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三五章 河邊鬼事

    她實在太美了,美得無法形容,展白縱然心無邪念,也不由雙眼怔怔地望著她出了
神……
    她卻緩伸兩條玉腿,纖腰一挺,腳尖落地,走向展白,雙手輕輕地撫在展白的身上!
    展白只覺她素手觸處,溫暖酥麻,一般說不出的感覺,使他用身血液加速地沸騰起
來……
    展白輕輕地「啊」了一聲,心族搖動,幾乎把握不定……
    那絕美的布衣少女,卻吹氣如蘭地在他耳邊說道:「為了要你早些復原,為你運功
療傷,說不得要損耗我一點真元,你現在運功相引罷!」
    展白頓感一陣差愧,不自覺地臉上發燒,心說:「展白呀展白!你自命為一個奇男
子,就不該胡思亂想,何況人家還是一片好心,要為自己療傷呢……」
    想至此處,立刻收回綺念,清心澄志,默默運功相引,只覺她手觸處,一股溫暖的
熱流,剎時通過了自己全身!
    那布衣少女雙手不住在展白身上游動,展白漸漸覺得四肢百骸舒暢無比,腿臂傷處
痛楚也逐漸消失……
    正在深然忘我之境,那少女突然雙眉一皺,停下手來,側耳聽了聽,美麗的臉上突
然泛起一抹殺機!
    展白胡思亂想,卻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正在此時,忽聽衣襟破風,從屋外飄進一
人。
    展白還以為那神秘美麗的布衣少女去而復回,因此也未在意。但等那人走至展白面
前,展白不由嚇得一怔!
    原來進屋的不是那布衣少女,而是一個白色儒服的少年!新正天寒,展白臥搞上鋪
著干各身上蓋著厚被,還覺得有點冷,那白色儒服少年手中卻拿了一柄銀扇,看來分外
扎眼!
    展白見與他索不相識,微感意外,尚未發言,那白色儒服少年卻蕪爾笑道:「兄台
艷福不淺,有『紅顏魔女』陪伴,想必是破廟當瑤台,樂不思蜀了!」
    展白愕然道:「閣下何出此言……」
    自色儒服少年右手銀扇在左掌掌心輕輕一擊,道:「紅粉佳人石過是帶肉的骷髏,
美女如玉也不過是有毒的蛇蠍,恐怕你春夢未醒,便已做了荒廟冤魂了!」
    展白驚道:「閣下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白色儒服少年手拿銀扇,卻搖頭晃腦地道:「色即空,空即是色!苦海無邊,回頭
是岸!……」
    展白被他說得蒙了一頭霧水,越發不解地問道:「閣下有什麼見教?不妨明說,何
必如此故作驚人之言……」
    白色儒服少年忽然哈哈笑道:「你當真不知那魔女是何許人嗎?競有膽量跟她親
近!」
    展白雖覺得那布衣美女神秘不測,但人家救了自己一命,對那布衣少女沒有一絲惡
感,見這白衣少年說話吞吞吐吐,又一味地故作驚人之言,不由心中起了反感道:「如
果閣下沒有什麼事,還是請離開這裡吧!在下有病在身,實不願與閣下多談!」
    白衣少年道:「我例是一番好意,沒想到會引起你的誤會!實對你說了罷,那魔女
乃是『紅粉骷髏,鬼面嬌娃』!天下第一號大魔頭,你該懂了吧!」
    展白聞聽此言,頭腦「轟」的一聲,如受雷擊!忙道:「此話當真?」
    白色儒服少年道:「我何必騙你哩!我由東海『魔鬼島』跟蹤這魔頭,一路至此,
難道還有假嗎?」
    展白喃喃道:「竟是她!竟是她……真令人不敢相信……」
    原來這「紅粉骷髏,鬼面嬌娃」大約是在整十年前名字轟動過整個江湖,原因是她
生得美逾天仙,心卻毒辣有如蛇蠍,加上她一身神鬼莫測的高強武功,生性淫蕩無比,
卻又奇妒。凡是美貌的青年男子,她都要擄在裙下稱臣,稍不稱意,動輒殺害,遇到貌
美的女子刀更是必殺無赦,而且手段毒辣陰狠無比,一定要把女子剜目割舌,殘面毀容,
把其折磨得不成人形,方任其悲呼慘號自行死去!
    因此,她出道不久,即震動了整個江湖,因為她不知從何處學得一身詭異武功,武
林中很少有人是她對手,短短數年,毀在她手底下的青年男女不知有多少!
    因為她傷害武林青年太多,而且其中不少是武林各大門派的幼年弟子,當然黑道豪
門死在她手下的也不在少數,因此引起武林公憤,不論黑白面道均恨她入骨,有一次集
合了黑白兩道頂尖高手,合力圍剿,在東嶽泰山觀日峰一戰,把她戰敗,而且使她身負
數處重傷,沒想到仍讓她跑了!
    那一戰,武林八大門派,及南七北六的黑道盟主,傷亡也夠慘重,各門各派精英,
幾乎傷亡殆盡,以致使八大門派人才凋零,武功式微,數十年偃旗息鼓,才使「武林四
公子」相機倔起!
    可是,從此江湖上也就失去了「紅粉骷髏,鬼面嬌娃」的行蹤!
    有人說她傷重斃命,死在泰山觀日峰,也有人說她潛在東海「魔鬼島」隱修,江湖
上人言人殊,不過,從此再未見她現身江湖,卻是真的。
    時日已久,人們把這件轟動江湖的大事也就淡忘了,偶爾一些老一輩的江湖俠客,
茶餘酒後談起來,也當是講歷史陳跡一樣了。
    展白也是從鏢局中,聽到年老鏢師們談起過,當時不過是當做傳奇故事聽的,萬也
想不到救自己的布衣少女,就是當年那「紅粉骷髏,鬼面嬌娃」,這豈不驚人?
    而且,也使人不敢相信。那美絕天人的少女,竟是數十年前殺人如麻的頭號魔頭?
    展白當時一驚,瞬即醒悟過來,認為這是絕不可能的一件事,因為,就算那女魔頭
仍然活著,也不可能這般年輕。於是,談然笑道:「閣下這樣信口一說,以為在下會相
信嗎?」
    白色儒服少年道:「我知道你不會相信,可是等到你相信的時候,後悔就已經晚
了……」
    突然聽到身後一聲冷哼,白色儒服少年面色一變,倏然回身,不知何時,那臉罩鬼
面的布衣少女已然站在房中!
    展白見那布衣少女,臉上罩了一個鬼臉具,青臉紅髮,巨齒撩牙,像貌猙獰怖人,
除了身材略顯矮小一點之外,竟如一個厲鬼一般,若不是展白見過她的本來面目,說什
麼也想不到,這歷鬼似的怪物,竟是美逾天人的一個絕色少女!
    只聽她冷森森地說道:「我一猜便知是你!任你詭計多端,也難以欺騙得了我,但
是,我很奇怪,你為什麼一路跟定了我,而且處處跟我搗亂,究竟你是何居心?……」
    白色儒服少年在鬼面少女說話時,突然攻出一掌,鬼面少女隨手一封,「晦」的一
聲大震,餘力四激,迴旋生飆,立刻把案頭的油燈打滅!
    房中變成一片漆黑,看來二人掌力都夠驚人,展白倒在床上,都能感到勁風刨面而
過,觸膚生痛!
    黑暗之中,聽到鬼面少女叱道:「你又想跑嗎?……」
    跟著聽到掌拳破風之聲,猛烈非常!
    又聽到那白色儒服少年道:「少陪了!但你別得意,『海外三煞』一到,便是你喪
命之時……」
    最後一句話,聲音已在數十丈開外,顯見那白色儒服少年已逃至廟外,其身法可說
是快得出奇!
    接著又聽到鬼面少女的忽叱聲:「這回你逃到天上去,我也要把你抓回來!……」
    話聲未落,那身影已飄至數十丈之外了。展白不由暗暗昨舌,這二人身法之快,可
說是前所未見!
    展白暗想:「這布衣鬼面少女,如果真如白衣書生所說,是那震驚江湖的『紅粉骷
髏,鬼面嬌娃』,自己還莫不好脫身。但細想又不可能,一個數十中前名滿江湖的魔頭,
竟是一個年屆花信的少女,這無論如何使人不能相信;又想到那白衣儒服少年,與自己
素不相識,為何又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向自己洩漏他人的隱秘?而且見了那布衣少女,
便想盡了方法逃跑?又提出『海外三煞』之名來嚇唬人,那麼這『海外三煞』又是何許
人呢?……」
    展白越想越想不出個所以然,反覺得鬼面少女與白衣書生都不是什麼好人,尤其詭
秘行蹤,更使人可疑,二人又都不說出自己姓名出身,來歷不明,武功又高,真要落在
他們手中,也許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禍害!還是早些離開此地,另找隱秘地點養傷,
傷勢好後,速去為父報仇才是正事……
    展白有了逃跑的念頭,手腳活動了一下,竟覺得無甚痛楚,暗暗運了運氣,亦覺得
腹內真氣能聚散如意,身上的傷處竟似痊癒了,知道這是那鬼面少女為自己運功療傷所
得到的效果,心中暗暗高興……
    可是等他翻身坐起,不由又楞了,原來他傷重昏迷,竟未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
不知何時被脫光了!
    展白驚惶中週身一陣摸索,除了臂、腿等傷處裹了布帶之外,身上已是一絲不掛!
    展白這一驚非同小可,忙著在損上一陣亂摸,昏黑中倒是摸著了自己的衣服,但已
全被撕破!這時,他才明白,一定是那布衣少女在為他起出暗器及裹傷時,把他的衣服
撕破了……
    他想到被一個少女把身上的衣服剝光的情形,臉孔不由脹紅起來……
    但有使他比害羞更著急的事,是他那視如性命、整天貼身藏在懷裡的天下第一奇書
《鎖骨銷魂天佛卷》竟然不見了!他再去模,連做隙般命更為重要的「無情碧劍」也不
見了!
    展白氣得大罵,這時他倒不想逃了,反而想立刻把那布衣鬼面、又美逾天仙的神秘
少女找到,向她追討《鎖骨銷魂天佛卷》以及自己的「無情碧劍」!
    衣服已無法穿,他氣起來,把一條棉被扯成一片一片的,用破衣服紮在身上,雖然
不成人形,但總算可以蔽體及略遮風寒
    一切扎束停當,他從廟中竄到外邊來,只見冷月西沉,淒涼的月光斜照著一片斷瓦
殘垣的破廟,景色竟是荒涼無比:
    展白不知這座破廟是何所在,只有朝著布衣!少女追趕白衣書生的方向馳去!
    展白一直馳出數里之遙,一絲聲跡都末發現,橫在眼前的是一條滔滔大河!
    河水在黑夜中閃白髮亮,水聲嘩嘩,卻不見一個人影!
    展白自知追錯了方向,才要返身整回,忽聽左側河岸蘆葦深處有腳步聲走近!
    展白聽那蘆葦中刷刷直晌,而且腳步雜沓,絕不止一、二人,心中一動,立刻找了
一個草叢把身形隱蔽起來!
    月夜中,天空透亮,展白伏在地面,反而更能看得真切,只見從蘆葦中連續走出一
隊人來!
    這些人排成單行,魚貫而出,怕不有整十人之多,每人肩頭扛著一個黑忽忽的箱子!
    一直來到河邊,才一一把肩上箱子放下地來,展白隱身地點,距離那些人堆放箱子
的地點很近,所以看得很清楚,只見那些人都是勁裝大漢,而且其中尚有十數中穿戴金
盔金甲的人物,展白看著眼熟,猛然醒悟,這不是金府的人嗎?他們何以會深夜之間,
扛這麼多箱子來至河邊?……
    展白正在看著起疑,忽聽一個金甲武士喘吁呼地說道:「真不知我們主人是做何打
算?黑夜裡要我們扛這麼沉重的箱子到河邊來,又不像是搬家,這倒是什麼呢?……」
    另外一個金甲武士低聲道:「老四,你還不知道哇!前天晚上『石磯大陣』困住的
人,今天不知怎麼都跑光了,我們主人怕人家集合來報仇,所以才把家中貴重物品先搬
出來,萬一應付不了,也好有個退路。」
    那金甲武士以驚詫的語調道:「不是聽說陷入『石磯大陣』就永遠不能脫身嗎?怎
麼又會跑出來了呢?」
    「那可就不知道了,聽說發動『石磯大陣』並不是主人之命,而是孟少爺擅自發動
的,為此主人還大發脾氣,說孟少爺亂了步驟,把一件很有把握的事弄得不可收拾,因
此還把孟少爺關起來了。」
    「孟少爺為什麼不聽主人的命令行事,難道他瘋了嗎?」
    「他可不是真的瘋了,你想他若不瘋,怎麼會連公子小姐也陷入陣中呢?」
    叫老四的金甲武士,嘴中嘖嘖兩聲,又道:「他這又是為什麼呢?」
    原先發言的金甲武士道:「還不是為了姓展的那小子。本來小姐和少爺從小在一起
長大,情感很好的在孟少爺心中打算長大了娶小姐為妻,我們老主人也答應過這件事,
可是,自從姓展的那小子來了府中一趟,我們小姐突然對少爺冷淡起來,反而對那姓展
的很親近,是以孟少爺氣得不得了,沒想到上次比劍又被姓展的砍掉一隻手臂,孟少爺
蓄心報仇,前天晚上又被姓展的少年一掌震傷,是以才突然發瘋,趁著姓展少年在大廳
中,竟發動了『石磯大陣』的機關——」
    這二人說話聲音很低,但展白就藏在附近,所以聽得很清楚,本想再聽下去,忽見
河對岸現出了一個搖動的燈光,似乎是向這邊打來的暗號。
    一個勁裝大漢跳起來,把手指放近口中,打了一聲尖長的忽哨,跟著回頭道:「准
備著,船要來了!」
    那兩個金甲武主的談話,因而中斷。倏時間櫓聲依呀,河面現出了一片黑糊糊的船
影!
    這船來得極快,數十丈寬的河面,轉眼搖了過來,竟有十數艘之多,原來都是河上
漁夫捕魚用的小舟!
    迎頭小舟上端擺著一張輪椅,輪椅上坐的正是「青蚨神」金幾!
    舟至河邊靠岸,舟上之人用鉤饒穩住船身,岸上眾大漢及一些金甲武士,立刻扛起
箱子向船上搬去!
    展白一見「青蚨神」金九,真是仇人根見,分外眼紅,只感熱血沸騰,再也隱忍不
住,猛然跳出,喝道:「金九!老賊!納命來吧!」
    喝聲中一掌猛向金九劈去!展白突然出現,出手又快,岸上那麼多人競來不及阻攔,
齊聲驚呼,展白如狂飆的掌風已向「青蚨神」金九迎胸捲至!
    「青蚨神」金九估不到會突然遭到暗襲,百憂中運掌一對,「彭」的一聲大震,競
使他的輪椅在船上一陣亂晃,險些落到河中!
    尚多虧他門下一名高手,在他身後急用雙手把輪椅穩住,但他坐的一隻小船,卻因
掌力一震,在水中蕩離了岸邊!
    「青蚨神」金九見自己秘密被人窺破,又驚又怒,在河心中高叫道:「快把來人拿
下!一個不放,格殺勿論!」
    因為他不知來了多少敵手,故有此一說。展白卻心中暗暗後悔,不該太沉不住氣,
如今「青蚨神」到了河中間,自己無法再加追擊……
    同時,岸上眾大漢及金甲武士,已有十數人丟下箱子,向他圍了上來!
    眾武士及勁裝大漢向展白圍上來時,已用目向四周打量,見河邊上就展白一人,不
由膽氣陡壯,大喝一聲,有四名金甲武士舉劍,齊向展白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