幫中長老『風塵三丐』,對老夫都不
敢無禮,你們幾個晚生後輩,競如此張狂,實在可惱!」說罷,大步闖了過去!
    三個叫化暴叱一聲,三根打狗棒一抖,嗡然勁嘯,點向雷大叔面前,兩,三名叫化
三根狗棒一齊出手,差不多封住了整個巷口,雷大叔赤手空拳,如果不急行後晃,必定
傷在三根打狗棒之下!
    但雷大叔是何許人也,「七十二路天佛掌」,在數十中前即已名揚江湖,只可惜這
三個叫化出道甚晚,雷大叔又隱遁了十數年,末在江湖上走動過,故而報名出來,三個
叫化還不知道眼前亂髮怪人,就是數十年名震大江南北的「天佛掌」雷震遠!
    眼見三根打狗棒,猶如狂風驟雨,將要打在雷大叔身上,雷大叔陡叱一聲,「退!」
    大袖一拂,勁風狂嘯,三名叫化當場被震退五,六步,連手中黃竹杖都幾乎脫手飛
去!
    三名叫化拿杖的右手虎口發熱,半邊身子發麻,腹內真氣流躥,不由齊聲驚呼道:
「併肩子!有硬點子要闖關!」
    喝聲甫落,嗖!嗖!嗖!……一片衣挾破風之聲,從四處門內接連躥出十數名叫化!
    這些叫化之中,已經有身披五條麻袋,手拿著竹杖的人物出現。
    顯見已來了「窮家幫」中的二代高手!
    同時,房頂上弓弦連響,眾人抬頭一看,兩邊屋頂上已站滿了「窮家幫」的幫家,
每人手中拿著一隻彈弓,怕不有數十名之眾,一齊瞄準眾人,引弦待發!
    眾人心中一懍,估不到「窮家幫」早就嚴陣以待,以雷大叔等人,雖不怕區區彈丸,
但在這狹長巷中,手腳施展不開,如果屋頂上的數十隻彈弓一齊發射,還真是不好應付!
    展白急叫道:「在下展白,想來拜訪『端方公子』,不知諸位能否代為通察一聲!」
    誰知上來一名手拿青竹杖、肩背五條麻袋的老年叫化,冷笑道:「早在『亡魂谷』
領教過了!沒別的,請各位先委屈一下吧!」
    原來這名叫化,參加過「亡魂谷」青竹杖大戰「金府雙鐵衛」之戰,那時,展白與
婉兒也適逢其會,而且傷了不少「窮家幫」門下高手,故而認得展白。
    他說罷,從麻口上解下幾條繩索,往展白等人面前一擲,說道:「爾等束手自縛,
咱們窮人決不難為你們,只要見了祖師爺,一句話,便可放諸位。如若不然,哼!哼!」
他在鼻孔裡冷哼兩聲,突然翻服望向兩旁屋頂,厲聲叱道,「就請諸位嘗一嘗『肉丸子』
的味道!」這豈不是以生命相脅?
    展白大怒,雷大叔卻負手冷笑道:「『窮家幫』素常以與人無件,立足江湖,才能
幫眾遍天下,像爾等這般耀武揚威,布下陷阱要挾武林同道,哼!哼!恐怕『窮家幫』
要冰消瓦解在爾等手中!」
    那手拿竹杖的叫化,冷笑一聲,道:「死在面前,還敢大言不慚!現在我數到五,
如果五下數完,各位再不自縛,我便要下令千丸齊飛!」
    說罷,他舉起手,伸直五個手指,先彎下一隻手指,口中喝道:「一!」
    雷大叔負手而立,展白等人不動聲色。
    青竹叫化彎下第二個手指,朗聲道:「二!」雷大叔不動如山,展白等人已在暗中
運功戒備!「三!」
    青竹叫化又彎下第三個手指,「略啪!咯啪!」一片暴響,屋頂上數十叫化鐵胎彈
弓都引滿了弦。
    「四!」☆四字出口,屋頂數十彈弓,都彎頭向下,瞄準了眾人!
    雷大叔茹老鏢頭、「太白雙逸」,已緊張得手心見汗,禁不住要出手相搏!……
    站得較遠的那些「窮家幫」眾,也都緊張地望定眾人!
    大戰一觸即發!
    只要那青竹叫化「五」字一出口,一場血戰便要立刻展開……
    「住手!」
    突然一聲暴喝,飛快掠來三條人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