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者死            

    紫衣女忽然大聲道「等一等。」林太平冷冷道「還等什麼?」

    紫衣女咬田唇道「你」…你難道這麼樣就想走了?」

    她好像突然變得很激動·連手腳都在發抖。

    林太平遲疑終於慢饅的轉過身·道:「你想怎麼樣?」

    紫衣文道「我「一「我…。』我想問你句話。」

    林太平道「你問吧。」

    紫衣亥握緊了雙手·道「你是不是……」

    林太平忽然打斷了她的話·道「是。」

    紫衣女跺了跺腳,道「好那末我問你你那天為什麼要逃走?」

    林太平道「我高興。」

    紫衣女的手握得更緊·連嘴唇都發白了顫聲道「我有哪點配不上你你定要讓我那樣子丟
人」

    林太平冷玲道「是我配不上你丟人的也是我,不是你。」

    紫衣文道「現在我既然已找到了你你準備怎麼辦?」

    林太平道「不怎麼辦。」

    饋衣女道「你還是不肯回去?」

    林太平道「除非你殺了我,搶我的體回去否則就休想。」

    續衣女眼睛發紅田唇都已咬出血來·恨根道「好,你放心我絕不會找人來通你回去的但
總有一天·我要叫你跪來求我總有天……」

    她語聲硬咽已完全忘記來找南宮醜的事了突又跺了跺腳凌空個翻身掠出牆外。

    願她來的人眨眼間也全都不見。

    只留下滿地香花卷紅氈。

    夜更深·燈光遠,黑暗中看不出林太平面上的表情。

    有些事,既不便問也不必問。

    過了很久,林太平才轉過頭,勉強向郭大路笑了笑道「多謝。」

    郭大路道「應該是我多謝你才對,你為什麼要謝我?」

    林太平道「因為你沒有問她是誰,也沒有問我怎麼認得她的。」

    郭大路笑了笑·道「你若想說,我不必問你若不想說我又何必網。」

    林太平歎了口氣,道「有些事·不說也罷。」

    他饅饅的轉過身走回屋裡。

    翱大路看他瘦削的背影心裡實在覺得很慚愧。

    因為他不問·只不過因為他已猜出這貧次女是誰·他知道的事遠比林太平想像中多得
多。

    有些事是他在瞞林太平不是林太平瞞他。那次他和燕七遇見林太平母親的事,直到現
在·林太平還被蒙在鼓裡。

    雖然他們是好意但郭大路心裡總還是覺得有點不舒服。

    他從來沒有在朋友面前隱瞞過任何事無論為了什麼原因都沒

    有風吹過吹起了地上的殘花。

    然後他就聽見了燕七的聲音。

    燕七輕輕道「現在你想必已細道那位策衣貓娘是誰了?」

    郭大路點點頭。

    他當然已猜出她就是林太平未過門的妻子·林太平就是為了不願要這麼樣個妻子,才逃
出來的。

    燕七歎道「直到現在我才完全明白他為什麼要逃出來。」郭大路苦笑道「像那樣的女孩
子連我都受不了,何況小林?」

    燕七道「原來你也有受不了的女孩子。」

    郭大路道「當然有。」

    燕七道「她長得不是很美嗎?」

    郭大路道「長得美又有什麼用?男人看女孩子·並不是只看她張腔的。」

    燕七眨眨眼,道「男人怎麼樣看女孩子?」

    翱大路道「要看她是不是溫柔賢慧,是不是促得體貼丈夫·否則她就算長得願天仙
樣·也不見有人喜歡。」

    燕七用眼角膘他·道「你呢?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於?」

    郭大路笑道「我喜歡的女孩子願別的男人不樣。」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若有個亥孩子真的能瞭解我關心我她就算長得醜點凶點·我還是樣全心全意
的喜歡她。」

    燕七嫡然笑·垂下頭從他身旁走過去走到牆角的花短的

    佼色彷彿忽然義變得溫柔起來。

    牆角的巧藥什得正艷燕七輕撫花瓣上的露慶過了很久才回過頭就發現郭大路好像真都在
凝視他。

    他輕輕皺廠皺眉·道「我又不是女人·有什麼好看的?你為什麼老是盯我?」

    郭大路道「我。…我覺得你今天走路的樣子好像跟平常有點不同。」

    燕七道「有什麼個同?」

    郭大路笑道「你今天走路的樣子,好像特別好看簡直比亥孩子走路還好看「

    燕七的股似又有些紅了·卻故意板起了臉,冷冷道「我看你近來好像也有點變了。」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你最近好像得了種莫名其妙的毛病·總是會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說些莫名其妙的
話真該替你找個大夫來看看才對。」

    郭大路怔了半晌目中競真的露出了種憂鬱恐懼之色竟真的好像個人知道自己染上大病的
樣於。

    燕七卻又笑了源然道「但你也用不太扭心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點毛病的。」郭大路
道「哦?」

    燕七道「你知木知道毛病員大的是誰?』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道「就是那伎五妓娘。」

    郭大路道「五姑娘是誰?」

    燕七道「五妨娘就是剛來的那女孩子她姓五叫玉玲殘。」

    郭大路道「玉玲斑?」

    燕七道「你以前難道從來沒有聽說過她?」

    郭大路道「沒有。」

    燕七四了口氣·搖頭道「看來你真是孤陋寡聞一點學問也沒有。」

    郭大路道「我也看得出她毛病實在不小但是我為什麼一定要聽說過她呢」

    燕七道「因為她九歲的時候就已經是江湖中的名人了。」

    郭大路道「九歲?你是說九歲?」

    燕七點點頭,道「她家世顯赫而且從小就是個女神童,據說還未滿兩歲的時候,就已經
開始練武,五歲時就已把招式變化最繁複的套『七七四十九式回風舞柳刨』學全了。」

    郭大路道「她說她九歲的時候已殺過人聽你這麼講她說的話好像並不假。」

    燕七道「點也不假,她九歲的時候非但真的殺過人·而且被殺的還是江湖中個很有名氣
的劍客。」

    郭大路問道「從那時以後她每個月都要殺個把人?」

    燕七道「那也不假。」

    郭大路忍不佐笑道「世上顧有這麼多人送去給她殺?」

    燕七道「不是別人送去是她自己去找別人。」郭大路道「到哪裡去找?」

    燕七道「到各處去找。只要她聽說有人做了件該殺的事就立刻會進去找那個人算帳。」

    郭大路道「難道她每次都能得手?」

    燕七道「她自己武功高低你剛力巳見過廠再加上那兩個崑崙奴和兩個蠻女也都是等的高
手甚至連那四個挑燈的嬸女,武功都不弱,所以只要她找上去就很少有人能逃避得了。」

    郭大路道「難道就沒有人管管她?」

    燕七通「她父親死得很早,毋親是江湖中員難惹的母老虎對這寶女兒向干依曰順點;
女。」

    她歎廠口氣接又道「何況她殺的人本來就該殺,所以江湖中老輩的人非但沒有責備她,
反而只有誇獎她。」

    郭大路道「所以她十三四歲的時候就已成為江湖中源頭最大武功也最高的文孩子殺的人
越多武功自然也越高。」

    郭大路道「就因為如此所以連南富丑這樣的人知道她要來找麻煩的時候都只有躲起來不
敢露面?」

    燕七道「答對了。」

    郭大路道「南富丑當然已知道她和小林的關係所以才會躲不露面?」

    燕七道「答對了。」

    郭大路道「但南富丑若不是真的很該死她也不會來找他的?」

    燕七道:「不錯她以前從來也沒有找錯過入。」

    郭大路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所以錯的並不是她是我。」

    燕七道你也沒有錯。」

    他柔聲接道「有思必報諾干金本來是男子漢大丈夫的本色你這麼樣做絕沒有人會怪
你。」

    郭大路道「只有一個人會。」燕七道「誰?」

    郭大路道「我自己。」

    天已快亮了。

    翱大路身上還被那件袍子,個人坐在那裡,看乳白色的晨霧饅饅的從院子裡升起聽曉風
自遠方傳來的雞蹄。

    然後他就聽到開門的聲音。

    他沒有回頭腦上也沒有什麼表情。

    一陣根輕很慢的腳步走到他身質停屍。

    他還是沒有回頭只談淡的問了句「你睡得還好麼?」

    黑衣人就站在他身後·凝視他的脖子·道「卜年來我從未睡得如此安適過。」

    郭大路道「為什麼?」

    黑衣人道「因為從來沒有像你這樣的人替我在門外看守過。」

    郭大路笑了笑,道「沒有人為你看門你就陋不?」

    黑衣人道「有人替我看門我也一樣睡不。」

    郭大路道「為什麼?」

    黑衣人道「因為我從不相信任何人。」

    翱大路道「但你卻好像很信任我。。

    黑衣人忽然笑了笑,道「看來·你好像也狠信任我。」

    郭大路道「怎見得?」

    黑衣人緩緩道「因為除了你之外·從沒有別的人敢讓我站在他背後。」

    郭大路道「哦?」

    黑衣人道「我並不個君子·我常常在背後殺人的。」

    郭大路饅餾的點了點頭,道「背後殺人的確方便得多。」

    黑衣人道「尤其是在這點頭的時候?」

    郭大路道「在點頭的時候?」

    黑衣人道「每個人後頸上,都有一處最好下刀的地方你只有找到這地方才能刀砍下他的
腦袋來這道理有經驗的劊於手都明白。」

    郭大路又饅慢的點廠點頭,道「的確有道理狠有道理。」

    黑衣人又沉默了很久·才緩緩地道『「你─直沒有睡?」

    郭大路道「我若睡了你還能陋麼?」

    黑衣人又笑了。

    他的笑聲尖銳而短促就好像刀鋒在蘑擦。

    他忽然走到郭大路前面來了。

    郭大路道「你為付麼讓我站在你背後?」黑衣人道「因為我不願被你誘惑。」

    郭大路道「誘惑?」黑衣人道「我若瞄在你背後看到你再點頭時,手會癢的。」

    郭大路道「你手癢的時候就要殺人?」

    黑衣人道「只有次是例外。」

    郭大路道「哪次?」

    黑衣人道「剛那一次。」

    這句話說完他忽然頭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郭大路看他直到他走到門口忽然道「等一
等。」

    黑農人道;「你還什麼話要說?演說的似已全都說完了。」

    郭大路通「我只有句話要問你。」

    黑衣人道「問。」

    郭大路慢饅的油起來,字字道「你是不是南富丑?」

    黑衣人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但郭大路卻可以看得出他肩內硼肉似已突然強硬。

    風也似乎突然停了院子裡突然變得死寂無聲。

    過了很久,郭大路才緩緩道「你若不願說話,點點頭也行但你可以放心我從來沒有砍人
腦袋的經驗,也絕不會在背後殺人。」

    還是沒有風·沒有聲音。

    又過了很久黑衣人才緩緩道「十年來你是第七個問我這句話的人。」

    郭大路道「前面那六個人是不是全都死了?」

    黑衣人道「禾錯。」

    郭大路道「他打就是因為問了這句話才死的」

    黑衣人道「無論誰要問這句話,都得付出代價,所以彌員好還是先考慮考慮再問。」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我也狠想考慮考慮只可惜現在我已經問過廠。?

    黑衣人粹然回身目光刀般瞪他厲聲道「我若是南宮丑又如何?」

    郭大路淡淡地道「昨大晚卜我巳答應過你只要你走進這扇門就是我的客人,絕沒有人會
傷害你也沒有人會趕你出去。」

    黑衣人道觀在呢?」

    郭大路道「現在這句話還是同樣有效我只術過想留你多位些時候而已「

    黑衣人道「住到什麼時候?」

    郭大路又是淡淡道:「往到你想通自己以前所做的事都不對。任到你自己覺得慚愧、仟
悔的時候你就可以走廠。」

    黑農人的瞪孔似在收縮厲聲道「我若不肯又如侗?」

    郭大路笑礦笑道「那也很簡單。」

    他饅慢的走過去微笑道「我脖子後面是不是也有處比較容易卜刀的地方。」

    黑衣人道「每個人都有。」

    郭大路道「你若能找出來刀砍廠我的腦袋也可以走了。」

    黑衣人冷笑道「我已用不再找。」

    郭大路道「你剛刁就巴找廠出來?」

    黑衣人道「剛我未曾薩手,是為了報答你昨夜之情但現在

    他身子突然向後路人巴箭般審了出去。

    郭大路竟也跟審了過去。

    黑衣人竟也跟竄了過去。

    黑衣人凌中翻劍已出圈七尺長劍如激秋水。

    突然間,「嗆」的聲。

    這柄秋水般的長劍上·競義多廠個劍橫。

    劍鞘是從郭大路的長袍下拿出來的。

    黑衣人身子往後竄,他也因竄出·黑衣人的長劍出圈他就拿出了袍子下的劍瞪,往前面
套,套佐了黑衣人的刨。

    劍長七尺劍蹭卻只有三尺七寸。

    但黑衣人的劍既已被套佐就再也無法施展。

    他身子還是在往後退因為他已沒法子不退郭大路雙手握住劍鞘用力往前送他長刨若不撒
手就只有被直推得往後退。

    他長刨若是撤手,那麼就勢必要被自己的劍柄打在胸膛上。

    他身子本就是往後退的現在想改變用力的方向·再往前推已不可能·所以現在根本已身
不由主。

    郭大路往前推☆尺他就得槍盾退尺。

    只聽「砰」的聲他身子已被推撞在牆上。

    郭大路還是用雙腕握住劍期將他的人緊緊地顧在牆上。

    這時他退無可能,妖劍更不能撒手只要撒手,劍柄就會重重的打上他的胸膛。

    這情況之妙,若非親眼看到的人只伯誰也想像不出。

    郭大路笑道;「這一你大概沒有想至過吧」

    黑夜人咬牙,道「這算是什麼功夫?」郭大路笑道「這根本就不能夠算是什麼功夫,因
為這種功夫·除廠對付彌之外對付別的人根本就沒有用。」

    他好像還生伯這黑農人不懂所以又解釋道「因為世上賒廠你之外絕沒有別的人會用這種
法子拔劍的。」

    黑衣人冷冷道「你特地想出了這麼一來對付我的?」郭大路道「答對。」

    黑衣人又道「你其實早巳存心要將我購在這裡的了?」

    郭大路笑道「其實留在這裡也沒什麼個好至少每天都可以安心睡覺。」

    黑衣人道「哼」

    郭大路道「只要你肯答應我留下來我立刻就放手。」

    黑衣人道「哼」

    郭大路道「哼」是什麼意思?」

    黑衣人冷笑道「現在我雖然無法殺你但你也拿我無可奈何·只要你鬆手我還是可以立刻
冒你於死地。」

    郭大路道「那倒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黑農人道「所以你休想以此要脅我·我就算肯答應,也得等你先放開手再說。」

    郭大路看了他半購忽又笑了笑·道「好我不妨再情任你次只要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還沒有放手竟然看到一樣東西從黑衣人的胸膛鑽了出來。

    一段劍尖

    刨尖上還在滴血。

    黑衣人看這段劍尖淚中的表情就和鬼公於臨死前完全一樣。郭入路也看得怔住了。

    只聽黑衣人喉裡「格格」作響彷彿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

    郭大路突然大喝聲凌空掠起掠出牆外。

    這柄劍果然是從牆外刺進來的,穿過了黑衣人的胸膛,劍柄還留在牆外。

    但只有劍柄沒有人。

    風又吹起、山坡上野草如波浪般起伏·但卻看不見半條入影。

    劍柄上繫塊白綢子也在隨風捲舞。

    翱大路想去拔劍卻又發現自因上還寫七個因潰淋漓的宇

    「冒名者死

    南富丑。」

    劍尖上血漬已千黑衣人卻彷彿還在垂首疑視這段劍尖又彷彿還在沉思。

    那神情也正和鬼公予死時完全一樣。

    燕七、王動、林太平都遠遠的站在走廊上看他體。

    他來得奇突死得更奇突。!

    但員奇突的還是,原來連他也不是南宮丑。

    郭大路站在他身旁看他胸上的刨尖,似乎也在沉思。

    燕七悄悄走過去道「你在想什麼?」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我在想他既不是南宮丑,為什麼要替南官丑背這曰黑田?」

    燕七道「什麼黑鍋?」

    郭大路道:「他若不是南宮丑·玉玲斑就不會殺他,他根本就不

    燕七道「你是不是為他難受」

    郭大路道「有點。」

    燕七道「但我卻只替南宮丑難受。」

    郭大路道「為什麼?」

    頹七道「他冒了南宮醜的名在外面也不知殺了多少人做了多少壞事,南富丑也許連影子
都不知道所以你本該說,是南富丑替他在背黑鍋,不是他替南宮丑背黑鍋」

    郭大路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卻還是歎息道「但無論如何·他總是我的客人總是死在我
們院子裡的。」

    燕七道「所以你還是在為他難受?」

    郭大路道「還是有點。」

    燕七道『「體剛若真的鬆了手,不知道他現在會不會替你難受?」

    郭大路道我若鬆開了手他難道就會乘祝殺我?」

    燕七道「你以為他不會?」

    郭大路歎道「無論你怎麼說·我還是覺得·人總是人總有些人性的,你雖然看不見,摸
不但卻也絕不能夠不相信它的存在否則你做人還有什麼意思?」

    燕七凝視他忽也歎息丁聲柔聲道「其實我又何嘗不希望你的看法比我正確?…·。」

    郭大路始起頭通視雲天深處沉緘了很久忽又道「現在我也在希望件事。」

    燕七道『「你希望什麼?」

    郭大路道「我只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真的南富丑看他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入─一、」

    他眼睛裡發光,綴緩接道「我想,他一定比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人都神秘得多,可伯得
多。」

    但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南宮丑這麼樣的一個人存在呢?

    誰也不知道·誰也沒有見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