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行
第一四章 樊氏三劍

    樊氏三傑聽到妹妹急呼,手中劍俱自頓了一頓。
    展白在三劍夾攻危急之下,將心一橫,「風打枯荷」、「豹隱南山」,一連奮力連
擊三掌。
    此時,展白功力高出以前甚多,在情急拚命的情況下,奮力劈出三掌,竟然是威不
可擋。
    只見如排山倒海般的掌風勁流,破空而至,樊門三傑一萬個也想不出,眼前毫不起
眼的木訥少中,竟有如此高強的內家掌力,當即各自收勢退身,揮劍自保。
    樊門三傑各自飄身落於五尺之外,但三柄長劍仍自嚴守門戶,對展白隱取包圍之勢。
    「小子!果然有點門道,」老大「戳情劍」樊俊劍眉一軒,向展白沉聲叱道:「我
說你小子怎麼敢這樣狂呢?」
    樊氏三劍的老三「摩雲劍」樊英嘿嘿一陣冷笑,劍尖一指展白眉心,說道:「但你
小子要想在樊家三劍逃出活命,那你小子算是夢想!」
    展白尚未答言,樊素鸞(樊素鸞易釵而棄,在石牢中跟展白互通姓名時,脫口說出
「樊素」,尚有一個「鸞」字,及時忍住口邊末說出來。)已趕至近前,用手掠了一下
被風吹亂的鬃發,嬌聲說道:「三位兄弟,他……展小俠在石牢中助我脫險,並且,
他….,.剛才曾為我療傷……」
    樊素鸞雖是女兒身,但素有男子氣概,不知為何忽然在言詞之間,競有點吞吐忸怩
之態。
    樊氏三劍晃目看了妹妹一眼,臉上流露一般似乎不信、卻又不得不信的神情。老大
「戳情劍」樊俊問道:「此話是真?」
    「戳情劍」出了名的冷酷寡情,自,此話不知是向展白髮問,還是向他的胞妹發問。
    展白熱心救人,沒想到竟惹來了一頓閒氣。不過,他近來遇到不近情理的事太多了。
所以仍自強行忍隱著,站立當場,一言不發。
    「大哥!」樊素鸞卻幽幽地說道:「你以為妹妹會說謊嗎?」
    樊氏三劍雖未回頭,仍然狠狠地注視展白,但耳中聽到妹妹這充滿了幽怨的聲調,
也知道事情不會有假,而且,老大「戳惰劍」,也體會到剛才自己的多疑,可能嚴重地
傷害了妹妹的自尊心。
    「戳情劍」樊俊雖然個性孤僻,冷傲寡清,但對他這唯一的胞妹,卻是愛護備至。
一聽到妹妹幽怨的聲音,立刻將手中劍一橫,收勢回身,說道:「既然是真,那麼,就
放過他了」
    樊氏二劍,聽到大哥這樣一說,也俱自收劍撤招。「戳情劍」跟著輕喝了一聲:
「走!」
    三劍一鸞,隨即騰身向小山下縱夫……
    展白看到此種情形,心中感概萬千。暗想:自己真是時乖命蹇,所遇到的儘是些不
可理喻之人,好心好意救助人家,反倒惹來一肚子閒氣。
    但看到樊素鸞嬌娜身影,秀髮隨風飄揚,跟著她三位兄長飄然離去之際,心中不免
又生起一般悵惘難捨之情。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覺得在石牢中與樊素鸞相談甚是
投機,雖然那時不知她是易釵而並,但依戀地竟不願與她分離。因此,見她走了,一時
之間,心神遠行,怔在那兒……
    甚至他連樊氏三劍的無理之言,也忘了置辯;可是就在他一怔之間,三劍一鸞身形
馳出未遠,忽聽數丈之外寒林中一聲冷哼,一個陰沉的語聲傳來。
    「走?沒有那麼容易,『豹突山莊』豈是爾等要來便來、要走便走的地方?」
    隨著陰沉語聲,風聲辣然,在四周密林之中,人影晃動,一連闖出數十人之多!
    這數十武林人物,提刀摯杖,蜂擁而至,正好阻注三劍一鸞的去路。
    三劍一彎,收步停身,橫劍當胸,舉目四顧,臉上俱自閃道一絲驚惶神色;但迅即
三劍斜舉,擺開門戶,把徒手的樊素鸞維護在中心,看樣子是情急不惜以死力戰!
    展白舉目一看,從寒林中現身出來的一群人,不由熱血沸騰,雙眼幾乎冒出火來……
    原來,這群武林人物之中,當先一人,身高體健,一襲高貴無比的綢袍,紅潤的顏
面,漆黑的頭髮如黑緞般光亮,兩鬃卻有數根星星白髮,虎目蠶眉,獅鼻闊口,雙眼神
光逼人,真是儀態森嚴,令人望之生威。來人非他,正是那「豹突山莊」莊主、中原武
林無人敢輕攫其鋒的「摘星手」慕容涵。
    其實展白並不認識這勢可蓋天的「摘星手」只是「摘星手」身御的那件華貴的綢袍,
其質料竟跟展白的父親臨死之前交給展白遺物之中的那方褪了色的絲綢一般無二,這是
使他心情激動的最大原因。
    展白並不確知這「摘星手」慕容涵,便是他的殺父仇人。但,這襲世上很少見的高
貴綢抱,卻是他追查殺父仇人姓名的唯一線索。
    展白見到「摘星手」所穿的那襲綢袍,在初升朝陽的映照下閃閃發光。陡然憶起父
親臨死之前的慘狀?又想起自己保鏢出來,遇到「燕雲五霸天」劫鏢,安樂公子仗義相
助,「第一神偷追風無影」華清泉搶劍,逼問自己「無情碧劍」的來源,自己把父親遺
物顯出來,「神偷無影」突然橫劍自刎……這一切的一切,忽然之間,都湧現在展白的
眼簾……
    但,就在展白瞠然發怔、腦海中思緒電轉星飛之際,那邊威震武林的「摘星手」慕
容涵,已經向三劍一鸞喝問道:「大膽小輩!竟敢夜犯『豹突山莊』,還不棄劍受縛?
難道還要等本莊主下令動手嗎?」
    「老賊!」戳情劍樊俊怒叱道:「用不著耀武揚威!不過是倚仗爾等人多,樊氏三
傑既敢來就不怕,有什麼本領使出來好了!」
    「戳情劍」這幾句話分明是色厲內茬。「摘星手」慕容涵微微一笑,說道:「小輩!
死在眼前,尚敢大言不慚,假如爾等棄劍就縛,那麼本莊主看在以往和你父親的交情上
出還可放給爾等—條生路,如若不然,哼!」
    「摘星手」慕容涵說至此處,冷哼了一聲,二目神光暴射,這幕容莊主本就像貌威
嚴,不忽而威,如今一發怒,更使人不寒而慄。
    「這小孤山就是爾等葬身之地!」
    「摘星手」此話出口,殺氣逼人。
    樊氏三劍—蠻素知「摘星手」言出必行,令出如山。如今,看到「摘星手」虎目放
光,臉上佈滿煞氣,又見站在「摘星手」身後的「豹突山莊」十大高手,以及數十個門
下食客,個個殺氣騰騰,獰眉立目狠瞪著他們四人,便知絕難討不了好去,說不定便要
橫屍當場,心中不免掠過一絲寒意。
    但,想到樊家在武林中的門閥地位,樊家的主母——也就是自己的母親,受到慕容
莊的侮蔑而含辱自殺的恥辱,不禁熱血上衝,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怒聲嗆道:「廢話少
說!有本領把你家小太爺拿下就是了!」
    「摘星手」面孔一沉,再不發言,手勢向前一擺,風聲颯然,站在「摘星手」身後
的十大高手,竟有五六人一齊晃身越眾而出!
    「豹突山莊」十大高手,在武林中懼都是獨霸一方的頂尖高手,隨便舉出任何一人,
都是在江湖上叫得響的人物,認為有自己在莊上,無人再敢侵犯「豹突山莊」。如今,
一夜之間,被人大舉浸犯,而且縱火焚莊,他們十人均認為這是個人的奇恥大辱,因此,
一見莊主示意,立刻搶先而出。但,憑各人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卻不好意思合手圍攻,
首先「銀簫奪魂」章士鵬一抱拳,向其他數人言道:「諸位賢弟!老哥哥賣個老,這第
一仗就讓給老哥哥吧!」
    說罷,從袖口內袖出銀光燦爛的爛銀簫,就想上前動手。
    看這一身華服,面白無鬚,伊如中年貴紳的「銀簫奪魂」,對著五六個禿髮鶴顏年
至窒毫的武林高手,自稱老哥哥,可知他一定要比那五六個老人中紀更大,但外表上卻
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
    突然,一個眇目道人,翻著一雙白果眼,豪笑一聲,說道:「章兄的『奪魂簫法』
天下馳名,對付幾個鼠輩,哪還值得章兄出手,我看這第一仗,還是讓給我這瞎老道
吧!」
    可是,還未等眇目道人出手,另一獨臂禿頂老者叫道:「道兄也請願一會,由老夫
先上第一陣!」
    獨臂禿頂老者,正是「追魂鈴」司馬敬,只見他聲出招至,獨臂一搶「橫掃千軍」,
掌緣接起一般尖嘯勁風,猛向三劍一鸞停身之處劈去。
    樊素鸞游身回掌,從二哥「追風劍」肋下,遙攻兩掌;「追風劍」長劍舞起一面劍
牆,來擋「迫風劍魂鈴」強大掌風,「戳情劍」與「摩雲劍」,卻身形遊走,兩柄精芒
長劍,猶如靈蛇出洞,一左一右,分向「追魂鈴」兩側攻至!
    三劍一彎同時出招應敵,配合得竟是天衣無縫,恰到好處。原來這三劍雙掌,正是
樊家劍拳陣式中聞名的「混元三才陣」,三劍一鸞平日演練有素,如今被逼施展,威力
競自不小。
    「追魂鈴」司馬敬,為西北道上有名的高手,武功高不可測,性情又殘暴無比,與
「獨腳飛魔」李舉,合稱為「塞外雙殘」。如今,當著莊主與十大高手之面,搶先出手,
原想在人前露臉,沒攝到大意輕敵,眼前四個後生晚輩,合起手來競有這等奧妙招式。
    「追魂鈴」司馬敬,一掌劈出,立感自己掌力如石沉大海。同時,兩道冷森劍芒,
已挾著勁氣向自己左右兩方刺來,便知不好。好在他臨戰經驗豐富,見勢不妙,當即挫
身蹬腿,身形倒跌一丈,方才躲過了左右雙方二劍的殺招!
    「追魂鈴」司馬敬氣得殘眉倒立,怪目圓睜,「叮氡」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個黃澄
澄的銅鈴。
    這銅鈴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圓口木柄,就如走江湖郎中賣藥所用的銅鈴差不多,
不過稍為大一號而已。但司馬敬把這銅鈴擎在手中,舉鈴過肩,「叮鈴!叮鈴!」用手
一播,聲聲脆響,竟是鳴金擊玉,震耳欲裂,聞之令人心顫神搖!
    並見許多武林高手,紛紛後退,顯見這小小銅鈴必有驚人之處,再看他外號叫「追
魂鈴」,便可知這小小銅鈴,決不簡單。
    樊氏三劍一見司馬敬取出銅鈴,頭腦中極快的想起一個人來,不由陡然色變!
    但司馬敬一震手中「追魂鈴」,「叮鈴鈴!」一串循魂奪魄的銳音,隨著電射似的
身影,已撲向三劍一鸞!
    樊氏三劍驚懼之中,劍演「三星在戶」,三柄長劍,並排一線,劍尖抖顫之處,幻
成三朵銀星,齊向「追魂鈴」迎來。
    樊素鸞不知「追魂鈴」的厲害,在三位兄長三劍齊出之際,為了配合「三才劍陣」
之變化,平胸推出兩掌,名為「劍林玉蝶」,粉白掌心,真如兩隻玉蝶在三劍交輝中拍
出,直取司馬敬心腹要害。
    司馬敬半空中一聲長嘯,身形電射;手中「追魂鈴」化為一環金芒,「叮!叮!
叮!」三聲脆響,火花四射,競把樊氏三劍的三柄長劍同時盪開,樊氏三劍一路跟跪,
從斜刺裡衝出五六步去,才拿樁站穩,但三個人已是俊面泛白,雙眼神光渙散。
    說時遲,那時快。三劍被司馬敬「追魂鈴」盪開,司馬敬身形並未落地,哈哈
哈……」手腕震處,鈴錘在鈴碗內一陣攪動,尖音盈耳,猛向樊素鸞面門壓下。
    樊素鸞心神被「追魂」鈴音震散,一雙玉掌的力道已不知投向何方,只覺心悸神搖,
一圈一圈的黃色光影,猶如陽光日輪,迎面壓來;一被一波的銳音,攪亂神智,充盈滿
耳,只感到週身發軟,頭昏目眩,心知不好,「哎呀!」一聲嬌呼,仰面向後倒去。
    司馬敬的「追魂鈴」,果然厲害,只一招「掘魂奪魄」便破了三劍一彎的「混元三
才劍」陣,而且,樊素鸞眼看便將傷在「追魂鈴」下。
    陡聽一聲暴喝:「住手!」掌風山湧,鈴音「嗡」然狂鳴。
    司馬敬倒飛兩丈開外,面前人影一晃,當場已多了一個純樸木訥的少年。
    這純樸少年一現身,不少人驚呼出聲:「咦!是他!」
    原來這純樸少年,正是展白。
    展白自從發現慕容慶主「摘星手」,所御華貴綢袍質料,競與他父親遺物之中那方
絲綢相同,週身熱血沸騰,一時之間竟使他怔在那裡,對眼前的激烈打鬥都置若罔聞。
    忽然「追魂鈴」的鈴聲,將他從沉思迷恫中驚醒,抬頭一看,正好看到司馬敬盪開
三柄長劍,樊素鸞危在頃刻之間。
    展白生就俠骨義腸,見死豈有不救之理。何況,樊素鸞還是他心目中的知己呢。
    此時,垂危,早把受了她三位兄長一肚子閒氣的事給忘了,只覺得救人要緊。而且
他也沒有考慮自己能否勝過「追魂鈴」,可說是「只見一義,不見生死」,何況是救自
己的知己朋友,那簡直是義不容辭。
    展白也是急勁,大喝一聲「住手!」人已騰空而起,半空中將真力運至十成,雙掌
憑空推出。
    司馬敬把成名的兵器「追魂鈴」施出,眼看一招得手,突感勁風山湧,撲面而至,
司馬敬暗吃一驚,不願傷敵,晃身躍出二丈開外。
    司馬敬晃身躍出圈外,原以為是又來了什麼武林高手。待定睛一看,竟是那使自己
與雷瘋子引起誤會的少年,不由得又驚又怒。
    怒的是自己與人搏鬥,競有人敢半路插手;驚的是,這看不起眼的少年,竟有這般
雄厚的掌力,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小子!」司馬敬怒叱一聲,冷森說道:「聽說你是雷震遠的晚輩,為什麼三番五
次跟本莊作對?」
    展白在人群中看了看,並不見雷大叔同來。他雖然木訥誠實,但也聽出來司馬敬話
中之意,是想嫁禍江東。展白不善誑語,要想說不認識雷大叔,雷大叔卻對他恩重如山,
曾兩次救他脫險,又將《天佛卷》傳授於他;要想承認雷大叔的後輩,那雷大叔存身
「豹突山莊」,而且與莊上屢屢作對,會有不清的麻煩,因此,他睜著兩個明亮的大眼
睛,望望這一個又望望那一個,一時之間,競答不出話來。
    樊氏三劍踉蹌站定,橫劍當胸,驚煌回顧,見又是那少年救了自己妹妹,臉上閃過
一絲慚愧神色。
    樊素鸞驚魂甫定,用一雙明如秋水的秀目,注定展白,粉臉泛白,不知心中是何滋
味—…
    「摘星手」皺了皺眉……
    「小友藝業不凡!」「銀簫奪魂」章士鵬越眾而出,向展白一笑,說道:「不知是
何人門下?姓甚名誰,可否告知老夫?」
    展白尚未答言,突聞一聲厲吼:「章兄,何必多費唇舌!先把小輩拿下,還怕他有
什麼實話不肯說嗎?」
    發話之人,身法好快,只見恍如一縷黑煙身在半空,屈指如鉤,猛向展白右臂「經
渠」重穴抓來。
    展白突感眼前一黑,來人指末到,右臂肌膚先感一陣寒風刺骨,知道來人武功高強,
不敢硬接,甩臂塌肩,就勢左手劈出一掌。
    來人哈哈一笑,喝聲:「你給我躺下!」身形臨空電轉,倏然又欺近展白左側,左
手伸出,疾扣展白打出的左掌手腕。
    來人招式奇詭神速,變化莫測,展白趕緊收掌退身,腳下一錯,橫跨五尺,幾乎左
腕右臂被來人抓住。就這樣,展白左腕慢了一點,仍被來人指風掃中,只覺左腕奇寒,
骨痛如折,連半邊身子都麻了。展白大吃一驚,舉目一看,來人竟是一個縱面銅須、無
比獰惡的獨腿老頭。
    這面貌獰惡的獨腿老魔,正是與「追魂鈴」司馬敬齊名,在西北道上,人稱為「塞
外雙殘」的「獨腳飛魔」李舉。此老性格殘暴,鬼詐百出。在莊主身後看到展白竟能把
自己的老友「追魂鈴」一掌震出圈外,當時也是一怔。
    但他可不像別人,看到出乎意料的事,便驚憚納罕,紛紛猜測這不起眼少年的來歷
出身;他卻一眼便看出門道,眼前少年只是內力雄厚,並沒有什麼出奇的手法。因此,
他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想以自己成名江湖的獨門手法「閃電追風擒拿手」,去制服少
年。
    老怪物想到就做,在「銀簫奪魂」章士鵬出面與展白答話的當兒,暴喝一聲,身形
電射而起,半空中一式「金豹露爪」,猛向展白「經渠」重穴抓去。
    展白甩腿出掌,「獨腳飛魔」,單腿一點地面,左手僥伸,閃電般又施出一招「分
猿裂虎」。
    「獨腳飛魔」兩招連環而出,十拿九穩,認為眼前少年再也無法脫逃,因此,口中
並喝了聲:「你給我躺下!」
    萬也想不到眼前少年看似遲鈍,動作卻靈快無比,仍能輕易閃過。「獨腳飛魔」豪
氣大發,「卸關點元」、「斷筋截脈」、「餓鬼攫魂」,指掌兼施,一連攻出三大殺招。
    別看老怪物只有一條腿,身法真是奇快無比,要不他怎麼叫「獨腳飛魔」呢!尤其
他這擒拿手法,名為「閃電迫風」,施展出來真如腿風閃電一般,快速絕倫,而且出手
奇奧無比。
    「獨腳填魔」這種奇奧擒拿手法,就是一般武林高手看來,都覺眼花繚亂,可是,
這看不起眼的純樸少中,卻能不慌不忙,一一躲過。
    眾人無不暗暗稱奇,因為在「獨腳飛魔」奇奧的擒拿手閃電般連環攻擊之下,那純
樸少年在指風掌影之下,只是微一閃身,略一挫步,便能把看來險極的殺招躲過,但看
他那份楞楞怔怔的樣子,分明不是用什麼奇奧身法躲過的,而只是臨機應變之招式及身
法,才躲開他的一擊。
    尤其那少年瞪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全神注視著「獨腳飛魔」出招變招的手法,對
於躲招還手的事反好像不大留意,看樣子就如同師父給徒弟喂招的情形差不多,徒弟用
的招式都是師父教的,再快也打不到師父身上,而師父用不著存心躲閃,便可躲開徒弟
的招式,所以用不著防備徒弟怎麼打,只是注意徒弟出招變招的手法步位對不對就是了
    這樣看來,眼前這不起眼的少年,豈不是比享名武林數十年的「獨腳飛魔」李舉的
武功,還要高嗎?這真是令人不可思議!因此,當場那麼多武林頂尖高手,竟都發起呆
來,全神貫注地望著場中二人動手……「獨腳飛魔」李舉,比別人更加吃驚,一邊動著
手,一邊心中電轉,暗想:「真是碰到鬼了!憑老夫獨霸武林的擒拿手法,竟不能制使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這個面子可算丟大了!」
    「獨腳飛魔」這樣想著,手底下可就更加狠毒,施出手法,招招均可致命。事實上,
展白能夠及時躲過「獨腳飛魔」凌厲殺手,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心中一點也不知其中
奧妙。
    當然,這要歸功於展白當初在基本功夫上下過苦功,同時,展白默習《鎖骨銷魂天
佛卷》上正宗心法,內功大增,耳聰目敏超於常人,又加上他無心中被打通週身奇經八
脈,反應特快,心隨意動,意在神先,故能在「獨腳飛魔」閃電凌厲攻勢之下,仍能見
招躲招,見式躲式,一一躲開。
    不過,展白卻忘記攻擊了。他一邊晃肩錯身,隨著「獨腳飛魔」的凌厲招式,閃,
展,騰,娜;一邊瞪大了眼睛注意「獨腳飛魔」的奇妙殺手,誰說他傻?他競在動手相
搏之間,跟敵人學習起巧妙招式來了。就這樣,「獨腳飛魔」毫不知情中讓展白偷學了
招式,老怪物還不自知,快攻快打,晃眼之間,攻出了二三十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