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三八章 白髮婆成「血掌火龍」

    展白才要回身躲閃,柳翠翠卻連頭也未回,只反臂一掠,用尖尖兩指,捏住了一條
繡花手帕,舉到面前來!
    展白暗吃一驚,是誰有這麼高的功力?把一條柔軟的絲巾競能當暗器打出,而且急
嘯破風,那來人的內功之高,真是不可想像了!
    驚詫之中,猛一回頭,卻見展婉兒玉面煞白,杏眼含悲,衣袂隨風地站在河提高埠
之處,怔望著自己!
    展白大出意外,「呀」了一聲,道:「原來是你!婉兒,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婉兒嘴唇撇了撇,不知是哭還是笑?滿腹幽怨地道:「河山無主,這又不是你的家,
怎麼?你們來我不能來嗎?是不是妨害了你們的……」
    她本想說「妨害了你們談情說愛」!但究竟她還是一個閨閣少女,雖然醋火沖天,
那樣露骨的話,還是沒有好意思說出口來!
    展白臉上一紅,吶吶道:「我是問你,你不是在金府花園受傷了嗎,怎會跑了出
來?……」
    展白本不善言辭,這一問更顯不當。正觸到了婉兒的委屈處,眼圈一紅,道:「我
傷不傷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就是死了也用不著你管!……」
    說到這裡,突然面露詫異之色,望定展白身後,未完的話也忘記說了。
    展白掉頭望去,卻是柳翠翠踱了過去,但已然罩上了鬼面具。
    婉兒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背影,分明是一個女子與展白並肩坐在河邊談話,
怎麼轉臉竟是一個醜鬼似的怪物?
    柳翠翠一驚而前,陰沉沉地說道:「她是誰?」飛身一掠,「嗆」的一聲,從展白
背上抽出了「無情碧劍」!
    展白不備,被她嚇了一跳,又猛然記起昨夜柳翠翠殺人如兒戲的事情,怕她突然出
手,傷了婉兒,忙道:「來!我給你們介紹,這是婉兒,這是柳……」
    展白還未「柳」出來,柳翠翠一震手中「無情碧劍」,仍然以冰冷的語調說道:
「哦!你們是早認識了!快說,你跟她是什麼關係?」
    展白想不到柳翠翠競也是這麼大的醋勁,但覺得如今與她的關係已不比尋常,又不
願讓她傷害婉兒,忙道:「她是我一個小妹妹……」
    翠翠叱道:「沒有問你,你少插嘴!」
    說著,又轉向婉兒道:「你不用發呆,快說實話!否則,別說我對你不客氣!」婉
兒冰雪聰明,乍見翠翠戴著鬼面具的容貌,還以為自己看錯人,但等到翠翠一開口,競
也是酸勁沖天,雖然翠翠喉音已改,她也看出了八成,這醜鬼似的女人,可能是偽裝,
又見展白尷尬的神態,便已了般到隊於是也冷哼了一聲。反問道:「你又是展哥哥的什
麼人?膽敢對我這樣凶?」
    翠翠道:「我是他的妻子,你…。」
    婉兒冷笑道:「哈!我例沒聽說展哥哥結過婚,卻跑出妻子來了!而且.….。」
    翠翠一震手中「無情碧劍」怒叱道:「而且什麼!」
    婉兒小嘴一撇,道:「而且你也不照鏡子,就算沒有鏡子,你也可以在河水中去瞧
瞧自己配不配做展哥哥的妻子……」
    翠翠大怒,抖手就是一劍,直向婉兒前胸要害刺去!
    翠翠武功高強,劍出如風,「無情碧劍」閃起一溜碧光,幾乎以肉眼難見的速度,
遞到婉兒胸前!
    誰知婉兒「躡空幻影」身法,已達爐火純青之境,稍一錯步,即行閃開,同時猛然
推出一掌!
    掌風銳嘯,勢疾力猛!
    展白大叫一聲:「不要打!……」
    人也飄風似的向二人中問撲去,想擋開二人,但展白撲過去時,婉兒的一掌也推了
出來,強猛掌風,正好向展白身上捲來!
    展白撲勢游疾,再想躲已來不及,無奈何舉掌一封,「彭」的一聲大震,展白與婉
兒,同時上身連晃,各自退後一步!
    婉兒以為展白幫著青面紅髮怪人欺侮自己,氣得眼淚在眼眶打轉,粉臉煞白,怒道:
「你幫誰?……」
    還未等展白說話,那邊柳翠翠已嬌叱一聲,第二次運劍向婉兒刺來!
    展白聽到身後金刃劈風,轉臉瞥見碧劍毫光,一閃而至,忽然大喝道:「住手!」
    同時,見柳翠翠並沒有住手的意思,情急之下,用出一招「卸關點元」,右手猛勾
柳翠翠右腕,想把「無情碧劍」奪過來,以免二女再打!
    以柳翠翠的武功來說,隨便一換招,就可以把展白伸出的右手斬傷,但她不願傷到
展白,見展白阻住自己劍路,只有收劍,向一側躲去!
    但婉兒怒急之下,卻已把鬼神皆驚的「折魂指」施展出來,只見她柳眉一立,猛然
向柳翠翠「心俞」重穴,遙遙戳出一指!
    展白急忙去擋,婉兒雖在氣頭上,也怕誤傷到展白,連忙收勢!……
    而柳翠翠又仗劍攻來!
    展白左轉右擋,前攔後阻,同時連喝二女住手,但卻阻擋不住二女的互相攻擊!
    不過二女都不願傷到展白,因此出手都狠毒無比,但見展白來擋,便立都收招換式!
    二女出招雖狠,但打得並不甚激烈,可是,卻把展白忙了個手忙腳亂,攔了這一個,
又去擋那一個,晃眼間二女競各自攻出了十數招!
    展白身上裹的破棉被,布條又鬆開了,東轉西轉,手腳一動,突然滑脫下來,一副
裸體,立刻呈現在二女面前!柳翠翠已經見識過一次,還不怎麼樣,加上她臉上罩了一
個鬼面具,多少還能遮點羞;可是婉兒見到展白這副形像,立刻羞了個面紅耳赤,再不
顧得和柳翠翠爭風相打,競白了展白一眼,掉頭就跑。
    柳翠翠見狀嘻嘻笑道:「喂!你怎麼跑了?要想跑也行,先得把你項上的人頭留
下……」
    說著飛身向婉兒追去!
    其實,展白身上的破棉被脫落,赤身裸體,也鬧了個滿面羞紅,趕緊把破棉被拉起
來,重新用破布條捆好,一邊暗罵自己倒霉,時時出洋相,但等他收拾停當,二女已經
跑出了視線以外!
    展白怕二女互相拚命,隨後追去,但二女身法奇快,他連追過了兩座山頭,仍不見
二女的蹤影!
    展白滿心焦急,腳下急趕,又轉過了一座山頭,眼前已來到一片狹谷!
    這狹谷兩壁高峙,中間毫無阻礙,順谷望去,在一片懸崖削壁的山腳下,老老少少
卻聚集了數百人之多,在那裡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子,而且隱見刀光閃爍,劍氣彌空舉拳
破風之聲,藉著狹谷傳聲,「隆隆」如雷,分明是有人在那裡廝殺!
    又見婉兒與翠翠也雜在人群之中,奇怪的是二女卻不打了,似乎也圍在那裡看熱鬧!
    展白好奇心大發,腳下使勁,接連幾個起落,人如飄風閃電一般,趕近前去,一看
之下,當場發起怔來!原來,那群人之中,四大豪門的高手都在,多半都是陷在金府
「石磯大陣」中的人物!
    展白已知他們是被翠翠救出,但眾人圍攏在那裡瞪眼望著圈中有數人搏鬥,竟似出
了神似的,對身旁的仇敵都視若無睹!
    而且展白來了,也無人回頭望一下,仍然目注圈中的搏鬥,好像圈中的搏鬥,具有
莫大的吸引力,對外在的一切都不關心了!
    展白也探頭望去,只見場中有六人,分三對在那裡,打得難解難分!
    地下已倒下了十數條死屍,想必是先前廝殺斃命的!
    四外圍觀的人眾中,也有不少掛綵的,斷臂少腿,鮮血滿身,但仍然沒定,好像傷
勢略為包紮治療,即站在圈外參觀……
    展白看那倒地死去以及負傷之人,大都是當今四大豪門的高手,不由暗暗心驚,是
哪條道上的人物,竟有這麼高強的武功?
    再看那動著手的六人,一個白鬚過腹的長髯老人,一個雞皮滿臉的醜怪老婦,一個
卻是身形矮胖,圓墩墩的一副身材,卻長了一副娃娃臉的中年和尚!
    這三人卻很面生,展白從未見過,但看其衣飾打扮決不是中原人士!
    與這三人動手的,一個是「摩雲神手」向沖天,一個是「血掌火龍」姚炳昆,另外
一個卻是展白尚未會過面但卻早有耳聞的「毒劍靈蛇」俞化南!
    這三人都是「雲夢山莊」「安樂公子」門下的一流高手!
    顯見這一戰,是以「安樂公子」門下為主要的對象。
    展白四下一看,果見「安樂公子」雲錚,以及他的父親「乾坤掌」雲宗龍,神情最
為緊張,雙目一瞬不瞬地注定場中,好像這一場的勝敗,關係「安樂公子」門下甚大!
    「安樂公子」已失去往昔的瀟灑從容,雙手緊抓著時刻不離手的那本破書,額上已
經隱隱現汗!……
    在另一邊卻站著那和展白見過一面的白衣書生,雖然是在冬天,他手中仍搖著一柄
銀扇,臉上堆滿了輕鬆的笑容,看樣子是得意洋洋,神氣已極!
    展白雖不知他為什麼事情,那般得意?但看場中的情形,那長髯老人,白髮婆婆以
及那中年和尚,卻是已經穩操勝算!
    場中六個人,分三對廝殺,「摩雲神手」向沖天敵住長髯老人「血掌火龍」姚炳昆
敵住白髮婆婆,「毒劍靈蛇」敵住中年和尚!
    其中戰「摩雲神手」向沖天情勢最為危急,可見那長髯老人武功實在太高,當年
「摩雲神手」向沖天單人獨踹浙東七家鏢局,雁蕩山掌劈江南巨盜「銑騎金刀」戴東驥,
聲名鵲起震動江湖!
    那還是他中輕時的豪舉,如今已屆壯年,武功更加精純,一身軟硬功夫已臻化境,
小巧輕身術更是所長,不但在「雲夢山莊」穩坐第一把交椅,就是在當今武林,也堪稱
為高手之中的高手!
    尤其他手中,現在拿了一把削金切玉的「紫金電光刀」,更是如虎添翼,左掌已成
名多年的「摩雲神手」砍、劈、推、打,右手緊握,刺、扎、斬、撩,刀光掌影,施展
得風雲不透!
    可是,卻被那長髯老人的一雙肉掌硬給圍伎,不管他怎樣左衝右闖,也脫不出長髯
老人的掌圈,「摩雲神手」向沖天已然氣喘呼呼,額上冒汗,但那老人卻從從容容,若
無其事的一般!顯見並未用出全力,只是一味地游鬥,左一掌,右一掌,輕輕飄飄。
「摩雲神手」向沖天已經無法應付,堪堪就要落敗……
    與白髮婆婆動手的「血掌火龍」姚炳幌,也不見得輕鬆!
    展白曾傷在「血掌火龍」掌下一次,知道他的「紅砂血形掌」厲害。可是現在白髮
婆婆手下,他打遍蘇魯的「紅砂血形掌」卻似失去了效用。而且,連他那插在左肩上輕
易不動用的獨門兵器「仙人掌」也施展了出來,仍然是守多攻少,在白髮婆婆的一雙肉
掌之下,手忙腳亂,顧此失彼!……
    「毒劍靈蛇」俞化除仗著一柄「喂毒藍劍」以及—條「鐵線靈蛇」,跟那中年和尚
勉強打了個平手,一時之間不致落敗!
    「安樂公子」門下三大高手,倒有兩場堪堪見輸,難怪他這樣緊張了!
    展白卻不知他們為什麼要惡戰起來,而且互相水火的四大豪門,竟然一齊顯得這麼
關心此戰?同時,更使他奇怪的是,婉兒與翠翠拚命爭打,自己拉都拉不開,到了此地
竟也忘記了打鬥,看起熱鬧來了!
    難道這一場比武有什麼重大的意義嗎?……
    展白一邊看,一邊沉思。突聽那白髮婆婆叫道:「老不死!你既然佔了上風,為什
麼還不早點把那小子料理了?一味地游鬥!四外這麼多等著送死的人,有得咱們打呢,
早施殺手!解決了這一場,好打下一場!」
    長髯老人道:「賊婆娘蚜!怎麼中原武林淨是些膿包,叫我老人家打不過癮呀!」
    長髯老人嘴中雖如此說著,手底下部已經施出了殺招,只見他雙掌一緊,衝著「摩
雲神手」向沖天嘿嘿笑道:「黑小子!你死了可別怨我,到閻王爺面前告狀,只要告那
賊婆娘就是了,是她叫我殺你的!」「摩雲神手」向沖天江湖道上成名多年,中原武林
誰見了不尊敬?哪裡受過這等莫落?明知不敵,也氣得怪目圓睜,厲吼一聲,右手「紫
金電光刀」「浪捲流沙」,左手「摩雲神手」「亂石崩雲」,兩大殺招同時施出,以拼
命的招式,齊向長髯老人攻去!
    長髯老人微微一笑,只雙掌一推一挫,「摩雲神手」向沖天發出一聲野獸般的慘嗥,
倒跌出二丈開外!再一看,他右手中的「紫金電光刀」已不知怎麼反插進自己的小腹中,
面色摻白,仰面跌倒地上,看樣子已經是死多活少了!
    眾人無不吃驚,像這樣以致手兵器,反殺敵人自己,可說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長髯老人抖須一笑道:「賊婆娘!老頭子的這一個料理上,現在看你老婆子的了!」
    白髮婆婆「呀呀」笑道:「不出三招!老娘這一個也可以報銷!」
    「血掌火龍」姚炳幌性如烈火,聽這二老拿自己一開揮,不由氣得三屍暴跳,厲吼
道;「少張狂!老夫跟你拼了!」吼聲中左掌胸前一抹,反轉掌心向外,掌心立刻現出
一片血紅!
    白髮婆婆又乾笑了兩聲道:「紅小子!你把手掌磨出血來也沒有用!老娘照樣打發
你回外婆家去見姥姥……」
    白髮婆婆話未說完,「血掌火龍」已吐氣開聲,把「紅砂血形掌」功力運至十成猛
然推出!
    一般火熱的巨流,破空向白髮婆婆湧至!
    白髮婆婆雙掌一翻,竟也現出了一團濛濛自氣,以沁骨的極寒,迎著那股熱風捲去!
    掌風一接,「血掌火龍」機伶伶打了兩個冷戰,本是一張赤紅臉,立刻變成慘白!
    眾人又是一驚!這是什麼掌功?無聲無息地便把無人敢敵的「紅砂血形掌」給破
了……
    「血掌火龍」心內一涼,知道自己苦練一個甲子的武功,算是完了,心內一慘,兩
行老淚順腮流下來。但瞬即咬牙切齒地又把他右手的「仙人掌」顫抖著乎舉了起來!
    「仙人掌」本是他的趁手兵器,方纔還揮舞如飛,但現在用盡週身之力,都難以平
舉起來!……
    「仙人掌」在「血掌大力中手中一寸、二寸……緩緩向上平舉……
    四周圍觀之人,還不明就裡,只見「血掌火龍」面色慘白,眼流痛淚,渾身戰抖著
舉起自己的兵器,還以為他是悲憤過度…,.。
    白髮婆婆堆起滿臉皺紋,尚在取笑說:「這一掌味道怎麼樣?你應該謝謝老娘,紅
小子讓你變成白小子……」
    長髯老人突然急道:「賊婆娘!小心暗算……」
    喝聲中,他又打出一掌!但仍是慢了一步,他一掌尚未打在「血掌火龍」身上,
「血掌火龍」已把「仙人掌」平舉在胸前,拇指一按彈簧,「卡蹦」一聲微響,一道白
煙,直奔白髮婆婆射擊!
    他的人卻也被長髯老人一掌震飛……
    白髮婆婆被長髯老人一語提醒,猛出一掌向那白煙劈去!
    「吃!」一溜藍色火焰,如一蓮光雨般散了開來,白髮婆婆雖然發覺得早,及時運
掌封開,但仍有數點火星,濺在白髮上,立刻起火燃燒起來!……
    同時,光雨四濺,四外圍觀之人,也有不少衣服上被濺上火星,剎時,火焰四起,
一片驚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