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二七章 「端方公子」

    婉兒驚呼急退,舉掌欲向……
    神猴雖然功力已失,但江湖閱歷卻比婉兒豐富多了,忙道:「婉兒,不必緊張!那
是一個死人!」
    婉兒定睛一看,果然又是一死人,在地下掉有一柄冷森森隱泛青光的喪門劍,這才
知道死者先前隱身門後,以手中喪門劍對付來人暗襲,卻被來人躲過,並用重手法將他
殺死。
    這被殺的人,胸前一個寸許大的血洞,一招斃命,雖然殺人者已經走了,但亦可看
出其武功達出神入化之境。
    在石室靠牆壁上,又有一具死屍,手拿判官雙筆,委坐在地,胸前也有一傷口,與
門前死者一般,死後臉上仍殘留著極端恐怖之色。看樣子這死者對來人非常懼怕,判宮
雙筆取出,未及出招,即被來人用重手法殺死。
    婉兒愕然道:「這裡二人是被什麼手法所傷?」
    神猴面色凝重道:「看來好像『金剛指』、『一指撣』等一類武功,但這殺人者
『金剛指』、『一指撣』能練到如此境界,功力之高,的確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哎呀!」婉兒又驚叫起來道:「老前輩,你看這裡還有兩箱珠寶……」
    婉兒說著伸手一指石室中央,地下放有兩隻二尺見方的鐵箱,箱蓋已被打開,榴內
盡足珍珠瑪瑙、金剛鑽石等等五顏六色的殊寶,看來光燦耀目。
    神猴性情雖然怪誕,但實質上卻是一個江湖怪傑,對這些珠寶並未興起貪念。
    至於婉兒乃當今四大豪門之女,家中珍寶見得多了,對這些珠寶也未放進眼內。
    婉兒把神猴放在地上,走到珠寶箱前逐一檢視,見那些珠寶,並不是尋常之物,珍
珠都有龍眼大小,鑽石也都是奇大無比,色芒俱佳,此外貓兒眼、祖母綠、紅珊瑚、藍
寶石、綠悲翠……等等都是塵世罕見之物,件件價值連城,比自己家中珍藏之物,並不
遜色。
    尤其裝珠寶的兩隻鐵箱,雕塑精美,隱泛烏光,顯然也是貴重金屬,由名匠打造,
一隻跟自己家中貯藏珍寶的鐵箱一般無婉兒愈看愈奇,競一時呆了,暗想:「莫非這些
珍寶是從自己家中盜出來的?」
    「呃!」神猴卻在一邊叫道:「婉兒,以我老人家之意,用不著再東跑西跑,就在
這石室中由我傳你武功好了!」
    婉兒由沉思中被神猴喚醒,皺了皺眉道:「跟這兩個死人處在一起嗎?我不要!」
    神猴道:「那有什麼關係?你要討厭他們,把他們丟出去餵鷹,也就是了!」
    婉兒雙眉皺得更緊了,她道:「要丟你去丟,我可不管!」
    神猴苦笑一聲道:「我若自會行動,那還需要你背負嗎……」
    婉兒接口道:「那就不要多費唇舌了,說什麼我也不會去治他們一下的,咱們還是
走吧,另外找地方去!」
    說罷把手中的珠寶又丟進箱內,背起神猴出了石室。
    沒想到才走不遠,競走出石洞來,原來這石洞兩面山壁上均有洞口,而且這石室離
二人出口之處很近,婉兒,背著神猴,走出洞外,算是由一座山腹中穿了出來,乍由黑
暗恐怖猶如地獄的石洞之中,見到洞外湛湛的藍天,光輝的陽光,不由心內一暢,原來
二人在洞內摸索了約有兩個時辰,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了。
    神猴與董千里苦戰三天三夜,先頭仗著武功高強,還不感到怎麼樣,到第三天半夜
與董千里互拼內力受傷,又被展婉兒背負著奔跑了半夜,早已困頓不堪,雖仗著服下他
獨門秘藥「續命散」,但已是又餓又渴,一出洞口,看見山澗裡有一道流泉,在婉兒背
上忍不住叫道:「水!水!我老人家要喝點水!」
    其實婉兒也是又渴又餓,背著神猴走近溪邊,二人立刻伏溪狂飲起來……
    忽聽一個清朗的聲音說道:「渴死莫飲山溪水!你二人膽敢深入『亡魂谷』,難道
連這句話都不知道嗎?」
    婉兒與神猴同時吃了一驚,從水邊始頭一看,只見小溪對面山坡上,站定一個俊美
少年。
    只見這少年也就勘樓則出頭成得長身玉立,劍眉星目,身上雖然穿一襲布衣,有如
樵農打扮,但負手立在小山坡上,沿著初升的朝陽,竟如玉樹臨風,別有一番樸實清新
之氣度。
    神猴一瞪眼道:「你這娃娃!可不要信口雌黃,如果意存恐嚇,可別說我老人家要
你死無葬身之地!」
    婉兒一聽神猴口出大言,不由暗自好笑,覺得這老人家實在驕傲得可笑,自己一身
功行動都不能行動,還見了人便說大話,要人家死無葬身之地呢!看那少年雙目神光湛
湛,分明有不弱的武功,真要跟他打,人家不用動手,只要隨便踢他一腳,便夠他滾半
天的了……
    婉兒想著好笑,不由一張嘴,把含在嘴中的一口水又噴出來,止不住格格嬌笑……
    那青年乍見婉兒絕美容顏,幾疑身通仙人,胎上流露過一絲欽羨神色,又見婉兒噴
水而笑,不由奇道:「二位不要不信,看了那邊就知道了!」
    說著隨手向溪水上游一指。
    婉兒與伸猴隨著少年手指方向望去,只見溪水上游水源之處,立著一塊白木牌子,
木牌上寫道:「此溪水含有劇毒,七步斷魂,千萬莫飲!」
    婉兒一看,勞容鑷變,驚呼道:「哎呀,我已經喝下很多了,這怎麼辦?」
    神猴卻不動聲色地冷冷說道:「婉兒,用不著慌張,你豈不知他是騙我們?」
    布衣少年說道:「小生從不騙人,我說此話完全出自一片好意,二位不信就算了!」
    神猴笑對婉兒道:「如何!我老人家說得不錯吧?我一猜便知他是虛言嚇人,如是
這溪水中真有劇毒,我們喝下那麼多去,腹內會毫無異樣感覺?」
    婉兒一聽認為也對,自己喝下很多,腹內毫無不適,如若真有劇毒,怎會如此輕鬆?
不由暗暗佩服神猴鐵凌,到底比自己經驗豐富,不會輕易受騙……
    誰知那少年又道:「這溪水所含的劇毒,很是特別,無聲無奧無痛楚,不論人畜,
只要誤飲此水,如不移動,一無感覺,但你要站起想走,不出七步,必致肝腸寸斷而
死!……」
    神猴哈哈大笑道:「想當年曹子建七步成詩,如今我老人家能來個七步斷腸,豈不
是可與古人比美,只可惜我老人沒有腿,如果我有腿,還真想走七步試試,看是不是真
能七步斷腸?」
    婉兒道:「你沒有腿我有腿,不要說七步,七十步七百步,咱們也得走,水也喝飽
了,少囉嗦,還是趕快去辦咱們的正經事去吧!」
    說罷,背起神猴便想離開……
    那布衣少年卻身形一掠,如一隻掠波紫燕一般,三丈餘寬的水面,他競一掠而過,
飄然落在婉兒身前道:「姑娘,還是不要逞強,小生句句實言,絕不欺騙二位,此溪名
為『水銀寒泉』,別看初飲下之際,一無所覺,的間一久,必然斷腸而死,就是不走動,
也會死。因為溪水中含有水銀,水銀極重,足可斷腸裂腹,說七步斷腸是誇大其詞,但
人一走動,使水銀下墜加速,促使傷勢加快發作,尚幸小生身上帶有解藥,敬贈二值每
人一包……」
    尚未等婉兒答言,神猴早已不耐煩揮手道:「滾開!少再囉嗦!不要水中無毒,我
們再中了你藥中之毒,那才划不來呢!……」
    說罷一直催婉兒快走。
    婉兒雖然看這少年不似壞人,但素昧平生,隨便拿藥來給她院,她也不敢輕易接受,
因此,見那少年從懷中取出兩包藥來,並不用手去接,即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們心
領了!」
    說罷騰身便走。
    誰知她身形騰起,突感腹內一沉,一陣巨痛,竟使她從半空中直栽下來,好在她家
傳「踢空幻影」身法,確有獨到之處,雖然事起倉猝,仍能及時疊腰仰身,雙腳落於地
面,可是也跟跪數步,險些栽倒。
    婉兒玉容慘變,腹內又是幾下痛如刀攢,不禁頻皺蛾眉,驚呼道:「哎吸!老前輩,
我們真中毒了!…。」
    此時,神猴因功力盡失,提不住真氣,在婉兒騰身而起、突然栽下、腳步跟跪之際,
受了震動,腹內痛如刀攪,眼前一黑,早巳痛昏過去,是以並未能回答婉兒的說話……
    「姑娘!」布衣美少年急竄上前,忙道:「現在可知小生所言非虛,還是把這解藥
眼下吧!」
    婉兒此時腹內痛得厲害,再也,接過來吞在口中,只感滿口清涼,入口即隨津液而
下。
    果然腹內痛疼立止,不由用既驚異又感激的眼光望了布衣少年一眼。
    布衣少年從婉兒目光中感到極大的安慰,似是覺得只憑婉兒看他一眼,便受多少委
屈也值得了,因此,又從懷內掏出一包解藥來,交給婉兒道:「姑娘背負的老人家,已
經痛昏過去了,請姑娘趕快把解藥給他老人家服下去吧,遲則恐怕不及!」
    婉兒此時已相信布衣少年歷言不假,當即把解藥接過,反身又把神猴放下地來,撬
開他的牙關,將解藥倒進神猴口中。
    不過片刻,神猴睜眼大叫道:「痛煞我老人家了!……」
    「謝謝你啦!」婉兒見神猴也獲救,不由對布衣少年感激地道:「還沒有請教公子
大名,方纔我說話得罪處尚請公子原諒!
    「姑娘忒謙了!布衣少年道:「小生司空常靖!……」
    一聽布衣美少年自報姓名,婉兒立刻臉現驚容道:「你就是端方公子?江湖上盛傳
的武林四公子之一『飄零端方』就是你?」
    布衣美少年一笑道:「正是小生!不過錯被江湖上的朋友抬愛而己,小生與另三公
子並論!」
    婉兒不由雙眼發直,望著當面布衣美少年,心中感概萬千。
    他雖是一身布衣,但掩飾不住他華美的本質,更顯得倜儻不群。他雖是謙虛容讓,
但毫無畏縮怯懦之感,卻更顯示了他的雍容大量。俊美無鑄,好像天地間的鐘靈秀氣,
讓他一個人全包婉兒不由芳心突突亂跳,心中暗暗喝采:天下真有這樣俊美的男
人!……」
    但她突想起自己鍾情展哥哥在先,怎能又見異思遷?不由臉孔一紅,緩緩避開眼光,
低下頭去……
    婉兒芳心中驚異「端方公子」的純美,「端方公子」心中又何嘗不為婉兒的絕世風
姿神魂顛倒呢?
    他見婉兒清新如出水芙蓉,俊美如天空暗月,粉面朱唇,美艷而不庸俗,眉如遠山
更秀,眼比春水更清,秀髮如雲,嬌軀如柳,膚白賽雪,肌如壁玉。
    尤其難得的是她那優美的氣質,那是屬於靈性方面的,眉梢眼角,一瞬一瞥,無不
顯出蘭心惠質,玉體嬌軀,舉手投足,無不顯出麗質天生,完全合乎天然韻律,這是一
般庸俗脂粉學也學不來的,倣傚也倣傚不到的。
    「端方公子」司空常靖,自認乎生見過佳麗無數,但從未有見過像婉兒這般十全十
美的美人。
    尤其他見婉兒一雙明睜緊盯著他瞧,一會兒秋波流轉,一會幾暈生雙頰,桃花太天,
沒有她這般高貴,梅花又太冷,沒有她這般多情……不由看得呆了,心中更是綺思麗念
掩映萬千……
    二人互相張望,心中互相生出情愫,雖然時間極短,但也瞞不過神猴那老江湖的眼
光,他生性怪僻,對這種兒女情長的事,最為看不慣,一見二人雙雙發怔,眼中流露出
互相欽羨神色,不由於咳一聲道:「婉兒!向人家道謝過了,咱們也該走啦!」
    婉兒臉孔一紅,但她尚未發言,「端方公子」又道:「小生已知姑娘芳名,但不知
姑娘仙鄉何處,與這位老人家又是怎麼稱呼?
    不知能見告否?」
    婉兒尚未答言,神猴卻雙眼一瞪,搶先喝道:「你這小子,別以為略施小惠,便想
貪圖什麼,如再饒舌,別說我老人家翻臉不認人。」
    婉兒狠狠瞪了神猴一眼,道:「你這麼凶幹什麼?人家端方公子救了我倆一命,不
要說人家公子還很客氣,就是對我們不客氣,我們也不能恩將仇報!」
    說罷,又轉對端方公子道:「我跟這位老前輩毫無關連,只是機緣湊巧碰在一起罷
了。我姓展,家住在濟南『豹突山莊』,公子有暇,希望到我家去玩兩天……」
    婉兒這一報家世,端方公子也自一驚,接口道:「姑娘與摘星手慕容莊主是親戚
吧?」
    婉兒笑道:「那是家父!」
    端方公子一楞道:「那——怎麼姑娘姓展呢?……」
    神猴大為不耐,暴跳起來,叫道:「小娃兒!你們還有沒有完!
    再要噶噶,我老人家可真要不客氣了!……」
    他這樣大聲叱喝,婉兒頗不高興,正想發作那端方公子卻淡然一笑道:「看這位老
前輩眉心現出晦氣,雙目混亂無神,不但負了極重的內傷而且離死亦不遠,沒想到還有
這麼大的火氣?……」
    這幾句話雖是輕描淡寫,卻把脾氣暴躁的神猴氣得炸了肺,只見他殘眉倒堅,雙服
一瞪,喝道:「算你小子眼光厲害!但我老人家真力潰散,一樣可以要你的狗命!接招!
『泛丹南海!』」
    一聽神猴叫「接招」!不但端方公子一怔,連婉兒也一怔,暗想:這怪老頭功力已
失,還怎麼出招跟人家打?……」再一看神猿叫出那招『泛舟南海』,半截無腿的身形
仍然在地上,一動未動,不由更感奇怪,神猿卻坐在地下說道:「我老人家這招『泛舟
南海』施展時,雙拳虛握,猛襲你小子左右耳根『藏血』重穴,虛中有實,實中有虛,
你小於若是不躲,藏血穴為人身死穴,用不到實,只要被我老人家拳風稍為掃中,立可
斃命!你小子若家才出的雙拳不收,只雙肘向前一翻,正迎著你小子逃路,向左是『心
俞穴』,撞上我老人家右肘尖,向右是『腎門』,搞上我老人家的左肘尖,不管你小子
向左向右,都是死路一條!再假如你小子若是自忖能跟我老人家苦修一個甲子以上的
『真元罷氣』相抗,硬敢以『撥雲見日』招式硬封硬架,我老人家雙拳後收,雙肘外張,
內含『吸』宇訣,你小子雙臂落空,身形前趨,我老人家雙拳再向外一放,正好是泛舟
劃漿之勢,雙拳結結實實地打在你前胸要害,你小子想想看,你能有幾條狗命,不死在
我老人家這一招『泛舟南海』之下?」
    婉兒與端方公子這才算是明白,原來這怪老人是用口述向端方公子攻出了這一絕招。
    雖然怪人——神猴內功真力已失,只是坐在地下口述,並未當真上前動手,但是婉
兒與端方公子也暗暗心驚,因為怪老人口述的這一大殺招「泛舟南海」,還真是使人架
無可架,躲無可躲。
    尤其端方公子聽得冷汗直流,自己索以為武功不錯,但真要遇到怪老人這一招,自
己還真是只有死路一條。
    恍惚中,真像是有一敵人奮起雙拳向自己迎面撲來,來勢既猛,招中更套招,欲躲
不能,欲架無力……突然出了一頭冷汗,心中悚然而驚,惶恐言道:「一招,小生便萬
無幸理……」
    婉兒卻突然靈機一動,插嘴叫道:「並不是沒有辦法躲,只要向上一躍就可以躲過,
而且還可以用……」
    神猴笑道:「不用『而且』了,你問問他向上一躍,能否躲過費老人家這招『泛舟
南海』?」
    端方公子誠懇搖頭,答道:「向上躍,向下躺,都不能躲過!老前輩這一招,堪稱
一絕!小生幸得不死,深感手下留情,告辭了!」
    說罷,一抱拳哩地一聲,飛身掠過小溪,只兩三個起落,已隱沒於亂山叢中!……
    婉兒怔怔地望著端方公子走得沒了蹤影,這才瞞起小嘴,轉頭對神猴道:「老前輩,
你真是了不起,只用一張嘴,就把鼎鼎大名的『端方公子』打跑了!……」
    神猴頗為自得地道:「婉兒,你不用不信,你只要把我老人家口述的武功,便可以
睥睨天下了!」
    「哼!」婉兒小嘴一撇,滿臉不屑地道:「能練到十成,像你一樣,還不是打不過
一個騎驢的糟老頭!」
    就這一句話只把神猴氣得哇哇怪叫道:「女娃兒,你不用激我老人家!我老人家直
到現在跟那騎驢老鬼亦是個不勝不敗之局!而且,而且,我老人家跟那騎驢老鬼還要再
比鬥下去,我老人家有把握可以贏他!一.。。」「算了吧!」婉兒仍是滿臉不屑之色
道:「我若是不跟你學藝呢?再者說,我若是跟你學了武功,不跟我那展哥哥比試呢?
你怎麼贏又怎麼勝?」
    神猴一呆,滿臉失望地道:「你不會說了不算話吧?答應了我老人家,又臨時反
悔!」
    婉兒噗哧一笑道:「你別自說自話了,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
    從始至終,只是你一個人在唱獨腳戲……」
    神猴臉色大變,急道:「這麼說,你是不跟我老人家學武功?」
    「當然我是不會學了!」
    婉兒斬鋼截鐵答道:「就算你跟騎驢糟老頭不分勝敗,打了個平手,把你們二人合
而為一,也不能說是睥睨天下,更談不到天下無敵。『霹雷劍』展雲天展大俠,那才是
古今第一高手,因為人家沒吃敗仗,而且,還勝過你——劍……」
    神猴突然大叫一聲:「氣死我也!」口噴鮮血,仰身後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