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何處?            

    沒有人知道南宮衛的下落,正如沒有人能知道春的去處。

    但春去還會再來南富丑卻』寶無消息。

    現在春已將去。

    院子裡的花雖開得更艷只可惜無論多美的花,也不能將春留

    天氣巴漸預熱了起來。

    王動的傷勢雖已好了但人卻變得更懶整天躺在佑椅上,幾乎連動都不動。

    除了他們為那黑衣人下葬的那天…「

    那天雖近清明卻沒有令人斷魂的雨。

    天氣好得很他們從墓地上回來王動又像往常樣,走在最

    紅娘子沒有來。

    她的傷雖也巳快好了卻還是整天把自己關在房子裡現在不是王動在躲她·她反而好像總
是在躲王動。

    女人的心總是令人捉授不透的。

    這並不奇怪。

    奇怪的是郭大路最近好像也總是布躲燕七。

    燕七和林太平在前面走·他就傲洋洋的在後面跟王動。

    半路上王動找了個有樹蔭的地方坐廠來仰了個傲腰,打了個呵欠。

    他也跟坐下來伸個懶腰打了兩個呵欠。王動笑「·看他微笑道「最近你好像變得比我還
懶。」

    郭大路道「准規定只有你才能最獺的?我能不能比你獺一點?」王動道「不能。」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能?」

    王動道:「因為你最近本該比誰都有勁。」

    郭大路道「為什麼?」

    王動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天燕七說你的話?」郭大路道「不記得。他說的話我為什麼定
要記得?」

    這人就好像剛吞下犬噸火藥啊於都裝滿了火藥氣。

    干動並不在意還是徽笑道「他說·我仍這四個人之中本來以你的武功最差的。」

    郭大路道「你們都有好師傅我沒有。」

    王動道「可是自從那天你跟那黑衣人交過手之後他才發現我們的武功雖然比你高但若真
和你打起來·也許全都不是你的對

    郭大路冷冷道「他說的話,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王動道「但我相信因為我的看法也跟他樣。」

    郭大路道「哦?」

    工動道「你武功雖然不如我們·但是和人交手時卻能隨機府變制敵視先若食句老話來說
你正是個天賦異察·百疆難遇的練武好材料所以……」郭大路道所以我們應該打梁來試試看
對不對?」

    他的火藥昧還很重王動還是不理他,徽笑道「所以你應該振作起精神來再好好的練練功
夫若能夠找個好師博以後說不定就是天下武林的第面手。」

    郭大路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現在我倒並中想伐個好師傅想找個好丈夫。」

    王動道「為什麼?」

    郭大路咬園己的手指甲·道「因為…。『因為我有病。」

    王動動容道「你有病什麼病」

    郭大路道「一種狠奇怪的病。」

    王動道「你以前為什麼沒有說趙過?」

    郭大路道「因為我─一─我不能說。。

    他的確滿臉都是痛苦之色並不像足在開玩笑的樣子。

    王動居然也沒有再問。

    因為他知道問得越急·郭大路越不會說的。

    他既然不問郭大路反面憋不住了,反而網他:「你難道沒有發現最近我有點變了?」

    王動皺巋沉吟說道:「田·好像有那麼一點。」

    郭大路四道「那就因為我有病。」

    王動試探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在哪裡?」

    郭大路指自己的心口·道「就在這裡。」

    王動皺眉道「你得的是心病」

    郭大路的臉色更痛苦。

    王動道「心病也有很多種據我所知最厲害的一種就是相思病你難道得了相思病?」

    郭大路不停的歎氣。

    王動卻笑了,道;「相思病並不丟人的·恢為什麼不肯說出來?說不定我還可以替你去
作媒呢。」

    郭大路用力咬牙·又過了很久,忽然把抓住王動的肩道「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王動道「當然是。」

    郭大路道「好朋友是不是應該互相保守秘密?」

    王動道「當然應該。」

    郭大路道「我有個秘密·已憨了很久再不說出來只伯就要發瘋了可是…」可是我想說出
來,又伯你笑我。」王動道「你。…你得的難道是」…侵花柳病?」

    郭大路道「不是。」

    王動鬆了口氣、道:「那就沒關係了你儘管說出來,我絕不笑你。」

    郭大路又猶豫半天才勞臉道「相思病也不只種,我得的卻是最見不得人的那種。」

    王動道「為什麼見不得人?勤窺淑亥,君子好逐·求之不得·碾轉反側那本是天經地義
的事,有什麼丟人?」

    郭大路道「可是……可是…。我這相思病並不是為女人得的。」

    王動也怔信廠,怔了半天·才試探問道「休相思的難道是個男人?」

    郭大路點點頭簡直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

    王動好像很害伯的樣於,故意壓低了聲音,悄悄道,「不會是我吧?」

    郭大路看他,也不知是想哭,還是想笑·只有板臉道「我的病還沒有這麼重。」

    王動卻似又鬆了口氣·笑道「只要不是我就沒有關係了。」

    他忽又壓低聲音道「是不是林?」

    郭大路道「你見了活鬼。」

    王動又皺想了半天,才展顏笑道「我明白了你喜歡的是燕

    郭大路不說話了。

    王動悠然道「其實我早就已看了出來你老是喜歡跟他在起。」

    郭大路苦臉道「以前我還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還以為那只不過因為我們是好朋友但後
來…。』後來……」

    王動眨了眨眼·道「後來怎麼樣?」

    郭大路通「後來…。後來就術對了。」

    王動道『「什麼地方不對」

    郭大路道「我也說不出來究竟什麼地方不對·反正只要我跟他在起的時候心情就特不
樣。」

    王動道「有何樣?」

    他倒真是打破砂鍋問到底連點都不肯放鬆。

    郭大路道「不樣就是不樣反正─一「反正就是不樣。」

    他說了也等於沒說。

    王動好像已忍不住要笑出來了但總算還是忍任·正色道「其實這也不能算丟人的事。」

    郭大路道「還不丟人?像我這樣一個男子漢·居然…。「

    王動道「有這種毛病的人你也不是第個。斷袖分桃·連皇帝者於都有這種嗜好·而且千
古傳為佳話我看你倒不如索性跟他

    郭大路跳了起來,瞪他怒道「原來你不是我的朋友我看錯了你。」

    他扭頭就想定了。

    王動卻拉佳了他道「別生』別生氣我這只不過是在試試你的·其實我也早已看出來,燕
七這個人有點不對了。」歡樂莢戰

    郭大路怔了怔·道「他有什麼不對?」

    王動好容易才總算沒有笑出來板臉道「你難道沒有看出他這人有點邪氣?」

    郭大路道「邪氣?什麼邪氣?」

    王動道「我們雖然是這麼好的朋友,但他部還是象防偷似的防我們睡覺的時候定先把門
窗都拴上,對不對?」

    翱大路道「對。」

    王動道「他每次出去的時候總是偷偷的溜走,好像生怕我訂會跟他似的·對不對?」

    郭大路道「對。」

    王動道「他好像從來沒洗過澡;但身上卻並小太臭·穿的衣服雖然又髒又破但屋廬裡郵
比誰都乾淨……你說這些地方是不是都有點邪氣」

    郭大路臉色似乎有些發白·遲疑道「你的意思難道是說他

    干動道「我什麼都沒有說,也沒有說他是魔教的人。」

    他忽然大聲咳嗽、以為若再不咳嗽·只伯就要笑出來了。

    郭大路的臉色卻更發白,嘴裡翻來覆去的念兩個宇「魔教─一─魔教。一。」

    王動咳嗽廠中天才總算忍住笑聲又道「我只不過聽說魔教中有幾對夫妻很奇怪。」

    郭大路道「什麼地方奇怪」

    王動道「這幾對夫妻文大是男人,太大也是男人。」

    翱大路就像是忽然中廠一根冷箭似的,整個人都跳廠起來把抓化了土動嘎聲道「你……
你定要幫我個忙。」

    王動道「怎麼幫法?」翱大路道「想法子大吵架。」

    王動通「大吵架?怎麼吵法?」

    郭大路道「隨便怎麼吵都役關係吵得越厲害越好。」

    王動道「為什麼要吵?」

    郭大路道「因力吵過之後我就可以走廠之。」

    王動的臉色也變了變似乎覺得自己這玩笑開得太大丁,過「半晌,才勉強笑道「其實你
也不必要走·其實他……。

    他好像要說出什麼秘密,但郭大路卻打斷了他的話搶道

    郭大路道「然後我就在山下等他只要他出去我就可以暗巾限蹤看看他究竟到些什麼地方
去願些什麼人見面。」

    他長長歎了口氣接道「無論如何我也要查出他究竟有什麼秘密。」

    土動沉吟·道「你為什麼不在家裡等?」

    郭大路道「因為我若就這樣綴蹤他定會被他發覺的。」王動道「難道你想到山下去易容
改扮?」

    郭大路道「囑。」

    王動道「你餾得易容術?」

    郭大路道「小懂但我卻有我的法子。」

    土動歪頭考慮了半天·緩緩道「你既然已決心要這麼做也未嘗不可只不過……」

    郭大路道「只不過怎麼樣?」

    王動道「我們要吵就得吵得像個樣子·否則他絕石會相信的。」

    韶大路道「不錯。」

    土動道「所以我們就要等機會絕不能就這樣無緣無故的吵起

    郭大路道「要等什麼樣的機會呢?」

    工功笑了笑道「我雖然不太爵歡跟別人吵架但要找個吵架的機會倒並不太困難。」郭大
路道「為什麼?」

    上動道「因為你本來就常常不說人話的。」郭大路也笑「道「若是燕七在這裡我現在就
可以跟你吵起來「

    王動道「現在我只擔心件事。」

    郭大路道「擔心什麼?」

    王動道「我怕他幫你跟我吵吵完了跟你起走。」

    郭大路眨了眨跟,道「這點你倒用不擔心。」

    王動道「哦?」

    郭大路道「我既然能跟你吵難道就中能跟他吵麼?」

    王動又笑了,道「當然能。有時你說的話足足;〈「的人,無論誰跟你吵起來我都不會
覺得很奇怪的。」

    郭大路還沒有開口突然聽到一聲驚呼從那邊的樹林中傳了出來。

    一個少女的聲音在放聲大叫「救命呀、一。救命」

    男人聽到女孩子叫「救命」,大多數都會立刻趕過去。

    就算他並沒有真的準備去救他至少也會趕過去看看。

    每個男人』生中,多多少少總會幻想過一兩次「英雄救美」這種事的,只可借事實上這
種機會並不太多面已。

    現在機會來了,郭大路怎麼肯饒過。

    郭大路不等王動有所行動就已經跳了起來直衝過去。

    只可惜他好像還是遲了步。

    他身子剛跳起來就看到個人箭也似的沖人了樹林。

    叫「救命」的女孩子,大多數都不會長得太醜·但像現在叫救命的這個亥接廠這麼樣漂
亮的倒也並不太多。

    這女孩子年紀不大最多也只不過十七八歲梳兩根油光水滑的大辮子·更顯得俏皮伶俐。

    她手裡提個花籃』張白生生的瓜子臉嚇得面無人色,正圍棵樹在打轉。

    個滿臉鬍子的彪形大漢臉上帶獰笑,圍樹迫。

    他迫得並不急,因為他知道這亥孩子已經是他口中的食物已經休想逃出他的掌心。

    他再也想不到半路上竟會殺出個程咬金來。

    宰好來的這程咬金,只不地是年青小伙予,長得也跟大勉娘差不多。

    所以,不等林太平開口他反而先吼了起來大聲道「你這免患子誰叫你來的?若是撞走了
老於的好事當心者子把你的腦袋擰下來。」

    林太平沉臉·道「什麼好事?」

    大漢獰笑道「老子在於的什麼事·你小於難道看不出?」

    那小站娘已躲到林太平背後喘氣·顫聲道「他不是好人,他…。』他要欺負我。」

    林太平淡談道;「你放心,現在已經沒有人能欺負你了。」

    大漢怒吼道「難道你這個免扇子還想多管鬧事不成?」

    林太平道「好像是的。」

    大漢狂吼一聲·餓虎撲羊般向林太平狠攝撲了過來。

    看來他也是練過幾天功夫的不但下盤很穆而且出手也很快。

    只可倍他遇的是林太平。

    林太平揮手·他就已像野狗被踢了一腿「骨碌碌」滾了出去。

    他又驚又怒,確裡大罵,看樣子還想爬起來·再拼拼。

    誰知後面已有個人把秋佐了他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拎了起來。

    這人不但力氣大,身材飽不比他矮·只用只手拎住他·他居然連點反抗的法子都沒有。

    郭大路總算趕來了,拎他走到林太平面前·微笑道「傷說應該怎麼打發這小於?」

    林太平道「那就得看這位站娘的意思了。」

    那小姑娘驚魂未定身子還在發抖。

    郭大路衝她擠了擠眼·笑道「這人數負了你我們把他宰了餵狗你說好不好?」

    小姑娘驚呼聲,嚇得人都要暈丁過去,一下子倒在林太平身

    郭大路大笑,道,「我月不過是說玩的,像這種臭小於連野狗都不肯嗅嗅的。」他揮
手·賜道「滾吧,滾得越快越好·越遠越好。」

    用不他說這大漢早已連滾帶爬的跑了。

    小妨奴這時才鬆了口大氣,紅股站了起來盈盈拜倒道「多謝這位公於相救,否則…─
『否則…。「

    她眼圈又開始發紅,連話都說不出了,像是恨不得抱佐林太平的腳來表示自己心裡有多
麼感激。

    林太平的臉也紅了。

    郭大路笑道「救你的又不是這伍公子一個人,我也有份你為什麼不來謝謝我?」

    小姑姐的臉更紅,更不知道應該搞麼辦才好。

    幸好這時頤七已鼓來·瞪郭大路,道「人家已經受了罪,你還要欺負她?」

    他將這小始娘從地上拉起來,又道「他這人也有點毛病·你用不理他。」

    小姑娘垂頭·道「多……多謝。」

    燕七道「你個小姑娘家怎麼會跟那種人到這種地方來呢?」

    小姑娘頭垂得更低吸哺道「我是個賣花的·他說這地方有人要把我這一籃子花都買下
來·所以……所以我就跟他來了。」

    燕七歎了曰氣·道「這世卜男人壞的比好的多下次你千萬要小心。」

    林太平忽然開口問道「你這籃子花,共值多少錢?」

    賣花站娘道「三。一「三「☆「「

    林太平道「好我就給你三銀子·這籃花我全買下來。」

    賣花女搶起頭,看他溫柔的目光中充滿了感激。

    林太平卻又紅臉·鈕過頭左反而好像不敢面對她。

    翱大路看看林太平又看看這賣花亥忽然問道「小姑娘你貴

    賣花姑婉卻好像很怕他的樣子他開口·這小妨娘就嚇得退廠兩步。

    郭大路誼「你是不是佐在山下?是不是最近才搬來的?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

    賣花姑娘紅臉,垂頭,咬蹲唇,『句話也術說。

    郭大路笑笑道「你怎麼不說話呀?難道是個啞巴?」

    賣花姑娘像是想說什麼·但還是什麼都沒說·忽然扭頭就跑。

    只見她兩條大辮子在背後甩來甩去跑出去很遠忽又回過頭來·膘了林太平眼把籃子裡的
花全都拿出來·放在地上,道「這些花全都送給你。」

    話還沒有說完,臉更紅跪得更俠好像生怕別人會追過去似四。

    郭大路笑道「這小始娘膽子真小。」燕七冷冷道「看見你那副窮凶極惡的樣千膽於再大
的女人也樣會被你嚇跑。」

    郭大路道「我只小過問了她兩句話而已又沒有怎麼樣。」

    燕七道「人家姓什麼叫什麼八在什麼地方又欠你什麼事?你有什麼好問的?」

    郭大路笑道「我又不是自己要問。」頹七道「你替准問?」

    郭大路向林太平咖了啞晚,笑道「你難道沒看見我們這位多情

    林太平好像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眼睛還盯在小妨姬身影消失的地方竟似有些癡了。

    替大還沒有去遠早上☆的風裡還帶春寒。

    郭大路推開門深深吸廠口氣院子春風就似已全都撲人他什裡。

    每天起得最中的人定是他因為他覺得將大好時光消磨在床上實在是件很浪費的事。

    但今天他推開門的時候·卻發現林大平已經站在院子裡。

    站在院廠裡發怔。

    郭大路輕輕咳嗽了幾聲他沒聽見郭大路義敲了敲欄稈·他也沒聽見。

    他眼睛直勾勾的在牆角的一從領藥上☆巳裡卻不知在想什麼?郭大路輕輕走過去·突然
大聲道「早。

    林太平這回終於聽見了·同時也嚇了一跳回頭看見郭大路才勉強笑道「早。」

    郭大路盯他的臉道「看你眼睛紅紅的足不是昨天晚上沒睡好」

    林太平支吾道「昭。」

    郭大路又道「你看來好像有點心事究竟在想什麼?」

    林太平道「我在想……春天好像已經過去了。」郭大路點點頭·道「不錯,春天已經過
去了,昨天剛過去的;」

    林太平道「昨大過去的?」

    郭大路微笑道「你難道不知道麼?昨天那位小站娘跑走的時候春天豈非也已跟她一起走
了麼?」

    林太平的臉紅了,郭大路故意歎了口氣響聞道「春天到哪裡去了呢?誰知道?若有人知
道去處又何妨喚取歸來同住。」

    林太平紅臉誼「你能不能少說幾旬缺德話」

    郭大路笑道「我這話難道就錯了麼?你難道不想將春天留住?」

    林太平道「我」一。」

    他忽然停住了口,因為這時春風忽然傳來了一陣悠揚的太聲「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提花籃兒上市場。

    穿過大街,走過小巷

    賣花賣花,聲聲嚷。

    花兒雖美、花兒雖香、

    沒有人買怎麼樣

    提花籃兒,空錢袋。

    怎麼回去見爹娘?」

    歌聲又甜又美又有些酸酸的不但林太平聽癡了·就連郭大路都己聽得出神。

    過了很久他才輕輕歎了口氣·哺哺道「看來春天並沒有去遠現在又回來了。」

    他忽然用力推林太平,笑道「你還不出去還怔在這裡干什

    林太平紅臉道「出去幹什麼?」

    翱大路眨了眨眼道「人家昨天送了你那麼多花今天你至少也該對人家表示點意思呀。」

    林太平還在猶豫印終於還是半推半就的·被郭大路推了出

    霧已散陽光滿地。

    個手提花籃的小站娘、正踩滿地陽光·饅饅的走過來。

    她始起頭·忽然看見林太平,滿地陽光忽然全都到了她股上。

    也許還有半在林太平臉上。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小站娘悄悄的退了回去。

    掩上門,將他們留在門外。

    春風溫柔的就像是情人的眼波。

    郭大路微笑心裡覺得愉快極了,背負起雙手·在院子裡慢掘的蹬步。

    他本來並不想找燕七去的·但指起頭來時·忽然發覺已到了燕七門外。

    如此美的春光,怎能不讓朋友來同事?

    郭大路終於伸出手輕輕的敲門。

    汲有回匝。

    敲門聲再大,還是沒有回應。

    頹七怎會睡得這麼死?

    郭大路大聲喚道「太陽已經曬在頭上了,還不起來」

    門裡靜悄悄的·點聲音也沒有。

    背後卻有了聲音·是王動的聲音。

    王動道「他不在後面院子,也不在廚房。」

    郭大路的臉色已有些變了忍不住用力去推門。

    門根本是虛掩的。

    郭大路推開門一院子春光好像都已被他推了出去。

    屋予裡沒有人。

    床上的被褥,還整整齊齊的疊在那裡,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

    非但燕七的人不在屋於裡他的一些零星東西也全都不見了。

    郭大路站在那裡手腳冰冷。

    王動的眉也皺了起來購響道「看樣子他好像是昨天晚上走的。」

    郭大路道「咽。」

    王動道「這次他為什麼把東西也帶走了呢?為什麼連句話都沒有留下來?」

    郭大路突然轉身用力抓住了王動的肩,道「昨天晚上你有沒有告訴他什麼?」

    王動道「你想我會告訴他什麼?」

    郭大路道「我跟你說的那些話。」

    王動道你以為我是那種入?」

    郭大路道「你真的什麼都沒有說」

    王動歎了口氣接道「現在我們已用不吵架了否則就憑這句話我已經可以跟你吵起來。」

    郭大路怔了半闌終於也長歎了口氣饅慢的鬆開手。

    王動勉強笑了笑,道「其實你也用不急以前他也溜出去過·過幾天就會回來的。」

    郭大路搖據頭·苦笑道「你自己剛也說過,這次不同。。

    王動道「可是他根本沒有原因耍不辭而別。」

    郭大路低下頭·道「也許…。』也許他也願我一樣,也覺得有點不對了所以「一「所
以,還是不如走廠的好。」

    王動猶豫道:「其實你們根本也並沒有什麼不對勁。」

    郭大路苦笑道「還沒有?」

    王動誼「其實他……他…。☆

    郭大路道「他怎麼樣?」

    王動凝視他過了半晌,忽又搖了搖頭·道「沒怎麼樣,沒怎麼樣……」

    他不等說完話就掉頭走了。

    郭大路道「你到哪裡去?」

    王動道「去找杯酒喝喝。」

    其實王動也並不是個能將話藏在心裡的人只不過覺得·有些話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因為他覺得·有些事郭大路也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得多了反而更煩惱。

    只可惜不知道也同樣煩惱。

    現在春天才真的去遠廠。

    春去何處從來沒有人知道

    「小小妨娘清早起床。

    提花籃兒,上市場……」

    甜美的歌聲·每天清晨都能聽得到。

    只要聽到這歌聲林太平就覺得春天已回來廠。

    但郭大路的春天卻巴去不返。

    燕七的人也和春風樣·去就無蹤影,一去就無消息。

    「他到哪裡去了?為什麼句話都不留下?」

    郭大路決心要將這原因攏出來。

    所以他也走了。

    走的時候只留下了一句話「不找到他,我絕不回來」

    富貴山莊中的笑聲少了天氣雖一天比天熱但在王動的感覺中這地方卻似天比一天冷。

    沒有郭大路的消息·沒有燕七的消息·也沒有春天的消息。

    只有那甜美的歌聲還是每天都可以聽到。

    除此之外唯一令人稍覺偷快的就是紅娘子的傷也已痊癒。

    有天她和林太平陪王動坐在屋擅卜。

    蒼彎本來碧加洗但忽然間,烏雲已連天面起。

    接夏日的雷雨就已傾盆而落。

    雨水重般從屋搪上倒掛而下,牆角的殘花也已不知被雨水沖向何處。

    王動看據上的雨忽然長歎了聲·哺哺道「春天真的已經過去廠。」

    紅娘子柔聲道「現在雖已過去了,但很快就會再來的。」

    林太平道「木錯春天無論去得多遠,都定會回來的。」

    王動道「定?」

    林太平道「定」

    同是天涯淪落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