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到黃昏巳近黃昏。

    日色雖已西沉但碎石路上仍然是熱供烘的·摸隨手。

    前面的樹蔭下有個模樓慌停的婦人手裡牽個孩子·背也背孩子正垂頭伸出手·站在那裡
向過路人乞討。

    郭大路立刻定過去摸出塊碎銀子擺在她手裡。

    他從未錯過任何個乞巧,縱然他只剩下這塊碎銀·也會毫不考慮就施捨給別人。

    燕七看溫柔的目光中·帶讚許之色。

    她顯然也以自已有這洋的丈夫麗驕傲。

    這婦人嘴裡肉璃的說感激的話·正想將銀子捕在懷裡·有意無意間括起了頭看了郭大路
眼。

    她蒼白健摔的股上立亥發生了種無法描敘的可怕變化。

    她那雙無神而滿佈血絲的眼睛也立刻死魚殷凸了出來就好像有把刀突然插入了她的心
髒。

    翱大路本來還在微笑但笑容也漸漸凍結·臉上也露出了慷駭的表情失聲道「是你?」

    那婦人立刻用雙手蒙住了臉·叫聲道「你走,我不認得你。」

    郭大路的表情已中驚駭變為憐惜,長歎道「你怎會變成這樣子的?」

    婦人道「那是我的事和你汲關係。」

    她雖然想勉強控制住自己但全身都已抖得像是風中的勉光。

    郭大路的目光垂向那兩個發育不全、滿臉鼻涕的孩子理然問道「這是你願他生的麼?他
的人呢?」

    婦人口抖,終於忍不佳放聲大哭起來,掩面痛哭道「他騙了我騙去了我的私房錢·又和
別的女人跑了·卻將這兩個孽種留下來給我,我為什麼這麼苦命…「為什麼?」歡樂英雄

    沒有人能替她解答·只有她自已。

    她這種悲慘的疆遇豈非正是她自己找來的。

    郭大路歎息也不知該說什麼。

    燕七饅慢的走過來無言的握住了他的手讓他知道無論遇什麼事她都是站衣他這邊的總是
同樣信任他。

    女人所能給男人的·還有什麼能比這種信任和瞭解更能令男人感激?

    郭大路猜疑,道「你已知道她是誰了?」

    燕七點點頭。

    女人對自已所愛的男人,彷彿天生就有種奇妙敏銳的第六感。

    她早巳感覺出這婦人和她的丈夫之間,有種很不尋常的關係冉聽廠他們說的話就更無疑
問了。

    這婦人顯然就是以前欺騙了郭大路,將他拋棄了的那個亥人。

    翱大路長長歎息道「我實在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她更沒有想到她已變成這樣於。」

    燕七柔聲道「她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就應該盡力幫助她。」

    這切人忽然停產哭聲,始起頭·蹬她、道「你是什麼人?」

    燕七的目光柔和而平靜道「我是他的妻子。」

    這婦人股上又起廠種奇特的變化·轉頭瞪郭大路詫聲道「你巴經成了親?」

    郭大路道「是的。」

    這婦人看了看他義看了看燕七,日中突然露出了種忽毒的嫉妒之色忽然一把揪住了郭大
路的衣襟大聲道「你本來要娶我的怎麼能和別人成親?」

    郭大路動也不動,臉色已蒼白如紙這種情況他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匝付。

    燕七卻將他的手握得更緊凝視這婦人道「是你離升了他,不是他不要你,以前的事你自
己也該記得的。」

    婦人的目光更惡毒,獰笑道「我記得什麼我只記得他曾經告訴過我,他水遠只喜歡我個
人,除了我之外,他絕不再娶別的女人。」

    她又作出要流淚的樣子抽動嘴角大聲道「可是他卻騙了我,騙了我這個苦命的女人你們
大家來評評理「一─」

    路已有人圍了卜來,帶輕蔑和憎惡之色,看郭大路。

    郭大路蒼白的臉又已變得赤紅連汗珠於都己冒了出來。

    但燕七的神色卻還是很平筋·緩緩道「他並沒有騙你從來也沒有騙過你只叮借你己不是
以前那個人了·你自己也該明白。」

    這婦人大叫大跳道「我什麼都不明白·我不想活了……我就是死也要願這狠心的男人死
在起,」

    她頭向郭大路撞了過去·賴在地』☆,再也不肯起來。

    遇見了這種會撒潑使賴的女人無論誰都無法可施的。

    郭大路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燕七沉吟忽然從身廣拿出了條金鏈子遇到這婦人畫前道「你認不認得這是什麼?」

    倒人瞪眼怔了半晌才大聲道「我中然認得這本來也是我的。」

    燕七道「所以我現在還給你只不過希望你知道,為了保存這條金鏈子他不獵挨餓挨罵,
其至不惜被朋友恥笑他這是為了什麼你也該想得到的。」

    婦人看這條金鏈戶日中的怨毒之色漸漸變為羞愧。

    她畢竟也是個人。

    人多多少少總有些人性的。

    燕七道「你換這條金鏈子已叼好好的做點小生意好好的養你的孩子以後你定還會遇好男
人的只要你不再欺騙別人別人也不會來續騙你。」

    婦人的身子又開始顫抖轉過頭·去看她的孩歹。

    被子臉上滿是驚恐之色撇嘴想哭·卻又嚇得連哭都不敢哭湖聲。

    燕七柔聲道「莫忘記你已是母親,已應該替你的孩子想一想他將來也會長大的·你應該
讓他覺得、因為有你這樣個母親而驕傲。」

    婦人顫抖突又伏在地上放聲痛哭起來痛哭道「老天……各天你為什麼又要讓我看見他。
一。為什麼?」

    這問題也沒有人能為她解答只有她自己。

    你栽下去的是什麼樣的種子就定會得到什麼樣的收穫。

    你栽下去的若是砂石就永遠莫要期望它能斤出美麗的花朵。

    黃昏。歡樂英醒

    夕陽已由絢爛而轉為乎掙。

    郭大路饅饅的走在道旁·心情顯然也和他臉色同樣沉重。

    燕七沒有說話沒有打擾他。

    她知道每個人都有他需要一個人穩靜的時候這也是一個做人妻子的女人所最需要瞭解
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郭大路才沉聲道「你什麼時候將那金鏈子陵出來的?為什麼不告訴
我?」

    燕七笑了笑道「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贖出來。」

    郭大路道「你沒有?」

    燕七道』剛我給她的金鏈子根本不是你的那條。」

    郭大路僧然道「不是?」

    燕七微笑道「那是梅蘭姐妹私下裡送給我的賀禮。」

    翱大路道「那你為什麼要拿出來,為什麼要這樣做?」

    燕七笑道「因為我也是個女人我對女人總比你解得多。」

    郭大路道「你是說她看到了這條金鏈子·就會想起我以前對她總算不錯,所以才肯放過
我?」

    頹七抿嘴笑道「金鏈子看起來都是差不多的連你都已經分不清了·又何況拋。」

    她笑得很怕快。

    因為這金鏈子只不過是個象徵象徵以前的那段往事。

    現在他們既巳連這金鏈子都分不清了顯然已將昔日的情感和怨損全都淡忘。

    無論多大方的亥人都不願自己的丈夫還將往事藏在心裡的。

    郭大路道「可是看到我的時候·就應該已經想起以前……」

    燕七打斷了他的話·道「她那樣子對彌並不是為以前的事而是因為嫉妒。」

    郭大路道「嫉妒?」

    燕七道「也不是嫉妒你·是嫉妒我。看看她自己的日子·再看看他什她更悔恨自己以前
為什麼要那樣做。」

    她歎了口氣,接道「個人對自己誨促的時候往往就會莫名其妙的對別人也懷恨起來·根
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和她樣病苦。」

    翱大路歎道「所以她就想破壞我份。…

    燕七道「她恨你·只不過因為她知道自己已永遠無法再得到你

    郭大路道「可是她看到了那條金鏈子時為什麼忽然又變了呢?」

    燕七道「因為金鏈子和你不同。」

    她固然笑接道「金鏈子不但比你好看而且她知道自己定可以得到。」

    郭大路道「那是不是因為金鏈子已經在她的手裡廠?」

    燕七笑道「答對了」

    世卜的確只有女人才瞭解亥人。

    女人向只相信自己已拿在手裡的東西就算她明知還有百條金鏈子可以去拿她也絕不肯用
手裡這條去換的。

    也沒有幾個女人肯將自己的金鏈子·送給丈夫以前的情人

    只有員聰明的女人才會這樣做。

    她只用條金鏈子,已換取她文夫對她的信任和感激也換來她自已的生幸福。

    郭大路凝視他的妻子、情不同禁·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謝謝你。」

    燕乞眨眼笑道「謝謝我?……謝謝我那條金鏈嚴?」

    郭大路搖搖頭道「你應該知道我謝的是什麼?」

    燕七的確知道。

    他感激的當然不是條金鏈子憫是她的瞭解和體諒。

    那比所有的金鏈予加起來還要珍員得多。

    個懂得瞭解和體諒的妻子永遠是男人最大的幸福和財富

    也永遠只有最幸運的男人才能得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