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戰成功            

    這一次,寶玉思索得更久。

    白水宮主不知何時已回來,又在靜靜地瞧著他、寶王終於長長吐了口氣,黯然道:

    「我錯了。」

    白水宮主道:

    「你怎會錯的?」

    寶玉道:

    「第一、二兩招雖可溶而為一,但三招卻絕不可能溶而為一,除非一動手便能將第一、
二招自第三招那死地擊出。」

    白水宮主道:

    「你是否說一出手間,便將第一、二招自死地擊出,而無需經過第三招中的那最弱的—
環,是以對方便無制勝的機會了。」

    寶玉道:

    「不錯,只因第一、二招擊出時,在那一剎間,無論是誰,也不能還擊,而這兩招若能
在那死角擊出,無論是誰,也難以抵擋,別人既不能還擊,也不能抵擋,豈非就必敗無
疑。」

    白水宮主道:

    「既是如此,這三招豈非也可溶而為一了麼?」

    寶玉道:

    「不能!只因第一、二招是萬萬無法自那種死角擊出的「

    他說的實在不錯,天下又有誰能從別人腳尖前發出招式。

    但白水宮主卻道:

    「世上並沒有什麼絕不可能的事,只要你仔細想想,你一定會想出來的,你若想不出,
最好還是莫要出宮去。」

    寶玉身子一震,失聲道:

    「為什麼?」

    白水宮主冷冷道:

    「只因你若想不出來,你就根本不能闖出宮去。」

    寶玉大聲道:

    「宮主,你……」

    他還想說話,但白水宮主卻又飄然而去。

    這一次,寶玉只怕競思索了兩天兩夜。

    白水宮主第—次回來,問道:

    「你想通了麼?」

    寶玉道:

    「此事根本不可能。」

    白水宮主道:

    「好,你好好睡一覺再想。」

    白水宮主第二次回來,問答的話幾乎是同樣的。她第三次回來他的時候,寶玉還在地上
的棉褥上睡著——雖然睡臥地上,兩隻眼睛卻蹬得大大的。

    白水宮主飄飄走來,道:

    「你還未想通?」

    寶玉瞧著她的腳,歎道:

    「我還是……」

    突然從地上一躍而超,狂呼道:

    「我想通了……我想通了。」

    他狂奔了一圈,衝到白水宮主面前,喘息著道:

    「不錯,那第一、二招的確是可以從死角擊出的,只要你身形架式擺得巧妙,無論從任
何角度都可擊出招式。」

    白水宮主失聲道:

    「真的?」

    寶玉大聲道:

    「這種事怎會有假?」

    白水宮主默然半晌,緩緩額首道:

    「很好……很好……很好。」

    她一連說了六七句很好,突又大聲道:

    「你既已想通此招,便已天下無敵,既已天下無敵,便無人可攔阻於你,你還不走做
甚?」

    寶玉道:

    「是「

    立刻轉身,大步而出。

    白水宮主果然沒有攔阻於他,但卻似發出一聲輕輕的歎息。

    哪知寶玉走了兩步,突又轉身,大聲道:

    「我還不能走。」

    白水宮主道:

    「你還有什麼事麼?我早巳說過,你想問的話,我此刻還不能回答你,也許,等到你再
來之日,我會……」

    寶玉大聲截口道:

    「不是這件事,我……我並非一個人來的,此刻自也不能一個人出去。」

    白水宮主覆面的輕紗,突然起了一陣輕微的波動,也不知是歎息,還是在微笑,她柔聲
道:

    「你還要等小公主?」

    寶玉道:

    「正是。」

    白水宮主道:

    「她不會出來的,你若要等她,只怕要到很久。」

    寶玉道:

    「縱然等上一生,我也要等她。」

    白水宮主道:

    「你真的能等她一生?」

    寶玉怔了怔,緩緩垂下了頭,黯然道:

    「不錯,外面還有許多事要我去做,與白衣人之一戰,我更不能逃避,我……我不能讓
天下人失望。」

    他霍然抬頭,嘶聲道:

    「但若沒有她,我又怎會有戰勝的希望?」

    白水宮主悠悠道:

    「為什麼?」

    寶玉慘笑道:

    「我這一生,可以說只是為兩個人而活著,一個是白衣人,我要活著戰勝他,另—個,
就是小公主我這義生若能有什麼榮譽,有什麼成就,全都是為了她,她若不在我身旁,
我……我……」

    他熱淚突然奪眶而出,大聲道:

    「若沒有白衣人,我武功必定不會有如此成就,但若沒有小公主,我……我只怕根本活
不到今日。」

    白水宮主默然半晌,緩緩道:

    「方寶玉居然也會如此,真是誰也想不到的事,但是……這些話你為什麼不當面告訴
她?」

    寶玉垂首道:

    「她是個倔強的女孩子,她一心只以為我想勝過她,卻不知我辛苦奮鬥,只不過是為了
白衣人,怎會是為她,我……我其實寧可輸給她,什麼事都輸給她……這些話我又怎能告訴
她?縱然告訴她,她又怎會相信?」

    白水宮主輕歎道:

    「若換了是我,我就會相信的……若換了是我,對這樣的真情必定不會捨棄,只可惜
她……」

    錦幔後突然有人嘶聲大呼道;

    「我也相信的……我此刻終於相信了。」

    一個人如飛掠出,痛苦著撲入室玉懷裡,她流雲般的柔髮披散,珠玉般的面屆已憔悴,
正是小公主。

    寶玉緊緊擁著她,像是擁抱著自己的生命,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輕輕捧起了她的臉,心
裡有千言萬語要說,口中卻只是說了句:

    「你瘦了。」

    小公主淒然一笑,垂首道

    z「還不是為了你。」

    雖只這淡淡的兩句話,豈非已勝過千言萬語。

    那錦幔後突又傳出兩聲蒼老的歎息,歎息中自然也夾雜著歡愉的微笑,只可惜寶玉沒有
聽到。

    但白水宮主卻聽到了,她回眸瞧著那邊,柔聲道: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海濱,仍然和七年前紫衣侯與白衣人決戰時沒有什麼兩樣,海水,依然同樣湛藍,陽
光,也依然同樣燦爛。

    卓立在海濱的白衣人,也像和七年前全無改變。

    他那一身白衣,在陽光下仍然白得耀眼,他披散著的黑髮,也仍然黑得發光,他那檢一
般筆直站著的身子,也仍然散發著一股逼人的霸氣——他若有什麼改變,那只是他目光更明
銳,面容更沉毅,那口劍,那口奪魂的寶劍,在眾人眼中看來,也更輝煌,更懾人,自劍尖
滴下的鮮血,也更多了,

    三天,血腥的三天。

    天下的英雄,自四面八方趕來,彷彿就為的是等著他那追魂奪命的一劍,已不知有多少
人死在劍下。

    長劍上的光芒,正是被血洗出來的。

    白衣人手持長劍,站在那裡,他背後是一望無盡的大海,他面對著的,卻是當今天下武
林的英雄

    在茫花的海洋與莽莽英豪間,他看來顯然更孤立,更寂寞,他目光落寞地四下轉動著,
冷冷道:

    「七年……七中來中土武林之武功,為何非但全無精進,反而後退了,紫衣候一死,難
道竟真的後繼無人?」

    他冷漠而尖銳的語聲,響徹海濱,但面對著他的千百英豪,競沒有一人能答得出來,

    他們胸中的熱血雖然在奔騰,雖想衝出去與他決一死戰,但這三天來,那一具具抬走的
死屍,已使他們的熱血冷卻。

    衝出去的人,沒有一個是能活著回來的,他們的膽已寒了。

    突然,人叢中有人大呼道:

    「公孫不智,你躲在哪裡?方寶玉既然還沒來,他不敢來,你就該替他出去,清平門
下,難道都是膽小鬼麼?』』

    呼聲尖銳,竟似是女子的聲音。

    群豪間立刻起了騷動,已有人紛紛應聲喝道:

    「不錯,方寶玉不敢來,公孫不智就該出手,你們總不能只是瞧著別人去死。」

    呼聲越來越大,應聲之人越來越多。

    突見一人自人叢中狂奔而出,口中大呼道:

    「公孫不智與莫不屈已四出尋找方寶玉去了,你們若要他們死,我金祖林就代他們死
吧!」

    他手提花槍,發狂般衝向白衣人、

    白衣人冷冷瞧著他,只等他衝到面前,身形突然一閃,金祖林不由自主,競筆直衝人海
浪裡。

    白衣人冷笑道:

    「我乃為武道而來,並非來成全這些無知莽漢的愚忠愚死,你們若要求死,只管自己去
死吧,還不配我來動手。」

    金祖林呆呆地站在海水裡,再也沒有勇氣衝上來,群豪面面相覷,出都不禁為之默然垂
首。

    白衣人仰天長歎道:

    「芸芸天下,競真的再無一個值得我動手的人了麼?……我總能以這些愚人之血,染紅
了大海,又有何用?」

    他掌中長劍緩緩垂落,揮手道:

    「去吧……全都去吧……我饒了你們。」

    這些話聽在群豪耳裡,真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金祖林滿面熱淚,「噗」地在海水中跪下,嘶聲大呼道:

    「天呀!當今天下,除了方寶玉外,難道就沒有一個能和他動手的人了麼?當今天下,
難道只有方寶玉一個是人,方寶玉若不來,我們難道只有聽著別人辱罵恥笑……』』慘厲的
呼聲,像鞭子般抽在群豪身上。

    千百群豪,已極少有人臉上還是乾的,這是世上最最難以忍受的屈辱,可歎他們也只有
忍著。

    但終於還是有人忍不住了。

    死一般沉寂中,突聽一人冷笑道:

    「方寶玉?他又算什麼東西?他若遇著我,十個方寶玉也休想活著。我方才不出手,只
不過是想瞧瞧你們這些笨蛋還要死多少而已,等你們都死光了,我老人家再動手也還不
遲。」

    尖銳的語聲,正是方纔那女人發出來的。

    群豪縱然動容,卻猜不著此人是淮。

    但聽那語聲又道:

    「還發什麼待我老人家前去瞧瞧這穿白衣的小兒究竟有什麼驚人的身手?」

    白衣人面色也變了,目中立刻散發出熾熱的光輝。

    群豪哄然一聲,兩旁分開,四個明媚善睬,嬌笑迷人的絕美少女,抬著頂軟兜小轎盈盈
走了出來、

    軟兜小轎上,斜斜倚著個徐娘半老的婦人,她面上確已現出皺紋,但一雙眼波仍足以勾
去男人的魂魄。

    她宮鬢高挽,環珮叮噹,身上穿的是華貴而柔軟的錦衣,雙腿卻用條織金的氈子完全蓋
住。

    最刺眼的是,她身上竟一排插著八柄劍,八柄出鞘的精鋼長劍,長劍流光旋動,看來競
彷彿是她身上發出來的。

    群豪中已有人聳然失聲,道:

    「這莫非就是近日轟動江湖的那女魔頭王大娘?」

    又有人座聲道:

    「不錯,就是她,聞得就連公孫紅那樣人物,也敗在她的手下,看來她或許真的是白衣
人的敵人。」

    這話立刻使得群豪又興奮了起來——無論什麼人,只要能是白衣人的敵手,便是大家心
目中的英雄、

    興奮的竊竊私語,彙集到一起便成了歡呼,王大娘目光睥睨四顧,嘴角已噙起得意的微
笑。

    白衣人卻只是冷冷的瞧著她,冷冷道:

    「原來只是個女人。」

    王大娘冷笑道:

    「女人又怎樣?女人一樣可以要你的命。」

    白衣女人淡談道:

    「你去吧,我素來不願與婦人女子動手。」

    王大娘道:

    「不動手也得要你動手。」

    她手掌輕輕一彈,突有兩道劍光如飛而出。

    這兩劍乃是誘敵之用,只要白衣人身形一動,她真正的殺著「子母追魂脫手劍」便要出
手。

    白衣人身子卻動也不動,掌中長劍已揮動,寒光閃動,龍吟不絕,閃電般飛來的兩柄劍
已斬成四段,跌倒在地。但就在這剎那間,又有兩柄劍如飛而來。

    白衣人劍已揮出,身子只得微微一閃。

    第五柄劍卻已赫然擋住了他的去路。

    白衣人目光閃動,長笑說:

    「好!這不錯。」

    長笑聲中,他身子又已平空退出兩尺,哪知王大娘的第六柄劍又已無聲無患的緩緩飛
來,到了他面前,突然加急。

    群豪但見滿天劍光飛舞,但見白衣人到了此刻,實已退無可退,躲無可躲,不由得齊聲
歡呼。

    哪知白衣人明明已無法再次閃避的身形,竟偏偏能沖天飛起,王大娘面色大變,但她手
中還有兩柄劍。

    她狂吼一聲,道:

    「再看這一著。」

    吼聲中她身形競也飛起,向白友人迎了過去。

    只見劍光如雙龍交剪,在湛藍的蒼彎下閃了一閃,白衣人衣挾飄飄,如天府飛仙,凌空
飄落。

    王大娘身子卻如箭一般直墮下來,仰面跌在沙灘上,掌中還緊緊握著那兩柄劍,眉心卻
已多了一條血口。

    她一生雖然作惡多端,但卻終於是身殉武道而死,她活雖活得可恥,死卻死得甚為光
彩。

    群豪俱都不禁黯然垂首,深長歎息。

    白衣人凝注著劍尖滴落的鮮血,喃喃道:

    「女人……不想女人中也有如此人物。」

    突見金祖林瘋狂般跳了起來,瘋狂般大呼道:

    「你瞧,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白衣人霍然回頭,面色頓變。

    遠處海面上,已現出了一點帆影。

    那赫然正是輝煌的五色帆。

    歡呼雷動,群豪也瘋狂般奔向海邊。

    但白衣人還是站在那裡,他身子周圍兩丈,還是沒有人敢踏進一步,他靜靜地凝注著那
五色帆,心中也不知是歡喜?還是驚怖?

    群豪已歡呼著湧人海水中,這震耳的呼聲,響徹雲霄,船艙中的胡不愁與水天姬自也聽
到,

    自窗外望出去,整個海面上卻已擁滿了歡呼的人群,就像是千百隻活生生的魚蝦在水中
跳躍著。

    他們此刻心裡早巳忘去了紫衣侯是否已死,他們早巳忘卻了一切,他們眼中已只有這輝
煌的五色帆,心中也只有五色帆,多少年來,五色帆卻是天下武林人心中至高無上的象徵,
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已寄托在這五色帆之上,胡不愁瞧著他們,忍不住己熱淚盈眶。

    水天姬的眼中卻只有胡不愁。她眼睛瞧著他,口中試探著,囁嚅著道:

    「他們若瞧不見紫衣侯,不知會中會失望?」

    胡不愁道:

    「他們不會失望的。」

    他霍然回頭,面對著水天姬,他整個一張股,卻似變成火熱的鋼,他一字字沉聲,道:

    「我絕不能令他們失望。」

    水天姬垂下了頭,幽幽道:

    「那麼你是必定要出手的了?」

    胡不愁道:

    「我已別無選擇之餘地。」

    水天姬垂著頭,默默良久,歡呼聲,在她耳畔雷鳴著,而且越來越響,越來越近。

    這歡呼聲中,不但充滿了興奮,也充滿了渴望。

    也不知過了多久,水天姬終於緩緩道:

    「不錯,你的確已別無選擇……你……你去吧!」

    胡不愁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跟淚一滴……二滴,滴在他手背上,淚珠是那麼清,那麼
冷。

    他咬一咬牙,道:

    「你好生保重自己,我……我只怕再也見不著你了。」

    水天姬霍然抬頭,顫聲通:

    「你……你說什麼?」

    胡中愁黯然道;

    「我想了許久,七年前,紫衣侯與白衣人動手時的每一招,每一式,我都仔仔細細地想
過,我想來想去,終於發現我實在不是白衣人的敵手,縱然這七年來白衣人武功並無寸進,
我只怕也得死在他手上。「

    水天姬淚流滿面,嘶聲道: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為什麼?」

    胡不愁慘然一笑,道:

    「但我雖然勝不過他的招式,卻有與他同歸於盡的招式,我雖然必死,卻有把握令他身
負重傷……總不致令天下英雄失望。」

    他挺起胸膛,大聲道:

    「我既已勢在必死,只要我死得有代價,死又何妨。」

    水天姬身子顫抖著,突然推開了他,道:

    「不錯,你去吧!」

    胡不愁走出船艙,水天姬已哭倒在甲板上。

    群豪果然沒有失望,他們見到走上船頭的雖非紫衣侯,但此人的氣勢、風姿,竟赫然不
在昔日的紫衣侯之下。

    現在,歡呼之聲已突然停止。

    現在,胡不愁與白衣人已面面相對。

    白衣人蒼白冷漠的面容,也已變得火一般熾熱,他目中閃動著火焰般的光芒,望著胡不
愁,緩緩道:

    「很好,紫衣侯終於有了傳人,我也終於有了敵手。」

    胡不愁沒有答話,他不願說話,也無話可說,只因他知道此時此刻,任何言語都已多
余。

    他只是緩緩舉起了劍,道:

    「請!」

    白衣人又靜靜地站了半晌,直到他臉上興奮的紅暈又已褪盡,方自也緩緩舉起長劍道:

    「請!」

    陽光突似黯淡了下來,它的光輝,似乎也被這兩柄長劍所奪。

    船艙中的水天姬,已悄悄用一柄巴首,抵住了胸膛。

    胡不愁死的那一剎那,也就是她死的時候。

    長劍,已漸漸開始在陽光下展動,也漸漸開始在沙灘上移動,瞬息之間,這黃色的沙
灘,就要被鮮血染紅。

    突然,遠處有人狂呼道:

    「白衣人是我的,誰也不能和他交手……誰也不能和他交

    接著,站在後面的群豪,爆發震耳的歡呼。

    「方寶玉……方寶玉來了。」

    展動的長劍突然停頓。

    一條人影,飛鳥般掠過眾人頭頂,凌空而落。

    「方寶玉……方寶玉……」

    天地間除了這三個字外,似已別無任何聲音。

    船艙中水天姬掌中匕首落地,沙灘上胡不愁長劍也落地,他們的耳中只能聽見「方寶
玉……方寶玉……」

    他們口中不禁喜極而呼道:

    「寶玉,你終於來了。」

    白衣人霍然轉身,面對著他的,是個白衣少年,他全身都似乎在發著光,使人根本無法
瞧清他的面目。

    他俯身拾起了胡不愁跌落的長劍,輕輕握了握胡不愁的手,胡不愁點了點頭,兩人都沒
有說話,

    他們的喉頭硬咽,早已說不出話來。

    於是,這柄主宰武林命運的長劍,便在無言中由胡不愁轉給了方寶玉,胡不愁仰視蒼
天,也不知是該悲哀,還是該歡喜。

    但這時他身後已有只溫暖的手悄悄握住了他的手,他縱然有些東西失落,但這補償也已
足夠。

    白衣人面容再次冷漠而熾熱,喃喃道:

    「方寶玉……你就是方寶玉。」

    寶玉道:

    「不錯,費就是方寶玉,我必能勝你。」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

    「你能麼,但願你能……」

    他笑容中突然露出一種說不出的厭倦之意,似乎是因為這種話已聽得太多,又似乎因為
他已勝得太多。

    不敗,是否也是痛苦?

    寶玉沒有去想,他也不給別人去想。「

    他只是沉聲道:

    「請!」

    請字出口,他掌中長劍也已出手。

    這是攝人魂魄的一剎那,也是驚天動地的一剎那,正如陰霾遍佈的天地間,突然大放光
明

    劍光,蛟龍般展動著,兩條白衣人影,飛躍在劍光中,根本分不清誰是白衣人,誰是方
寶玉。

    但一陣如珠落玉盤般的龍吟劍擊聲響過後,漫天劍光,突然消寂,只剩下兩柄長劍卓然
高舉,劍尖卻搭在一起

    方寶玉與白衣人,再次對立,但他們已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塊堅冷的冰!兩團熾熱的
火!

    他們的眼睛,你瞪著我,我瞪著你,但這也不再是人類的眼睛,而是猛虎、狼狐、黃鷹
的、

    群豪但覺胸膛已窒急,已悶得像要裂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寶玉的腳步,突然後退……向後退,

    白衣人步步進逼,寶玉掌中劍已被壓下。

    群豪的身子開始顫抖,不住地顫抖。

    突然,閃電船急退四步,寶玉整個人竟乎平地跌了下去,撲地跌倒在白衣人腳前。

    白衣人長劍若是落下,方寶玉便要身首異處,但他卻似大出意外,長劍竟不由自主頓了
一頓,他畢竟無法再取方寶玉的眉心,無邊的大地,已護住了寶玉面目。

    群豪的心都已裂成碎片,嘶聲驚呼……

    但驚呼方自出口,白衣人長劍還未擊下——

    劍光,突然自白衣人腳尖飛起,一縷鮮血,隨著這沖天而起的劍光飛射而出,像是要筆
直射入雲霄。

    白衣人身子搖了搖,突然仰天狂笑道:

    「好妙的一劍……當真妙絕天下。」

    狂笑聲中,他仰天倒了下去。

    風吹海浪,天地間卻靜寂如死。

    也不知怎地,群豪眼見這似乎永遠不會倒下的魔鬼終於倒了下去,競沒有歡呼出聲,心
情競似突然變得極為沉重。

    無論如何,這白衣人雖是人間的魔鬼,卻是武道中的神聖,他的人就似乎為「武道」而
生,此刻終於也因「武道」而死,他究竟是善?是惡?誰能說?誰敢說?

    寶玉俯首望著他,與其說他心中得意歡喜,倒不如說他心中充滿悲傷尊敬,此刻,躺在
他腳下的,是個畢生能貫徹自己理想與目標的人,而芸芸天下,能畢生貫徹自己目標的人又
有幾個?

    白衣人靜靜地臥在沙灘上,胸膛起伏著,突然,他睜開了眼睛,瞧著寶玉嘴角竟似露出
了一絲微笑,喃喃道:

    「謝謝你。」

    寶玉怔了怔,垂首長歎道:

    「你為何謝我?是我殺死了你?」

    白衣人仰視著藍天高處一朵飄渺的白雲,悠悠道:

    「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我這樣的人活在世上,是多麼寂寞…。」

    ——全書完——

上一頁
  由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