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王動跪在墳墓前股上不是全無表情,但臉色卻蒼白得可怕。

    他很瞭解這些人。狠瞭解這些人的手段。

    他在等等他們使出手段來。

    墳墓中終擴發出了聲音「你輸廠。」

    他知道這是催命符的聲音。催命符無論在什麼地方說話·都像是從墳墓裡發出來的。

    「我輸歹。」

    他只有認輸。

    催命符道「這次你巴沒柯翻本的機會。」

    上動道「我沒有。」

    催俞符道「你知不知道輸的是什麼?」

    王動道「我只有「條命可輸。」

    催命符道「你還有別的。」王動道「你還要付麼?」

    催命符道「你總該知道,從棺材裡伸出手來,要的是什麼?☆

    工動道「要錢?」

    催命符道「不錯,是要錢。」

    王動道「若是要錢你就找錯了人。」

    催命符道「我從未找錯人。」

    王動道「要錢的本該是我公張裡的錢本該也有份。」

    催命道,「你當然有份但卻不該將四份都獨吞。。

    王動沒有說話·股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很奇怪。

    使命符道「那幾年我們的收入不錯。」

    王動道「很不錯。」

    催命道「是不是只有我們五個人知道我們的收入究竟有多

    王動道「是。」

    催命符道「是不是也只有我們五個人才知道我們究竟存下了多少、存在哪裡?」王動道
「是。」催命符道「有沒有第六個人?」

    王動道;「沒有。」

    催命符道「那筆錢無論淮拿去。都足夠舒舒服服的享受輩

    王動道「就算最浪費的人也已足夠。」

    催命符道「但等你走了後我們才知道,能享受那筆錢的只有你個人。」

    王動道「你認為我巳將那筆錢帶走?」

    催命符道,「那筆錢己文不剩·你認為是誰帶走的呢?」

    王動長長時出口氣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們是為什麼來的。。

    催命符冷笑道「我中已知道你是為什麼走的了,那筆錢已足夠令任何人出賣朋友。」

    王動忽然笑了。

    催命符說道「你認為我們狠可笑?認為我們是笨蛋?」

    王動「我才是笨蛋無論誰有了那筆錢都不會過我這種日子除非是個笨蛋。」

    催命符道「你過的是什麼日子?」

    王動道「窮日子。」

    紅娘子道「窮日子。」

    紅娘子忽然掠過來,綴鈴般笑道,「你有多窮?」

    王動道「很窮。」

    紅娘子眨眨限道;「聽說有個人在這縣城的至元館裡,一晚上就植了好幾萬兩銀子這人
是誰?」

    王動道「是我。」

    紅娘子「聽說有個人在山下的言茂源一個月就買了幾百兩銀子的酒這人又是誰?」

    王動道「是我。」

    紅娘子道「還有個人家裡最近剛換了批家懼·連後院小屋裡的椅子都是檀木做的員少也
值七兩銀子這人又是誰」

    王動道不能算。」

    紅娘子「我們已打聽過,這裡雖叫富貴山慶但從上一代開始除了這名字外就再也沒有點
富貴的地方。」

    王動道「不錯。」紅娘子道龍麼些年來你也沒有再出去做過生意?」

    王動談淡道「個人可以在家裡享福·為什麼還要出去」

    紅娘子道「銀子是絕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王動道「但卻可以從地下挖出來。」

    紅娘子婿然道「想不到你承認得簡很快。」

    王動道「我不承認行不行?」

    紅娘子道不行。」

    王動道「既然不行,我為什麼還不承認。」

    他笑了笑笑得很勉強,又道「你們若要調查一個人的底細連他祖宗三代都要挖出來若要
個人說實話連啞巴都不能不開口·這點我總比別人知道得清楚些。」催命符冷冷道「所以你
根本不必走的「

    王動歎道「只可惜很多人都常常會做不該做的事。

    催命符道「好·我們走吧。」

    王動道:「定?到田裡去?」催命符道「去拿回我們的那三份。」

    王動道「好你們去拿吧。」催命符道「到哪裡去拿」

    王動道「你們高興到哪裡去拿就到頤裡去拿。」

    催命符道;「你若不說我企怎知道錢藏在哪裡?」

    王動道「我為什麼要說?我什麼都沒有說。」

    催命符厲聲到「你還不承認」

    紅娘子淡淡冷笑道「你要錢?還是要命?」

    王動道「能活下去的時候當然要命若已活不下去·就只好要錢了。」

    催命符道「你要怎麼樣才肯答匝?」

    王動道「你們肯答應還我的命·我就答應還你們的錢。」!

    催命符沉默了中晌忽然道「好·還你的命。」

    王動道「條命份錢。」

    催命符道「你有幾條命?」

    王動道「我一條、郭大路條、林太平條·茹七條,四條命·四份錢。」

    催命符道☆一條命,四份錢。」王動道「不行。」

    催命符道「不行也得行你是活的錢是死的我們既能找到你,還伯找不到錢?」

    王動也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道「好吧·就先還命來。」

    催命符道坯誰的命?」

    王動道「你要誰還錢?」

    紅娘子又笑了吃吃笑道「我早就知誼他總算還是個聰明人總算還知道無論淮的命·都不
如自己的命值錢。」

    催命符道「先解你的毒·不解穴道。」

    王動道「穴道若不解你們隨時還是可以要我的命。」

    催命符道「我答應留下你已該知足。」

    紅娘子笑道「是呀活總比死好你還是想開些吧。」王動又沉餓了很久·終於長長歎息一
聲·道「看來我已沒有別的路可走。」

    催命符冷冷道「你帶走那筆錢的時候就已走上廠絕路。」

    王動道「環眺穴被點住的人什麼路都不能走。」

    紅娘子媚笑道「你本能走我背你莫忘了以前你總是壓我的。」

    催命符冷冷道「你跟我走。」

    紅娘子眨眨眼道「那麼誰背他呢?」

    個人忽然從積雪中鑽出來蛇睛般鑽出來·道「我。」

    王動伏在赤練蛇背上。

    赤練蛇的身子柔軟、潮濕、冰冷。

    霧已將散。

    但天色依舊陰冕看不見太陽也看不見光明。

    根本就沒有光明因為已全無希望。

    赤練蛇忽然道「這是你回家的路。」

    土動道「只希望不是回老家。」

    赤練蛇道「你把錢就藏在家裡?」

    王動道「若是你你藏在哪裡?」

    赤練蛇誼「當然是可以隨時摸得到的地方,錢就像亥人樣最好放在隨時可以摸得到的地
方。」

    王動笑了,誼想不到你也錘女人。」

    赤練蛇道「就因為我懂所以才不要。」

    王動道「你只要錢?」

    赤練蛇「錢比女人好錢不會騙你世上絕沒有比錢更忠實的。」王動道「所以,錢可以放
在客廳裡面,女人卻不能人

    赤練蛇道「錢就在客廳裡」

    干動道:「個人的家裡、還有什麼地方比客廳更寬敞、更顯眼?」赤練蛇點點頭道「不
錯越顯眼的地方別人反而越不會注

    催命符從不肯走在任何人前面。

    世卜的確有這種人因為他在背後暗算別人的次數太多。

    所以他永遠不願讓任何人走在他背後。

    他緊緊貼紅娘子就好像是條影子。

    紅娘廠甚至可以感覺到他那冰冷的呼吸帶死的氣味的呼吸。

    她的臉色難看極了。

    催命符看不見她的臉只能看見她的脖子。

    他正在看她的脖子·臉上帶欣賞的表情,因為她光滑白嫩的脖子已因他的呼吸麗起了一
粒粒搗皮疙瘩。

    紅娘子卻在看前面的王動,忽然道「你認為他真的會帶我們去拿錢?」

    催命符道「他已別無選擇。」

    紅娘子道「我卻覺得有點不對。」

    催命符道「那點不對?」

    紅娘子道「他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人也不該這麼怕死。」

    催命符冷笑道「隨便他是怎麼樣的人·現在都已無妨。」

    紅娘子道「為什麼」

    催命符道「因為他現在已是個死人。」

    紅娘子道「死人?」

    催命符道「你以為我真會留下他的命?」

    紅娘子踞然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會但現在他還沒有死。」

    催命符接道「雖然還沒有完全死·但已死了大半。」

    紅娘子道「他還有朋友。」

    催命符道「個是快死的朋友另外兩個簡直已等習』死了我們三個人無論誰都巴足夠對付
他們,你還擔心什麼?」

    紅娘子忽又笑了笑,道「我不是擔心只覺得有點可惜。」

    催命符道「可惜什麼?」

    紅娘子悠然笑道「可惜我還沒有跟那三個小伙於睡過覺。」

    催命符忽然口咬住她的脖子。

    就好像是條瘋狗咬住了條母狗。

    天色陰暗所以客廳裡暗得狠。

    窗於是開的從外面可以隱約看到兩人的影子。

    赤練蛇道「什麼人在裡面?」

    王動談淡道「想中到你的眼睛近來也不行了。」

    赤練蛇的眼睛本來就不行。

    任何止若是生鑽在各式各樣的毒藥裡眼力都術會好。

    但就算眼力再差的人·只要多看幾眼,也能看得出那只不過是兩個稻草人。

    兩個披麻帶孝的稻草人。

    王動忽然笑了笑道「你若還沒有看清我不妨告訴你我若死廠他們就是我的孝子·你若死
了·怕也只有用他們來做孝子。」

    赤練蛇道「這樣的孝了至少總比敗家予好。」

    王動道「所以你寧可絕子絕孫?」

    赤練蛇道「最好連朋友都沒有。」

    紅娘子忽然趕上來道「你的朋友呢?」

    她問的是王動因為這些人裡只有王動才有朋友。

    王動道「他們在山卜等我。」

    紅娘子道「為什麼要到山下去?」

    王動道「你若是他們,在這種情況,會在那裡等我?」

    赤練蛇道「她根本就不會等你。」

    稻草人的秘密

    紅娘子眨了眨眼道「我…向總覺得最瞭解我的人就是你你知道是為了什麼?」

    赤練蛇道「哼。」

    紅娘子道「因為只有女人才能廠解女人這道理誰都知道的。」

    王動道「他是亥人?」

    紅娘子道「你以為他是男人?」

    土動道「看起來他好像是的。」

    紅娘子道「就算他本來是個男人·但在毒藥裡泡了幾卜年也早就變成個女人了。」

    赤練蛇的臉忽然僵硬就好像是條蛇忽然被人捏位廠七寸。

    紅娘子吃吃笑道「這是他最大的秘密我本來不該說出來的幸好你也不是外人,所
以……」

    她故意壓低語聲悄悄道「我還可以告訴你個秘密。」

    玉動道「什麼秘密?」紅娘子道「我知道他和大駁船是好朋友。」

    干動又笑道「你錯了他訂不是朋友他們已是……」

    赤練蛇直在瞪她冷冰冰的眼睛已變成碧綠色·忽然對準她的臉吹了口氣。

    他只不過輕輕吹了口氣但紅娘子卻像是在閃避世上最歹毒的暗器樣連話都來不及說
完·身子躍起凌空個翻身已掠到屋背後·她身後的催命符卻早就不見了。

    王動忽然道「她說的話·我本來連一個字都不信的。」

    赤練蛇道「你本來不笨。」

    王動道「為什麼?」

    王動笑廠笑道「因為她說的若水是真的你何必要她的命」

    赤練蛇冷冷道「你是不是也想叫我要你的俞?」

    王動淡談道「我這條命早巳不姓王丫誰要去都沒關係,但你

    赤練蛇道「我怎麼樣?」

    王動道「沒有人傷心。」

    王動道「有沒有人開心?」

    赤練蛇道「有。」

    上動道「你也知道她恨你?」赤練蛇道「哼。」

    王動道「她為什麼直沒有要你的命?」赤練蛇道「閃為她細道我活比死』』商用。」王
功道「以廂呢?」

    赤練蛇道「以後?」

    干動道「以後分錢的時候。」

    赤練蛇的臉義已僵硬。

    王動道「火綴蟻死丁他們是不是也很傷心?」

    赤練蛇道「哼。」

    王動道「他打為什麼不傷心?」

    赤練蛇道「因為三個人分錢總比四個人分得多些。」王動道「若只有兩個人分錢呢?」
赤練蛇回過頭盯他字字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王動道「我想說的事你本該早就明白了的。」

    赤練蛇碧綠色的眼神突又變成死灰色冷冰冰的全無表情。

    手動道「個饅頭兩個人吃總比二個人吃好些·這道理本就誰都明白現在的問題是,是那
兩個人能吃到饅頭呢?」赤練蛇道「你說。」

    王動緩緩道「我知道你的功夫你當然不怕紅娘子。」

    赤練蛇道「哼。」

    王動道「但她和崔老大是什麼關係?你和崔老大又是什麼關係?你能不能比得上她?」

    赤練蛇冷笑。

    在某種情況下·個人若是冷笑只不過表示他已無話可說表示他心裡已不安。

    個對每件事都完全有把握的人是很少會這麼樣的冷笑的。

    所以王動立刻又接道「所以你若想吃到饅頭·就最好趕快另想法子。」

    赤練蛇遲疑·終於忍不住問道「什麼法子?」

    王動道「另外找個人來幫你搶那饅頭。」

    赤練蛇又在冷笑道「找什麼人?」

    王動道「第那人要不太貪心。。

    赤練蛇道「世上有這種人?」王動道「我就不是貪心的人。」

    赤練蛇道「哼。」

    王動道「以前我也許不是,但現在我已債得兩個人分組頭院總比沒有饅頭吃好。

    赤練蛇凝視他道「第二呢?」王動道「第父那人要不如你。」

    赤練蛇道「為什麼要不如我?」

    王動:「因為他若不如你,就絕不敢在你面前動歪腦筋。」

    赤練蛇道「你不如我?」

    王動笑廠笑道「我若比你強現在怎會要依背我呢」

    赤練蛇死灰色的眼睛裡忽然出現了』點光,道「你真是站在我這邊的?」

    王動道「我只有站在你這邊。」

    赤練蛇道「為什麼?」

    王動道「因為他們那邊的人已太擠了。」

    赤練蛇的眼睛又亮了些,道「你能夠替我做些什麼?」

    王動道「我還有手。」赤練蛇道「你的手能做什麼?」

    王動道「至少還能拉伎個人。」

    赤練蛇不再冷笑。

    因為他對這件事已漸慚開始覺得有了些把握。

    王動道「現在只有一個問題了。」赤練蛇道「你說。」

    王動道「你能不能對付崔老大?」

    赤練蛇道「你看呢?」

    王動道「若真的動手我不知道但若驟出不意·攻其無備·那就……」

    他突然閉上了瞞。

    赤練蛇也閉上了嘴,這才饅侵的走進了屋於。

    催命符和紅娘子已在屋子裡。

    屋予裡已經狠亮了。

    催命符的臉在天光下看來就像是張白紙。

    張又於又皺的自紙。

    有些人好像都見不得天光的·他顯然就是這種人。

    赤練蛇將王動放在椅子上道「你訂已看過了。」

    催命符道「每個地方都看過了。」

    紅販子贍然道「連廁所裡都看過了,奇怪的是那裡居然不太臭。」

    她原了王動一眼又道「所以我知道你的朋友定有個很喜歡乾淨的人。」

    王動冷冷道「你還知道甚麼?」

    紅娘子笑道「我還知道那人一定不是你。」

    赤練蛇道他的朋友呢?」

    催命符道「全走了。」

    紅娘子又膘了王動眼·媚笑道「看來你最近交的也並不是什麼好朋友。」

    王動淡淡道「天下本沒有真能陪你死的朋友。」

    這次她眼波膘的是赤練蛇。

    赤練蛇好像根本沒聽見也沒看見道「這屋於裡已沒有別的

    催命符道「只有這兩個稻草人。」

    王動道「稻草人不是人。」

    催命符突然陰側側的一笑,道「莫忘了稻草人有時也能殺人的。」

    王動的臉色好像忽然有些變了。

    催命符直在盯他的臉就在他臉色微變的那一瞬間催命符已出手。

    很少有人知道催命符殺人用的是什麼。

    因為他殺人是真殺·一出手就絕不會再讓對方有活下去的機會。

    否則他就不出手。

    只有看過他殺人的人才知道他殺人用的是什麼。

    只有四個人看過他殺人。王動看過。

    他殺人用的是兩根刺。

    兩根鋼絲般的刺可以遊魂般纏你績住你的兵器,扼斷你的脖子,也可以下於就刺進傷心
髒裡。

    那就是他的出手雙飛遊魂刺。

    江湖中有很多人是以他打的獨門兵器而成名的。

    因為他若有種奇特的獨門兵器,在和人交手時,就往往會佔到很多便宜。

    很多意想不到的便宜。所以你若能創造件令人意想不到的獨門兵器你就定會在汀湖中闖
出名頭來用別人的血寫出你的名頭來

    雖然你以後也會死在另件令你意想不到的獨門兵器下。

    稻草人的身子看來很臃腫。

    比他們在放風軍時臃腫得多廠。

    這點別人也許看不出來但催命符卻絕不會看不出來。因為稠草人就是他作的。

    他雖有張笨臉卻有雙巧手真正聰明的人,是絕不會將聰明擺在臉卜的。

    稻草人本吃肥肉,也不喝酒為什麼會忽然夜之間長胖了呢?

    是不是有人藏在溺革人裡準備突然間跳起來出手?這就是王動和燕七他們早已商量好的
最後擊

    上動的臉色變廠。

    國為這時催命符的出手雙飛遊觀刺已閃電般刺人稻草人的心臟。

    刺得很深。深極了。

    最後一擊世上的確很少有真能和你共生死的朋友。連這樣的夫妻都很少何況朋友?但這
樣的朋友並不是絕對沒有。至少翱大路他們就是這樣的朋友。他們知道王動已在生死關頭怎
麼肯放下王動個人在危險中?他們怎麼會走?稻草人長胖廠。胖人的血多。催命符的出手雙
飛遊魂刺已刺人了他訂的心臟。但卻沒有血連滴血都沒有。這次臉色改變的不是王動·是催
命符。就在催命符臉色改變的這瞬間赤練蛇的眼睛裡已發出了光。也就在這同瞬間王動拉佐
了紅娘子的手。蜜甥的刺有毒。催命符的例更毒。留陷的刺若巴刺過人就沒有毒了。催命符
的刺現在還留在稻草人的心臟裡。這機會赤練蛇怎肯錯過。他忽然對準催命符的臉·用力吹
丫口氣。天光照人窗戶,可以看出他吹出的氣是淡碧色的。催命符好像正在發怔但就在他這
口氣吹出來的那一瞬間,催命符的長袖突然變成個套子·套住了赤練蛇的頭。

    也網住了他的那口氣。

    赤練蛇聲慘呼。

    呼聲很尖銳·很短促。

    催命符的身子已掠起支手勾住了大梁吊在樑上·看他。

    赤練蛇的限睛都像是完全睫了,什麼都已看不見就像是一條瞎了眼的狗跪蹬向前衝出。

    他衝出』步兩步三步…─』

    他的臉已碧綠。

    他才衝出廠兩步,就倒下。

    中廠赤練蛇的毒絕沒有人能走出七步。

    就連赤練蛇自已也不例外。

    王動放開了紅娘子的手。

    他臉上還是連點表情都沒有但瞳孔卻已開始在收縮。

    他已漸漸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件事並不太有趣。

    但紅娘子卻顯然覺得很有趣·她早已笑了·笑個不停。

    笑聲如銀鈴。

    王動第次看到她的時候,就是被她這種笑聲迷住。

    直到他看過她幾百次之後,他還是認為世上絕沒有別的人能笑得這麼可愛這麼好聽。

    但現在他卻只覺得嘔吐。

    無論如何,赤練蛇總是跟她在起生活了許多年的夥伴。

    無論誰若能在自己夥計的體旁笑得如此開心都會令別人覺得想嘔吐。

    紅娘子眼波流動道「你是不是在奇怪,我為什麼要笑?」

    王動道「不奇怪。」

    紅娘子道「為什麼?」

    王動道「因為儉根本不是人。」

    這也是王動的結論。

    催命符還在凝視赤練蛇的屍身·就像是生伯這人死得還不夠徹底。

    赤練蛇死得很徹底。

    其實他活時就已徹底為毒藥貢獻出自已的全部生命。

    他沒有別的朋友·他甚至可以說什麼都沒有。

    毒藥就是他的生命。

    過了很久,催命符才慢慢的轉過身,緩緩道「這是個很忠實的

    紅娘子道「你說他忠實?」

    催命符點點頭·道「他至少對自己做的事狠忠實·他的毒藥的確沒有失效過一次。」

    紅娘子又笑了·道「所以你更應該感激我若不是我現在死的就是你。」催命符淡談道
「我倒的確從未想到過他也會賣我。」

    紅娘子笑道「你若從未想過怎麼會早巳準備好對付他的法催命符道「因為我也是個很忠
實的人。」紅娘子道「你對什麼忠實」催命符道財我自己。」

    紅嬸子歎了口氣道「你怎麼從來不說我也很忠實「

    催命符冷冷道「因為你對你自己也不忠實·你常常都在出賣自己你自己出賣自己。」

    紅娘子道「但我卸從來末出賣過你也從來沒有騙過你。」

    催命符還是冷冷地道「因為休知道沒有人能騙得過我的。」

    他忽然轉向王動,道「所以你在我面前·也是個老實人。」

    王動沒有反應。催命符道「你說你的朋友都已走了他們果然不在這裡。」

    王動還是沒有反座。

    催命符道「現在我想知道你是對錢比較忠實還是對我?」

    王動道「那得看情形。」

    催命符道「怎麼看?」

    王動淡談地道,「通常我是對路忠實些,但現在是對你。」

    催命符道「很好,拿來。」

    王動道「拿什麼?」

    催命符道「你有什麼?」

    王動猶疑,終於下了決心,道「桌予下面有幾塊石扳是松的,下面有個地窖。」

    催命符冷笑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來」

    王動通「你既已看出來·為什麼還不去拿東西就在那裡。」

    紅娘子搶道「我去拿出來。」

    催命符道「我去。」

    他身子閃,已掠到紅娘子前面。

    這是他平生第次走在別人前面也是最後次。

    一線銀光慢慢的自紅娘子袖中飛出打在他腦後的玉枕充上。

    這致命的擊非但不快而且很慢,佩他卻偏偏不能閃避。

    他立刻就倒了下去。沒有抵抗也沒有痛苦。

    甚至連聲畜都沒有發出個活人忽然問變成了死人。

    誰也想不到他竟死得如此容易。

    他自己當然更想不到殺他的人,竟是紅娘子。

    銀鈴般的笑聲又響起。

    紅娘子笑道「這次你總該明白我為什麼要笑了吧?」

    王動道「不明白。」

    紅娘子道「你知不知道我是用什麼殺他的?」

    王動不回答。

    紅娘子笑道「那就是我從他那裡學來的遊魂刺。」

    她吃吃的笑接道「他剛用赤練蛇的毒毒死了赤練蛇我立刻就用他的刺刺死了他,這麼有
趣的事我想不笑都不行。」

    王動道「我只奇怪他怎會將這教給你。」

    紅娘於道戶因為他並沒有完全將決竅教給我·知道我永遠學水好的。☆

    王動道「你的確沒有他快。」

    紅娘子道「那差得遠丫所以我雖然學會卻還是沒有用根本不能用來對付別人;遊魂刺還
是他的獨門兵器。」

    王動道「既然沒有用體何必學?」

    紅娘子道「並不是完全沒有用只有一種用處只能用來對付個人。。

    天動道「誰?」

    紅娘子道「他自己。」

    王動奇道「你不能用來對討別人卻能用來對付他?」

    紅娘子笑道「天下就有很多事都是這麼奇怪的。

    王動道「我不橫。」

    紅娘子咯咯笑道「你不橫的事還多哩。」

    王動道:「哦」

    紅娘子道「我故意單獨留下你和赤練蛇在起,為的就是要你們有機會說話。」

    干動道「原來你是故意走的。」

    紅娘子道我先故意說出他最見不得人的事然後再走開故意要他氣得半死你看到那種機會
當然不肯錯過。」

    王動道「你知道我會想法子說動他要他出賣你們?」

    紅娘子道「並不是你說動他的·他早已有了這意思只不過』真沒有機會而已。」王動道
「你故意給他這機會然後就去叫崔老大提防?」

    紅娘子道「我也知道崔老人早巳柯了對付他的法於他只要出手就得死。」

    王動道「你算得很港。」

    紅娘子婿然道「這點我倒也不必太謙虛。」

    王動歎廠口氣久道「這件事我總算明白了·還有呢?」紅娘子眨眨眼·道「你知不知道
崔老大最人的秘密是什麼?」王動道「不知道。」

    紅娘於道「他的盡朵並不靈簡直跟聾子差不許多。」

    干動道「但我跟他說話,聲音並不太大他卻都聽得見。」

    紅娘子道,「那只因為他看你的嘴唇動作就能看出煉說的是什王動吸道「這的確是個秘
密。」

    紅娘子道「這秘密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知道。就因為他的烏朵不靈·所以永遠不肯走
在任何人前面他生怕別人從背後暗算他。」

    她笑廠笑又道「這倒並不是因為他比別人小心,只不過因為他聽不見暗器的風聲·若有
人從背後暗算他他根本沒法子閃避。」

    土動道「若是風聲很尖銳,他當然還是聽得見的但若有人從背後慢饅的給他卜子那他就
非死不可了。」

    紅娘子笑道☆一點也不錯所以,我用那永遠也學不好的遊魂刺來對付他反而再好也沒有
了叼。」

    王動道「你也算準廠他聽到東西在那裡就忍不體會趕到前面去的?」

    紅娘子道「若在別人面前·他也許還能沉得住氣還會提防但願我在起的時候他總是會比
平時疏忽些。」

    王動道「為什麼?」

    紅娘子道「因為他總認為我是在倚靠他,總認為他若死了我也活不廠。」

    王動歎道「他也總認為沒有人能騙過他……」

    紅娘子道「的確沒有人能騙過他他自己能騙過自己。」

    王動道「他說他自己在騙自己?」

    紅娘子媚笑道「不會自我陶醉的男人,天底下還沒有幾個男人若是不自我陶醉,女人還
能混麼?」

    王動沉默了半闡談談道「你的確算得很港·也看得很準。」紅娘子道「但我卻看錯了
你。」

    王動道「哦?」

    紅娘子又笑道「我始終認為你是不會說謊的想不到彌若說起謊話來簡直可以騙死人不賠
命。」

    王動道「我說廠什麼謊?」

    紅娘子道:「你說東西就在桌子下面,這是不是說謊?」

    王動道「是。」

    紅娘子笑道「但卻只有我個人知道你在說謊因為世上只有我才知道東西到底藏在那
裡。」

    王動道「你應該知道。」

    紅娘子眼波流動,道「說老實話,你剛有沒有想到過,東西是我拿走的?」王動道「沒
有想到。」

    他沉默了中晌·又道「我什麼都沒有想到,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細道件事。」

    紅娘子道「什麼事?」

    王動道「一個人不能太得意無論誰若覺得沒有人能騙他,他就是自己在騙自己。」

    紅娘子的甜笑好像有點變味了,忍不住道「這是什麼意思?」

    王動淡談道「這匈話的意思就是說你若能設計出個圈套來害別人別人就也能設計出個圈
套來害他。」

    這也是結論。

    結論通常都很少會錯的。

    鎊了的通常郁不是結論。

    曰天。

    女人在白天看來·總顯得比較蒼老些、儲體些。

    紅娘子已笑不出。

    會笑的女人不笑的時候·也總會顯得蒼老些、慌停些。

    所以紅娘子現在看來,幾乎已接近「紅婆子」的程度了。

    桌了下沒有寶藏連個綢板都沒有。

    但卻有人兩個人。

    王動雖不能動,但這兩個人卻能動。

    個動得比較快個動得慢些。

    快的是頹七慢的是郭大路。

    象郭大路這樣的人在朋友有危難的時候你就算用鞭子逐他用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會走
的。

    直到現在,紅娘子才發覺臼己掉人了圈套。

    但是怎麼掉廠去的呢

    她完全不知道·這圈套連點影子她都沒有看到。

    屬於裡總有個角落光線比較暗些,這角落裡通常總有張椅於。

    紅娘子慢侵的走過去、侵饅的坐下來。

    沒有人攔阻她。因為已沒有這必要。

    過了半晌紅娘於忽然道「王動·我知道你直是個很公平的

    郭大路搶道「他本來就是的。」

    有郭大路在的時候『王動說話的機會公平些。

    王動道「要怎麼樣公平?」

    紅娘子道「剛我已將我的圈套說了出來現在你呢」

    她說話的對象是王動,除了王動外·她沒有看過別人。

    燕七的眼睛卻在瞪郭大路。

    所以郭大路的田也只好閉上了。

    過了很久,王動才開口道「剛你是從哪裡說起的?

    紅娘子道「從我給你機會讓你單獨和赤練蛇說話的時候。」

    王動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跟他說那些話」

    紅娘子道「不知道。」

    王動道「所以我一定要從你們三個人中·找出是誰拿走那些東西的人來。」紅娘子道
「你跟赤練蛇說那些話·為的就是要試探他?」

    工動道「不錯他若是拿走那些東西的人就絕不會那麼做丁。」

    紅娘子道「你怎麼知道那人不是大殿蟻?」

    王動道「他假如是的就不會那麼冒險有廠幾千萬兩身家的人坐在屋榴下生怕有瓦會掉下
來打破他的頭。」

    紅娘子勉強笑了笑,道「你為什麼不說得簡單些?『千金之子坐不乖堂』這切話我也聽
得懂的。」

    上動道「知道那噸東西藏處的只有五個人除掉二個·就只剩下你和崔老人。」

    紅娘千道判旦你還是不能確定我和崔老大究竟誰才是真匯拿走那些東西的人。」

    上動道「那時我還不能確定但我已有把握遲早總會找出入米的。」

    紅娘子道「你真有把握?」王動道嘴我知道赤練蛇絕中是崔老大的敵手只要有舉動就必
死無疑。」

    紅娘子道「你倒也看得很準。」

    王動道「第☆,我知道你和崔老大之問,也必定有個人要死的。」紅娘子道「為什
麼?」

    王動道「因為無論誰拿走那些東西,都絕不會讓另個人活

    紅娘子道「為什麼」

    王動道「因為我們五個人之中只要還有─個人活·他就不能安心事受那筆財富現在五個
人等於只剩下個正是他最好的機會。」

    紅娘於歎了口氣·道「這機會的確太好工。」王動道「他巳等門良久,好容易才等到這
機會,當然絕不肯輕易錯過「

    紅娘子道「若換廠你,也定捨不得錯過。」

    王動道「何況以前他還可以將責任推在我身上現在既已找到廠我他的秘密就遲早要被揭
穿,就算他不想殺別人·別人也定

    紅娘子緩緩道「我本來的確不願他蔚找到你·可是…。「

    她笑了笑笑得狠淒涼輕輕的接道「可是我心裡卻又希望他們能找到你也好讓我看看·這
幾天來你已變成什麼樣子了?日子過的還好麼?」

    郭大路終於忍不住道「他日子過得很好雖然窮點卻還是照樣很快樂。」

    紅娘子慢慢的點廠點頭購賄道「你們的確都是他的好朋友的確是比他以前那些朋友好得
多。」

    她沉默了很久才接道:「你算來算去早巳算準了最後必定只有一個人剩下來·也算準了
他就是拿走那些東西的人。」

    王動道「這算法本來就好像加等於二那麼簡單。」

    紅娘子道「難道你赴約去的時候就已算準了?」

    郭大路道「若非如此我們怎麼能放心讓他去赴約?」

    紅娘子歎道「我早就該想到的我早就看出你們中是那種看見朋友有危險就儲偷溜走的
人。」

    王動「他們的確不是。」

    紅娘子道「但是我有幾點想不通。」

    王動道「你可以問。」

    紅娘子道「你巾計被擒,難道也是故意的」

    王動淡淡道「我只知道那地方絕不會突然冒出個荒墳來。」

    紅娘子通「你故意被他們抓佐難道不怕他們當時就殺了你」

    王動道「怕總是有點伯的。」

    紅娘子道「但你還是照樣要友做?」

    王動道「因為我已猜到你們絕不會就只為廠要殺我而來定還另有目的。」

    紅娘子道「你已猜出是什麼目的?」

    王動道「所以你就叫他們在這裡等?」

    王動道「不錯。」

    紅娘子道「你有把握能誘我們到這裡來?」王動道「只有點不太多。」

    紅娘子道「但你還是要這麼樣做?」

    王動道「個人若只肯做絕對有把握的事那麼他就連樣事都做不成。」農樂英雄

    紅娘子道「哦?」

    王動道因為世上本沒有絕對有把握的事。」

    紅娘子道「你要他們藏在這裡,難道就不怕事先被我仍發現麼?」王動道「這種機會很
少。」

    紅娘子道「為什麼?」

    王動道「這得分幾種情形來說。」

    紅姬於道「你說。」

    王動道「第一種情況是三個人都同在這裡的時候。」

    紅娘子「咽。」

    王動道「這時三個人之中至少有兩個人以為藏寶就在桌下,當然絕不肯讓別人先得手的
就算有人要過來看看也必定有人會阻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是安全的。」

    紅娘子道「第二種情況呢?」

    王動道「那時已只剩下兩個人了就臀如說是你和崔老大。」

    紅娘子道「不用譬如·本來就是我們。」

    王動道:「那時你已決心不讓崔者大再活,他就算想要來看看·你也必定會先下手所以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是安全的。」

    紅娘子道「第三種情況當然是已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王動道「不錯。」

    紅娘子道「那點你穴道的地方還是被點位的。」

    王動道「是的。」

    紅娘子道「我若先發現他們藏在那裡豈非還可以先把他們封死在裡面?」

    王動笑道「可是你明知藏寶不在那裡·怎麼會過去看?你根本連注意都不會注意所以在
這種情況下·他訂也是安全的。」

    紅娘子道「你真的算得那麼精那麼難?」王動道「假的。」

    他笑了笑接道「人算不如天算誰也不能將件事算得萬無一失的。」

    紅娘子道「但你還是冒這個險」

    王動道「這本是我仍的孤注一綁員後擊。」

    紅娘子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你們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

    王動道「我們的膽於並不大計謀也沒有你們精密甚至連力

    紅娘予道「但徐抒卻股了。」

    王動道「那只因為我們有樣你們沒有的東西。」

    紅娘子道「友情。」

    他慢慢的接道「這樣東西雖然是看不見摸不但力量之大,卻足你們永遠也夢想不到
的。」

    紅娘子在聽。

    她不能不聽因為這些話都是她從來沒聽見過的。

    工動道我們敢拚命敢冒險也因為我們知道自己並不是孤立無助的。」

    他目光轉向燕七和郭大路接道「個人若知道自己無論在利麼情況百都有真正的朋友站在
他一邊和他同生共死、共患難他立刻就會變得有了勇氣,有了信心。」

    紅娘子垂下頭仿沸又蒼老了許多。

    工動道「我本來也想要他們走但他貿只說廠句話就令我改變了主意。」

    紅娘子忍不住問「他們說丁什麼?」

    王動道「他什告訴我我們要活就快快樂樂的活在起要此,也痛痛快俠的死在起,無論是
死是活,都沒什麼了不起。」

    這句話也是紅娘子從未聽說過的。

    她幾乎不能相信可是現在她不能不信。

    她看面前的三個人

    個滿身負傷,能站得依已很不容易。

    個纖弱瘦小顯得既飢餓、又疲倦。

    就連王動也樣。

    若說只憑這三個人,就能將赤練蛇、催命符和紅娘子置於死地這種事簡直不可思議。

    但這件不可思議的事,現在卻已成為事實。

    他們憑的是什麼呢?

    紅娘子垂下頭突然覺得陣熱血一湧幾乎忍不〈關要流下淚來。

    她已不知有多久未曾真正流過眼淚幾乎已忘了流?目是什麼感

    燕七直在看她,目中漸漸露出同情之色忽然道「你從來沒有朋友?」

    紅娘子搖搖頭。

    燕七道「那絕不是因為朋友不要你而是因為你不要朋友。」

    紅娘子道「可是我…」少

    燕七道「用你自已的真心誠意。」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打三個人中只要有半分真心誠意,今天就定還快快樂樂的活。」

    邪不勝正。

    正義必定戰勝強權。

    為道義友情而結合的力量必定戰勝為利害而勾結的暴力。真理與友情必定水遠存在。

    這不是口號。絕不是。

    你們若聽說郭大路和王動他們的事·就會知道這絕不是口號,就算你商沒聽說也無妨。

    因為世上象翱大路和王動這樣的人隨時隨地都存在的只要你肯用你的誠心誠意去尋找就
一定可以找到這樣的朋友。春到人問早上。

    金黃色的陽光穿破雲層照上窗戶。

    風吹過窗戶,流動自遠山帶來的清新芬芳。

    早上永遠是可愛的永遠充滿了希望。

    但你也用不咒詛夜的黑暗若沒有黑暗的醜聞又怎能顯得出光明的可愛?

    香大。

    金黃色的陽光穿破雲層·照卜校頭。

    風吹過柔枝枝頭上已抽出了幾芽新綠。

    溶化的積雪中已流動春天的清新芬勞。

    春天永遠是可愛曲永遠充滿了希望。

    但你也用不咒因冬的嚴酷若沒有嚴竊的寒冷,又怎能顯得出春天的溫暖?

    春天的早上。

    林太平正期在窗下,窗於是開的·有風吹過的時候就可以聞到風自遠山帶來的芬芳。

    他手裡拿卷書,眼睛卻在凝視窗外枝頭上的綠芽。

    就躺在這裡他已獺了很久。

    他受的傷並不比郭大路重中的毒也並不比郭大路深。

    可是郭大路已可到街上買酒的時候他卻還只能在床上躺。

    因為他的解藥來得太遲了。

    毒已侵入了他的內臟侵蝕了他的體力。

    人生本就是這樣予的有幸與不幸。

    他並不埋怨。

    他已能瞭解·幸與不幸也不是絕對的。

    他雖然在病卻也因此能享受到病中那─份談談的閒閡的·帶幾分清愁的幽趣。

    何況還有朋友們照顧和關心呢。

    人生本有很多種樂趣,是定要你放開胸襟放開眼界後才能預略到的。

    他歎了口氣,閉上眼睛。

    門輕輕的被推開了個人輕輕的走了進來。

    個布衣鋇裙不施脂粉·顯得很乾淨、很素的婦人。

    她手裡托個木盤,盤上有碗熱騰騰的強兩碟清淡的小菜

    林太平似乎已睡。

    她輕輕的走進來·將木盤放下·像是生伯驚醒了林太平充到輕輕的退了出去。

    但想了想之盾她義定進來托起木盈只闌她生伯粥涼了對擱人不宜。

    這婦人是誰?

    她做事實在太周到太小心。

    積雪溶盡大地已在陽光下漸漸變得溫暖乾燥。

    院子裡的地上擺三張籐椅局閒棋。

    王動和燕七正在下棋。

    郭大路在旁邊看忽而弄喬椅卜的散籐忽曬站起來走幾步忽而伸長脖子去隴望牆外的遠
山。

    總之他就是坐不住。

    要他靜靜的坐在那裡下棋除非砍斷他的條腿,要他靜靜的坐在旁邊看別人下棋,簡直要
他的命。

    現在王動的白干已將黑模封死燕七手裡拈枚黑子正在大傷腦額,正不知該怎麼樣做兩個
眼將這盤棋救活。

    郭大路直在他旁邊晃來晃去。

    燕七瞪了他眼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坐下來安靜下子?」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恨根道「你不停的在這裡吵吵得人心煩意亂·怎麼能下棋?」

    郭大路道「我連話都沒說一句幾時吵過你?」

    燕七道「你這樣還不算吵?」

    郭大路道「這樣子就算吵?王老大怎麼沒有怪我吵他?」

    王動淡淡道「因為這盤棋我已快贏了。」

    燕七道「現在打劫還沒有打完·誰伊咋贏還是不定哩。」

    郭大路道「定。」

    燕七瞪眼道『「你懂得什麼」

    郭大路笑道「我雖然不橫下棋侗卻懂得輸了棋的人·毛病總是特別多些的。」

    燕七道「誰的毛病多?」

    郭大路道「你所以輸棋的人定是你。」

    王動笑道「答對了。」

    他笑容剛露出來·突又僵住。

    那青衣婦人正穿碎石小路定來手托的木盤上有三碗熱條。

    王動扭過廠頭不去看她。

    青衣婦人第盞菜就送到他面前柔聲道「這是你最喜歡喝的香片剛泡好的。

    王動沒聽見。

    青衣婦人道「你若想喝龍井我還可以再去泡、壺。」

    王動還是投聽見。

    青衣婦人將盞茶輕輕放到他面前道」今天中午你想吃點什麼?包餃子好不好?」

    王動突然站起來遠遠的走開了。

    青衣婦人看了他的背影,發了半天怔彷彿帶滿懷委曲,滿膠幽怨。

    郭大路溫不住道:「包餃子好極了,怕太麻煩了些,」

    青衣婦人這才回過頭來侵慢的走回去走了兩步又忍不住回過頭看了王動眼。

    王動就好像根本沒有感覺到她這人存在。

    青衣婦人垂卜頭·終於走了雖然顯得很難受,卻點也沒有埋怨責怪之意。

    王動無論怎麼樣對她她都可以逆來順受

    這又是為了什麼?

    郭大路目送她走人屋子後·才長長歎了口氣道「這個人變得真快。」

    燕七道「矚。」

    郭大路道「別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看這句話並不太正確·她這個人豈非就徹
徹底底的完全變了。」

    燕七道「因為她是個女人。」

    郭大路道「亥人也是人這句話豈非是你常常說的。」

    燕七也歎了口氣道「但女人到底還跟男人不同。」

    郭大路道「峨?」

    燕七道「女人為了個她所喜歡的男人,是可以完全將自己改變的,男人為廠喜歡的女人
就算能改變─段時候改變的也是表面。」

    郭大路想廠想·道「這話聽來好像也有道理。」

    燕七道「當然有道理我說的話,句旬都有道理。」

    翱大路笑廣。

    燕七瞪眼道「你笑什麼?你不承認?」

    郭大路道「我承認無淪你說什麼我都沒有不同意的。」

    這就叫物降物青菜配豆腐。

    郭大路天不怕·地不怕但一見到藏七·他就沒法子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