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            

    夕陽照進窗戶照在郭大路剛換的套新衣服上他似已完全變丫個人變得容光煥發而且非常
渭醒。水柔青看他咬噶唇道「你…「你現在就要走?」

    郭大路笑道「老實說我簡直很不得長出兩隻翅膀來飛走。」

    水柔青垂下頭,目中又露出種說不出的幽怨淒楚之色。

    郭大路看她,笑容也漸瀝潞談目中也充滿憐惜,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柔聲道「體是個
很好的女孩子·將來總有天……」

    水柔青淒然笑道「將來總有天我也會找到個像你這樣的男人的,是不是?」

    郭大路勉強笑道「答對了。」

    水柔青也勉強笑了笑,道「見到那伎燕妨娘時莫忘記替我向她問好。」

    郭大路道「我會的。」

    水柔青道「告訴她以後若有機會·我定會到大明湖去看你們。」

    郭大路笑道「說不定我們會先來看彌。」

    他雖然在笑·沮也不知為了什麼·心裡總像是有點酸酸的。

    他實在已不忍再留下去實在不忍再看她的眼睛·忽然轉過頭望窗外的夕陽哺哺道「現在
大還沒有黑我還來得及赴段路。」水柔青垂頭輕輕道「不錯你還是快走的好,她說不定也在
等你左找她。」

    郭大路看她彷彿想說什麼恫終於什麼也沒有說。

    他就這樣走丁出去。

    不走又能怎樣呢?還是走了的好還是快走的好。水柔青突然道「等等。」

    郭大路饅慢的回過身道「你…。」

    水柔青沒有讓他說出這句話自懷中取出了個淺紫色的繡花荷包·遞給他柔聲道「這個給
你,請轉交給燕姑娘·就說「…就說這是我送給你們的賀禮。」

    郭大路道「這是什麼?」

    他接過就已用不再問。

    他已可感覺到荷包裡的明踩的光滑圓潤。

    水柔青已轉過身看也不去看窗外的夕陽淡談道「現在你可以走廠。」

    郭大路緊緊握這荷包她的心豈非也匠如荷包中的明珠樣豈非也已被他握在手裡?

    她沒有再回頭。

    他也沒有再說話。

    有些話是根本就用不說出來的。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或許也只有在天疲淪落的人才能瞭解這種心情,這種意境。

    這種意境雖然淒涼卻又是多麼美麗?

    村姑

    遠山青綠湖水湛藍。

    青綠的遠山倒映在藍湖水裡藍翠如綠綠濃如藍。

    郭大路沿湖岸慢慢的往前走就像是個遊魂似的既沒有目的也不辨方向。

    聽到了燕七的消息,他就根不得肋牛雙翅長到濟南府來·好像只要他到了濟南府·立刻
就可以找到燕七。

    現在他已到廠濟南府,刀知道自己想得實在太天真廠。

    這見鬼的濟南府可真不小城裡至少有幾千幾百戶人家幾千幾萬個人。

    要到這麼大的地方·這麼多人中來找燕七·還是好像想在大海裡撈針樣。

    他只有每天在這裡遊魂般逛來逛去希望有一天運氣特別好能撞卜燕七。

    可是連他自己也知道這希望雖然太渺茫·假無論多渺茫的希望總比沒有希望好。

    現在連湖岸旁有多少棵樹他幾乎都已能數得出來了。

    前面的垂柳下·停泊條賣蓮蓬鮮藏的小船搖船的小妓娘也已願他報數遠遠地向他婿然而
笑,笑容燦爛如陽光。

    就只為了這甜笑郭大路就已不能不去買幾支蓮蓬。

    蓮子的心是苦的就像現在郭大路的心樣。

    別人兩分銀子只能買六隻蓮蓬郭大路卻買到七八隻。

    這戴斗簽·赤雙白足的小姑姻彷彿對郭大路也很有意思只要郭大路來,她總是額外多送
兩隻,有時甚至還會偷偷塞上節鮮藕。

    若是在以前,郭大路說不定早已坐上她的船把船蕩到湖心去親親她蘋果般的小臉摸摸她
嫩藕般的白足了。

    但現在郭大路實在沒有這種心情。

    他的煩惱已夠多的了。

    他接蓮蓬·準備定了·誰知道小姐卻又向他招了招手悄悄地道「你過來我有話跟你
說。」

    郭大路實在本想再惹麻煩卻又實在不忍拒絕這小始娘的好意。

    他在心裡歎了口氣難備作出副大哥哥的樣子來,這小夠娘若是想約他幽會·他定要好好
教訓她頓,告訴她天卜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她幸好遇見了他否則定會上當的。

    想到這裡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個聖人。

    只可措老天偏偏水給他個機會,讓他來作兩次聖人。

    他只用只腳上船頭故意板起臉道「你有什麼餾要願我說?」

    小妨娘眼睛裡發光悄悄道「你是中是個化了裝出來私訪民情的大臣」

    郭大路怔化了怔了半晌忍不住笑道「我由頭到腳,有哪點像是大官的樣子?」

    小姑娘道「你不是?」

    郭大路道「非但水是,而民我見到大官就會發抖的。」

    小夠娘的神情更興奮聲音更低道「那未你定是個大強搬。」

    郭大路苫笑道「也不是我連做強盜都會蝕本的。」

    小腦娘瞪他道「你真的不是?」

    郭大路道「我為什麼要騙你?」小姑娘歎了口氣顯得失望極了·好像連話都懶得搬他再
說。

    原來她對郭大路有興趣從今過以為郭大路是個大盜。

    大籃在少女們的心日中,有時的確比各種人都有吸引力。

    郭大路現在才知道這小姑娘並不是真的對他有意思。

    他也用不再擔心會惹上麻煩廠,本來應該覺得很開心才是。

    但也不知為廠什麼他反而偏偏覺得有點失望有些不甘心的問「你從哪點看我像是大
盜?」

    小夠娘態度已冷淡了下來道「因為這兩天來·我總覺得有個人在後面盯你的梢。」

    郭大路道「哦是個什麼樣的人?」

    小妨娘誼「這人有時打扮成小販·有時打扮成乞瀉,但無論他打扮成什麼樣子都休想瞞
過我。」

    郭大路道「為什麼?」

    小腦娘露出很得意的樣子道「因為他的股我一眼就能夠認出來「

    郭大路道「他臉是不是有與眾不同的地方?」

    小姑娘點點頭,道「他是個大麻子。」

    郭大路幾乎忍不住要跳了起來連血都似已流得快了很多。

    小姑娘看他日中又露出期望之色,道「他是不是來盯你梢的?你認不認得他?」

    郭大路眨了眨眼也故意壓低話聲道「我跟你說老實話你可不許告訴別人。」

    小姑娘立刻道「我發誓不服別人說否則以後叫我也變成個大麻子。」

    郭大路悄悄道「好我告訴你那大麻於是個很有名的捕頭,的確是來盯我梢的。」

    小姑娘又興奮了起來,道「他」…他為什麼要盯你的梢?」

    郭大路聲音更低道「因為我的確是個大盜別人都叫我大盟滿天寬』·剛在京城裡做了七
十八件巨案才逃到這裡來避風頭。」

    小姑姻興奮得全身都發抖起來咬瞞唇,道「你……你是中是個採花盜「

    郭大路忍住笑,向她擠了擠眼睛道「你猜我是不是?」

    小姑娘的臉已燙得像是個剛烤透了的紅山芋咬鮮紅嘴唇道「就算你是我也不伯你我……
我……」

    她的腿像是已有點發軟連站都站不穩·幾乎蹬跌下水裡去。

    郭大路大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道「你放心,我就算耍來找你也得再過兩三年現在你只
不過還是個小孩子。」

    他大笑揚長而去。

    小妨娘看他發了半天怔,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偷偷用手碰了磁自己的胸臉上的紅霞
已紅到耳朵根於。

    郭大路心裡暗暗好笑,知道這姑娘今天晚卜一定是睡不覺的

    他這倒絕不是存心願害她·只不過是想為這姑娘平凡的生添些作料加些色彩讓她以後成
了親抱孩子銑碗時也會有段可以令自己心跳的回憶來想想。

    世上又有幾個女接予能親眼看到個活生生的採花大盜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