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紅燒肉婉爛切得四四方方的每塊至少有四兩。

    郭大路恰好能口吃塊。

    貓伏在酸梅湯腳百懶洋洋的這是條很隨和的貓·並不定要吃魚·並不反對紅燒肉。

    無論是人是貓·肚子餓的時候,都不會不吃對紅燒肉的。

    吃下七八塊肉郭大路才歎了口氣道「我簡直連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是你。」

    酸梅湯損著嘴笑了。

    郭大路道「你做事總是這麼樣神秘中今的麼?」

    酸梅瀝垂下頭·笑道「我本來是想自己送去的·可是我伯你們不肯收。」

    酸梅湯冷冷道「你根本不必送這些東西來的。」酸梅湯道「你們幫了我很多忙我總不能
不表示點心意。」郭大路道「〈這些東西我們還是不能收。」

    酸梅湯道「為什麼?」

    郭大路道「因為……因為你是女人。」

    酸梅湯道「女人也是人。」

    郭大路膘了燕七眼·笑道「她說話的口氣倒攝你差不多。」

    燕七板著臉道「男人送這麼多東西來,我們也樣不能收。」

    郭大路接著道「何況我們已吃了你好幾頓已經不太好意思

    酸梅湯眨眨眼,道「那麼就算我把這些東西存在你們這裡好

    王動道「那就要租金。」

    酸梅瀝道「我村。

    王動道「還要保管費。」

    酸梅瀝道「我也付。」

    王動道「每天十兩銀子。」酸梅湯道「好。」

    王動道「要先付不能欠帳。」酸梅湯笑道「我先付十天行不行?」

    她真的拿出了☆自兩銀子。

    王動沒有動只是著這大錠銀於看,好像看得出了神。

    郭大路他們卻在盯著王動。

    他們忽然開始覺得干動這人狠莫名其妙很豈有此理。

    別人好心好意的送酒給他喝送飯給他吃送椅子給他坐送床給他睡還把他的破屋於修飾
新。

    他卻要收人家的租金而且還要先付。

    「這人他媽的簡直是個活混蛋。」

    郭大路瞪著他幾乎已忍不住要罵了出來。

    王動的眼睛已經從銀子上移開瞪著酸梅湯忽然道「你有病。」

    酸梅湯怔丁怔道「有病?」

    王動道「不但有病而且病很重。」酸梅湯笑道「我吃又吃得下睡又睡得著怎麼會有病
呢?」

    王動道「也許你這病就是吃多了脹出來的。」

    他臉上毫無表情又道「你花錢買了這麼多東西又費了很多事送到這裡來·卻還心甘情願
的付我租金,個人若是沒有病怎麼會做這種事?」郭大路笑了。

    他開始覺得酸梅瀝的確有病,而且還的確病得很重。

    酸梅湯眼珠於在打轉道「我若說這麼樣做只不過因為覺得欠了你們的情,你們信不
信?」

    王動看了看郭大路道「你信不信?」

    郭大路道「不信?」

    王動道「若連他都不信只伯天下就沒有別的人會信了。」

    酸梅瀝歎了口氣道「所以我也沒有這麼樣說。」

    郭大路道「體準備怎麼樣說?」

    酸梅湯阻珠於不停的轉咬著甥唇道「一個男人若是看上了個女人·想要娶她是不是就會
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事來?」

    王動道「是。」

    男人為了個他已愛上了的女人簡直什麼事都做得出的。

    酸梅湯道「女人也樣。」

    酸梅湯道「個女人,若是看了個男人想要嫁給他也樣會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事來的。」

    她的臉忽然紅了垂著頭道「我…」我今年已經十八了。」

    十八歲的女孩子,通常都會想到件事。

    嫂人。

    十八歲的女孩子有哪個不懷春?

    這本是很正常的事。

    郭大路又笑廠道「你沒有病·男人當婚亥大當嫁,誰也不能說你有病。」

    他挺了挺胸又道「卻不知你看上的人是誰?」

    燕七蹬了他眼冷冷道「當然是你。」

    郭大路笑道「那倒不─定。」

    他嘴裡雖說「不定」臉上的表情卻已是十拿九穩了。

    像他這樣的男人就算打鑼都找不到的。

    酸榔湯若沒有看上他·還能看上誰?

    酸梅瀝的確正在看著他·但卻搖了搖頭,掩著嘴笑道「也許是際也許水足你我現在還不
能說。」

    郭大路道「為什麼?」

    酸梅湯道「因為現在還沒有到時候。」

    郭大路道「時才到時候?」

    酸梅湯眼波流動又低著頭·道「我總要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汲好這是你的終生大事我總
不能不特別小心。」

    郭大路道「你現在還看不出?」

    酸梅湯道「我─…我還想再等等,再看看。」

    燕七冷冷道「我看你還是快點看吧·有人已經快急死了。」

    郭人路陪笑道「沒關係你慢慢的看好人總是好人越看越好看。」

    酸梅湯媚然道「我看出來之後,定第個告訴你。」

    燕七忽然站起來,報頭走了出去。

    郭大路道「你為什麼要走呢?大家齊聊聊天不好嗎?」

    燕七道「有什麼好聊的?」

    郭大路道「你難道沒有話說?」

    燕七誼「我只有句話說。」

    他頭也不回·冷冷的接通「現在的女孩子臉皮的確越來越厚廠。」

    郭大路看熱七走出去才搖了搖頭笑道「這人的脾氣雖然有點怪代門是個處人瞪貼娘你千
萬不能生他的氣。」

    酸御湯踞然道「找個姓酸我姓梅。」

    郭人路道「梅花的悔?」

    酸梅湯點從頭·道「我叫悔汝男。。」

    郭大路笑道「又是梅花,又是蘭花簡直可以開花店了。」

    酸梅瀝笑道「不是☆花的竿是男人的男。」

    郭大路道「梅汝男這名字倒有點怪。」

    搞汝男道「光父替我取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告訴我你要像個男人不能報報捏捏的想做什麼
事就去做想說什麼就說出來。」

    王動忽然道「今籌九泉之下有靈定會覺得很高興。」

    梅汝男道「為什麼?」

    王動道「因力你的確沒響辜負他的期望。」

    悔汝男的臉紅了道「你…─你認為我做事真的很像男人?」

    王動道「你足女人?」

    梅汝男忍個任笑了。

    郭大路也笑道「你做事的確比很多男人還像男人譬如說

    他將聲音壓得很低很低悄悄道「我耀那朋友燕七有時就很像女人不侗有點娘娘膠·而且
常常會無緣無故的發脾氣。」

    梅汝男道「你隊為女人常會無緣無故的生氣?

    郭大路只笑不說話。

    梅汝男道「女☆也跟男人中若生氣定有緣故的只不過男人不如道而已。

    她笑了笑接道「其實男人並不如他們自己想得那麼聰明。」

    郭大路想說話卻又忍住。

    他決心不跟她爭辯要爭辯也等她說出她看上的那個人之後再爭辯。

    到那時他就會告訴她男人至少總比她想像中聰明得多。

    到那時她…定就會相信了。

    郭大路面上露出了笑容好像已想像到那時候的碗腸風光酸拇湯正鎮在他的懷裡告訴他
「那個人」就是他。

    「那時人就會知道究竟是誰聰明了。」

    郭大路笑得幾乎連嘴都合不起來。

    林太平也在笑。

    他是不是也在想同樣的事呢?

    中人若不會自我陶醉,也就不能算是個真正的男人。

    也許根本不算是個人。

    人之所以比畜牲強也許就因為人會自我陽醉畜牲不會·

    梅汝男忽又道「其實個男人能有點站娘腔也不錯。

    郭大路道「為什麼?」

    梅汝男道「那種人至少不會狠野蠻八粗魯,而且一定比較溫柔體貼。」

    郭大路忽然戰了起來一扭扭的走出去忽又回頭·問王動道「你看我是不是也有點妨娘腔
呢?」王動道「你是男人?」

    郭大路大笑道「我本來以為是的現在連自己也有點弄不清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