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捎的麻子            

    風吹垂柳,吹起了湖水中陣漣筋。

    郭大路還是慢慢的向前走,面剝蓮子·面哼小調、

    走廠不算很近的段路他才忽然回頭。

    他五刻發現有個手裡捧個被碗的乞寫,而且果然是個麻子。

    他四頭這麻嚴立刻躲到樹後。

    這麻子盯梢的技術並不高明若不是郭大路這兩天總是心不在焉胡思亂想,早就已經應該
發現他了。

    這麻於是不是水柔青說的那個麻子?

    郭大路有意無意間轉回頭·朝這麻子走了過去走得很慢。

    他橢備快走到時再下於路過去抓住他。

    誰知這麻於居然也有了警覺立刻也往回頭的路走。

    郭大路的腳步加快,他的腳步立刻也加快。

    光天化日之下·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若是施展起輕功未免有點不像話。

    郭大路只有放大腳步在後面追。

    本來是他盯郭大路的現在反而變成郭大路在盯他的梢了。

    船上的小姑嫂,看他們前一後跑過去滿臉都是吃諒之色。

    她實在不謹為什麼捕頭不去抓強盜強盜反而追捕頭。

    對她說來,這世上無法解釋的事實在太多,所以她總是覺得很煩惱。

    等她年紀瀝漸大了,懂得的事漸漸多了她才明白還是以前什麼都不僵的時候活得快樂
些。

    初夏正是遊湖的時候·湖岸上紅男綠女遊人如織。

    遊客多的地方乞巧自然也特別多出來玩的人出手總是比較大方些尤其是在身釁還帶個如
花美眷的時候。

    所以人叢中東也有個乞弓西也有個乞巧這本是他們的貶季連最餾的乞寫都出動了。

    那麻子在人叢中鑽來鑽去有好幾次郭大路都幾乎被他甩掉。

    幸好郭大路的運氣不錯每次到篡要關頭·總是湊巧看到了他臉上的麻子。

    相貌特別的人本就不適於盯別人的梢。

    到後來這麻於似也被遍得急了,索性離開了湖區·向入少的地方走似乎想將郭大路誘到
荒僻無人處好好修理頓。

    郭大路非但─點也不在乎反而追得更起勁。

    他本就想找個投入的地方抓任這麻子問個渭楚問問他是不是認得燕七知不知道燕七的下
落。

    郭大路的確已從棍子那裡·學會廠幾手要人說實話的本事。

    他本來以為很快就能追上這麻子的。

    誰知這麻子非但走得很快體力也很好就好像永遠也不會累似的居然越來越快。

    郭大路反面覺得有點吃不消了最近他過的那種日子,過天就可以令人者年。

    他忍不住叫了出來大聲道「喂你別跑·我並不是來找你麻煩的只不過有幾句話想要問問
你。」

    這麻於本來沒有真的跑,聽到這句話反而放開腳步毯奔廠起來。

    乞巧本就常常會被追得滿街亂跑的·無論是被人追、還是被狗追別人看到都不會覺得奇
怪。

    但『個穿得整整齊齊的人在街上追個乞寫亂跑、好像就有點不像話了。

    他知道已有人開始注意他其中好像還有兩個真的捕快。

    他訂本就是在附近巡進的,這時已準備來攔住郭大路問個究竟。

    郭大路只要被人攔這麻於立刻就會跑得蹤影不見。

    這是他唯的線索,他絕不能輕易放過。

    他眼殊子轉突然先發制人指前面跑的麻於大呼道「這要飯的是個小偷·誰幫我抓佐他賞
銀二十兩。」

    最後的句話,果然很有效,那兩個捕快不等他說完已掉轉頭去追那麻子。

    還有些人也幫在旁邊起哄。

    這麻予似已真的丁急突然一縱身從五六個人的頭上飛了過去竄上了前面的房脊。

    他輕功之高,居然是江湖中第一流的身手。

    這來連不想管鬧事的人也起了哄「看來這人不但是個小偷還是個飛賊下萬不能讓他溜
了。」

    起哄的人雖多但能上房去追的人卻連個也沒有。

    那兩個捕快也只釘在牆下看於急。

    輕功畢竟不是人人都學得會像麻予這樣的輕功,十萬個人裡面最多也只有兩個能比得
上。

    幸好郭大路就是其中的這兩個。

    他也已掠過人群竄上房子嘴裡還在大喊大叫「我是京城來的捕頭專程來抓這飛賊的但望
各路的英雄好漢助我臂之力。」

    他也知道無論哪路的英雄好漢都不會來管這種莫名其妙的鬧事。

    他這樣大喊大叫只中過想叫得這麻子心慌意亂而已。

    因為他實在沒把握能追上這麻於輕功他雖然練得不錯侗實習的機會卻不多無論技巧和經
驗好像都比這麻子差了截。

    這麻了果然是被他叫得有點心虛了。

    光天化日之下在別人的房穆亡飛來:去,這目標也的確太大。

    他終於又被逼得踢了下去。

    下面是條並不算很寬的巷子共只不過有六七戶人家。

    郭大路趕過來的時候剛巧瞥見他人影閃閃入廠巷口家人的大門裡。

    這家人的大門居然是開的。

    無論在多太平的年頭,終日開大門的人家也並不多。

    這家人想必和這麻子有關係說不定這地方就是他自己的家。

    郭大路不管三七二十·立刻也跟闖了進去。

    院子裡沒有人前面的客廳裡,卻有人正在笑說「難怪別人總是說十個麻於九個怪,你果
然真是妖怪。」

    郭大路大喜個箭步竄了進去。

    「這下子你總溜不掉了吧。」

    誰知客廳裡卻連半個麻子都沒有只有一男女,好像是對夫妻·正在那裡打情罵俏女的白
白胖胖長得很標緻男的卻是面黃肌瘦,連腰都有點伸不直了。

    男人若要了個太標緻的老婆有時也不能算是好福氣。

    他們看到外面突然有條大漢闖進來·也吃了驚。

    災夫的膽子好像比太太還小·嚇得幾乎跌倒在太太身上了吃吃道「你…─你是誰?想來
幹什麼?」

    郭大路道「來找人。」

    丈夫道「找…─誰?」

    郭大路道「來找個麻於你剛所說的麻於在哪裡?」

    太大雙水淋淋的眼睛本就直在膘他忽然站起來,搶道「他剛』說的麻千就是我你難道是
來找我的?」

    她鼻尖上果然有幾點淺白麻子。

    郭大路怔佐。

    這位太太還是用眼角膘他似笑非笑的·又道「你是不是慕名來找我的?只可惜你來遲了
現在我已經嫁了人,不接客了。」

    郭人路非但怔使簡直已有點哭笑不得。

    其實他早就該看出來真正的良家婦女哪有像她這樣子看男人的?

    做丈夫的終於發威了跳起來大聲道「你聽見了沒有?她現在已經是我老婆誰也休想再動
她的腦筋你還不出去?」

    郭大路只有苫笑,還是忍不住問道「剛沒有別的人進來過?」

    太太又膘了他眼,笑道「城裡就算還有你這樣的冒失鬼☆也沒有你這麼大的膽子誰敢到
別人家裡來找別人的老婆?」

    她民然認定他是個特地來找她的登徒子了。

    做文夫的火氣更大指郭大路的鼻子·大叫道「你還不出去?還在這裡打什麼糊塗心思?
小心我一拳打破你的頭。」

    郭大路笑了。

    這人的手看來簡直就像是個雞爪於·連蒼蠅都未必打得死居然還想打人。

    郭大路報廠招他的肩笑道「你放心沒有人會來槍你的老婆佩你自己的身體也不是偷來
的·還是保重些好,無論什麼事都用水太賣力。」

    他不讓這人再開口·就已轉過身·揚長而去。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這句話說得未免有點缺德,平時他絕不會說這種話的。

    但個人自己心裡惱火的時候·往往就想要別人也難受下子。

    他明明看到麻於進來的怎麼會突然不見難道進門就鑽到地下去了?

    這夫妻兩人,當然是早就跟那麻予串通好唱雙貿給他看的。

    他明明知道,卻偏偏設法子揭穿,何況青天白日的楞往人家屋於裡闖也究竟是自己理
虧。

    若要他逼別人帶他一間間屋於裡去搜查他也做不出來,

    何況那麻於當然早已乘機溜了·他就去找也定找不到的。

    郭人路想來想去越想越窩囊。

    「若是換礦王動那麻於今天就休想能溜得掉。」

    他決定先找個地方去大吃大喝頓·安慰安慰自己晚卜再到這附近來查個水落石出。

    他已決心在這裡泡了術找到那麻於絕不善罷首休。

    太陽已經快下山廠現在開始喝酒已不能算是太早。

    城裡最大的飯館叫會賓樓·鴨三吃和活殺魯魚是他們的招牌菜從汾陽來的汾酒喝下去也
盜有勁頭。

    郭大路找了張臨窗的桌於,叫了桌子萊。

    臨走的時候東城老大實送他筆盤纏,這些甫並中的遊俠兒有時的確比江湖豪傑還義氣還
夠朋友。

    平時只要幾杯酒下肚郭大路的心情立刻就會開朗起來。

    但這兩天酒到嘴裡卻好像是苦的而且特別容易醉。

    既然晚上還有事他也不敢多喝只有拚命吃菜他的心情越壞,吃得越多,若是再我不到頹
七,他說不定就會變得比這填鴨還肥。

    太陽下山後飯館裡就漸漸開始亡座了·各式各樣的人川流不息的上樓來,其中還有躥頭
鼠目的龜奴帶花技招展的盼頭來應窖燦的條於。

    於是,旁邊用屏風踴起來的雅座裡,又響起了絲竹聲、歌曲聲、調笑聲、碰杯聲夾雜呼
命喝維聲、猜拳行令聲·實在熱鬧極了。

    侗郭大路卻好像坐在另…個世界裡·這件事本來是他最感興趣的·但現在卻覺得點意思
都沒有。但現在卻覺得點意思都沒有。

    沒有燕七在旁邊就好像萊裡沒有鹽樣·索然無味。

    他歎了口氣慢謾的替自己斟了杯酒,忽然看到五六個很標緻的小站娘,擁個錦衣佩劍的
大漢·嘻嘻哈哈的上了樓。

    莫說是店裡的夥計連郭大路都看出,這錦衣大漢是個揮金如土的豪客手面必定不會小。

    他也忍不住多瞧了眼這眼瞧過·他手裡的酒壺都幾乎跌了卜來。

    這錦衣豪客竟然是個麻子而且正是剛在湖畔要飯的那麻了。下午還是個乞寫,晚上就變
成了闊佬·這變實在變得太厲害。

    但無論他怎麼變就算他變成了灰郭大路還是眼就認出了他來。

    誰叫他臉上的麻於這麼多的?

    郭大路只看了兩眼就立到扭過頭去看窗子外的招牌。這次他決定先沉任氣,絕不再輕舉
妄動。

    現在他若走過去·把揪住那麻子問他為什麼要送珍珠給水柔青,問他知不知道燕七的廠
落·別人定會認為他是個瘋子那麻於當然也可以問三不知把什麼事都推得干乾淨淨。

    現在這麻於也進了雅座。

    跟他齊來的女客顯然也不是良家婦女還沒過多久·就在裡面唱了起來,又是「小冤家」
又是「親哥哥」的·簡直拿肉麻當有趣。

    奇怪的事、世卜偏偏就有很多男人喜歡這種調調兒。

    憑良心說郭大路本來也蠻喜歡的但現在卻聽得全身都起廠雞皮疙瘩。

    個人是否因愛而改變,其關鍵並不在他是男是女·只看他看得夠不夠真實夠不夠深切。

    酒樓上還熱鬧得很。

    郭大路又叫了壺酒·添了樣菜,已準備長期作戰那麻子就算要喝到天亮·他也會沉住氣
等到大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