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月亮。月亮很亮。

    圓圓的月亮掛在樹梢。

    燕七個人坐在樹下,癡癡的發怔。

    郭大路忽然也走過來坐在他旁邊。

    燕七皺了皺眉瞪起了眼道「你來幹什麼?」

    郭大路道「來聊聊。」

    燕七板臉道「你跟我有什麼好聊的,你為什麼不去找那梅始娘?」

    郭大路摸摸下巴,道「你好像不太喜歡她。」

    燕七道「喜歡她的人已經夠多了,用不我再去湊數。。

    郭大路沒有說話。

    燕七橫了他一眼,道「今天下午,你們好像聊得很開心嘛。」

    翱大路道「昭。」

    燕七道「既然聊得那麼開心何必來找我?」

    翱大路忽然笑了道「你在吃醋。」

    藏七的臉好像紅了紅道「吃醋?我吃誰的酷?」

    郭大路笑道「你知道她喜歡的人一定是我你卻很喜歡她所以「一」」

    燕七不等他的話說完,站起來就要走。

    郭大路拉佐他的手他用力甩開·郭大路又拉住道「我是來找你談正經事的。」

    頹七皺眉道「正經事?你嘴裡還說得出什麼正經事?」

    郭大路道,「你好像說過,這附近有個姓梅的人家·有個大少爺叫萬人』梅汝甲。」

    燕七道「我說過。」

    南宮醜的秘密

    郭大路道「你想梅汝男會不會是梅汝甲的妹妹呢?」

    燕七道「是不是都和我沒關係。」

    郭大路道「梅家是不是和風棲梧有仇?」

    燕七道「不清楚。」

    郭大路道「我想定是的所以梅汝男才會用計除掉風棲梧可是她和南富丑是不是也有仇?
南富及是不是她救走的?她將南宮丑救走?是不是為那批珠寶?」燕七道「你為什麼不問她
己去?」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她自己既然沒有說,我問也問不出的。」

    燕七冷笑道「我看你是水敢問。」郭大路道「不政?」

    燕七道「你伯得罪她們她生氣所以……」

    他忽然閉嘴腿拉得老長。

    郭大路回過頭就看到梅汝男走過來。

    她臉上帶甜笑眼睛又大又亮笑道「那些事你們本來就該問我的我怎麼會生氣。」

    癰七板臉冷冷道「我們剛說的話你會聽見了?」

    梅汝男低下頭道「我不是故意想來偷聽的,我是來告訴你們晚飯已港備好廠。」

    燕七道「來得倒真巧。」

    他本已站了起來現在已報頭就走梅汝男看他走遠刁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又沒有得罪他他
為什麼看見我就走?」

    郭大路笑道「也許因為他喜歡你。」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育歡我?為什麼反而躲我呢?」

    郭大路道「也許就網為他巳看出你喜歡的人不是他。」

    梅獨男低頭過了很久忽然笑了。郭大路道「你笑什麼」

    梅獨男抿嘴笑道「我笑你訂男人,總是該問的話不問,該說的話不說。」

    郭大路道「我想問你的那些事,你」一。」

    梅汝男打斷了他的話拉起他的手·笑道「走我們吃飯去那些事吃完飯我再告訴你。」

    郭大路道「現在為什麼不告訴我?」

    梅汝男道「我伯你聽廠吃不下飯去。

    她按翱大路走進屋於,拉得很緊,坐下來後好像還捨不得放

    王動在她的予林太平也在盯她的手·燕七想故意裝做看不見卻還是忍不住偷偷膘了眼。

    郭人路心裡真是說中出的舒服·所以這頓飯吃得特別多。

    他抹嘴的時候·梅汝男忽然道「你韶猜的都沒有錯我是梅汝甲的妹妹我們家的確跟風棲
梧有仇只可惜直找不他所以才想出這法子。」

    她笑了笑,接道「我們早巳算準棍予和金田子一定能將風棲梧從窩裡掏出來他們是官
差,找人自然比我們方便得多。」

    說到這裡她忽然歎了口氣才接道「直到這裡為止你們都還沒有猜錯。」

    郭大路道「以後呢?」

    梅汝男道「以後的事·你們就全都猜錯了。」郭大路怔了怔道「我們猜錯了四些事?」
梅汝男道「第·那黑衣人並不是南富丑。」郭大路道「水是南宮丑是誰??

    梅獨男咬囑唇過了很久才薩定決心·道「是我哥哥。」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都吃了一驚,郭大路簡直忍不住要叫了起來。

    林太平也不禁失聲道「你哥哥?他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呢?」

    梅汝男垂下頭誼「江湖中人都以為我們拖家是武林世家一定是家購萬貫因為我們家的排
場一向都很大江湖上的朋友只要找到我們·我們從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她神情變得很淒涼鑷然道「其實自從先父去世之後我訂家早已變得外強中乾,非但沒法
子接濟別人連自己的日子都過得很艱苦,所以…。

    王動道「所以你們不但想要風棲梧的命還想要他的錢。」

    梅汝男點點頭·道「不錯我們計劃本是雙管齊下·我到這裡來作案的時候我哥哥早巳找
到棍子和金獅子·而且做了他們的保鎳。」

    郭大路道「像棍子和金攜子那麼精明的人怎麼會隨隨便便相信他就是南宮丑?怎麼會隨
隨便便就用他做保鑷呢?」

    掏汝男道「第因為他們根本也沒見過南宮丑·第二,因為我哥哥身上帶樣南宮醜的信
物,第三因為他們根本想不到會有人冒充甭富丑。」

    郭大路道「第四·因為你們的運氣不錯。但是你哥哥身上怎麼會有南宮醜的信物?」梅
汝男道「因為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你哥倒也是個天才居然能交到這種朋友。」

    梅汝男的臉紅了紅、道「他本來就喜歡交朋友,而且喜歡幫人家的忙·江湖中得過他好
處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就因為他朋友太多、太慷慨,所以我們家才會一天比一天窮。」

    郭大路笑道「不錯守財奴就永遠不會缺錢用早知他是這麼樣的一個人我那拳就該打得輕
點的。」

    梅汝男的臉沉了下來·緩緩道「我還要告訴你兩件事。」

    郭大路道「你說。」

    梅汝男道「第一我不喜歡別人在我面前侮辱我哥哥第二若非他用的兵器不顧手挨揍的不
是他是你。」

    「石人」梅汝甲用的兵刃是石器這點郭大路也聽說過。郭大路只好笑笑,道「卻不知那
真的南富丑武功如何?」

    拇狡男談談道「你遇見的若真是南富丑現在也許就不會坐在這裡了。」

    郭大路道「不坐在這裡在哪裡?」

    梅獨男道「躺·就算沒有躺在棺材裡,至少也繞在床上。」

    翱大路大笑·只不過笑得多少已有點不自然了。

    幸好梅汝男已接道「我們的計劃從頭到尾都進行得很顧利直到……」

    她看了林太平一眼,林太平道「直到我無意中看到了他。」

    梅汝男歎了口氣道「我真希望那天你們沒有到城裡去·沒有看到他。」

    林太平道「他生伯我們還要追查他的秘密,所以想來把我們殺廠滅口。」

    悔汝男淒然道「他是我們梅家的獨生於絕不能讓我們梅家幾百年的聲名毀在他手上。」

    王動歎道「所以他寧可承認自已是南宮丑也不肯說出自己的真實的身份來他寧可死,也
不能丟人是麼?」

    梅汝男點點頭·眼圈兒已紅了。

    王動忽然長歎了口氣,道「做個武林世家的獨生子,的確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痛
苗。」

    郭大路道「世上也許只有種人比他更痛苦。」

    王動道「四種人?」

    郭大路道「他的婉妹。」

    梅汝男膘了他眼·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看來真是說不出的動人。

    林太平癡癡的看她忽然道「那口棺材是彌送來的?」

    梅汝男道「昭。」

    林太平道「為的是什麼?」

    梅汝男歎道「我細道你殺了人之盾心裡定狠難受送那口空棺材來為的就是告訴你你殺的
人並沒有死。」

    林太平的樣子更癡了·哺聞道「無論如何我總該謝謝你。」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梅汝男也歎了口氣道「你真該謝謝他,他對你真不錯。」

    燕七直沒有開口忽然冷冷道「但棺材上還是寫南富醜的名字。」

    梅汝男道「無論如何我總不能出賣我哥哥。」

    她眼圈兒更紅了接道「我雖然知道他做的不對但也只能在暗中阻止。一。」

    燕七道「所以你一直不敢露面。」

    梅汝男路然道「我不敢露面『也不能露面。但我還是盡我所有的力量來討好你們只希望
你們能看在我的面上原諒他。」

    燕七道「他的人呢?」

    梅汝男道回家了。」

    燕七道「是你把他救走的?」

    梅汝男道「當然是我,他是我贍親的哥哥我總不能看他受苦……」

    她忽然始起頭,道「假如你們還不肯原諒他·也不必再去找他·可以來找我,我願意承
當切過錯。」

    林太平忽然站了起來大聲道「無論別人怎麼說我總認為你沒有錯。」

    郭大路道「誰說她錯了誰就是混蛋。」

    王動道「我只能說她簡直不是個人。」

    林太平立刻紅了臉連脖子都粗了,瞪眼道「你說她不是人?」

    王動歎道「她的確不足人因為像她這麼樣有勇氣的人我還沒見過。」

    郭大路拍手道「點也不錯這些話她本來根本不必告訴我們的·但她卻點也沒有隱瞞這種
勇氣誰能比得上?」

    燕七道「你也比不上?」

    郭大路歎道「若換了我·我倒真未必敢將這種事當面說出來。」

    燕七忽然笑了笑道「你現在總該知道,女人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差勁吧。」

    郭大路道「非但不差勁簡直偉大。」

    梅汝男眼圈又紅了道「你們『·…你們真的都不怪我?」

    郭大路道「怪你?誰敢怪你?我們簡直應該跪廠來跟你磕頭。」

    王動道「若不是你·我們就算沒有被毒死也餓死了。」

    梅汝男垂下頭道「其實我哥哥也並不是……」

    郭大路搶道「你也用不為他解釋,我們也不怪他。」

    梅汝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我若是他說不定也會這麼樣做的。」

    王動道「我做得也許比他更凶。」

    郭大路道「我只擔心你哥哥·他以後若知道你跟他搗蛋定會氣得要命。」

    梅汝男苦笑道「他現在就已知道。」郭大路怔了征道「他知道後怎麼樣??

    梅汝男道「氣得要命。」郭大路道「你怎麼辦?」

    梅汝男道「我就溜了。」

    郭大路皺眉道「但你遲早總要回去的·那是你的家。」

    楊汝男又垂下頭,不說話了。

    王動忽然笑了笑,道「她若回去·當然一定要受罪,但是她卻可以不回去。」

    郭大路道「為什麼?」

    王動微笑道「個女孩子嫁了人之後就可以不必回娘家。」

    郭大路恍然失笑道「不錯她若出了嫁,就不是梅家的人了,她哥哥就再也管不她。」

    王動道「所以她就不能不趕快出嫁。」

    郭大路道「嫁給誰呢?」

    王動悠然道「當然是嫁給她喜歡的人,也許是你,也許是我。」

    郭大路忽然怔住廠。

    他忽然發現梅汝男在偷偷的笑。

    梅汝男直垂頭紅臉,靜靜的坐在那裡·好像很難受、很傷心的樣子·但田角卻已情不自
禁露出了微笑。她笑得就像是只剛偷來了八隻雞的小狐狸。

    郭大路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四個大男人全都上了她的當了。在這種下無論她喜歡的人
是誰看來都已非娶她不可。

    這小狐狸已在不知不覺中將他們全都套任套佳了他們的脖子·現在只要她的手一提,就
有個人被她吊起來吊輩子。

    「看來亥人的確要比男人想像中聰明得多。」

    只不過她想吊的人究竟是誰呢?

    王動還在笑笑得也像是隻狐狸老狐狸。

    他好像已知道自己絕不會被吊起來的。

    他好像還知道一些郭大路不知道的事忽又笑了笑·道「我們這些人雖然並不是什麼大英
族、大豪傑,但也絕不是忘思負義的膽小鬼對不對?」

    林太平道「對。」

    王動道「所以梅妨娘若是有什麼困難,我盯就定要想法子替她解決·對不對?」林太平
道「對。」

    他又是第個搶說話的

    郭大路看他暗中歎了口氣「到底是年青人隨時隨地都會熱情過度,別人剛準備好繩子他
就搶往自己頭上套。」他這口氣還沒有完全歎出來,就發覺王動在瞪他人道「你呢?你說對
不對?」

    郭大路想說不對也不行只恨不得找個雞蛋塞到王動嘴裡去燕七忽然道「你根本就不必問
了若論起憐香借五、見義勇為這種種事,天下還有誰比得上翱先生?」

    王動點點頭·好像被燕七說到心裡去了,正色道「這話倒真的點也不假但是你呢??

    燕七笑笑談淡道「只要王老大句話,我還有什麼問題」

    王動長長吐出口氣展顏笑道「梅姑娘我們的說話,你全聽到了麼?」

    梅汝男低頭從鼻子裡「咽」了一聲,輕得就好像蚊子叫。

    王動道「那麼你若有什麼困難為什麼還不說出來呢?」

    梅汝男頭垂得更低』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輕輕道「我不好意思說「王動道「你只管說。」

    梅歉男腸也紅了顯得又可憐·義難為情的樣子·費了半天勁才斷斷續續的說道「我哥哥
發現我這麼做的時候·簡直氣得要發瘋,直逼我問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為什麼幫外人害自已
的哥哥?」

    王動道「你怎麼說??梅汝男的臉更紅,道哦想不出別的話說只好說……只好說……只
好說……」

    她好像忽然抽了筋說來說去都只有這三個宇。

    郭大路實在受不了,忍水位道「說什麼?」

    梅汝男用力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廠很大的決心·紅臉道「我只好說我幫的也不是外人。
他就問·不是外人是什麼人我就只好說是───是……」

    郭大路又忍不住問道「是什麼?」

    梅汝男道「我只好說是他的妹夫因為我已和這人訂親。」

    說完了這句話她好像全身都軟了,差點跌到桌子底下去。

    郭大路也差點掉到桌子底下去。王動眨眼道「你哥哥聽「你這話又怎麼說呢」

    梅汝男道「他聽了這話氣才算平了些但卻又警告我假如

    王動道「帶什麼回去?」

    梅汝男咬嘴唇道「帶人…─☆

    王動道「帶什麼人?」

    梅汝男道「妹─…妹夫……」

    王動道「誰的妹夫??

    梅汝男道「我」…我哥哥的妹夫。」

    說完了這句話,好像整個人又全都軟了。

    郭大路的人也軟了。

    王動又長長吐出口氣·好像到現在才總算弄清楚她的意思。

    事實上耍弄清楚一個女孩子說的話也的確不太容易。

    王動笑道「看來現在已只剩下個問題廠。」

    林太平道「什麼問題?」

    王動道「我們這四個人港是梅始娘哥哥的妹夫呢?他是不是肯願梅蹈姻回去?」

    林太平道「誰會不肯?難道他忍心看梅妨姐被她哥哥活活訂死」

    王動道「萬一有人不肯呢?」

    林太平道「那麼他簡直就不能算是我」的朋友對這種不是朋友的朋友我份就用不客氣
了。」

    王動撫掌道,「不錯就算有人不肯去另外的三個人也得逼他去·他們贊成不贊成?」

    林太平道『「贊成。」

    王動眼角膘郭大路道「你呢?」

    燕七忽然又冷冷道「這句話你也不該問的你難道將郭先生看成了忘思負義的人?」

    王動笑道「那就好極了,現在所有的問題都已解決侮妨娘你還等什麼呢?」

    梅汝男卻偏偏還要讓他們再等等。亥人好像天生就喜歡讓男人急。

    她眼殊子不停的轉,在這四個人臉轉來轉去。

    郭大路真希望這雙眼殊不要停在他臉上。

    其實他點也不討厭這伎「酸梅湯\今天早上她來的時候,若說她喜歡的是別人不是他,
他定會氣得要命。

    但喜歡是回事·娶她做老婆又是另回事了。

    被退娶她做老婆·更是件完全不同的事就好像他雖然喜歡喝酒,但也不願被人捏鼻
子·拿灑往他田裡擅的。

    他只望這位酸梅瀝的眼睛有毛病看上的不是他是別人。

    酸梅湯的卻偏偏連點毛病也沒有,而且正在他。

    不但在盯他而且還在笑笑得很甜狠迷人。

    無論誰知道自己已釣上條大魚的時候,都會笑得很甜的。郭大路也想對她笑笑卻實在笑
不出。

    他心裡在歎氣「算我倒霉,誰叫我長得比別人帥呢?」

    梅汝男忽然道「我答應過我決定的時候定第一個告訴你。」

    郭大路購聞道「其實你也用不對我太守信·亥孩子答應的事常常都會忘記的。」

    梅汝男嫡然道「我沒有忘記你跟我出來我告訴你。」

    她忽然站起來走出去腳步輕盈得就像是燕子。

    只剛捉住七八條大毛的燕子。

    苦差

    她走到門口還轉回頭向郭大路招了抽手。她的手又白又嫩。

    你的脖子假如已被雙手扼住無論這雙手多麼白多麼嫩那滋味也是樣不太好受的。

    郭大路只好站起來看看燕七。

    燕七沒有看他。

    郭大路看看工動。

    王動在喝酒·酒杯擋住了他的眼睛。

    翱大路看看林太平。

    林太平在發怔。

    郭大路咬咬牙,恨很道「我祖宗定積了德·否則怎會交到你們這種好朋友呢」

    只聽梅汝男在門外道「你在說什麼?為什麼還不出來?」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我什麼也沒有說我在放屁。」

    他總算走了出去。看他那愁眉苦臉、垂頭喪氣的樣子就好像被人押上法場似的。

    過了半天林太平忽然歎了門氣哺璃道「想不到這人原來也會裝蒜的,心裡明明喜歡得要
命·卻偏偏要裝出這種愁眉苦膽的要於叫人看生氣。」

    他口氣好像有點酸涸溜的,肚子裡的酒好像全都變成了酸。

    王動笑了道「你弄錯了件事。」

    林太平道「什麼事?」

    王動道「他心裡並不喜歡。」

    林太平道:「不喜歡?梅始娘難道還配不上他?」

    王動道「配不配得上是回事·喜不喜歡又是另外回事。」

    林太平道「你怎麼知道他不喜歡?」

    王動道「因為他還沒有變成果子也沒有變成啞巴。」

    林太平眨眨眼他聽不幢。

    王動也知道他聽不懂,所以又解釋道「有個很聰明的人說過句很有道理的話·他說·無
論多聰明的人若是真的喜歡七一個女人他在她面前也『定會變得呆頭呆腦的甚至連話都說不
出來。」

    他有意無意問向燕七看了看笑道「但他在梅始娘面前說的話還是比別人多……」

    燕七打斷廠他的話冷冷道「這只因有的人天生就是多嘴婆。」

    王動笑笑,不說話廠。

    沒有人願意做多嘴婆平時也沒有人會認為他是多田婆但今天他卻好像有點變了說的話至
少比平時多好幾倍。

    林太乎本就在奇怪「這入今天為什麼變得如此多嘴?這些話究竟是說給誰聽的?

    林太平只知道件事若沒有特別的原因王動連嘴都懶得動。

    月光很美。

    也許很少有人會注意到·但冬天的月光並不定就不如春天的月光那麼動人,冷天的月光
也樣能打動少女的心。

    圓圓的月亮掛在樹梢,梅汝男就站夜樹下。月光照她的臉,她的眼睛。

    她的眼陷比月光更美。

    就連郭大路也不能不承認她的確是個很好看的女孩子·尤其是她的身材·郭大路幾乎從
來也沒有見過身材這麼好的女子。她好像比郭大路第次看到她的時候更漂亮了這也許是因她
的衣服也許是因為她的笑。

    她今天穿的不再是想布衣服窄窄的腰身·長長的裙子襯得她的胺更細風姿更迷人。

    她又在看郭大路笑·笑得更甜。☆

    郭大路本來最欣賞她的笑現在卻幾乎連看都不敢去看一眼。

    亥孩於的笑就像是她的衣服首飾、姻脂花粉樣全都是她們用來誘男子量鉤的餌。聰明的
男人員好連看都不要看。

    郭大路那天若已幢得這道理今天又怨會蘊上這麼多麻顱

    他暗中歎了口氣侵吞吞的走過去忽然道「你哥哥真的酒量

    梅汝男笑道「假的,他平常根本很少喝酒。」

    郭大路苦笑道「那就更麻煩了。」

    梅汝男道「有什麼麻煩?」

    郭大路笑道「我本來還想見面就先想法子把他穆醉的免得他想起昨天的事故意找我的麻
煩。」

    梅汝男賜然道「你若怕他找你麻煩不妨躲他些·等過幾天他的氣平了後,再去見
他。」!

    郭大路道「你不是急要我回去見他嗎??

    梅汝男限睛忽然瞪得很大瞪他·道「你以為「…』你以為

    她忽然笑了笑得弓了腰。

    郭大路怔住·限睛也已發直也在瞪她吶嘲道「不是我

    梅汝男笑得連話都說不出了,只能不停的搖頭。

    郭大路忍不住道「不是我是誰」

    梅汝男好不容易停住笑喘口氣道「是預七。」

    郭大路叫了起來道「燕七?』一」你看上的人是燕七?」

    梅汝男點點頭。

    郭大路這才真的征佐了。

    其實他根本就不想蹬梅汝男成親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成親。

    梅汝男看上的既然不是他他本該大大的鬆口氣覺得很開心牙對。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現在他忽然又覺得很難受、很失望·甚至有點酸溜溜。過了很久,才
將門酸氣吐出來搖頭聞聞道「我實在不伍你怎麼會看上他的?」

    梅汝男眼波流動笑道「我覺得他很好樣樣都好。」

    翱大路道「連不洗澡那樣也好?」

    梅汝男道「有個性的男人,在沒有成親的時候常常都不修邊閹的,但等到有了個妻子照
顧他的時間他就會變了。」

    她眼睛發光就像做夢似的·癡癡的笑道「老實說,我從小就喜歡這種不拘小節的男人這
種人才真的有男子氣。那種成天打扮得油頭粉臉的男人我看就要吐。」

    郭大路看她的眼睛忽然覺得這雙眼睛簡直點也不美簡直就好像圈子的眼睛一樣。

    梅汝男道「我也知道他總是在躲我,好像很討厭我·其實真正有性格的男人都是這樣子
的。那種一見了女人就像蒼繩見了血的男人·我更討厭。」

    郭大路的臉好像有點發熱·乾咳了幾聲道「這麼樣說來你是真的報喜歡他」

    梅汝男道「你連一點也看不出?」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只覺得你好像跟我特別親熱。」

    梅汝男媚然道「那不過是我故意逗他生氣了。」

    郭大路道「你既然喜歡他,為什麼反而要逗他生氣?」

    梅汝男道「就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才要逗他生氣·這道理你也不懂?」

    郭大路苦笑道「這麼樣看來個男人還是莫要被女人看上的好,若是永遠都沒有女人看上
他,他活得反而開心些。」

    梅汝男眨眼,道「你現在很開心麼?」郭大路道「當然很開心簡直開心極了。」

    郭大路走進來的時候就算瞎於也能看得出他點也不開心。

    假如他出去的時候看來像是個被押』☆法場的囚犯那麼他現在這樣子看來簡直就像是個
死人。也許只不過比死人多口氣而已。

    一大曰又酸又苦的冤氣。

    屋子裡的情況幾乎還是和他剛離開完全一樣王動還是在喝酒林太平還是直發怔燕七還是
故意裝作看不見他。

    郭大路把王動手裡的酒杯搶了過來大聲道「你今天怎麼回事?變成了個酒子嗎?」

    土動笑笑道「好朋友的喜酒當然要多喝』杯在你難道捨不得?」

    郭大路本來也想笑笑的卻笑不出來,用服角膜燕七,道,「這裡倒的確有個新郎佰,但
卻不是我。」

    王動好像並不覺得意外只談談的問道「不是你是誰」

    郭大路沒有回答。

    他已轉過身瞪大了眼睛·看燕七。燕七忍不住道「你看什麼?」

    郭大路道「看你。」

    頹七冷笑誼「我有什麼好看的你只伯看錯了人吧。」

    郭大路歎了口氣,道「我正是想找出你這人究竟有甚麼好看的地方,會有人看上你。」

    燕七卻皺眉道「誰看上了我?」

    郭大路誼「新娘子。」

    燕七開始有點吃驚了誼「新娘子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郭大路總算笑了笑道「新娘子若是跟新郎棺沒有關係跪誰有關係?」

    藏七的眼睛也瞪了起來道「誰是新郎棺?」

    郭大路道「你。」

    藐七呆住了。

    開始時他顯得很吃驚後起忽然變得很歡喜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就好像面前忽然掉下個
大元寶似的。」

    郭大路眨眨眼·道「原來你也很喜歡她。」

    燕七不說話·直笑。

    郭大路道「你若是不喜歡她·為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燕七不回答反問道「她的人呢?」

    郭大路淡談道「正在院子裡等新即信你最好不要刊☆她等得太急。」

    燕七沒有讓她等郭大路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已腕起來沖廠出雲。

    郭大路看他·慢慢的搖頭·聞哺道「看來新郎惰比新腕子還急「玉動忽然笑道「你是不
是很不服氣?」

    郭大路瞪廠他眼冷冷道「我只不過覺得有點奇怪。」

    工動道「有什麼好奇怪的?」

    郭大路道「我只奇怪為甚麼每個女人的限陷都毛病。」

    王動道「你認為這妨娘小眼看上燕七的?你認為他很醜?」

    郭大路想了想,道「其實他也不能叫做太醜·至少他的眼睛並不醜。」

    事實上燕七的眼睛非但不醜而且很好看尤其是在眼睛帶笑意的時候·看來就像是春風中
清澈的湖水。

    王動道「他鼻子很醜嗎」?

    郭大路又想了想道「也不算是很醜·只不過笑起來的時候就像個肉包子。」

    燕七笑的時候鼻子總是要先輕輕的皺起來·但那非但不像個包子,而且反顯得很俏皮很
好看。

    王動道「他的田狠丑」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我很少看到他的贍。」

    王動道「為什麼?」

    郭大路笑道「他的切好像比金毛獅子狗的嘴還要小。」

    王動道「小嘴很難看?」

    郭大路只好搔搔頭·因為他並不是個會昧良心說話的人。

    王動道「他什麼地方難看?」

    郭大路想了很久,忽然發覺燕七從頭到腳實在都長得很好。

    就連他那雙髒中中的手,都比別人長得秀氣些。

    郭大路只好歎了口氣道「他若是常洗洗操·也許並不是個狠難看的人。」

    王動忽又笑了道「若真的不洗個澡你也許會嚇瞞。」

    郭大路也笑了,道「我倒真希望他什麼時候能讓我嚇一跳。」

    王動道「你既然也覺得他不錯·那麼梅姑娘看上他·又有什麼不對呢?」

    郭大路歎道「對對極了。」

    他忽然聽到院子裡發出一聲尖叫。

    是拖汝男在叫叫得就像一個被人踩到尾巴的貓。

    郭大路納起來,像是想出去看看卻又坐下播頭笑道「我知道新郎棺都很急卻還是沒想到
燕七會急得這麼厲害。」

    他這句話剛說完就看到燕七走了進來。

    個人走了進來。

    郭大路道「新娘子呢?」

    燕七道「沒有新娘子。」

    郭大路道「有新郎棺,就有新娘子。」

    燕七道「也沒有新郎館。」

    郭大路看他·忽又笑了道「新娘於是不是已經被新郎棺嚇題了?」

    他忽然發現燕七臉上有三條長長的指甲印,就好像是被貓抓的。

    燕七卻點也不在意反面好像狠伯快,眨限·笑道「她的確已經走了但卻不是被我嚇走
的。」

    郭大路道「不是?你沒有動手動腳她為什麼會叫?」

    擁七笑笑·道「我若真的動手動腳,她還會走嗎」

    郭大路只有承認「不會。」

    因為他也知道個女人若是喜歡了一個男人時,就伯他不動手動圓、

    「可是她為什麼要走呢?」

    藻七道「因為她忽然改變了主意不想願給我了。」

    郭大路悟然道「她改變了主意?怎麼會的」

    燕七道「因為…。.因為我對她說了句話。。

    郭大路搖頭道「我不情個女人若已打定了主意要嫁給你你就算說三干六百句話,她也不
會改變主意。」

    他又笑道「你幾時看過有人肯讓巴釣上手的魚沏走的」

    燕七笑道「也許她忽然發現這條魚刺太多,也許她根本不喜歡臨危。」

    翱大路道「天廠沒有個喜歡吃魚的貓。」燕七道她不是貓。」

    郭大路看他的險笑道;「若不是貓怎麼會抓人呢?」

    郭大路當然知道女人不但也會抓人,而且抓起人來比貓還凶。

    貓抓人總還有個理由·女人卻中同。

    她高興抓你就抓你。

    郭大路只有件事想不通「你究竟是用什麼法子讓她改變主意的」

    燕七道「我什麼法於也沒有用,只不過說了句話而己。」

    郭大路道「說的什麼話?」

    燕七道「那是我的事,你為什麼定要問?」

    郭大路道「因為我也想學學。」

    燕七道「為什麼要學?」

    郭大路笑道「只要是男人誰不想學?」

    燕七道「那我更不能告訴你了。」

    郭大路道「為什麼?」

    燕七笑了笑,道「因為那是我的秘密若被你學會我還有什麼戲喝?」

    郭大路歎了口氣哺陶道「我還以為你是我朋友哩誰知始連

    王動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朋友之間難道就不能有秘密??

    郭大路道「那也要看是什麼樣的秘密。」

    王動道「秘密就是秘密所有的秘密都樣。」

    郭大路道「這麼樣說來你也有秘密??

    王動點點頭道「你呢?你難道沒有?」

    郭大路想了想·終於勉強點廠點頭。

    王動道「別人若要問你的秘密·你肯不肯說」?

    郭大路又想了想終於勉強搖了搖頭。

    王動道「那麼你就也不能問別人的。」

    他躺廠下去。

    他躺卜去的時候就表示談話巴結束。

    只有正確的結論才能使談話結束。

    王動的結論通常都很正確。

    每個人都有秘密。

    每個人都有權保留自己的秘密、這是他的自由。

    郭大路的秘密

    秘密是什麼呢?

    秘密就是你唯可以獨自享受的東西。

    它也許能令你快樂也許令你痛苦它無論是什麼,都是完全屬擴你的。

    它若是痛苫·你只有獨自承受,若是抉樂你也不能讓人分享。

    連最好的朋友也不能。

    因為假如有第二個人知道這秘密·那就不能算是秘密廠。

    有些秘密的確是種享受。

    當你剛吃了頓好飯·統了個熱水澡·身上穿件寬大的舊衣服個人坐在舒服的椅子上面對
窗外滿天夕陽的時候你忽然想起秘密心裡就會不由自主泛起種溫暖之意……

    你的秘密假如是這種·就不妨永遠保留它·否則就不如快些說出來吧。

    郭大路坐在據下已經廠很久。

    只要還有樣別的事可做他就不會坐在這裡。

    有的人寧可到處亂逛看別人伍路上走來走去看野狗在牆角打架也不肯關在屋子裡。

    郭大路就是這種人。

    但現在他唯能做的事就是坐在這裡發怔。

    搪下結根根的冰柱·有長有短也不知有多少根。

    郭大路卻知道共有六十三根,二十六根比較長,三十七根比較短。

    因為他已數過十七次。

    天氣實在太冷街上非但看不到人連野狗都不知躲到哪裡去

    他活了二十多年·過了二十多個冬天但卻想不起來哪天比這幾天更冷。

    個人真正倒霉的時候好像連天氣都特別要綴他作對。

    他常常都很餾霉·但卻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倒霉過。

    閱霉就像是種傳染病個人真的倒霉·跟他在起的人也絕不會走運的。

    所以他並不是個人坐在這裡。

    燕七、王動、林眾乎也都坐在這裡也都正在發怔。

    林太平忽然問道「你們猜這裡共有多少根冰柱子?」

    燕七道「六十三根。」

    王動道「☆十六根長三十七根短。」

    郭大路忍不住笑了道「原來你衡也數過。」

    燕七道「我已數過四十溫。

    王動誼「我只數過三遍·因為我捨不得多數。」

    郭大路道「捨不得?」

    王動道「因為我要留慢饅的數。」

    郭大路想笑·卻已笑不出來。

    這話雖然狠可笑但卻又多麼可憐。

    郭大路忽然站起來,轉過身,看屋子中央的張桌子。

    紫擅木的桌子·鑲整塊的大理石。

    郭大路哺哺道「不知道我現在還有沒有力氣將這桌子拾到娘舅家去?」

    王動道「你沒有。」

    郭大路眨眨眼道「要不要我來試試?」

    王動道「你根本不必試☆」

    郭大路迢「為什麼?」

    王動道「我也知道你當然能拾得起一張空桌於,但桌上若壓很重的東西那就不同了☆」

    郭大路道「這桌上什麼也沒有呀。」

    王動道「有。」

    郭大路道「有什麼?」

    王動道「面子而且不是我個人的面子是我們大家的面子。」

    他談淡的接道「我們不但收了人家的租金還收了人家的保管費現在若將人家的東西拿去
當了以後還有臉見人麼?」

    郭大路歎了口氣,苦笑道「不錯這桌子我的確指不起來。

    王動道「世上最重的東西就是面子所以這張桌子只有一種人能拍得起來。」

    郭大路道「哪種人?」

    王動道「不要股的人。」

    林太平歎了口氣道「那種人通常都是吃得狠飽的。」

    燕七道「豬通常也都吃得很飽的「林太平笑了道「所以個人若要顧全自己的面子·有時
不得本虧待自己的肚子面子畢竟比肚了雷要得多。」

    頰七道「因為人不是豬只有豬才會認為肚子比面子重要。」林太平道「所以有人寧可餓
死也不願做丟人的事。」

    干動道「但我們並沒有餓死是不是?」

    林太平道「是。」

    王動道「我們雖然已有好幾天都沒有吃飽侗總算已攝到現

    郭大路拯胸,道「誰也不能不承認·我們的骨頭確比大數人都硬些。」

    王動道「只要我們肯提下去,總有天能握到轉機的。」

    郭大路展顴笑道「不錯冬天既已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王動道「只要我們能據到那天我們還是樣可以抬起頭來見人,因為我們既沒有對不起別
人也沒有對不起自己。」

    林太平遲疑·終☆忍不住道「我們能換得過去嗎?」

    郭大路搶道「當然能。」

    他走過去攬住林太平的肩·笑道「因為我們雖然什麼都沒有了,但至少還有朋友。」

    林太平看他心裡忽然泛起一陣溫暖之意。

    他忽然覺得自己已有足夠的勇氣。

    無論多麼大的困難無論多麼冷的天氣他都已不在乎。

    他忽然跑了出去。

    直到晚上他才回來手裡多了個紙包。

    他舉起這紙包,笑道「你霄猜,我帶了什麼東西回來?」破樂英蝗

    郭大路眨眨醒,道:「難道是田頭?」

    林太平笑道「答對了。」

    紙包裡果然是饅頭。

    四個大溫頭,每個饅頭裡居然還夾塊大肥肉。

    郭大路歡呼道「林太平萬歲」

    他拿起個饅頭又笑道「我實在佩服,現在就算殺了我我也變不出半個饅頭來。」

    燕七盯林太平道「這些饅頭當然不是變出來的?」

    林太平笑了笑道:「也許是天上掉下來的。」

    他拿了個饅頭給王動。

    王動搖搖頭道「我不吃。」

    林太平道「為什麼?」

    王動歎了口氣道「因為我不忍吃你的農服。」

    郭大路剛咬了口饅頭,已怔住。

    他這才發現林太平身上的衣服巳少於件員厚的件。

    林太平穿的衣服本就不多。現在他嘴唇巴凍得發自,但嘴角卻帶很怕快的笑容,道「不
錯我的確將衣服當廠,換了這四個饅頭,因為我很餓·個人很餓的時候,將目已的衣服拿去
當總沒有人能說他不對吧。」

    王動道「那麼你就該吃完了再回來也免得我們」…「

    林太平打斷了他的話,道「我沒有個人躲偷偷的吃·只因為我很自私?」

    王動道「自私」

    林太平道「因為我覺得四個人在起吃·比我個躲吃升心得多。」

    這就是朋友。他有福能同享有難也能同當。

    個人若有了這種朋友,窮點算得了什麼·冷點又算得了什麼?

    郭大路慢慢的嚼饅頭·忽然笑道「老實說我這輩子從來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林太平笑道「你說的話不老實·這只不過是個冷饅頭。」

    郭大路道「雖然是個冷饅頭,但就算有人要用全世界的大色大

    古力作員巢肉來換我這冷饅頭我也不肯換的。」

    林太平的眼圈忽然好像有些紅了·抓住郭大路的手道「聽了你這句話,我也覺得這饅頭
好吃多了。」

    有些話的確就像是種神奇的符紀不但能令冷饅頭變成美昧·令冬天變得溫瞪,也能令枯
燥的人生變得多姿多采。

    你若也想學會說這種話就要先學會用真誠對待你的朋友。

    郭大路忽然歎了口氣,道「只可借我這件衣服太破。」

    林太平道「破衣服並不丟人。」

    郭大路歎道「只可惜那活剝皮絕不會這麼想否則「一─」

    燕七笑笑道「否則你早就脫下來去換酒了對不對?」

    郭大路苦笑道「答對了。」

    燕七忽然站起來往外走。

    郭大路道「用不去試你的衣服比我還破。」

    燕七不理人很快的走出去又狠快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提壺水。

    藏七道「寒夜客來茶當酒·茶既然可以當灑水為什麼不能?」

    郭大路失笑道「想不到你倒很風雅。」

    燕七笑道「個人窮得要命的時候·想不風雅也不行。」

    這就是他們對人生的態度。

    有酒的時候他們喝得比誰都多沒有酒的時候他們水也樣喝。

    他們喝酒的時候很開心喝水也樣開心。

    所以他們活得比別人快樂。

    但喝酒和喝水至少總有種分別。

    酒越蠍越熱水越喝越冷。

    尤其是在這種天氣裡喝冷水。

    郭大路忽然站起來開始翻觔斗。

    燕七笑道「你幹什麼?」

    郭大路道「我有經驗,動動就會熱起來的,你們為什麼不學學我?」

    燕七搖搖頭,道「因為我也有經驗動得快,餓得也快。」』郭大路笑道「你想得太多了
只要現在不冷又何必……」

    這句話他沒有說完。

    他忽然看到有樣東西從他面前掉了下來。

    金子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從郭大路好裡掉下來的,

    他正開始獺第六個因斗正在頭朝下,腳朝上的時候這金子就從他懷裡掉了下來。「噹」
的,掉在他面前。

    金子掉在地上,會發出「噹」的聲就表示這金子很重。

    這的確是根很粗曲金鏈子上面還有個金雞心。

    這金雞心至少比真的雞心大倍。

    個窮得好幾天沒吃飯的人·身上居然會掉出這麼多金子來簡直是件令人無法相信的事。

    但王動他們卻無法不相信,因為他們三個都看得很清楚。

    他們只希望日己沒有看見。

    他們實決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林太平連自已的衣裳都拿去當了郭大路身上卻還藏條這麼粗的金鑷子。

    個身上藏金鏈子的人居然還在朋友面前裝窮居然還裝得那麼像。

    這算是什麼朋友?

    他們實在不願相信郭大路會是這樣的朋友。

    王動突然打了個呵欠,哺哺道「個人吃飽了·為什麼總足想睡覺呢?」

    他去睡了從郭大路面前走過去好像既沒有看見這條金鏈子也沒有看見郭大路這個人。

    林太平打了個網欠,哺稿道這麼冷的天氣·還有什麼地萬比破窩裡好?」

    他也去睡廠·也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

    只有頹七還坐在那裡坐在那裡發怔。

    又過了很久·郭大路的腳才饅饅的從上面落下來饅慢的把身子站直。

    他身子好像已難再站得直。

    沒有星,沒有月,只有一盞燈。

    盞很小的燈因為剩下的女』油也已不多。

    但這條金鏈子在燈下看來還是亮得很。

    郭大路低頭看這條金鏈子,聞哨道「奇怪為什麼金了

    燕七淡淡道「也許這就是金子的好處否則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將金子看得比朋友還
重?」

    郭大路又怔了半天忽然始起頭道「你為什麼不亥睡」

    燕七道「我還在等。」

    郭大路道「等什麼?」

    燕七道;「等聽你說…。「

    郭大路大聲道「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你們若把我看成這種人,我就是這種人。」

    燕七凝視他過了很久很久才慢慢的站了起來·慢饅的走出雲。

    郭大路沒有看他。

    外面的風好大·好冷。

    燈已將暗,忽然間·也不知從哪裡捲出了陣冷風吹熄燈。

    但金鑷子還在發光。

    郭大路垂頭,看這條金攝予,又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饅倡的彎下腰·拾起了這金鏈子。

    他捧這金鏈子·捧在掌心。☆

    他限淚突然泉湧而出,一超粒滴在掌心。

    冰冷的金鏈子火熱的限淚。

    他忽然跪下去終於哭廠起來盡量不讓自己哭出聲音。

    因為他不願別人聽到他的哭聲。

    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生中員大的痛苦他不願別人知道這秘密,也不願別人分擔他的痛
苦。

    所以沒有人知道他痛苦得多麼深多麼深刻。

    那雖然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現在他只要想到還是會心碎。

    他知道自己終生要背負痛苦,至死都無法解脫。

    剛的事也令他痛苦。

    他本來寧死也不願失去這些朋友。

    但他並沒有解釋·因為他知道他們不會原諒他,因為連他自己都無法原諒他自己。

    也許世上有種真正的病苦那就是不能向別人說的痛苦。

    「不能說「─「我怎麼能說?…。

    「我怎麼還有臉留在這裡?」

    外面的風更大更冷。

    他咬緊牙悄悄擦乾眼淚·站起來外面的世界無論多冷酷無情他都已準備獨自去承受。

    他做錯廠事,就自己承當、既不肯解釋·也不肯告饒。

    就算在朋友面前也不肯。

    可是上天知道他實在將朋友看得比自己生命還要重。

    「朋友仍,再見吧·總有天,你們會瞭解我的。到那天我們還是朋友可是現在……」

    他眼淚又在往下流。

    就在他伸手去擦眼泅的時候看到「燕七。

    不但看到了燕七也看到了王動和林太平。

    他們不知什麼時候又走進了這屋子靜靜的站在那裡,靜靜的看他。

    他看不見他訂臉卜的表情只看到他們三雙發亮的眼睛。

    他也希望他們莫要看到他的臉,他臉上的泅痕。

    他輕輕咳嗽了幾聲道「你們不是己匪了嗎?」

    林太平道「我們睡不。」

    郭大路勉強笑了笑,道「睡不也該躺在被窩裡在這種天氣世上還有什麼地方比被窩裡更
好?」

    王動道「有。」燕七道這裡就比被窩裡好。」

    郭大路道「這裡有田點好??

    王動道「只有點。」

    燕七道「這裡的朋友·被窩裡沒有。」

    郭大路忽然覺得陣熱意從心裡衝上來,似已將喉頭塞住。

    過了很久他才能說得出話來。

    他垂下頭道「這裡也沒有朋友我已不配做你們的朋友。」

    王動道「誰說的?」

    燕七道「我也沒有說。」

    王動道「我們到這裡來,想說『句話。」

    郭大路握緊了拳道「你……你說。」

    王動道「我們瞭解你也相信你,所以無論發中廠什麼事你

    這就是朋友。

    他們能分享你的快樂·也能分擔你的痛苦。

    你若有困難他們願意幫助。

    你若有危險他們願意為你挺身而出。

    就算你真的做錯廠什麼事他們也能源解。

    在這種朋友面前·你還有什麼秘密不能說的?

    四

    外面的風還是狠冷很大。

    屋了裡還是很黑暗。

    但此時此刻他們所能感受到的卻只有溫暖和光明。因為他們知道自已有朋友,有了真心
的朋友。

    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溫暖就有光明。

    「無論發生廠什麼事,你都是我們的朋友。」

    郭大路的觀在沸騰。

    他本來寧死也不願在別人面前流泅但現在眼淚已又流出。他本來寧死也不願說出自己心
裡的癰苫和秘密但現在卻願說

    沒有別的人能令他這麼做·只有朋友。

    他終於說出了他的秘密。

    郭大路的家鄉有很多美麗的女孩子最美的個叫朱珠。

    他愛上了朱珠,朱珠也愛他。

    他全心全意的對待朱珠他對她說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和切都獻給她。

    他不像別的男人只是說說就算了。

    他真的這麼樣做。

    未珠狠窮,等到郭大路的雙親去世時她就不窮了。

    因為他知道她是屬於他的她也說過,她整個人都屬於他的。

    為了讓她信任他·為了讓她快樂他願意做仟何的事。

    然後他就發現了樣事。

    朱珠並不愛他。就像很多別的亥人樣·她說的話,只不過說說而已。

    她答應嫁給他,除了他之外誰都不嫁。

    他們甚至已決定了婚期。

    可是在他們婚期的前天她已先嫁了·嫁給了別人。

    她出賣了郭大路所給她的一切,綴那人私奔了。

    這條金鏈子就是她給他的訂情之物。

    也是她給他的唯一的樣的東西。

    沒有人開口·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是郭大路自己先打破了沉默。他忽然笑笑,道「你。永遠猜不至她是跟誰跑了的。

    林太平道「誰?」

    郭大路道「我的馬伕。」

    他大笑,接道「我將她當做天下最高貴的人,簡直將她當做仙女,但她卻跟我最看不起
的馬伕私奔了,你們說·這可笑不可笑?」

    不可笑。

    沒有人覺得這種事可笑。

    只有郭大路個人直不停曲笑·因為他生伯自己不笑就會

    他』直不停的笑了很久忽然又道「這件事的確給了我個很好的教訓。」

    林太平道「什麼教訓?」

    他也並不是真的想問、只術過忽然覺得不應該讓郭大路一個人說話。

    他覺得目己應該表示出自己非常關心。

    郭大路道「這教訓就是男人絕不能太尊重女人·你若太尊重她她就會認為你是呆子認為
你不值一文。」

    燕七忽然道「你錯了。」

    郭大路道「誰說我錯了?」

    燕七道「她這麼樣做並不是因為你尊敬她一個女人若能做出這種事來只有一個原因。」

    郭大路道「什麼原因?」

    燕七道「那只因她天生是個壞女人。

    燕七沉默了很久終於饅慢的點了點頭·苦笑道「所以我並不怪她,只怪自己,只怪我自
己為什麼看錯了人。」

    王動忽然道「這種想法也不對。」

    郭大路道「不對?」

    王動道「你一直為這件事難受·只因你一直在往員壞的地方去想總覺得她是在欺騙
你·總覺得自己被人家甩了。」

    郭大路道「本來難道不是這樣子?」

    於動道「你至少應該往別的地方想想。」

    郭大路道「我應該怎麼想」

    王動道「想想好的那一面。」

    郭大路苦笑道「我想不出。」

    王動迢「你有沒有親眼看到她和那個馬伕做出什麼事?」

    郭大路道「沒有。」

    王動道「那麼你又怎麼能斷定她是和那馬伕私奔的?」

    郭大路怔了怔·道「我。─「並小是我個人這麼想每個人都這麼想。」

    王動道「別人怎麼想你就怎麼想?別人若認為你應該去吃屎·你去不去?」

    郭大路說不出話了。

    王動道「每個人都有偏見。那些人根本就不廠解她·對她的看法怎麼會正確?何況,就
算是很好的朋友,有時也常常會發生誤會的。」

    他笑廠笑饅慢地接道「譬如說剛那件事我們就很可能誤會你』認為你是個小氣鬼認為你
不夠朋友。」郭大路道「但她的確是和那馬伕在同一天突然失蹤的。」

    王動道「那也許只不過是巧合。」

    郭大路道「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

    王動道「有。不但有,而且常常有。」

    郭大路道「那麼他們為什麼要突然走了呢?」

    王動道「那馬伕也許因為覺得做這種事沒出息所以想到別地方去另謀發展。」

    郭大路道「朱珠呢?她又有什麼理由要走?我其至連花轎都已準備好了。」

    王動道「怎麼不可能有別的理由?那天晚上,也許突然發生了什麼你不知道的變化通得
她非走不可也許她根本身不由主·是被人綁架走的。」改樂英蟹

    林太平忽然道「也許她一直都很想向你解釋,卻直沒有機

    燕七歎了口氣道「世上極痛苦的事也許就是明知道別人對白己有了誤會自已明明受了冤
枉卻無法解釋。」

    林太平道「更痛苦的是別人根本就不給他機會解釋。」

    干動道「最痛苫的是有些事根本就不能對別人解釋的譬如說……」

    翱大路長歎道「譬如說剛那件事,我本來就不願解釋的剛才你們來的時候我若已走了你
們說不定就會對我直誤會下麼。」

    王動道「不錯·現在你已想通了麼?」

    郭大路點點頭。

    王動道「件事往往有很多面你若肯往好的那面去想才能活得快樂。」

    燕七道「只可惜有的人餡偏不肯偏偏要往最好的地方去想偏偏要鑽牛角尖。」

    王動道「這種人非但愚麓麗民簡直是自己在找自已的麻煩自己在虐待自己。我想彌總不
會是這種人吧?」

    翱大路笑了大聲道「准說我是這種人我打扁他的鼻子。」

    所以體心裡要有什麼令你痛苫的秘密員好能在朋友面前說出采。

    因為真正的朋友非但能分享你的快樂·也能化解你的痛苦。

    郭大路忽然覺得舒服多了·愉快多了。

    因為他已沒有秘密。

    因為他已能看到事情光明的面。

    夜深夢網時他就算再想到這種事也不再痛苦最多只不過會有種淡談的憂鬱。談淡的憂鬱
有時甚至是種享受。

    五

    「你們雖然分別了說不定反而能活得更快樂些。」

    「她說不定也找到很好的歸宿至於你」…若沒有發生這變化你現在說不定每天都在抱筏
子、換尿布而且說不走每天為了柴米油鹽吵架,」

    「但現在你仍都可以互相懷念懷念那些甜蜜的往事懷念對方的好處以後若能再相見就會
覺得更快樂。」

    「以後就算不能相見也無妨·因為你至少已有了段溫夠的回憶,讓你坐在爐邊烤火時能
有件令你溫暖的事想想。」

    「每個人都有目已的命運你既不能勉強也不必勉強。」

    「所以你根本沒有什麼事好痛苦的。」

    這就是王動他們對這件事員後的結論。

    從此以後他們誰也沒有再提起這件事,也沒有再提起那金鏈

    因為他們瞭解郭大路的感情瞭解這金鑷子在他心裡的價值。

    有些東西的價值往往是別人無法衡量的。

    王動還期在床卜,忽然聽到郭大路在外面喊「娘舅來了。」

    郭大路沒有娘舅。

    「娘舅」的意思就是那當鋪的老闆「活剝皮」。

    活剝皮當然並不姓活事實上也不太剝皮,他最多也不過刮刮你身上的油水而已當然刮得
相當徹底。

    奇怪的是越想刮人油水的人越長不胖。

    他看來就像是只風乾了的野兔子·總是駝背瞇眼睛說話的時候總是用眼角看你好像隨時
隨地都在打量你身上的東西可以值多少銀子。

    王動他們雖然常常麼拜訪他但他還是第次到這裡來。

    所以王動總算也勉強起了床。

    象活剝皮這種人若肯爬半個多時辰的山·去「抨訪」個人的時候通常都只有一種理由。

    那理由通常都和黃鼠狠去拜訪雞差不多。

    土動走進客廳的時候郭大路正在笑問「是田陣風把恢吹來的難道你想來買王動的這棟房
子」

    他知道王動至少有二十幾種法子想將這房子賣出去,只可惜看來他就算白送給別人別人
都不要。

    活剝皮的頭搖得就像隨時都會從脖子上掉下來於笑道「這麼大的居子·我怎麼買得起?
自從遇見你財』之後我簡直連老本都快賠光了·不賣房千已經很運氣。」

    郭大路道「假如他肯便直賣呢」

    活剝皮道「我買來幹什麼?」

    郭大路道,「依所以再轉讓給別人,也可以自己任進來。」

    活剝皮笑道「沒有毛病的人·誰肯住進這種地方來?」

    郭大路還想再兜兜生意,活剝皮忽又道「你們現在是不是狠缺錢用」

    王動笑道「我們哪天不缺錢用」

    活剝皮道「那你們想不想平自既五百兩銀子」

    「當然想。」

    但無論誰都知道活剝皮的銀子絕不會是容易嫌的,從老虎頭上拔根毛也許反倒容易些。
雌公雞身上根本就沒有毛可拔。

    只不過五百兩銀子的誘惑實在太大。

    郭大路眨眨眼道「你說的是五百兩?」

    活剝皮道「整整五百兩。」郭大路上上下扣量他幾眼,道「你是不是喝醉了?」

    活剝皮道「我清醒得很只要你們答應·我現在就可以先付半定金。」他『向報信任這些
人·因為他知道這些人雖然文不名但說出來的話卻重逾干金。

    郭大路吸了歎氣道「這銀子要怎麼樣才能嫌得到呢?」

    活剝皮道「很容易,只要你們跟我到縣城裡去走超,銀子就到手了。」

    郭大路道「走趟?怎麼走法?」

    活剝皮道「當然是用兩條腿走。」

    郭大路走了兩步·道「就這麼樣走?」

    活剝皮道「昭。」

    郭大路道「然後呢?」

    活剝皮道「然後你們就可以帶五百兩銀子走回來。」

    郭大路道「沒有別的事了?」

    活剝皮道「沒有。」

    郭大路看看王動笑道「走銷就能田五百兩銀於這種事你聽說過沒有?」

    王動道「沒有。」活剝皮道「有很多事體們都沒有聽說過,但卻並不是假曲。」

    王動道「你賠本也不是假的。」

    活剝皮歎了口氣,道「最近生意的確越來越難做了,當的人多贖的人少斷了當的東西又
賣不出去·我要的利錢又少。」

    王動點點頭顯得很同情的樣予。

    郭大路卻忍不住問道「既是賠本的生意,你為什麼還要做呢」

    活剝皮歎道「那也是沒法子唉誰叫我當初選了這行呢?」

    王動道「所以那五百兩銀子你還是留自己慢慢用吧。」

    活剝皮搶道「那不同那是我自己願意讓你們嫌的。」

    王動淡淡的道「你的錢來得並不容易我仍只走一趟,就要你五百兩這種事我翁怎麼好意
思做呢。」

    活剝皮蒼白的臉好像有點發紅。乾咳道那有甚麼不好意思?何況·我要你們陪我走這
趟·當然也有田蔥的。」

    王動道「什麼用意?」

    活剝皮又乾咳了幾聲,勉強的笑道「你可以放心,反正不會要你們去當強盜也不會要你
們去殺人。」

    活剝皮憎然道「五百兩銀予你不想要?」

    王動道「不想。」

    活剝皮道「為什麼?」

    王動道「沒有原因。」

    活剝皮怔廠半晌·忽又笑道「你一個人不去也沒關係我還是

    蔬七忽然道「他不是個人。」

    活剝皮道「你也不去?」

    燕七道「我也不宏而且也沒有原因不去就是不去。」

    林太平笑道「我本來還以為只有我個人不肯去,誰知大家都樣。」

    活剝皮急了大聲道「我的銀子難道不好?你們難道沒拿過?」

    王動淡淡道哦們若要你的銀子,自然會拿東西去當的。」

    活剝皮道「我不要你訂的東西·只要你蔚』跟我走趟·就繪你們五百兩銀子你什反而不
肯?」

    王動道「是的。」

    活剝皮好像要跳了起來大聲道「你們究竟有什麼毛病?……我看你們遲早總有天會要餓
死的。一。像你們這種人若是不窮那才真是怪事。

    王動他衡的確有點毛病。

    他們的確寧可窮死、餓死但來路不明的錢他們是絕不肯要切。

    拿東西去當並不丟人,他們幾乎什麼東西都當過。

    但他們只當東西不當人。

    他們寧可將自己的褲子都拿去當但卻定要保佐自己的尊嚴良心。

    他訂只做自己願意做而且覺得應該做的。

    每個人都要上廁所的而且每天至少要去七八次。

    這種事既不髒也職滑稽·只不過是件很正常、很普通而且非做不可的事所以根本已不值
得在我蔚的故事中提起。

    假如有人要將這種事寫出來·那麼個十萬字的故事至少可以寫成二十萬宇。

    但這種事有時卻又不能不提是上廁所。

    他回到客』』裡的時候發現燕七和林太平的神情好像都有點特別·好像心裡都有話要說
卻又不想說。

    所以王動也不問他向很沉得住氣,而且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你如果想問·就不如等他們自
己說出來。

    燕七果然沉不住氣·忽然道「你為什麼不問?」

    王動道「問什麼?」

    燕七道「你沒有看到這裡少了個人。」

    王動點點頭·道「好像是少了個。」

    少了的個人是郭大路。

    燕七道「你為什麼不問他到哪裡去了?」

    王動笑笑道「他到哪坦克去都沒關係,但你如果定要我問我問問也沒關係。」

    他慢饅的坐下來·四面看了看·才問道「小郭到哪裡去丫?」燕七忽然冷笑了聲道「你
永遠猜不到的。」

    工動道「就因為猜不到·所以才要問。」

    燕七咬瞪唇,道「去追活剝皮活剝皮走他就追了出去。」

    王動這才有點奇怪皺皺眉道「去追活剝皮於什麼?」

    燕七閉嘴臉色有點發青。王動看他,璃哺道「難道他為五百兩銀子,就肯去做活剝皮的
跟班?」

    他搖了搖頭道「這種事我絕不信小郭絕不是這種人。」

    燕七冷冷道「這種事我也不願意相信但卻不能不相信。」

    王動道「為什麼?」

    誤會燕七道「因為我親眼看到的。」

    王動道「看到什麼?」

    燕七道「看到他跟活剝皮曬咕了半天,活剝皮拿出廠錠銀子給他他就跟林太平定廠。」

    干動怔廠怔道「你沒有追過去問?」燕七冷笑道「我追去幹什麼?我又不想做活剝皮的
跟班。」

    林太平忽然歎廠口氣,道,「假如只不過是做綴班跟他到城!

    四月日點分!裡去走趟倒也沒什麼關係但我看這件事絕不會如此簡單。」

    當然不會如此簡單。

    假如活剝皮真的只不過想找個願班·為了五錢銀子就肯做他跟班的人滿街都是他又何必
定到這裡來找他行?

    林太平接道「活剝皮自己也說過,他這樣做必定另有用意我看他絕不會幹什麼好事。」

    燕七道「能讓活剝皮這種人心甘情願拿出五百兩銀子來的只有種事。」

    林大乎道「哪種事?」

    燕七道「既五千兩銀子的事。」

    林太平道「不錯若非一本萬利的事·他絕不肯掏腰包拿出五百兩銀於來中

    燕七道「真正能本萬利的也只有種事。」

    蔬七道「見不得人的事。」

    林太平道「不錯·我看他不是去偷就是去騙,義生伯別人發覺後對他不客氣所以才來找
我們做他的保鑷。」

    他歎了口氣接道「這道理郭大路難道想不到麼?」

    燕七冷笑道「連你都能想得到他怎麼會想不到他又不比別人笨。」

    王動直在注意他臉上的表情此刻忽然道「體若認為他不該去,為什麼不攔他?」

    蒸七冷冷道「個人若是自已想往泥坑跳,別人就算想拉也拉不住的。」王動道「所以你
就眼看他跳下去?」

    燕七咬嘴唇道「我……我……」

    他忽然轉身衝了出去眼睛尖的人就能看到他衝出去的時候已經淚汪汪·好像氣得快哭出
來了。

    王動的眼睛很災。

    他個人坐在那裡發廠中天怔忽也歎了口氣·哺聞道「愛之深責之切·看來這句話倒真是
一點也不錯。」

    林太平道「你在說什麼?」

    王動笑笑,道「我在說·到現在我還是不信小郭會做這種事,你呢」

    林太平遲疑道「我…」我也不太相信。」

    王動道「你至少總還有點懷疑·是不是?」

    林太平道「是的。」

    王動道「但燕七卻點也不懷疑已認定了小郭會做那種事,你可知道為了什麼?」

    林太平想廠想,道「我也有點奇怪·他和小郭的交情本來好像特別好。」

    王動歎了口氣道「就因為交情特別好所以才相信些。」

    林人平又想了想·道「為什麼呢?我不值。」工動道「朱珠忽然失蹤·我。都想到可能
有別的原因·但小郭卻想不到·所以就往最壞的地方去想,那又是為了什麼呢?」

    林太平道「因為他對朱珠用情太深所以「…☆王動道「所以腦筋就不清楚丁對不對?」

    林太平道「對。」

    愛情可以令人盲目這道理大多數人郡知道。

    王動道「你老對一個人用情很深·那麼你對他的判斷就不會正確因為體平時只能看到他
的好處但只要有了個小小的變化和打擊傷就立刻會自責自怨,用得患失,所以就忍不住要往
最壞

    林太平忽然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我遭·只不過這比晚卻好像不太恰當。」

    王動道「峨?」

    林太平笑道「你怎麼能拿朱殊和小郭的事來比?小翱對朱珠的情感怎會跟燕七對小郭的
情感樣?」

    王動也笑了。

    他好像已發覺自己說錯了話,又好像覺得自己話說得太多。

    所以他就不說話了。

    只不過他還在笑而且笑得很特別。

    直等看到藏七從院子裡往外走的時候·他才開口道「你想出

    燕七眼睛還是紅紅的勉強笑道「今天天氣好了些,我想出去打打獵。」

    林太平站起來·笑道「我也去今天再不出去打獵只伯就真的要餓死了。」

    王動笑笑。道「小郭身上既然有了銀子、就絕不會讓我們餓死·休為什麼不等他回
來?」

    燕七立刻沉下了勝「我為什麼要等他回來」

    王動道「就算為了我,行不行?」

    燕七低下頭站在院子裡。

    天雖已放晴·風卻還是冷得刺骨。

    王動卻仿沸點也不覺得冷·站在那裡呆了很久·才冷冷道「他苦不回來呢?」

    王動又笑笑道「他若不回來我就請你們吃狗肉。」

    林太平忍不住道「這種天氣到職裡找狗去?」

    王動道「用不找,這裡就有條。」

    林太平道「狗在田裡?」

    王動指自己的鼻子道「在這裡。」

    林太平眨眨眼忍住笑道:「你是狗?」

    王動道:「不但是狗、而且是條土狗。」

    林太平終於忍不住笑了。

    郭大路卻不笑談淡的接道「個人若連自己的朋友是四種人都分不出不是土狗是什麼?」

    王動不是土狗。

    郭大路很快就回來了而且大包小包的帶了大堆東西回來。

    小包裡是肉·大包裡是饅頭最小包裡是花生米。

    既然有花生米,當然不會沒有酒。

    沒有花生米也不能沒有酒。

    郭大路笑道「我現在已開始有點懷念麥老廣了自從他走這裡就好像再也找不出一個鹵萊
做得好的人。」

    王動道「至少還家個。」

    郭大路道「誰?」

    王動道「你假如你開家飯館子生意一定不錯。」

    郭大路笑道「這倒是好主意只時描還有樣不對……」

    王動道「哪樣?」

    郭大路退,「我那飯鍋生意再好,開不了二天也得關門。」

    王動道:「為什麼?」

    郭大路笑道「就算我肉己沒有把自己吃垮,你們也會來把我吃垮的。」

    燕七突然冷笑道「放心·我絕不會去屹你的。」

    郭大路本來還在笑但看到他冷冰冰的臉色不禁怔了怔道「你在生氣,我又有什麼地方得
罪了依?」燕七道「你己心裡明白。」

    郭大路苦笑道「我明白什麼?我點也不明白。」

    燕七也不理他忽然走到王動面前道「你雖然不是土狗,但這裡卻有條走狗土狗還沒關係
企狗我卻受不了。」

    郭大路瞪大了眼睛,道「誰是走狗?」

    燕七還是不理他·冷笑往外走。

    翱大路眼珠予轉,好像忽然明白了超過去攔住了他,道「你以為我做了活剝皮的走狗像
以為這些東西是我用他給我的定金買來的?」

    燕七冷冷道「這些東西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地上長出來的不成」

    郭大路看他·過們良久忽然長長歎了口氣購聞的道「好·好…。你說我是走狗·我就是
走狗…「你受不了我·我走。」

    他慢慢的走出去走過王動面前。

    王動站起來像是想攔住他·卻又坐了下去。

    郭大路走到院子裡抬起頭樹上的積雪一片片被風吹下來灑得他滿身都是。

    他站不動

    雪在他臉上溶化沿他面頰流下。他站不動。他本來是想走遠些的·但忽然間走不動了。

    燕七沒有往院子裡看他也許什麼都已看不見。

    他的眼隋又紅了突然跺了跺腳往另扇門衝過去。

    於動的手卻已伸過來攔住廠他道「體先看看這是什麼?」

    他手上有樣東西是張花花綠綠的紙。

    燕七當然知道這是什麼這樣的紙他身上也有好幾張。

    「這是當票。」

    卡動道「你再看清超噸當的是什麼」

    當票上的宇就和醫生開的藥方樣·簡直就像是鬼畫符若非很有經驗的人連個宇都休想認
得出。

    燕七很有經驗·活剝皮的當票他已看過很多。

    「破舊金鏈子條破舊金雞心枚共重七兩九錢。押紋銀五十兩。

    明明是全新的東西到了當鋪裡·也會變得又破又舊。

    天下的當鋪都是這規短·大家也見怪不怪但金鏈子居然也有「破舊」的就未免有點太說
不過去了。

    燕七幾乎想笑,只可措實在笑不出。

    他就好像被人打了耳光整個人都怔住。

    王動淡淡笑道「中票是我剛從小郭身上摸出來的我早就告訴過你們我若是改行做小
偷·現在早就發財了。」

    他歎了口氣·哺哺道「只可惜我實在懶得動。」

    燕七也沒有動但眼淚卻已慢慢的從面頰上流廠下來─…』

    「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有時也會發生誤會的。」所以你假如跟你的朋友有了誤會定要給
個機會讓他解釋。

    「一件事往往有很多面·你若總是往壞的那面去想就是自己在虐待自己。」所以你就算
遇打擊也該看開些·想法子去找那光明的圓

    誰也沒有想虐待別人也不該虐待自己。

    這就是王動的結論。

    王動的結論通常都很正確。

    正確的結論每個人最好記在心裡。

    世上本沒有絕對好的事也沒有絕對壞的。

    失敗雖不好但「失敗為成功之母」。

    成功雖好·但往往卻會令人變得驕傲、自大那麼失敗又會願來了,

    你交個朋友當然希望攝他成為很親近的朋友。

    朋友能親近當然很好但太親近了,就容易互相輕視也當然發生誤會。

    誤會雖不好但若能解釋得清楚彼此間就反而會瞭解得更多,情感也會變得更深一層。

    四

    無論如何,被人冤枉的滋昧總是不太好受的。

    假如說世上還有比彼人冤枉了次更難受的事·那就是連被人冤稜了兩次。

    燕七也被人冤攝過,他很明白郭大路此刻的心情。

    他自己心裡比郭大路更難受。

    除了難受外還有種說不出的滋昧除了他自己外誰也不知道最什麼滋味想好好的去大哭
場。

    他已有很久沒有好好的哭過,因為一個男子漢是術應該那麼哭的。

    唉要做個男子漢,可實在不容易。

    他當然知道現在應該去找翱大路·但去了之後說什麼呢?

    有些話他中願說有些話他不能說·有些話他甚至不敢說。

    他心裡正亂糟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忽然看到只手伸出來手上拿杯酒。

    他聽到有人在對他說「你喝下這杯酒去,我們就講和好不好?」

    他的心跳·抬起頭就看到了郭大路。

    郭大路臉上並沒有生氣的表情也沒有痛苦之色還是像往常一樣,笑嘻嘻的看他。

    這副嘻皮笑臉,吊兒郎當的樣子燕七平時本來有點看不慣。

    古蟄作昆墨

    他總覺是個人有時應該正經些、規矩些。

    但現在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忽然覺得這樣子非但點也不討厭,而且可愛極廠。

    他甚至希望郭大路永遠都是這樣子,永遠不要板起臉來。

    因為他忽然發覺這才是他真正喜歡的郭大路·永遠無慮開開心心的·別人就算得罪了
他,他也不在乎。

    郭大路笑道「肯不肯講和?」

    燕七低下頭·道:「傷」一「你不生氣了?」

    郭大路道「本來是很生氣的·但後來想了想點〉但不生氣反而開心。」

    燕七道「開心?」

    郭大路道「你若不技心我,我就算做了烏龜千八蛋和你點關係都沒有你也用不生氣的。
就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才會對我發脾氣。」

    燕七道「可是「…我本不該冤枉你的我本來應該信得過你。」

    郭大路笑道「你冤枉我也沒關係,揍我兩拳也沒關係只要是我的好朋友、隨便於什麼都
沒關係。」

    燕七笑了。

    他笑的時候·鼻子先輕輕皺了起來眼睛裡先有了笑意。

    他脆上還帶淚痕·本來又黑又髒的張勝,眼淚流過的地方就出現了幾條雪白的淚痕,就
像是滿天烏雲中的陽光。

    郭大路看他·彷彿看呆了。

    癰七又垂薩頭道「你死我幹什麼?」

    郭大路笑了笑·又咀了口氣道「我在想·酸梅瀝的眼光真不錯你若肯洗洗臉定是個很漂
亮的小伙子也許比我還原亮得

    燕七想板起臉卻還是忍不住「唾陳」笑接過了酒杯

    王動看林太平林太平看王動兩個人也全都笑。

    林太平笑道「我早土本來不喜歡喝酒,恫今天卻真想喝個大醉。」

    人生難得幾回醉。

    遇這種事,若還不醉要等到什麼時候才醉?

    郭大路忽又歎了口氣道「只可措今天我不能陷你醉。」

    林太平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今天我還有事·還得下山去一超。」

    這小於身上有了錢就在這有裡耽不住了。

    燕七咬了咬嘴唇,道「下山去幹什麼?」

    郭大路眨眨限,道「我跟個人有約會。」

    燕七的臉色好像變了變悄悄別過腦道「跟誰有約會?」

    郭大路道「活剝皮。」

    燕七的眼睛立刻又亮了,卻故意板臉道「你願他約好了?」

    翱大路道「他沒有約我我卻要去找你。」

    燕七道「找他幹什麼?」

    郭大路道「他肯出五百兩銀子,─定沒有什麼好主意所以我要去看看他究竟想要剝雄的
皮?」

    五

    雪開始溶化·積雷的山路上滿是泥療。

    但燕七點也不在乎他的腳探在泥濘中就好像踩在雲端上。

    因為郭大路就走在他身旁·他甚至可以感覺到翱大路的呼吸。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今天我又發現了件事。」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我發現上老大實在廠解我天下怕再也找不出第下個人能這麼瞭解我的。」

    燕七點點頭幽幽道「他的確最能瞭解別人中但是你所有的人他都瞭解。」

    郭大路道「但最同情我的人卻是林太平我看得出來。」

    燕七遲疑終十忍不住問道「我呢?」

    郭大路道「你既不了我也不同情我你不但對我最凶而民好像隨時隨地都在跟我鬥嘴斗
氣。…「

    燕七垂卜頭。

    郭大路忽又笑了笑接道「但也不知為了什麼我還是覺得對我最好的也是你。」

    燕七婿然笑臉已彷彿有點發紅義過了很久,才輕輕道,「你呢?」

    郭大路道「有時我對你簡直氣得要命譬如說今天王老大若那樣對我·我也許反麗本會那
麼樣生氣,也許立刻就會對他解釋,可是你……」

    燕七道「你只對我生氣?」

    郭大路歎道「那也只國為我對你特別好。」

    郭大路沉吟,道「究竟有多好連我也說不出來。」

    燕七道「說不出來就是假的。氣郭大路道「但我卻可能打個比晚。」

    燕七道「什麼比喻?」

    郭大路道「為廠王老大我會將所有的農服都當光只穿條底褲網來「

    他笑笑接道「但為廠你·我叮以將這條底褲都拿企當廠。

    燕七贍然笑道「誰要你那條破底褲。」

    說完廠這句話他的臉父紅廠翱大路的底褲破不破,他怎麼鍘道?

    幸好他的臉又髒義黑就算臉紅時也看小出。

    可是他那種表情那種漫柔甜美的笑意帶些羞澄發嬌的笑意若有人還看不出那人不但是呆
子簡直就是個瞎了眼的的果

    郭大路看他的眼睛忽又笑道「我還有個比喻。」

    燕七道「你說。」

    郭大路笑道「我雖已發誓不成親人口你若是亥的我定要取你做老婆「

    熱七道「准做你的老婆那才是倒廠八輩子窮霉了。」

    他聲畜好像已有點不大對忽然加快腳步走到前面去。

    郭大路並沒有追上去只是看他的背影彷彿已看得出神。

    這時天色忽然開朗·線金黃色的陽光破雲直照了下來照大地照燕七也照郭大路。

    這陽光就像是特地為他訂照射的。

    剝誰的皮?

    活剝皮的當鍋叫「利源當鋪」。

    利源當鋪就夜麥老廣燒臘店對回。

    現在麥老廣的拍牌巳卸了卜來,有幾個人正合粉刷店面。

    怨到麥老廣郭大路和燕七心裡不禁有很多感慨。

    他們畢竟在這裡有許多快樂的時候。

    他們並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卻常常容易被很多事所感動。

    利源當鋪門門停輛馬車。

    當鋪的門還沒有開,今天好像中準備做生意了。

    郭大路和死亡交換廠個眼色·剛走過旁邊的小巷裡就看到活剝皮縮腦袋從小』裡定出來
眼睛鬼鬼祟祟的四下汀量懷裡緊緊抱個包袱。看到四下沒人就立刻跳上了馬車。

    馬車的門立刻關緊連車窗的子郝放了廣來。

    當鋪裡義慢吞吞的走出了個老太婆·千里提桶垃極。

    郭大路當然認得這老太婆她並不是活剝皮的老婆只小過是替他燒飯打雜的出為年紀太名
所以除了吃飯外活劇皮連文工錢都小給她仍要她做事的時候卻又拿她當個小快廠。

    郭大路常常覺得奇怪這老太婆怎麼旨替活剝皮做下去的。

    替活剝皮這種人做事若是萬有個之長兩短也許連口棺材都沒有。

    只聽活剝皮在車裡大聲通把門關上千萬不要放任何人進去我明天早上才回來。」

    於是趕車的揚鞭子·馬車就走奔大路。

    郭大路和燕七突然從弄堂裡衝出來一邊個跳上了車轅。

    窗於市到開了活剝皮探出廠頭顯得很吃驚的樣於等看到他

    郭大路笑遁「沒什麼,只不過想搭你的便車到城裡去。」

    活剝皮立刻括頭·道「不行我這輛車說好了不搭人的。」

    郭大路笑嘻嘻道「不行也得行我們既然已上了車你難道還能把我們推卜去?』燕七也笑
道「反比你本來就想請我們賠你去走毯的。」

    活剝皮道「我找的不是你們…。☆

    他好像忽然發覺自己說錯了話立刻閉卜了嘴。

    燕七道「不是我們?你難道改變了主意?」

    活剝皮臉色已有點發白忽又笑道「你們要搭中也行只不過要出車錢。車錢共是三錢銀子
剛好一人出一錢。」

    他左手拿到銀子右手立刻開了車門。

    活剝皮這樣的人也有種好處你只要有錢給他他總能讓你覺得每分錢都花得不冤桿。

    他甚至將比較好的兩個位子讓了出來。

    郭大路既已上了車·就開始打另外的主意了。

    活剝皮手裡還是緊緊摟那包袱。

    郭大路忽然道「燕七·我們打個賭好不好?」燕七道「好賭什麼」

    郭大路道「我賭他這包袱裡面有個老鼠,你信不信?」

    燕七道「不信。」

    郭大路道「好我蹦你賭十兩銀子。」

    活剝皮忽又笑了道「你翁不必賭了我知道你們只不過想看看我這包袱是不是?」

    郭大路道「好像是響點這意思。」

    活剝皮道「要看也行看看中兩銀子。」

    郭大路倒真屈術到他答應得這麼容易,他本來以為這包報裡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活剝皮左手拿到銀子右手立刻就解開了包袱。

    包袱裡只不過是幾件舊衣服。

    郭大路看看頹七,燕七看看郭大路,兩個人只有苦笑。

    活剝皮笑道「你們現在巴覺得這十兩銀子花得太冤了昭?只可惜現在已收不回去了「

    他臉上帶得意沈笑容正想將包袱扎上。

    燕七忽然道「這包袱裡有件衣服好像是林太平的是不是?」

    活剝皮於咳了兩聲道「好像是吧他反正已當給了我。」

    燕七道「當票還沒有過期·他隨時都可以去贖回來,你怎麼能帶走?」

    活剝皮漸漸已有點笑不出了道「他要贖的時候·我自然有衣服給他。」

    郭大路道「這件衣服他當廠多少銀子?」

    活剝皮道「兩五錢。」

    郭大路道「好我現在就替他贖出來。」

    活剝皮道「不行。」

    郭大路道「有錢也不行?」

    活剝皮道「有錢還得有當票·這是開當鋪的規矩你有沒有帶當票來?」

    郭大路又看看燕七購人都不說話擴但心裡卻更奇怪。

    活剝皮將林太平的衣服帶到城裡去十什麼?

    這件衣服質料雖不錯,卻已狠舊廠,他為什麼要緊緊的抱就好像將它當寶貝似助。

    馬中進城活剝皮就道「地頭已到廠你們下車吧。」

    燕七道「你不要我們陪你逛逛嗎?」

    活剝皮道「現在已用不丁親生子中如手邊錢能省個總是省個的好。」

    燕七道「我們假如肯免費呢?」

    活剝皮笑道「免費更個行了只有現金交易的生意·才是靠得住的生意,免費的事總是有
點麻煩的。」

    燕七咀了口氣·道「那麼我韶下車吧。」

    活剝皮道「不送不送。」

    燕七他們剛下車他就災刻「砰」的關上車門。

    郭大路看馬車往前走也歎廠口氣道這人真是老奸巨滑,我實在看不出他在打些什麼鬼主
意。」

    燕七沉吟道「他剛說漏了嘴說要找的不是我訂你聽見沒有?」

    郭大路點點頭。

    燕七道「難道他要找的只是林太平個人·我們都只不過是賠

    郭大路道「他找林太平幹什麼?」

    燕七道「我總覺得林太平這人好像也有秘密。」

    郭大路沉吟了半碗忽然道「你看他會不會女扮男裝的?」

    燕七瞪了他眼道「我看你這人怕是聽說書聽得太多了,天下那有這麼新鮮的事?」

    郭大路也不說話了。

    直到馬車轉過街·兩人突然同時加快腳步追了過去。

    他們到底還是不肯死心。

    馬車在家很大的客棧門口停卜。

    活剝皮這種人居然捨得住這種客棧豈非又是件怪事。

    幸好這時天色已暗了下來。冬天的晚卜總是來得特別早。

    他們繞到這家客棧後面,翻牆核了進去。

    任何人都不會永遠倒霉的這次的運氣就特別好,剛落在樹梢就看到活剝皮走人後面跨院
裡的排廂房裡。

    還是冷得很院予裡看不見人影。

    他仍從樹梢掠過去·只三五個起落,就已掠上了那排廂房的屋皿。

    兩人忽然都發覺對方的輕功都不錯·就好像天生是做這種事的材料。

    兩人心裡都打定主意以後定要想法子問問對方,這份輕功是怎麼練出來。

    他倆好像都忽然變得很想知道對方的秘密。

    屋搐上也結冰技,窗於自然關得很緊。

    幸好屋予裡生火·所以就得將上面的小窗予打開透透氣。

    從這小窗子裡望進去正好將屋於裡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屋子裡除了活剝皮外,另外還有兩個穿很華麗、源頭很大的人·臉色陰陰沉沉的,就好
像全世界的入都欠了他盯的錢沒還。

    燕七眼就看出這兩人非但武功不弱,而且一定是老江湖了,其中有個人臉上還帶條長長
的刀拖,使得他看來更可伯。

    另個人臉上雖沒有刀疤·但手臂卻斷了一條只空空的袖子紮在腰帶上腰帶還斜插一柄彎
刀。

    這樣子的彎刀江湖中並不多見·只乘下條手臂的人還能用這種彎刀手底下顯然狠有兩下
予☆

    而且,若不是經常出生人死的人身上也不會帶這麼重的傷。

    經常出生人死的人還能活到現在·派頭還能這麼大就一定不是好惹的郭大路想不通活剝
皮怎會和這種人有交易。

    活剝皮已將包袱解開將林太平那件衣服姚了出來送到這兩人面前的桌於上臉上帶得意的
表情,就好像在獻寶似的。

    林太平這件破衣服究竟是什麼寶貝?

    刀疤大漢拿起衣服來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又交給那獨臀人。

    他在翻衣服的時候·郭大路也看到衣角的襯裡上好像繡樣水西卻看不清楚繡的是字還是
花?

    獨臂人也將這衣角翻開看了看·倡慢的點點頭道「不錯是他的衣服。」

    活剝皮笑道「當然不會錯的在下做生意向可靠。」

    獨臂人道「他的人在哪裡?」

    活剝皮沒有說話卻伸出了手。獨臂人道「你現在就要?」

    活剝皮笑道「開當鑰的人都是現貨交易兩飽想必也知道的,」

    獨臂人冷冷道「好給他。」

    刀疤大漢立刻從下面提起個包袱,放在桌上時「砰」的一響。

    好重的包袱。

    「能令活剝皮先貼出五百兩銀子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煤無嚴兩銀子的事。」

    燕七的話顯然沒有說錯包袱裡的銀子至少也有五千兩。

    郭大路看了燕七眼心裡總算明白廠。

    這兩人定在找林太平而且找得很急,竟不借出五千兩銀子懸賞。

    活剝皮早已知道這件事但直等看到林太平的衣服時,才發現林太平是他啊要找的人。

    所以他就要林太平賠他到城裡來走疆好將林太平當面交給這兩個人能親自將人送來,賞
銀自然更多了。

    但林太平究竟做了什麼事值得別人花這麼大功價錢來找他呢?

    一看到銀子活剝皮忽然變得可愛極了,笑得連眼睛都已看中刀灑鼠汲道「他徑田軍體現
在總對以說下℃☆?」

    無論林太平做廠什麼事他既然要躲這兩人就不能讓這曲人找到他。

    郭大路已準備從窗子裡衝進去了。

    誰知就在這時·活剝皮的臉上的笑容忽然餾佐。

    他眼睛直勾勾的瞪門口張大了田·卻說不出話來·那表情就好像突然被人塞了滿嘴泥
巴。

    翱大路順他目光看過去,也立刻吃了驚。

    門門也不知何時走進了個人。

    這人只不過是個很經通的老太婆並沒有甚麼令人吃驚的地方,盯啤口大路卻做夢也想不
到會在此時此地看到她。

    他剛明明還看到她提桶垃圾站在利源當筋門口的。

    然後他韶就坐咕車到這裡來,路上並沒有停留,這老太婆是怎麼來的,難道是飛來的
嗎?活剝皮更像是見了鬼似的嘎聲道「你…─響陳幹什麼?」

    老太婆手裡摻盞碗,慢吞吞的企進來搖頭歎氣道構:吃藥的時候已到了為什麼總是忘記
呢?我特地替你送來俠喝去吧。」活剝皮接過益碗只聽得蓋於在碗上路咯」的作響。

    他不但手在發抖連冷汗都流了出來。獨臂人和刀疤大漢臉上還是點表情也沒有直冷冷的
看這老太婆此刻突然同時出乎兩道烏光向這蓋碗上隨射麗出。

    他們的出手都石慢。

    說知烏光剛覽到老太婆面前就忽然不見於。

    這老太婆明明連動都沒動。刀疤大漢臉色也有點變了。

    獨臂人卻還是面無表情,冷笑道「想不到閣下原來是伎高人好蚜極了。」

    者太婆忽然笑了笑道「不好點也不好。」

    獨臂人道「有什麼不好?」

    老太婆道「有什麼好?你們遇見我就要姻霉了還有什麼好?」

    獨臂人舀然長身而起厲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敢來管我們的鬧事?」老太婆道「誰管
你們的事?標們的事還不配我來管,請我管我巡不管跪上來求我,我也不會管「

    老太婆說話總有點瞞醚四四的。獨臂人道「那麼你來幹什麼?」老太婆道「我來要他吃
藥。快吃·吃完了藥就該睡覺了。」

    活剝皮愁眉苦臉捏鼻子將藥吃了下去。

    老太婆道「好回去睡覺吧。」

    她就像拉兒戶似的拉活剝皮就技外走。

    突然問刀光閃獨臂人已凌空飛起柄雪亮的彎刀當頭劈廠米。

    敢凌空出乒的人刀法自然不弱。

    但「』光閃就不見了。

    柄再亮的彎刀忽然斷成丁兩截「噹」的掉在地上。

    梅農獨臂人身邊。

    獨臂人不知為廠什麼已跪在地上跪在這老婆面前·滿頭大汗彷彿用力想站來恫用盡全身
力氣還是站小起來。

    老太婆歎了門氣購哺道「我早就說過你們的事就算跪下來求我我也不管的這人居然汲聽
見·港道從朵比我還聾麼?」

    她瞞瞞四四的說話,蹋柵走廠出去。

    活剝皮乖乖構跟在後面連大氣都不敢山。刀疤大漢也己滿頭大計忽然道「前輩請等
等。」

    老太婆道「還等什麼?難道你也想來跟我碴個頭不成?」

    刀疤大漢道「前輩既然己伸手來管這件事在產也沒什麼話好說!盼前輩能銷廠個名號在
屍等回去也好向中人交代。」

    老太婆道「你想問我的名字?」刀疤大漢道「匯想請教。」老太婆道「你還不配知道我
的名字我說你也不會知通。」

    她忽又接道「恫你卻可以回去告訴你那主人就說有個老朋友勸他,小孩子怪可憐的最好
莫要逼得太緊否則連別人都會看不慣。」

    她慢慢走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