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三四章 美妙絕倫布衣女

    展白感到腿、臂等處涼辣辣劃肌而過,心中一寒,身上已有數處被「青蚨鏢」打中!
    展白心中暗歎:「完了……」
    突又想起殺父血仇,完全在自己身上,豈能甘心就死?
    想到這裡,運氣閉穴,以暫使毒氣不致侵入心肺,猛提一口真氣,也不知哪裡來的
神力,重傷之下,仍讓他躍上花園的高牆!
    「青蚨神」金九哈哈笑道:「小輩!你還想跑嗎?中了老夫『青蚨鏢』,不出三個
時辰必死無救!」展白站在牆頭,身形晃了幾晃,雙眼發黑,幾乎又栽下牆去,他便咬
牙強穩住身形,切齒罵道:「老賊!今夜暫饒你不死,小爺早晚有找你算清血帳的一
天!……」
    說罷,翻身向牆外竄去!
    「青蚨神」金九在院子裡大喝道:「不要讓小輩走了,給我拿下!」
    接著數聲厲叱,金府門下數大高手騰身追來……
    展白竄落牆外,尚聽到金彩鳳慘呼:「爹!饒了他……」的哀求聲。
    但他怎肯再落入仇人手中,又知有人追了下來跳出牆外,咬牙強忍任滿身酸、痛、
軟、麻之感,忘命地向前逃去……
    此時已是半夜,南京城已陷入了狂歡的高潮,這是上元節最熱鬧的節目,「放火焰」
及「放花燈」!
    彩燈式樣繁多,顏色各異,在潮水似的人頭上,結成了一條火龍,人的臉上映著燈
光,有的變紅,有的變綠,有的五顏六色地變幻著,加上狂熱的臉上冒著油光汗氣,看
起來有點奇形怪狀!
    而且還有化裝成「大頭鬼」遊行的行列,也夾雜在人群之中,更顯得奇特!
    總之,這是上元佳節狂歡的高潮,整個南京城都沸騰了,但不知怎的,這狂歡的場
面,叫人看了卻有著末日來臨的感覺!
    但這卻給了展白逃亡的方便,他混雜在洶湧的狂歡人流中,順著人流向城外湧去,
那些追拿他的金府高手,竟然無法看清他逃走的方向……
    展白週身是血,「青蚨鏢」上的劇毒已慢慢行開,他幾乎陷入昏迷狀態,幸固人擠
人的關係才末栽倒,只跟跪避超,不由自主地隨著擁擠的人群向前走去……
    追拿他的金府高手數次險些抓住他,都由於人多擁擠不堪,又使他逃脫……
    就這樣,混亂中展白隨著人流擁出,來到秦淮河邊。
    人群發了一聲喊,一齊奔向河邊,爭先恐後地把手中的彩燈放進河中去,盞盞彩燈,
立即順著河水流去,千萬盞不同形式、不同色彩的燈,在河面上明明滅滅,頓時成為一
片奇景!
    人們此時卻鴉留無聲,望著河水中各自放的燈,默默析禱起來,各自希望著自己的
燈不要翻覆,不要熄滅,最好是隨著河水流向遙遠,遙遠……
    據說那放入河水的燈,流得越遠,福分越長…..。
    由於河岸寬廣,人們分散開了,又不再瘋狂地擁擠,失去了挾持的力量,展白立刻
昏倒在河邊—…』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徹骨的巨痛,把展白痛醒,他睜眼一看,自己競躺在一個破
廟的大殿中!
    這座大殿屋頂有數處透空,能夠從破洞處望到天上的繁屋,可見還是在夜間。
    只見壁倒梁頹,這間大殿破爛得可以,立在供案上的神像,泥金斑落,像一具具的
殭屍,看起來有點陰森嚇人!
    四壁倒了三壁,剩下的一壁壁角蛛網懸掛,塵灰寸積,但展白睡臥的一張供桌上,
卻打掃得很乾淨,而且,在他身下還鋪上了厚厚的乾草,身上蓋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因
此,他痛醒之後,競略有舒適之感!
    但等他神智清醒,掉頭一看不由把他嚇得差一點沒有叫出聲來!
    原來在案頭燃了一盞半明不暗的油燈,在那慘淡的光線之下,見一個青臉紅髮的怪
人,正手拿著一柄明亮的解腕尖刀,直向他身上刺來!
    展白一眼看到這形象,嚇得倒抽一口冷氣,以為自己是落到什麼惡鬼手裡了,才
「啊」出了半聲,腿上一陣徹骨的奇痛,又把他痛昏了過去……
    待他第二次醒來,驚魂猶存,轉眼向四下一看,不由又把他楞住了!
    眼前又出現了另外一個怪現象,那青臉紅髮的怪人不見了,在他身旁卻坐著一個千
嬌百媚的少女!正以關切、憐惜的神情望著他!
    展白猛然抬身坐起,驚道:「我這是在什麼地方?……」
    身上一陣巨痛,使他才坐起一半,一句話未說完,又「哎喲」一聲,睡倒下去!
    那美麗的少女璨然一笑,道:「我才把你身上的暗器起出,毒已盡,但傷口未收,
你不要亂動,休養兩天就好了。」
    展白只覺這少女說話時,吹氣如蘭,而且美質天生,他見過的美女不少,如慕容紅、
展婉兒,以及直著「江南第一美人」之稱的金彩鳳,都是出類拔革的美人胎子,但眼前
這少女,容貌之美不下於金彩鳳,鐘靈秀氣也不下於展婉兒,冷艷高貴更超過慕容紅幾
分,而且膠容如春花朝陽,眉梢眼角不帶一絲愁怨!
    競似午夜裡出現了太陽,寒冬冷雪裡開放了牡丹,那溫馨的美,簡直無法形容!
    而且,她布衣釵裙,不施一些兒脂粉,當真是麗質天生,小家碧主的氣度,帶著大
家閨範的高貴,高貴俊美之中,卻又不帶豪門千金的富貴嬌氣!
    像這樣的美女,展白真是平生僅見!
    展白不由一怔再怔,出了會子神,反而掉頭回顧,像是在找尋什麼東西!
    那美極的布衣少女情然一笑,道:「你找什麼?」
    展白茫然道:「方纔我好像看到一個紅髮青臉之人……」
    布衣少女又是一笑,回手拿起一副面具在展白眼前晃了兩晃。
    展白立刻恍然大悟,原來那青臉紅髮之人,竟是少女手中拿的一副假面縣,
    展白哦了一聲道:「原來那是姑娘的一副面具!唉!這樣看來,在下的一命,也是
姑娘救的了?」
    那布衣少女笑著點了點頭,
    展白道:「不知姑娘貴姓大名,尚請見告,在下日後也好報答大恩!」
    那布衣少女笑而不答,只把那青面紅髮的假面具,又拿起來晃了晃。
    展白疑惑地望著她,不知是何用意,但神色中充滿了問題。
    布衣少女笑道:「你猜我叫什麼?」
    展白納悶道:「姑娘是跟在下說笑話了,人的名字怎可亂猜?」
    布衣少女明媚的大眼睛,含著深意地盯著他,說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裝
傻?」
    展白一憎,又仔細望了望那美得使人昏眩的面容,努力搜尋自己的記憶,實在沒有
跟她會過面,也從未聽說道江湖上有這麼美的一位帶著鬼面具的少女,最後苦笑著搖了
搖頭道:「在下從未與姑娘會過面,而且也沒聽說……」
    他本想說:「沒聽說過江湖上有你這麼一號,」但怕想起她的不快,故此頓住未說。
    少女又舉起假面具道:「難道你看到這面具,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展白更楞住了,一時之間答不出話來,暗忖道:「莫非她在江湖上真有很大的名聲?
自己孤陋寡聞,才不知道她?……」
    布衣少女卻婉然一笑,像慈母撫慰嬰兒一樣拍了拍他道:「不要費腦筋想了,日後
你自然會知道,現在你傷勢未好,我雖然給你取出身上的暗器,又為你解了暗器上的劇
毒,但你最少還要休養三至五天,才能復元,現在你剛甦醒過來,恐怕肚內早就餓了,
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給你找吃的……」
    說罷,丟下六枚青銅製錢在展白頭邊,身形一晃,快逾閃電,她炯娜的身軀恍如一
絲輕煙,眨眼消失於窗外!
    展白不由暗暗咋舌,心說:好快的身法!不要說自己比不上,就連以前見的「雷大
叔」那絕快的身法,以及連「神驢鐵膽」都當面誇獎過婉兒的輕靈身法,都無法與其抗
衡!
    展白心思電轉,看這少女的身法,武功一定也很高強,從她讓自己猜名字的舉動看
來,分明自溺名望甚大,但自己卻怎麼從未聽到說過呢?
    忽然,他的眼光又投在布衣少女臨去時,丟在他頭邊的六枚青銅製錢上,他不看還
好,這一看不由熱血沸騰,雙眼幾乎冒出火來!
    那六枚青銅製錢,跟他父親臨死之前交給他六件遺物之中那枚青銅製錢一模一樣,
正是「青蚨神」金九的獨門暗器,稱為「青蚨鏢」的東西!
    展白想到這枚青銅製錢,可能就是那美絕天人的布衣少女,用尖刀從自己身上剜出
來的!暗想父親也是被這種歹毒暗器所傷,才遇害身死,如今自己又險些死在這種歹毒
暗器之下,若不是這不知來歷的少女所救,恐怕自己也步了父親的後塵,喪命在這枚
「青蚨鏢」下!
    展白悲憤不已,父子同仇,竟幾乎都毀在這「青蚨鏢」下,不由伸出手來,抓那幾
校青銅製錢……
    突然,案上的油燈一閃,燈光搖曳,滅而復明,那布衣少女面戴假面具已站在展白
的臥鋪之前!她面具也來不及揭下輕喝道「不要動!那制錢上含毒尚未去盡!」
    展白聞言,又縮回手來,那少女道:「那制錢上的含毒,要三日以後,才能褪盡,
今天才是兩天,還要等到天明才沒有關係了。」
    展白驚道:「怎麼,我來此已經兩天了?」
    少女噗哧一笑道:「十五夜到今天十七夜,剛好整整兩天,其實,我也是太緊張了,
這制錢上的毒雖然厲害,但不見血是沒有關係的,我不過怕你不知道,拿在手中把手指
割破,增添麻煩就是了……」
    說著把手中拿來的食物,放在展白的面前,把臉上的面具也摘下,又道:「吃罷!
你整整兩天沒有吃東西,可能早已餓了!」
    展白見她拿來的是用綠荷葉包著的一整只「南京板鴨」、十數張蔥油薄餅。
    可是,板鴨和油餅都是乾的,展白吃得太猛,塞了滿嘴競一時之間嚥不下肚去了,
只噎了個臉紅脖子粗,那副怪像,把一個美逾天人的少女,笑得花枝亂顫!
    布衣少女笑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但她那嬌憨的笑態,的確可以令人意亂情迷,
忽然她笑著說道:「我的小爺!你慢點吃好不好?如果沒被暗器打死,吃東西反而噎死
了,那才划不來呢……」
    可是,她剛說到「我的小爺!」那句話時,展白「嗯」的一聲,把一大口的食物咽
下肚去了,好像是答應了少女的叫爺聲,那少女剛一瞪眼,展白卻吁了一口氣道:「哎
呀!我的媽呀!真差一點沒有噎死……」巧不巧地,展白一聲「我的媽呀!」那布衣少
女見自己無意中叫出一聲「我的小爺」,展白「嗯!」地一聲競似答應,無形中佔了自
已的便宜,忙道:「呃!你怎麼……」
    誰知道這一「呃」,竟又接上了展白的那聲「我的媽呀!」二人都是出於無心,卻
趕得這樣巧,好像都是成心占對方便宜似的,待二人會過意來,不由相對大笑起來!
    這一笑,二人的情感無形中已接近到毫無隔閡的地步
    布衣少女一頭撲到展白懷裡不依道:「你壞!你壞!淨佔我的便宜……」展白又是
痛呼,又是大笑,原來布衣少女一撤嬌,便忘了展白身上還有傷,這一撲在展白身上,
便把展白的傷口碰到了,痛得展白尖聲急呼;可是那少女撲在展白懷裡,嬌嫩的手肘又
格到了展白的肋骨,所以奇癢難熬,又禁不住大笑起來……破廟之中春色無邊,充滿了
兩個青年的天真無邪的歡笑……
    忽然廟外傳來一聲極微弱的響聲,似乎是秋天落葉的聲響,若不留心,決聽不出來,
可是這徽弱的聲音,卻未能瞞過那武功絕高的布衣少女!
    只見她突然收住了如銀鈴的笑聲,猛然從展白懷裡站起,嬌晚道:「什麼人?大膽
在此偷窺!」
    在「人」字出口時,她已飛身掠出殿外,「大膽在此偷窺」的幾宇,已經是在殿外
房頂上發的了!這布衣少女身法可說是快得出奇,但她饒是如此快速,石廟殘破院落之
中,冷月寂寂,卻不見一條人影!布衣少女對自己的耳目之聰敏,似有充分的信心,絕
不疑心自己會聽錯,嬌軀站在殿頂的破瓦殘棟上,瑤鼻一皺,冷哼了一聲,緩緩言道:
「恐怕你也知道是誰任在此地,若再敢來偷窺,別說姑娘對你不客氣!」布衣少女說此
話時,嬌美的臉上竟現出一絲煞氣,雖然她的聲音不大,但田翱叮十數里之外!若暗中
有人偷窺的話,凡在十里方圓以內的,都可以聽到她猶如黃鶯百囀的嚦嚦鶯聲,但卻充
滿了駭人心魂的恐怖語氣!
    布衣少女說罷,也不管是否有人隱身附近,身形橫空一撩,半空裡一個盤旋,猶如
歸巢乳燕般,穿窗而過,又回到了房中。展白悟然道:「姑娘,你發現了什麼?」
    布衣少女笑容燦然如花,跟在房頂說話的語氣,有如天淵之別,在殿外發話時冷如
冰霜,見了展白卻又艷如桃李,只見她貝齒閃光笑道:「可能有一兩個膽子大的小老鼠,
躲在大樑上偷看我們說笑啦!」布衣少女又跟展白說笑了一會,便安撫展白睡下,她自
己便坐在展白榻前閉目調息起來……
    展白心情起伏,思潮澎湃如大風暴中的海洋,不要說睡覺,他連安息下來都不可能!
    他又不時睜開眼睛來,看看這不知來歷、卻救了自己又這股神秘莫測的布衣少女!
    那布衣少女打坐調息的姿勢很特別,既不是盤膝躍坐,也不是五心朝天,而是玉手
支住香腮,兩條修長的玉腿,一屈一伸,韻致婉然,長長的眼睫毛覆蓋著似水雙瞳,嘴
角含笑,蘋果似的雙頰上梨禍隱現,競像是美人假寐,又好像一幅海棠春睡圖,這哪裡
像是在靜坐行功,分明是一幅春色無邊的誘人圖畫!一但看她耳、鼻及微張的櫻口內有
五縷輕裊白氣升起,竟在她頭頂上聚集成了三朵雲花般的雲霧,便知她不但在靜坐行功,
而且顯見其內功修為已到了「三花聚頂」、「五朝氣元」的精妙境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