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塵往事            

    洞房。

    世上有多少個未成親的少年·在幻想花燭之夜洞房裡的締施風光又有多少個巳垂暮的老
人·在回憶那大洞房裡的甜蜜和溫暖?

    幻想和回憶永遠都是美麗的。

    事實上花燭之夜的洞房裡通常都沒有回億巾那麼溫暖甜蜜風光也遠不如幻想中的那麼絢
麗。

    有些自以為很聰明的人時常都喜歡將洞房形容成個墳墓甚幣還說洞房裡發出的聲音有時
就像是個屠宰場。

    洞房當然也小是地墓和屠宰場。

    那未洞房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洞房通常是間並不太溫暖的屋予到處都是紅紅綠綠的·到處都充滿了油漆味道內加亡賀
客們留下的酒臭,在裡面耽卜兩個時辰還能小吐的人定是個構造很特別的鼻子和胃。

    洞房裡當然有男亥兩個人這兩個人通常都不會太熟所以也不會有很多話說。

    所以外面就算吵翻了天·洞房裡卻通常都很冷靜。

    賀客們雖然在拚命的吃拚命的喝,生伯撈不回本錢似的但新郎和新娘通常都在餓肚子。

    這本來是他訂的洞房花燭僅,但這天卻好像是為別人過的。

    燕七蒙廚的紅巾已掀起,正垂頭坐在床沿看自己的紅繡鞋。

    郭大路遠遠的坐在小圓桌旁的椅子上,似乎也在發怔。

    她不敢看他他也術欲看她。

    假如喝了點酒他也許會輕鬆些·妙的是他今火偏偏沒有喝。

    好像只要做新郎倍的人要喝酒·馬上就會有些「好心人」過來攔住搶替他把酒喝了。

    他們本來就是很好的朋友本來每天都有很多話可說。

    但做廠大妻就好像不再是朋友了。

    兩個人竟好像忽然變得很遙遠很生疏很怕難為情。

    所以誰也小好意思光開口。

    翱大路本來以為臼己可以應付得很好的,侗一進廠洞房·就忽然發覺臼己就像是變成了
個呆戶。

    這種情況他實在不習慣。

    他本來想眾過去坐到熱七身旁但也不知為廠什麼,兩條趟偏偏在發軟連站都站不起來。

    也中知過廠多久郭大路只覺得連脖千都有點發硬的時候

    燕七忽然道「我要睡廠。」

    她競臼己說睡就睡連靶都不脫,就往床上『倒拉起上曲繡!

    瀉鴦戲水的紅絲被,把臼己身子緊緊的裹位。

    她面朝牆身子姥曲得就像是只蝦米。

    郭大路咬瞞唇看她·目中瀝漸有了笑意忽然道「今天你怎麼沒有姿我出發?」

    苑七小睬他,像是已睡。郭大路笑道「有別人慶你的屬於裡你不是陋小的嗎?」

    燕七本來還是不想睬他的卻又偏側忍個位道「你少說幾句我就陋了中

    郭大路眨眼悠悠道「有我在屋裡你也睡得?」

    燕七咬嘴唇輕輕道「你……你不是別人。」

    郭大路道「不是別人是什麼人」

    筋七忽然「曙陳」笑道:「你是個大頭鬼。」

    郭大路忽又歎了口氣道「奇怪奇怪你怎麼會嫁給我這大頭鬼的?我記得你以前好像說
過,就算天下的男人全都死光了·也不會嫁給我。」

    燕七忽然翻過身,抓起了梳頭用力的向他摔了過來。她的臉紅得就像是個剛摘下的熟蘋
果。歡樂莢控

    枕頭又飛回來了·帶郭大路的人起飛回來的。

    燕七紅臉道「你…」你……你想幹什麼?」郭大路道「我想咬你刃。」

    粉紅色的繡帳不知何時已垂下。

    假如有人一定要說·洞房裡的聲音象屠宰場·那麼這屠宰場定是殺蚊子的。

    他們說話的聲音也像是蚊子叫。

    郭大路好像在輕輕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又奇怪什麼?」

    郭大路道「你身為什麼點也不臭?」

    只聽吧」的響就好像有人打蚊子越打越輕越打越輕

    天已經快亮了。

    錦帳中剛剛安靜下來義過了半天·就聽到翱大路輕輕道「你知道我現在想什麼?」

    燕七道「咽。」

    她的聲音如燕子呢瞻誰也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郭大路道「我想起了很多極奇怪的事但最想的,還是個燒得又紅又爛的大蹄膀。」

    燕七「磺陸」笑,道「你能不能說你是在想我?」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道「不能?」郭大路道「因為我伯把你口吞下去。」

    他歎息·哺璃道「你這老簍我得來可真中容易若是吞下去凱沒有了。」

    燕七道「沒有了豈非正好再去找個。」

    郭大路道「找誰?」」

    燕七道譬如說」─「酸梅湯。」

    郭大路僵饅的道「不行·她太朗而且她喜歡的是你。」

    他忽又笑道「現在我才知道那天你不要她她為什麼點也不生氣了…。』那天體想必已告
訴她你也跟她一樣是個女人。」

    藐七道「我若是男人我就要她了。」

    郭大路道「你為什麼直不肯告訴我,你是個女人呢?」

    燕七道「誰叫你是個瞎子·別人都看出來了就是你看不出來。」

    郭大路道「你要告訴我的就是這個秘密?」

    燕七道「咽。』

    郭大路道「你為什麼定要等到我快死的時候才肯告訴我☆

    燕七道「因為─一「因為我怕你不要我「…☆『

    姑的話還沒有說完樊就像是已被件什麼東西堵住了。

    過了很久她才輕輕的喘息·道「我們好好的聊聊·不許你亂動。」

    翱大路道「好不動就不動。可是你為什麼要怕我不要你?你難道小知道,就算用全世界
的人來換你一個我也不換的。」

    燕七道「真的?」

    郭大路道「當然是真的。」

    燕七道「若用那個水柔青來換呢?」

    郭大路歎道「她的確是個很好的女孩子而且狠可憐只可惜我心裡早已經被你個人佔滿
了·再也容不下別的人。」

    藐七四吟」一聲。錦帳中忽然又沉默了很久,好像兩個人的嘴又已被什麼堵住。

    義過了很久郭大路才歎息道「我知道你那麼樣做是為了試試我對你是不是忠心」。」

    燕七咬嘴唇,通「你若肯積那裡留下來這輩子就休想再看見我了。」

    郭大路道「可是我已經到這裡來了之後·你為什麼還不讓我來見你呢」

    燕七道「因為還有別的人也要試試你,看你是不是夠聰明、夠膽量看你的心是不是夠
好·夠不夠資格做我爹爹的亥婿。」

    郭大路道,「所以他們就看我是不是夠聰明能找出這間屋於的秘密是不是夠膽量到龍王
庇去。」

    燕七道「在那龍王廟裡·你若是敢動我那小表妹的壞主意或是不肯先送她回來,你就算
能找到這裡還是看不見我的。」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幸虧我是個又聰明又有膽量的大好人

    藏七笑搶道「否則你又怎麼能娶到我這麼好的老婆呢?」

    郭大路歎道「到現在我才發現我好真是天生的對。:歡樂英控

    燕七道「你現在才發現?」

    郭大路笑道「因為我現在才發現我們兩個人的臉皮都夠厚的。」

    現在這屬於才真的像是個洞房了甚至比你想像中的洞房還要甜蜜美麗。

    他們夠資格享受。

    因為他們的情感受得住考驗他們能有這麼樣天·可真是小容易。

    鑽石要經過琢磨才能發得出光芒。

    愛情和友誼也樣。

    經不住考驗的愛情和友演,就像是紙做的花既沒有花的鮮艷和芬芳,也永遠結不出果
實。

    樹上已結出果實,春天雖已遠去但收穫的季節卻己快來了。

    燕七坐在樹下,摘下了頭上的馬連坡大草帽做扇子·賄哨道「好熱的天氣上老大想必更
懶得動了。」

    郭大路的目光通視向遠方道「這些日子來他和小林不知道在幹什麼。」燕七道「你放
心·他們絕不會寂寞的,尤其是小林。」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婿然笑·道你難道忘記了那個賣花的小姑娘?」

    郭大路也笑了·立刻又聽到廠那清脆的歌聲「小小獄娘,清早起床

    提花籃兒上市場

    穿過大街,走過小巷

    賣花賣花聲聲嚷……」

    歌聲當然不是那賣花的小始姻唱出來的,唱歌的是燕七。

    她輕搖草帽曼聲麗歇·引得路上的人都切轉頭瞪大了眼睛來瞧她。

    郭大路笑道「你莫要忘記你現在身上穿的是什麼衣服?」

    她身上穿的還是男人打扮·但眠聲卻清脆如黃黃出谷。

    燕七卻笑道「沒關係反正我就算不唱別人也樣能看出我

    翱大路道「你以前呢?』

    燕七道「以前不同、」

    郭大路道,「有什麼不同。」

    燕七笑道「以前我比較勝,…。』狠勝大家都覺得女人總應該比男人乾淨。」

    郭大路道「其實呢?」

    燕七瞪歹他服,道「其實亥人本來就比男人乾淨。」

    這條路是回富貴山慶的路。

    他們並沒有忘記他何的朋友他啊要將自己的快樂讓朋友分享。

    「上老大和小林若知道我們……我們已經成為夫妻·定也會很高興的。」

    「不知道小林會不會吃酸。」

    說完了這句話他就開始跑燕七就在後面追。

    他們既然沒有乘車也沒有騎馬,在路上笑·跑追,就像是兩個該子。

    快樂豈非總是能令人變得年青的?

    跑累廠,就在樹陰裡坐下來,買一個烙餅就當午飯吃。

    就算是淡而無陳的硬麥餅,吃在他們嘴裡也是甜的。

    郭大路居然已經有好幾天沒喝酒廠,除廠他們臨走前的那天,南富丑為自己的亥兒和女
婿餞行,非但他破例喝了半杯而還英要他們放量賜個痛快·所以他們全醉了。

    燕七微笑道「我爹爹自己現在雖不能喝酒了,卻很喜歡看別人咽穢

    郭大路笑道』他以前的酒量定也不錯。」

    燕七道「何止不錯·十個郭大路也未必能喝得過他一個。」

    郭火路道「哈。」

    燕七道「暗是什麼意思?」郭大路道「哈的意思就是我非但不服氣,而且不相信。」

    燕七道「只可惜他現在老了,而且舊傷復發·已有多年躺在床上不能動,否則他不把你
灌得滿地亂爬才怪。」

    提起了她父親的病痛·她眼睛裡也不禁露出了悲傷之色。

    郭大路也輕輕歎息了一聲道:「他實在是個很了不起的人,我欲顧英醒想不到他會讓我
們走的。」

    燕七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因為他實在太寂寞,若是換了別人,定會要我們賠他。」

    燕七道;「可是他不同,他從不願為了自己讓別人痛苦,無論多麼難以忍受的事他都寧
可個人獨自忍受。」

    她眼睛裡又發出了光顯然固自己有這麼樣一個父親而驕傲。

    郭大路歎道「說老實話我從來也沒有想到他是個這樣子曲

    燕七道「從前你以為他是什麼樣的人?」

    郭大路吶吶道:「你知道江湖中的傳說·將他說得多麼可怕。」

    翔七道「現在呢?」

    郭大路歎息道「現在我才知道江湖中的那些傳說才真正可怕·他居然能忍受了這麼多年
就憑這點,已不是別人能比得上的廠。」

    燕七繡然道「這也許只因為他已沒法不忍受。」

    郭大路道「幸好他還有朋友我看到神駝嚴他們對他的忠實和友情總忍不住要替他覺得歡
喜感動。」

    燕七沉默中購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他們以前是想怎麼對討他的?」

    郭大路搖搖頭。

    燕七道「他們以前也是心想要來殺他的·可是後來·經過了幾次生死纏鬥之後他們才發
現他並不是傳說中那樣的人·也被他的人格所感動所以才成了他的朋友。」

    她笑工笑笑得狠淒涼·又有些得意·接道「為了他·台羅漢甚至不措背叛了少林,不惜
做『個終生再也見不得天日的叛徒。」

    郭大路道「人豈非也就因為有這種偉大的感情所以才和畜牲中同」

    燕七道「這種感情也唯有在生死患難之中才能顯得出它的偉大來。?

    他商說的不錯。

    個人也唯有在生死患難之中才能顯得出他的偉大來。

    南宮丑能博得神駝子他們的友情歷付出的代價是何等慘摘只怕也不是別人能想像得到
的。

    若不是在生死關頭中寧願犧逕自己來保全別人·別人又怎知人格的偉大?又怎會為了他
犧牲一切?

    這其中·當然也有段令人掠心動魄、悲傷流淚的故事。

    這故事已不必再提。

    因為我們現在要說的·是令人歡樂曲故事。

    這世上悲傷的故事已夠多。

    已大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