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帥的問題            

    有種人好像命中注定就是要比別人活得開心就算是天大的問題他也隨時都可以放到邊
去。

    郭大路就是這種人。

    是誰替他還的帳?

    為什麼要替他還賬?

    這些問題在他看來,早巳不是問題了。

    所以他躺上床立刻就睡,睡就睡到下午直到王動到他屋裡來的時候他才醒。

    上動的行動還不太方便所以起進來就找了個最舒服的地方華下就算他行動方便的時候無
論走到什麼地方也都立刻會找個最舒服的地方坐下去的。

    無論誰的屋子裡怕都很少有比床更加舒服的地方。

    所以王動就叫郭大路把腳縮起來峽·斜倚在他的腳跟。

    郭大路就把個枕頭工廠過去讓他墊背然後揉眼睛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王動「還早距離吃晚飯的時候·還有半個多時膠。」郭大路歎了口氣賄哺道「其實你應
該讓我再多陋半個時辰的。」

    王動也四廠氣,道「我只奇怪,你怎麼能睡得?」

    郭大路好像更奇怪張大了眼睛道「我為什麼睡不?」

    王動道「你若是旨動腦髓想想也許就會睡不廠。」

    郭大路道「有什麼好想的?」

    王動通「沒有?」

    翱大路搖搖頭道「好像沒有。」

    王動道「你已知道是誰替椒還的帳?」

    郭大路道「不管是推替我還的帳反正帳已經還清了他打既然不願意洩露自己的身份·我
還有什麼好想?」

    王動道「你能不能稍微動動腦筋?」

    翱大路笑了道「能,當然能。」

    他果然想了想·才接道「最可能替我還張的人就是林夫人。」

    他們那次遇見林夫人的經過後來已告訴過王動。

    王動道「林夫人就是你卜次說的衛夫人?」

    翱大路點點頭道「她既然林太平在這裡當然會源人隨時來工聽我們欠了債當然會服人來
還的。」

    他接又道「可是她不願林太平知道她巴找到這地方所以才瞞我們的。」

    干動道船合理。」

    郭大路笑道「當然合理,我就算懶得動腦筋但腦筋並不比別人差。」

    王動道「除了林夫人第二個可能替你還帳的是誰呢?」

    郭大路道「八成是酸梅湯。」王動道「為什麼是她?」

    郭大路道「我看見她聽我何欠了帳,友刻就落荒而逃心裡覺得很奇怪踞為她本不是這種
人。」

    於動道「所以你認為她定又回去向金大帥借廠錢趕到前面來替你先把張還了?」

    鄒人路道「中錯因為她本來就喜歡燕七又怕燕七不肯接受她的好意所以才故意那樣
做。」

    王動道「可是她怎麼知道你欠了誰家的賬呢?」

    郭大路道「那很容易打聽得出你總該知道,酸梅湯是個多麼機靈的女孩子。」

    王動饅饅的點了點頭道「也很合理。」

    郭大路笑道「你看這問題是不是很簡單我不費吹灰之力隨隨便便就想出了兩個。」

    王動道「莫忘了還有第三個人。」

    郭大路道「這個人定是…─小

    說到這裡他忽然說不下去了。坎樂英醒

    因為他本來想到很多人都有可能·但仔細想這些人又都不大可能。王動道「騙過你的那
些小蹦,就算沒有把你當瘟生笨蛋,就算心裡很感激你·也不會有這麼多錢來替你還帳
的。」

    翱大路道「那些人簡直窮得連褲子都沒得穿否則我義怎麼會大發慈悲?」

    王動道「也不能算上梅汝男,他被你在肚子上打了拳不還你兩拳已經客氣的了。」

    郭大路苫笑道「所以我就算被債主逼死他也不會掉滴眼淚的。」

    上動道「掉眼淚小侗比還債方便也便宜得多。」郭大路道「所以這第三個人也絕不可能
是他。」

    王動道「非日不可能是他,也絕小可能是別的任何人。」

    翱大路道「為什麼?」

    上動道「因為別的人就算知道你在這裡也不可能知道你在被人逼債。」

    郭大路道「假如有人聽到我們跟催命符和十三把大刀他們決鬥的事知道我們有人受了
傷,就趕到這裡來呢?」

    王動道「來幹什麼」郭大路道「也許是到來看熱鬧·也許是想趕來幫我們的忙·報我們
的思。」

    王動道「報恩?」

    郭大路道「譬如說沼口些紅螞就可能會來報我訂的不殺之思。」

    王動終於又點點頭,道「這也很合理。」

    郭大路含笑道「既然很合理豈非就沒有問題嗎?」

    上動道「真正的問題就在這裡。」

    他臉色很嚴肅·很沉重。

    郭大路忍不住道「真正的問題?什麼問題?」

    王動道「既然可能有人趕來看熱鬧趕來報恩·就也可能有入進來找麻煩,趕來報仇。」

    郭大路道「報仇嚴

    王動道「你認為我們對那些螞蟻有東殺之思說不定他們卻反把我訂當仇人呢?你想到我
們放他們走的時候為什麼石會想想我們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的時候?」

    郭大路怔住廠。

    王動道「何況,催命符和十三把刀他商說不定也有夠義氣的朋友,聽到他仍裁在這裡就
狠能趕來替他們的報仇。」

    郭大路四了口氣,道:「很合理。」

    王動道「你雖然沒有在江湖中混過,可是我們卻不同無論誰在江湖中混的時候都難免會
在有意無意間得罪些人這些人若知道我訂的行蹤也很可能殷來找我仍算算舊張。」

    郭大路歎了口氣·苫笑道「看來我的腦筋實在不能算很商明。」

    王動道「但這些人還不能算是最大的問題。」

    郭大路嚇了跳道「這還不算?」

    王動道「最大的問題是·既然已有很多人知道我們的行動就表示我們不幸已中名了。」

    他歎了門氣、接道「個人出了名之後大大小小的麻煩立刻就會綴來的。」

    郭大路道「什麼麻顱?」

    士動道「各種麻煩,你想都想不到的麻煩。」

    郭大路道「譬如說有人聽說依的武功高就想來找你較量較量就算不肯動手他們也會想出
各種法子通你非動手不可。」

    郭大路苦笑道「這點我倒明白。」

    天動道「你明白?」

    郭大路歎道「這就好像我逼金大帥出手樣只不過我倒未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

    王動道「除了來攏你比武較量的人之外我你來幫忙的也好找你來解決問題的也好,找你
來借路費盤纏的也好這些人隨時隨剔會找上門來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來。」

    他又歎了口氣接道「個人若在江湖中成了名要想再過天清靜的日子只伯都不太簡單
的。」

    郭大路也歎了口氣哺哺道「原來成名也並不是件很榆快的

    王動道「也許只有種人才覺得成名很愉快。」郭大路道還沒有成名的人。」

    他忽又歎道「其實真正有麻煩的人也許並不是你跟我。」郭大路道「你是說·燕七腿林
太平?」

    王動道「不錯。」

    郭大路道「他們的麻煩為什麼會比我韶多?」

    王動道因為他們都有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

    郭大路從床上跳了起來,大聲道「不錯蔬七的確有個很大的秘密他總是不肯告訴我。」

    王動道「你到現在還沒有猜出來?」

    郭大路道「你難道已猜出來了」

    互動忽然笑廠笑道「看來你非但腦筋不太高明眼圈也…。小他忽然停住了口。

    有人來了。

    郭大路災剔也聽到有人走進外面的院子。還不止個人。

    他慢慢的從床擴溜下去·慢慢道「你說的果然不錯·果然已有入找上問來了。」

    王動只有苦笑。

    因為他實在也沒有想到人居然來得這麼快。

    來的是什麼人?

    會為他們帶來什麼樣的麻煩?

    來的共有五個人。

    後面的四個人身材都很魁偉衣都很華麗看起來很到悍很神氣。

    可是和前面那個人比,這四個人簡直就變得好像四隻小雞。

    英實前面那個人也並不比他們商很多,但卻有種說不出的氣派就算站在萬個人裡你還是
眼就會看到他。

    這人昂首闊步顧盼自雄連門都沒有敬就大搖大擺的定進了院子·就好像個百戰而歸的將
軍·回到自己家來似的。

    王動當然知道這不是他的家,郭大路也知道。

    他本來已準備衝出去的若有麻煩上門他總是第一個衝出

    可是這次他一看到這個人就立刻又縮了回來。

    王動皺了皺眉道「彌認得這個人」

    郭大路點點頭。王動道「這人就是金大帥?」

    郭大路道「你也認得他?」

    王動道「不認得。」

    郭大路道「不認得你又怎麼知道他是金大帥?」

    王動道「這人若不是金大帥誰是金大帥」

    翱大路苦笑道「不錯他的確狠有點大帥的樣子。」

    金大帥站在院子裡背雙手四面打量忽然道「這院了該招了。」

    後面願的人立刻射身道「是。」

    金大帥道「那邊的月季和牡丹都應該澆點水草地也該剪剪。」

    限班門道「那邊樹下的幾張籐椅,府該換上石墩子隨便把樹枝也修修。」

    跟班門道「是。」

    王動在窗戶裡看忽然問道「這裡究竟是誰的家?」

    郭大路道你的。」

    王動歎了口氣,道「我本來也知道這是我的家現在卻有點糊

    郭大路忍不住要笑,卻又皺起眉,道「燕七怎麼還不出去?」

    七動道「也許他跟你樣看見金大帥就有點心虛。」

    郭大路道「金大帥又不認得他·他為什麼會心虛?」

    五動目光閃動突然問道「你柯沒有想到個問題?」

    郭大路道「什麼問題?」

    干動道「燕七打暗器的手法已可算得是流的接暗器的手法當然也不錯「

    郭大路道「想必不錯。」

    王動道「那末他自己為什麼不去找余大帥呢?為什麼要你去?」

    郭大路怔了怔道「這……我倒沒有想過?」

    王動道「為什麼不想?」

    郭大路苦笑道「因為……因為只要是他要我做的事我就好像覺得是天經地義·應該中我
去做的。」

    王動看他·搖頭就好像大哥哥在看自己的小弟弟。

    個被人將糖葫蘆騙走的小弟弟。

    郭大路想了想才又道「你的意思就是說·他自己不左找金大帥,就因為生伯金大帥會認
出他來?」

    王動道「你說呢?」

    郭大路還沒有說出話突聽金大帥沉聲喝道「是什麼人鬼鬼祟祟躲在屋子裡噴咕·還不快
出來。」

    王動又看了郭大路一服,終於饅饅的推開門走出去。郭大路既然不肯動他就只有動了。

    金大帥瞪他道「你躲在裡面確咕些什麼?」

    王動淡談道「我根本不必躲,你也管不我在嚼咕些什麼。」

    金大帥厲聲道「你是什麼人?」

    王動道「我就是這地方的主人·我高興坐在那裡高興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

    他笑了笑,淡淡道「一個人在自己的家裡就算高興脫了褲千放屁別人也管不。」

    他平常說話本沒有如此刻薄的現在卻好像故意要殺殺金大帥的威風。

    誰知金大帥反麗笑…卜下下看了他幾眼笑道「這人果然像是個姓王的。」

    王動道「我並不是象姓王的我本來就是個姓王的。」

    金大帥道「看來你怕就是王老大的兒子」

    工動道「王者大?」

    金大帥說道戶王老大就是王潛石·也就是你的老於。」

    上動反倒怔佐了。

    土潛石的確是他父親他當然知道他父親的名字。

    但別人知道王潛石這名字的卻很少。

    大多數人都只知道王老先生的號王逸齊。

    知道王潛石這名字的人當然是王潛石的故交。

    王動的態度立刻變了變得客氣得多試探問通「閣下認得家父?」

    金大帥也不回答他的話卻大步走上了迴廊。

    郭大路這屋子的門是開的。

    金大帥就昂然走了進來大馬金刀往椅子上坐就坐在郭大路的面前。

    郭大路只有勉強笑了笑道「你好」

    金大帥道「咽·還好總算還沒有被人氣死。」

    郭大路乾咳幾聲道「你是在找我的?」

    金大帥道「我為什麼要來找你?」

    郭大路怔了怔道「那末·大帥到這裡來,是幹什麼的呢?」

    金大帥道「我難道不能來?」

    郭大路笑道「能當然能。」

    金大帥冷冷道「告訴你,我到這裡來的時候你怕還沒有生出來。」

    這人肚子裡,好像裝肚子火藥來的。

    郭大路並不是伯他·只不過實在覺得有點心虛。

    無論如何,他做的那手實在令人服貼,那教訓也沒有錯。

    郭大路既然沒別的法子對付·只好溜了。

    誰知金人帥的眼睛還真災他的腳剛動,金大帥就喝道「站任」

    郭大路只有陪笑道「你既然不是來找我的要我留在這裡干什

    金大帥道「我有話問你。」郭大路歎了口氣道「好網吧」金人帥道「你們晚上吃什
麼?」

    他問的居然是這麼樣的個問題。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我剛嗅到紅燒肉的味道·大概吃的是竹葡燒肉。」

    金大帥道「好炔開飯我餓了。」

    郭大路又址住了。

    現在他有點弄不清誰是這地方的士人了。

    金大帥又喝道「叫你開飯你還站在這裡發什麼果?」

    郭大路看看上動。

    王動卻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

    郭大路只有歎息哺哺通「是該開飯了我也餓得要命。」

    飯開始上桌·果然有苟僥內。

    金大帥也不客氣屁股就坐在上座上。

    王動和郭大路就只有打橫相陪。金大帥剛舉起筷子忽然問道「還有別的人呢?為什麼不
來吃飯?」

    郭大路道「有兩個人病廠只能喝粥。」

    金大帥道「還有個沒病的呢?」

    這地方的事他知道得倒還清楚。

    郭大路支吾苦笑道「好像在廚房裡。」

    燕七的確在廚房裡。

    他不肯出來因為太贓,所以不想見人。

    既然他這麼說·郭大路就只能聽因為若再問下去。燕七就會瞪眼睛。

    燕七瞪眼睛·郭大路就軟了。

    金大帥道「他又不是廚子,為什麼躲在廚房?」

    郭大路歎廠口氣·道「好,我去叫他。」

    誰知他剛站起來·燕七已垂頭走了進來·好像本就躲在門口儲聽。金大帥上〔看了他兩
眼道「坐。」

    燕七居然就真的垂頭坐卜這人今天好像也變乖廠

    金大帥道「好吃吧。」

    他狼吞虎風捲淺雲般廠子就把桌上的萊掃空了。郭大路他們乎連伸筷千的機會都很少。

    碟子底全都朝了大之後金大帥才放了筷子,雙虎虎有威的眼睛,從王動看到郭大路·從
郭大路看到燕七忽然道「你們去打跳的主意主意是雄出的?」

    燕七垂頭道「我。」

    金大帥道「哼我就知道是你。」

    燕七的頭垂得更低。

    金大帥日光轉向郭大路道「你能接得佳我五發連殊彈,這種手沈江湖中已少見得很。」

    郭人路忍小住笑了笑道「還過得去。」金大帥道「這手法是誰教給你的?」

    工動通「我。」金大帥道「我就紉通是你。」

    干動忍不住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金大帥道「我不但知道他是你教的也知道你是誰教
的。」王動道「哦?」

    金大帥突然沉下了胎道「你父親教給你這手法時·還告訴了·你些什麼話?」王動道
「什麼話都沒有。」

    金大帥道「怎麼會沒有?」

    王動道「因為這手法不是他老人家傳授的。」☆

    金大帥厲聲道「你說謊。」

    王動也沉下了臉冷冷道「你可以聽到我說各種話卻絕不會聽到我說謊。」

    金大帥盯他,過了很久,才悶通;「若不是你父親教的?是誰教的?」

    王動道「我也不知道是誰。」

    金大帥道「你怎會不知道?」

    王動道「不知道就是本知道。」

    金大帥又開始盯他又過了很久雹然長身麗起道「你跟我出去。」

    他大步定到院子裡。王動也慢慢的跟了出去這個人今天好像也變得有點奇怪。

    郭大路歎了口氣悄悄道「我現在習知道這位大帥是來幹什麼的廠。」

    燕七道「峨?」

    郭大路道「我破廣他的連珠彈他心裡定很不服氣所以還想找教我的人比劃比劃。」

    他嘴裡說話,人也站了起來。

    燕七道「休想幹什麼?」

    郭大路道「工老人腿上的傷還沒有好我怎麼能看他…─「

    藻七打斷他的話·冷冷道「你最好還是坐。」

    郭大路道「為什麼?」燕七道「你難道還看不出,他來找的是王動·不是你?」

    翱大路道☆可是王動的腿……」

    燕七道「要接他的連珠彈並不是用腿的。」

    夜色清朗。

    金大帥看王動走過來忽然皺了皺眉,道「你的腿?……」王動冷冷道「我很少用腿接暗
器·我還有手。」金大帥道好」

    他忽然伸出手。立刻就有人捧上了金弓革囊。

    金大帥把抄過金弓。

    就在這剎那突然間滿天金光閃動。

    誰也投看清他是怎麼出手的。

    郭大路倒拍了口涼氣道「這次他出乎怎麼比上次還要使得多?」

    燕七淡談道:「也許他不想替你買棺材。」

    郭大路道「他既然不肯用殺手對付我,為什麼要用殺手對付王動?難道他和王動有
仇?」

    這問題連燕七也回答不出了。

    他雖已看出金大帥這次來必定有個狠奇怪的目的·卻還是猜出這目的是什麼?

    就在郭大路替王動擔心的時候,忽然間滿天金光全不見斤。

    干動還是好好的站,手上兩隻網裡裝滿了金彈子。

    誰也沒看清他用的是什麼手法,甚至根本沒看清他出手。

    郭大路又歎廠口氣哺響道「原來他手法也比我高明得多。」

    燕七道「這手法絕不是一天練出來的·你憑什麼能在天裡就能全學會,難道你以為你真
是天才」郭大路道「無論如何這手法的決竅我總已懂得。」

    燕七道「那只不過因為師傅教得好。」

    翱大路笑道「師傅當然好但徒弟總算也不錯否則豈非也早就進了棺材?」

    頻七看他忽也歎了口氣道「你幾時若能把這吹牛的毛病改掉·我就、─。」郭大路道
「就怎麼…。.是本是你把你那秘密告訴我」

    燕七忽然不說話了。

    他訂說了十來句話金大帥還是在院子裡站。

    工動也站。

    兩個人我看你你看我。

    又過了中天,金大帥忽然將手裡的金弓往地上甩大步走廠進來重重的往椅子上坐。

    燕七和郭大路也坐在那裡,看他。

    又過了半天,金大帥忽然大聲誼「酒呢?你們難道從來不喝酒的?」

    翱大路笑了笑,道「偶而也喝的只不過很少喝每天員多也只不過喝四五次而已。喝得也
不太多一次最多也只不過喝七八斤。」

    酒子已上了桌。

    今天早上當然也有人選了酒來·他訂沒有喝,因為他們還不是真正的酒鬼。

    還沒弄清金大帥的來意,他們誰也不願喝醉。

    但金大帥卻先喝了。

    他喝酒也真有些大帥的氣派仰脖子就是大腦。

    他既已喝廠郭大路義怎甘落後。

    就憑他喝酒的樣子看來遲早總有大也會有人叫他大帥的。

    捨大帥看他門氣喝了七八碗酒,忽然笑廠笑道「看起來你次果然呵以喝得下七八斤酒
的。」

    郭大路斜眼膘他道「你以為我在吹牛?」

    金大帥道「彌本來就不像是個老實人。」

    郭大路道「我也許不像個老實人但我卻是個老實人。」

    金大帥道「你的朋友呢?」

    郭大路道「他們比我還老實。」

    金大帥你從來沒有聽過他們說謊?」

    郭大路道「從來沒有。」

    金大帥瞪他看廠很久·忽然轉向王動道「你那手法真不是你老於教的?」工動道「不
是。」

    金大帥道「是誰教的?」

    王動道「我說過,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金大帥道「怎麼會不知道?」

    王動道「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

    金大帥道「你至少總見過他的樣子」

    王動道「也沒有·因為他教我的時候總是在晚上而且總是蒙臉。」

    金大帥目光閃動道「你是說,有個不知道身份的神秘蒙面人每天晚上來找你」…「

    王動道「不是來找我是每天晚上在墳場那邊的樹林裡等我。」

    金大帥道「就算颳風下雨他也等」

    王動道「除了過年的那幾天就算在冷得眼涸都可以凍成冰的晚上他也會在那裡等。」

    金大帥道「他不認得你·你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卻每天等你·為的只不過將自己的武
功教給你·而且絕不要體點報酬對不對?」

    王動道「對。」

    金大帥笑道「你真相信天下有這麼好的事?」

    王動道「若是別人講給我聽,說不定我也不會相信·但是世上卻倡偏有這種事我想不情
也不行。」

    金大帥又瞪他看了半天道「你有沒有跟蹤過他看他佐在那裡?」

    王動道「我試過,但卻沒有成功。」

    金大帥道「他既然每天都來,當然絕不會佐得很遠。」

    天動道「不錯。」

    金大帥道「這附近有沒有別的人家?」

    王動道「沒有山上就只有我們家人。」

    金大帥道「你們怎麼會住在這裡的?」

    王動道「因為先父喜歡清靜。」

    金大帥道「這附近既沒有別的人家,那蒙面人難道是從棺材裡爬出來的?」

    王動道「他也許佐在山薩。」

    金大帥道「你有沒有去找過?」

    王動道「當然去找過。」

    金大帥道「但你卻找不出個人像是有那麼高武功的」

    王動道「山廠佐的人也並不太多假如真有那麼樣的商手你至少總可以看出點行蹤來的對
不對」

    王動道「咽。」

    金大帥道「你說他既然每天晚上都在教你武功,白天總要睡!

    覺的,在這種小城裡,一個人若是每天白天都在睡覺·自然就難免要被人注意,對不
對?」

    王動誼;「昭。」

    金大帥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找不出呢?」

    王動道「也許他根本不住在城裡。」

    金大帥道「既不是任在山上,又不是住在城裡他還能佐在什麼地方呢?」

    王動道「真正的高手·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睡覺。」

    金大帥道「就算他圈在山洞裡睡覺·但吃飯呢?無論什麼樣的

    王動道「他可以到城裡買飯吃、」

    金大帥道「一個人若是每天都在外面吃飯,但卻沒有人知道他佐在那裡豈非更加的要被
人注意」

    王動也回瞪他·看了很久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從走進大門後直到現在一共問了多少句
話了?」

    金大帥道,「恢是不是嫌我問得太多」

    王動道「我只不過奇怪你為什麼一定要問這些跟你點關係也沒有的問題。」

    金大帥忽又笑了笑變得彷彿狠神秘,一口氣又喝了三碗酒,才緩緩地說道「你想不想知
道那蒙面入是誰」

    王動道「當然想。」

    金大帥「既然想,為什麼不問?」

    王動道「因為我就算問了也沒有人能回答。」

    金大帥饅饅的點了點頭道「不錯·這世上的確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誰。」

    王動道「除了他自己外根本沒有別的人知道連─個人都沒有。」

    金大帥道「有個。」

    王動道,「誰」

    金大帥道「我」

    這句話說出來,連燕七都怔佐了。王動怔了半晌,道「你知不知道已經是多久以前的
事?」

    金大帥道「不知道。」王動道「但你卻知道他是什麼人?」

    金大帥道「不錯。」

    王動道「你既然汲有看見過他甚至連這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都不知道·但你卻知道他是
誰?」

    金大帥道「不錯。」

    王動冷笑道「你真相信天下會有這種事」

    金大腦道「我想不信都不行。」

    王動道「你憑什麼能如此確定」

    金大帥漢有回答這句話,又先喝了三酒才緩緩地問道「你知不知道我的連珠彈輪連發多
少?」

    王動道「二十個。」

    金大帥道「你知不知道又十一發連珠彈中哪幾發快?四幾發慢?又有幾發是變化旋轉
的?幾發是港備互相捷擊的?」王動道「不知道。」

    金大帥道「你連這點都不知道怎能接得佐我的連熬彈呢?」

    王動又怔佐。

    金大帥「我以連珠彈成名,至今已有三十年江湖中人能閃避招架的人已不多·侗你卻隨
隨便便就接任了。」

    他歎了曰氣,義道「非但你接住廠·連你教出來的人都能接任簡直就拿我這連珠彈當小
孩玩的樣你難道點也不覺得奇怪?」

    上動又怔廠半晌沉吟道「這也許只因我的法子用對了。」

    金大帥忽然拍桌予·道「不錯你用的不但是最正確的種法子也是最巧妙的種手法這種手
法不僅可以破我的連珠彈甚至可以說是天下所有暗器的克屋。」

    上動只有聽因為連他自已實在也不知道這種手法竟是如此奧妙。

    金大帥看他·又問道「你知不知世上會這種手法的人有幾

    上動搖搖頭。

    金大帥道「只食個。」

    他又長長歎息廠聲緩緩道「我找這個人·已經找廠十幾年

    王動道「你……你為什麼要找他?」金大帥道「因為我平中與人交手敗得最慘的次,就
是敗在他手☆。」王動道「你想報仇?」

    金大帥道「那倒並小完全是為了報仇。」

    王動道「是為什麼?」

    金大帥道「我的連珠彈既然有人能破自然就有缺點但是我想了幾十年,還是想不出其中
的關鍵在那裡。」

    王動道「他既然能破你的連珠彈,想必就定知道你的缺點。」

    金大帥道「不錯。」

    王動道「你認為那蒙面人就是他?」

    金大帥說道「絕對是他絕不可能再有第二個人,你接我連珠

    王動目中已露出急切盼望之色。

    但郭大路卻更急·搶道「你說來說去這個人究竟是誰呢?」

    金大帥凝視王動宇字道「這個人就是王潛石就是你的父親。」

    就算催命符從墳墓裡伸手出來將他把抓住的時候王動臉上的表情也沒有現在這麼驚訝。

    但郭大路卻比他更驚訝搶道「你說那蒙面人就是他的父

    金大帥道「絕對是。」

    郭大路道「你說他父親不在家裡教他功夫·卻要蒙起臉在外面的樹林子裡等他」

    金大帥道:「不錯。」

    郭大路想笑義笑不出,卻四了口氣,道「你真相信世上有這種怪事?」

    金大帥道,「這件事並個能算奇怪。」

    郭大路道「還不算奇怪?」

    郭大路道「有什麼道理?」

    金大帥撥淡地道「我本來也想不通的但看到他位在這種地方就想出了點看到你們這些朋
友又想出了第二點。」

    郭大路道「你先說第點。」金大帥道「工滿石少年時還有個名字叫王伏雷那意思就是說
就算是天上擊下來的雷電他也樣能接得任。」

    他又盡杯接道「這名字雖然囂張但他二十三歲時已被武林中公認為天下接暗器的第高
手,就算狂妄些別人也沒話說。」

    大家都在聽·連郭大路都沒有插口。

    金大帥道「等他年紀大了些,勁氣內政才改名為王潛石那時他已經很少在江湖中走動
了,又過了兩年,就忽然失綜。」

    到這時郭大路才忍不住插口道「那想必是因為他已厭倦了江湖間的爭殺所以就退隱到林
下這種事自古就有很多·也不能算奇怪。」

    金大帥搖了搖頭·道「這倒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郭大路道「哦?」

    金大帥道「最主要的是,他結了個極厲害的仇家,他自知絕不是這人的敵手所以才隱姓
埋名·退隱到這種荒僻的地方。」

    王動突然道「他的仇家是誰」

    金大帥道「就因為他不願讓你知道他仇家是誰,所以才不肯親自出面教你武功。」

    王動道「為什麼?」

    金大帥道「因為你若知道他過去的事遲早總會聽到他結仇的經過·你若知道他的仇家是
誰·少年人皿氣方剛·自然難免要去尋仇。」

    他歎了口氣道「但他這仇家實在太可怕非但侮絕不是敵手,江湖中只伯還沒有個人能接
得住他五十招的。」

    王動臉上全無表情,道』我想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金大帥道「現在你知道也沒有用了。」

    王動道:「為什麼?」

    金大帥道「因為他縱然已天下無敵,卻還真有幾樣無法抵抗的算。」

    王動道「什麼事」

    金大帥道「者、病、死」

    王動動容道「他病死了?」

    金大帥長歎道「古往今來的英錐豪傑·又有港能夠逃得過這關呢?」

    王動道「可是他究竟」一「

    金大帥打斷了他的話道「他的人既已死了名字也隨長埋於地下,你又何必再問。」

    他不讓王動開口,很快的接又道「自從到了這裡之後王伏雷這個人也已算死了所以就算
在自己的兒子面前·也絕口不肯再提武功。」

    郭大路道「這是第一點。」

    金大腦道「看到你們這種朋友就可以想見王動小時候必定也是個狠頑皮的孩予。」

    翱大路雖沒有說話,但臉上的表情卸已無異替王動承認了。

    金大胸道「頑皮的孩子隨時都可以闖禍,王潛石生伯自己的兒子會吃虧,又忍不住想教
他一些防身的武功。」

    他笑了笑道「但若要個頑皮的孩子好好的在家學武,那簡直比收伏一匹野馬還困難得
多,所以王潛石才想出這個法予,既不必露自己的身份,又可以激起王動學武的興趣孩子們
對一些神秘的事興趣總是特別濃厚的。」

    翱大路笑道「莫說是孩子·大人也樣。」

    黑勤顫的晚上墳場旁的荒林,還有蒙面的武林高手」一」

    像這麼樣的神秘的事只伯連考頭子都無法不動心。

    金大帥道「這件事現在你們該完全明白了吧。」

    郭大路道「還有一點不明白。」

    金大帥道「峨?」

    郭大路道「王老伯的心意·你怎麼會知道的?」

    金大帥道「因為我也是做父親的人。」

    他長歎,接道「父親對兒子的愛心和苦心,也只有做父親的人才能體會得到。」

    王動突然站起來衝了出去。

    他是不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去痛哭場?

    燕七本就直垂頭的,現在郭大路的頭也垂了下去。

    「做兒子的人,為什麼總要等到已追悔莫及時才能瞭解父親對他的愛心和苦心呢?」

    金大帥看他們忽然舉起酒杯大聲道「你們難道從來不喝酒的?」

    世上的確有很多奇怪而神秘的問題都…定有答案的·就正如地下一定有泉水和黃金,世
上定有公道和正義人間定有友情和溫暖。

    你就算看不到聽不到,找不到,也絕不能不相信它的存在。只要你相信·就總會找到的
天。

    「世上有沒有從來不醉的人?」

    這問題最正確的答案是「有。」

    從來不喝酒的人,就絕不會醉的。

    只要你喝·你就會醉,你若不停的蠍下去,就非醉不可。所以郭大路醉了。

    金大帥的頭好像在不停的攝來搖去。

    他忽然覺得金大帥連點都不像是個大帥·忽然覺得自己才真的是個大帥而且是個大帥中
的大帥。

    金大帥也在看他·忽然笑道;「你的頭為什麼要不停的搖?」

    翱大路大笑道「你看這個人明明是他自己的頭在搖還說人家的頭在搖。羅

    金大帥道「人家是誰?」

    郭大路道「人家就是我。」

    金大帥道「明明是你為什麼又是人家?」

    郭大路想了想忽又歎了口氣道「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麼?」

    金大帥也想廠想·問道「是不是我的酒喝得太多了?」

    郭大路道「石是酒喝得太多是問話太多簡直叫人受不。」

    金大帥大笑·道「好吧·我不問說不問就不問……我能不能再問最後次?」

    郭大路道「你問吧。」金大帥道「你知不知道我這次來究竟是為什麼?」

    郭大路想了想·大笑道「你看這個人?他自己來要於什麼連他肉己都不知道,卻反而要
來問我,我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奧,我怎麼知道?」

    金大帥好像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眼睛望自己手裡的空碗就好像隨時要哭出來的樣
於。過了很久力緩緩道「我在家裡又練了十年連珠彈以為已經可以對付王伏雷了誰知連他的
兒干都對付不了我…。我……」

    他忽然跳起來彷彿也想衝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痛哭場。

    郭大路道「等等。」

    金大帥瞪眼道「還等什麼?等再丟次人?」

    郭大路指桌上大瀝碗裡的金彈子道「你要走也得把這些東西帶走。」

    湯碗裡裝的本是紅燒肉,是他將金彈子倒進去的。

    金大帥道「我為什麼要帶走?」

    郭大路道「這些東西本來是你的。」

    金大帥道「誰說是我的?你為什麼不問問它看它姓不姓金?」

    郭大路怔住了。

    金大帥突又大笑·道「這東西既不是紅燒肉也不是肉丸子,

    郭大路道「你以後難道不用連珠彈了?」

    金大帥道,「誰以後用連珠彈,誰就是龜孫子。」

    他大笑跟跟路跪的衝了出友衝到門口突義回過頭道「你知不知道我以前為什麼喜歡用金
彈子打人?」

    郭大路道「不知道。」

    金大帥道咽為金子本是人人都喜歡的若用金子打人別人總是想接過來看看就忘了閃避要
接住它總比避開它困難些何況金於還能使人眼花織亂,所以無論誰用金子做暗器定會占很大
的便宜。」

    郭大路道「現在你為什麼不用了呢?」

    金人帥又想廠想道「因為佔便宜就是吃虧,吃虧才是佔便宜。」

    郭大路笑道「看來你並沒有喝醉你說話還清楚得很。」

    金大帥瞪眼道「我當然沒醉誰說我喝酚了誰就是龜孫子的孫子中

    金大帥終丁走了。

    他的確點也沒有醉,只不過醉了八九分而巴。

    翱大路呢?

    他正在看看碗裡的金彈子發怔,怔了半天才歎了口氣哺哺道「以上有些東西真奇怪,你
想要它的時候·個也沒有不想它的時候偏偏來了大堆你說要命不要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