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四五章 桃花女設迷魂陣

    白髮婆婆冷艷紅被展白一掌震退了五步!
    白髮婆婆怪目圓睜,滿頭白髮狠根直豎,她真不相信這三個月之前傷在自己掌下的
少年,掌功內力竟會突然增強!
    怪嘯一聲,把她鬼神皆驚的「搜魂指」功運至十成,出指如朝,猛戳展白「心俞」
重穴!
    指風一出,銳風尖嘯,聲勢的確駭人已極!
    被綁在柱上的中年貴婦、展婉兒,以及「燕京鏢局」的眾鏢師,擔心展白安危,齊
聲驚呼……
    展白腳踩「千幻飄香步」,人影一晃而沒,白髮婆婆凌厲指功落空「茲」的一聲微
響,三數文開外的堅硬石壁上竟現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可見白髮婆婆的「搜魂指」實在厲害!
    白髮婆婆才微微一楞神,正驚奇展白是用什麼身法,競能脫出自己的指力之外?……
    忽覺背後一熱,似有一股火苗向自己身後燒來!
    白髮婆婆立感不妙,晃身急躲,但仍然是慢了一步,只感左肩頭如被燒紅的烙鐵燙
了一下似的,奇痛無比,踢著那股熱力向外一震,白髮婆婆慘嗥一聲,斜刺裡路路十數
步出去,「碰」的一聲,撞在牆上!
    只把白髮婆婆撞得頭昏眼花,雙眼翻白,半天回不過一口氣來!
    《鎖骨銷魂天佛卷》上的絕學果然威力無邊,展白首次施展,僅只一個照面,就把
雄心萬丈、欲想把中原武林一拳征服的「海外三煞」中名列第二的白髮婆婆打傷!
    這還算是白髮婆婆武功登峰造極,方能閃過後心致命要害,僅是肩頭承接了展白一
掌!
    如若被展白一掌按在心上,就算白髮婆婆內功深厚,也難逃一死!
    展白初施「天佛絕學」,一掌把白髮婆婆打傷,整座地下室內,不分敵我,齊聲驚
呼!
    二半是震驚,一半是懷疑,任何人也不相信,展白競具有如許高強的武功!
    但這一掌打傷白髮婆婆,卻把與白髮婆婆伉儷的長髯老人「仇如海」仇公公給氣翻
了天!
    只見他把過腹的長髯一抖,厲嘯怒吼了一聲,就如一個響雷打在了暗室之中,把眾
人耳鼓震得疼痛如裂…..。
    就在這怒吼如雷聲中,長髯老人一隻右掌真力貫注,競猛然漲大了數倍,「呼」的
一聲,以疾風迅雷之勢,猛向展白面門劈來!
    展白見那長髯老人的手掌,競大如車輪,掌心旋轉著整個碗口大的罡風氣圈,勁流
激湍,聲勢驚人,前所未見,不由心中一懍……
    不要說展白害怕,就室中所有之人,均是武林頂尖高手,見了這種空前絕後的掌功,
也莫不惜然色變……
    展白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掌功,見狀不敢硬接,才要施出「千幻飄香步」躲去……
    耳中忽然聽到一個細如蚊納的聲音說道:「白哥哥!對敵要有自信,你不要怕,先
接一掌試試,看你的『天佛絕學』究竟有何進境?……」
    展白知是翠翠在暗中提醒自己,雄心立震,不再躲閃,反臂一掌,向那大如車輪的
巨掌迎去。
    展白施出的這招,是「天佛降魔掌」絕學中的一招「佛光普照」!
    只見勁風山湧,隨掌而出!
    剛猛無倫的掌風,與長囂老人巨靈大掌的登風勁流一接,只聽「轟隆隆!」驚天動
地的一聲大震!
    餘力四激,就地捲起一陣狂飄!
    滿室塵沙飛揚,屋頂磚石墜落如雨!
    壁搖校動,整座地下大廳幾乎被二人掌力震塌!
    眾人尖叫驚呼聲,只見展白身上晃了幾晃,仍然在原地末動!
    那站在一邊的「海外二煞」另一位,「佛印法師」,卻覷出便宜,悄無聲息地蹭下
身去,猛然「狐狐」怪叫兩聲,雙掌猛向展白後心撞來!
    「佛印法師」的「蟆膜功」乃是域外絕學,也是厲害非凡!
    他覷定展白連戰兩大高手,真力損耗過巨之際,抽冷子打出,想一擊致命,把展白
毀在當場!……
    婉兒從展白一出現,就全神貫注在展白身上,首見展哥哥連敗兩大高手,芳心中除
了歡喜之外,對她心目中唯一的戀人更是祟拜萬分,無奈她被牢牢地綁在廳校上,雖然
有滿腹相思,卻無法上前對心上人傾訴,正在低徊不已,突見「佛印法師」偷襲展白,
只急得尖急呼道:「展哥哥!小心暗算!」
    其實,婉兒不喊叫,展白也發覺身後有人暗襲,他運集真力,蓄勢待敵時,發覺自
己硬餅了兩大高手,內腹真氣,不但不見衰竭,反而更是充溢,知道自己內功真力已達
收發隨心、爐火純青之境,內心的欣慰真是無可言喻,暗想自己武功有成,名望事業,
父親的血仇,都可一一達到完滿結果,意氣飛揚之中,對身後暗襲之人,連看也不看,
反臂一掌,直向身後撩去!
    掌風勁流,隨掌而出,只聽「砰碰」兩聲暴響,一聲悶哼,在身後偷襲展白的「佛
印法師」,竟被展白一掌震飛二丈開外!
    「海外三煞」之中,以長髯老人武功最高,白髮婆婆次之,「佛印法師」是最弱的
一個,想兩個比他強的高手,都敗在展白手下,他更不是展白的對手了!
    他一副胖團團的身軀,被展白一掌震飛兩丈開外,「碰」的一聲,撞在牆上,只感
腹內氣翻血湧,雙眼金星亂冒,嗓口一甜,「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展白連敗「海外三煞」,把大廳中眾人,不分敵我,一齊震住!
    眾人大睜著雙眼望著展白,再無一人敢上前……
    白衣銀扇的「龍神太子」,雙手抓緊銀扇,滿臉驚慌之色,卻眼珠亂轉,看樣子驚
恐之中,還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魔鬼島八妖」更是面色慘白,想不到中原武林,還有這等武功高手……
    原先是慕容府的十大高手,現已歸附「南海門」的「銀簫奪魂」章士朋、「追魂鈴」
司馬敬、「獨腳飛魔」李舉,卻一個個如木塑泥雕一般,站在那裡,想是這大大出乎意
料的場面,把他們震住
    只有「桃花四仙」及那鳳釵金衣的「南海龍女」,一個個桃花粉面上,不但不現驚
恐之情,反而現出一種喜悅的光輝!
    「桃花四仙」原就是煙視媚行、妖艷無倫的四個尤物,不做態尚且風情萬種,如今
施出狐媚之術,更是眉眼撩人,淺笑輕紹,加上搔首弄姿,真使人有點眼花締亂…☆」
    至於那頤指氣使、不可一世的「南海龍女」,本是一個美人胎子,論美麗不下於柳
翠翠,但她素常高傲慣了,而且一向在「南海門」稟掌大權,發號施令慣了,早把女性
天賦的魅力,忘於九霄雲外,使人見到她威風殺氣的一面,甚至於不敢仰視的地步!
    是以展白連傷「南海門」三大頂尖高手,她不但不怒,反而嚴肅的臉上現出一抹艷
麗的笑容,從座位上盈盈起立,走至展白三尺之處,啟齒笑道:「你是誰?敢與我『南
海門』作對?」
    這話若在旁人嘴中說出,並不算什麼,但在頤指氣使慣了的「南海龍女」嘴中說出,
已是大逾尋常的客氣了,何況面對的還是連傷她門下三大高手的敵人!
    但展白怎知道這些,見「南海龍女」金衣鳳釵,衣著華麗如九天玄女,美得出奇的
臉上,雖然浮著笑容,但卻隱含懾人的殺氣,不由朗然說道:「在下展白,並無心與你
『南海門』作對,但看不慣你等濫殺無辜,是以出面為武林主持一點公道!」
    這話本是實話,但展白不善辭令,不會委婉言之,率直道出,顯得咄咄逼人!何況
面對著是勢力龐大、想稱霸武林的一大門派的代表人呢!
    「南海龍女」對展白雖然暗生情愫,但被展白這幾句話說得不由怒氣陡生,冷笑道:
「好大的口氣!不知是憑閣下一人?還是另有人在後台撐腰,才敢如此大言不慚?」
    展白也被「南海龍女」這幾句激怒,因為他並不知道「南海龍女」在「南海門」中
的地位,以為你不過也是一個廿歲不到的少女,竟敢如此卑視人?不由怒道:「展白獨
來獨往,一人做事一人當,只憑手中一支『無情碧劍』,心中滿腔熱血,打盡天下不
平!」
    「南海龍女」見展白豪氣干雲,雙眉一挑道:「這樣說來,你是與我們『南海門』
作對定了?」
    展白見這金衣鳳極少女滿臉瞧不起他的神色,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卻一言不發,大
踏步地走到綁人的按前,為中年貴婦——也就是慕容涵的夫人鬆綁……
    「南海龍亥」從未見過如此狂傲的青年,膽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競連理也不屑理
她,即去解放犯人,當即怒叱一聲道:「且住!」
    耽聲中,人也閃電似地欺至展白面前,面子一沉,又叱道:「你要做什麼?」
    「救人!」
    展白嘴中如此說著,卻連頭也未抬,仍然去為慕容夫人鬆綁……
    「南海龍女」怒極,才要出手阻止……「桃花四仙」中的二姐「芙蓉妃子」水玉嬌
柳腰一擺,起蓮花步,飄前兩尺,嬌聲說道:「宮主!您是千金之體,拿這麼一個小於,
何用您親自出手,讓我們四姊妹把他拿下!」
    說罷向另外「桃花三仙」施了個眼色。
    另外「桃花三仙」一起臉現媚笑,各自柳腰款擺,飄然落在展白四方,伊然採取包
圍態勢!
    「南海龍女」也因顧慮自己身份,見「桃花四仙」一出面,立即一點頭,又候然退
回到座位上去。
    因為她心裡有數,若僅憑武功內力,「桃花四仙」尚不如「海外三煞」,當然更不
是展白的對手,但「桃花四仙」詭計多端,且滿身迷藥,以其狐魅的力量,對待一個初
出道的少年,穩有制勝把握,所以,她又坐回了原處,只等「桃花四仙」拿住了展白再
說……
    展白卻不管那些,解開了慕容夫人的綁繩,又去為婉兒解綁……
    展白雙手剛摸到捆佐婉兒的繩子,忽然耳畔響起一聲細若柔絲的冷哼……
    這聲冷哼醋味極重,展白知系隱身牆後的翠翠所發,但仍不顧一切地去為婉兒松
綁……
    慕容夫人活動了一下被捆得麻痺的手腳,先向展白道謝了一聲,立即眼含痛淚,匍
匐在地,一邊收拾「摘星手」慕容涵——丈夫的屍身,一邊喃喃祈禱,似是為她那慘死
的丈夫招魂……
    這些事情,本是同時間的事,因此那聲傳自壁間的冷哼,也未引起在場的人注意……
    「桃花四仙」見展白解開幕容夫人的綁,又去解婉兒,隨媚笑道:「小兄弟!你自
顧不暇,還去管別人?」
    說罷,見展白不答,仍自鬆綁救人,「挑花四仙」的大姐「香雲妃子」花玉研,首
先向展白遙遙拍出一掌!
    掌風柔軟無力,卻有一股充鼻的濃郁留香!
    展白漫不經心地揮掌迎去!……
    只聽細如蚊納的聲音在展白耳畔響起:「傻小子!接不得!還不趕快閉住呼吸!」
    展白聞聲一驚,立即閉住呼吸,但仍然嗅到少許香味,立感一陣頭昏眼花!
    另外的「挑花三仙」,見大姐已發動攻擊,也同時向展白拍出一掌!
    三隻粉白手掌過處,香風瀰漫,同時罩向展白!
    同時,八隻粉白的手掌一陣揮舞,一般更形濃郁的香風,又向展白罩去!
    好在展白已閉住呼吸,不懼香風迷霧,見八隻手掌一齊攻到,不躲不閃,「天佛降
魔掌」第二招又已施出,強大掌風勁流,分四方向「桃花四仙」捲去!
    無奈「桃花四仙」身軀靈活,輕若無骨,見一擊無功,展白強勁掌風又到,立即又
紛紛閃過!
    她四人不和展白強勁掌力硬打,一沾即退,但香風迷霧卻不斷向展白拍來!
    在她們四人認為,就算展白武功高強,閉住呼吸,也不能閉得太久!
    迷香拍出香氣,只要展白閉不住氣時,略一呼吸,即可昏倒!
    誰知展白所習《鎖骨銷魂天佛卷》的正宗心法,大逾尋常,吐納運氣,不需呼吸,
只閉住一口真氣,在內腑流轉,即可生生不息,內功真力便可用之不完取之不竭!
    是以「桃花四他」與展白連打了十數個照面,展白仍未被濃香迷倒!
    「桃花四仙」暗暗奇怪,一邊動著手一邊暗自思忖,莫非這少年練會金剛不壞之身,
竟會不怕海南特產的「迷魂香霧」?
    但她四人卻激起了好強之心,只見大姐「香雲把子」花玉研在嬌軀急閃、躲過展白
一般強大掌風之後,櫻口一啟,媚聲唱道:「雲想衣裳花想容!」
    接著雙臂一展,嬌軀夜半空中巧妙地一翻,競把一襲薄如蟬翼的外衣脫落!
    立刻露出一副滑膩如蛇的玉體!
    只見粉臂豐臀,曲線畢露,向著展白酥胸一挺,真是風情萬種,撩人欲醉!
    二姐「芙蓉妃子」水玉嬌,見大姐已施出「羅剎迷魂大陣」的解數,當即嬌軀一轉,
也接口唱道:「春風佛檻露華濃!」
    嬌叱聲中,也把身上的羅衣甩脫出老遠,粉腿玉臂,一齊展現了出來!
    三姐「霜華妃子」也接著唱道:「若非群玉山頭見!」
    歌唱聲中,嬌軀一轉,羅衣盡褪,正好露給展白一個肥大豐滿的屁股!
    四姐「瀟湘妃子」苗玉媚唱道:「會向瑤台月下逢!」
    她卻是面向著展白,衣扣解開,衣襦半解,嬌軀如靈蛇般扭動一兩下,胸前雙乳,
如新剝雞頭肉,雪白的乳蜂上頂著兩顆尖尖紅粒,向展白顫了幾顫!
    正好展白一掌打向「瀟湘把子」的前胸,「瀟湘妃子」不但不躲反而一挺酥胸迎了
上來,嚇得展白超緊縮手收招。
    展白目瞪口呆,雖然近來他連經惡戰,大場面見了不少,可也從沒有這次陷身脂粉
陣中,使得他進退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桃花四仙」歌唱聲中,一個個脫掉身上羅衣,粉臂玉腿,豐乳肥臀,把玉體一齊
展現了出來,競不再拍出迷香,只擺腿扭臂,圍著展白大跳其舞起來!
    可是,那陣陣的液香,卻隨著四副嬌軀的裸露,更形濃郁!
    整座大廳中卻瀰漫了這種濃郁的異香,加上春光滿眼,除了「南海少君」、「南海
龍女」以及少數定力強的高手以外,大廳之人均已昏迷欲醉,沉入了敬仙欲死的溫柔之
鄉!
    看來一個個是渾身無力,任人宰割了!……
    就連慕容夫人、婉兒等女性,也都嗅到了濃香,沉入半昏半醒的狀態之中……
    真想不到一曲「清平樂」,四個裸體少女,競有這般迷人的魅力!
    展白卻只是除了感到事出意料、略顯驚憎之外,絲毫未被迷倒!常言道「曾經滄海
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展白經過了「天仙魔女」「奼女迷魂大法」的試煉,世上
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迷惑得了展白?
    但展白天性忠厚,見四個少女都脫光了衣服,面對著自己歌唱舞蹈,不再出手攻擊,
竟也不思出手攻擊,立即注手不攻,只呆望著四副光滑的裸體出神發楞,競不知如何是
好!
    忽聽那細如蚊納的聲音,在他耳邊笑罵道:「呆子!你發什麼傻?這是『桃花四仙』
最厲害的『羅剎迷魂大陣』,你如再不破陣,可就要吃虧了!」
    展白機伶伶打了個冷戰,知系翠翠在暗中提醒自己,定了定心神,盡量使自己神智
清醒,雙掌蓄滿真力,平置胸前,對四女怒叱道:「小爺乃頂天立地奇男子!休要在小
爺面前施展鬼魅伎倆,如若再不退去,可別說小爺……要……不客氣了!……」
    展白只顧了對四女發威,可就忘了他應該閉住氣不能呼吸,這一開口說話,吸了兩
口氣進到腹內,立感頭昏眼花,陶然欲醉,雖勉強把話說完,到最後可也有點語不成聲
了。
    展白已漸昏迷,但一點靈智未混,迷糊中見是戴了鬼面具的柳翠翠,現身相救!
    只聽「南海龍女」怒叱道:「大膽賤婢!你背叛師門,仍敢在本宮主面前露面,還
不給我束手就縛,難道還要等本宮主下令拿人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