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章 盜亦有道            

    水天姬道:

    「嗯,若是有人,早已出來瞧了。」

    胡不愁道:

    「這艘船若真是被海盜洗劫,但願海盜手下留情。」

    水天姬道:

    「莫要將食水也劫去。」

    胡不愁道:

    「你坐著,我……」

    水天姬搬:

    「我也陪你進去瞧瞧。」

    兩人俱是聰明絕頂的人物,一句話根本不必說完,對方便可接著說下去。兩人相視一
笑,相擁而起。

    他們互相依假著,想走入船艙,但還未定出幾步,兩人便不禁同時駐足,同時驚呼出聲
來。

    死屍!他們競赫然發觀一具死屍

    那具死屍就例在船艙口,身上的衣裳固是破爛不堪,鬚髮也是又髒又亂,顯然生前便已
在海上飄泊許久。

    死屍身上並無傷痕,但眉心……

    眉心競赫然有一道血口。

    水天姬身子一顫,道:

    「你瞧……你瞧這死屍致命的傷痕。」

    胡不愁也已面色大變,失聲道:

    「白衣人。」

    水天姬道:

    「一……一定是他,除了白衣人外,我想不出還有誰的手法如此乾淨俐落,但死的這人
又是誰?」

    胡不愁道:

    「值得白衣人下手的,必非泛泛之輩。」

    水天姬道:

    「我去擦乾淨他面上的血污,說不定就會認出他了。」

    胡不愁目光凝注著一點,緩緩道:

    「不必擦了,我已認出了他。」

    水天姬隨著他目光望去,艙門旁,閃動著晶亮的光芒的,乃是件奇異的兵刃——一柄奇
異的刀。

    水天姬失聲道:

    「天刀梅謙?!」

    胡不愁沉聲道:

    「我雖未見過梅謙,也沒見過這兵刃,但此人必是『天刀』梅謙無疑。」

    水天姬道,

    「原來他們並沒有死,原來這艘船就是萬老夫人乘來的那艘,他們醒了後,將船偷偷駛
走,卻不想在海上遇著了白衣人。」

    胡不愁道,

    「梅謙既在此,公孫紅想必也在。」

    水天姬歎道:

    「公孫紅想必也難逃毒手。」

    胡不愁沉吟道:

    「但這其中還有奇怪之處。」

    水天姬道:不錯,是有些奇怪……他們縱然在海上遇著白衣人,但海面如此寬闊,白衣
人又怎知他們在這船上,又怎會到這艘船上來取他們的性命?」

    兩人繞過死屍,再往裡面走,果然又發覺一具死屍。

    這具死屍面朝下,雙手伸在面前,十指如鉤,像是想抓穿那甲板,他在臨死前,顯然還
在掙扎著向前爬。

    胡不愁道:

    「公孫紅果然在這裡。」

    水天姬淒然道:

    「他也算得是……」

    一句話末說完,那死屍突然發出了聲音。

    水天姬、胡不愁可當真吃了一驚,情不自禁,倒退了兩步,只聽這聲音模糊不清,呻吟
著道:

    「我…示非公孫紅……」

    水天姬抓緊胡不愁的手,顫聲道:

    「你是誰?」

    那「死屍」卻再也不能回答,只是不斷呻吟著道:

    「水……水……水……」

    一提起、火」,胡不愁與水天姬立刻覺得嘴唇已都火燒般裂開,立刻也幾乎說不出話
來。

    水天姬啞聲道:

    「水……水在哪裡?」

    那「死屍」的手指動了動,點了點艙板。

    胡不愁與水天姬立刻撲了過去,「砰」的蹬在船板上,掀起了那塊板子,下面果然有幾
個瓦制的水缸,還有紫銅水壺。

    兩隻手一齊伸了下去,將水壺口送到水天姬的嘴邊,水天姬要將壺口送給胡不愁。

    但兩人瞧了那「死屍」一眼,還是一齊將壺口送了過去。

    水,當真是生命的泉源。

    有水入口,那已奄奄一息,不能動彈的「死屍」,便突然有了活力,兩隻手緊抓著水
壺,再也不肯放鬆。

    水,也使得水天姬的脖子明亮起來,她就像是朵枯萎的鮮花,一得到水的滋潤,便又恢
復了嬌艷。

    那「死屍」已翻過了身,平躺在板上,滿足地喘息著,眉心,也赫然正有一條血口,只
是想必並不十分深。

    否則他又怎會活到此刻。

    胡不愁最後將那壺水喝得點滴不剩,也喘息著道:

    「你究竟是誰?」

    那「死屍」道:

    「我?我才是『天刀』梅謙。」

    水天姬道:

    「呀….死的那人是公孫紅?」

    梅謙道:

    「嗯……你們是誰?」

    胡不愁搶先道:

    「在下胡不愁,乃是……」

    他話未說完,梅謙已霍然睜開雙目失聲道:

    「胡不愁?你可是方寶玉的師叔?」

    胡不愁展顏笑道:

    「不想寶兒的名聲己如此響亮。」

    卻見梅謙又閉起眼睛,喃喃道:

    「天幸……天幸……要我死前還能見你……」

    胡不愁訝然道:

    「你難道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梅謙道:

    「有……有許多……」

    胡不愁道:

    「你慢漫說吧,不忙,反正時間還多得很。」

    梅謙嘶聲道:

    「時間已不多了,我一喝下水,就活不長了,最多也不過……」

    胡不愁跌足道:

    「呀!我竟忘了,傷重之人,最忌喝生冷之水,但你既明知如此,怎地也……也要……
喝?」

    梅謙摻笑道:

    「能喝到水,死又何妨。」

    水天姬淒然道:

    「我也知道這種滋昧,也知道你的心情,有時一口水的確比生命還要可貴,你……你就
快說吧!」梅謙道:「白三空你認得?」

    他忽然提到「白三空」這名字,胡不愁又不禁吃了一驚,強笑道:

    「自然認得,弟子怎會不認得師傅。」

    梅謙道:

    「好!好……你師傅實未死……」

    胡不愁道:

    「我知道。」

    梅謙道:

    「當今江湖中人,雖知他末死,都以為他隱居在金氏園林之中,不見外客,卻不知他不
但早已化身而出,而且也已在江湖中做了不少事,那日泰山之會,揭穿火魔神火藥藏處的,
也就是他老人家。」

    胡不愁又驚又喜,卻又忍不住問道:

    「什麼泰山之會?什麼火藥?」

    梅謙道:

    「這些事,你回到中土,就會知道的。」

    胡不愁道:

    「你莫非見著了他老人家?」

    梅謙慘笑道:

    「我若末見著他,也不會身在此處了。」

    胡不愁笑道:

    「為什麼?」

    梅謙道:

    「我壯年才至東瀛學武,未到東瀛前,與他本是兒時舊友,是以此處重逢時,他才會對
我說出了件秘密。」

    胡不愁更奇怪,急急追問道:

    「什麼秘密?」

    梅謙道:

    「白衣人的秘密。」

    胡不愁聳然動容,失聲道:

    「他老人家說了些什麼?」

    梅謙道:

    「他自白衣人劍下重生後,便苦苦研究自衣人的武功路數,皇天不負苦心人,這許多年
來,他終於研究出白衣人武功的破法,只是他心感白衣人劍下留情之恩,是以從不肯將此破
法說出。」

    胡不愁道:

    「但……但他老人家又怎會告訴了你?」

    掘謙道:

    「只因我見著他時,他正要以身赴險,此去生死存亡,實不可撲,為了他唯一的孫子方
寶玉,他才將這秘密向我說出。」

    胡不愁道:

    「為了寶兒?」

    梅謙道:

    「只因方寶玉已被當今天下武林公認為白衣人的對手。」

    胡不愁道:

    「既然如此,他老人家為何卻向你……前輩說……」

    梅謙截口歎道:

    「他若將此秘密說與方寶玉,豈非有負白衣人之恩情,但我……唉,我與白衣人也是好
友,他向我說出這秘密,只是要我速至東瀛,勸阻白衣人……白衣人若知道中原武林已有人
能破解他的武功,只怕便會打消重來中原,以血洗劍之意,那麼不但寶玉得救,江湖也可免
遭此劫。」

    胡不愁動容道:

    「但……但前輩你……」

    梅謙道:

    「我受他重托之後,立刻兼程東來,誰知在船上便被人誤解,我苦於不能解釋,便只
有……只有……」胡不愁綴然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前輩當真是英雄。」

    梅謙慘笑道:

    「英雄?英雄又如何?一場慘殺之後,接著又是一場風暴,然後,又遇著個豺狼野獸般
的怪人。」

    胡不愁苦笑道:

    「那,那是伽星大師。」

    梅謙失聲道:

    「哦!原來是他。」

    默然半晌,終於又道:

    「我雖被他一掌震昏,其實卻未負傷,醒來後立刻與公孫紅乘漲潮時將船駛走,駛向東
瀛。」

    胡不愁道

    「那公孫紅……」

    梅謙歎道:

    「我為了要避免他再加阻撓,只有將這秘密隱約透露一些給他,他果然立刻以全力助
我,卻不想我等還未到東瀛,便已在海上遇著了白衣人。」

    胡不愁忍不住道:

    「但前輩又怎知那船上是白衣人?」

    梅謙道:

    「敢以孤舟橫渡怒海的,除了他還有誰?」

    胡不愁長歎一聲,俯首道:

    「不錯!」

    梅謙道:

    「我喚他上船,婉轉向他說出,中原已有他武功之破法,勸他打消再至中原之意,原船
重返東瀛。」

    胡不愁道:

    「他……他怎麼說?」

    梅謙長歎道: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向我冷笑。」

    胡不愁黯然道,

    「我可想得出他那冷笑的模樣。」

    梅謙滿面冷汗,斷續著道:

    「這冷笑無異是逼我出手,我本也有恃無恐,誰知……白三空雖已研究出他武功的破
法,但這幾年來,他卻又早已將這破綻彌補。唉!此人劍法之奧妙,於今已真可稱是天衣無
縫。」

    胡不愁又垂下了頭,默然半晌,喃喃道:

    「前輩一敗,他自然也不肯放過公孫紅了。」

    梅謙慘然道:

    「我死不足惜,只可惜中原武林……」

    水天姬忽然道:

    「中原武林真的再無人是他敵手?」

    梅謙道:

    「直到此刻,我委實想不出誰是他敵手?」

    水天姬道:

    「那方……方寶玉……」

    梅謙歎道:

    「那方寶玉之武功,雖己妙參天理,卻可惜爐火尚未純青,尚不足與白衣人那千錘百煉
的劍法相比。」

    說到此刻,他每說一個字,都不知耍費多少氣力,他每說一個字,身子都會起一陣顫
抖。

    水天姬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再也說不出話來。

    她耳畔似乎已聽得白衣人那冷漠的語聲:

    「七年後重來,以血洗劍上之辱。」

    她眼中似已瞧見中原武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梅謙的胸膛急速地起伏著,呼吸已越來越短促,在說過這許多話後,他殘餘的生命,便
已所剩不多。

    胡不愁喃喃道:

    「但家師所研究出的那破法,想來畢竟還是有些用的,是以前輩在白衣人那致命的一劍
下,還能不死。」

    梅謙道:

    「正……正是……」

    胡不愁道:

    「不知前輩可否將那破法說出?」

    梅謙道:

    「自……自然可以,只……只是……我……」

    那種精奧的武功,又豈是三言兩語所能敘出,此時此刻的梅謙,又怎有精力再說下去。

    胡不愁也已瞧出此點,沉吟半晌,斷然道:

    「前輩先將家師的去處說出,弟子再去問家師也是一樣。」

    梅謙道:

    「但……但願他……未死……他……他已去……白水宮,」

    胡不愁失聲道:

    「白水宮。」

    水天姬也變了顏色,顫聲道:

    「他……他老人家為何要去白水宮?」梅謙道:

    「只因為他……他的……」

    「他的」什麼?

    梅謙永遠出說不出了。

    夜色,籠罩了海洋。

    沒有燈,胡不愁與水天姬,靜靜的坐在黑暗中,船在飄蕩,海浪在起伏,他們都只是坐
著不動。他們也不知已坐了多久。胡不愁突然喃喃道:

    「他的什麼?梅謙想說的,莫非是『他的孫子』?莫非寶玉已去了白水宮?而且已陷身
其中,是以他老人家趕去施救。」

    水天姬沒有說話——她還能說什麼?

    胡不愁喃喃又道:

    「但願他未死……梅謙既說『但願』,他老人家想必危險甚重,那麼,寶兒……寶兒豈
非更……」

    水天姬突然嘶聲道:

    「你莫要說了。」

    胡不愁說道:

    「是,我不說了。」

    水天姬道:

    「有些話,你不說我也知道。」

    胡不愁淒然笑道:

    「你……你知道?」

    黑暗中,他瞧不見她的面容,尚——這雙眼睛裡,此刻已滿貯晶瑩的淚珠。

    水天姬幽幽道:

    「你放心,我雖然……雖然對你好,但……但你師傅在白水宮,若有三長兩短,你就永
遠不要再見我,我……我絕不怪你。」

    胡不愁垂下了頭,默然良久,方自黯然道:

    「謝謝你。」

    他垂下頭,只因他不願被水天姬瞧見他目中淚珠,但「謝謝你」這三個字中的辛酸,又
有誰聽不出。

    謝謝你,謝謝你的體諒與瞭解,謝謝你為我的委曲與忍受,謝謝你——雖然我的心也碎
了。

    還得謝謝這黑暗,隱藏了敘不盡的悲痛,流不盡的眼淚,雖然黑暗可令死亡變得可愛,
生命變為痛苦。

    兩人就這樣坐在黑暗中。

    又不知過了多久,胡不愁突然衝出去,掌住了舵。

    但天上卻無月色星光。

    白天風向不定,晚上沒有星光。

    他們竟在海上迷失了方向。

    一天、兩天……船盲目地在海上飄流。

    船上雖還剩著些飲用的水,但卻沒有食物——食物已全都被伽星大師拿走,正是要拿給
他們吃的。哪知卻反使他們吃不到了——命運,命運的安排有時當真是十分奇妙,卻又當真
是十分殘酷。

    於是,他們這才發現,飢餓的可怕,其實並不在於渴之下,雖然飢餓只能取人性命,干
渴卻能使人瘋狂。

    他們自然也發覺海洋之遼闊,實出乎他們想像,幾天來,他們非但瞧不見陸地,也瞧不
見一隻船舶的影子。

    他們已遠離航線。也不知在何時,兩人又復依偎到一起——死亡雖然可怕,但卻也有一
件好處,那便是它可以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人們總是常因「生」而疏遠,「死」而接近。

    但兩人已再也無力說話。

    飢餓,已慢慢地將他們的生之意識蠶食殆盡,不知何時,他們腦海中已只是一片模糊,
一片空白。

    他們竟已不復再有求生的決心,掙扎的勇氣。

    到後來,雖已有了星光,有了月色,雖已辨出方向,但胡不愁都已無法站起,他甚至競
已不願站起。

    黑暗,甜蜜的黑暗,已越來越近。

    要睡了,是要睡了……

    兩人雖也知道,這一睡之下,便不會再醒,但卻誰也無法抵抗這睡眠的魔力——他們甚
至已不願抵抗。胡不愁握著水天姬的手,喃喃道:

    「你已不必再擔心了……」

    水天姬道:

    「是,世上已沒有人能使我們分離。」

    胡不愁道:

    「沒有人……沒有事……」

    兩人面上彷彿都泛起了笑容。

    水天姬依候在胡不愁懷抱中,輕輕的哼出了一首甜蜜的催眠歌曲——兩人便在這歌聲中
靜等死亡。

    突然間,「哩,哩,哩」三聲風響。

    三支鐵箭,穿入了船艙,「奪」的,釘在船板上。

    這是強而有力的箭,黑色的箭身,配著血翎,箭翎破空時,風聲尖銳而淒厲,似要撕裂
人的魂魄。但胡不愁卻只是張了張眼睛,道:

    「海盜……海盜……」

    水天姬喃喃道:

    「海盜?」

    突然瘋狂般笑了起來,笑道:

    「他們上得船來,必定失望得很。」

    她雖在狂笑,但笑聲卻仍衰弱如耳語。

    只聽一個粗嘎的聲音在艙外大喝道:

    「霸海無故!天下揚威!」

    另一人喝道:

    「順我者生!抗我者死!」

    野獸般的喝聲中,船板「砰砰喀咯」一陣響,幾十個人攀著繩索,自那海盜船上飛躍了
過來。

    那是艘並不甚大的海盜船,揚著黑帆。

    海盜們穿著鮮艷的褲子,皮革的背心,露出一身閃閃發光的,黝黑的肌肉,就像是生鐵
打成的一般。

    他們呼喊著,輝動著彎曲的,奇形的,各式各樣的長刀衝進來,就像是一群瘋狂的野
獸。

    但胡不愁與水天姬卻連眼睛也懶得睜開瞧一眼。

    破船、空艙、死屍,再加上兩個半死不活,奄奄一息的人—-海盜們也楞住了,呼喊也
喊不出來。

    幾個人嘴裡喃喃地罵著,四下去找值錢的東西,兩個人走到胡不愁與水天姬身旁,俯身
來瞧。

    一人咧著嘴道:

    「這兩人居然還沒死。」

    另一人道:

    「這兩人也不知從哪裡來的,你瞧,他們身上穿的是什麼玩意兒,簡直好像是野人國來
的。」

    第三人湊了過來,嘻嘻笑道:

    「但這姐兒還真不錯,只要好好的吃上兩天,包管是個大美人兒,嘻嘻,哈哈……」

    笑聲中別的人也都湊了過來。

    卻不知道「大半天,就能要他們的命——胡不愁與水天姬的眼睛更懶得睜開來。

    突聽那海盜船上一人格格笑道:

    「乖兒子們,怎地不捨得回來了,若有什麼好東西,也該先給我老人家送過來才是呀
I」

    這聲音遠遠傳過來,入耳競清晰得很,胡不愁與水天姬竟覺得這聲音彷彿熟悉得很,但
卻也懶得去想究竟是誰。

    海盜們卻都皺起眉頭,一人喃喃罵道:

    「這老不死,居然作威作福起來了。」

    一人道:

    「有什麼法子,咱們加起來也打不過她。」

    另一人道:

    「早知如此,讓她淹死多好,何苦救她。」

    幾個人一面罵,一面將胡不愁與水天姬抬了起來——胡不愁與水天姬身子簡直軟得像是
只麻布口袋。

    他們暈暈迷迷地被送到那只海盜船上,鼻子裡立刻充滿了煙草昧、酒味、男人們的汗臭
味。

    突聽方纔那語聲怪笑道:

    「呀!原來竟是你們……這世界真小,當真是太小了。」

    胡不愁與水天姬終於忍不住張開眼睛一瞧。他們瞧見的赫然竟是萬老夫人。

    這海盜船艙中當真是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有,大塊的鹹肉,大壇的酒,一堆堆各式各樣的
衣服,還有一塊塊金子,一塊塊銀子…這些東西全都亂七八糟的堆在船艙裡,簡直像

    「雜貨鋪」的中間,有張桌子,桌子上更亂七八糟的堆滿了各種吃的,喝的東西,又像
是個爛攤子。

    萬老夫人就坐在這爛攤子後面,兩手都是油,滿嘴都是油,像是從一上船來就吃個不
停.

    胡不愁不禁苦笑道:

    「原……原來是你。」

    萬老夫人大笑道:

    「想不到吧,我老婆子福大命大,居然還未死。」

    海盜們面面相覷:

    「原來他們竟是認識的。」

    大家一想,這下子只怕什麼都落空了,既然已沒有什麼指望,還不早些退下去的好。

    這邊海盜們一個個獨身往後走,那邊水天姬卻緊緊依偎在胡不愁懷抱中,淒然低語道:

    「這一來,什麼都完了。」

    胡不愁亦自慘然道:

    「什麼都完了。」

    水天姬道:

    「她絕不會放過你的。」

    胡不愁道:

    「是。」

    兩人緊緊握了握手,心裡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握手了,他們寧可陷身於虎狼群裡,也不
願落在萬老夫人手中。

    海盜們已將走得於乾淨淨,哪知萬老夫人突然格格笑道:

    「你們怎地走了,卻不將你們的戰利品帶走?」

    海盜們齊地一楞,道:

    「但。。他們……」

    萬老夫人格格笑道:

    「他們雖是我老人家的朋友,但我老人家可也不能令你們完全落空。..人這樣吧,男
的你們反正沒有用,就留給我老人家,女的麼……哈哈!想必你們還總有些用的,我老人家
卻用不著她。」

    海盜們又驚又喜,萬老夫人大笑道:「傻孩子們,還等什麼,還不將這大美人兒弄出
去……但這大美人幾卻是只雌老虎,你們切切不可給她吃東西,若是讓她養足氣力,你們可
一個也別想活了……哈哈!反正她就是沒力氣,你們也一樣可以用的。」

    胡不愁整個人都似已麻木,似乎連怒火都發作不出,他只有眼睜睜地瞧著水天姬被人拍
出。

    水天姬也在瞧他。

    兩人眼波相對,都知道這是最後一眼了。

    萬老夫人緊緊關起了艙門,笑道:

    「外面那些龜兒一定要笑我老人家是個老風騷,這麼大年紀,還要弄個小伙子關在房
裡……」

    她拿起隻雞腿,放在鼻子上嗅著,眼睛瞟著胡不愁,笑得更是怪模怪樣,格格地笑道:

    「其實我老人家要你作什麼,你可知道?」胡不愁閉起眼睛,根本萬理她。萬老夫人笑
道:「你閉起眼睛幹什麼?可是不敢瞧這些好吃的東西?你瞧瞧又有何妨,這些東西,反正
都是給你吃的。」

    胡不愁咬著牙,掙扎著,忍耐著,但終予忍不住睜開眼睛,那雞腿競赫然就在他的眼
前。

    一陣陣濃濃的香氣,刺激得胡不愁全身都顫抖起來。

    萬老夫人笑道:

    「嗅嗅看,這雞腿是不是真香?」

    胡不愁嘴角的肌肉像琴弦殷顫抖著,他拚命咬牙,也忍不住,他終於顫抖著伸出了手,
但那雞腿卻已縮了回去。

    萬老夫人格格笑道:

    「你想吃麼?那也容易得很,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這雞腿……整個一條雞腿就全都是
你的。」

    胡不愁嘶聲道:

    「什……什麼事?」

    萬老夫人道:

    「只要你將紫衣侯的武功之秘說出來。」

    胡不愁狂吼道:

    「不說……我絕不說。」

    萬老夫人道:

    「你不說?好,我老人家也絕不勉強你,但這雞腿……唉!這雞腿的滋味,可真是不
錯。」

    她拿著雞腿,不停在胡不愁面前晃。

    胡不愁已倒在地上,滾動著,拚命捶打著胸膛。

    萬老夫人笑道:

    「傻孩子,你何苦虐待自己,只要你說出來……唉!這雞腿真是不錯,不信你且先嗜一
口」

    她競真的撕下一條雞肉,放在地上。

    胡不愁整個身子卻編成一團,但還是在不停顫抖。

    他恨,他根自己,怎地會變成如此模樣,但他雖恨,也無可奈何——他畢竟是人,飢餓
卻是惡魔。

    他掙扎著、奮鬥著,叫自己的手不去碰那雞肉——沒有被餓得變瘋的人,絕不會知道這
是場多麼艱苦的奮鬥。

    他滿面俱是汗珠,嘴唇已咬得出血。

    萬老夫人柔聲道:「孩子,吃呀,客氣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
  由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