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公於            

    假如你佐在個很荒僻的地方。

    假如有個人在半夜三更裡來敲你的門但客氣的對你說「我又累又渴又錯過了宿頭想在你
們這裡借宿宵,討點水喝。」

    那麼只要你是個人你就定會說「請進。」

    郭大路是個人。

    他平時就是個很豪爽、很好客的人喝了酒之後就比平時更豪爽·更好客十倍。

    現在他喝了酒,而且喝得真不少。

    金大帥剛走了投多久,他就聽到敲門就搶出去開門。

    敲門的人就客氣的對他說「我又累又渴又錯過了宿頭』想在這裡借宿宵,討點水喝。」

    郭大路本來當然應該說「請進。」可是這兩個宇他竟偏偏說不出口來。

    看見了這個人他喉嚨就好像忽然被塞住了簡直連個字都說不出。

    來敲門的是個黑衣人。

    這人滿身黑衣·黑褲子、黑靴子,臉上也蒙塊黑巾只露出雙烏黑有光的眼睛身後還背柄
烏躇的長劍。

    柄五尺多長的劍。

    門口沒有燈。

    這人摔簡的站在那裡簡直就好像是黑暗的化身。

    看見這個人·郭大路的酒意就好像已經清田了三分。

    再看到這人的劍,他酒意就清醒了三分。

    他幾乎忍不住要失聲叫了出來

    「南宮丑」

    其實南宮丑究竟是什麼樣子,他並沒有真的看見過。

    他看見的是梅汝男。

    雖然他的裝柬打扮甚至連身上佩的劍都和梅汝男那次和棍子他們在麥老廣的燒臘店裡出
現時,完全一樣。

    但郭大路卻知道他絕不是誨獨男。

    那倒並不是因為他比梅汝男更高一點更痘點究竟是為什麼呢?連郭大路自己也不太清
楚。

    梅汝男穿上黑衣服的時候傷佛也帶種凌厲逼人的殺氣。

    這人卻沒有。

    他既沒有殺氣也沒有人氣,簡直連什麼氣都沒有,你就算田他腳·他好像也不會有點反
應。

    但郭大路卻可以保證,無論誰都絕不敢去沾他根手指。

    他睜子很黑、很亮,和普通練武的人好像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克刻就會覺得全身不舒服。

    他正在看郭大路。

    郭大路只覺得全身不舒服·就好像喝醉酒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樣手心裡流冷汗頭疼得恨
不得拿把刀來將腦袋砍掉。

    躁衣人看他顯然還在等他的答覆。

    郭大路卻似已忘廠答覆。

    黑衣入什麼話都沒有再說,忽然轉過身,慢慢的走了。

    他走路的樣子也很正常,只不過定得特別饅而已每走一步,都要先往前面看一眼才落
腳·就好像生伯腳踩空·跌進個很深的水溝裡又好像生伯踩死了地上的螞蟻。

    像他這樣子走路·走到明天下午·怕也走不到山下去。

    郭大路忽然忍不住道:「等等。」

    黑衣人頭也不回道「不必等了。」

    郭大路道「為什麼?」

    黑衣人道「這裡既不便我也不勉強。」

    這幾句話說完他才走出了兩步。

    郭大路大笑道「誰說這裡不便?附近八百里內,絕沒有比這裡更歡迎客人的地方了,你
快請進來吧。」

    黑衣人還在猶豫過了很久才慢慢的轉過頭。

    郭大路又等了很久他才走回門口道「閣下真請我進去?」

    他說話也慢吞吞的但用的字卻很少別人要用十個宇才能說完的話他最多只用六七個字。

    郭大路誼「真的請進。」

    黑衣人道「不後悔?」

    郭大路笑道「為什麼耍後悔?閣下莫說只借宿宵就算任上二五個月我訂也是樣歡迎
的。」

    他的豪氣又發作了。

    黑衣人道「謝。」

    他終於傻慢的走進院子·眼睛只看前面的路別的什麼地方都不看。

    燕七和上動都在窗戶裡看他兩人的神色也顯得很驚訝。

    黑農人走到長廊上就停下。

    郭大路笑道「先請進來喝杯酒吧。」

    黑衣人道「不。」

    郭大路道「你從來不喝酒?」

    黑衣人道「有時矚。」

    郭大路道「什麼時候才賜?」

    黑衣人道「殺過人後。」

    郭大路怔了怔賄購道「這麼樣說來你還是石要喝酒的好。」

    後來他日己想想又覺得很好笑。

    郭先中居然叫人不要喝酒,這倒真是平生第遭。

    黑衣人就地布廊上·不動了。

    郭大路道「後面有客房你既然不喝酒就請過去吧。」

    黑衣人道「不必。」

    郭大路又證了怔·道「不必?不必幹什麼?」

    黑衣人道「不必去客房。」郭大路遁「你難道就睡在這裡?」黑衣人道「是。」

    他似已懶得再跟郭大路說話饅慢的閉起了眼睛,倚在廊前的柱子上。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既然要睡在這裡,為什麼不躺下?」

    黑衣人道「不必。」郭大路道「不必躺下?」

    黑衣人道「是。」

    郭大路說不出話了·臉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匹會說話的馬樣。

    「馬不會說話。」

    「但只有馬才站睡覺。」

    「他是匹馬?」

    「不是。」

    「你看是什麼人?」

    「南富丑」

    燕七點點頭這次總算同意廠郭大路的話。

    黑衣人倚在廊卜按於亡竟似真的睡了他這人本身就像是根柱於直、冷、硬沒有反應沒有
感情。

    郭大路歎廠口氣,道「這人若不是南宮丑天下就絕不可能再有別的人是南窩丑廠。」

    王動忽然道「無論他是馬也好是南宮衛也好都跟我們點關係都沒有。」

    郭大路道「有。」

    王動道「有什麼關係?」

    郭大路道「像瘸宮丑這種人,若沒有日的怎麼會到這裡來?」

    王動道,「他為什麼不能來」郭大路道「他為什麼要來?」

    王動道「無論那種人,晚上都要找個地方睡覺的。」

    郭大路道「你真認為他是來睡覺的?」

    王動道「他正在睡覺。」

    郭大路道「像這樣子睡覺·什麼地方不能睡為什麼偏偏要到這裡來睡?」

    王動道「無論他為的是什麼他現在總是皮睡覺所以……」

    郭大路道「所以怎麼樣?」

    王動道「所以我們大家都應該去匝覺。」

    這就是他的結論。

    所以他就去睡覺了。

    王動說要去睡覺的時候·你無論想叫他去做任何別的事都不行。

    但郭大路卻還站在窗口看。

    燕七道「你為什麼還不去睡?」

    郭大路道「我錫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了能睡多久?」

    燕七咬境層說道「但這是我的房間我要睡了。」

    郭大路道「你睡你的,我又不會吵你。」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行?」

    燕七道「有別人在我屋裡我睡不。」

    郭大路笑了道「你以後若娶了老婆·難道還要她到別的屋裡去睡覺?」

    燕七的臉彷彿又有些紅了瞪眼道「你怎麼知道我定要娶老婆伊

    郭大路道「因為世上只有兩種人不娶者婆。」

    燕七道「田兩種人?」

    郭大路笑道「一種和尚種是半男不亥的人·你總不是這兩種人吧。」

    燕七有些生氣了道「就算我要娶老婆,也不會娶個像你這樣的臭男人吧。」

    他中來有些生氣的但說完了這句話,股卻反而更紅了。

    郭大路忽然把將他披了過來·悄聲道「你看那邊牆上是什

    燕七剛準備甩脫他的時候已看到對面牆頭上伸出一個腦袋來。

    夜色很暗。

    他也沒有看清這人的股長得什麼樣子只看見雙煙炯有光的瞪睛四面看了看。

    幸好這屋裡並沒有燃燈所以這人也沒有看見他們四面看了幾眼忽然又縮了回去。

    郭大路輕輕的冷笑道「你看我猜的不錯這人非但不懷好意而且來的還不止他一個。」

    燕七道「你認為他是先到這裡來臥底的?」

    郭大路道「定是。」

    那黑衣人雖然還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但燕七卻也不禁看得

    沒有動作往往也是種很可怕的動作。

    燕七就算真的想睡覺·現在也早巳忘得干乾淨淨。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聽郭大路聞聞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什麼事奇怪?」

    郭大路道:「你身上為什麼一點也不臭?」

    燕七這才發覺他站得離郭大路很近幾乎已靠在郭大路懷裡。

    幸好屋裡沒有燈也看不出他臉上是什麼顴色·什麼表情。

    他立刻退出了兩步·咬田唇·道:「我能不能不臭?」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我從來沒看過你洗澡·也沒看過你換衣服,你本來應該臭得要命才對
的。」

    燕七道「放屁。」

    郭大路笑道「放屁就更臭了。」

    藏七狠狠的瞪他好像狠想給他一個耳利於,幸好就在這時牆外忽然有個人輕煙般掠了進
來。

    他當然不會真的象煙一樣但卻真輕,掠三丈後落在地上居然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他身子不但輕·而且特別痙小簡直戰小孩子的身材差不多。

    可是他臉上卻已有了很長的鬍子,幾乎已和亂松極的頭髮連在一起遮佐了大半個臉只能
看到雙狐狸般狡猾的限睛。

    他眼睛四下轉,就盯在倚柱子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還是沒有動也沒有睜開眼睛。

    這人忽然招手牆外立刻就又掠人了三個人來。

    這三個人的身材當然高大些但輕功卻都不弱·三個人都是輕裝身夜行靠手上都拿兵器。

    個人用的是判官筆·個人用的是弧形劍·個人用的是鏈予槍,那枯瘦的老人也亮出了一
對雙環。

    四種都是很犀利·也狠難練的外門兵器。

    能用這種兵器的人武功絕不會差。

    但黑衣人還是不動的站·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四個人的神情都很緊張,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他身上·步步向逼了過去,顯然隨時都可
能使出殺手,一下子就要他的命。

    郭大路看了燕七眼·意思像是說「原來他們並不是同路的。」

    燕七點點頭。

    兩個人都按兵不動心頭都有同樣的打算,要看看這四個人用外門兵器的夜行盜怎麼樣來
對討這神秘的黑衣人。

    誰知就在這時大門忽然開了。

    郭大路本來明明記得已將大門接上了現在不知怎的竟義無聲無恩的開了。

    個穿碧綠長衫的人手裡搖折扇施施然走了進來。

    他穿得很華麗·神情很蒲灑看來就像是個走馬章台的花花公

    郭大路看清他的臉時卻不禁嚇了跳。

    那簡直就不像是張人的臉就連西藏喇嘛廟裡的魔鬼面具都沒有這張臉可陽。

    因為這確是張活生生的臉而且臉上還有表情。

    種令人看了之後睡了都會在半夜裡驚醒的表情。

    郭大路若非親眼看到簡直不相信這麼樣個人身上會長這麼張股。

    那四個用外門兵器的人,居然還沒有發覺又有個人進來了。

    這綠衫人的腳步輕得就好像根本沒有沾他似的飄飄然走到那用判官筆的人背後用手裡的
折扇輕輕拍這人的肩。

    這人立刻就像只中礦箭的兔子般跳了起來凌空個翻身落在那描瘦老人的旁邊。

    他們這才看見廠這綠衫人臉上立刻充滿廠驚駭之意。

    郭大路又和燕七交換了個眼色「原來這些人也不是─路來的。」

    這些人就像是正在演出無聲的啞劇·恫卻實在很神秘、很刺激。

    綠衫人手裡還在輕搖折扇·顯得從容得很。

    那四個用外兵器的人卻更紫張,手裡的兵器握得更緊。

    綠衫人忽然用手裡的折扇指了指他們·又向門外指了指。

    這意思顯然是叫出去。

    四個用外門兵器的人對望了眼那老人咬了咬牙搖了搖頭用手裡的鋼環指了指這棟屋子又
向他們自己指了指。

    他的意思顯然是說「這地盤是我們的·我們不出去。」

    綠杉人忽然笑了。

    無論誰都不可能看到這樣子的笑。

    無論淮看到這樣子的笑都一定會為之毛骨棘然。

    四個用外門兵器的人腳步移動已站在起額上冒光顯見已是滿頭冷汗。

    綠衫人折扇又向他們手裡的兵器指了指好像是在說「你們一起卜來吧」

    四個人對望了販,像是已準備出手·但就在這時·綠衫人忽然間己到了他們面前。

    他手裡的折扇輕輕在那用鏈子槍的人頭上一敲。

    敲得好像井水重。

    仍這人立刻就像是灘泥般軟軟的倒廠下去個大好的頭顱競口被敲得裂開飛濺出的血漿在
儉包中看來就彷彿是片落花。

    他倒卜左的時候弧形劍已劃向綠衫人的胸膛。

    劍走輕靈滑、狠而且快。

    但綠衫人更快。他伸手,就聽到「嚎」聲接又是「隙」聲。

    弧形劍「叮」的掉在地上這人的兩隻手已開腕折斷只剩下層皮連在腕了卜。

    他本來還是站的恫看丁看自己這雙手,突然就暈廠過士。

    這喬過足瞬間的事。

    另外兩個巴嚇得面無人色,兩條腿不停的在彈琵琶。

    那老人總算沉得住氣忽然向綠衫人彎了彎腰·用鋼環向門外指了指。

    游都看得出他巴認輸廠已準備要走。

    綠衫人又笑了笑點廠點頭。

    這兩人立刻將地上的兩個』體始起來大步奔了出去。

    他們剛走出門綠衫人身形閃,忽然閻也已到了門外。

    門外發生了什麼事·郭大路並沒有看見只聽到兩聲慘呼。

    接,幾樣東西從門外廠進來跌在地原來正是對判官筆對鋼環。

    但判官筆已斷成四截鋼環也已彎曲根本已不像是個鋼環。

    郭大路倒抽廠口涼氣看燕七。

    燕七眼睛裡似也有些驚恐之色。

    這綠衫人的武功不但高,而且高得邪氣。

    最可怕的是·他殺起人來,簡直就好像別人在切萊似的。

    無論誰看到他殺人的樣子,想不流冷汗都不行。

    但那黑衣入還是汲看見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動沒有睜開眼來。

    院子裡發生了這麼多事就在他晰前死了這些人,他還是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就算天下的入都在他面前死光了·他好像也不會有點反應。

    這時那綠杉人又施施然從門外走了進來·手裡輕搖折扇顯得又筋灑、又悠困。

    著有誰能看得出他剛口氣殺了四個人,那才是怪事。

    他有意無意向翱大路他們那窗口隱了眼,但還是筆直走到了黑衣的面前。

    走廊前有幾綴石階。

    他走到第二級石階就站佐看黑衣人。

    郭大路忽然發現這黑衣人不知在什麼時候也張開眼睛來了也正在看他。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你那樣子看來本該狠滑稽的。

    但郭大路卻連點滑稽的感覺都沒有,只覺得手心裡有點發冷。

    連他手心都已沁出了冷汗。

    又過了很久,綠衫人忽然道「剛『惡鳥』康同已帶他的兄弟來過了。」

    這是他第一次開口,原來他不但風度田圈,說話的聲音也很好聽。

    只要不看他的臉,只聽他說話,只看他的風姿,真是伎濁世佳

    黑衣人「哼。」

    綠衫人道「我生伯他們打擾了依的清夢已打發了他們。」

    黑衣人道「哼。」

    綠衫人道「你莫非也已知道他們要來,所以先在這裡等他們?」

    黑衣人道「他們不配。」

    綠衫人道「不錯這些人的確不配你出手那末你是在等誰呢?」

    黑衣人道明公子。」

    綠衫人笑道承蒙你看得起·真是榮幸之至。」

    原來他叫做鬼公子。

    郭大路覺得這名字真是再恰當也沒有了。

    但這黑衣人是誰呢?

    「是不是南宮丑?他為什麼要在這裡等這鬼公於?

    鬼公子又道「你在這裡既然等我的,莫非已知道我的來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於道「我們以前也見過面·彼此直都很客氣。」

    黑衣人道「你客氣。」

    鬼公子笑道「不錯,我對你當然很客氣,但你卻也曾找過我的麻煩。」

    黑衣人道「哼。」

    鬼公於道「哼。」

    鬼公於道「這次我希望大家還是客客氣氣的見面容客氣氣的分手。」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我只要問這裡的主人幾句話,立刻就走。」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道:「只問兩句。」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居然還是客客氣氣的微笑道「為什麼不行·難道你和這裡的主人是朋友?」

    黑衣人道「不是。」

    鬼公於笑道「當然不是,你和我一樣·從來都沒有朋友的。」

    黑衣人道「哼。」

    鬼公於道「既然不是朋友·你為什麼要管這閒事呢?」

    黑衣人道「我已管了。」

    鬼公予目光閃動,道「莫非你也在跟我打樣的主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於道「償命符的錢是不是在這裡不定·我商又何必為此傷了和氣?」

    黑衣人道「滾」

    鬼公於笑道「我不會滾。」

    黑衣人道「不滾就死」

    鬼公於道「誰死難活也還不一定·你又何必要出手?」

    他看來居然還是點火氣都沒有,一直都好像是忍氣吞聲·委曲求全。

    無論誰來看都絕對看不出他出手的樣子。

    但在那邊窗門看的郭大路和燕七·卻突然同時道「看,這人要出手了」

    說到第三個字時鬼公子果然巴出手。

    也就在同剎那問黑衣人的雙手指握住廠肩後的劍柄。

    他兩隻手全都舉起整個人前面都變成了空門,就好像個完中不設防的城市等散軍長驅直
入。

    鬼公子的折扇本來是以判官筆的招式點他前胸墓機人的這時折扇突然泅開·扇沿隨灑之
勢自他的小腹刺向咽喉。

    這的變化看來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精妙之處,其實就在這折扇撤之間出手的方向招式的
路數就好像他手裡突然問巴換了種兵器。

    這突然巴由點變成了劃攻勢也突然由點變成廠面。

    貝變化之精妙奇突實在能令他的對手無法想像。

    黑衣人背後倚柱了站的地方本來是個退無可退的死地。

    再加上他雙手高舉空門全露只要是個稍微懂得點武功的人對敵時都絕不會選擇這種地方
再術會選擇這種的姿勢。

    他的劍長達六尺·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法子拔山來。

    別人根本就沒法了拔比米。

    黑衣人有。

    個人若選擇丁個這麼壞的地勢這麼壞的姿勢來和人交手他若水是笨蛋就定柯他自己獨特
的法十。

    鬼公於『扇劃出,黑農人身子突然轉·變成面對楔子好像要和這柱予擁抱樣。

    他雖然堪堪將這一避升了目卻背部完傘賣給廠對方。

    這法子更是笨不可雲。

    連鬼公子都不禁怔廠怔。他乎生和人交手至少也有的三百次其中當然有各式各樣的人有
的很高明也有的很差勁。

    但像這樣笨的人他倒還真是平生第次見到。

    誰知就在這時·黑衣人的手突然用力向柱子上報兩條腿也同時向柱子上頂·腹部向後收
縮臀部向後突起。

    他的人也箭一般向後竄了出去·整個人像是突然自中間折成了兩截·手和腿都疊到起。

    也就在這時劍光閃。

    一柄六尺長的寒機劍已出鞘。

    這種拔刨的法子不但奇特己極,而且詭秘已極。

    鬼公子想轉身追擊時,就發現這柄寒機劍的劍尖正在指他。

    黑衣人的整個身子都在長刨的後面已連點空門都沒有了。

    最笨的法子突然已變成了最絕的法子。

    鬼公幹突然發現自己巳連一點進擊的機會都沒有。

    他只有退身形閃退到授予後。

    柱於是圓的黑衣人的劍太長也絕對無法圍柱予向他進擊。

    他只要貼桂子轉·黑衣人的劍就不可能刺到他。

    他就可以等到第☆次進逝的機會。

    這正是敗中求勝、死中求活的法子,這法子實在不錯。

    鬼公於貼決柱子上只等黑衣人從前面繞過來。黑衣人還在格子的另邊連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他也在等機會?

    鬼公子鬆了口氣他不怕等不怕耗時間反正他已先立於不敗之地。

    黑衣人要來攻就得從前面繞大圈子他卻只要貼梭子轉小圈·兩個人體力的消耗,相差最
少有三四倍。

    那麼用不多久,黑衣人體力就會耗盡他的機會就來了。

    這筆帳他算得很清楚,所以他很放心。

    他好像聽到杜於後面有「罵」的響就像是啄木鳥在啄樹的

    他並沒有留意。

    但就在迫一剎那他突又覺得背脊上一涼。

    等他發覺不妙時已感覺到有樣冰冷的東西刺人了他的背脊。

    接,他就看到這樣東西從他前胸穿了出來。

    截閃烏光的劍尖。

    鮮血正滴滴從刨尖上滴下來。

    你若突然看到戴劍尖從你的胸膛腹穿出來你會有什麼感覺呢?

    這種感覺怕很少有人能體會得到,

    鬼公子看這段劍尖臉上的表情顯得很驚訝·好像突然看到了樣狠奇怪,很有趣的事。

    他呆呆的看了兩瞪·張勝突然因恐懼而扭曲變形,張大了瞪像是想放聲大喊。

    可是他的減聲還沒有發出來,整個人就突然冰涼田硬。

    完全田硬。

    遠遠看過來好像他還在凝視自已胸前的刨尖沉思。

    鮮血還在不停的自刨尖滴落。

    滴得很侵越來越饅……

    他的人還是保持同樣的姿勢種說不出有多麼詭秘可怖的姿勢。

    燕七已轉過頭不忍再看。

    郭大路的眼睛雖然張得很大其實也並沒有真的看見什麼。剛才那─幕·已經把他看得呆
住了。

    他清清楚楚的看見·黑衣人鼓氣作勢突然一劍刺人了柱子。

    他也清清楚楚的看見,劍尖投入按於,突然又從鬼公子的前胸穿出。

    他實在很難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件事是真的。

    你聽來也許會立刻相信但若親眼看到反而很難相信。

    這是柄什麼劍這是什麼劍法?

    郭大路歎了口氣等他眼睛再能看到東西時就發現黑衣人不知何時已將刨拔了出來。

    但鬼公子的人卻還留在劍尖上。

    黑衣人正用劍尖挑鬼公於的體饅饅的走了出去。

    個看不見面目的黑衣人·肩上扛柄六尺長的劍。

    劍鋒發烏光刨尖上姚個僵硬扔曲的綠衣人……

    夜色淒清,庭院寂靜。

    假如這縱然只不過是閹圖畫看見這幅畫圖的人·也一定會毛骨驚然的。

    何況這並不是圖畫。

    郭大路忽然覺得很冷突然想找件衣服披起來。

    他只希望今天晚上發生的這件事只不過是場田夢而已。

    現在夢已醒了。

    黑衣人已走了出去院子裡已沒有人。

    還是同樣的院子,同樣的夜色他哺哺道「現在到這裡來的人·若能想像到剛這裡發生過
什麼事情我就佩服他。」

    王動忽然道「剛這裡發生過什麼事?」

    郭大路道「你不知道。」

    王動通「不知道。」

    郭大路道「剛這裡難道什麼都沒有?」

    王動道「沒有。」

    郭大路笑了·道「不錯·已經過去了的事根本就阻從未發生過汲什麼兩樣。」王動道
「答對了。」

    郭大路道「所以你最好莫要多想想多丁反而煩惱。」

    王動道「又答對了。」燕七忽然道「這次不對。」

    王動道「哦」

    藏七道「因為這件事無論休想不想·都樣會有煩惱。」

    郭大路道「什麼煩惱?」

    燕七歎了口氣道「現在我還看不出·也想不出所以我才知道那定是很大的煩惱。」

    他們忽然同時閉上了嘴。

    因為這時那黑衣人又慢慢的走了進來·穿過院子·走上石階,站在楔子前。

    他背後的長劍已入箱。

    郭大路忍不住道「我去問問他。」他不等別人開口已跳出窗子·衝了過去。

    黑衣人俺柱於閉眼睛似又睡。

    翱大路故意大聲咳嗽,咳得自已的嗓子真的已有些發癢了。

    黑衣人這才張開眼,冷冷的看他冷冷道「看來你應該趕快去找個大夫才對。」

    郭大路勉強笑了笑道「我用不找大夫,我自己也有專治咳贖的藥。」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我無論有什麼大大小小的毛病,一喝酒就好。」

    黑衣人道「哦。。郭大路道「現在你是不是也想喝兩杯了。」

    黑衣人道「不想。」

    郭大路道「為什麼?你剛不是已經……已經殺過人了嗎?」

    黑衣人道「港說我殺過人?」

    郭大路怔廠怔道「你沒有?」

    黑農人道「沒有。」

    郭人路道「剛你殺的那……」黑衣人道「那不是人嚴郭大路汾然道「那不是人?要什麼
樣的人才能算是人?」烈女人道「這世的人很少。」郭大路又笑·道「我呢?能不能算是
人?」

    黑衣人道「你要我殺你?」

    郭人路日光閃動返「你若小殺我怎麼能得到催命符的賊贓烈衣人道世裡沒有賊贓這裡什
麼都沒有。」

    郭大路道「你知道?」熙女人道「咽。」

    郭大路道「那末你為什麼來的?」

    黑農人道「錯過宿頭來借宿一宵。」郭大路道「可是剛』你卻為這件事殺「那個不是人
的人?」

    黑衣人道「不是為這件事。」

    郭人路道「你是為廠我們殺他的?」黑衣人道「小是。」翱大路「你為了什麼?」黑衣
人冷冷道「我要睡了我睡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

    他果然又慢饅的閉起眼睛冉也不說個宇。

    郭大路看他看他肩後的劍竟然覺得自己很走運。

    第飛犬早黑衣人果然不見了。

    他什麼也沒有帶走什麼也沒有留下只留卜了接了上的個洞。

    郭大路看柱子卜的這個洞,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

    燕七搖搖頭。

    郭大路道「我想我實在很走運。」

    燕七道「走運?為什麼?」

    翱大路道「因為我卜次遇見的那黑衣人,不是這個。」

    燕七沉吟道「但這次你還是遇見廠他。」

    郭大路道「這次我也沒有倒毒,他對我們非但連點惡意都汲行而且還好像是特地來幫我
訂的忙的。」燕七道「他是你的朋友?」

    郭大路道「不是。」

    燕七道「是你兒子?」郭大路笑道「我若有這麼樣個兒子中發瘋也差不多了。」

    燕七道「你以為他真的無意中到這裡來的幫了我們個忙之用就小聲不響的走了非但不要
我打道謝連我們的酒都不肯喝杯。」

    他搖頭冷笑道「你以為天下真有這麼樣的好人好事?」

    郭大路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他定還另有目的?」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燕七道「本細道。」

    郭大路道「就因為你不知道,所以才認為他定會為我們帶來很多麻煩的是不是?」蔽七
道,「是。」郭大路道「你想這麻煩什麼時候會來呢?」

    燕七目光凝視遠方緩緩道「就因為你不知通那是什麼麻煩否則就也用本擔心了。」

    神秘的南宮丑

    世上並沒有真正「絕對」的事。

    同樣的件事你若由不同的角度去看就往往會有不同的結

    若有個迷路在荒山中的旅入夜半來敲問求宿體只要還有點同情心就「絕對」應該收容他
的。

    來的若是個蒙面的黑衣人,你是不是收容他就不一定了。

    就算收容他,也「絕對」應該有戒心的多多少少總會提防

    但來的這黑衣人若是昨天晚七剛為你出過力幫過你忙的·那情況是不是又完全不同了
呢?

    情況不同做法當然也就會改變。

    只有原則才是不變的。

    有些人無論做什麼事·無論怎麼去做都有定的原則。

    郭大路他們的原則是什麼呢?

    他們很容易就會忘記別人的仇恨·卻很難忘記別人的恩情。

    你只要對他們有過好處,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他們都一定會想法子報答你。

    只要是他們答應過的話,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定會想法子做到的。

    就算打破頭也要去做到。

    他們絕不會找藉口來推逐自己的責任·更不會厚臉皮賴帳。

    無論遇什麼樣的事,他們都絕不會逃避。

    夜半又有人來敲門。

    敲門聲很急。

    第個聽到敲門聲的,也許是藏七,也許是王動·但第一個搶去應門的·卻定是郭大路。

    來的還是昨夜那神秘的黑衣人。

    他還是幽靈般站在那裡,緩緩道「荒山迷路·錯過了宿頭不知是否能在這裡借宿一
宵?」

    郭大路笑了道「能,當然能,莫說只借宿一宵就算在這裡佐年也設問題。」

    黑衣人道「真的沒問題?」

    郭大路道「一點問題也沒有不管你是不是錯過了宿頭你隨時來我們隨時歡迎。」

    黑衣人道「閣下雖如此只伯別人……」

    郭大路搶道別人也樣你既然來了就是我們的客人。」

    黑衣人道「哪種客人?」

    郭大路道:「我們的客人只有一種。」照衣人道「主人卻有很多種。」

    翱大路道「哦?」

    黑衣人道「有種主人隨時都會逐容的。」郭大路笑道「那種主人這地方絕沒有·你只要
進了這道除非你自己願意出去否則就絕不會有任何人要你走的。」

    黑衣人忽然長長歎息一聲道「看來我果然沒有敲錯門。」

    他這才餾侵的走了進來穿過院子·走上長廊。

    他走路的姿勢還是沒有變樣子也沒有變但卻至少有樣事變了變得話多了起來。

    在這片刻之間,他說的話比昨天一晚上加起來都多了兩三倍。

    夜雖已很深,但還有兩三問屋子燈光是亮的。

    林太平好像還在看書。燕七呢?他在屋裡做什麼,從來都設別人煙道,因為他總是喜歡
將門窗顴關得很蟹。

    熙衣人看窗上的燈光忽然道你的朋友都佐在前面?」

    郭大路點點頭,笑道「我住的是最後間·離吃飯的地方員近。」

    最後闖房,不但燈還沒熄門也是開的。

    黑衣人走過去·站在門口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有件事閣下雖然未說,想必也早就知
道。」

    黑衣人道「哪件事?」

    黑衣人道「沒有人真能站睡覺的。」

    郭大路笑了道「連坐睡都很難。」

    從拜的問裡望進去可以看到屋裡的張大床。

    黑衣人看這張床·忽又歎息聲道「但還有些事閣下卻想必不會知道。」郭大路道「哦伊

    黑衣人緩緩道「閣下絕不會知道,我已有多久未曾在這麼大的張床上,安安穩穩的睡過
宵了。」郭大路笑笑,道德件事我的確不知道侗卻知道另外件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定可以在這張床上,安安穩穩的陋宵。」

    黑衣人雹然回頭,道「真的?」

    郭大路道「當然是真的。」

    黑衣人道「閣下能讓我一直睡到天亮?」

    郭大路微笑道「就算睡到中午也無妨·我保證絕沒有人會來打擾。」

    黑農人看他眼睛裡發光忽然長長揖再也不說別的,就大步走了進去而且關起了。

    然後,屋裡的燈也熄滅了。

    燈已滅了很久郭大路才慢慢的轉過身·坐在門外廊前的石階

    富貴山莊裡並不是沒有別的空房別的空床。

    但他卻偏偏要坐在這裡好像已准各要替這黑衣人守夜一樣。

    紫衣女

    夜很涼石階更涼但他不慶乎因為他的心是熱的。

    長廊上響起了陣很輕的腳步聲個人輕輕的走了過來。

    他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來的是誰。

    來的當然是燕七。

    他披件很長的袍子袍子拖在地上·他也在石階上坐下來。

    繁星滿天銀河就像是條發光的絲帶·牽中星和織女星就彷彿這絲帶上的兩鼓明珠。

    天上有比他們更亮的屋但卻沒有比他們更美的。

    因為他們不像別的星那麼無情。

    因為他們不是神,他仍也有和人類同樣的愛情和苦難。

    他訂的苦難雖多,距離雖遠但他們的愛情卻永遠存在。燕七忽然輕輕歎了口氣道觀在你
總該已知道了吧?」

    郭大路道「知道什麼?」

    燕七道「麻煩你昨天晚卜還想不能的·現在卻已經來了「

    郭大路笑了笑道「把自己的床讓給客人睡夜並不能算麻煩。」

    額七道「這能不能算是麻煩,還得看來的客人是個什麼樣的

    郭大路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燕七道「是個有麻煩的人而且麻煩還不小。」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就因為他知道自已有麻煩所以才躲到這裡來。」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就因為他今天晚上要躲到這裡來所以昨天晚上才先來替我們做那些事就好像要
租房子的人,先來付訂金樣。」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你用不裝傻·其實這道理你早也就知道了。」

    郭大路道「我知道什麼」

    燕七道「你知道今天晚上定會有人來找他所以才會守在這裡準備替他擋住。」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緩緩道「昨天晚上有人來找我們麻煩的時候是誰替我衡擋住的?」

    燕七道「是他。」

    郭大路道「那末,今天晚上就算真有人要來找他麻煩,我們為什麼不能替他擋擋。」

    燕七道「那也得看是什麼樣的麻煩。」

    郭大路道「不督什麼樣的麻煩都樣,我們既已收下了他的訂金就得把房子租給他。」

    燕七也沉默了中晌才緩綴道「你看他武功比你怎麼樣?」

    郭大路道「好像比我高明些。」

    燕七道「現在我們這裡能出乎的只有兩個人,他擋不住的麻煩我們能擋得住?」

    郭大路道「我們總得試試。」

    他說「試一試」的意思就是說已港備拚命了。

    燕七道「他若是個強盜·是個殺人的兇手呢?你也替他擋住?」郭大路道「那完全是兩
回事。」

    燕七道「什麼兩回事?」

    郭大路道:「別人為什麼找他·是回事我為什麼要替他擋住又有另回事。」

    燕七道「你為的是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他今天晚上是我的客人·因為我已答應過他讓他安安穩穩的睡夜。」

    頹七道「別的你都不管?」

    郭大路道「反正今天晚上我管的就只這一樣。」

    藏七瞪他·咬田唇「你」。」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入?」

    郭大路道「我就是個這樣於的人,你早就應該鋼道的。」

    燕七田他突然跺了跺腳,站起來,扭頭就走·

    走了兩步·又停下,將身上進的袍予一拉·甩在他身上。

    郭大路笑了,道休伯費冷,就最好替我找瓶疆來。」

    燕七咬嘴唇·狠棍道「我怕你冷?我怕凍不死你。」

    袍子又寬又大,也不知是誰的。

    燕七的屋予裡面好像總是會出現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以前他每隔一陣予總耍失蹤幾天,近來這毛病似已漸漸改了,但郭大路總覺得他還是有
點神秘蹬每個人都有點距離。

    像他何這麼好的朋友·這種距離本來應該早巳不再存在。

    袍子很舊了也很髒而且到處都是補釘·但卻點也不臭。

    這也是郭大路一直都狠奇怪的事。

    燕七好像從來都沒有洗過澡但點也不臭。

    而且他身上雖然髒但屋予裡卻總是收拾得於乾淨淨。

    郭大路下定決心·明天定要問他句「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現在頹七屋子裡的燈也熄了但郭大路知道他絕不會真睡的。

    郭大路將袍子披在身上心裡立刻充滿了溫暖之意,因為他也知道燕七嘴裡無論說得多麼
硬但只要是他的事燕七就…定比誰都關心,比誰都急。

    夜很靜風吹牆角的夾竹桃花影婆婆。

    郭大路真想找點酒來喝喝,但就是這時·他忽然聽到陣奇異的樂聲。

    樂聲輕妙飄忽開始的時候彷彿在東邊忽然又到了西邊。

    接·四面八方好像都響起了這麼奇異的樂聲。

    「來了找麻煩的人中競來了。」

    郭大路只覺得全身發熱連心跳都變得比平常快了兩三倍。

    來的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他當然猜不出。

    但他卻知道那定是個很厲害的角色,否則黑衣人又怎會怕得躲起來?來的人越厲害這件
事就越刺激。

    郭大路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被曲袍子也掉了下來。

    突然「砰」的一聲大門被撞開。

    兩個卷髮見田,勾鼻碧眼穗赤上身的崑崙奴,突然在門口出現,身上只穿條繡金的撒腳
褲,左耳上接個很大的金環。

    他們手裡捧卷紅氈·從門口一直鋪到院子裡,然後就凌空個翻身,同時退了出去連隕角
都沒有膘郭大路眼,就好像院於裡根本沒有人似的。

    郭大路雖已興奮得連汗都冒了出來卻還是沉住了氣。

    因為他知道好戲定還在後頭。

    這兩個崑崙奴來得雖奇突詭秘·但也只不過是跑龍套的主角定還沒有登場。

    門外果然立刻又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兩個打扮得奇形怪狀的蠻女滿頭黑髮梳成了七八卜根小辮子東一根西根隨樂聲播來搖
去。

    兩人手上都提很大的花籃,正用嫩藕般的物臂將朵朵五顏六色的鮮花撤在紅氈上。

    兩個人都長得很美,短裙下露出截買白晶節的小腿。

    腿上戴串金鈴隨舞姿「叮叮噹噹」的響。

    郭大路眼睛張得更大廠。

    只可惜他們郊也眼角都沒有襪這邊膘眼,撤完了鮮花也凌中個翻身,退了出去。

    「看來這件事不但越來越刺激而且也越來越有趣了。」

    無淪什麼事,具增,若有美女參加總是特別刺激有趣的。

    何況美女好像也越來越多了。

    四個長裙曳地高召堆雲的宮裝少女手提四盞宮燈愛袋而來。

    四個人郁是風姿綽約美如天仙·剛停下腳步,那兩個身高腿長的崑崙奴就搶架胡慶自門
外大步網人。

    胡床上斜倚個紫農貴婦手裡托個亮銀水煙袋·悠悠閒閒的吸輕煙雲霧般四傲綢繳她的面
目如在雲霧裡。

    她手裡架根很長的龍頭揚杖床邊還有保儒少女,正在輕輕的替他捶腿。

    郭大路暗中歎了口氣。

    他雖然看不到這紫衣貴婦的面目但看到這老杖看到這睡腿的少女·無論誰都已能猜得出
她年紀定已不小。

    這真是唯美中不足的事。

    事情發展到這裡·直都很有趣,主角若也是個花容月貌的美人豈非就更十全十美了?

    幸好郭大路一向很會安慰自己「無論如何,這老太婆一定是個狠了不起的角色,只看到
她這種氣循,江湖中只伯已很少有人能比

    所以這件事畢竟還是很有趣的。

    至於這老太婆是什麼人?怎麼會和那黑衣人結下了仇?

    仇恨究竟有多深郭大路是不是能擋得佐?

    這幾點他好像連想都汲有想。

    事情既然巴飽攬在自己身上·反正擋不住也要擋的想又有付麼用?

    所以他索性沉住了氣等別人不開口他也不開口。

    別的人也沒有開口。

    過了很久那紫衣婦人嘴裡突然噴出了口濃煙箭般向郭大路噴廠過來。

    好濃的姻。

    郭大路雖然喝酒,部從不抽煙被嗆得幾乎連眼淚都流了出來幾乎忍不住要罵了。

    假個人若能將口煙噴得這麼直這麼遠你對她還是客氣點的好。

    煙霧還未消散,只聽人道「你是什麼人三更半夜的坐在這裡幹什麼?」

    聲音又響又脆,聽起來倒不像老太婆的聲音,但也並不好聽·問起話來更是又凶又橫就
好像公差在問小偷似的。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這裡好像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個人坐在自己的家裡,總不該犯
法吧。」

    他話未說完又是門煙迎面噴了過來。

    這口姻更濃·鄲大路被嗆得忍不住咳嗽起來而且臉上好像被針在剩。

    只聽這人道「我問你句你就答一句最好少玩花腔明白了嗎?」

    翱大路摸臉·苦笑道「看樣子我想不明白也不行。」

    榮衣貴婦道「南富丑在哪裡·像俠點去叫他綴出來。」

    那黑衣人果然是南宮丑。

    郭大路又歎了口氣道「抱歉得狠我不能叫他滾出來,」

    紫衣貴婦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第,因為他不是球·不會滾第二因為他已睡,無論誰要去叫酸他都得先做件
事。

    紫衣貴婦道「什麼事」

    郭大路道「先讓我倒下去。」

    紫衣貴婦冷笑道「那容易。」

    這三個宇還未說完·煙霧中突然飛來一條人影·寒光閃直取郭大路咽喉。

    這人來得真快,幸好郭大路的反應也不慢。

    可是他剛躲開這一劍第二劍又跟來了·一劍接劍·又狠又快。

    郭大路避開第四劍時才看出這人原來竟是那捶腿的株儒少女。

    她身高不滿三尺·用的劍也最多只有一尺六七但捌法卻辛魏詭秘已可算是江湖中的流身
手。

    只可措她的人實在太小·劍實在太短

    郭大路忽然抄佐了那件長袍·隨手撤了出去。

    袍子又長又大,就像是一大片烏雲樣,那麼小的一個人要想不被它包佐實在很難。

    這少女「田哼」─聲嬌喘道「以大欺小不要臉不要股。」

    話才說完人巴退了回去。

    郭大路苦笑道「不要脆至少也總比不要命好。」

    紫衣貴婦冷笑道「你敢來管我的閉事,還想要命麼?」

    冷笑聲中,那兩個卷髮見男的崑崙奴已出現在他面前·看來就像是兩座鐵塔似的。

    郭大路又歎了口氣璃響道「小曲實在太小·大曲又實在太大·這怎麼辦?」

    他不等這兩人出手·身子突然往前一衝·已自他們的肋下游魚般鑽了出去·一步就竄到
胡床前·笑通「還是你不大不小,你若不是太老了些剛剛好願我能配得上。」

    紫衣員婦冷笑道「你說我太老了嗎?」

    這時她面前的姻霧已漸漸消散·郭大路終於看到了她的腦。

    他居然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就像是看到了鬼似的,一步步往後

    他從未想到看見的居然是這麼樣張臉。

    一張又漂亮,又年青的臉,雖然又徐姻臘又抹粉,盡量打扮成大人的樣子·卻還是掩不
住臉上的稚氣就正如者太婆永遠設法子

    這氣派奇大,又抽煙,又要人捶腿的「者太婆」,竟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

    郭大路實在大吃了一驚。

    紫衣亥已饅慢的從胡床上站了起來

    雙眼睛銅鈴般瞪他。

    他步步往後退。

    紫農女就步步逼前來手裡居然還技那根龍頭杖。

    這小站娘明明又年青、又漂亮、為什麼偏偏要做出老太婆的模

    看她至多也只不過十六七歲又怎會有那麼深厚的功力·就連她手下個小丫頭·都有那麼
高的劍術·那兩個崑崙奴當然也絕不會是容易對付的角色。

    這小姑娘是憑什麼能服得住這些人的呢?

    她又怎會和成名已在二十年以上的南宮丑結下了仇恨?

    以南富醜的名聲和劍法為什麼對這小姑娘怕得要命?

    郭大路實在想不通·現在他根本也設工夫想。紫衣亥的眼睛雖美瞪你的時候,卻好像老
虎要吃人似的冷冷道「我老不老?」郭大路道「不老點也不老。」

    郭大路道「你是禾是想跟我配對?」

    郭大路道「術……不想。」

    他說的倒不是假話,像這樣的女攝子也沒人能受得了的。紫衣女道「你想中想要命?」

    郭大路道;「想。」

    紫衣女道「想要命就去叫南富丑滾出來。」

    郭大路道「彌叫他滾出來幹什麼?」

    紫衣女道「要他的命。」

    郭大路道「定要在今天晚卜殺他?」

    紫衣亥道「是。」

    郭大路道「定要在今天晚上殺他?」

    紫衣女道「因為我說過·天亮前若還殺不了他·就饒他命。」

    郭大路道「你說過的話要算數別人說的話也樣不能不算數的。」紫衣女道「你說過什
麼?」

    翱大路道「我說過·今天晚上要讓他安心睡覺睡到天亮所以…─「

    紫衣女道「所以怎麼樣?」

    郭大路道「所以你要殺他就得先殺了我。」

    紫衣女道「你是他的朋友?」

    郭大路道「不是。」

    紫衣女道「你知不知道他做過多少壞事?」

    郭大路道「不知道。」

    紫衣亥道「但你還是要為他拚命?」

    郭大路道「不錯。」

    紫衣女冷笑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人?」

    郭大路勉強笑了笑,道「你看來的確不像會殺人的樣子。」

    紫衣文冷玲道「我九歲時已開始殺人·每個月至少殺個·你算算已有多少個了。」

    郭大路倒抽了口涼氣,道「好像已有七八十個了吧。」

    紫衣女道「所以再多加你個,也沒關係。」

    郭大路歎了口氣還未說話·突聽人玲冷道「你若要殺他,就得先殺了我。」

    這堆是燕七的聲音是林太平。

    夜色淒清林太平不知何時已走了過來臉色蒼白如紙。紫衣女瞪眼道「你是誰?」

    林太平冷冷道「你用不管我是誰,你既已殺了七八十個人再多加個也沒關係。」

    紫衣人冷冷笑道「想不到這裡不怕死的人還真不少。」

    林太平道「的確不少。」

    紫衣女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

    她身子轉予裡的龍頭杖突然「分花娜柳」向林太平刺了過去。

    她用的竟是劍法。

    不但是劍法·而且是劍法中最輕盈的種。

    這麼長這長重的根杖,在她一雙自生生的小手裡,競變得好像沒有四兩重。

    郭大路大喝道「你的病還沒好讓我來。」

    但這時他想搶出手·都已來不及了。紫衣亥已閃電般向林太平攻出了七招劍走輕靈,變
化無方。

    林太平的人已被圍住。

    他體力顯然還未恢復似已無還手之力。

    但紫衣女密如抽絲的劍法卻倔煽沾不到他一片衣角。

    突聽聲清嘯·九尺長的杖筆直插入地上·紫衣亥的人卻已在杖上風車般向林太平捲了過
去。

    這她竟以杖作骨幹,以人作武器招式變化之詭異更出入想像。

    林太平腳步錯動,連退了九步。

    紫衣女突又一聲清嘯沖天而起杖仍插在地上她手裡卻多了柄精光四射的短劍。

    劍本來藏在胡杖中的·到了她手裡,她的人與劍就似已溶合為連人帶劍向林太平刺了過
去。

    這招更是妙絕、險絕。

    郭大路的冷汗已被嚇了出來他若遇這能避開的希望實在不多。

    但林太平卻似乎對她招式的每種變化都早巳熟悉得很。

    她的劍如經天長虹剛飛到林太平面前林太平身子突然一轉·向前衝出·已拔出了地上的
杖。

    紫衣女長嘯不絕凌空翻身,回劍反刺。

    林太平頭也不回隨手將胡杖一揚。

    只聽「掙」的─聲·火星四濺短劍竟已沒人杖裡。

    紫衣女的身子卻已沖天擦起,凌空田了四個耀鬥,才飄飄落下來落在胡床前看林太平發
征。

    郭大路也看得怔任廠。

    剛林太平揮起的杖若有半分偏差紫衣女的劍只伯已刺人他的胸膛。

    紫衣亥出手的方向部位他竟算得連半分都不差,就好像他願紫衣女交手過幾百次·她還
未出手他就已知道了。

    只見林太平隨手將杖往地上一插,掉頭就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