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三六章 神秘鬼面女

    展白身形一旋,避開劍鋒,單掌橫掃,狂飄怒卷,四名金甲武士齊聲慘降,四散著
跌出一二丈外!
    眾壯漢齊聲驚呼,腳步立時停止,顯然被展白一掌震倒四人的威勢震住!
    突聽一聲厲嘯,一條黑影葛地升空而起,半空中身形一旋,候然疾撲下來,猶如一
只朋大巨鳥,鐵翼猛揮,直向展白迎頭撲下!
    展白從那身法及下撲之勢的威猛,已能判斷出來人是「金府雙鐵衛」之一的「鐵翼
飛鵬」巴天赫!
    但展白經過「神驢鐵膽」百日傳功,武功突飛猛進,自信心也大為增強,雖知「鐵
翼飛鵬」巴天赫乃金府頂尖高手,而且有「鐵翼神衣」之助,凌空下撲之勢,威不可擋,
仍然不躲不閃,揮臂向上迎去!
    一上一下兩股極大無比的掌力相接,半空氣爆,巨響如雷,雇自昂立原地不動,半
空中的「鐵翼飛鵬」卻被震得連翻了兩個觔斗,才斂翅斜掠,落於地面!
    這一來,金府之人寸個心驚,想天下武林能夠接得佐「鐵翼飛鵬」臨空一擊的,可
以說是寥寥可數,何況還能使「鐵翼飛鵬」屈居下風呢!
    「鐵翼飛鵬」落於地面,雙翼一收一張,黑夜中雖然看不清他的臉色,想必也是吃
驚不小,正在鼓翼納氣,準備作第二次的撲擊!……
    突然小船上亮起十數盞孔明燈,十數道燈的光芒,交錯地齊向岸上展白停身之處照
射而來!
    展白在十數道燈光交射之下,立刻纖微畢現,只見他身上裹著一條破棉被,腰裡扎
著幾條破布,雙臂雙腿均露在外面,而且也多裹著破布條,赤足未穿靴,樣子狼狽已極!
    但他英俊挺拔的臉上,卻露出凜然不可侵犯的一股殺氣!
    金府眾人,多半認識他,見狀不由齊聲驚臆:「啊!原來是他!……」「青蚨神」
近九更是在船上高聲大叫:「莫要放走小賊!上呀,拿住他!」
    一群壯漢,以及十數名金甲武士齊握兵器,往前一圍,立刻把展白因在核心,但被
展白威勢所懾,一時還在越超,未曾出
    突聽一聲豪笑,聲可震天,笑聲中一駝背老者,越眾而出!此人正是「金府雙鐵衛」
的另外一位「鐵背駝龍」公孫楚!
    只見他大笑說道:「小兄弟數日不見,武功又增強了不少!啊——呵!可是,老夫
有一事不明,尚請小兄弟不吝見告,金府素來拿小兄弟當客人一般款待,為何小兄弟三
番兩次與金府作對?是何道理?」
    展白素對「鐵背駝龍」有好感,尤其自己初進金府時,尚蒙此老不少照顧,聞言強
忍佐心中仇火道:「公孫前輩有所不知,晚輩先父被『青蚨神』金九老賊所害,晚輩與
老賊有殺父之仇,豈可一日或忘,但晚輩殺父仇人只老賊一人,與眾人無關,如果公孫
前輩放手不管,展白絕不與前輩為敵!」
    公孫楚楞然動容道:「不知小兄弟先父是何人?」
    展白淒然道:「子不言父名,但既是前輩問起,晚輩也不相瞞,先父就是『霹靂劍』
展雲天!」
    「鐵背駝龍」哦了一聲道:「那例是失敬了,原來小兄弟乃是展大俠的後人……」
    昏黑中只聽漿櫓激水之聲,展白怕「青蚨神」借星夜溜走,忙道:「話已說明,公
孫前輩,是否可放手不管?」
    「鐵背駝龍」公孫楚面現難色,尚在沉吟未決。展白已聽那船舟激水之聲,漸去漸
遠,但數道強烈燈光照著他,敵暗我明,看不清楚河中情形,展白不由急起來,大叫道:
「金九老賊休走!……」
    喝聲中,飛身向河邊撲去!
    「鐵背駝龍」公孫楚,人中極重義氣,對「霹靂劍」展雲天的俠名,也早有耳聞,
聽展白自報身份,本無意出手,但又拘於身在金府,食人厚祿,無法決定自己該不該出
手,故此一時委決不下,今見展白身形掠起,他想擋阻展白,把話交代明白,然後再作
定奪,忙道:「小兄弟慢來,且聽老夫一言……」
    同時,也探臂向展白抓去!
    展白身形掠起,突見「鐵背駝龍」向自己右臂抓來,誤以為「鐵背駝龍」已向自己
出手。心急仇人去向,也不躲閃,就在半空中右臂一抖,五指反彈「鐵背駝龍」抓向自
己右臂的肘腕關元!
    「鐵背駝龍」未防展白反擊,也估不到展白有如此快捷手法,猛見展白抖臂脫出自
己掌外,剛一疏神,展白五指破風,已彈向自己「關元」重穴,知道這「關元穴」如被
彈中,自己一條右臂就算毀了,真是又驚又怒,諒的是展白小小年紀,竟已有了這種超
乎想像的高強手法,怒的是自己一番好意,展白競對自己施出殺手,更何況他素極自負,
心目中把展白看成晚輩,展白這一招施出,分明末把他看在眼內,驚怒之中更加氣憤,
拼著右臂受傷,猛然吐氣開聲,以左掌猛扣展白後心!
    展白自知危機一發,而且他也無意與「鐵背駝龍」拚命,急忙收招,腰裡一疊勁,
翩然橫飄一丈開外!
    「鐵背駝龍」鬚眉皆炸,怒道:「小兄弟如此狂傲,敢情是自恃武功高,來!來來!
老夫倒要領教幾手高招!」
    說罷,拱身彎背,雙手十指箕張,漫空一舞,直向展白抓來!
    展白見他神態威猛,屈背如弓,兩爪如鋼鉤一般,漫空揮舞而下,加上他滿頭蒼發
隨風幡揚,額下縱須繞頰,雙眼怒睜,睛光如炬;看到他的形象,展白猛然記起,這可
能就是此老「鐵背駝龍」綽號的來源了,看他的樣子,真如—條張牙舞爪的巨龍一樣!
    展白被他的威勢所懾,心中一擦,不敢硬接,飄身向一側躲過!
    可是,展白立足未穩,忽聽腦後風生,知有暗襲,但情勢危急,來不及回頭察看江
猛然回身運掌往外一對,「彭」的一聲大震,競震得展白雙臂發麻,心血翻湧,蹬!蹬!
蹬!倒退三步!
    展白暗道:「好大的掌勁!」
    還以為又來了什麼高手,待回頭看清,才知又是「鐵翼飛鵬」巴大赫!而且,一擊
得手,還在那裡雙翼翕張,怒視著展白!
    第一次凌空下擊,「鐵翼飛鵬」只以六成功力,吃了展白一次暗虧,所以他這第二
次下擊,已用出了全力。
    展白卻是匆忙回身,未能運出全力,是以反被「鐵翼飛鵬」掌力所挫!
    展白憎然驚視之中,身後又傳來「鐵背駝龍」吐氣沉喝之聲,接著一般狂大勁流直
向自己身後湧至!想不到名震江湖的兩大高手,竟也聯起手來向他攻擊,展白候然而怒,
也激發了豪性,不再躲閃,把「神驢鐵膽」傳授他的「風雷八劍」,以掌法施出,一招
「迅風疾雷」,以掌代劍,猛向身後砍去!「噗」的一聲,展白一掌,如擊敗革!
    原來「鐵背駝龍」被展白激怒,一招「蒼龍舒爪」,又被展白躲過,此老本就性烈
如火,此時暴怒更甚,見展白又與「鐵翼飛鵬」硬對了一掌,立即施出一招「潛龍探
海」,雙手齊張,全身向展白身後撲去,他本想抓佐展白,但展白身法太快,反臂一掌,
正好砍在「鐵背駝龍」的駝背上!
    「鐵背駝龍」只看他這綽號,便知他然,展白力可開石斷金的一掌,結結實實地砍
在他的背上,絲毫未使他負傷,反而使展白掌緣感到一陣巨痛!
    但這一掌的力道,卻把「鐵背駝龍」直打出一丈開外,「鐵背駝龍」跟跪前撲,幾
乎來了個大馬爬,這一下「鐵背駝龍」更是暴忽如雷,這是他有生以來,從未栽過的跟
鬥,激怒之下反身急上,「怒龍攪尾」,一腳踢向展白小腹,跟著上盤「龍出深潭」,
猛向展白迎胸搗出一拳,同時左手並指疾點展白的雙目,乃是一招「雙龍搶珠」,連環
施出三大殺招,真可使風雲變色!
    展白腳踩「九九歸元」步法,這步法也是「神驢鐵膽」傳授他的,踩對了步位,身
形看似無甚進退,但不論對方使何種招式,也休想傷得分毫,本也是「神驢鐵膽」的一
種絕藝,只為了與「神猴」打賭,要想勝過婉兒的「躡空幻影」步法,才傳給展白,沒
想到展白在此時派上了用場,「鐵背駝龍」的三大殺招,竟被他從從容容地躲過!
    「鐵翼飛鵬」見「鐵背駝龍」久戰展白不下,鐵翼猛展,倏然也加入了戰團!
    「金府雙鐵衛」這一合起手來,果然威猛非常,一個空中,一個地下,鐵翼疾揮,
鐵掌猛翻,勁風氣流,猶如怒海狂飆!
    展白曾在「十二巖洞」,見識過「金府雙鐵衛」合戰窮家幫的「青竹大陣」,但自
己末親身領教過,沒想到二人合起手來,競有如許大的威力!
    「鐵翼飛鵬」鐵翼猛揮,倏飛候落,借那俯衝之勢,每一下擊之力,怕不有千鈞之
重!而「鐵背駝龍」指抓掌打,每一招出手,也足可裂石開山,加上他不時施出他「靠
山背」的獨門功夫,拱起如丘的鐵背駝峰,橫擠猛靠,往往逼得展白無法躲閃,只有硬
碰硬打,兼之「鐵背駝龍」有名的背,不要說是拳掌打上,他昂然不懼,就是刀斧砍上,
也不能損傷他分毫!
    展白立刻陷入苦況,以他現在的功力來說,雖然「金府雙鐵衛」合起手來,威猛無
儔,他還能勉力支持不敗,可是他身上穿的並不是合身衣服,而是用布條捆在身上的破
棉被,他自己運力施力,加上「金府雙鐵衛」掌風的激盪,他身上的布條早已鬆弛,破
棉被一直往腳下滑落使他縛手縛腳,分外不便,加上被中棉絮被掌風歐得滿空橫飛,更
使他狼狽不堪!
    可是苦於無法跑,不但破棉被已縛住他的雙腿,就是沒有絆腳的東西,也難逃出
「鐵翼飛鵬」的鐵翼臨空,展白一邊心中暗暗焦急,一邊只有咬牙苦撐!
    又戰了數合,展白身上的破布條已完全鬆開,半條破棉被已滑脫在小腹以下,上半
身積除轉動更加不便,堪堪就要落敗……
    忽聽一聲嬌叱,一條人影電閃而至,手中一道青濛濛的光華凌空幾閃,空中的「鐵
翼飛鵬」一聲厲嘯,有如斷線風第般,直跌出五六丈外!
    「鐵翼飛鵬」競似失了憑持,從空中慘降著栽落地下,竟然跌滾出好遠,方翻身爬
了起來,再一看,他賴以成名的「鐵翼神衣」竟然折了一翼!
    而且左臂也負了傷,鮮血順流而下!
    「鐵翼飛鵬」面色慘白,滿面驚容,顯然他是為了自己「鐵翼神衣」毀在來人劍下,
而心懷懼意!
    再一看,戰圈中已多了一個手執長劍、身材矮小的青面紅髮之人!
    除了展白知道來人是誰之外,金府眾高手一齊吃了一驚!
    「鐵背駝龍」一見老搭擋斷翼,驚上加忽,暴吼一聲,揮掌向青面紅髮之人攻去!
    「鐵背駝龍」掌力本就雄厚,如今積忽出手,更見剛猛,只見掌影如山,挾著烈烈
狂飆,捲向青面紅髮怪人!
    青面紅髮怪人卻漫不經心地揮出一掌,「彭」一聲把「鐵背駝龍」震退了五步!
    「鐵背駝龍」怪眼圓睜,顏下縱鬚根根直炸,他想不到來人莫有如此高強武功!但
他薑桂之性,遇挫更怒,楞了一會,突然大吼一聲,身形如車輪般一旋,以他有名的
「鐵背」,施出了一招「靠山功」,聳起如巳的駝峰,猛向青面紅髮怪人靠去!青面紅
發怪人微微一笑,低聲叱道:「你是找死!」「死」字出口,只見她一挺手中碧劍,
「毗」的一聲,直刺進「鐵背駝龍」的鐵背之內!「鐵背駝龍」慘嗥一聲,猶如野獸哀
鳴,前衝丈外,方才站穩,但一道血泉,已如水箭般從他的駝背上射起!
    「鐵背駝龍」練有「莽牛罡氣」護體,週身刀槍不入,尤其他的「鐵背」,更是堅
硬如鋼,功運至頂峰,可以無堅不克,設想到竟被青面紅髮之人一劍刺破!
    「鐵背駝龍」聲聲慘降,週身肌肉顫抖,見須糾結,臉上痛楚的神情,更是猙獰可
怕,想是他橫練被破,週身氣逆血瀉,比普通未練功之人受傷更加痛苦千倍,即連展白
也覺不忍!
    金府之人更是個個嚇得膽落魂飛,這是他們連想也沒有想到的,南京金府指靠為長
城靠山的兩大高手,競同時受傷慘敗!
    尤其「鐵背駝龍」極為愛護晚輩,甚得人望,看到他受傷後慘怖的情形,不少人嚇
得驚呼出聲!
    但見那青面紅髮之人身形一旋,真比贍風還疾,手中碧劍接連幾閃,血光崩現,有
幾個摻呼失聲的牡漢,立刻身首異處,倒地死去!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青面紅髮怪人連斬數人之後,仍然飄身立於原地道:「哪
個再敢鬼叫鬼叫的,這就是榜樣!」
    金府那麼多高手,果然被她震住,一十個噤若寒蟬,沒有一個再敢出聲,都瞪大了
驚怖的眼睛望著她,臉色如死!
    展白—皺眉,心頗不忍,知道那青面紅髮的鬼臉之後,乃是一位美逾天仙的少女,
萬也沒想到她手段如此毒辣!又見她用的是自己的「無情碧劍」,便跨前一步叫道:
「把我的『無情碧劍』還給我!」
    青面紅髮怪人回頭對展白道:「怎麼?你心軟了!忘記剛才他們是怎樣欺侮你……」
    說至此處,覷然住口不說了。
    她現在是戴著鬼面具,如若不然,展白可以看到她已羞得滿面紅霞!
    原來展白身上裹的破棉被,已墜落到大腿根以下,上半身都已赤裸,什麼都露出來
了!
    但展白自己還不覺得,聞言道:「不管怎樣,我也不願見你用我的劍狂殺無辜!快
把劍還我!」
    青面紅髮怪人「嗤」的一笑,背「看你的怪樣子!還不快把衣服穿上……」
    展白猛一低頭,見自己赤身裸體,臉上羞得像大紅布一梢頭趕緊把褪至腿下的破棉
被往上提了提,重新用布條紮緊…..。
    在展白做這些事時,金府之人驚魂初定,已有數個膽小的,想偷偷開溜。
    沒想到逃不過青面紅髮怪人的眼睛,只身形一晃,候去即回,「無情碧劍」一晃,
立刻又有數人腦袋搬家,鮮血四濺!
    展白更覺不忍,大叫道:「快把劍還來!你要再濫殺,別說我對你不客氣了!」
    青面紅髮怪人緩緩把劍遞給展白,道:「劍名『無情』,難道還怕沾血嗎?多殺幾
個走狗,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展白氣呼呼地把劍接過,道:「虧你說得出口,難道他們便不是人嗎?」
    青面紅髮怪人喲了一聲道:「幹嗎這麼凶?我不是為救你,才殺他們嗎!」
    她這一「喲」,回復了女聲,配上她這副鬼面,顯得有點不倫不類,受了傷的「金
府雙鐵衛」,以及嚇呆了的金府眾高手,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一齊怔征望著青面紅髮
怪人發楞!心說:「這惡鬼似的怪人,說話怎麼似女子聲音……」
    展白不理她,提著劍直向河邊船上走去,但到了河邊一看,岸邊只靠著數艘空船,
「青跌神」金九早巳鴻飛冥冥,走去多時了!
    而且,連那些壯漢搬來的箱子也都不見了,想是「青蚨神」金九藉著「雙鐵衛」纏
住展白時,早已率眾坐船走了,只剩下這些搬運箱子的壯漢在河邊上做替死鬼!
    展白在河邊上望著河水發呆,青面紅髮怪人卻悄悄來到展白身後道:「你找什麼?」
    展白道:「我的仇人逃跑了,我要過河!」
    青面紅髮怪人道:「那麼,就上船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