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三九章 「搜魂指」

    眾人一陣大亂,撲打週身火焰,待把火焰撲滅,白髮婆婆頭上稀疏的白髮,已幾乎
被燒禿!
    白髮婆婆氣得厲嘯連聲,猛然又向受傷倒地的「血掌火龍」接連點出三指!
    「噗!噗!噗!」
    三聲連響,重傷例地尚未氣絕的「血掌火龍」週身立刻現出三個透明窟窿,真比利
劍刺穿的還要大些,鮮血肚腸立刻流了滿地!
    眾人齊吃一驚,這是什麼功夫,竟有這般厲害?
    站在一邊的婉兒,卻脫口驚呼道:「『搜魂指』!」
    全場那麼多人,只有她認出白髮婆婆的指功,因為「神猴」傳給她的也是這種指法,
但火候卻沒有這白髮婆婆來得深厚!
    白髮婆婆向婉兒露齒一笑,道:「想不到小丫頭竟能認識我老人家的指法!……」
    婉兒聽白髮婆婆管她叫「小丫頭」,秀目一瞪。
    剛要發作,那白髮婆婆卻轉向「安樂公子」道:「你『雲夢山莊』該服了吧?快把
寶物交出來!」
    「安樂公子」滿面憂容,但仍傲然一笑道;「先別忙,還有一場未分勝負哩!」
    白髮婆婆掉頭一看,敢情中年矮胖和尚與那「毒劍靈蛇」正打了個棋逢對手,勝敗
難分!
    「毒劍靈蛇」俞化南,卻把兩件含有巨毒的兵器,揮舞得如風車相仿,著著進攻!
    只見「鐵線毒蛇」吞、吐、盤、繞,如長索,如軟鞭,蛇信如火,蛇目如電,漫空
而下!
    一把「喂毒藍劍」更是舞成一面藍色光牆,烈烈生風,沒頭沒臉地向矮胖和尚週身
罩來!
    白髮婆婆一皺殘眉,用那乾癟得似鴨子叫的聲音道:「矮禿!來時你吹牛吹得山響,
到了現在連一個瘦小子也收拾不了,豈不現跟?趕快施展出壓箱底的功夫來,把這瘦小
子廢了,老娘還有要事!……」
    長髯老人接口道:「瘦小子不堪一擊!賊婆娘,你沒看到嗎?瘦小子手中那兩件家
伙,才真是有點不好對付!……」
    白髮婆婆一瞪眼,忽道:「少囉嗦,看老娘把他廢了!」
    說罷,挽了挽袖子,就要上前動手。……
    場外的「乾坤掌」雲宗龍急道:「且住!別忘了咱們事前怎麼說的!要想不遵前言,
以多為勝,眼前之人,誰也不能動手!」
    白髮婆婆似是無可奈何地又停下手來,頗心急地叫道:「矮賊禿!你到底能不能打
贏蚜?……」
    動著手的矮胖和尚道:「臭老婆子!你著的什麼急呀?佛爺包管送這瘦小子到西天
就是了……」
    展白暗暗納罕,看這三人分明是一夥,但說起話來又是互相謾罵的口吻,不知是何
來歷?又見「乾坤掌」說事前有約定,也不知是什麼約定?而且,「雲夢山莊」連接兩
大高手被殺死,也無人出手救緩?四外這麼多人看著,也無人出頭?事事透著奇怪,不
由拉了拉身旁一個勁裝大漢的衣袖問道:「喂!這是怎麼回事?」
    那勁裝大漢一回頭,見是展白,狠狠地瞪了展白一眼,又見展白身上裹著條破棉被,
樣子狼狽不堪,又卑視地撇了撇嘴,然後一言不發,競自掉轉頭去注視場中了……
    勁裝大漢回過頭來,展白已看出這大漢正是金府的「鬧江豬」梁還,想起他的哥哥
「混江龍」梁朋,在燕子礬邊被自己一掌擊斃,因此,對「閻江豬」無禮的舉動也就忍
下了。可是,對當前的狀況依然是毫無所知……
    這時,「毒劍靈蛇」俞化南,招式更見狠辣,毒劍、靈蛇,揮舞如風,猛衝猛打,
似乎已知道「雲夢山莊」的成敗,以及自己一世英名,完全決定在此一戰了!
    「毒劍靈蛇」攻勢凌厲,矮胖和尚似是封擋不住,雙掌猛然向前一推,人卻忽然向
後仰翻出五六步去!
    乍見矮胖和尚似是受傷跌倒,「毒劍靈蛇」抓緊千載難逢的機會,抖起左手靈蛇,
匹練似地奔向矮胖和尚面門點去,右手毒劍以「流星趕月」招式,猛向矮胖翹尚前心刺
下!
    這一招看來驚險已極,因為矮胖和尚已經仰面跌倒,「毒劍靈蛇」兩招齊出,迅如
閃電,看來矮胖和尚萬難躲閃……
    長髯老人突然抖須笑道:「禿驢!真有你的!早要施出這一手,不是早就可以贏了
嗎?……」
    眾人才一愕神,分明矮胖和尚即將落敗,長留老人為何反而高興?……
    眼見「鐵線毒蛇」張口吐信,將及矮胖和尚面門,「喂毒藍劍」也將刺到矮胖和尚
前胸……
    說時遲,那時快,矮胖和尚突然箕踞而起,兩腿下蹲,兩手扶地,腹部鼓得滾圓,
形狀如一個大青蛙一般,而且嘴中「呱!呱!」怪叫了兩聲,雙掌猛然向前指出!
    「轟!轟!」
    兩股絕大狂飆捲地而起,硬把堅硬的地面剷起兩道深溝,飛砂揚塵,聲勢驚人,前
所未見!
    眾人齊聲驚呼:「這是什麼武功?」
    「澎」的一聲大震,「毒劍靈蛇」俞化南已如斷線風第一般,直被震飛三文開外,
青劍、靈蛇同時出手,出去老遠,屍體「吧嗒」掉落地上,人在半空中就已五臟離位,
死去多時了!
    眾人莫不吃驚,矮胖和尚卻已緩緩站起,例嘴一笑道:「怎麼樣?臭老婆子,沒有
錯吧!」
    白髮婆婆癟嘴一笑道:「行!行!你這矮賊禿還算有點門道。」
    長髯老人超抖須向「安樂公子」父子說道:「沒有話說了吧?從現在開始『雲夢山
莊』納於『海外三煞』門下!」
    「安樂公子」望了望父親「乾坤掌」雲宗龍,父子二人臉色如死,無言地低下頭去,
看樣子是悲傷已極……
    白髮婆婆突然放高了喉嚨,向四周群雄叫道:「還有哪一家不服?快來報名領死!」
白衣書生手搖銀扇以逍遙無比的姿態道:「『端方公子』、『祥麟公子』,加上剛才人
盟的『安樂公子』,中原四大豪門,已有三家人盟,就剩下你『凌風公子』了!怎麼樣?
你們濟南『豹突山莊』還是就此加盟呢?還是要找出幾個替死鬼來送死呢?」
    以無情著名江湖的「凌風公子」,素常高傲的臉上陰晴不定,轉眼望了望手下的高
手!
    「豹突山莊」門下那些平日飛揚拔扈的高手,此時競一個個低下頭去,連眼光都不
敢與「凌風公子」相接,看樣子是怕被選上自己出面應敵……
    白衣書生又加了一旬,道:「鼎鼎大名的『凌風公子』,做事怎麼這麼不爽快!是
俯首稱臣?還是要較量個高下?說一句話嗎!」
    「凌風公子」長這麼大,也沒有當眾受過如此卑視,無奈看樣子,自己門下高手競
無人挺身而出,為自己掙面子,同時,看了剛才十數場搏鬥,心裡也明白就是自己門下
高手出手,也不過白白送死而已。但不戰而降,當著天下武林之面,實在丟人。因此,
竟羞愧得臉如大紅布一般,一時之間無法下台……
    突然,一條人影從圈外電射而起,臨空一折,翩然落於場中,身法不但快,而且美
妙驚人,腳落實地後顯出一個寬衣博帶、飄逸出塵的中年狂生!
    只見他先向「凌風公子」一抱拳,道:「賢世侄!別來無慈乎!」
    「凌風公子」突看「天涯狂生」露面,心中一喜,忙道:「趙叔叔一向可好?」
    「天涯狂生」點了點頭,然後傲然向白衣書生道:「趙某不才,願意會會蒞臨中原
的海外奇人!」
    白衣書生道:「閣下可是代表『豹突山莊』嗎?那麼,再選出二人,依然比試三
場!」
    中年狂生道:「趙某人就憑『天涯狂生』之名,領教幾手高招,既不代表哪一門,
也不代表哪一派!」
    白髮婆婆插嘴道:「狂小子!那我們把你殺死,不是白費勁嗎?一點贏頭都沒有!」
「天涯狂生」趙九州哈哈大笑道:「你這老婆婆,知道不知道『天涯狂生』早年的誓
言?」白髮婆婆道:「你十言九言又有什麼用,反正你又不能代表誰,殺死你以後,一
個贏頭也得不到,總是白費勁就是了!」
    「天涯狂生」以狂傲聞名天下,見這白髮婆婆比他更狂,反而不忽,怕然一笑道:
「趙菜早年誓言,凡能勝過我者,趙某即拜其為師。但至今卅年來尚未遇到過敵手,如
果你們四位之中,任何一位能勝過趙某一招一式,趙某立刻拜誰為師,這豈不也是贏頭
嗎!」
    白髮婆婆桀桀怪笑道:「狂小子!真有你的。可是你已忘了一件事,要是我們四人
之中,任何一人一出手,便把你殺死了,你狂小子到陰曹地府,又去拜誰為師呢?」
    「天涯狂生」一怔,想不到自己狂傲一世,如今遇到比自己更狂十倍的人!
    白髮婆婆道:「狂小子!你不用發怔!你知道我們三人是『海外三煞』,至於那位
小爺——」
    說著指了指白衣銀扇書生。
    眾人齊都納悶,這白髮婆婆對誰說話都是亂罵一通,為何獨對這白衣書生如此尊
敬?……
    白髮婆婆接著道:「那位小爺先不必說,我們三個老不死的叫做『海外三煞』,凡
是與我們『海外三煞』動手的,從來不留活命,狂小子,現在你該明白了吧?只要一動
手,你是必死無活,還拜的什麼師?這豈不是等於白說!」
    「天涯狂生」大怒,再也忍不住,陡然一聲大喝,反臂一掌「攔江截斗」,直向白
發婆婆攔腰掃去!
    白髮婆婆估不到他突然出手,而「天涯狂生」這一招又是快逾閃電,白髮婆婆來不
及出手應敵,但身形一旋,已脫出「天涯狂生」掌風之外!
    「天涯狂生」不等白髮婆婆站穩「橫江斷流」、「浪擊流沙」三招連環施出!
    白髮婆婆不備,一時之間,被「天涯狂生」一輪快攻,竟鬧了個手忙腳亂!
    「天涯狂生」自創的一套「追風奇形掌」,以快捷奇奧見長,又被白髮婆婆激怒,
殺招接連而出,一口氣連攻了十數招!
    只見掌影如山,掌風如怒海激浪,聲勢威猛,前所未見!
    把白髮婆婆逼得一路疾躲,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可也不由氣得滿頭白髮幡揚,厲
嘯連連!
    長髯老人拈鬚不語,雙眼出神望定「天涯狂生」出手的招式,臉上競現出一絲敬佩
之色……
    白衣書生手中銀扇在掌心輕敲,臉上也流露一絲詫異神色。……
    只有那矮胖和尚,例著一張闊嘴,在一旁拍手笑道:「老乞婆!這一下子大話吹破
了,活該要栽跟頭!」
    白髮婆婆一邊身形電旋星飛,躲閃「天涯狂生」一輪疾攻,邊嘴中罵道:「奸賊禿!
老娘吃緊,你例在一旁看熱鬧……」
    「天涯狂生」趙九州恨這白髮婆婆狂傲,成心要把白髮婆婆折辱在掌下,一路搶盡
先機之中,仍然猛施殺手,「翻江倒海」、「赴湯蹈火」、「暴雨狂風」,接連又施展
三大殺招!
    掌影彌天蓋日而下,把白髮婆婆整個罩在一片罡風銳嘯的掌影之中!……
    長髯老人面露驚容!
    連矮胖和尚也不取笑了,肥胖的臉上也現出詫異之色!
    顯見他們二人也估不到中原武林,還有這等奇奧武功,但二人竟緊守武林規矩,白
發婆婆再危急也不肯出手相助……
    白髮婆婆搶不回先機,危險萬狀……
    那白衣書生,突然以銀扇在掌中擊節,高聲吟道:「山窮水盡疑無路……」
    那白髮婆婆聽到吟聲,突然一聲厲嘯,直可穿石裂雲!
    厲嘯聲中,那白髮婆婆身形如蛇螺般一陣急旋,競從「天涯狂生」那彌天蓋日的掌
影中,穿空直上!
    一條灰白色身影,閃電般升起,直線上升差不多有四丈高,半空中又傳出白髮婆婆
的一聲厲嘯,嘯聲搖曳之中,白髮婆婆候然折身下撲,頭下腳上,雙掌劈空銳嘯而下,
如泰山壓頂,猛向「天涯狂生」當頂劈來!
    「天涯狂生」以狂出名,雖見白髮婆婆掌勢驚人,仍然不躲,「天王托塔」,運起
週身功力猛向來勢迎去!
    「轟隆」一聲暴響,山搖地動,群峰哄鳴!
    狂飆怒卷,折草飛抄,連數十文外的松樹葉子都被震得如落雨一般嘩嘩灑下!
    二人掌力之大,實在驚心動魄!
    四周圍觀的群雄,有不少人站不住腳,驚呼後退!……
    「天涯狂生」雖然聰慧逾人,但到底內功真力遜了白髮婆婆一籌,而且白髮婆婆居
高臨下,無形中佔了便宜,因此,這一掌競把「天涯狂生」趙九州震得跟跪退出五六步,
面色慘白,搖搖欲倒!
    白髮婆婆身形落地,怒容滿面,緩步向「天涯狂生」逼近,慢慢抬起手來,中指外
吐,運起了神鬼皆驚的「搜魂指」神功!惡狠狠向「天涯狂生」前胸「三陽」重穴插
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