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這時上動才走回來坐廠還是臉色鐵青☆

    翱大路道「人家好心送茶來給你你能不能對她好一點?」

    王動道「不能。」郭大路道報導你真的看見她就生氣?」

    王動道「哼。」

    郭大路道「為什麼?」

    王動道「哼。」

    郭大路道「就算紅販予以前不太好但現在她已經不是紅娘子廠你難道看不出她已完全變
丫個人?」

    燕七立刻幫腔道「是呀·現在看見她的人有誰能想得到她就是那救營救難的紅娘子?」

    的確沒有人能想到。

    那又小心、又周到、又溫柔、又能忍受的青衣婦人·居然就是

    郭大路道「有誰能夠想得到,我情願在地上爬圈。」

    燕七道「我也爬。」

    王動板股·冷冷道「你們若要滿地亂爬·也是你們曲事我管不。」

    燕七通「可是你…。「王動誼籠局棋你認輸了沒有?」頹七道「當然不認輸。」

    王動道「好那麼廢話少說,快下謀。」

    郭大路歎了口氣晌賄道「看來這人的毛病比燕七還大這盤棋他不輸才是怪事。」

    這局棋果然是王動輸了。

    他中來明明已將燕七的棋封死,但不知怎麼來,他競莫名其妙的輸了。

    輸廠七顆於。

    土動看棋攝發了半天怔忽然道「來,再下局。」

    燕七道「不來了。」

    王動道「非來不可,一局棋怎麼能定輸贏?」

    蔬七道「再廠十局,你還是要輸。」

    王動道「誰說的」

    郭大路搶道「我說的因為你不但有毛病,而且毛病還不小。」

    王動站起來就要走。

    郭大路拉佳了他大聲道「為什麼我仍一提起這件事·你就要落荒而逃?」

    王動道「我為什麼要逃?」

    郭大路道「那就得問你臼己廠。」

    燕七悠然道「是呀個人心裡若沒有虧心的地方別人無論說什麼他都用不逃的。」

    王動瞪他衡·忽然用力坐下去道「好你們要說。大家就說個清楚我心裡有什麼虧心的地
方?」

    郭大路道「我先問你,是誰要她留下來的?」

    王動道「不管是誰反正不是我。」

    郭大路說道「當然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頹七。」

    沒有人要紅娘子留下來是她自己願意留下來的。

    她本來可以走。

    若換了別人·在那種情況下·定會先逼她說出那批藏寶的下落,然後很可能就殺了她。

    但郭大路他汀不是這種人。

    他們絕不肯殺個已沒有反抗之力的人,更不願殺個女人。

    尤其不會殺個不但沒有反抗之力·更有悔罪之心的女人。

    任何人都看得出紅娘子已被感動了被他衡那種偉大的友誼感動廠。

    她已明白世上最痛苦的事並不是沒有錢而是沒有朋友。

    她忽然覺得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所得的唯代價就是孤獨和寂

    國為她已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人。

    她已能瞭解孤獨和寂寞是多麼可舊的事。

    她也巴瞭解世上所有的財富也填不滿個人心裡的空虛。

    那絕不是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所能瞭解的。

    所以紅娘子沒有走。郭大路道「你說過·你們那幾年收穫不少。」

    王動道「囑。」

    郭大路道「你也說過無論港有廠那筆賬富都可以像皇帝般亨受輩子。」

    王動道「哼。」

    郭大路道「但她卻寧可放棄那種帝王般的生活寧可到這裡來服侍你,她瘋了嗎?」

    燕七道「她當然沒有瘋何況就算是瘋子也不會做這種事的。」

    郭大路道「所以就算是呆子也應該明白她的意思也應該對她好些。」

    紅娘子並不是沒有走出這屋於過。

    她出去過五六天。

    回來時,帶回來個小小的包袱,包袱裡有幾件青布衣服,幾樣零星的東西。

    那就是她剩下的所有財產了。

    其他的呢?

    她居然已將那筆冒了生命危險得來的財富,全都捐給了黃河沿岸·正在鬧水災的幾省善
堂。

    這種事簡直令人無法相信。

    王動的臉色還是鐵青的。

    郭大路道「難道現在你還不相信她?」

    燕七道「我行甚至己特地去為你好聽過,難道我們也會幫她騙你?」

    郭大路道「難道現在你還看不出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燕七道「她當然是贖罪。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她想感動你讓你回巴轉意。」

    郭大路道「假如有人這樣對我無論她以前做過什麼事我都會原諒她的。」

    干動沉默』直沒有說話。過了很久他才指起頭道「你們說完了嗎?」

    郭大路道「該說的都巳說完了。」

    燕七道「甚至連不該說的都說了現在只看你怎麼做。」

    王動道「你們要我怎麼樣做跪薩來求她嫁給我?」

    郭大路道「那倒也不必只不過…「』只不過─一─」

    燕七替他接了下去,道「只不過要你對她稍微好一點就行了。」

    王動看看郭大路又看看燕七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你們很好都很好─…「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站起來走了。

    這次他走得很慢,但郭大路反而沒有拉他因為王動向很少歎氣。

    太陽漸漸升高,將他的影子長長的拖在地上。

    他的背好像有點彎·背上好像壓很重的擔子。

    郭大路和燕七從未看見過他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的心情也沉重了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仍又聽見陣很輕的腳步聲始起頭就看到紅娘子已站在他訂面前。

    郭大路勉強笑廠笑道「坐請坐。」

    紅娘子就坐了屍來·端起她剛倒給王動的茶喝了口·又慢慢的放下·忽然道「你們剛說
的,我全都聽見了。」

    郭大路道「哦。」

    除了這個「哦」宇外,他實在攝不出應該說什麼。

    紅娘子輕輕道「你們對我的好意我很感激可是……」

    郭大路和燕七在等她說下去。

    過了很久紅娘予才慢慢的接道「可是我跟他之間的事你們還不太廠解。」

    郭大路和燕巳誰也沒有表示意見。

    他們當然不能說自己對別人的事狠瞭解誰也不能這麼說。

    紅娘子垂下頭道「我們以前本來…」本來非常要好…「中■常燎……」

    她聲音似已有些頃咽長長吐出口氣才接道「這次我留下來正如你們所說,是希望能使他
回心轉意重新過像以前那樣的日子。」

    郊大路忍不住道「你對以前那段日子·真的還狠懷念?」

    紅娘子點點頭潞然道「可是現在我才知道·過去的事就已過去就像是『個人的青春樣去
了就永遠不會再回頭。」

    說到這裡她眼淚似已忍不住要流薩。

    郭大路心裡忽然也覺得陣酸楚想說話卻不知該說什麼。他否族七燕七的眼圈兒似也有些
發紅。

    紅娘子以前雖然傷害過他們暗算過他商但現在他們早已忘廠只記得紅娘子是個心想凹頭
的可憐的女人他們心裡只有同情絕沒有仇恨。

    沒有人能比郭大路他們更容易忘計對別人的仇恨。

    又過了很久紅娘子才總算勉強將眼淚念佐·輕輕道「但你們苦以為他真是個鐵石心腸的
人你們就錯了他越這樣對我就越友示他沒有忘記我們以前的情感。

    燕七忽然點點頭,道「我瞭解。」

    他真的瞭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往往很微妙。

    人們互相傷害得越深往往只因他們相愛得更深。

    紅娘子輕輕的接又道「池對我若是很好狠客氣·我心裡反石更難受。」

    預七柔聲道我瞭解。」

    工授予通「就因為他以前對我太好、太真所以才會覺得被我負害得租理歷以現在他才會
這麼樣恨我。」

    都大路道☆地壇麼會恨你?」

    紅娘子潞然笑道「他恨我·我反而高興因為他以前若不是真的對我好現在又想麼會損
我?」

    郭大路終於點了點頭道「我橫。」

    紅娘子道「你若在一個人臉上刺了刀刺得很深,那麼他臉上必定會留下條很深的刀疤永
遠也不會平復。」

    她膀然接道「心比的刀痕也樣所以我知道我衡是永遠無法恢復到以前那樣子了,就算還
能勉強相聚在起公里也必定會有層隔膜。」郭大路道「可是……你們至少還可以做個朋
友。」

    紅娘子道「朋友?…。「

    她笑得更淒涼道「任何兩個人都可能成為朋友,但他們以前若是相愛過就永遠坦無法成
為朋友了你說是不是?」郭大路只存承認。

    紅娘子忽然站起來道「但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朋友,我永遠都不會忘了你打。」

    郭大路這才看見她手裡提個小小的包袱·動容道「你想走?」

    紅嫂子淒然道哦若勉強留下來不但他心裡難受·我也難受我想來想去,才決定還不如走
廠好。」郭大路道「可是你…─你有沒有打算港備到哪裡去呢?」紅娘子道「沒有打算」

    她不讓別人說話人員快的接又道「但你們可為放心·像我這樣的人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去
的所以你們為了他為了我,都最好不要攔住我。」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在發怔。

    紅娘子看他們日中彷彿充滿了羨慕之意柔聲道「你們若真的將我當做朋友·就希望能記
住句話。」

    燕七道「你說。」紅娘子凝注遠方緩緩地道「世上員難得的·既不是名聲也不是財富而
是人與人之間的真情,你若得到了就千萬要珍儈,千萬莫要辜負了別人辜負了自己…。「她
聲音越說越低,低低曲接道「因為只有一個曾經失去過真情的人,才懂得它是多麼值得珍借
才會瞭解失去它之後是多麼寂寞多麼痛苦。」

    燕七眼圈兒真的紅了忽然道「你呢?你以前是不是以真倍在對待他」

    紅娘子沉默丁很久才輕輕道「我本來連自己也分不清。」

    燕七道「現在呢?」

    紅娘子道「我只知道他離開後,我總是會想起他我。…找過很多人可是卻沒有個人能代
替他。」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她忽然以手掩面狂奔而出。

    郭大路想過去攔阻。

    但燕七卻攔住了他潞然道「讓她走吧。」

    郭大路道「就這樣讓她走?」

    燕七幽幽道「走了也好,不走彼此間反而更痛苦。」

    郭大路道「我怕她會……會……」

    燕七道「你放心她絕乖會做出什麼事來的。」郭大路道「你怎麼知道?」

    燕七道「因為她現在巴知道王老大對她確是真心的這已足夠。」

    翱大路道「足夠?」

    燕七道「至少這已足夠使個女人活下去。」

    她目中也已淚珠滿眶輕輕接道「個女人中中·只要有個男人的確是真心對她的她這中就
沒有白活。」

    郭大路凝視他良久良久道「你對女人好像廠解得很多。」

    燕七扭過頭目光移向遠方。

    天空碧藍陽光燦爛。

    碧藍的天空下忽然有道淺紫色的煙火沖天而起。

    燕七皺了皺眉道「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人放煙火?」

    燕七回過頭·就看見王動也正站在屋攝卜,看這道煙火。

    風吹過來紫色的煙火隨風順散。

    郭大路道「只要人家高興隨時隨地都可以放煙火·這點也不稀奇。」

    燕七似在沉思,賄賄道「是不是就好像隨時隨地都可以放風第樣?」

    郭大路沒有聽清楚正準備問他說什麼。

    忽然閻王動已衝到他訂面前,道「她呢?」

    「她」自然就是紅娘子。

    郭大路道「她已經走了因為她覺得你……」土動大聲打斷了他的話道「她什麼時候定
的?」

    郭大路道「剛走……」

    這兩個宇剛說完王動的人已橫空掠起只閃就掠出牆外。

    郭大路笑了道「原來他對她還是很好·她根本不必定的。」

    他搖頭,笑道「女人為什麼總是這樣喜歡多心?」

    燕七臉上卻連絲笑意也沒有沉聲道「你以為那煙火真是放玩的?」

    郭大路道「難道不是?」

    燕七歎了口氣,道「江湖中的勾當,看來你真的連點也不懂。」郭大路道「我本來就不
是個老江湖。

    燕七道「假如我們要對付個人,你在這裡守他我在山下你有了他的消息時,用什麼法子
來通知我中

    郭大路道「不會的。」燕七道「不會的?談是什麼意思?」

    郭大路道「這意思就是說像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會有。」

    燕七道「為什麼?」

    郭大路眨眨眼道「因為你若在山屍守,我定也在山下。」

    燕七服睛裡露出了溫柔之色,但臉卻板了起來道「我們現在說的是正經事你能不能好好
地說甸正經話」郭大路道「能。」

    他想了想才接道「山和山下的距離不近我就算大喊大叫你也未必聽得到。」

    燕七冷冷道「聰明聰明你真聰明極了。」

    郭大路笑了·義想了想才說道「我可以叫別人去通知你。」燕七道「若沒有別的人
呢?」

    郭大路道「我就自跑下山去。」

    燕七瞪他板臉道「你腦袋裡裝的究竟是什麼?稻草?木

    郭大路笑道「除了稻草和木頭之外,還有腦門子想逗你生氣的念頭·我總覺得你生起氣
來的樣子·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

    他不讓箍七開口搶又道「其實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你認為那煙火也跟風第樣是江湖中人
傳遞消息的訊號。

    燕七還在蹬他過了很久才長長歎嚴門氣道「我總有天非被你活活氣死不可。」

    就亦這時山薩忽然也有道紫色的旗花煙火沖天而起。

    郭大路的神色也變得正經起來了道「以你看,是本是有江湖人到了我們這裡?」

    頹七道「而且還不止個。」

    郭大路道「你認為他們是來對付紅娘子的?」

    燕七道「我不知道·但王老大邦必定是這麼想法所以他才會趕過左。」

    郭大路動容道「既然如此,我們還等在這裡幹什麼?」

    燕七道「因為我還要段你商量一件事。」郭大路道「什麼事?」

    燕七道「這次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讓我個人去……」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郭大路巳用力搖頭道「不能。」燕七皺皺眉道「我們若全走了誰留在
這裡陷小林?」

    他訂當然不能將林太平個人圖在這裡。

    經過了卜次的教刀後現在無論什麼事,他們都份外小心。郭大路沉吟道「這次你能不能
讓我走你留在這裡?」燕七也立刻搖頭道「不能。」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的聲音忽然變得溫柔起來道「你的傷本來就沒有完全好再加止你又死不要命·不等
傷好之後就個人偷偷溜下去喝酒翱大路道「誰個人偷偷喝酒?難道我沒有帶酒回來…─」

    燕七沉臉道「不管怎麼樣你現在還中能跟別人交手。」

    郭大路道「誰說的?」

    燕七瞪眼道「我說的你小服氣?」

    郭大路道「我……我……」

    燕七道「你若不服氣。先因我打架怎麼樣?」

    郭大路攤開雙手,苦笑道「誰說我不服氣我服氣得要命。」

    他捧起那張擺棋盤的小桌子,賄陶道「你快眾吧我左找小林下盤棋他的狗屎棋剛好跟我
差不多。」

    燕七看他企過去目光又變得說不出的溫柔溫柔得就像是剛吹融大地上冰雪的春風樣。

    現在正是春天。

    春天本就是屬刁☆多情兒女訂的季仿。

    春天不是殺人的季節。

    春天只適於人析來聽音樂般的碉瞅鳥語多情盯吁·絕不適於聽到摻呼。

    但就在這裡他聽到一聲慘呼。

    一個人垂死的慘呼。

    世上有些地方的春天到得總好像特別遲些。

    還有些地方甚至好像永無春天。

    具實你若要知道春天是否來了用不去看枝頭的新綠,也用不去問春江的野鴨。

    你只要問你自已。

    因為真正的春天既不在綠校卜·也不在暖水中。

    真正的春天就在你的心裡。

    鋼刀下是久還沒有春天的,

    血泊中也沒有。

    個人臥在血泊中呼吸已停止·垂死前的慘呼也已斷絕。

    刀還被緊緊握在他手。

    柄雪亮的鬼頭刀開惡,沉重!

    九個人,九柄刀

    風中瀰漫令人嘔吐的血腥氣春天本巳到了這暗林中,現存即似又已去遠。

    九個人手裡緊握刀將紅娘子圍信

    九個到悍、矯健、目光惡毒的黑衣人個已倒臥在皿油,戶。

    紅夠子看他介·臉亡又露出了那種「救營救難」的據笑纖纖的手指向血泊中指了指媚笑
道「這位是老幾?」

    亡個人緊咬牙只有個最瘦的黑衣人從牙縫裡吐出兩個中「者八。」

    紅旗子搬手指道「第個死的好像是老六·然後是老二、老九、老卜浴加亡老八唉十二把
大刀如今已只剩下八把刀廠。」

    黑衣人道「不錯十二把刀已有五兄弟死在你們手裡。」

    他喉閻發出蚜留般的低吼,歷聲道「但八把刀還是兄弟足夠將你剁成肉呢「

    紅娘子笑了笑聲如銀鈴。

    八個人中有三個忽然不由白主,向後退了中步。

    紅娘子銀鈴般的笑道美人由活色生香的才好像我這麼樣個活色生香的美人剁成肉泥豈非
可俗?」

    她眼波流動從倒退的三個人臉膘過媚笑道「你們總該知道我有些什麼好處的,為什麼中
告訴你的兄弟們?你們真自私……死人已中會說話你們難道也不會?」

    這二人臉色都變了突然揮刀撲過來。

    那最瘦員高的黑衣人忽然聲低吮「住手」

    他顯然是這十二刀的第把刀,晚聲出口刀災刻在半空中停

    紅娘子嬌笑道:「你們看、我就知道體們的趙老大也捨不得殺雙的·他雖然不是個憐香
惜玉的人但個亥人的好壞·他至少還懂

    趙老大沉臉緩緩道「你很好,我的確捨不得殺你因我捨不得你死得太快。」

    紅娘子眼波流動,笑得更媚柔聲道「你要我什麼時候她我就什麼時候死你要我怎麼死你
知道什麼事我都情願為你做的。」趙老大道「好·很好。」

    個人要做者大話就不能太多。

    因為越不說話,說出來的話就越有價值。

    趙老大也不是個喜歡多話的人他說話簡短曬有效

    「你殺了我們五個兄弟我們砍你五刀這筆帳就從此抵銷。」

    紅娘子眨眨眼道「只砍五刀?」趙老大道「賜。」

    紅娘子道、「連利息都不要?」

    趙老大道「囑。」

    紅娘子歎了氣「這閱也不能算石公平我也很願意答應叫可況現在你們八個對付我個·我
想不答府也不行。」

    趙老大道「恢明白最好。」

    紅娘子道「我雖然很明白只可惜一樣事。」

    趙者大道「什麼事?」

    紅娘子道「我怕疼。」

    她看他們手裡的刀股上露出可憐中號的表情,說道「這麼

    趙老大道「不瘩。」

    紅娘子道「真的不疼?」

    趙老大道「至少第二刀就不會疼了。」

    紅娘於好像還聽不懂的樣子道「你保證?」

    趙老大道「我保證。」

    紅娘子道「有你保證我當然放心得很·但我也有個條件。」

    趙老大道「你說。」

    紅娘子道「第刀定要你來砍。」

    她冰淋琳的雙眼睛瞪趙者大·義道「因為我不信任別人,只信任你。」

    趙老大道「好。」

    他慢慢的走過來腳步很重幾乎已可聽到腳底探碎沙石的聲

    刀還是垂的。

    他的手寬大面授削,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

    他已使出了十分力。

    「第二刀絕不會疼的。」這一刀砍下去·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有疼的感覺不可能再有任何
感覺。

    紅娘子居然閉上了眼睛·臉亡還有帶那種令人銷魂的微笑道「來吧快來。」

    刀光閃帶尖銳的風聲砍下來。

    紅娘子突然自刀光下鑽過閃動的刀光中飛起一片烏絲。

    她頭髮已被削去廠大片。

    可是她的手,卻已托起了趙老大的肘,另隻手就按住他肋下的穴道上。

    誰也沒有分辨出那是什麼穴,但誰都知道那必定是個致命的穴退。

    每個人的臉上看來都像是被人重重在小腹子上踢了腳。

    紅娘子還是在笑。

    那種要命的笑。

    她銀鈴般笑道「你現在總該明白我為什麼定要你先動手了吧因為我早就知道你的手會軟
的我早巳知道你已看上了我。」

    趙者大的手並沒有軟

    他那刀還是很快很狠。

    只不過他刀砍下時竟忘了刀下的空門在個已閉上限等死的女人面前誰都難免會變得粗心
大意些的。

    他義得到個教訓

    「你若要殺人得隨時隨刻防備別人來殺你。」

    這當然不是件愉快的事。

    「你若要殺人得準備過生緊張痛苦的日子。」

    趙老大歎了口氣·道「彌想怎麼樣?」

    紅娘子笑道「也不想想麼樣只不過想跟你談筆生意。」

    趙老大道「什麼生意?」

    紅娘子道「用你的條命,來換我的條命。」

    趙老大道「怎麼換?」

    紅娘子笑道「這簡單得很我若死了你也休想活。」

    趙老大道「我若死了呢?」

    紅娘子甜甜的笑道「你若死了我當然也活不下去但我怎麼捨得讓你死呢?」趙老大想了
想道「好。」

    誰也沒聽懂這「好」宇是什麼意思只看見他手裡的刀突又砍

    刀砍在他自己的頭廣。

    紅娘子是個老江湖。

    老江湖若已托佐了個人的手時當然已算準了他手裡的刀已無法傷人。

    紅娘子算得很難,只不過忘了件事。

    趙老大手裡的刀雖沒法子砍她,卻還是可以彎回手砍自己。

    她只顧保全自己的命就忘了保全別人的命。

    她以為別人也願她樣總是將自己的命看得比較重些。

    卻忘了有些人為了愛或仇根是往往會連自己性命都不要的

    愛和仇恨的力量技校比什麼都大。

    大得絕非她所能想像。鮮血飛濺。

    暗赤色中帶乳白色的血漿飛濺出來雨點般濺在紅娘子臉上。

    紅娘子的眼險已被血光掩住只看到趙者大的一雙充滿了憤怒和仇恨的眼睛忽然死魚般凸
了出來然後就被皿光掩住。

    她立刻聽到片野獸落人陷跳時的驚怒吼聲。

    淒厲的刀風,四面八方向她砍下來。

    她躍起閃避·勉強想張開眼睛。但她還是連刀光都看不見只能看得到中血光。

    她再躍起只覺得腿上涼好像並不太疼·但這條腿上的力量卻突然消失。

    她身子立刻要往下沉。

    她知道這…沉下去就將沉人無邊的黑暗萬劫不復。

    奇怪的是她心裡並沒有感覺到恐懼,只覺得有種奇異的悲哀。

    她忽然又銀趙了王動。

    個人在臨死前的剎那心裡在想什麼?

    這句話也許沒有人能答理。

    因為每個人在這種時候想起的事都絕年會相同。

    她想的是工動想起了干動那張冷冰冰的股也想起了王動那顆火熱的心。

    她臉上忽然露出絲徽笑就好像覺得只要能聽到這嘯聲·死活都無關緊要。

    嘯聲清亮如鷹映九霄盤旋而卜。

    紅娘子的人也已沉下。

    她忽然有了種放鬆的感覺·覺得已可以放鬆切因為這時一切事都已無關緊要。

    她就這樣沉廠下來倒在地上其至連眼睛都懶得張開,幸好她眼睛沒有張開。

    她若看到現在的情況心也許會碎,腸也許會斷·膽也許會裂。

    閃亮的刀光交織砍向紅娘子。突然間…個人帶長嘯自林梢衝下·沖人刀光。

    他似已忘了自已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也忘了刀是用以殺人的。他就這樣衝入刀光。

    刀光中又濺起了血光。

    有人在驚呼「鷹中王。」四艷還沒有死。」

    有人在恐駕「現在就要他死。」

    王動當然可能死這點他知道。

    但他也知道只要他活就沒有人能在他面前要紅浪子死。

    以他的血肉之軀擋住了殺人的刀擋住了紅娘子的身前。

    刀雖鋒利而沉重但他絕不退後。

    這種勇氣不但值得尊敬,而且可怕非常的可怕。

    燕七來的時候,他身上已有了七八處刀傷每道創口都窿流血。

    任何人的勇氣往往都隨流出來。

    他沒有。

    燕七看到他的時候·心雖沒有碎·腸雖沒有斷侗鮮血已衝上頭頂。衝上咽喉。

    在這瞬閻他忽然也忘廠自己的死活。

    勇氣是從哪裡來的呢

    有時是為了榮譽有時是為了仇恨·有時是為了愛情有時是為廠朋友。

    無論這勇氣是怎麼來的都同樣值得尊敬都同樣可貴。

    四

    郭大路也來了。

    無論為了什麼無論在征何情況下他都不會讓朋友拚命自己卻留在屋裡下棋的。

    只可借他來的時候血戰已結束。

    地上只有九柄刀。

    有的刀躺在血泊中,有的刀嵌在樹上,有的刀鋒已捲·有的刀已斬斷。

    王動正在看紅娘子腿上的刀傷已渾忘了自己身的刀傷。

    燕七靜靜看他們目光中也不知是欣喜,還是悲傷。

    郭大路悄悄走過去·悄悄道人呢?」

    預七也同時在問「人呢?」郭大路道「你問的是誰?」燕七道「小林。」

    郭大路說道「我當然不會留下小林個人在屋裡的。」

    頹七道「你帶他來了?」

    郭大路點點頭·回答道「他就坐在那邊的大樹上面。」

    從那裡的樹上看過來可以看到這裡的舉動,但這裡的人卻看不見他。

    躲藏不但要有技巧,也是種藝術。

    「在正確的時間裡·找個正確的地方。」這就是「躲藏」這兩個字全部意義的精粹。

    郭大路道,「我問的是那些拿刀的人。」

    燕七道「他們都走了。」

    郭大路在地上拾起把刀,掂了掂帶笑道「難怪他們要將刀留下廠。這麼重的刀拿在手
裡·的確跪不快。」

    燕七道「不錯因為他們本就不是常常會逃走了人。」郭大路道「你認得他們?」

    燕七道「不認得但卻知道個三把大刀在關內關外都很有名。」

    郭大路道「有名的強盜?」

    燕七道「也是有名的硬漢。」

    郭大路道「但硬漢這次卻逃廠。」

    燕七道:「你以為他打怕死?」

    郭大路道「若不怕死為什麼要逃?」

    燕七看王動道「他們怕的並不是死·而是有些人那種令人不能不害怕的勇氣。」

    他慢慢的接道「也許他們根本不是害陷而是感動……他行也是人,每個人都可能有被別
人感動的時候。」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忽又問道「他們怎麼潮道紅娘子在這裡?」

    燕七道「催命符他們死在這裡的消息江湖中已有很多人知道。」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江湖中的消息,傳得倒真快。」

    燕七道「江湖人的耳朵本來就很靈何況仇恨往往能使個人的算朵更靈。」

    郭大路道「他析的仇結得這麼深?」

    燕七道「十三把刀和催命符本來也可算是同夥仍紅娘子胡出賣了他們。有一次他蔚被人
圍攻的時候紅娘子居然……」

    郭大路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這種狗咬狗的事·我懶得聽。」

    燕七道「你想聽什麼?」

    郭大路看王動和紅娘子目中漸漸露出種柔和的光輝緩緩道「現在我想聽一聽可以令人心
裡快樂曲事片火決樂的消息·臀如說…─「

    燕七看他·目光也漸漸溫柔·柔聲道「臀如說什麼?」

    郭大路道「譬如說春天的消息。」

    燕七的聲音更溫柔·道「你已用不再問春天的消息。」

    郭大路道「為什麼」燕七道「因為春天已經來了。」

    翱大路眨眨眼·笑道「已經來了麼?在哪裡?我怎麼看不見?」

    燕七轉頭去看王動和紅娘子泵聲道「你應該看見的·因為它就在這裡。」

    郭大路的聲音也很溫柔·輕輕道「不錯它的確就在這裡。」

    他看曲卻是藏七。

    王動的眼睛。

    他忽然發現淳天就在燕七的眼睛裡。

    黃金世界

    病人是種什麼樣的人呢

    這名詞也像很多別的名詞樣有很多種不同的解釋。

    有的人解釋

    病人就是種生了病的人。

    這種病人當然無可非議但卻還不夠十分正確。

    有時沒病的人也是病人。

    譬如說受廠傷的人中了毒的人體能不能把他仍算做病人

    不能。

    還是春天。

    王月,正是草任鴦它的濃春。

    白雪已溶盡。地上一片綠。

    郭大路正坐在綠蔭下發怔。

    他是真在發怔因為連燕七走過來的時候他都沒有注意。

    癰七本來可以嚇跳·本來也很想嚇他眺的。

    但是看到他的樣子,燕七就不忍嚇他了。

    他是什麼樣子呢

    一臉吃也汲吃飽,睡也沒陋足的樣子而且已癱了很多。

    燕七輕輕歎了口氣悄悄地走過去,走到他面前時,股上就露出笑意問道「喂恢在發什麼
怔?」

    郭大路始起頭,看了他半天忽然道「你知不知道病人是種俘麼樣的人?」歡樂英夠

    燕七道「是種生了病的人。」

    郭大路搖播頭。

    燕七道「不對?」

    郭大路道「至少不完全對。」

    燕七道「要怎麼說才算對?」

    郭大路想廠想道「在孩子打的眼中·只要是統在床上不能動的人就是病人這種人並不定
有病。」

    燕七道「你也不是孩子。」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在我眼中看來病人只不過是種特別會花錢的人。」

    燕七道「這是什麼話?」

    郭大路道「這是真話。」

    他說的確實是真話。

    病人雖然不能喝酒,但卻要吃藥。

    不但吃藥·而且還要吃補品·這些東西通常都比酒貴。

    燕七當然也知道這是真話因為這地方現在有三個病人。

    林太平的傷還沒好·又多了紅娘子和王動。

    燕七板起了臉道「就算真是實話你也不該這麼樣說的。」郭大路苦笑道「我的確不該這
麼樣說的,但卻不能不說。」

    燕七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我現在已經俠變成個死人了。」

    燕七道「死人?」

    郭大路望面前的疊東西苦臉道「照這樣下去用不兩天,我想不跳河都不行。」

    他面前擺的是大疊帳單。

    帳單的意思就是別人要問他要錢的那種單子。

    郭大路從中間抽出張,念道「精純燕窩五兩紋銀力二兩

    他將這單子重重摔,長歎道「』個鳥做的窩居然能這麼值錢,早知這樣子我蔚不如變成
只烏算了也免得被藥鋪的人來逼帳。」

    燕七一笑道「你本來就是隻鳥呆鳥。」

    郭大路歎氣的聲音更長道「我相信就算是真的呆鳥·也絕不會來管帳。」

    燕七眨眨眼道「誰叫你來管帳的?」

    郭大路指臼己的鼻子·說道「我我這只呆鳥。」

    的確是他自己搶關要管帳的。

    林太平、紅娘子和王動都已不能動能動的人只剩下他願燕七兩個要做的事卻有很多。

    燕七問他道「你是要管家還是管帳?」

    郭大路連想都沒有想·就搶說「管賬。」

    在他想來管帳比煮藥僥粥侍病人容易得多也愉快的多。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錯廠·錯得很厲害。

    郭大路苦笑道「我本來以為天下再也沒有比管帳更容易的事

    燕七眨眨眼道「哦?」翱大路道「因為以前那幾個月裡,我們根本沒有帳可管。」

    燕七笑道「就算有賬也是筆糊塗帳。」

    郭大路道「點也不錯。」

    他又四了門氣☆接道「那時我仍有錢就去吃點喝點沒錢就憋,就算整天不吃不喝都沒關
系。」

    燕七道:「那時我們至少還可以大飲兒齊出主意去找錢。」

    郭大路道「但現在卻不同廠。」

    燕七慢慢的點了點頭也不禁長歎了聲,道「現在的確個問

    病人既不能餓,更不能吃藥。

    所以不管他們有錢沒錢,每天都有筆固定的開支是省不了的。

    那筆開支還真不少。

    出支意去找錢的人反而連個都沒有了。

    燕七要忙照顧病人·郭大路要拚命動腦筋賒帳。

    郭大路歎道「我只奇怪件事。」

    燕七道「什麼事?」

    郭大路道「我雖然沒有在江湖中混過人目江湖好漢的故事卻也聽過不少怎麼從來沒有聽
過有人為錢發愁的?」

    他苦笑又道「那些入好像隨時郁有大把夕☆把的銀子往外掏那些銀子就好像從天上掉下
來的。」

    燕七想了想·道「以後若有人說起我們的故率·也絕不會說我們為錢發愁的。」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道「因為說故事的人總以為別人不喜歡聽這些事。」

    郭大路道「侗這卻是真事。」

    燕七道「真事雖然是真事但這世上敢說真話的人卻不多。。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敢說?伯什麼?」

    燕七道「怕別人不聽。」

    郭大路道「難道那些說故事的人都是呆子·難道他們不明白真事也…樣有人喜歡聽的「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那些神話傳說般的故事聽起來也許比較過癟些但真的事卻定更能
感動別人只有真能感動人心的故事才能永遠存在。」

    燕七笑了笑道「這些話你最好去說給這些說故事的人去聽、」郭大路道「你是不是懶得
聽?」

    燕七道「是。」郭大路道「你想聽什麼?」

    藏七道「我想聽聽我們現在究竟已虧空了多少?」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不多還不到萬兩銀子」

    萬兩銀子的虧空在某些人眼中看來的確不算多。

    在郭大路有錢的時候看來·這虧空也不能算多。

    問題並不在虧中了多少而在你有多少。

    燕七道「這萬兩銀子的帳·是不是都急要還的?」

    郭大路道「要帳的人已經逼得我要眺河了,你說急不急?」藏七道觀在我們手頭還剩多
少」

    郭大路歎道「不少「一「再加二錢就可以湊足兩銀子了。」

    燕七也開始發怔。

    兩銀子和萬兩銀子的差別,就是差九干九百九寸『九兩銀子

    這筆帳人人都會算的。

    所以燕七隻有發征。

    怔了半天他才長長歎了口氣,道「現在我才總算明白窮的意思廠。」

    郭大路道「你直到現在才明白?」

    頹七點點頭道「因為以前我們雖然沒錢但也不欠別人的債所以那還不能算窮。」

    郭大路歎道「現在我只要能不欠別人的債我情願在地卜爬二天三夜。」

    燕七道「只可借你就算爬三年·也爬不出萬兩銀子來。」

    郭大路道「用不萬兩只要九干九百多兩就行。」

    燕七道「問題是你怎麼去弄這九干九百多兩銀子呢」

    郭大路苦笑道「我沒有法子。」

    燕七道「我也沒有。」

    郭大路眨廠眨眼道「我們為什麼不能夠去做強盜?」

    燕七道「因為我們不是做強盜的人。」

    郭大路道「要哪種人才能做強盜?」燕七道「不是人的那種人。」郭大路道「我們能不
能劫富濟貧?」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能?劫富濟貧的義不是強澆只能算是儲激、英雄。」燕七道「你想
去劫淮?」

    郭大路道「那些為富不仁的奸商剝削老百繼的貪官污吏。」

    燕七道「劫完廠去濟難的貧呢?」郭大路道「當然是先救咱們自己的急濟咱「自己的
貧。」

    燕七談淡道「那就不是英雄是狗熊了。」他接又道「就因為以內良多人有這種狗熊想法
所以世上才會有這麼多強播。

    也許世上大多數強盜州正都是從這種自己騙臼己的想法中來的。

    郭大路想廠想,苦笑道「照你這麼樣說看來我們只有條路對以走。」

    燕七道「四條路?」

    郭大路道「賴帳。」

    燕七道「你知不知道要哪種人才能賴帳?」

    郭大路知道所以他歎了口氣道不要臉的那種人。」

    燕七道你能不能賴帳?」

    郭大路道「不能。」

    何況他就算能賴帳也不行。

    王動他們的傷還沒有好,還需要繼續吃藥繼續進補。

    你賴了這次帳·下次還有誰賒給你?

    生財之道

    郭大路又歎了口氣道「照這樣說來我們豈非已無路可走?」

    燕七道「誰說我佰已無路可走?路本是人走出來的,只要你有決心只要你肯走·就定有
路走。」

    郭大路道「這道理我明白,而且也說給別人聽過·可是現在

    郭大路道「現在我只相信件事。」

    燕七道「哪件事?」

    郭大路道「今天我若還沒有把欠的錢拿去送給人家今天我訂就得斷炊。」

    世上有很多道理都很好。

    只可惜無論多好的道理也賣不了九干九百九十九兩銀子。

    連兩銀子都賣不廠。

    剛是個發怔,現在是兩個人。

    兩個人發怔比個更難受。

    郭大路簡直已受不廠,站起來兜廠十七八個圈子·忽然叫廠起來,道「我想起句話來
廠。」

    燕七用眼角膘廠他一眼道「一旬利麼話?」

    郭大路道「句很有用的話。」

    燕七道「有什麼用?」

    郭大路道「至少可以用來救急。」

    燕七道「這麼樣說來·我倒也想聽聽了。」

    郭大路道「朋友有通財之義這句話你想必也聽過的。」

    燕七道「你想去找別人借錢。」

    郭大路道「不是去找別人,是去找朋友。」

    燕七道「這世上只有種人的朋友最少·你知不知道是哪種

    郭大路道:「哪種人?」

    燕七道「就是想去找朋友借錢的那種人。」

    郭大路道「我也不想去找很多朋友·想去找個。」

    燕七道「等你想去找朋友開口借錢的時候你也許就會發現自己連個朋友都沒有。」!

    郭大路道「可是像我們這種朋友「…「

    燕七道「若是像我們這種朋友根本就用不等你開口。」

    郭大路道「所以你認為天下根本就沒有彌可以開口借錢的朋

    燕七道「個也沒有。」

    郭大路道「我卻認為有個、」

    燕七道「誰?」

    郭大路道「酸梅瀝。」

    燕七扳起廠臉連話都不說了。

    郭大路道「我不是要你去開口,我可以去,我總算幫過她的忙。」

    燕七又冷笑道「世上也只有種人會犬找女人借錢。」

    郭大路道「你說的是哪種人?」

    燕七冷冷道「呆子只有呆子刁會認為女人肯儲『萬兩銀子給他。」

    郭大路道「我也知道亥於總比男人小氣些,但在她的服巾看米萬兩銀子應該算不了什麼
的。」燕七道「的確算不了銷麼·只不過是燈兩銀子而已。」

    郭大路道「可是她並不小氣。」

    燕七道「再大方的女人也不會借錢給男人的。」

    郭大路道功什麼?」

    燕七道,「因為女人的想法不同。」

    郭大路道「有什麼不同?」

    燕七冷冷道「她打總認為肯向亥人開口借錢的男人定是最沒出息的男人。旨借錢給男人
的女人·也樣沒出息。」

    郭大路怔了半天,忽然笑了笑道「其實女人的想法究竟怎麼樣也只有文人自己才知道你
又本是個亥人。」

    燕七板臉,道「我當然不是。」

    郭大路笑道「所以你也不知道·所以我還想去試試。」

    燕七道「若是去碰釘子呢?」

    郭大路歎廠口氣·道「就算碰釘子,碰的也是石頭釘子·總比碰別人的鐵釘於好。」

    他忽又笑了笑哺購道「假如世上還有金於、銀釘子·我倒情願去多蹬幾個。」

    燕七的眼睛忽然亮了·忽然跳起來大聲道「你總算說了旬真有用的話了「

    郭大路反而怔任吶響道「我說了什麼?有什麼用?」

    燕七道「這句話非但真有用而且還真值錢。」

    郭大路更聽不懂。

    熱七已從地上撿趙廠七八塊石頭·道「你知不紉道我的暗器功夫不錯?」郭大路搖央道
「術細道·你又沒有用暗器來對付過我。」

    藏七道「我若用暗器對付你你能不能接任?」

    郭大路道「不定。」

    燕七道「你想不想試試看?」

    郭大路道「不想。」燕七道「不想也不行·你非試不可。」

    他手裡的石頭忽然以「滿天花雨」的手法向翱大路打了過去。

    真打廠過去點也不客氣。

    暗器中有種「滿天花雨」的手法·江湖中幾乎人人都知道都聽過。

    但真正看過這種手法的人已不多,真會用這種手法的當然更少。

    現在郭大路總算看到了。

    燕七非但真會用這種手法,麗民還用的真不錯。

    七八塊石子暴雨般向郭大路打了過來。

    郭大路轉身、錯步·避開了兩三塊石頭,又伸手接任了三四塊卻還是有兩塊打在他身
亡,打得他叫起來。

    他瞪燕七,大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苑七笑道「也沒什麼別的意思,只不過想要你去嫌幾千兩銀子回來陌已。」

    郭大路又怔了怔道「用什麼去賺?」

    燕七道「用彌的手。」

    他笑了笑接又道「你的手已經蠻靈的了,能接任我四件暗器的人已不多只要再練幾
次·去賺幾千兩銀子簡直易如反掌。」

    郭大路看自己的手·越看越溯徐。

    他實在看不出這雙手憑什麼能蛾幾千兩銀子…。』若要他這雙手去輸個幾千兩銀子那倒
真是易如反掌

    他把傲於就輸過幾千兩。

    燕七又在那裡撿石頭。

    郭大路忍不住問道「你究竟想要我去幹什麼?去擲銀子騙人的錢?」

    燕七笑道「擲般於你還能去騙誰的錢?你就是輸王之王。」

    燕七笑道「輸得更快的法子,確實沒有了這次我是要你去贏的。」

    郭大路道「輸王之王怎能源得了?」

    燕七道「只要你能一廠子將我所有暗器接住,我就包你能贏得

    郭大路道「若還是輸呢?我拿什麼輸給人家?」

    燕七歎了口氣,道「這歐你若還是輸只伯就連命都得輸出去

    郭大路苦笑道「我好像只有條命可輸。」

    燕七道「所以你非想法子接住我的這些暗器不可,若是你的手接不住·用昭去咬也得咬
住它。」

    要接任用「滿天花雨」這種手法發出的暗器並不是件容易事。

    郭大路接了三次身上已攝了七下子雖然不太重假也打得骨頭隱隱發疼。

    這次燕七居然點也不心疼·又在那裡滿地撿石頭了。

    郭大路只有在旁邊看發怔。

    直到現在為止,他還摸不清頹七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若是換廠別人·怕早就不干
了。

    可是他信任燕七。

    他相信就算天底下的人都要來整他的冤技·燕七也絕不會幫人家。

    院子裡的小石頭並不多,燕七手裡捧滿把還覺得不夠又跑到牆角那邊去撿了。

    郭大路摸肩頭上被打得又鞍又疼的地方,忍不佳歎了口氣。

    要他下於就接佐這麼多暗器他實在沒把握。

    風中帶花香對面的桃花已快開放郭大路抬起頭,忽然看到王動正坐在窗口向他招手。

    等燕七撿好石頭轉身他已跑到王動那邊去了兩個人個在窗裡個在窗外,指手劃腳曬噶咕
咕也不知在說些什麼。

    燕七隻有等。

    等了者半天·才看見郭大路施施然走了過來背負雙手股上的表情好像很得意的樣千。

    王動還坐在窗口朝這邊看臉上也帶笑,笑得好像很神秘。燕七忍不佳,問道「憋跟淮兩
個?」

    燕七道「你跟王動。」

    郭大路道「哦你說干動呀他要我告訴你今天晚上他想吃排骨婉蘿〉。」

    誰都看得出他在說謊。

    郭大路說起謊來,膛上好像掛招牌樣。

    頹七瞪了他眼冷冷道「說謊的人小心牙齒被人打掉。」

    郭大路笑嘻嘻道「你試試看。」

    燕七通「好。」

    這下於他非但打出的石頭更多·而且用的力量也更大。

    力量用得大,石頭的來勢也當然更急。

    郭大路的身子滴溜溜轉她手裡忽然多廠兩樣銀光閃閃的東西,就好像小孩子捉職蚜用的
那種帶柄的兜網。

    十來塊又急義快的壇蝗石就好像蝸鮮樣幾乎全被他撈進網裡。

    漏網的最多也只不過有兩三塊麗已郭大路輕輕鬆鬆的就躲開

    這丫子燕七連眼睛看得好像有點發直,瞪眼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翱大路笑嘻嘻道你看這玩意兒怎麼樣你佩服不佩服?」

    燕七道「是不是王老大剛教繪你的?」

    郭大路得意洋洋,道「就算是他教給我的也得要我這樣陰明

    燕七撇了撇嘴道「你幾時變得聰明起來了?」

    郭火路笑道「我本來就不笨只要是好玩的花樣我中推會。」

    燕七伸出乎道「拿來給我看看。」

    郭人路雙手友刻縮回背後道「不行。」

    燕七道「好你再試試這個。」

    這次他發昭器的手法更快更絕。

    十來塊小石頭,好像都變成活的·都帶翅膀還長眼睛·專找郭大路身上最弱的地方打。

    誰知道郭大路手裡的兩隻網也好像中就等在那裡了。

    這次十來塊石頭能漏出網的居然只有塊。

    郭大路大笑道「現在你總該佩服我廠吧?」燕七瞪眼·終於也抿嘴笑,道看來你的確不
笨。」

    郭大路更得意、道:「老實說、接暗器的手法·我以前並沒有認真練過·只因為……只
因為什麼你猜不猜得出?」

    燕七道「猜不出。」

    郭大路道「只因為我的手天生就比別人快眼睛也天生就比別人尖所以根本不用練。」

    燕七淡淡的說道「所以冰才會接那大娛蟻下子。」

    郭大路居然點也不臉紅還是帶笑道「那不算,現在你再叫他來試試。」

    他眼珠於轉了轉又笑道「聽說江湖好漢都有個能叫得響的外號現在我倒想出個外號給我
倒真合適。」

    燕七道「什麼外號?」

    郭大路通「干譬如來鬼影子摸不快手人醉俠。」

    燕七也忍不住笑廠道「我倒也有個名號,給你更合適。」

    郭大路道「你說來聽聽。」

    燕七道「笨手本腳,醉了滿地爬輸工之王大呆鳥。你說這個外號適台不適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