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與面子            

    這家人的大門是朝南開的雙門環在太陽下閃閃發光。

    郭大路進這條巷子就看見了這雙門環。

    過了很久他眼睛還是盯這雙門不就好像輩子沒有看見過環似的。

    事實上·他這輩子的確很少有機會看到這麼稀奇的事。

    每家人都有大門每個大門卜都有門環。

    這點也不稀奇。

    稀奇的是這家人大門上的門環,竟是用黃金鑄成的。

    郭大路在看這門環的時候,燕七就看他

    最近這兩人身上就好像已百根繩子將他行串佐廠郭大路在那裡燕七就在那裡。』

    過了很久郭大路才歎了口氣,道:「這家人一定是個暴發戶。」燕七眨眨眼道「暴
發?」郭大路道「只有暴發戶才會做這種要。…

    燕七道「這種什麼事?」

    郭大路道「魚種簡直可以叫人笑掉大牙的事。」

    顛七道「你錯廠。」

    郭大路道「我哪點錨了?」燕七道「這家人非但不是暴發戶而目還是江湖中有數的幾個
趾家大族之。」郭大路道「哦?」施七緩緩的道「用會千做門環強然很俗氣·很可笑,可是
池

    郭大路道我就覺得很可笑。」

    燕七道「那只因為你不知道他是誰。」郭大路道「我知道。」

    藏七道「你真知道?」

    郭大路道「他是個人·『個滿身銅臭財大氣粗·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有錢的人。這種人我
既不想認得他也不想跟他交朋友。這種人無論幹什麼,都願我點關係也沒有。」

    燕七笑了笑·道「只可措這種人現在卻偏偏搬恢有點關吧?」

    燕七笑道「那倒還不至於我們還沒窮到這種地步」

    郭大路鬆了口氣,道「那米你叫我趕了半天的路趕到這裡來難道就是為了看這對門環
的?」

    頹七道「也不是。」

    郭大路又有點擔心的樣子·看燕七·道「我知道你定沒有什麼好主意所以直都不肯痛痛
快抉的說出來。」

    燕七笑道「你放心至少我總不會把你賣給人家的我還捨不得哩。」

    他的臉好像有點發紅。

    郭大路卻顯得更擔心·道「個人若沒有做虧心事絕不會臉紅的。」

    燕七邀「誰的臉紅丫?」

    郭大路道:「你。」

    頹七轉過頭道「我看你眼睛發花才是真的。」

    郭大路眼珠於直轉忽然道「我明白廠。」

    熱七道「你明白了什麼?」

    郭大路道「定是這家人有個沒出嫁的者姑娘你想要我來用美男計。」

    燕七忍不住「映昧」聲笑了道「你覺得自己很美?」

    郭大路道「雖然不太美卻正是亥人見就喜歡的那種男人。」

    燕七歎了口氣道「你倒真是馬不知股長。」

    郭大路也歎了口氣·道「只可錯你不是女人,否則也定看卜我的。」

    燕七的臉好像又紅了紅卻故意板臉道「我若是女人現在就腳把你踢到陰溝裡去。」

    郭大路道「無論你怎麼說反正我這次絕不上你的當。」

    燕七道「上什麼當?」

    郭大路道「那老姑娘定又醜又怪說不定還是個大麻子所以才會圖不出去她就算有八百兩
銀子的嫁妝,也休想叫我娶她。」

    燕七用眼睛橫他冷冷道「她若長得又年青又標緻呢?」

    郭大路笑了,道「那倒可以商量商量港叫你析是我的好朋友呢為了朋友我什麼事都肯做
的。」

    燕七道「現在我想要你做件事不知道你旨不肯?」郭大路道「你說。」

    燕七道「我想請你到陰溝前面去照照自己的臉·然後再買塊臭豆腐來頭撞死。」

    這條巷於很寬,忽然間輛四匹馬拉的大馬車,很快的沖人廠巷子。

    雖然這條巷了很寬但郭大路和燕七若是小閃避得快還是免不廠要被撞倒。

    郭大路跟已經衝過去的馬車恨根的道「這條路又不是他個人的他憑哪點這麼橫衝直
撞?」燕七道「只憑』點。」郭大路道「哪點?」

    燕七道「就憑這條巷於本就是他個人的。」

    郭大路怔廠怔·這才發現甚於裡果然就只有那家人。

    馬車已經停在這家人的大門外本來靜靜的大門裡立刻有十來個人快步奔廠出來幾個人用
最快的速度卸下了拉車的馬另外幾個人就將馬車推上了石階兩旁的車道上推了進去。

    車窗裡好像有個人往外伸了伸頭看廠郭大路他們眼。郭大路卻沒有看清這個人的臉只覺
他的眼睛好像比普通人明亮些。燕七道「看樣子怕是金大帥回來了。」

    郭大路道「金大帥是誰?」燕七道「就是你說的那個財大氣租的人。」

    郭大路道「我果然沒有說錯吧。」他冷笑義道「金大帥哼你聽這名字,就該知道他是個
怎麼樣的人了。」

    燕七道「有錢人並不見得就不是好人。」

    郭大路道「但他憑什麼要叫大帥?」

    燕七道「第一因為他本就有大帥的氣源第二☆因為別人喜歡叫他大帥。」

    郭大路道「看樣子你好像也狠佩服他。」

    燕七道我能不能佩服他?」

    郭大路道「能當然能─…『可是我能不能佩服他呢?」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道「為什麼本能?」

    燕七道「你不是向都很佩服彌自己的嗎?」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所以你也應該佩服他因為他跟你本是同樣的人也很豪爽,很大路。」

    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嘿嘿是什麼意思?」郭大路道「嘿嘿的意思就是我不相信。」郭大路道「我根
本就不想看見他。」

    燕七道「可是你卻非去看他不可。」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道「因為你不去看他就只有去看那些債主的臉色了。」

    天下還有什麼比債主的臉色更耀看的?

    想到那些人郭大路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吶吶地道「你……你難道要我去跟個不認得的人開
口去借錢?」燕七道「我知道你的臉皮還沒有那麼厚。」

    郭大路道「那麼你叫我去看他幹什麼?」

    燕七沉吟道「武林中有很多怪人譬如說那位酸拖湯的父親。」

    郭大路道「你是說那位叫『石神』的老前輩?」

    燕七點點頭道「你知不知道『石神』這名字是怎麼來的?」

    郭大路道「因為他只用石頭做的兵器而且用得很好。」燕七道「答對了。」他接又道
「但石器本是上古時人用的因為那時人們還不橫得煉鐵成鋼現在什麼樣干奇百怪的兵器都有
了,他卻偏偏還喜歡用又笨又重的石頭兵器你說他是不是個怪人?」

    郭大路道「是。只不過……他跟這金大帥又有什麼關係呢?」

    燕七道「金大帥跟他樣也是個怪人,用的兵器也很奇怪。」

    郭大路道「他用什麼兵器?」

    燕七道「他只用金子做的兵器而且是純金做的。」

    翱大路眨了眨眼好像已有點明白他的意思了。

    燕七道「他最善用的兵器就是金弓神彈彈發連環亡手就是三七二十顆江湖中還很少有人
能躲得開。」郭大路道助於也是金的?」

    燕七道「純金。」

    郭大路通「你想要我去跟他動手接任他那些金彈拿回來還賬?」

    燕七笑道「據說他的金彈子每蹈至少有好幾兩重而且發就是二十顆你只要能接任他三四
發就不必再看那些債主的臉色

    郭大路用力搖廠搖頭道「我不幹這種事我絕不幹。」

    預七道「為什麼?」郭大路道「沒有為什麼,不干就是不幹。」

    燕七服珠子轉淡淡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伯……」

    郭大路大聲道「我怕什麼?」

    燕七悠然道「你當然不是怕他只不過是怕脖而巴。」

    郭大路怔了怔道「怕胖?」

    燕七道「金子雖然比鐵軟·但五六兩顆的彈子若打在人身上還是很疼的。」

    郭大路道「哼。」

    燕七道「疼起來就會腫腫起來就胖了,胖起來就不太好看。」

    他又談淡地笑廠笑接道「所以你就算不去我也不會怪你的你若忽然胖起來別人說不定還
會以為你吃了發豬藥。」

    郭大路瞪他瞪了半天板臉道「滑稽滑稽·真他媽的滑稽得要命。」

    頹七道「個人若腫了起來那才真的滑稽。」

    郭大路又瞪了他眼扭頭就走。

    燕七卻拉住了他道「你到職裡去?」

    郭大路冷冷道「我最近餓得太瘦了·本來就要想法子變胖

    燕七贍然笑·道「你難道想就這樣衝進去,找人家去打架?」

    郭大路道「我還能用什麼法子去跟人家打架?難道跪去求他」

    額七笑道「你就算真的跪求他,他也未必會出手的。」

    翱大路道「哦?」

    頹七笑道「二十顆彈子畢竟要值不少錢他又沒發瘋,怎麼會隨隨便便就用來打人?何
況,萬一真打死了人也不是好玩的。」

    郭大路幾乎要叫了起來道「剛逼我要我去的是你·現在攔我不要我去的也是你·你究竟
在擱什麼鬼?」

    燕七道「我並不是不要你去。只不過要去找金大帥交手·也得要有法子。」

    翱大路道「什麼法子?」燕七道「你想想要什麼樣的人才能令金大帥出手呢?」

    郭大路道我想不出也懶得想。」

    燕七道,「只有兩種人?」

    郭大路道「哪兩種人」

    燕七道「第種當然是他的仇家·若是有仇家找以去·他當然會定期出手的只可惜。一─
你朋他點仇恨也沒有。」

    他歎息好像覺得很遺憾的樣子。郭大路板臉造「難道要我去把他的老婆搶來·先製造點
仇很」

    燕七吃吃笑道「據說他老婆又胖又醜而且是個母者虎·你若真把她搶走廠金大帥說不定
還會非常感激你。」

    郭大路道「哼哼滑稽滑稽。」燕七道「容好除此外還有種法子。」

    郭大路道「哼」燕七道「武林中人誰也不願向別人低頭示弱的所以,若苟人光明堂墾的
找上門去找他比武較量,他就沒以法子不出手丁」

    他忽然從懷裡抽出張紅色的拜貼,婿然地說道「但這人當然囚得是個有名有勝的人譬如
說·你笨手笨腳,醉了滿地爬·輸王之王大呆鳥這種人』…「你說是不是?」

    全紅的拜貼很考究。

    亡面端正正的寫菊個狠響亮的名字「千臂如來鬼影子摸不·訣手大醉俠郭大路拜。

    金公館的門房年紀巴狠大,滿臉都是老肝巨猾的樣子接過這張拜貼自己先看了看。臉上
居然連一點吃驚的樣子都沒有,只是談淡的問道「這位郭大俠現在在哪裡?」

    郭大路道「就在這裡。」

    老門房這才抬起頭看了他兩眼,乾笑道「原來閣下就是郭大俠失敬失敬。」

    郭大路道「哼。」

    老門房皮笑肉不笑的看他,又道「郭大俠人到這裡來是不是想找我們老爺較量暗器的功
夫」

    郭大路道「你怎麼知道?」

    者門房笑得就像只者狐狸·悠然道「每個月裡總有幾依大俠要來我若還看不出閣下是來
幹什麼的,那才是怪事。」

    郭大路沉下臉!道「你既看出來丁·還不快去通報?」

    老門房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幾眼道「看起來郭大俠今天好像還沒有喝醉吧?」

    郭大路冷冷道:「大醉俠也並不定是天天要喝醉的,」

    老門房道「那末我勸郭大俠不如快回去的好。」

    郭大路道「為什麼?」

    老門房笑得更氣人,淡談道「因為到這裡來的大俠實在太多了我們家老爺說·他看見大
俠就頭暈·早就吩咐過我什麼樣人他都見,連烏龜王八蛋、強盜小偷都可以請進去可是大俠
嘛─一─嘿嘿他是絕不見的。」

    拜貼又回到燕七手上。

    翱大路氣得滿臉通紅,道「這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我輩子也沒丟過這種人,尤其是那老狐
狸就好像把我看成個賊似的·滿臉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簡直可以把人活活氣死。」

    燕七眨了眨眼道「你為什麼不給他兩巴掌」

    郭大路道「因為我本來就是個賊我做賊心虛人家不給我兩巴掌已經很客氣了我怎麼還好
意思去揍人?」

    燕七笑了。他笑的樣子當然比那老門房好看得多。

    看見他的笑翱大路的火氣好像小了些。

    燕七笑道「原來你的臉皮並不太厚,比城牆還薄一點。」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所以我現在想快點走,越快越好。」

    燕七又拉住了他,道「你急什麼我還有別的法子。」

    郭大路好像嚇了跳·苦臉道「你能不能不出別的主意了」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用手掩佐耳朵,道「我能不能不聽?」

    燕七道「不能。」

    他用力扳開丫郭大路的手吃吃笑道「這主意比剛的好得多你非聽不可。」

    翱大路苦笑道「你那不太好的在意已經快把我的人都丟光這好主意我怎麼受得了?」

    燕七道「際真的認為這件事做得丟人?」

    郭大路只有歎氣。

    燕七道「我問你,大殿蟻用暗器打你,你若接住了,會不會再送回去給他?」

    郭大路道「我又沒有瘋為什麼還要送回去給他?難道還想他再拿來打我」

    燕七道「這就對了。」

    郭大路道「哪點對了?」

    燕七道「他若用暗器來打我們·只要我們能接佐他的暗器就是我什的本事·對不對?」

    郭大路道「對。」

    燕七道「個人若憑自己的本事賺錢就沒什麼好丟人的對不對?」郭大路道「對。」

    燕七道「現在已經有幾點是對的了?」

    翱大路道「三點。」

    燕七道「那末你還有什麼話說?」

    郭大路道:「沒有了。」

    燕七道「你還想不想聽我的主意?」

    郭大路又歎廠口氣苦笑道「簡直想得要命。」

    其實明知付不出錢·還要去賒賬也是件丟人的事。

    但郭大路卻硬頭皮去賒了。

    他本來是個員要面子的人,為什麼會做這種事呢

    當然是為了朋友。

    無論誰這生中若交個肯為他丟人的朋友死了也本算冤校。

    老狐狸與大醉俠

    郭大路並不喜歡篙人也不太會罵人嗓門可真大。

    他站在金家的人門口罵人連巷於外面的燕七都聽得清消楚楚。

    巷附近有棵大白楊樹樹下有個石墩子。

    燕七就處在石墩戶上,聽郭大路罵人·臉上帶很欣賞的表情就好像夜聽個名角隅成似
的。

    因為郭大路明的不是他。

    郭大路罵的是金大帥。

    「姥金的,你明明是個人為什麼要躲在屋裡做宿頭烏龜呢?你怕什麼難道你鼻子已經被
人打否了所以不敢出來見人?」

    燕七越聽越得意因為這些話是他教給翱大路的。

    「金大帥既然不肯見你,你就站在他門口去罵罵到他出來為

    這種法嚴就叫做罵戰本來也是種很占老的戰路面且通常郁很有效,

    兩中對壘的只要方堅守不出另萬就會派人去罵戰·駕得對方受不了出來迎戰時就算成功
了。

    據說港葛亮就這樣留過蘑燥。

    郭大路本不肯這樣做侗燕七切話就動了他。

    「連港葛先生都能用這種戰略你為什麼不能?」

    既然這是種戰略並不是潑皮無賴的行徑,所以郭大路就去罵廠而且罵得真痛快。

    金大晰只要能聽得見水被他罵出來才是怪事。

    怪事年年都有的。

    郭大路的嗓門罵起人來,連於條街外的人都不會聽不見。

    但金家的大門卻偏倔還是連點動靜都沒有。

    金大帥難道是個聾子?

    別人還沒有被罵出來·郭大路自己反而先沉不住氣了。燕七教給他的話,他已經翻來理
去罵了好幾遍別人還沒有聽膩他自己卻已經罵腰了,想找幾句新鮮些的話來罵罵偏偏又想不
出。

    就在這時那老奸巨猾的門房已施施然走了出來手裡還搬張椅子。

    張狠舒服的籐椅。

    這老狐狸居然將籐椅搬到郭大路的面前來輕輕的放了卜去,臉上還是那種皮笑肉不笑的
樣子連點火氣都沒有。

    郭大路征了征,忍不住道,「炮這是幹什麼」

    老門房笑嘻嘻道「這是我仍家老爺特地叫我送來的。」

    郭大路道「他聽見我在罵他沒有?」

    老門房道「我們家老爺年紀雖不小耳朵卻還沒有聾。」

    郭大路道「他叫你送這張籐椅來於什麼?」

    老門房道「他是伯郭大俠罵得太累了所以請郭大俠坐下來罵還說郭大俠若罵得曰渴時,
無論要茶要酒,都只管吩咐,我立刻就為郭大俠送來。」

    他又笑了笑接道「到這裡來的大俠雖然多。但罵人卻還沒有個駕得比郭大俠更精彩的所
以我們家老爺希望郭大俠多罵些時候假如還能罵得大聲點那就更好了。」

    郭大路看這張籐椅·發了半天怔連句話都不說鈕頭就

    那者門房還在後面大笑「郭大俠要走了麼不送不送以後有空的時候還請郭大俠隨時過
來,這裡不但有菜有酒還有專治嗓啞的藥。」

    郭大路簡直連鼻子都快氣歪了。

    燕七看他搖頭道『「我叫你去氣別人的,你自己反面氣得半死,這又何苦呢?」

    郭大路恨恨道「你若看見那老狐狸的樣子·不被他活活氣死才怪。」

    燕七道「他無論說什麼你都當他在放屁不是就沒有氣了嗎?」

    郭大路道「我無論說什麼她都當我在放屁才真的。」

    燕七眨眨眼,道「他真的罵你是在放屁」

    郭大路道「雖然沒有說出口來,但那樣子卻比說出來更可恨。」

    燕七道「你居然受得了?」

    郭大路道「受不了也得受。」

    藐七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我本來就是在放屁。」

    燕七笑了。他笑的樣子當然還是比那老門房好看得多·卻已經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好看
了。

    郭大路看他,板臉道「你究竟還有多少好主意索性次說出來算了。」

    燕七道「你還想聽?」

    郭大路道「聽死算了聽死一個少個。」

    燕七忽也歎了口氣·苦笑道「只可惜我也漢文意了。」

    郭大路冷冷道「像你這佯的天才兒童怎麼會變得沒有主意了呢?」燕七歎道「你說那門
房是老狐狸依我看金大帥才真正是個老狐狸。」

    郭大路冷冷道「你幣是說他一向很豪爽,很大方的嗎?」

    燕七道「他真的跟你動手時·勞打不你就得賠出好幾百兩金於若打傷了你也得賠好幾百
兩銀子的醫藥費。」

    他又歎了口氣道「我看金大帥最近一定上了不少次當,學了不少次乖,所以總算已想這
道理了怎麼肯再上當呢?」

    郭大路道「他不上當我就上當了。」

    燕七賜然道「其實你也不能算上當·你總算痛痛快抉的罵了次人。」

    郭大路道「我能不能再罵次?」燕七道「這次你想罵誰?」

    郭大路道「罵你。」

    忽然間一騎馬馳來郭大路已氣得什麼事都不感興趣了也餾得回頭去看眼·站在他對面的
燕七卻低下了頭好像不願被馬上的人看見馬上入的眼睛卻偏偏很尖這匹馬剛沖人巷於突然聲
長嘶人立而起。

    馬上人好俊的騎術組繩勒·人已躍起,凌空個翻身,輕飄飄的落在郭大路他們面前身衣
服比梅予還紅紅得耀眼。歡樂莢醒

    金大帥

    酸梅湯,梅汝男。

    郭大路只覺得眼前亮失聲道「是你·你怎麼到這裡來廠?」

    梅汝男笑道「我正想問你商你們兩個人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的?」燕七道「我們在等
你。」

    梅汝男道「你怎麼知通我會來?」

    燕七道「我會算。」

    梅汝男嬌笑輕輕打廠他拳吃吃的笑道「你呀,你說的話我連個字也不倍·因為你是個─
一─」

    燕七突然掩佐了她的嘴巴臉卜彷彿又有點發紅,急道「你若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撕破你
的嘴。」

    郭大路看得義怔佐了。

    燕七明明已拒絕了酸梅湯的婚事酸梅湯中該恨死他才對。

    購個人見了面為什麼這樣親熱呢?

    梅汝男眼珠子直轉看看他義看看燕七抿嘴笑道「好·我小說可是我也不聽你的·小郭說
話比你靠得住。」她友刻就義問道「小郭我問你你們來幹什麼的?」

    郭人路乾咳了網聲勉強笑道「什麼也不下只小過……只不過來逛逛而巳到這裡來逛逛總
不算犯法吧?」

    梅汝男笑道「我還在我娘肚子裡的已經常常到這裡來玩廠」

    燕七看看郭大路鄰大路想說話·又忍體。

    梅汝男道「你們究竟在打什麼在意?我猜得對不對?」燕七道環對。」

    梅汝男咀道「那麼我寶個主意也就不必說出來了。」

    郭大路又忍不住搶問道「什麼主意?」

    梅汝男談淡道「既然依們並不是為此而來的我說了也是白說。」

    郭大路道「我們若是為此而來的呢?」

    梅獨男道「那未我也許還能替你們出個主意·幫你們個忙。」郭大路道「那麼我就告訴
你·你完全猜對了你簡直就是個活活的話葛亮。」

    悔汝男「唉陳」笑,道「我就知道·還是你比他老實些。」

    郭大路道「但你的主意呢?你不說可不行。」

    梅獨男背負雙手饅慢的跪起方步來,就好像真的將自己當成廠諸葛亮。

    燕七冷冷的道「我就知道你這個人從來不說老實話。」梅汝男笑道「隨便你怎麼樣激我
都沒有點用的·我不說就是不說。」郭大路道「要怎麼樣你才肯說?」

    掘汝男道「要有條件。」郭大路道「什麼條件?」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到手的買賣見面分半·這句話你們總該聽說過「

    郭大路笑了,道「原來你想黑吃黑。」

    梅汝男道「其實我的心並不太黑也不想真的分半隻三七折帳就行了。」

    郭大路道「你的主意若也不靈呢?」

    梅汝男道「靈不靈當場試驗。」

    郭大路笑笑道「我看你該改行去賣狗皮膏藥才對。」

    梅汝男道「這狗皮膏藥你們買不買?」郭大路道「不買也是口不買。」

    梅濁男媚然『笑道「我不賣也是白不賣。」

    高牆。

    梅汝男帶燕七和郭大路從後面轉到這黑巷子裡來。

    這條巷子當然比前面窄得多,巷底有個窄窄的黑漆門。

    燕七道「這就是金家的後門?」

    梅汝男點點頭道「牆裡面就是金家的後園開了春·金大叔就從前面的暖閣搬到後園來往
了。」

    郭大路聽。

    梅汝男道「現在我就從這裡跳牆進去·你要在後面追我。」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然後我就會找到金大叔,告訴他你欺負了我要他替我出氣。」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金大叔一向最疼我看見你追去,定就會用連珠彈對付你。」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沒有然後了只耍你能接得住他的連珠彈,立刻就變成廠個小闊人。」

    郭大路道「若接不住呢?」

    梅汝男笑了笑,道「那就說不會定變成個死人廠。」郭大路道「死人?」

    梅汝男點點頭道「他既已知道你在欺負我對你出手自然絕不會客氣。」郭大路道「你
呢」

    梅汝男道「我?我當然只能在旁邊看。」郭大路道「我若闊了,你就來找我分賬我若死
了·你總該替我買口棺材的。」郭大路道「所以無論我怎麼樣你都連點損失都沒有。」

    梅汝男笑道「當然沒有否則我為什麼要替你出主意?」

    郭大路長歎了聲哺哺道「好它意·這麼好的主意真虧你怎麼想得出的。」梅汝男道「女
人中就絕不肯做虧本的生意。」

    郭人路歎道「女人唉女人。」梅汝男道「你究竟幹不幹?」郭大路苦笑道「不干也是白
不幹。」

    梅汝男道「你此廠可不能怨我。」

    郭大路道「我若真死了·感檄你還來不及怎麼會怨你?」

    梅汝男道「感激我?」

    郭大路道「死人既不必再看債主嘴臉,也不必再聽女人噶咳·豈非比活窮受罪好得
多。」

    梅獨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假的。」

    郭大路從來沒有覺得活是在受罪。

    他一向活得很快樂。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他都能找到有意義的事做無論他做什麼都做得很起勁所以他很快樂。

    若等到他真的想死的時候世上的人就算沒死光剩下的也定沒有幾個。

    普通人家的牆丈四已經算很高廠但這道牆卻至少有兩丈梅汝男抬起頭打量了幾眼道「你
沒有把握能上得去?」

    郭大路道「馬馬虎虎。」

    梅汝男道「馬馬虎虎是什麼意思?」

    郭大路道「就是大概還可卜得左的意思因為我雖然沒有把握·卻有勇氣。

    梅汝男道「在輕功的秘訣裡有。」

    這倒不是胡吹。

    翱大路無論做什麼事,最大的秘映卻正是「勇氣」這兩個宇。」

    梅汝男看他咀息道「我只希望你莫要撞破頭才好。」

    郭大路道「就算撞破頭我也會上去。」拖汝男媚然名道「好我先卜去看看·打招呼你就
快追來。」

    郭大路道「你有把握能上得去?」

    梅汝男道「沒有。」

    她又笑廠笑道「我既沒有把握也沒有勇氣可是我有法子。」

    郭大路道「什麼法子?」

    梅汝男道「就是這個法子。」

    她忽然跳上郭大路的肩,再從郭大路肩上跳起,就跳上牆頭。

    郭大路又歎了口氣·陶聞道「女人用的法子為什麼總是要男人吃虧呢?」

    燕七淡談道「那只因為大多數男人都太笨。」

    郭大路道「你難道不是男人?」

    燕七笑了笑道「也是男人可是我不笨。」

    梅汝男已經在上回招手了。

    郭大路作勢想跳起忽義停擴來回顧看燕七。

    燕七道「你還等什麼?」

    郭大路道「我這去說不定真的會變成個死人,所以……」

    燕七道「所以怎麼樣?」

    郭大路道「所以你現在總該將那個秘密告訴我了吧?」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為什麼還本行?」

    燕七道「因為這次你絕對死不了的。」

    郭大路道「你有把握?」燕七歎道「說你笨你果然真笨。」他看郭大路·口光忽然變得
很溫柔·輕輕道「我苔沒把握怎麼會放心讓你去呢?」

    「你夏笨。」

    梅汝男看郭大路搖頭·道「你真是笨得要命。」

    郭大路瞪眼道「你憑什麼也說我笨?」

    悔汝男道「因為你本來就笨。」

    郭大路道「我哪點笨?」

    梅汝男道「那點都笨·你為什麼不能變得稍微聰明些呢?」

    郭大路道「我能不能不聰明?能不能笨點?」梅汝男道「當然能。」

    她伸手拍了拍郭大路的肩頭,媚然道「因為有很多女接子都喜歡笨點的男人所以你儘管
笨吧。」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那很多亥孩子其中之?」

    梅汝男笑道「我不是我也不敢。」

    她膘了牆下的燕七眼吃吃的笑燕子般的飛了出去。

    她當然不會飛可是她身被的確有如茄子般美妙輕盈。

    郭大路站在牆頭仿拂已有了些癡了。燕七咬嘴唇·輕輕跺了跺腳道「笨蛋,還不快追上
去」

    郭大路看他·彷彿看出了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出來,彷彿想說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有
說。

    到員後他才問了旬「你等不等我?」

    燕七道「笨蛋·我當然等你。」

    郭大路道「等多久。」

    燕七道「多久我都等。」

    郭大路這才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一定能追得上絕不會追鍺人的。」

    燕七站在牆下·彷彿也有些癡子。

    也許不是癡是醉。

    她眼波輕迷臉上泛紅暈,不是醉是什麼?

    她醉的義是什麼?

    金大帥。

    …個叫大帥的人無論他是小是真的大帥·至少總有些大帥的派頭。

    金大帥的源頭果然不小。

    他很高,比大多數人都要高中個頭。

    不但高而醫魁傳、健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