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刀疤大漢充刻追出來·追到門口·似乎還想問她什麼。

    但門外連個人影都沒有這老太和活剝皮都已忽然不見廠。」

    這燒飯的老太婆原來是位絕頂的高手武功巴高得別人連做夢都想不到。

    難怪那天金獅和棍子到當鋪裡去搜查·回來時態度那麼恭敬他們若不是吃廠這老太婆的
啞巴虧·就是巳看出她是准了。

    郭大路和燕七現在總算巳明白

    楓他們紉有件事更想不通·兩人對望了眼同時向後棕出。

    後面有裸樹大樹。樹上沒有葉子只有積雪,

    燕七隻好蹭在樹柳上郭大路卻庇股貶了卜左然後就像足挨廠刀似的跳了起來。

    雪冷得像刀。

    燕七歎礦門氣搖播頭道「你坐左的時候難道從來也不看看屁股卜面是什麼?」

    郭大路苦笑道我汲注意我在屈心半。」樹枝很糊他也在燕七身旁蹲丫下來道「我在想那
老太婆她明明烴值很了中起的武林高手為什麼要在活剝皮的當鋪當老媽

    燕七沉吟道「也許她也和風棲梧樣在躲避別人的追蹤。」

    郭大路道「這理由中聽好像很充足仔細想卻有很多地方說不通「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世界這麼大有很多地方都叮以躲避別人的退蹤尤莫是像她這樣的高手為什麼
要去做別人的者媽子聽別人的指烤受別人的氣」

    他面搖頭又接道「就算她要做人家的老媽子·也府該找個像樣點的入找個像樣點的地方
為什麼偏偏選上活剝皮?」

    燕七道,「你報不通?」翱大路道「實在想小通。」

    燕七道「你想不通的事別人當然也定想不通丁。」郭大路笑笑·道「若連我也想不到,
能想通的人怕很少。」燕七道「也許她就是要人家想不通呢?」

    郭大路道「但想不通的事還有很多。」

    燕七道「你說來聽聽。」

    郭大路道「看她的武功天下怕很少有人能是她的對手。」

    燕七也歎了口氣道「她武功的確很高我非但沒有看過武功這麼高的入簡直連聽都沒有聽
說過。」

    郭大路道「所以我認為她根本就用不怕別人·根本就用不躲。」

    燕七道「莫忘記強中更有強中手一山還有山高。」郭大路道「這只不過是句巴者掉牙的
錨話。」

    燕七道「老掉牙的話往往是最有道理的話越者越有道理。」

    林太平的秘密

    郭大路道「假如她真的在躲避別人的迫蹤·行動至少應該秘密些假我們每次去當鋪的時
候都看到她裡裡外外的企進走出點瞳沒有石敢見人的樣於。」

    枷也道「那時你看不看得出她是個怎樣的人?」郭大路道「別人既然看本出她是誰她為
什麼不敢見人?」

    郭大路道「你認為她也和風棲梧樣易容改份過?」

    癰七道「江湖中會易容改扮的人,並不止風捆梧一個。」

    郭大路道「那麼金攜和棍子為什麼眼就看出她是誰了呢?」

    燕七道「你怎麼知道他們看出來了」郭大路道「他們若沒有看出來對活剝皮為什麼前據
後恭沖

    燕七眨眨眼·道「那麼依你看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郭大路道「依我看她和活剝皮定有點特別的關係,也許是活剝皮的老朋友,也許是活剝
皮的親戚·體說有沒有道理?」藏七道「有道理。」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承認我有道理。」

    燕七忽然也笑了道「因為我的看法本來也是這樣的。」

    郭大路怔了怔道「你的看法既然早就跟我一樣剛為什麼要跟我擒槓?」

    蔬七道「因為我天生就喜歡跟你搶槓。」

    郭人路瞪眼看了他半天,道「假如我說這雷是白的呢?」

    燕七笑道「我就說是黑的。」

    無論體多聰明·多能幹但有時還是會突然遇見個剋星無論你有多大的本事,一遇見他就
完全使不出來了。

    燕七好像就是郭大路的剋星。

    郭大路硬是對他沒法了。

    過了半晌他忽又笑廠笑·道「至少有件事你總中能中承認的。」燕七道「什麼事」

    郭大路笑道「活剝皮這次連個人的皮都沒有剝到。」

    燕七道「你義錯了。」郭大路苦笑道「我義錯了。」

    燕七道「活剝皮這次總算剝了一個人的皮。」

    郭人路道「剝了準的皮?」

    頹七道「他日己的。」

    林太平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有人肯花好幾千兩銀於來找他?

    找他幹什麼?郭大路道「你看這些人為什麼要找林太平呢?」

    這次他好像已學乖了白己居然沒有發表意見。

    燕七沉吟道「你肯花互六干兩銀子去找個人為的會是什麼呢?」

    郭大路笑道「我根本就中會做這種事。」

    燕七膘了他眼道「假如我忽然失蹤了,若要你花五千陶銀子來找我你肯不肯?」郭大路
想也不想立刻道「當然肯。為了你就算叫我拿腦袋去當都沒關係「

    燕七的眼睛亮了。

    個人的眼睛只有在非常快樂、非常得意時才會亮起來的。

    郭大路道「因為我仍是好朋友所以我才肯。但林太中卻絕不會是那兩人的好朋友·他根
本就不會交這種朋友。」

    燕七點點頭·道「假如有人殺了我你是不是也肯花五千兩銀子找他呢?」

    郭大路道「當然肯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找到那人替你報仇」

    他忽又搖頭道「但林大平卻絕沒有殺過人他以為臼己殺了南富丑之後那種痛苦的樣子絕
不是裝出來的。」

    燕七道「假如有人槍了你五萬兩銀子要你花五千銀子找他

    翱大路道「但林太平來的時候身上連分銀予調沒有何況他根本也不像那種人。」

    燕七笑了笑,道「現在不是我找你擒槓是你在找我始枉了。」

    郭大路也笑了道「因為我知道你心裡也定不會真的這麼想。」

    燕七歎了口氣苦笑道名實說我根本就想不出他們找林太平為的是什麼?」

    郭大路笑道「雖然想不出卻問得出的莫忘記我已從棍子那裡學會了很多種問話的法
子。」

    屋子裡的燈還亮既沒有看到有人進去也沒有看到有人出聚。

    他們正想去問個明白,窗於忽然開廠。

    一個人止站在窗口招手。

    他們正弄不清這人是在向誰招手的時候·這人已笑道「樹卜定很冷,兩伎為什麼不進來
烤烤火呢?」

    火很旺。

    坐在火旁確比田在樹卜舒服多了。

    剛在窗口向他仍招手的人現在也已坐了下來。

    這人既不是那股上有刀疤的大漢·也不是那看來很兇惡的獨臂

    這人剛根本就中枉這屋千里。

    剛在這屋於裡的人,現在已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郭大路既沒有看見他們走出來也沒有
看見這個人走進去。

    繃大路只有一點值得安慰的地方。

    這人從頭到腳無論從那裡看都比剛兩個人順眼礙容。

    最重要的是,這人是個女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套獨特的法子來將女人分成好幾等好幾類。

    無論你用哪種法子來分她都可以算是第一等的亥人。

    她雖然已不太年青,但看來還是狠美,很有風韻。

    世上的確有種女人可以令你根本就不會注意她的年紀。

    她就是這種女人。

    美麗的女人大多都很高傲很不講理只有很少數是例外。

    她就是例外。

    奇怪的是,像這麼樣個女人怎麼會忽然在這屋予出現呢?

    她和剛那兩個人有什麼關係?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郭大路當然想問·卻直沒有機會。

    他每次要問的時候都發現自己先已被人問這麼樣個女人在問你話曲時候·你當然只有先
圍答。「我姓衛。」她微笑道「你們兩位呢?」

    她的笑容讓人根本沒法子拒絕回答她的話。

    郭大路搶道「我姓郭。他姓燕燕於的燕。」

    燕七瞪了他眼·衛夫人已笑道「林太平的朋友我都認得怎麼育沒有見過你們兩依?」

    翱大路又想搶問答忽然發現燕七的眼睛正在瞪他。

    他只好低下頭去咳嗽。

    燕七的眼睛這才轉過來看衛夫人,淡淡道「你怎麼知道我們是林人平的朋友?」

    衛夫人道「兩伎冒風雪從當鋪地方趕到這裡來·又冒風雪在外面等了那麼久·當然術會
是為了那當筋老闆。」

    燕七道「為什麼不會?」

    碉夫人贍然道「龍交龍風交風耗子的朋友會打洞什麼人交什麼樣的朋友這點我至少還能
看得出來。」

    燕七眨眨眼道「這麼樣說來你當然也認得林太平?」

    衛夫人點點頭。

    燕七笑了笑·道「其實這句話我根本就中該問的你連他的朋友都完全認得當然也跟他很
熟了。」衛夫人微笑道「的確可以算很熟。」

    燕七道☆卜次你見到他的時候,不妨替我們問聲好,就說我們很想念他。」

    衛夫人道「我也很想見他面所以特地來請教你們兩位。」

    燕七道「請教什麼?」

    衛夫人道「我想請兩位告訴我·他這兩天在什麼地方?」燕七好像很驚訝道「你阻他比
我《熟得多怎麼會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衛夫人笑了笑,道「無論多熟的朋友也常常會很久不見面的。」

    燕七歎了口氣道「我還想請你帶我蔚去看看他哩。」

    衛夫人道「你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燕七道「若連你都不知道·我們怎麼會知道?他的朋友我們連個都不認得。」

    他忽然站起來供拱手,道「時候不早,我們也該告辭丁。」

    衛夫人淡淡笑道「兩恢要走了麼·不送不送。」

    她居然也點阻攔的意思都沒有·就這樣看他們走了出去。

    剛走出這客棧、郭大路就忍不住道「我真佩服你你真有一手。」

    燕七道「哪手?」

    郭大路道「你說起假話來,簡直就腰真的完全樣。」

    燕七瞪了他服道「我也很佩服你。」

    翱大路道「佩服我什麼?」

    燕七冷玲道「像你這樣的人倒也很少有只要見到好看的女人你立刻就將中辰八字都忘了
簡直恨不得把家譜都背出來。」

    郭大路笑了道「那只因為我看她並不像是個壞人嘛?」

    燕七冷笑道「壞人股上難道還接招牌麼?」!

    郭大路道,「她若真的有惡意,怎會隨隨便便就讓我們走?」

    燕七冷笑道「不讓我們走義能怎麼樣?難道她還有本事把我們留卜來?」郭大路四廠口
氣道「你若以為她是個普通文人,你就錯了。」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我們的舉一動·她好像都知道得清消楚楚就憑這點我就敢斷定她絕不是個普
通亥人。」

    燕七道「她知道些什麼?」郭大路道「她知道是從外地來的知道我躲在樹上……」他聲
畜突然停住悄悄道「你看看後面那藥店門口。」

    燕七道「你用不看。」

    郭大路道「你已發現有人在盯我析的梢?」

    燕七冷笑點點女。

    他們已轉人條比較偏僻的街道·這條街欠的店期關門比較早本已沒什麼人行走。

    藥店也早就打詳了卻有個身材很矮小的黑衣人站在門口酌楔子後面·還不時伸出半邊臉
向他們儲看。

    郭大路道「這人是不是直在後面跟我們?」

    燕七道「走出那客棧『我就已發現他了。所以我才故意轉到這條街上來。」

    他冷笑接道「現在你總該知道,那位衛夫人為什麼隨隨便便就讓我們企了吧?」

    郭大路道「難道她早巳知道我們跟林太平住在起所以才故意讓我們走再叫人在外面跟
蹤。」

    燕七道「昭。」

    郭大路歎廠口氣道「她算盤打得倒小錯,只可借未免將我們估計得太低了些。」

    燕七冷冷地通「難道你還以為她把你看得很了不起?」

    郭大路道「我雖然沒有什麼了不起,但別人要想盯我的梢倒還不太容易中

    燕七道「哦?」

    郭大路眨眨眼笑道「想盯我梢的人,至少也得先喝喝西北風。」

    街上只有家店還沒有打佯。

    無論哪條街上打佯最晚的·…定是飯鋪酒館。

    燕七忍不傷笑道「我看你恐怕並不是想請別人喝西北風·只不過是自己想喝酒廠吧。」
郭大路笑道「我喝酒·他喝西北風·反正大家都有得喝的。」

    翱大路喝酒有個毛病。

    不喝得爛醉如泥·他絕不走不喝得囊空如洗,他也絕不走。

    大下假如只有個人能治他這種病那人就是燕七。

    金鏈子當廠五卜兩,分丁中給王動郭大路這次居然沒有將剩卜來的半完全喝光。而且他
走出小酒鋪的時候居然還相當清醒還能看得見人。

    那黑衣人果然還在那藥鋪門口的柱於後面喝西北風。

    郭大路咀了口氣道「我應該讓他多喝點的·他好像還沒有喝夠。」

    燕七道「但你卻已喝夠。再框上去就連三歲小孩都能盯得佐你了。」

    郭大路瞪眼道「誰說的我就算用條腿跑,他也休想追得上我你信不信?」

    燕七道「我只相信一件事。」

    郭大路道哪樣事?」

    兩七道「地就算能夠迫得上體,體也可以將他歐走。」郭大路道「吹走?怎麼樣吹
法?」

    燕七道「就像你吹牛那樣歐法。」翱大路什麼話也沒有說忽然捧起廠條腿往前面』跳。

    這跳居然跳出了兩丈。

    燕七歎了以氣探頭哺哺道「這人為什麼總像是永遠郁長小人的。」

    天是黑的路是白的。

    路英實並不白白的是積氣。

    翱大路看看購旁積警槍樹飛般往後面跑。

    樹其實並沒有跑·是他在跑,用兩條腿跑。他並不是伯甩個脫後面那丁梢的四次人而足
伯自趕不上熱七。

    熱亡施展趙輕功的時候真像是變成了只燕子。

    郭大路已開始在喘氣。

    蔽七這才漸漸慢廠下來用眼角膘他笑道「你不行了馬?」

    郭大路反氏吐比門氣齒笑道「我吃的比你多塊頭比你大當然地不過你「

    蔽七吃起農也很凶塊頭也很大但跑起來還是快得很。」

    翱大路道「我不是鈞我只有兩條腿。」

    燕七笑道「你不足說就算用條腿跑別人也休想追得上你

    翱大路道「我說的不是你。」燕七目光閃動道「你以為別人就不行?」

    郭大路道「當然。」

    頰七忽然四了口氣道「你為什麼不問頭去看看呢?」

    郭大路回頭就怔位。

    他忽然發現路卜有個人。」

    路是白的人是黑的。

    剛刁躲在藥牌門口檸中後面的那黑衣人觀中居然又迫到這裡來丁。」

    翱大路怔廠半晌道「想不到這小於居然也跑得很快。」燕七道模說你只有條腿看來就算
用三條腿跑他也照樣能追得上你你信不倍?」

    郭大路道「我儲。」

    燕七看他日中充滿了笑意。

    的確他是中很可愛的人員可愛地方就是他肯承認自己的毛病。

    所以他無論有多少毛病·都還是個很可愛的人。

    郭大路道「我們既然甩不掉他就不能回去。」

    郭大路道「不錯。」

    娥七道「不回去到哪裡去呢?」

    郭大路道:「沒地方去。」

    他眨廠眨眼忽又笑道「你還記不記得你自己剛說的什麼話?」

    燕七道「我說丁什麼?」

    郭大路道「你說他就真能迢上我我也可以把他吹走。」

    苑七笑道「你真有這麼大的本事?」

    郭大路道「當然。」

    燕七也眨了眨眼·道「你想用什麼吹?」

    郭大路道傭拳頭。」

    他忽然轉身向那黑衣人走了過去。

    黑農人站在路中央、看他。

    「這小於倒沉得住氣。」

    郭大路也沉佐了氣慢饅的走過去心裡正在盤算是允紉嘴巴還是先動拳頭?

    誰知那黑衣人忽然沉不住氣了招頭就跑。

    郭大路也立刻沉不住氣廠。拔腳就退。

    他忽然發覺這黑衣人的輕功絕不在碗七之下他就算氏☆條腿也退不只有大叫道「朋友你
等等我有話說。」

    那黑衣人忽然回頭笑了笑道「不錯我聾得很厲害彌說的話我連個字都聽不見。」

    他好像存心要氣』郭大路。

    無論難存心要讓翱大路生氣都很容易他本來就容易生氣。

    生氣就非追廣不可。

    本來是這黑夜人在盯他的梢現在反而他在盯這黑衣人了。

    燕七也只有陷他追。

    路旁有片積雪的枯林·枯林裡居然還有燈光。

    黑夜人身形在樹林裡閃·忽然不見廠。

    燈光還亮。

    燈光是從棟屋子裡照出來的黑衣人想必已進入了這屋子。

    翱大路咬牙恨根道「你在外面等,我進去看看。」

    燕七沒有說話也沒有拉伎他。

    郭大路若是真的想做『件事,那就根本沒有人能拉得住。

    就算他要去跳河燕七也只有陪他跳。

    亮燈的那間屋子門居然是開的燈光從門裡照出來。

    郭大路衝過去剛衝到了曰又怔位。

    屋於裡生盆火火盆旁坐個人。

    火燒得狠瞪人長褥真美。

    衛夫人。

    她看到郭大路連點驚奇的樣於都沒有微笑·道「外面定很冷你們為什麼不進來烤始
火?」

    她好像直在等他訂似的。

    四

    除廠她之外屋子裡還有個人。

    個黑衣人。

    郭大路看見這黑農人·火氣又上來了邀不住衝了過去·大聲叫道「你為什麼『直任後面
盯我?」

    黑衣人眨了眨眼,道「是我在盯你?還是你在盯我?」

    他的眼睛居然很亮。

    郭大路道「當然是你在盯我。」

    黑衣人笑道「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郭大路道「不知道。」

    黑衣人道「那麼找吉訴你這是我的家。。

    郭大路道「你的家?」

    黑衣人笑道,「若是我在盯你,怎麼會盯到我自己的家裡來丁?」

    郭大路又怔住。

    他忽然發覺這黑衣人不但眼睛狠亮·而且笑得也很甜。

    這黑衣人原來是個穿黑衣服的女人·而且最多也只不過卜六七歲。

    郭大路就算有很多道理,也全都說不出來了。衛夫人笑道「兩位既然來「請坐請坐。」

    火盆旁還有兩張椅子。

    燕七坐下來·忽然笑道「你好像早就知道我們要來早就在等我們了。」

    衛夫人微笑道「你們要走我拉不住你們要來·我也擋不住的。」

    燕七道「我份現在若又要走廠呢?」衛夫人道「我還是只有句話。」

    燕七道「什麼話」

    衛夫人道「不送不送。」

    燕七道「侗你還是會要這位小妹妹在後面盯我訂的梢。」

    黑衣少女瞪眼道「誰要盯你們的梢那條路你們能走我為什麼不能走?你們隨隨便便就可
以往我家裡闖我難道就不能跟你們走條路?」燕七冷笑道「原來你只不守湊巧殿我們同
路。」

    黑衣少女道「點也水錯。」

    燕七道「這倒真的很巧」

    衛夫人淡談笑道「等你年紀再大些時·就會發現天屍湊駒的事本來就很多。」

    燕七道「這麼樣看來你巳打定主意要從我們身上找到林人

    衛夫人笑道「那就得看你們是不是知道他在哪裡了。」

    燕七遭「我們若是鍘道呢?」

    及夫人微笑道「只要你們知道我遲早也會知道的。」燕七忽然向郭大路眨眨眼道「個人
的腿若是被繩子捆伎還能中能盯梢?」

    郭大路道「好像不能了。」

    燕七笑道「答對廠。」

    他袖中忽然多出條繩子,向黑衣少女的腿上纏了過去。

    這條繩子就像蛇樣義俠義准而只還好像長眼睛似的。

    只要他繩子出手就很少有人能躲得開。

    黑衣少女根本沒有躲·因為繩了已到了衛夫人的手裡。

    她的手慢饅的伸了出來繩子的去勢雖很快但不知為了仍麼繩子卻已到了她手裡。

    燕七的臉色變了·只有他力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只覺繩子卜

    他從來不相信世上真有這麼可怕的內功。

    現在他相信了。

    衛夫人徽笑道「其實你就算真將她兩條腿都捆起來·也沒有用的。」

    燕七沉默了半胸長長歎了曰氣道「的確沒有用。」

    衛夫人道「至少應該先捆上我的腿。」燕七道「不錯。」

    衛夫人笑道「但我可也保證世上絕沒有…個人能捆佐我的腿。」

    燕七道「我絕對相信。」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我也可以向你保證件事。」衛夫人道「什麼事?」

    燕七道「我雖然捆不住你們的腿部可以擁住另外個人的腿找只要擁住這人的腿你們就算
有大大的本事也休想追出林太平的下落「衛夫人笑道「你旬算捆任繼的腿呢」燕七道「我自
的。」

    無論多沒用的人中少都能將自己的腿捆任這也是件毫無疑問的事。

    燕七擁任了自已的腿。

    他身上的繩子還真不少。他好像很喜歡用繩子作武器。

    衛夫人也怔住廠,怔了半才展顏笑道「不錯這倒的確是個好交怠,連我都不能不承認這
是個好主意。」燕七道「過獎過獎。」

    衛夫人道「你若將日己捆在這裡我的確沒法子退出林太平的下落來。」

    郭大路道「我用不捆自己的腿他的腿就跟我的腿樣。」

    衛夫人道「這麼樣看來你也決心不走了。」

    郭大路道「好像是的。」

    衛夫人道「我本來也已準備將你衡用繩子捆起來通你們說出林太平的卜落你們不說就不
放你們走的。」

    她居然也歎廠口氣苦笑道「誰知依們竟自己捆起廠自己。」

    郭大路笑道「這就叫先下手為強。」

    衛夫人道「只可惜後下手的也未必遭殃田殃的也還是你們自

    郭大路道「哦?」

    衛夫人道「你們總不能在這裡呆輩子吧?」

    郭大路笑道「那倒也說不走。」

    他四周看廠看又笑道「這裡又暖和又舒服至少比我們任的那破屋於舒服多了。」

    衛夫人目光閃動道:「稱們任的是個破屋於?」

    郭大路道「你用不探口風天廠的破屬於很多你若想間問的去找·找到你進棺材裡也找不
寬的。☆

    衛夫人又歎了口道「我只不過覺得有點奇怪而己。」

    郭大路道「你奇怪什麼?」

    衛夫人道「林太平從小就嬌生慣養,怎麼會在一間破屋子過得卜去呢?」

    郭大路道「因為我們那破屋於裡有樣東西是別的地方找不到

    衛夫人道「你們那裡有什麼?」郭大路道朋友。」

    只要有朋友再窮兩破的屋於都沒關係。

    因為只要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溫瞪就有快樂。

    沒有朋友的地方就算遍地都堆滿了黃金在他們服中看來也只不過是坐用黃金建成的牢
獄。

    口夫人沉默了很久才又輕輕歎息了聲道「看來你們雖然行點兒奇怪倒都是很夠朋友的
人。」

    郭大路道「我們至少總不會出賣朋友。」衛夫人問道「無論等到什麼時候·都不會出賣
朋友?」

    郭大路點點頭。

    衛夫人又笑了悠然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們能等到幾時?」

    黑暗的地獄

    天亮廠。

    桌上擺滿了很多點心每種都很好吃。

    吃不但是種享受也是種藝術。

    工犬人很懂得這種享受,也很懂得這種藝術。

    她吃得很慢也咆得很美。

    無論她在吃什麼的時候·都會令人覺得她吃的東西非常美味。

    何況這些點心水來就全都是美味。

    吃來是美味,嗅起來也定很香。

    郭大路已忍不住開始在悄悄的嚥口水。酒意來·肚子就好像餓得特別快

    餓肚子看別人大吃大喝這種滋味有時簡直比什麼刑罰都難

    郭大路忽然大聲道「主人獨個兒大吃大喝卻讓客人餓子在旁邊看這好像不是待客之
道。」

    衛夫人點點頭道「這的確不是待客之道·但你們是我的客人

    郭大路想了想歎息苦笑道「不是。」

    衛夫人道「你們想不願做我的客人呢?」

    郭大路道「不跟。」

    衛夫人道「為什麼?為了林太平?」

    郭大路也長長歎廠口氣道「誰叫他是我何的朋友呢。」衛夫人笑了笑·道「你們雖然很
夠朋友,卻也夠笨的。」郭大路道「哦?」

    !夫人道「直到現在你們還沒有問我為什麼要找林太平。」次樂英攝

    郭大路道「我們根本不必問。」

    飛夫人道「為什麼不必問?仍們怎知道我找他是好意還是惡意?也許我找他只水過是為
了要送點東西給他呢?」

    郭大路道「我只知道件事他若不想見你我們就不能讓你找到他無論你是好意還是惡
意·都是樣的。」

    夫人道「你怎麼知道他不願見我?」

    郭大路道「因為你找他找得太急消良象不懷好意的樣子否則你就該讓我訂問去台訴
他·再叫他來找你。」

    衛大人笑道「看來你們還小太耀只不過有一點笨而已。」

    翱大路道「哦?」

    』夫人道「你們就算怕我也暗砷追蹤不問去也就是廠還足可以到別的地方去的義侗必自
己把自己捆在這裡呢?」

    郭大路想了想看看燕七道「她說的話好像有點道理我們為什麼還不走呢?」

    門夫人道「閡為我現在巴中讓你衡走丁。」郭大路道「你自己說過我們隨時都可以走
的。」

    衛夫人道「我現在巳改變了主意。」

    她笑了笑·接道「你知道女人總是隨時都會改變主意的。」

    郭大路歎道「你看不是女人就好了。」衛災人道「有什麼好?」

    郭大路盯她面前的燒賣和蒸餃,道「你若是男人·我至少可以厚臉皮槍你的東西吃。」

    衛夫人微笑道「你為什麼不把我當做男人來試試看?」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眨了眨眼。

    衛夫人又道「你們兩個人不妨起過來槍。」

    燕七笑了笑道「我的臉皮沒有他厚還是讓他個人動手吧。」

    郭大路阻了口氣通「『個人餓得要命的時候臉皮想不厚些也不行廠。」

    他身子災然掠起向那張擺滿了點心的桌子撲了過去。十指箕張彎曲如鷹爪用的居然是鷹
爪功中招極厲害的「飛鷹搏免」。

    用「適鷹願兔」這種招式來搶蒸餃未免是件很可笑的事。

    但』個人若是餓極了再可笑的事也樣能做得出來的。

    衛夫人笑道「你的鷹爪功倒不錯。」

    她嘴裡輕描淡寫的說話手裡的筷子忽然輕輕往前順點。

    她用的是雙蕩翠鑲的筷子這種筷子往往碰碰就會斷

    筷子在郭大路右手中指上輕輕一點。

    筷子沒有斷。

    邪大路的人卻像是斷了,突然從半空中落了下來眼看就要跌什擺滿了點心的桌子上。

    退夫人手裡的筷子忽然夾住了他的腰帶他整個人的重量都已價公這雙碰就斷的筷子上。

    筷千還是沒有斷。

    羽夫人的手懸在空小,用筷子央他就像是夾個蝦米似的。

    燕七看呆夕。

    衛夫人微笑道「這麼大個餃子夠你嗆了。」

    話術說完郭火路的人巳向熱亡巴廠過火。

    燕仁想去接·沒有接作兩個人撞·全都跌介地上。

    這了很久郭大路還沒有爬起來只是眼睜睜的看衛夫人。

    他好像也看呆了。燕七忽然道「你知不知道她用的這招叫什麼功夫?」

    郭大路搖搖頭赦七道「你既然會鷹爪功·就應該知道其〈有招叫老鷹抓

    郭大路點點頭。

    燕七笑道「她這招就是從『老鷹抓雞中變化來的叫做『筷子挾雞。」郭大路咀了口氣曬
哺道「我究竟是雞還是餃子呢?」燕七道「是雞肉錦子餃子。」

    郭大路也笑了·道,「想不到你懂得的事倒還真不少。」

    他身產突然又箭般竄了過火。

    這次他沒有問桌於上面伸手胡竄人了桌予底卜。

    正夫人正微笑在聽他們說話好像匯聽得很有趣的樣子。

    她既沒有想到郭大路說說會忽然又審了過來更沒有想到這人會往桌子底屍竄。

    桌於底下又沒有點心這人到屍面去十什麼呢?想檢骨頭麼?

    餃子又沒有骨頭呀。

    衛夫人也不禁覺得有點奇怪就在這時桌上的點心突然憑空跳丁起來。

    翱大路的手在桌於底下拍桌上的點心就跳起了七八尺高,

    燕七的歹揮本來捆在他腿上的繩子突義長虹般飛出·長蛇般卷就有七八樣點心被他捲了
去。

    郭大路也已從桌於底下竄出。

    燕七『鬆手點心掉下來三四個郭大路伸手接了兩三個月司時張大了瞞個軟軟的儒米燒賣
正好不偏不傷掉在他嘴裡。

    這下雖然並不是什麼廠個起的武功但卻配合得又緊湊,義灼妙、簡直令人歎為觀止。

    衛夫人居然也歎息了聲,說道「看了你們這兩手功夫,我就算讓你們晚點東曲也算值得
了。」

    郭大路三口兩口就將燒莢吞卜去笑道「這人倒總算還有點民心。」

    他開始吃第二個燒賣的時候燕七也已吞下廠個包產。

    能吃得這包子可真不容易所以嚼在嘴裡的滋昧也像是特別好燕七笑道「這包子真好吃卻
不知是用什麼做餡的?」

    衛夫人微笑道「包子和燒賣都有兩種蹈。」

    郭大路道「那兩種?」

    衛夫人道:「一種是蝦仁鮮肉的。」郭大路道「還有種付麼肉:」

    衛夫人道「老鼠肉毒老鼠。」

    老鼠中來是可以吃的但毒老鼠吃下去卻能要人的命。

    郭大路吃下左的燒企·好像已停在嗓子服上·再也不下去。

    他本來還想問問·他吃的僥要是耶種餡做現在卻已用不問他忽然覺得四肢發軟腦袋發
綠。

    再看頹七張臉竟巴變成死灰色而且漸激發黑。

    衛夫人還在微笑。

    郭大路正想過去·忽然覺得她像已是已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張股漸漸變得模糊不清·漸
漸空看那看不見廠。

    他只覺得燕七已衝過來炮位廠他夜他烏旁道「臨死之酗我有個秘密要食訴休。郭大路殖
「什……葉秘密?」

    燕七道「我「──」

    他還沒有說出自己的秘密·就已倒下。

    就算他說出,郭大路也聽不見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句話並不太對。

    有的人並不太在乎財寶絕不會為了錢拚命卻往往會為廠好吃而死。

    你是不是覺得這種死法很冤梗?

    等你俄得發暈時·說不定也會覺得不如死了算廠。

    但他們為什麼會挨餓呢?

    朋友當然是為了朋友。

    「為朋友麗死的人,是絕不會下地獄的。」

    但朋友若都在地獄裡他們也許寧可下地獄,也不願上天堂。

    自佔艱難喉死。

    死的確可以算是最可伯的事了。

    那意思就是你已完了已完全消減了從此不再有希望你的肉體很快就會腐爛你的姓名也很
快就會被人淡忘。

    髒土還有什麼比死更可怕的呢?

    死了若還得下地獄那當然更可怕。

    但地獄究竟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

    那地方想必很黑暗,非常黑暗……

    黑暗。

    黑暗得讓你非但看不見別人·也看不見自己。

    郭大路連自己都看不見。

    他只感覺到自己的眼睛已睜開了。

    但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究竟是不是存在?他卻完全本知道。

    「不知道」的本身就是種恐懼也許就是人類最大的恐懼。

    人們恐懼死亡·豈非也正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死蘭究竟是什麼樣予的。

    郭大路也不能不思懼幾乎已恐懼得連動都不能夠動

    恐懼本教是人類永遠無法克服吶高戈

    過了很久郭大路才聽到自己身旁彷彿有個人在呼吸。

    但那究竟是不是人的呼吸聲他還是不知道。

    在如此黑暗中任何人都已無法再對自已有信心。

    幸好他還能相信』件事蔬七活時既然跟他在起就算死廠也『定還是會跟他起。

    有些朋友好像永遠都分不開的無論死活都分不開。

    所以郭大路壯起膽子道「頹七…。』是不是彌?」

    義過半晌黑暗中力響起個很虛弱的聲響「是小郭嗎?」

    郭大路總算松丁口氣。

    只要台肋友跟他在起無論死活都沒關係了。

    他身子開始往那邊移動終戶摸到了只手·只冰冷的手。

    郭大路道「這是個是你的予?」

    手動了動立刻將郭大路的手握緊。

    然後聽到燕七虛弱的聲音道「這是什麼地方?」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道「我們是不是還活?」

    郭人路歎了門氣道「不知道。」

    燕七也歎了口氣道「看來你活時是個糊徐人死了也是個糊塗鬼。」

    郭大路卻笑了笑道「看來你活時要臭我死了也要臭我。」

    燕七沒有說話卻將郭大路的手握得更緊。

    他平時本是個很堅強的人但現在卻像是要倚賴郭大路了。

    也許他本就在倚賴郭大路了、只不過平時直在盡力控制臼己個人只有到了真正恐懼的時
候才會將自己真正的情感流露出來。

    郭大路沉默廠半晌忽又問道「你猜我現在最想知道什麼?」

    燕七道「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郭大路道「不對。」燕七道「攝知道我們究竟是不是還活?」

    郭大路道「也不對。」

    燕七歎道「我現在沒有心情猜你的心事你自己說出來吧。」

    千古艱難唯☆死

    郭大路說「我員想知道你的秘密。」

    苑七道「我?……我有什麼秘密?」郭大路道「你臨死的要告訴我的那件秘密。」

    燕七的手忽然縮了回去沉默廠很久才帶笑道「到現在你還沒有忘記?」

    郭大路笑道「無論死活都水會忘記。」

    燕七又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道「可是現在我已不想把那件事告訴你廠。」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道「也沒有為什麼只不過……只不過……」

    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充·前面那無邊無際的黑暗個忽然亮趙了點陰森森、碧鱗鱗的火光。

    鬼火慘碧色的火光下彷彿有個人影。

    也許不是人影是鬼影。

    他看來飄飄蕩蕩的站在那裡·好像上不天下不地。

    郭大路忍不位蠍道「你是人?還是鬼?」

    沒有回答,這也不知是人還是鬼的影子·忽然又向前飄了過去。

    無論他是人也好是鬼也好總是這無邊黑暗中唯的點亮

    只要有『點光就比黑暗好。

    郭大路沉聲道「你還能不能走?」燕七道「能。」

    郭大路道「我們追過去好中好?」

    燕七歎道「無論如何·我想總不會比現在這情況更壞的了。」

    鬼火在前面飄蕩好像故意在等他們。

    郭大路已找了燕七的手再握緊道「你拉我廠萬莫要放鬆無論好歹我們都要在起。」

    他們的力氣還沒有恢復身子還有點麻痺。

    佩無論如何他們總算已站了起來·跟那點鬼火往前走。

    前面是什麼?

    是天堂?還是地獄?

    他們既不知道也不在乎因為他訂總算還能手拉手往前走。

    等他們漸漸可以走得快點的時候,前面那鬼火速度也加快了。

    鬼火突然如流星般閃,忽然消失。

    四面又變得完全黑暗。

    沒有光沒有聲音。

    他們只能聽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心跳得很快。

    兩個人都已感覺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心跳得快。

    兩個人都巴感覺出對方的手心裡在冒冷汗。郭大路道「你用不害怕,假如我們真的已死
了,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假如我們還沒有死就更不必害怕了。」

    個人叫別人莫要害怕的時候他自己心裡定在害怕。

    燕七道「我們是繼續往前走?還是退回去?」

    郭大路道「我們是往後退的人麼」燕七道「好·不管好歹·我們先往前面闖闖再說」

    兩人的手握得更緊大步向前衝出。

    突聽聲大喝·道「站佐廠

    喝聲響起黑暗中突又閃起廠七八點鬼火。

    陰森森的火光飄飄蕩蕩的懸在中空。

    他們已可以看到前面有張很大很大的公案。

    案上有個筆筒還塔很多個本子也不知是書?還是帳簿?

    個人正坐在案後翻本帳瀝。

    他貿還是看不清這人的面目依稀只看出這人好像長很長的胡予,頭上還顫頂占代的皇
冠。

    剛那鬼影也在公案旁,還是上不天,下不地的吊在那裡手裡好像拿塊很大的木牌。

    難道這就是拘魂牌?

    難道這地方就是森羅殿?

    上面坐的就是閻天?

    他仍不知道誰也沒有到過森羅殿誰也沒有看見過閻王。

    但他們卻巳感覺到種陰森森的鬼氣令人毛骨驚然。

    上面坐的閻王居然說話了。

    那聲音也陰森森的帶鬼氣·通「這兩人陽壽未盡為何來此?」

    那鬼影子道「因為他們犯了罪。」

    閻王道「犯的是何罪?」

    鬼影子道「貪咆之罪。」

    閻王道罪在兒等」

    鬼影子道「男人好吃必定為咨女人好吃必定為娟此罪列為第七層地獄永世不得吃飽。」

    郭大路突然大聲道「說謊的罪更大慶該打入拔舌地獄……」閻正拍桌了喝道「大膽存這
取也敢如此放肆?」

    郭大路道「無論你是人也好是鬼也好只要兔校了我我都非放肆不可。」閻王道「冤桿了
你什麼?」

    郭大路大商說道「休若真的是閻王,自己就該知道。」

    燕七忽也大聲道「你至少應該知道件事。」閻王道「什麼事?」

    燕七道「無論你是真閻王也好·假閻王也好都休想能從我們嘴裡打聽出林太平的下
落。」

    這切話說出來閻王好像反倒有點吃驚過了半陽,才陰憫測道「就算我是個假閻王但你們
紉已真死。」燕七道「哦?」

    閻王冷笑道「既巳到這裡你們難道還想活回去?」燕七道「想不想活是問事說不說又是
另外回事了。」閻王歷聲道「你們難道了死也不說?」

    燕七道「不說就是不說。」

    閻王冷笑道「好「

    這個字說出口所有的火光突又消失·又變為片黑暗。

    郭大路拉燕七就往前衝。

    他們同時衝過去同時跌倒在地。

    前面的公案已沒有廠,閻王也沒有了小鬼也沒有了。

    除了黑暗外·什麼也沒有了。

    只有兩個人。

    這兩人不是太聰明就是太笨。

    左面是石壁,石面也是石壁前酉是石壁後面也是石壁。

    比鐵還硬的石壁。

    他們終於發覺這地方已變成個石桶。

    所以他們索性坐廠下來。

    過了很久翱大路居然笑了笑道「你也發現那閻王足假的廠?」燕七道「那閻干忿就足衛
夫了。」郭大路道「但衛夫人沒有胡予。」

    燕七道「鬍子也是假的什麼都是假的。」

    翱大路忽然大笑道「這人倒也滑稽居然想得出這種笨沈產來想要我們上當。」燕七也笑
道「簡直滑稽得要飾。」

    他們雖然枉笑但笑的聲音卻難聽得很·挽手比哭都難階。

    內為這件事並不滑稽點也不滑稽。

    這法子也不笨。

    你若嚙了個有漳的包子忽然覺得四肢無力又看到你朋友的臉已發黑然後暈死了過去等你
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在這麼樣的個地方,看到廠個飄在半空的鬼影子還看到廠伎戴皇冠、
長鬍子的閻上你會不會覺得這件事滑稽?

    郭大路已笑不出了忽然歎了口氣道「她做的事雖滑稽說的話卻不滑稽。」燕七通「什麼
話?」

    郭大路道「閻王雖是假的我們卻已等於真的死廠。」

    燕七道「你怕死?」

    郭大路歎道「的確有點怕。」

    忽然間火光閃照亮廠大堆黃澄澄閃金光的東西。

    金子。

    世上很少有人能看到這麼多金子。

    黑暗中又響起廠那陰側例的聲音「只要你們說出來我不做立刻就放體們走這些金子也全
都是體們的了。」郭大路突然眺了起來大聲叫遁「不說不說不說。」

    黑暗中發出廠…聲歎息然後就又什麼都看不見例麼都聽小

    又過了很久,燕七忽然道「原來你也不怕死。」

    郭大路歎道「怕是不太伯只不過……我們雖然是為林太平死的他卻根本不知道也許永遠
都不會知道。」

    燕七道「你無論為朋友做了什麼都是你自己的事,根本就不必想要朋友知道。」

    郭大路笑了,道「我本來還伯你覺得死得太冤枉想不到你比我更夠朋友。」

    領七沉默廠半晌反而歎了口氣道「也許我並不是夠朋友只不過想得夠明白而巳。」

    郭大路道「為了要找林太平,她好像已不錯犧牲代價。」

    郭大路道「好像是的。」

    燕七道「她若非跟林人平有很深的仇恨怎麼旨如此犧牲呢?」郭大路道「我只奇怪,林
太平只不過是個小孩子,怎麼會跟她這種人結下深仇大恨呢?」

    燕七道「想必是他上代結卜的仇怨她為了要斬草除根所以才非殺林太平不可。」郭大路
道「有理。」

    燕七道「她既然知道我商是林太平的朋友當然也不會放過我仍』所以我們就算說出了林
太平的下落也是樣要死也許死得更

    翱大路長歎「口,苫笑道,「被你這麼說,我好像也覺得白己並沒有自己說的那麼夠肋
友了。」

    燕七道「你也想到了這一點?」

    郭大路道「但若非你提醒我就已忘了。」

    燕七道「怎麼忘?」

    郭大路道「件事你若故意不去想它,豈非就等於忘了樣?」

    燕七道「為什麼要故意不去想呢?」

    郭大路道「因為·那樣我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夠朋友等我死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比較
偉大點。」

    燕七笑了但笑聲中卻有些辛酸之意。

    過了很久才綴緩道「其實你本來就比別人偉大點。」

    郭大路好像要跳廠起來道「我偉大?你也覺得我偉大?」

    燕七道「沒有人天生就是英雄英雄往往也是被逼出來的。大家雖然都明白這道理卻還要
難免要自已騙騙自己。只有你─…「

    他咀息了聲·慢饅接道「你不但敢承認而且還敢說出來。」

    郭大路道「這「一。這也許只不過因為我臉皮比別人厚。」

    掂七道「這絕不是臉厚是「、。」

    翱大路道「是什麼?」

    燕七道「勇氣這就是勇氣很少人能有這種勇氣。」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你也有誇獎我的時候·是不是故意想安慰安慰我讓我覺得舒服
些?」

    燕七沒有回答·只是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冰冷的手好像巴漸漸溫暖了起來。

    又過了很久郭大路才緩緩道「其實我們認識並不久,但我總覺得你足我平生最好的朋
友。其實王動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對你還是和對他不同。」

    燕七輕輕的問道「有什麼不同?」

    郭大路道「我也說不出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只不過王動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地方我定會
原諒他但你若對不起我我反而很生氣,氣得要命。」

    這種情感的確很微妙也難怪他解釋不出。

    燕七的指尖好像在發抖,心裡好像很激動只可惜郭大路看不出他臉上的表情來否則也許
就會明白很多事廠。

    假本明日也很好。

    那種紹紹繼渺、臆願脫胎的感覺反而更美、更奇妙。

    只可借他們能享受這種感覺的時候已不多了。燕七忽然道「我還想知道件事,卻不知該
不該問出來?」

    郭大路道「你說。無論什麼話你都可以對我說的。」

    燕七道「假如衛夫人真的肯放過我們真的將那麼多金於送給我們你是不足就會將林太平
的下落告訴她?」

    郭大路沒有直接回答這句話·只是緩緩道「我只知道金子』定有用完的時候人也定有死
的時候·但友情和道義卻眾遠郁存在的。」

    他笑了笑,接道就因為做上還有這種東西存在·所以人才和畜牲不同。」

    燕七長長歎息了聲,道「我好像很少聽到你說這種話你

    翱大路道「有些道理並不是要你用瞞說的。」

    燕七道「你若不說·別人怎麼知道你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郭大路道「我根本就用不別人知道只要我的朋友知道只要你知道那就已足夠了。」

    他忽又笑道「但現在我也很想知道一件事。」

    燕七道「是不是想知道還沒有告訴你的那樣秘密嚴

    翱大路道「答對了。」

    燕七道「你─…你還沒有忘己?」

    郭大路笑道「我早就說過無論死活都不會忘記。」

    頹七沉默了很久·幽幽道「其實我已有很多次都想要將這個秘密說出來了·卻又伯說出
後會後悔。」郭大路道「你為什麼要後悔?」

    預七道「因為……因為我伯你知道這件事後就不願再跟我交朋友。」

    郭大路用力握住廠他的手道「塗放心·無論你是個怎麼樣的人,無論你以前做過什麼事
我都永遠是你的朋友。」

    燕七道「真的?」

    郭大路大聲說道「我若有半句虛台就叫我不得好……」「死」字還段有說出口燕七已掩
佐了他的嘴·柔聲道「好·我告訴你我本是個……」

    突然間黑暗中又有點燈光亮起照樣很奇怪的東西。

    看來像是個鐵簡架在木架上☆黑顫助的。總有大海碗般粗細。

    接衛夫人的聲音又響起「你們認不認得這是什麼?」

    郭大路道「個認得。」

    衛夫人笑道「看來你非但食古不化,麗且孤隔寡聞。」

    這句話剛說完·那鐵筒裡忽然發出天崩地裂般聲大露。

    郭大路的盡朵都快被震蓑丁。

    過了半天才能張得外眼園只見四面煙硝迷漫·鐵簡財面的石壁巳被打開了個大瀾

    衛夫人道:「現在你總該知道這是什麼了吧」

    郭大路長長吐出了口氣問道「這難道就是大炮麼?」衛夫人笑道「你總算變得聰明了
些。」歡樂榮耀

    炮口在移動,已對準了燕七和翱大路。

    衛夫人道「你想不想嘗嘗這火炮的滋味?」

    郭大路道「不想。」

    衛夫人道「那麼你就趕快說出來吧。」

    郭大路道「不說。」

    衛夫人悠然道「也許你還不知道這種大姐的厲害。」

    翱大路道「我知道。」

    衛夫人道「你知道什麼?」

    郭大路道「聽說若用這種炮去攻城,無論多堅固的城牆都擋不

    衛夫人笑道「既然城牆都擋不佳你難道還能擋得住?」

    翱大路忽然大笑道「這你就不謹了我的臉皮本來就比城牆還厚。」衛夫人怒道「你真的
不說」

    郭大路好像連話都懶得說了只是轉過了頭,凝視燕七。

    燕七的日光溫柔如水但聲音卸堅決如鋼。

    他斷然道「算上昨天那次·我已經死過八次了再死次又何婉?」

    「死」本是件員艱難、最可怕的事但在他們嘴裡說出來卻好像輕鬆得很。

    郭大路忽然歎了口氣拉燕七的喬道「我只有件遺憾的事。」

    燕七柔聲道「我明白但那件事我無論死活都會告訴你。」

    郭大路展顴笑道「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政不下的呢?」

    衛夫人冷冷道「好,那你們就死吧。」

    炮口正對燕七和郭大路。

    「砰」的又是天崩地裂般聲大震。

    姻硝迷漫中可以看到他們的人因了下去倒在一起……

    有人說死很困難有人說死很容易。

    你說呢

    柳暗花明

    對燕七說來·死的確很容易·他已經死了九次。

    現在他居然又活了。

    他覺得臼己躺在張柔軟順舒服的床上眼睛裡看到的每樣東西都很華麗、很精緻·簡直巴
不像是人間所有的。

    他上次醒來的地方若是地獄這地方定就是天堂。

    但若沒有郭大路在起,天堂又有什麼意思?

    郭大路呢?難道下了地獄?

    藐七掙扎爬起就看到了翱大路。

    他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屬裡有張桌予·桌於擺滿了酒食,郭大路正坐在那裡大吃大
喝。

    他看到燕七才放下筷於笑道「我看你睡得正好不想吵醒你所以就先來享受了·好在這裡
的東西多得很十個人也吃不完。」

    燕七道「是你帶我到這裡來的?」!

    郭大路道「不是。」

    燕七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瞪了他阻根根道「你知道什麼?」

    郭大路笑道「我只知道這裡的廚子不錯酒也不錯你還等什

    他接又笑道「不吃白不吃·這句話你還沒有學會。」

    燕七忍不住婿然笑道「早就學會了。」

    屋裡不但有門還有窗於。

    窗外傳來陣陣梅花的香氣。

    燕七道「你有沒有出去過?」

    郭大路道「沒有。

    燕七皺眉道「為什麼不出去看看?」

    郭大路笑道「顧得了嘴就顧不得眼睛了還是噶比眼睛重要。」

    燕七道「你至少應該先找到這裡的主人才是。」

    郭大路道「他反正會來找我們的,我們何必急去找他。」

    這句話剛說完,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

    個白衣如雪、明降巧笑的小妓娘手裡托兩壺酒,盈盈定了進來看來倒真有幾分像是天亡
的仙子。

    郭大路眼上有點發直了,燕七瞪了他眼他才乾咳廠兩聲將身子坐正,卻還是忍不住笑道
「我正愁酒不夠·想不到酒已來廠。」

    白衣少女抿嘴笑道「你既已到了這裡無論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燕七道「我們怎會到這裡來的?」白衣少女道「當然是這裡的主人把你們救來的了。」

    郭大路道「恢就是這裡的主人?」

    白衣少女眨廠眨眼道「你看我像不像?」

    郭大路道「不像。」白衣少女媚然道「我己看也不像。」

    郭大路道「那麼這裡的主人是誰呢?我們認不認得他?」

    白衣少女道「我只知道他定認得你。」郭大路道「為什麼?」

    白衣少女笑道「因為·他說你個人吃的比幾個人郡多·特地叫我多準備點酒菜。他店不
認得你怎麼會對你如此瞭解呢?」

    郭大路人笑道「這麼樣看來他不但認得我還定是我的好朋友。」

    白衣少女貶眼笑道「請你喝酒的,都是你的好朋友」

    燕七冷冷道「點也不錯。」

    他不但臉色又變得很難看順巴連筷子都放了下來。

    郭大路膘廠他服也不敢多說話了。

    白衣少亥道、「等兩位咆飽廠我就帶兩位去見這裡的主人他直都在等兩依。」

    燕七霍然站起來道「我現在已經飽了。」

    白衣少女眼波流動婿然道「你怎麼看到我就飽呢?」

    燕七淡談道「因為你長得比只蹄膀還可愛。」

    梅花白再曲廓雕柱。

    白衣少女板臉在前面帶路,既不說話也不笑了。

    她的確很甜、很美但的確稍微胖廠點。

    「燕七居然拿她來比蹄膀倒是虧他怎麼想得出來的。」郭大路看燕七·想笑又不敢笑。

    閡為燕七的臉包還是不太好看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好像很討厭亥人,尤其時厭攝翱大路開
玩笑的女人。

    「他以前定也吃過女人的虧·上過女人的當。」

    郭大路決定以後定要設法開導開導他告訴他女人並不是每個都討厭的其中偶砸也有幾個
比全部男人都心愛得多。

    氏廓巳走盡。

    盡頭處珠低垂·他衡剛走過去就聽到子裡有人在笑道「你們又來了麼?請進請進。」

    衛夫人這赫然又是衛夫人的聲音

    原來這裡的主人還是她。

    她下毒、扮鬼甚至不借將攻城的大炮都搬來對付他們可是她現在又救了他們而且還拿好
酒好菜來招待他訂。郭大路和燕七而麵糊四實在猜不透她究竟在打什麼正意。

    衛夫人的笑容還足那麼高貿那麼動人。

    她看郭大路和燕七還帶微笑道「你份也不必問我究竟在於什麼賽意我的主意本就從沒有
別人能猜得到的。」

    郭大路四廠口氣道「這切話我相信。」

    衛夫人道「這有件事你也不妨相信。」

    郭大路道「什麼事?」

    衛夫人又道「你們現在已可以走了隨時都可以走,無論到那裡去我都絕不會泥人跟蹤你
訂的。」

    郭大路怔了怔通「你中想要我們的命了?」

    衛夫人道「不想。」

    郭大路道「你也不想知道林太平的薩落了?」衛夫人道「至少目前巳木想。」

    郭大路道「你費了那麼多事來對付我訂,現在卻隨隨便便就讓我們走廠?」

    衛夫人道「不錯。」

    郭大路又歎了口氣道「這句話我實在不能相信。」

    衛夫人道「連我的話你都不情?」

    衛夫人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郭大路道「我知道你是個很有錢、很有地位、也狠有本事的人但這種人說的話通常都未
必可靠。」

    衛夫人凝視他忽然笑了,道「你們定覺得我做的事很奇怪但你們若真匯知道我是什麼人
之盾就不會奇怪廠。」

    燕七忍不住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衛夫人☆個宇個字道「我就是林人平母親。」

    這句話說出來郭大路和燕七義大吃了驚。

    他們實在不敢相信卻又不能不相信。

    衛夫人這生中就算也會說過謊現在卻絕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郭大路道「我就相信你真是林太平的母親但雌親義怎會中知兒子的下落呢?」

    衛夫人輕輕的歎息了聲,酪然道「這就是做毋親的悲哀兒於長大了之後,做的事往往就
不是母親所能瞭解的了。」

    她忽又笑了笑接道「這也許只因為他已漸漸變成了個男

    郭大路溫小住問道「他究竟做了什麼?」

    衛夫人歎道「他什麼也沒有做只不過從家裡逃了出左。」

    郭大路怔道「從家裡逃了出去?為什麼要逃?」衛夫人道「他進婚。」

    郭大路憎然道「逃婚?」

    衛夫人苫笑道「我看他年紀瀝漸大廠就替他訂下廠門親事誰知道他竟在婚禮前的天晚上
偷偷的逃了出去。」

    郭大路怔了半陶忍不住笑了,道「我明白了他定不再歡那個女孩子。」

    衛夫人道「那亥接於他連見都沒有見過。」

    郭大路又不禁覺得奇怪道「既然沒有見過,他怎麼知道那女被子好不好呢?」

    衛夫人道「他根本不知道。」

    衛夫人歎道「只因那門親事是我替他下來的所以他就不喜歡「

    郭大路又笑了·道「者婆是白己的,本就該自己來選才對。你若旨先他看看那女孩子他
也許就不會逃廠。」

    他神色突然變得很嚴肅又道「這並不是說他不孝順你但個男人長大了之後多多少少總該
有點白己的主怠否則他又怎麼能算是男人。」

    衛夫人慢慢的點了點頭,道「我本來也很生氣小隧後來想了想反咖覺得有點高興。」

    熱七忽然道「你的砌應該高興因為像他這麼樣有主見的男人世上還木多。」郭大路道
「現在顯然中多仍以後定會慢慢多起來的。」

    大人展額通所以我現在已改變主意,並個出要遙他的去成親了「

    她門光凝視遠力慢慢的接道「我想個男核子在成反的時候能個人在外砌闖蕩闖蕩磨練磨
練自己對他這生總是有好處的「郭大路歎「門氣片笑道「這些活你居早點說出來多好。」

    衛夫人笑道「我以前沒有說山來只因為我還有點不放心。」

    郭大路道「不放心什麼?」

    衛夫人道「不放心他的朋友。」

    郭大路道「你那麼樣做只不過是在試探我們?」衛夫人笑道「你們既然是他的好朋友想
必也不會怪我的。」郭大路道「現在你放心了沒有?」

    衛夫人棠聲道「現在我已知道他的朋友非但不借為他戰餓為他死而且還能為他拒絕各種
誘惑在我看來·那比死還圈難得

    她歎息,義道「他能交到這種朋友真是他的運氣,我還有什麼不放心舶。」

    「攝子長大了雖已不再屬☆拇親但形親總歸是母親。」

    「所以他尤論在哪裡永遠都是你的兒子。」

    做母親的若能懂得這道理她的悲哀就會變為歡愉。小城還是那麼實那麼寧靜,有些地方
是永遠都不會變的·只有人在變人心在變。

    但有些人也是永遠不會變的看到燕七回來王動還是筋在床上還是連動郁不動☆

    郭大路卻忍中佐道「六七天不見你難道也沒有句話問我們?」王動這才懶洋汗的打個呵
欠道「悶什麼?」

    郭大路道「你至少應該問問我們這幾天過得好不好。」

    七功道「我不必問。」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必問?」

    王動道「你們只耍還能活回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熱七眨眨眼道「可是你至少總應該問問活剝皮究竟剝說的皮?」

    王動道「我也個必問。」

    燕七道「為什麼?」王動笑了笑淡淡道「像他那種人除了剝他自己的皮之外還能剝避的
皮」

    除了出乎對付鳳棲梧那次外林太平無論做什麼事都比別人慢中拍。無論吃飯也好說話也
好走路也好他總是吞吞的、不慌不忙的樣子就算火燒到眉毛他好像也不會急。

    郭大路有時甚至覺得他像是個老頭子。

    他不像王動他並不懶他就是這種溫吞水脾氣。

    郭大路和熬七回來已有者半天了·他才侵吞吞的走了進來衣服已穿得整整齊齊頭髮已梳
得整整齊齊。

    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他的樣子看來總像是一校剛剝開的硬殼果義新鮮又乾淨。

    「這人隨時隨地都好像準備被皇帝召見似的。」

    郭大路和藏七對望了眼都不禁笑廠。

    因為他們又想到了衛夫人也只有衛夫人那樣的毋親力能中得出林太平這樣的兒於。

    「好樹上是絕不會長出爛桃子來的。」

    林太平看他訂,也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聞贍道看樣子你

    郭大路笑道「開心極了。」

    林太平道「你什知不知道活剝皮已失蹤了利源當期已換了老闆」

    郭大路道「不知道。」

    林太平道「連這種大事都不知道·這兩天你們究竟幹什麼去

    郭大路和燕七又對望了眼又笑了笑他們早已有了決定決定個對任何人說出他們這幾天來
的遭遇。

    因為他們覺得林太平個知道這件客反而好他們即不願影響林眾平的決定也不想林太平對
他們感激。

    他們只希望林太平能臼巾白夜的跟大家中活段時候,那他定就會變得更堅強更成熟更聰
明。

    這也正是衛夫人所希望的。

    郭大路笑道「這兩天我們也汲幹什麼、只不過被人毒死過次見過低閻干又被大炮轟過次
最後這人請我們大吃大蠍廠頓我們就回來。」

    林太平瞪他·瞪了很久忽然大笑道「我知道你很會吹牛但這次卻未免吹得太過火了些怕
透三歲的小孩子郁不會相信。」

    郭大路舒舒服服的躺下去·閉上眼睛長長吐出氣微笑通「這種事我就知道絕沒有人會相
信的。」

    王動的秘密

    每個人都有秘密。

    王動是人。

    所以天動也有秘密。

    象王動這種人居然也會有秘密也是件很難令人相信的事。

    他從沒有單獨行動過·甚至連下床的時候都很少。

    燕七本來也連做夢都不會想到他有秘密。

    但第一個發現士動有秘密的人就是燕七。

    他是怎麼發現的呢?」

    他第─次發現這秘密是因為他看到了樣很奇怪的東西。

    他看見了只風第。

    風第並小奇怪侗從這只風等上卻引起了許許多多很奇怪、很驚人具至可以說是很時怕的
事。

    按季節來說現在應該已經是春大了但隨便你左看右看東看西看還是看不到有點春天的影
戶。

    天氣還是狠冷風還是很大·地上的積雪還有七八寸厚。

    這大難得竟有太陽。

    王動、燕七、郭大路、林太平都在院子裡曬太陽。

    他們也像別的那些窮光蛋樣從不願意放棄曬太陽的姚台

    在寒冷的冬天裡曬太陽已可算是窮人們有限的幾種享受之。

    工動找了張最舒服的椅子·懶洋洋的半綢在屋稽卜面。

    林太平坐在旁邊的石階卜手捧頭眼睛發直不知道在想什麼心事。

    郭大路本來一直都狠奇怪他已知道林太平在想什麼。

    可是燕七的秘密呢?

    郭大路忍不住又將燕七悄悄拉到旁·道「你那秘密現在總可以告訴我了吧?」

    自從回來之後·這已是他第七十八次問燕七這句話了。

    燕七的回答還是跟以前樣。

    「等等「

    郭大路道「你要我等到什麼時候?」

    燕七道「等到我想說的時候。」

    郭大路急道「你難道定要等到我快死的時候才肯說?」

    燕七膘了他眼眼神偏偏變得奇怪過了很久才幽幽道「你真不細道我要告訴你的秘密是什
麼?」

    郭大路道「我若知道·又何必問你?」

    燕七又看廠他很久忽然暖陳笑·搖頭道「王老大說的真不錯·這人該糊塗的時候聰明該
聰明的時候他卻比誰都溯徐。」

    郭大路道「我又不是你肚裡的蛔·怎知道你的秘密是什麼?」

    燕七忽又輕輕歎息廠聲·道「也許徐不知道反而好。」

    郭大路道「有哪點好?」

    藐七道「有哪點不好?我仍現在這樣子不是過得很開心麼?」

    郭大路道「我若知道後難道就會變得不開心了麼?」

    燕七輕輕歎息道「也許─一」也許我們就會變得天天要吵嘴天天要嘔氣廠。」

    郭大路瞪他重重跺了跺腳·恨恨道「我真弄不懂你,你明咽是個很痛快的人,但有時卻
簡直比女人還扭。」

    燕七道「扭的是你不是我。」

    郭大路道「我有什麼扭?」

    燕七道「人家不願意做的事體為什麼偏偏要人家做?」

    郭大路面「人家是誰?」

    燕七道「人家就是我。」

    郭大路長長歎了口氣用手抱住頭·曰購道「明明是他他胡偏偏要說是人家。這人連說話
的膠調都變得越來越像女人了·你說這怎麼得了。」

    蔽七忽又婿然笑·故意改變了話題道「休想活剝皮為什麼會忽然走了呢?」

    郭大路本來不想回答這句話但憋了半天還是忍不住·道「不是他自己想走,是那老太婆
逼他走的。」

    燕七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那老太婆生怕我打追查她的身份來歷。」

    燕七道「這麼樣看來她的身份定很秘密·和活剝皮之間的關係也定很特別。」

    郭大路道「咽」

    燕七道「你為什麼不去打聽打聽,他們躲到哪裡去擴呢?」

    郭大路道「我為什麼要打聽?」

    燕七道「去發掘他們的秘密呀。」郭大路道哦為什麼要去發掘別人的秘密?有些秘密你
隨便用什麼法於都發掘不出的侗等到了時候你不用發掘也會知道。」

    燕七義笑廠笑道「你既然明白這道理為什麼還總是逼我說呢?」

    郭大路瞪他忽然歎了口氣道「因為我關心的不是那老太婆·因為我只關心你。」

    燕七慢慢的轉過頭,仿拂故意避開郭大路的目光。

    她剛轉過頭,就看到『只風第。

    只大螟蛆風第·做得又精巧、義逼真在藍天日雲間盤旋強舞,看來簡直就像是活的。

    燕七拍手笑道「你看·那是什麼?」

    郭大路也看見廠也覺得很有趣卻故意板臉道「那只不過是個風等麗已有什麼好稀奇的你
難道連風第都沒見過麼?」

    燕七道「佩在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人放風第?」

    郭大路談淡道「只要人家高興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放風第的。」

    其實他當然也知道·現在還沒有到放風第的時候就算有人要放也定放不高甚至根本放不
起來。

    但這只風籮卻放得很高、很直·放風第的人顯然是此中高手。

    燕七道「休會不會做風第?」

    郭大路道「不會,我只會吃飯。」

    燕七眨廠眨眼,笑道「王老大定會─一。王老大,我們也做個風第放放好不好?」

    他衝到王動面前·忽然怔住。

    王動根本沒有聽見他在說什麼只是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那只風第·目中的神色非常奇
特好像是從來沒看見過風第似的。

    看他臉上的神色·簡直就好像拿這風第當做個真的娛蟻。

    會吃人的大殿艙。

    藐七也怔位·向為他知道干動絕不是個容易被驚嚇的人。

    就算真的看到七八十條活生生的螟蛆在面前爬來爬去,王動臉上的顏色也絕不會改變
的。

    但現在他的股看來卻像是張自紙。

    突然問他眼角的肌肉跳了☆廠就像是被針刺似的。

    燕七抬起頭·就發覺天上又多了四隻風績。

    只是蛇只是蠍子只是老鷹。

    最大的只風第卻是四四方分的黃色的風等上用硃筆彎彎曲曲的畫些誰也看不懂的符錄就
像是鬼畫符。

    王動突然站起來跟綴跪路的沖人屋裡去看來就像是已支持不住·隨時都會暈倒的樣子。

    郭大路也走過來了臉上也帶詫異之色道「王老大是怎麼回事?」

    燕七歎了口氣道「誰知道他是怎麼回事看見這些風第·他整個人就好像忽然變了。」

    郭大路更奇怪,道☆看見風第,他的樣了就變了?」

    燕七道「囑。」

    郭大路皺皺眉道「這些風第難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他始起頭,看天上的風第仔細研究了很久還是連『點結果都沒有研究出來。

    誰也汲法子研究出什麼結果來。

    風第就是風第並沒有什麼不同。

    郭大路道;「我們不如進去問問王老大·問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燕七搖搖頭·歎道問了也是白問他絕不可能說的。」

    郭大路道「但這些風第…─「

    燕七打斷了他的話·道「你有沒有想到問題並不在這些風軍

    郭大路道「你認為問題出在那裡?」

    燕七道「放風第的人。」

    郭大路一拍巴掌道「不錯王老大也許知道是誰在放風等。」燕七道「那些人也許是王老
大以前結下的冤家對頭。」

    林太平直在旁邊聽忽然道「我去看看你們在這裡等我的消息。」

    這句話還未說完他的人已嫁出牆外。

    他平時舉動雖都是慢得吞的但真遇上事,他的動作比淮都快。郭大路看了看燕七,道
「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等他的消息?」

    燕七不等他這切說話完也已追了出去。

    為廠朋友的事他們是誰也不肯落在別人後頭的。」

    風等效得很高很直。

    燕七打員力向道「看佯廠這些風第是從墳場裡放上去的。我小時候也常在墳場裡放風
第。」

    郭人路點點頭道「我小時候也常在墳場裡放風第。」「富貴山莊」壓離墳場並不太遠他
們很快就已趕到那裡。攻場裡唯創個人就是林太平。

    郭大路道「你看見了什麼沒有?」

    林太平道「沒有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見。」

    風答是誰放上去的呢?

    五個稻草人。

    五個披麻帶孝的用草人,只手還提根哭喪律。

    風第的線·就繫在瀾草人的另只手上。

    稻草人當然人☆會放風等。

    稻草人也從個被麻帶孝的。

    那些人為什麼要這樣故弄玄虛?

    郭大路他們對望了『眼已發覺這件事越來越小簡單了。

    燕七道「風第剛放卜去沒多久他們的人也許還沒有走遠。」

    郭大路道:「對我們到四面去找找看。」

    燕七道「他們想必有五個人我們員好也不要落單。」

    他們圍墳場繞了圈·又看到山坡下的那問小木屋。

    他們就是在這小木屋裡找到酸梅湯的。

    「放風第的那噸人會不會躲在這小木屋裡?」

    三個人心裡不約而同都在這麼想·翱大路已第個衝了過去。

    燕七失聲道「小心。」

    他的話剛出門郭大路已踢開門闖了進去。

    木屋還是那木屋恫木屬裡卻已完全變了樣子。

    酸梅湯在這裡燒飯用的鍋灶現在已全不見了本來很髒亂的問小木屋現在居然已被打婦得
干十淨淨連一點灰塵都沒有。

    屋予正中擺張桌於。

    桌子上擺五雙筷子五隻酒杯,還有五柄精光耀服的小刀。

    刀刃薄而鋒利刀身彎曲形狀很奮特。

    除此之外屋戶裡就再也沒有別的。

    郭大路剛拿趙柄刀在看燕七已菠廠進來跺腳道「你做事怎麼還是這麼粗心大意隨隨便便
就闖了進來屋子裡百有人呢?你難道就不怕別人暗算你?」

    郭大路笑道「我不怕。」

    燕七道「你不怕我怕。」

    這句話剛出口他自己的臉忽然紅了·紅得厲害。

    率好別人都沒有切意。

    林太平本來也在研究桌上的刀此刻忽然道「這刀是割肉用

    郭人路道「你怎麼知道?」

    林太平道哦見過塞外的胡人最喜歡用這種刀割肉。」

    郭人路道「他們難道是來自塞外的胡人?」

    林太平沉吟道「也有時能只不過胡人只用刀,不用筷了。」

    燕七白中忽然掠過陣驚恐之意道「這裡只有刀沒有肉他們準備荊什麼肉?」郭大路笑道
「總不會是準備割王動舵肉吧。」

    他雖然在笑但笑得已很不自然。

    燕七好像忍不佳機伶伶打了個寒嘿,道「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只留卜王老大個人在家裡
我實在有點小放心。」

    郭大路變色道「對我們莫要中廠別人調虎離山之計。」

    願到這裡,三個人同時沖廠出去。

    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掠過墳場,燕七突又停下來失聲道「不對。」

    郭大路道「有什麼不對?」

    燕七臉色發白道「那五個稻草人剛好像就在這裡的。」

    郭大路忽然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酸。

    那遷個稻草人剛的確是在這裡的,但現在巴不見了。

    藍天白雲夏是難得的好天氣。

    但天上的風等也不見了。

    他們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去到了門口又怔佐。

    五個稻草人赫然在他們門口·還是披麻,戴孝,手裡還是提哭喪掇·只不過胸口卻多廠
張紙條子上頤還好像寫中。

    很小的字很難看的清。

    風吹紙條子就被吹得策筋直響又好像是用針線縫在稠革人的麻衣上的。

    林太平第個趕到伸手就去處。

    紙條子居然縫得很中他用了點力才總算將它扯了卜來。

    就在這同剎那問·稻草人手裡提的哭喪棒也突然蹲起向林太平的腹部打了過去。

    率好林太平經驗雖差·反應卻不饅凌空一個翻身巴將哭喪棒避開。

    誰知哭喪棒彈起來時棒頭上還有…點烏光打廠出來。

    林太平只避開廠哭促棒卻好像未避開哭喪棒的暗器。

    他只覺右邊胯骨亡麻好像被蚊子盯了口似的。

    等他落到地上時人竟已站不住丫。

    眨阻間條右腿已變得完全麻木,他身子也倒了下去

    郭大路變色道「毒針」

    他共才說了兩個字,這兩個字說完燕七已出手奶風·將林太平右邊胯骨上凹面的穴道全
都點位另隻手已臼靴簡裡油出柄乙首。

    刀光閃,林太平的衣裳已被割開,再閃,已將林太中傷只的那塊肉挖了出來·鮮血隨濺
出。

    黑色的血

    郭大路眼睛都看直了。

    他實在想不到燕七應變竟如此抉·出手更抉。

    「我已死過七次。」·

    直到現在·郭大路才相信燕七這句話不假。

    只有死過七次的人才能有這麼快的應變力這麼豐富的經驗。

    林太平已疼得冷汗都流了出來☆但還是沒有忘記手裡的那紙條。

    他咬緊牙根·喘息道「看這紙條上寫的是什麼?」

    紙條上密密的寫了行蠅頭小宇「你若不是王動·就是個替死鬼」

    風夜吹。

    稻草人被風吹得搖搖晃晃的好像在對他們示威。

    郭大路的火氣忽然上來了忽然拳向那稻草人打了過去。

    稻草人當然不會還手也不會閃避。

    翱大路拳剛打上去,燕七已攔腰將他抱住·他這拳雖然沒有判實還是打了。

    他拳頭打在稻草人胸口上時·也好像被蚊子口。

    他只覺拳頭上癢癢的還有點發麻中指的骨節上已多了個黑

    燕七的刀實在這黑點上挑·流出來的血也已變成黑的。

    毒血還帶種說不出的腥臭之氣。

    但燕七卻不嫌臭也不嫌髒竟心口的將毒血全都吮吸了出

    郭大路連眼淚郁幾乎耀不住要流廠出來。

    他忽然發現燕七對他已並不完全是友情·而是種比友情更深比友情更親密的感情。

    侗他也說不出這種感情是什麼。

    直到燕七站起來,他還是沒有說話連個感激的字都沒有說。

    他心裡的感激也水足任何字能說出來的。

    燕七長長砒出口氣輕輕道「你現在覺得怎麼樣了?」

    翱大路苦笑道「我只覺得自已是個呆子·不折不扣的呆子。」

    林太平直在看他仍·忽然也長長歎了口氣,道,「你的確是個呆子「

    他臉色巴比剛好看多了但一條腿還是動也不能動。

    燕七並沒有替他吮出傷口裡的毒血可是他點也不埋怨,更沒有責怪之意·彷彿也覺得這
是應該的。

    難道他已看出了什麼?看出廠些只有郭大路看不湖的秘密?

    燕七的股似又紅了,很快的轉過身用刀實挑開了稻草人身上的麻衣。

    郭大路這才看到稻草上插滿了尖針,針頭在陽光下發烏光,就連果子也看得出每根針上
的毒都足以要人的命。

    剛若不是燕七拉住他他那一拳若是實實的打了上去·就算還能保住性命這隻手也算報銷
了。

    林太平現在當然也已想到紙條上的線連哭喪棒的機簧,他拉紙條就將機簧發動。

    這稻草人生身上下彷彿都埋伏殺人的毒針。

    郭大路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遁「個稻草人居然能將我們兩個大活人打倒,這種事我若非自
己遇見·無論淮說我也不會相信。

    林太平道:「稠草人已經這麼厲害了,做這稻草人的人豈非型百怕?」

    郭大路道「若不是很可怕土老大又怎會那麼吃驚?」

    燕七面色已發白,道「現在稻草人巴來了·不知道他們自來了沒有?」

    林太平失聲道「你們進去看看王老大用不管我我的於還能動。」

    郭大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伸手將他架了起來。燕七已沖丫進去高呼道「工老大…─王
動」

    沒有回應沒有聲音。

    王動已不見廠。

    床上的被褥凌亂王動卻不在床上也不在屋於裡。

    郭大路他們前前後後都找遍還是找不到他的人。

    他們都很解王動。

    能叫王動從賬上爬起來的事巳不多能叫他個人出去的事更

    「這裡莫非出發生過什麼事?王動莫非已…─「

    耶木路連想都不敢想。

    林太平續在王動的床上蒼白的臉又已急得發紅·大聲道「我已告訴過你們·用不管
我·快去找王老大。」

    郭大路也發急了大聲道「當然要去找,仍你叫我從前到哪裡友找?」

    林太平怔住。

    他看看燕七,燕七也在發怔。

    現在他析已有兩個人受了傷·但卻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這件事到現在為止還是連點頭緒都汲有。

    現在他們只知道點這些人的確和王動有仇而且仇必定極深。

    但知道這點又有什麼用?簡直跟完全不知道沒有什麼兩樣。

    就在這時走廓上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

    腳步聲很輕很慢。

    郭大路他們幾乎連心跳都已停止。

    來的絕不是稻草人。

    稠單人不會度路

    燕七向郭大路打廠個眼色,兩個人身子一閃同時躲到門後。

    圓步聲越來越近終於停在門外。燕亡乎裡的巴首已揚起

    』是虛掩的,只手在推門。

    燕七手腕翻·巴首閃電般揮了出去劃向這隻手的脈門。

    床卜的林太平忽然大喝道「佐手」

    喝聲起熱七的手立刻硬中生停住·刀鋒距離報門這隻手的腕脈還不及半少。

    但這隻手還是很穩定,還是慢侵的把門推開。

    這隻手上☆的神經就像是鐵鑄的。

    門推開,王動倡慢的走廠進來另只手上提酒。

    燕七手上的刀鋒在閃光。

    林太平躺在床上無論誰都可看湖他受了傷。

    但上動卻好像什麼都沒看見臉上還是點表債也沒有。這人全身上下的抑經好像是鐵鑄
的。

    他授慢的走了進來·慢侵的把酒放在桌子上。

    第個沉不住氣的是郭大路·大聲問道「你到那裡去了?」

    上動淡淡的道「買酒去了。」

    他回答得那麼目然好像這本是天廠員合理的事。

    「買酒左廠。」這種時候他居然買酒去了。

    郭大路看他,簡直有點哭笑不得。

    王動掌拍開了酒上的封泥嗅了嗅彷彿覺得狠滿意·圍角這才田出一絲笑容、道:這酒還
不錯,來大家都來喝兩杯。」

    郭大路忍不住道「現在我不想喝酒。」

    王動道「不想賜也得喝·非不可。」

    王動道「為什麼?」

    莢動道,「因為這是我替你們錢行的酒。」

    郭大路失聲道「錢筆?為什麼要替我們餞行?」

    工動道「因為你們馬上就要走了。」

    郭大路跳了起來道「誰說我們要走。」

    王動道:「我說的。」

    燕七搶道「但我們並不想走。」

    王動沉下了臉,冷冷道「不想企也得走你們難道想在我這裡賴輩於。」互動鐵青臉道
「你們住在這裡·付過房錢沒有?」

    郭大路道「沒有。」

    王動冷笑道「既然如此你們憑什麼賴不走?」

    燕七忽然道「好走就走。」

    他真的說走就走只不過走過郭大路面前的時候,向翱大路擠歹筋眼圈。

    翱大路眼珠於轉·道「對走就走汲什麼廠個起。」

    他居然也說走就走好像連片刻都耽不住了。

    林太平怔了怔道「你們連酒都不喝廠嗎?」

    郭大路道「既然巳被人趕廠出去還有什麼臉喝酒。」

    森太平看看王動。

    王動臉上還是點表情也沒有·冷冷道「不賜就不喝酒放在這裡難道還會發霉麼?」

    林太平面「我留下來好不好?我走不動。」

    王動板臉道「走不動就爬出去。」

    林太平怔了半晌·終於歎了口氣拐拐的因他們走了出

    王動地在那裡,冷冷地看他們走出門連動都不動。

    過了半購·只聽「砰」的聲,也不知是誰將外面的大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王動忽然捧起桌上的酒子「咕硼咕田」─口氣喝了七八門才停下來,抹了抹切,哺田
道:「好酒這麼樣的好酒居然有人不喝

    他望手裡的灑子『雙冷冰冰的眼睛忽然紅了就像是隨時都可能有眼用要流下來。

    燕七頭也不回的走到大門外忽然停住。郭大路走到他身旁也忽然停住。

    林太平跟出來,「砰」的,生生的關上門瞪他們道「想不到你們真的說走就走。」

    郭大路看看燕七。

    燕七什麼話也不說卻在大門外的石階上坐了卜來面對稻草人。

    郭大路立刻也跟坐了卜來也看稻草人,哺哺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糯草人不但會放
風第·還會殺人你說奇怪不奇怪?」林太平道「奇怪。」

    他也坐廠下來只手還是緊緊的接傷口。

    現在他總算也明白郭大路和燕七的意思了·所以也不再說什麼。

    也不細過了多久才聽到王動的腳步聲慢慢的走出來·穿過院千定到人門口重重的插上了
門曰。

    突然間門門又拔了出來,大門霍然打開。

    上動納在門門·張大了跟睛瞪他們。

    燕七、郭大路、林太平三個人一排坐在門外,誰也沒有回頭。

    王動忍不住人聲道「你們為什麼還不走?坐在這裡幹什麼?」

    三個人誰也不理他。

    燕七隻是原了郭大路一眼·道「我們坐在這裡犯不犯法?」

    翱大路道「不犯法。」

    林太平道「連稻草人都能坐在這裡·我們為什麼不能?」

    王動厲聲道「這裡是我的大門口·你們站在這裡就擋住了我的路。」

    燕七又膘了郭大路眼道「人家說我們擋住了他的路。」

    郭大路道「那麼我們就坐開些。」

    二個人起站了起來走到對面又排坐了下來面對大

    燕七道「我們處在這裡行不行?」

    郭大路道「為什麼不行這裡既不是人家的屋於也不擋路。」

    林太中道「麗且高興坐多久就華多久。」

    十動瞪他們。

    他們卻左顧有盼就是不去看七動。

    正動人聲道「你們坐在這裡究竟想幹什麼?」

    翱人路道「什麼也個十隻不過坐坐麗已。」

    燕七道「我們高興坐在哪裡就坐在哪裡誰也管不廠。」

    林人中通「這裡好涼快。」

    燕七道「義涼快義舒服。」

    郭大路道「而且絕不會有人來找我們收租金。」

    干動突然報頭度了進去「腫」的又將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燕七看看郭大路·翱大路看看林太平,三個人趙笑了。

    雖然笑了,侗笑容中還是帶些優酗之色。

    太陽已卜廠山。

    春天畢竟還來得沒有這麼早白天還是很短。

    太陽下山,天色眼看就要暗了起來。

    天色─暗,這裡就會發生些什麼事?誰都不知道·甚至還猜都不敢猜。

    燕七悄悄拉起了郭大路的手道「你的傷怎麼樣了?」

    郭大路道「不妨事,朋樣還是可以揍人。」燕七這才轉向林太平道「你呢」

    林太平道「我的傷口已漸漸有點發痛。」

    燕七吐了口氣,道「那就不妨事了。

    被毒藥瞪器打中的傷口若巴在發疼就表示毒已拔盡。

    郭大路卻還是有點不放心,所以又問道「痛得厲不厲害?」林太平笑了笑道「還好雖然
不見得能跳牆卸也照樣還是可以揍人。」

    燕七道「你們餓不餓?」

    郭大路道「俄得想把你吞下去。」

    燕七也笑了·道「但你肚子懾的時候也照樣可以揍人的對不對?」

    郭大路笑道「答對了。」

    天色果然暗廠下來。

    千個人神情看來已漸漸有點緊張。

    但現在他仍已準備準備揍人。

    郭大路握緊了拳頭瞪大了眼睛,道「現在真是萬事懼備只欠樂風。」

    林太平忍不住問道「東風是什麼?」

    郭大路道「就是挨揍的人。」

    就在這時他已看見了個人。

    四

    個抱酒子的人。

    大門忽然又開了王動抱酒子走了出來。

    這次他沒有理他們,卻在大門口的石階上坐下來。

    四個人面對面的坐誰也不說話。

    第個骸不住的人當然還是郭大路。

    他歎廠口氣哺聞道「我記得剛好像有人要請我們喝酒的。」

    王動既不答腔·也不看他忽然將酒子向他拋了過去。

    你無論將什麼東西拋向郭大路,他都可能接不住,但酒子

    拋過來的若是個酒子·就算睡的他也照樣能夠接住。

    他口氣灌下了好幾口,才遞繪燕七燕七喝了幾口又傳給林太平。

    王動忽然道「受了傷的人若還想喝酒·定是活得不耐煩了。」

    林太平道「誰說我受了傷我只不過被條小咬了一口而已。」

    王動忍不住問道「什麼?」

    王動忽然衝過去·將酒予搶了過來,鐵青臉道「你們究竟想在這裡坐到什麼時候?」

    郭大路又憋不住了,大聲道「坐到有人來找你的時候。」

    王動道「淮說有人要來找我?」

    郭大路道「我說的。」

    王動道「你恕麼細道」

    郭大路道、寶稻草人告訴我的。」

    他用田角曰王動·笑道:「這稻草人不但會放風等,還會說話,你說奇怪不奇怪?」

    王動臉色突又變了,饅饅的退了回去坐到石階上。

    四下靜得狠,只有子裡的酒在璃。

    燕七忽然道』子裡的酒也在說話你聽見了沒有?」

    郭大路道「它在說什麼?」

    燕七道「他說有個人的手在抖抖得它頭都發暈了。」

    王動霍然站起來瞪他。

    他還是不看上動。

    三個人東張西望什麼地方都去看就是不看王動。

    突然間點火星電了過來·射在第個稻草人的身上。

    「蓬」的聲稻草人中刻燃燒了起來。

    火光是慘碧色的還帶縷縷輕煙。

    王動變色道「快退,退回屋裡去。」

    他揮手將酒子拋繪了郭大路·轉身抱起了林太平·人已衝進大門。

    王動終於動了。

    他不動則已·動起來就比誰都快。

    郭大路也動了,先放那酒再動。

    因為他並沒有向屋子裡退·反而向火星射來的方向撲了過去。

    他撲過去·燕七自然也跟。

    工動大喝道「快退網來,那邊去術得了。」

    郭大路沒聽見·就好像忽然變成了聾子。

    他聽不見,蔽七就也聽不見。

    林太平歎了口氣道「這人就喜歡到去不得的地方去你現在難道還不知道他的毛病?」

    棟房子假如被人稱做「山痊\最低限度也得有幾樣員起碼的條件

    這房子絕不會太小。

    這房子就算沒有蓋在山上·至少也得蓋在山麓下。

    房子的大門外大大小小總有片樹林子。

    「富貴山慶」雖然『點也術富貴至少總還是個「山莊」。所以門外也有片樹林剛那點火
星好像就是從樹林裡射出來的。

    郭大路沉聲道「那點火星是從那棵樹後面射出來的?」

    燕七道「我沒看清楚你呢?」

    郭大路道「我也汲看清。。

    天色中已很暗樹林裡當然更暗看不見人影·也聽不見聲畜。

    燕七道「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跟王老大商量商量再說吧。」

    郭大路道「人家不蹬我們商量我們自己商量又有個屁用。」

    他田裡說出髒話的時候·就表示他火氣真的已上來了。

    燕七道「逢林莫入·你難道連江湖中的規矩都不橫?」

    郭大路道「我不擅。我本就不是者江湖江湖中的那些破規矩我樣也不橫。」

    他身子突然向前一撲已衝入了樹林。

    暗林中彷彿有寒光閃動。!

    郭大路眼睛還沒有看清·人已撲了過去。

    然後他就看見了把刀。

    把彎刀。

    一把割肉的刀。

    刀釘在樹止,釘張紙條子。

    紙條卜當然有字很小的字,就算在臼天也未必能夠看得清。

    郭大路剛想伸手拔刀手己被燕七拉住。燕七的臉色蒼白·瞪眼道「你上了一次當還不
夠?還要上第二次?」

    他又急又氣郭大路卻笑了。

    燕七道「你笑什麼」

    郭大路道「我笑你。」燕七忍不住道「你笑個屁。」

    他嘴裡有髒話罵出來的時候,就表示他實在已氣得要命。

    郭大路不笑了·正色道「他們就算還想讓我上當也應該換個新鮮點的法子怎麼會用那老
套難道真拿我們當呆子。」

    燕七板臉道,「你以為你不是呆子?」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好,你叫我不動手,我就不動手但過去看看總還沒關係
吧。」

    他真的背負雙手走了過去。

    手不動·只用限睛看看的確好像不會有什麼關係。

    但紙條上的字實在太小他不能不走得近些。

    他終於已可隱約看出紙條卜的宇了「小心你的腳」一。」

    他看清這五個字的時候·腳廠軟人已往下面掉了下去。

    地上有個陷斷。

    燕七失聲道小心。一。」

    喝聲中☆他也已衝過去·拉傷了郭大路的手。

    郭大路手上使勁·人已乘勢躍起。

    他輕功不弱·眺得很高。

    只可借跳得超高,就越糟糕。

    只聽樹葉「嘩啦啦」響,樹上忽然有面大網罩了下來。

    好大的面網。

    郭大路就算長有翅膀就算真是隻鳥·也難免要被竄住。

    何況他身子已躍在半空就好像是自已往這網子裡跳一樣無論擠那邊逃都來不及了。

    非但他躲不開燕七也躲不開。

    眼見兩個人都要被罩在網裡忽然問條黑影飛了過來就好像是個炮彈似的簡直抉得無法思
議。黑影從他們頭卜掠過伸手,就已將這面網撈佐了。

    這黑影並不是炮彈是個人。

    是林太平。

    林太平伸手撈佐了這面網身子還是炮彈般往前飛又飛出了兩干丈·去勢才緩廠下來。

    這時郭大路和燕七也已退了出左只見林太平一隻手抓根橫枝只予抓佐那面大網·憑空吊
在那裡,還在不停的晃來晃去。

    郭大路的心也還在跳·忍不住長長歎廠口氣苦笑道「這次若不是你·我只伯就真的巴自
投羅網廠。」

    林太平笑了笑道「你用不謝我。」

    郭大路道「不謝你謝誰。」

    林太平道「謝你背後的人。」

    郭大路轉過頭才發現王動鐵青臉站在他身後。

    林太平笑道「我早就說過我已經不能跳增了。」

    郭大路道「那麼你剛……」

    林太平道「剛是王老大用力把我擲過來的否則我那有這麼快?」

    世上的確沒有那麼快的人,若不是借了王動擲之力·誰都不可以有這麼快。

    郭大路伯伯原了王動一眼賠笑道「看來王者大的力氣倒真不

    林太平道但王老大卻很佩服你。」

    郭大路道「佩服我?」

    林太平道「他的力氣雖大,你的膽子更大。」

    郭大路瞪了他服道「你難道定要象猴子樣吊在樹上說話?」

    林太平笑道「我早就想下去了只可借我的腿不聽話。」

    王動直沒有開口·燕七也沒有。

    兩個人都在瞪郭大路。

    郭大路只有苦笑道「看來我今天非但連件事都沒有做對,連話都沒有說對過句。」

    燕七這才歎了口氣道「你這句話總算說對了。」

    五

    屋予裡倔起了燈。

    桌上除了燈之外,還有張紙條、一把刀和酒。

    因為郭大路到最後還是忍不住要將這把刀從樹上拔下來當然更忘不廠將那酒也帶回來。

    這人長得雖不像牛卻實在有點牛脾氣。

    他居然還很得意笑道「我早就說過拔刀沒關係的,早就細道他們這次要換個新鮮的法子
這法子是不是新鮮的很?」

    燕七冷冷道「新鮮極了比網裡的魚還新鮮。」

    他拿起了桌上的刀,接又道「我現在才知道這把刀是港備割什麼肉的了。」

    郭大路眨眨眼道「是不是割魚肉?」

    燕七道「你總算又說對了句。」

    郭大路道「那麼我不如索件就做條醉魚吧。」

    他捧起酒於嘴裡還哺哺道「醉蝦既然是江南的美味·醉魚的滋味想必也水錯。」

    但他的酒還沒有喝到嘴王動突然又將酒子槍了過去。

    郭大路怔了怔,道「你幾時也變成了個和我樣的酒鬼了。」

    王動道「這酒喝不得。」

    翱大路道「剛還喝得現在為什麼喝不得?」

    王動道「因為剛是剛現在是現在。」

    燕七限殊於轉了轉道「你剛將這壇灑效在那裡的?」

    郭大路道「門口。

    燕七道「剛我們都在樹林裡門口是不是沒有人?」

    郭大路道「是的。」

    燕七道「所以這酒現在已喝不得。」

    郭大路道「難道就在剛那會兒工夫裡已有人在這酒裡卜了毒?」燕七道「剛那一會兒工
夫·已足夠在八十酒裡下毒了。」

    郭大路失笑道「你們也未免將那些入說得太可怕了難道他們真的是無孔不入連點害人的
機會都不會錯過麼?」…王動也不說話忽然走到門外將手裡的酒重重往地上一頓。

    子粉碎·酒流得滿地都是。一

    郭大路歎了口氣,聞聞道;「真可惜好』…。」

    他聲音忽然停頓人也突然怔住。

    條很小很小的蛇正從碎裂的酒子裡慢慢的爬了起來。

    這條蛇小得出奇但越小的蛇越毒。

    郭大路臉色也變了忍不住又長長歎了口氣購璃道「看來這些人倒真是無孔不入。」

    燕七突然失聲道「無孔不入赤練蛇。」

    他吃驚的看王動,又道「是不是無虱不入赤練蛇?」

    王動鐵青臉·饅饅的轉回身走回屋於裡在燈醉坐下。

    這次他居然沒有躺到床上去。

    燕七又追了過來迫問道「是不是他?……究竟是不是他」

    王動又沉默工很久終衛☆慢慢的點了點頭。

    燕七長長吐出口氣步步往後退忽然間編了下去。

    這次是他躺到床上去廠

    郭大路也追了過來·追問是「無兄不入赤練蛇是什麼玩意?」

    燕七道「是個人。」

    他不但人已像是軟廠·連說話都變得有氣無力的樣子。

    郭大路道「是個什麼樣的人你認得他?」

    燕七苦笑道「我若認得他·還能活到現在才是怪事。」

    他忽又跳起衝到土動面前道「可是你一定認得他?」

    王動又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現在還活。」

    燕七四道「認得他的人居然還能活·可真不容易。」

    王動臉廣的笑容漸漸消失,終於歎了聲「的確不容易。」

    郭大路幾乎要叫了起來道「你們說的究竟是人?還是蛇?」

    燕七道「人。。

    郭大路道「這人的名字叫赤練蛇?」

    燕七道「而且無孔不入,那意思就是說·你只要有一點點疏忽他就能毒死你。」

    郭大路道☆點點疏忽?任何人都難免有點點疏忽的。」

    燕七歎廠曰氣道「所以他苫要毒死你·你只有條路可走。」

    郭大路道「那條路?」燕七道「被他毒死。」

    郭大路也水禁倒抽廠口涼氣道「剛那些害人的花樣·就全都是他現出來的?」

    燕七道「這人卜毒的功夫雖然已可算是天下第但別的本事卻本大怎麼樣。」

    郭大路鬆了口氣道「那我就放心多了。」

    燕七道「只對借除了他之外,還有別人。」

    郭大路道「還有誰?」燕七道「干手於眼娛蛆神。」郭大路道「干手干眼」

    燕七道「那意思就是說這人收發暗器時,就好像有─干只手·於只眼睛樣·據說他全身
卜卜郁是暗器連鼻於都能發出昭器

    郭大路膘巨動眼忽然笑道「好極廠,我只要『見到這人的面就先打扁他的鼻子再說。」
廂七眨眨眼道「但你若見到救勞救難紅娘子只伯就捨不得打廠。☆

    郭大路道「救苦救難紅娘子?這名字聽起來倒像是個大好人。」

    燕七道「她的確是個好人知道世人大多在苗難中所以心想要叫他蔚早點超生。」

    郭大路歎息道「這麼樣聽來·她又不像是個好人了。」

    燕七道「你就算從八十萬個人裡面,也挑不出這麼樣『個好人來。」。

    郭大路道「她又有什麼特別本事?」

    燕七板股·冷冷道:「她的本事,你最好不要知道。」

    郭大路眨眨眼道「她是不是個狠漂亮的女人?」

    燕七道「就算是現在也已是個者太婆了很攝亮的者太婆。」

    郭大路道「她已有七八十歲?」

    燕七道「那倒沒有。」

    郭大路道「五六十?」

    燕七道「好像還不到。」

    郭大路道「四十上下?』

    燕七道「怕差不多。」

    郭大路笑道「那正是狼虎之年怎麼能算老太婆呢」

    燕七瞪了他眼·道「她年紀大小和你又有什麼關係?你又心什麼?」郭大路道「我幾時
關心廠?」

    燕七道「不關心為什麼笑得就像是條土狗?」

    郭大路道「因為我本來就是條上狗。」

    燕七又瞪了他眼自己也忍不住笑廠。

    郭大路立刻又乘機問道「聽你這麼說·她的本事定是專門用來對付男人的。」

    燕七又板起了臉道「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有什麼本事只知道男人死在她手上的可真不
少,」

    林太平『直靠在旁邊的椅子上養神·忽然道「那噸稻草人是不是她做的?」燕七道「不
是。」

    林太平道「不是她是誰?」

    燕七道「見送終催命符。」

    林太平皺了皺眉道「償命符?」

    燕七道「這人不但有肚子鬼士意曬還有雙巧手易容改扮、消息機關、稻巧昭器、奇門兵
刃·可說是樣樣精通。」

    郭大路目光閃動·哺哺道一我明白了。」

    燕七道「你明白了什麼?」

    郭大路道☆條蛇、只娛蛆、一隻蠍子·道催命符現在只差只者鷹了。」

    林太平忽又選民「剛我跟王老大進入樹林的時候,正好看到條人影·從那涵網藩下的樹
梢上飛了起來。」

    燕七道漁網本就不會目己從樹上落下來的樹上當然有人。」

    郭大路道「那人到那裡去?」

    林太平苦笑道「那時我已被王者大用力擲了出去怎麼還顧得

    燕七道「巴沖天霸王鷹」

    郭大路一拍巴掌道「五個風等,五個人現在總算全了。」

    燕七道「這五個人中不但輕功要算霸王鷹最高·據說武功也是地最高。」

    郭大路道「以我看這五人中最難對何的還是那救苦救難的紅娘子。」

    林太平道「為什麼?」郭大路道「因為我們都是男人。」

    燕七冷冷道「男人若不好色他便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來的。」

    郭人路長歎道「但天下的男人又有幾個夏不好色呢?」

    土動直沉臉坐在那裡逐動都沒有動。

    能不動的時候他絕不會動的。

    燕七搬了張凳子,在他對面坐斤下來道「你看到廠那些風第也就知道他們是來找你麻煩
的廠。」郭大路也搬了張凳子過來,道所以你要趕我們走,因為你知道這五個人無論到了那
裡都會將那地方搞得一場糊塗。」

    燕七道「你不願將我們也扯入了那淌於塌糊塗的渾水裡眾,所以才要趕我訂走。」

    郭大路道「但你卻不知道我訂早已在那淌予渾水裡了。」

    燕七道「從認得你的那天開始我們已經在裡面了。」

    翱大路道「因為我們是朋友。」

    燕七道「所以你無論在什麼地方我們也定在那裡。」

    郭大路道:「所以你現在才想趕我們走已經太遠了。」

    王動看他們,一直沒有說話。

    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用不再說什麼。

    他生伯自己開口就會有熱淚奪眶而出。朋友

    這兩個字是多麼簡單卻義多麼高貴。

    王動捏紫雙手,一宇宇道「你們的確都是我的朋友。」

    這句話就已足夠。

    你只要真正懂得這句話的意義,就已什麼都不必再說。

    燕七笑了林太平也笑了。

    翱大路緊緊握起王動的手。他蔚只要能聽到這句話·也已足夠。

    他蔚既然沒有問起這五人怎會和王動結的仇也沒問這麻煩是從哪裡來。

    王動不說他們就不問。

    現在他訂唯的問題就是「怎麼樣將這麻顱打發走?」

    燕七道「我看到那只風第就知道有麻煩來廠。」

    萬動道「那風第本是種警告。」

    燕七道「他們既然要找你的麻煩,為什麼還要警告你讓你防備?」

    王動道「因為他們不想要我死得太快。」

    他臉色發育慢慢的接道「因為他們知道個人在等死時的那鐘恐怖比死還痛苦得多。」

    燕七歎了門氣道「看來這麻煩當真不小。」

    衛動道「的確不小。」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只措他們還是算錯了點。」

    燕亡通「哦?」

    郭大路道「他們雖然有五個人,我們也有四個,我們為什麼要恐怖?為什麼在痛苦?」

    燕七道「但他打至少總比我何佔了點優勢。」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陸這句話你難道不攝?」

    郭大路道「我值可是我不怕。」燕七瞪他道「你伯什麼?」

    郭大路道「怕彌。」

    燕七忍不住賜然『笑,卻又立刻板起了臉扭轉廠頭。其實他當然也田得郭大路的意
思·因為他自己也樣。像他們這種人就怕別人對他訂好只伯被別人感動。

    你若能真的感動他們,就算要他們將腦袋切下來給你·他訂也不會皺皺眉頭的。

    郭大路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拖,這種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除了鬼鬼祟祟的暗中害人外
我看他們的真功夫也有限的很。」

    他接又道「現在的問題只不過是他們是什麼時候宋呢?」

    王動道「不知道。」

    郭大路道「你也不知道?」

    王動道我只知道他們若還沒有送我的終就絕不會走。」

    郭大路又笑了笑,道「現在是誰送誰的終還難說得很。」

    這就是郭大路可愛的地方。

    他水遠都那麼自信那麼樂觀。

    這種人就算明知天要塌下來·也不會發愁的,因為他認為個人只要有信心無論什麼困難
都可解決。

    他不但自己有信心同時也將這信心給廠別人。

    干動的臉色也漸漸開朗了起來忽然道「他們雖然佔了點優勢但我也有法子對付他們。」
郭大路搶問道「什麼法子?」

    王動道「睡覺。」郭大路怔了怔失笑道「這種法子大概也只有你想得出來。」

    王動反問道「這法子有什麼術好?這就叫以逸待勞。」

    郭大路柏尹道「對·要睡現在就睡養足了精神好對付他們。」燕七道「但要睡也得分班
睡。」

    郭大路道「不錯·我跟你防守上半夜·到三更時再叫王老大和林太平起來。」

    林太平忽然道「這樣子不行還是我跟你一班的好。」

    郭大路道「為什麼?」

    林太平原了藏七一眼道「你們兩個人的話太多·田得商興起來·怕別人進了屋子都不知
道。」

    燕七忽然走了出去闌為他的臉好像忽然又有點發紅了。

    翱大路道「還是我跟燕七一班的好兩個人談談說說,才不會固覺。」

    他瞞裡說話人巴願了出去。

    無論別人說什麼,他還是非跟燕七班不可。

    這兩人身上就好像有根線連的。

    林太平看他們走出去忽然笑了,朗贍道:「我有時真奇怪,小郭為什麼會這麼笨。」

    王動也在笑微笑道「你放心·他絕不會再笨很久的。」

    林太平道「其實我因希望他再多笨些時候。」

    王動道「為什麼?」

    林太平笑道「因為我覺得他們這樣子實在狠有意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