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四二章 劫鏢者是誰?

    車磷磷,馬嘯嘯,一條黃土大路,猶如一條大蟒蛇,婉蜒伸展至遙遠的天邊!
    大路上塵埃飛揚,正有一路鏢車迤邐經過!
    這鏢車都是油篷鐵輪,大馬長駟,足有數十輛之多,車轅上都插著一隻繡有手掌的
三角旗,隨風飄揚,獵獵作響!
    鏢車前後左右都有隨行鏢師,騎馬衛護,看那些鏢師一個個身材魁梧,雙眼精光四
射,便知懼是武功不弱的練家子!
    在鏢車前方百步之處,有八名趟子手,兩名一挑,共分四排,在前喊鏢開路!
    只聽八名趟子手拉長了聲音一遞一聲地喊道:「
    「燕——雄——京兆——
    我——武,——維——揚」
    行家一聽,便知是「燕京鏢局」的鏢車在此地路過。
    當然,若是再一看那鏢車上插的「鐵掌」鏢旗,就更知道是「鐵掌震河朔」茹老鏢
頭的鏢車了!
    鏢車前有十數名鏢師,放留徐行,為首是一個白髮蒼蒼年約六旬的老鏢師,正是
「鐵掌震河朔」茹老鏢頭。
    茹老鏢頭很久不出馬了,這砍親自出馬,想必這趟鏢是很重要了。
    靠茹老鏢頭左首,是一個面團團的大胖子,身穿公服,腦滿腸肥,看樣子咆六扇門
官飯的公人,茹老鏢頭的右首,卻是一個精皮寡瘦的瘦子,和那胖子成為一個鮮明的對
比,生像如猴,作捕頭打扮。
    這一胖一瘦兩個漢子,正是河朔名捕「胖靈官」鄭伯象,與京城俠捕「石猴」侯麟
善。
    看樣子,這趟鏢有公人隨行,想必也是為公家保的官鏢了。
    此際時值初夏,雖沒有盛夏的酷熱,但驕陽當頂,眾人腦門上都已微微見汗。
    茹老鏢頭把馬連坡的大草帽,掀在腦後,皺起多皺紋的臉,手搭涼篷,瞇眼向前途
望了望。
    眼見行近一片黑鴉鴉的松林,茹老源頭龐眉一皺,向左右說道:「傳令下去,要大
家提神戒備!」
    荒山密林,正是盜匪出沒嘯聚之處,茹老鏢頭經驗者到,所以一見前面的密松林,
立刻採取措施。
    負責傳令的「快馬」劉三,立刻飛快地驅馬由前向後傳去,一邊策馬飛奔,一邊口
中喊道:「總鏢頭有令,大家戒備!」
    一片刀劍出鞘之聲,寒刃鋒芒,在烈日下耀耀打閃,眾鏢師都把隨身武器取了出來,
向四周全神戒備!
    鏢車行列中立刻增添了一般肅殺之氣,看那警衛森嚴,令出必行之勢,真有大軍臨
陣的氣派!
    「胖靈官」鄭伯象胖臉上寬慰的笑容,向茹老鏢頭笑道:「到底是茹老鏢頭親自出
馬,這般陣勢,叫我們出差的人也安心多了!」
    「石猴」侯麟善也接口道:「說的是!像上一次出鏢,由一個新出道的年輕鏢師,
名叫展白的押鏢,那一路上真叫人提心吊膽!」
    「石猴」一提到展白,「胖靈宮」突然打了個冷戰,又瞇起兩隻細眼向前途望了望,
然後壓低了聲音在茹老鏢頭耳邊說道:「聽侯兄這一提醒,我倒想起來了,上次展白押
鏢,就是在前面這座密林出的岔子!老當家的!你可要小心了!」
    茹老鏢頭凝重地點了點頭,並未作答。
    可是「胖靈官」話聲雖低,卻被身後一個叫做「渾鐵牛」周大通的鏢師聽到了。上
次本輪到他出馬,茹老漂頭卻派了展白,他心中☆直不服氣,恰好那趟鏢出了事,而展
白也由此失蹤,這時他聽「胖靈官」提起舊事,正好借題發揮,從鼻哼了一聲,道:
「年輕人怎能當大任,上次我就說過他不行,總鏢頭還不信,結果還不是出了事,半途
他就棄下鏢車自行走了,一直到今天還沒有音信……」
    「渾鐵牛」還要嘮叨下去,茹老鏢頭忽然傾耳諦聽,面現驚詫之色,猛然沉喝道:
「周大通!住口!」
    茹老鏢頭這一聲沉喝,威嚇意味很重,「渾鐵牛」周大通一楞,他想不到茹老鏢頭
面色凝重,側耳向前諦聽,神色大逾尋常!
    「渾鐵牛」把沖在口邊的怒氣強壓下去,也傾耳細聽了一下,不由煌然色變!原來
在前面喊鏢的趟子手,已經走進了密林,但入林以後就失去了聲響!
    喊鏢的不喊鏢了,這證明前途出了意外!
    「胖靈官」與「石猴」二人還不知何故,見茹者鏢頭喝住周大通,面色凝重,一時
竟傻了,連問:「什麼事?什麼事?」…茹老鏢頭向二公差望了一眼,面色凝重,道:
「二位捕頭,準備應變吧!」
    說完也不管二公差反應如何,圈馬回來,舉手把鏢車停車,立刻採取了行動。
    茹老鏢頭不愧是老江湖,只見他吩咐鏢車在原地圍成一圈,數十輪鏢車,車轅車尾
相接,立刻成了一個圓陣,留下一半鏢師守護鏢車,茹老鏢頭親自率領另外一半鏢師,
飛馬奔向林中去察看真像。
    「胖靈官」「石猴」,至此方約略猜到可能有變,但見茹老鏢頭指揮若定,緊張中
放心不少,見茹老鏢頭率眾前去,當即一挾坐馬,也從後邊跟了來!
    茹老鏢頭、二位公差、一群鏢師,共是三十餘零,濺沙揚塵,策馬來到林邊,勒住
坐騎,縱目向林內望去!
    只見林內靜謐無人,鳥雀無聲,除了風過樹梢,發出嗚嗚松濤之外,競不聞一些聲
響!
    連那八名趟子手一個也不見。是連人帶馬一齊被人擄去了?還是穿林而過了,一時
猜不出去向!
    就算穿林而過了,也應該聽到繼續喊膘的聲音;若說被人殺害了,也應有屍體馬匹;
就算被人連馬擄走了,也能看出個蛛絲馬跡,或聽到馬嘶人喊,但目前松林內,靜謐無
聲,好像根本未經過任何變動!
    可是,這寧靜無聲的密林內,在茹老鏢頭一行人看來,卻隱藏了無數的恐怖和神秘,
充滿了無比的殺機!
    茹老鏢頭縱然經驗豐富,至此也心懷驚怖,抓不住頭緒!……
    「胖靈宮」鄭伯象、「石猴」侯麟善,此時似也明白事態的嚴重,兩個人嚇得臉無
人色,面面相覷!
    眾膘師也一齊睜大了眼睛,面含驚怖地向林內望去……
    那麼多人沒有一個發出聲音來!
    「胖靈官」耐不住這沉悶的氣氛,策馬走近茹老鏢頭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老
當家的!怎麼回事?」
    但在眾默無聲、緊張恐怖的氣氛之中,他這策馬一定動,又壓低了聲音一問,更使
眾人嚇得頭皮發麻,好像有什麼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個個面無人色!
    茹老鏢頭末答言,但心中已暗下決心,非要察看中水落石出不可,因為他是總鏢頭,
總不能鏢車不走,叫八個部下白白失蹤就不聞不問了!
    因此,他大著膽子策馬穿林而過,同時提神四周戒備!
    眾鏢師見總鏢頭已策馬人林,也只有大著膽子一個一個跟了上來!
    眾人進入密林,緊張的一顆心都要跳出腔外來了!
    因為明殺明砍,這些人都是刀頭舔血的漢子,還不會害怕,但這種狀況不明、莫知
所以,才使眾人緊張恐怖得不得了!
    林中松聲如濤,靜謐異常,三十餘人懷著驚慌恐怖之情,蹄聲得得,緩緩穿過了整
座松林,已經越林而過,到了松林的那一邊,數里之闊的松林內,卻一無發現!
    走出林外,大道仍在面前展伸,依然是一眼望不到盡頭,但大路口卻連一個人的影
子也沒有!
    那八名趟子手哪裡去了呢?
    這真是一個無法解透的謎!
    「渾鐵牛」周大通性格粗魯,此時低低詛咒了一句:「他媽的!真是碰到鬼
了!……」
    他一句話未說完,突聽身後喊殺連天,猶如千軍萬馬突然衝殺而至一般!
    那殺聲是由他們來的方向傳來,眾人齊吃一驚,立刻拉轉馬頭,又奔回林中!
    三十餘騎,風馳電掣,方入林中一半,突聽樹上弓弦響處,一排急警,橫空射至!
    眾人不備,立有十數鏢師,中箭落馬!
    茹老鏢頭心知中計,心中又急又怒,高聲賜道:「何方朋友?競用如此毒計陷害老
夫!有種的何不現身相見!」
    突聽一聲狂笑,發自樹頂,笑聲高昂,震得眾人雙耳轟鳴,松針灑落如雨!
    眾人齊吃一驚,聽這笑聲,已知隱身之人內功深厚!
    就在眾人震驚之中,「嗖嗖」連響,一陣衣挾被風之聲,接連從樹上躍下八名勁裝
大漢!
    這八名勁裝大漢,一律黑巾蒙面,遮住口鼻,只露出精芒四射的雙眼,看來個個陰
森嚇人!
    茹老鏢近黑道上的熟人,當即催馬向前,朗聲說道:「老夫『鐵掌震河朔』茹國雄,
不知諸位是哪條道上的朋友,請報上名來,老夫也好有個接待!」
    為首一名勁裝大漢又哈哈笑了兩聲,道:「管你老兒是什麼熊!今天一個也別想活
著回去!」
    「渾鐵牛」正自憋了一肚子氣沒出處,聞言怒道:「膽大盜賊!竟敢計劫燕京鏢局
的鏢,又來大言唬人,休走!先接你周大爺一掌!」
    喝罷,連馬也未下,就在馬上,一掌向首先發話的蒙面大漢砍去!
    周大通人稱「渾鐵牛」,傻大黑粗,週身橫練,在「鐵砂掌」上曾下過芳功,這一
掌出去,力道甚猛,只見勁風破空,猛劈人蒙面大漢的面門!
    蒙面大漢一聲:「小子找死!」
    喝聲中揮掌一迎,「砰」的一聲暴響,周大通慘呼一聲,一個龐大身軀從馬上被人
一掌震飛,直至尋丈,才撞到樹披上,撲通!摔落在地,眼見死多活少!
    眾鏢師一見齊吃一驚,想那周大通在鏢師群中,武功不弱,沒想到只一掌便被人震
飛!可見這蒙面大漢武功實在高強!
    那蒙面大漢一掌把「渾鐵中」震飛,洒然一笑道:「我以為有什麼真才實學,竟敢
大言不慚,原來是不堪一擊的傢伙!看樣子,你們這些自命不見的鏢師,都是些酒囊飯
袋,打著鏢旗混飯吃!還有哪一個不怕死的,快快上前送死!」
    茹老鏢頭見自己手下的鏢師,僅只一招,便被來人擊斃,心中又驚又怒,面孔一沉,
道:「閣下不肯顯露身份,又對屬下猛施辣手,說不得老夫要領教幾手高招!」
    說罷飄身下馬,跨馬蹭擋,雙臂一圈,已把他成名多年的一雙鐵掌,亮了出來!
    只見茹老鏢頭雙掌縱筋暴露,指骨關節咯咯暴響,可見這「鐵掌震河朔」之名,決
不是浪得虛名,確實有點驚人的功力!
    那蒙面勁裝大漢,雙眼精光暴射,望著茹老鏢頭的一雙鐵掌,眼中也流露出震驚之
色!
    同時,他也暗中運集週身功力,蓄勢待敵!
    茹老鏢頭才要出手,突聽身後一聲厲吼,猶如晴空起了一個霹雷!一條黑影,猶如
半截塔相仿,呼」的一聲,躍至茹老鏢師身前!厲聲大吼道:「煮雞焉用牛鼎,讓俺來
收拾這小子給周大哥報仇!」
    茹老鏢頭一看,乃是鏢師中的「巨無霸」邵靈!這邵靈身高八尺,力大無窮,與周
大通稱為莫逆,今見周大通傷在來人掌下,故而挺身而出!
    茄老鏢頭知道邵靈是個渾人,也決不是來人的對手,才要攔阻,誰知「巨無霸」性
情火暴,又加上心切友仇,說話之間,招已施出,只見他雙掌一掄,鳴鐘擊鼓」,上打
蒙面人頂門,下撞蒙面人前胸,一招兩式,出手便是拚命的招式!
    同時嘴中喝罵道:「賊子!還俺周大哥的命來!」
    蒙面大漢嘿嘿冷笑,對「巨無霸」的招式,不躲不閃,直待招將及身,才猛然身形
一旋,竟不知他是用的什麼身法,候忽繞到「巨無霸」邵靈身後去了!
    邵靈一招撲空,來不及轉身,那蒙面大漢一掌向邵靈後心要穴按來!
    這回邵靈不靈了,要想轉身應敵已來不及……
    茹老喝一聲,把成名多年的鐵掌施出,勁風銳嘯,直砍蒙面人按向邵靈後心要害的
右臂!
    茹老鏢頭本是想救邵靈,誰知另一蒙面大漢及時搶下,揮臂接了茹老鏢頭一掌!
    「轟!」一聲巨震,勁風四激,飛沙揚塵,茹老鏢頭竟被震得身形連晃,手臂發麻!
    那蒙面大漢
    就這一掌,茹老鏢頭心裡有數,知道來的八個蒙面人,武功實在高強,今日恐怕討
不了好走!
    同時,先前那蒙面大漢一掌也擊實在「巨無霸」的後心之上!
    雖然因茹老鏢頭出招在先,強勁掌風逼得他手勢略偏,沒有打正邵靈的後心致命要
穴,但這一掌也把邵靈打出七八步遠去!
    「巨無霸」邵靈那麼被人家一掌打得向前跟路七八步遠,勉強站住末倒,卻忍不住
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來!
    茹老鏢頭一見,不到一招,自己兩名鏢師一死一重傷,可就紅了眼了,尤其聽到放
鏢車處喊殺連天,知道林外鏢車,受到攻擊,又耽心鏢車的安危,急怒之中,厲吼一聲,
接連劈出十數掌,狂風暴雨一般,向那當頭的蒙面大漢攻去!
    那蒙面大漢雖被茹老鏢頭一掄猛攻,退出十數步去,但「刷刷刷」三腳兩拳連環攻
出,又叫他扳回劣勢,立刻還以顏色,雙掌翻飛,儘是奇奧無比之學,又把茹老鏢頭逼
退了數十步!
    茹老鏢頭走南闖北,身經數百戰,從未如此狼狽過,被那蒙面大漢一路疾攻,鬧了
個手忙腳亂,炭炭可危!
    眾鏢師見總鏢頭遇險,發了一聲喊,紛紛抽兵器衝了上來。
    但那八名勁裝大漢,也一齊動手,並末撤出兵器,只憑十六隻手掌,便把眾鏢師打
得人仰馬翻!
    這一場混戰,鏢師雖然人多,卻顯然不是八個蒙面大漢的對手,打得眾鏢師叫苦連
天!
    「胖靈官」鄭伯象、「石猴」侯麟善已嚇得腿肚子直轉筋,連跑都跑不動了,別說
再出手參戰。
    茹老鏢頭雖明知不敵,但被敵人纏住,無法脫身,只有拚命苦撐!
    此時,眾鏢師已傷亡大半!
    忽聽林間數聲尖厲長哨響起!嗖!嗖!嗖!接連又從林外竄進五名蒙面人來!
    眾鏢師一見暗暗叫苦,只眼前八個蒙面人,就已經抵擋不住,那堪敵人再來援手!
    茹老鏢頭仰天長歎:「此乃天亡我也!……」
    出乎意外地,後進來的五名蒙面人,並未上前參戰,卻是打暗語,叫八個人撤走!
    八名蒙面人接連劈出數掌強大掌風,逼得眾鏢師驚呼急退,他們八人趁勢騰身向林
外逸去!
    茹老鏢頭率眾追出林外,再一看林外的鏢師死傷遍地,那數十輛鏢車已被人劫走,
馳出老遠!
    茹老鏢頭雙目盡赤,糾集傷殘之餘的鏢師,亡命地追去!
    河朔名捕,京城快捕,兩名捕頭「胖靈官」鄭伯象與「石猴」侯麟絕塵而去,競跌
腳痛哭起來!……
    因為這趟鏢重要非常,乃家人身家性命所繫,真要丟了,就算不戰死在沙場,回家
也無法活命!
    茹老鏢頭除了身家性命之外,更關乎一世英名,所以雖在慘敗之後,仍然窮追不捨!
    眾鏢師感念總鏢頭平素恩遇,也都捨生忘死地隨著茹老鏢頭猛追賊人!
    那蒙面人除了八名勁裝大漢之外,還有四個身材嬌小類似女人的蒙面客,另外一名
光頭和尚,也是以黑巾蒙面!共是十三人在後面斷後,截殺追得且近的鏢師,另外有人
押著劫走的鏢車,已經疾馳數十丈開外!
    鏢師之中,追得最緊的是白髮蒼蒼的茹老鏢頭!
    只見老鏢頭滿頭盡赤,狀似瘋狂,一邊急追,一邊兩隻鐵掌沒命地向賊人劈砍!
    在賊人看來,鏢師之中,也以茹老鏢頭最為扎手,不但一雙鐵掌凌厲無匹,而輕功
也最高,始終緊咬住賊人的尾巴,使賊人一時之間,不易脫身。
    惹得那蒙面的和尚性起,只見他回過頭來,身形就地一蹲,兩手扶地,狀如青蛙,
「呱!呱」怪叫兩聲,突然揚起雙掌,猛向緊追不捨的茹老鏢頭撞來!
    茹老鏢頭夾感一般重逾山嶽的巨大壓力迎胸撞來,欲想招架,舉手無力,欲想躲閃,
沒想到卻被那巨大的掌風勁流罩住,竟然躲閃不開,不由暗歎一聲:「吾命休矣!……」
    忽聽山崩地裂一聲巨響,勁流山湧,把地下的塵沙枯草直掀起半天高!
    勢威力猛,前所未見!
    茹老鏢頭自忖必死,雙眼一閉,忽聽一聲巨震響過,自己競安然無恙,驚詫之中,
張眼一看,卻見少中展白英風突突地站在自己身前!
    再看那蒙面和尚,面上黑巾已被震落,灰頭土臉,退出丈外,正怪目圓睜,呆望著
展白髮楞!
    展白哦了一聲,道:「原來是你!」那和尚也哦了一聲,道:「原來是你!」
    茹老鏢頭卻說什麼也不會相信,竟是少年展白救了自己!因為他曾幫助過展白,而
且展白在他鏢局中作過幾天鏢師,老鏢頭對展白的武功,知道得最清楚。
    可是,眼前明擺著,不是展白救了自己,那還會有誰?
    「佛印法師」驚忽交加,突然厲嘯一聲,身形前踞,「呱!呱!」怪叫,運足全身
的功力,雙掌向展白撞去!
    這一次,因「佛印法師」是全力施為,威勢更猛,只見兩股巨流,轟轟雷鳴,直向
展白捲去!
    展白俊面帶煞,冷哼一聲,叱道:「你是找死!」
    「死」字出口,新練成的「天佛降魔掌」,已隨手揮出!
    兩股巨大勁流,半空相撞,只聽巨響如雷,「轟」然一聲,震得地動山搖,塵抄蔽
天,數文之外的密松林內,松針被震得灑落如雨!就在那遮天蔽日的塵沙影中,「佛印
法師」肥胖的身軀,竟如斷線紙鳶一般,直飛出二丈開外,方勢盡落地——
    與「佛印法師」同來的八名勁裝蒙面大漢,與四個蒙面少女,同時驚呼一聲,急奔
至「佛印法師」跟前,把「佛印法師」從地上扶起,只見「佛印法師」嘴角溢血,面如
金紙,雙眼半睜半閉,看樣子受傷不輕!其中一個蒙面少女,「嘶」的一聲把蒙面黑紗
扯下,露出一張千嬌百媚的桃花臉來,只見她秀目一瞪,向展白嬌叱道:「你膽子不小!
竟敢把『佛印法師』打傷,你叫什麼名字?」
    展白見這少女扯下蒙面黑紗,美是夠美,但眼汪春水,美艷中帶有妖冶之態,不由
一楞,道:「在下展白!不但敢把『佛印』打傷,如果你們不把鏢交回,就連你們幾個
人也得留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