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 武林第一人            

    寶玉轉目望去,只見鐵娃仍扛著那匹馬,木立在道旁,小公主卻在使力的去技那匹倒在
路旁的馬。

    寶玉道:

    「鐵娃,你在這裡等著。」

    鐵娃道:

    「鐵娃自會等著,但她呢?鐵娃可看不住她。」

    小公主頭也不回,冷笑道:

    「你放心,我要走早走了。」

    寶玉回首,蔣笑民道:

    「請!」

    轉身走人道旁林木之後,寶玉大步相隨,兩人一前一後,定出十文開外,蔣笑民仍未回
首,也未說話,寶玉幾次要待開口動問,但瞧見蔣笑民凝重的腳步,又只得忍佐了。

    秋風過林,黃葉滿地,沉重豹腳步,踏在落葉上,發出一陣陣「沙抄」之聲,更襯托出
天地間的肅殺與蕭瑟。

    蔣笑民腳步漸漸放緩,口中道:

    「兄台今日已是天下武林第一人,當真可賀可喜。」

    寶五笑道:

    「不敢。」

    蔣笑民道:

    「在下在此相候多時,所為何來,兄台可知道?」

    寶玉道:

    「正要請教。」

    蔣笑民道:

    「這只是為了……」

    突然間,「嗆」的一聲輕響,一道劍光,如驚虹,如匹練,斜飛而來,直刺方寶玉面
目。

    這一劍出手之快,部位之刁,落點之準,若非親眼目睹之人,委實難以想像其萬一』

    寶玉眼中驚見劍光,身形已例翻而出,他身形變換之急,幾乎已和目光同樣迅快,但饒
是這樣,衣袖仍不兔被劃破一條裂口——他自入江湖以來,竟是首次見著如此迅急狠辣的劍
法,驚怒之餘,仍不禁脫口驚道:

    「好劍法!」

    蔣笑民身形半轉,劍勢斜舉,方纔那一劍,乃是自他脅下飛出,此刻他身形劍勢仍絲毫
末變,只是口中冷冷道:

    「扭轉乾坤殺手劍,你聽過麼?」

    寶玉動容道:

    「久已聞得『海南劍派』中,有此一招反手殺著,辛辣犀利,天下無雙,不想我競在此
地見著。」

    蔣笑民道:

    「蔣某在此相候於你,便是為了要以這一劍取你性命,你知道麼?」

    仰天長歎一聲,接口道:

    「不想這一劍競也被你躲過。」

    寶玉道:

    「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驟下殺手?」

    「普天之下,每一劍派,甚至每一個練劍之人,都會有一著追魂奪命的煞手,大多是在
極為特殊的情況下,才能發揚最大的威力,在普通比武時,自不會輕易使出,是以江湖中人
雖聞其名,但卻極少有人能見到……」

    他冷冷笑了一笑,一字字緩緩接口道:

    「能見著此等殺手之人,便不能再活在世上!」

    寶玉歎道:

    「在你那反手一劍之下,還能活著的人,委實不多。」

    蔣笑民縱聲笑道:

    「蔣某那反手一劍,雖然不差,但普天之下,辛辣狠毒勝過這一劍的煞手,更不知還有
多少。」』

    寶玉額首道:

    「不錯!」

    蔣笑民笑聲突頓,厲聲道:

    「此刻普天之下的劍術高手,每人正都以一招絕招煞手,在前途等著你,你若能避開這
些殺手,只要能避過一次,便可知道它的破法,於你來日對東海白衣人之一戰,必定大有助
益。」

    寶玉變色道:

    「避不開又如何?」

    蔣笑民叱道:

    「便如此樹!」

    回身一劍劃去。劍光過處,一根樹幹,立分兩股。

    蔣笑民厲聲道:

    「你若避不開這些殺手,與東海白衣人之戰,定然必敗,那麼世上多了你方寶玉又有何
用?」

    寶玉呆了半晌,沉聲道:

    「這些劍術高手,與我素無冤仇,想必是盼我能一戰而勝自衣人,是以不藉以絕招秘
劍,助我劍術成長。」

    蔣笑民道:

    「不錯。」

    寶玉道:

    「但他們為何又要將我置之死地?」

    蔣笑民狂笑道:

    「方寶玉,你此刻已是天下第一名劍,殺了你的人,便可取你之位而代之,立時便可名
揚天下,天下的練劍人,又有誰不想名揚天下……天下的練劍人,又有誰不想取你性命?」

    寶玉忍不住心頭一寒,道:

    「但……這……」

    蔣笑民道:

    「這又如何,普天之下,又有哪件珍貴之物是可以輕易得來的!別人以性命來博取名揚
天下之機會,你以性命來博取別人不傳之秘劍,這本就天公地道,生死之事,在我輩眼裡,
又算得什麼?」

    寶玉默然半晌,長笑通:

    「這賭注當真不小。」

    蔣笑民大喝一聲,道:

    「方寶玉,我言已盡此,生死之博,必須公平,蔣某一劍不能傷你,便該死於你手,蔣
某絕不逃避。」

    喝聲之中,長劍又自化為飛虹,直取方寶玉。

    寶玉喝道:

    「住手,你何苦如此?」

    蔣笑民再不答話,劍光點點,著著進擊,他劍法縱非絕妙,但劍如其人,卻是無情之
極!

    只見他每一劍刺出,俱是必取人命的殺手,每一著殺手,懼都令人難以還手,除非對方
也立時取他性命。

    他每一劍刺出,競都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賭注,而且這其中生死之問,竟幾乎絕無選擇之
餘地。

    寶玉既不願取他性命,唯有絕不還手,只是以輕靈妙絕的身法,遊走在繚繞的劍光中,
連連閃避。

    無情公子劍法雖無情,競再也難以沾著他衣角。

    秋日漸落,秋風更緊。

    落時在秋風與劍風激盪下,漫天飛舞,斜陽、秋風、劍光、落葉……蒼穹低黯,殺氣重
重。

    突然,蔣笑民縱聲狂笑道:

    「好,方寶玉,你無意殺我,你要怎樣?」

    寶玉道:

    「你……你走吧I」

    蔣笑民道:

    「走……我輩武人,哪有這般容易,但要死卻容易得很!」

    長劍一劃,鮮血飛激!

    他回手一劍,竟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寶玉大駭道:

    「蔣兄……蔣笑民,你……你……」

    長劍在蔣笑民胸膛裡顫抖,血紅的劍穗隨風飄舞,但他的身子都如石像般屹立不倒。

    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襟,死灰都染白了他面容。

    他一字字緩緩道:

    「生死之搏,必須公平,是死是生,別無選擇……」

    突然咬一咬牙,拚命拔出了那柄長劍。

    一股鮮血,劍一般標出。他身子立即例下,但雙目卻未曾閡起,猶自瞧著寶玉,顫聲
道:

    「方寶玉……你亦是武人……亦……當重我,我……我有一事求你,你必須……心
中……勿忘……」

    語聲漸漸零亂、含糊,終於寂絕。

    一陣風捲起落葉,也捲起方寶玉衣袂。

    但方寶玉木立當地,卻是寸步難移,難以動彈。

    片刻之前,他還當江湖朋友,都對他滿懷期望,滿懷愛護,如今他都已知道江湖中還有
些人競一心想將他置之於死地。

    如今他也已知道,江湖中有些事的對立,竟是如此尖銳,而其中最最尖銳的,便是生與
死之間的差別。他俯首凝注著蔣笑民的屍身,熱淚盈眶,喃喃道:

    「你這樣死了,可是值得的麼?……除了死之外,你當真沒有第三條路可走,你對生死
之事的看法,為何如此奇怪?……難道江湖中武人對生死的看法,竟全都像你一樣麼?
你……你又有什麼事要求我?……」

    目光動處,突然瞥見蔣笑民袖中露出一片紙角。

    蔣笑民袖中的,除了張短柬外,還有封信。

    那短柬是留給方寶玉的。

    「拋卻生死,與君一戰,生則名成,死亦無憾,名不成則身毀,離家時本已無生還之
望,求仁得仁,雖死亦歡。數十年間,彈指即過,十丈軟紅,本無依戀,唯癡情人猶自相候
樓頭,但盼君將死訊一傳。」

    寥寥數十字裡,雖然充滿了對人世之淡漠,對生死之輕賤,但字裡行間,卻仍有—種糾
纏的情思,縈繞紙面。

    寶玉稀噓長歎道:

    「蔣笑民呀蔣笑民,你既對那癡情人之相候,如此關懷,卻為何又對自己之生命,如此
無情,你雖抱必死之心而來,死亦無憾,但那在樓頭相候之癡情人,又將如何打發今後之春
花秋月?」

    是有情?是無情?只怕連蔣笑民自身,也難以分判。那封信,是密封著的,上面寫著:

    「軟紅山莊,星星小樓主人親拆。」

    寶玉喃喃道:

    「這軟紅山莊在哪裡?星星小樓主人又是誰?但蔣笑民,你只管放心,無論如何,我也
會將信送到那裡。」

    他草草掩埋起蔣笑民的屍身,自也留下了那柄三尺青鋒,在九泉與以身殉劍的蔣笑民為
伴。

    斜陽黯淡,秋林淒迷,在林隙微光中飛舞的落葉,像是正在向方寶玉訴說他的前途,仍
有重重艱難。

    但寶玉還是挺起胸膛,大步走了出去。

    林外,道旁,又圍著一群江湖豪傑,鐵娃正在與他們談笑,那匹曾失前蹄的馬,卻已倒
斃在路旁。

    這匹馬竟是被小公主擊斃的,她此刻正斜坐在馬屍上,面上有興奮的紅暈,嘴角有勝利
的微笑,像是夜說:

    「如今你可再也無法將我摔下去了吧!」

    寶玉眼瞧見那匹例斃的健馬,心頭忽然想起七年前,在五色帆船艙中被小公主洗碎了的
鮮血。

    他心頭不禁又泛起一陣寒意,喃喃道:

    「她還是這走極端的脾氣,不是愛得發狂,就是要將之毀去,是愛是恨,這其間亦無選
擇之餘地,這豈非正如蔣笑民對自己的生命一樣?……而她對我……莫非亦是如此?……」

    鐵娃已大步趕來,興奮的喘息著道:

    「大哥,你瞧,這些人也都是風聞而來,等著見你一面的,江湖中人,對你竟是如此愛
戴,這一路上,大哥你想必都可過得快快活活的

    寶玉慘然一笑,道:

    「是麼……但願如此。」

    平陰,黃河渡口,倒也繁華,那安平客棧臨河而建,推開窗子便可眺及滾滾江流,一瀉
千里。

    今夜,平陰城分外熱鬧,茶樓酒棧中,生意興隆,來容中十有九懼是方自泰山下來的武
林豪士。

    但平安客棧,都是安靜得異於尋常,只因群雄都已知道方寶玉投宿其間,誰也不願打擾
他的安息。

    深夜,月仍圓,圓月夜天,清輝遍地。

    寶玉獨自憑窗,極目江流,心中思潮,正也如那滾滾河水一般,波浪起伏,難有片刻安
定。

    突然間,一艘輕丹,橫截河水,破浪而來,來勢急如箭,顯然得操舟人不但水性嫻熟,
而且兩臂至少也有三百斤氣力。

    河上船隻雖多,但這艘輕舟,卻分外引人觸目,就連正在出神尋思的方寶玉,目光都不
免被它吸引。

    客棧外,河岸旁,有道殘J日的渡台,數級石階,也可算是個小小的渡口,輕舟競直奔
這渡口而來。

    寶玉心念方自一動,輕舟上已拋起一條飛索,搭住了渡台上的本拄,於是輕舟靠岸,一
個大漢,躍上渡台。

    目光之下,只見這大漢身法輕靈,行動矯健,閃閃的目光,四下一掃,瞧見寶玉窗子的
燈光,便大步奔來。

    寶玉此刻已可斷定,這大漢此來,必定與他有關,只是猶自沉伎了氣,靜觀這大漢究竟
所為何來。

    大漢果然直奔到窗外,瞧見寶玉,身形微頓,上下打量了兩眼,競遠遠躬身一札,沉聲
道:

    「可是方大俠麼?」

    寶玉道:

    「不敢,有何見教?」

    那大漢也不答話,卻大步走到窗口,自懷中掏出一封信,雙手捧到寶玉面前,恭聲道:

    「小人特來送信。」

    寶玉接過書信,方自瞧了一眼。

    那大漢已再次躬身道:

    「小人告退。」

    倒退三步,方待轉身,寶玉已叱道:

    「慢著!」

    大漢道:

    「方大俠還有何吩咐?」

    寶玉沉吟道:

    「你且稍候,我或有回話。」

    說話間,他已抽出了信,上面也只寫著十個字:

    「四更渡黃河,紅燈船來迎。」

    寶玉皺眉道:

    「你家主人,為何不索性指明地點,由我前去,如此再三傳訊,難道他就一點也不嫌麻
煩麼?」

    那大漢躬身道:

    「小人只知傳信,別的概不得知。」

    寶玉道:

    「他如此做法,這其中難道又有何隱秘?」

    那大漢還是躬身道:

    「小人不知。」

    寶玉歎了口氣,道:

    「好!你去吧!」

    那大漢躬身道:

    「是!」

    轉身奔出,解開系索,躍上輕舟,長竿在岸邊輕輕一點,那輕舟便又破浪而去了。

    寶玉目送輕舟離去,沉吟自語道:

    「火魔神行事,為何至今還要如此詭秘,這其中又有何陰謀?」

    突然間,只見大河之上,一艘快艇,滿引風帆,順著一瀉千里的河水,直衝而下,來勢
之急,更是驚人。快艇之上,影影綽綽站著三條人影,此刻河上雖是月光明亮,但還是無法
分辨出人的裝束形貌。

    快艇如矢,竟筆直向那大漢的輕舟撞了過去。

    那大漢顯見大是驚慌,一面全力閃避,一面大喝道:

    「你們瘋了麼?快轉舵!」

    呼聲未了,快艇旁突然伸出兩條長篙,篙頭顯然帶著鐵鉤,一牽一引,便將那輕舟緊緊
鉤佐。

    那大漢拋卻長槳,以待縱身入水,哪知快艇上的三條人影,手中各自拋出一條飛索,套
伎了那大漢的身子。

    那大漢放聲驚呼道:

    「方大俠……救命!」

    呼聲還未傳來,寶玉已飛身而出,但這時那大漢已被拉上快艇,快艇又自順流乘風而
去,轉眼便瞧不見了。

    只留下那兩條長篙,接著空舟,在江水中打轉——打了幾個轉後,也被湍急的河水,遠
遠沖走。

    這一切變化的發生,只不過是片刻間事。

    寶玉木立在河岸旁,心中驚奇駭異,更難形容。

    快艇上這三條人影究竟是誰?

    他們將這大漢擄走,究竟是為了什麼?

    火魔神做事如此詭秘,難道就是為了要躲避這些人麼?但若是如此,他為何不索性一次
將地點指明,那豈非便可少卻許多麻煩?

    他捨易從難,又為的是什麼?

    這些問題在寶玉心中打轉,他委實百思不得其解。

    猛回頭,卻見小公主已站在他身後的淒迷夜霧中。

    河岸晚風,吹得她那白色長袍有如河水般波浪起伏,也吹得她披散的長髮,零亂的掩住
了她的花容。

    月光、迷霧、白袍、亂髮……絕世佳人,位立在荒涼的河岸邊,如夢的雙眸,無言凝睇
著滿河月色。

    這又是何等幽美而淒艷的圖畫,但不知怎的,在這幅圖畫中,竟又似含蘊著一種難言的
詭秘之意。

    這強烈而懾人的美,以及這難言的詭秘,無疑又震懾了寶玉的心神,一時之間,他彷彿
瞧得癡了。

    小公主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只是有一種奇異的光芒,在目光中閃動,像是驚駭,又似
是輕蔑。

    這美麗而詭秘的靜寂直延續了盞茶時分。

    寶玉終於問道:

    「你幾時來的?」

    小公主道:

    「剛剛。」

    寶玉道:

    「你瞧見了麼?」

    小公主道:

    「嗯!」

    寶玉道:

    「你可知道了麼?」

    小公主直到此刻,才抬起目光,瞧了他一眼,緩緩道:

    「知道什麼?」

    寶玉沉聲道:

    「火魔神為何要如此做法?那三人究竟是誰?是否火魔神的仇家?,他們擄去那傳信的
大漢,又為了什麼?」

    小公主淡淡一笑,轉過頭去,再也不瞧他。

    寶玉一步掠到她面前,大聲道:

    「這些事你想必全知道的,你為何不告訴我?你……你為何不說話?」

    他語聲雖大,但小公主卻似乎一個字也未聽到,目光仍然癡癡的望著那粼粼金彼,滿河
月色。

    她彷彿知道的很多,但也彷彿什麼都不知道。

    寶玉瞪著她,良久良久,眼簾緩緩垂下,歎道:

    「四更時咱們便要動身了,你去收拾收拾吧!」

    小公主茫然道:

    「四更……四更……」

    緩緩回頭,瞧著寶玉微微一笑,轉身走了。

    那窈窕的白色人影,在夜霧中瞬即淡去、消失,只留下那神秘而美麗的微笑,仍紫繞在
寶玉心底。夜更深,秋風中傳來了遠處的更鼓。

    是將近四更時分了。

    寶玉、鐵娃、小公主,已位候在河岸。

    星群漸落,月光更是皎潔,河岸之旁,停泊著幾艘河船,河面之上,已無帆影,天地間
一片幽寂。

    哪有什麼燈光,哪有什麼紅燈?

    鐵娃睡眼惺忪,喃喃怨道:

    「那火魔伸倒真會折騰人,四更時就叫咱們趕路,這樣下去,還不到地頭,咱們已給累
死了。」

    他這話說的雖是孩子氣,但卻令寶玉心頭一動:「呀!火魔神如此做法,莫非真的就是
為了要折磨於我?使我精力消耗殆盡,再也不能與白衣人交戰?」

    一念至此,他心中不兔又多了一份疑懼,一份警惕。

    這時風中又有更鼓傳來,篤!篤!篤!篤……

    小公主道:

    「是四更了。」

    河面依然,哪有紅燈船影。

    寶玉皺眉道:

    「這倒怪了,怎的……」

    突聽鐵娃道:

    「那是什麼?」

    寶玉立刻回頭瞧去,只見荒涼的河岸那邊,蹈蹈行來兩條人影,右面一人,手裡提著個
籃子,左面一人,手裡赫然挑著盞紅燈。

    紅燈在風中搖蕩,閃爍的燈光,映著這兩人的黑衣、面容,也映著他們兩雙直勾勾瞧著
道路的眼睛。

    這兩雙眼睛中,竟是微帶驚恐之色,彷彿早已預見有什麼不祥之事,要在他們身上發
生。

    這兩張面容,蒼白中帶著銑青,鐵青的面容被紅燈一映,那模樣更是說不出的詭秘、恐
怖!

    鐵娃壓低聲音,道:

    「是他們麼?」

    寶玉沉吟道:

    「有紅燈,但無船……」

    只見兩人走到他們面前,瞧了他們一眼,面上絕無絲毫表情,也再不瞧第二眼,竟轉身
走下河岸。

    岸邊泊著艘河船,兩人頭也不回,走上了船,走入船艙,過了半晌,一個人又走出來,
將紅燈掛在艙外。

    寶玉道:

    「是了!」

    三人展開腳步,急奔過去。

    那人這才開口,道:

    「可是方大俠?」

    寶玉道:

    「正是。」

    那人道:

    「請上船。」

    說話之間,競又取下紅燈,「撲」的一口將燈光吹滅。

    船艙中例也甚是乾淨,卻有三條短衣赤足,船家打扮的漢子,倒在角落裡,顯然已被點
了穴道。

    一人在外撐船,一人在艙內點起了油燈。

    寶玉瞧見那三條例臥的漢子,皺眉道:

    「這可是你們做的手腳?」

    那人道:

    「是!」

    寶玉道:「這條船是他們的?」

    那人道:

    「是!」

    寶玉歎了口氣,道:

    「你們不自備船,卻在河邊隨意強惜別人的船隻,想必是為了使行動更加秘密,好教人
無從追蹤。」

    那人道:

    「是!」

    寶玉道:

    「你們如此做法,卻是為了要逃避誰?」

    那人也不答話,卻提起了那只籃子,恭恭敬敬送到小公主面前,小公主揚了揚眉,問
道:

    「這是什麼?」

    那人恭聲道:

    「籃子裡全是姑娘素來喜食之物。」

    小公主喜道:

    「呀,真的麼?」

    掀開籃子,只見裡面放著三隻天青瓷碗,一副銀製杯筷,方自掀起籃子,便有股醇香之
氣,撲鼻而來。

    小公主拍掌笑道:

    「太好了,果然都是我愛吃的……虧得你們還在想著我,否則我真的已快要被人家餓死
了。」

    狠狠瞪了寶玉一眼,道:

    「你瞧人家對我多好,你呢,你只會叫我吃陽春麵。」

    取起筷子,吃了起來,再也不瞧寶玉一眼。

    寶玉卻正在暗慷付道:「火魔神此番送菜過來,雖是為了示惠於她,但也正是為了向我
示威,要我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眼裡,就連我們要她吃陽春麵的事,他都知
道……唉!不想此人眼線竟然如此周密。」

    鐵娃瞧小公主吃得津津有昧,忍不住引頸望去。

    只見那三隻天青碗中,有紅有自,色彩鮮艷,縱未嘗著滋味,單瞧這顏色,已足以令人
饞涎欲滴。

    鐵娃悄悄嚥下口水,口中卻道:

    「哼!這有什麼好吃。」

    小公主格格笑道:

    「吃不到的東西,永遠是不好吃的,但我若讓你吃上一口,你就再也不會說它不好吃
了。」

    鐵娃眨了眨眼睛,笑道:

    「那你就讓我吃上一口,看看究竟好不好吃?」

    小公主笑道:

    「看你呆,不想你還會繞彎子騙人家的東西吃,好,你若真的想屹,我就讓你吃一
口。」

    鐵娃的臉,竟有些紅了,偷偷瞧了寶玉一眼,眼見寶玉並未留意他,舔了舔嘴唇,紅臉
笑道:

    「我只吃一小口。」

    小公主伸出筷子,突又縮回來,正色道:

    「不行,還是陽春麵好吃,這東西,你不吃也罷。」

    鐵娃臉飛也似的紅了,小公主卻笑彎了腰。

    笑了半晌,又伸出筷子,忍住笑道:

    「來,這砍真的讓你吃一口。」

    鐵娃偏轉頭去賭氣道:

    「我不吃了。」

    卻又忍不住偷偷回頭瞧了一眼,道:

    「這……這究竟是什麼菜?」

    小公主道:

    「這些菜呀,你莫說吃,告訴你,有一樣是冬菇炒鸚鵡舌,這一樣是魚腦做的豆
腐……」

    她話未說完,鐵娃已駭然道:

    「這紅紅的全是鸚鵡的舌頭?」

    小公主笑道:

    「不錯。」

    鐵娃道:

    「炒……炒這樣菜,要……要多少只鸚鵡?」小公主道:

    「大約總要一百來只吧!」

    鐵娃臉色也變了,道:

    「你……你為何要吃……」

    小公主道:

    「鸚鵡的舌頭,最靈活,所以它的肉,也最好吃,不信你試試,只要你吃了一口,保險
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鐵娃卻勃然站起,怒道:

    「你好殘忍,為了吃樣菜,便割下一百多隻鸚鵡的舌頭,人家將你舌頭割下又如何?這
種萊,銑娃死也不會吃。」

    小公主笑道:

    「瞧你這樣大一個人,不想心眼兒卻這麼小,這些鸚鵡反正早巳死了,割下它的舌頭又
有何妨?」

    鐵娃道:

    「死……死了……哪有這許多死鸚鵡?」

    小公主忍住笑道:

    「自然是做菜的人殺的。」

    鐵娃呆了一呆,道:

    「你……你簡直是個女魔。」

    小公主格格笑道:

    「傻孩子,你現在才知道麼?」

    神情自若,笑嘻嘻的又挾起幾條鸚鵡舌,咀嚼起來,仍然吃得津津有昧,鐵娃卻幾乎忍
不住要跑到艙外去吐了起來。

    這時船已靠岸,鐵娃趕緊大步奔出,深深吸了幾口氣,仰頭望去,月已西沉,距離黎明
已不遠了。

    寶玉、小公主,亦自步上河岸,只見那兩人竟也走上岸來,卻用長篙一點,將船遠遠蕩
開,飄流而下。

    寶玉皺眉道:

    「你可解開了船家的穴道?」

    那人道:

    「用不著方大俠關心,那些人死不了的。」

    寶玉哼了一聲,卻見他自懷中取出一封信來,雙手捧上,再也不說一句話,兩人齊地狂
奔而去。

    這時四鄰靜寂,全無人影,但這兩人卻彷彿在被鬼物追趕著似的,全力急奔,連頭都不
敢回。

    寶玉歎息道:

    「他們如此懼怕,究竟是在逃避什麼?」

    他明知這句話絕對無人答覆,只有自己展開書信。

    信上也只有十個宇:

    「東昌西城外,桑林有紅燈。」

    他出神的尋思半晌,長歎道:

    「走吧!」

    但方纔走出不遠,突然間,一陣驚呼傳了過來。

    寶玉煥然駐足,小公主面色也似乎已微微變了。

    只聽那呼聲隱約喚道:

    「…—大俠……救……」

    寶玉動容道:

    「果然是那兩人,未能逃脫。」

    鐵娃道:

    「那兩人為什麼要逃?誰在追他們?」

    但他話還未說完,寶寶與小公主已向那叫聲傳出之處,如飛掠去,早已遠在十餘丈外
了。

    鐵娃喃喃道:

    「大哥真是,明知我不會輕功,也不等我一等……」口中埋怨,腳下也只有灑開大步,
追將過去。

    他腳步雖大,奔跑雖速,卻又哪裡追得上寶玉,簡直連小公主的影子都瞧不見。

    到後來竟連方向都已迷失,四野茫茫,往哪裡追,他根本不知道,胡亂狂奔了半晌,只
有放聲呼道:

    「大……」

    「哥」字還未出口,突聽身後一人喚道:

    「牛鐵娃!」

    語聲低沉、緩慢,像是並無惡意。

    但鐵娃卻當真吃了一驚,霍然轉身,身盾空空,連個鬼影子都沒有,鐵娃壯起膽子,
道:

    「誰……誰在叫我?」

    那語聲道:

    「我。」

    鐵娃握緊了拳頭,道:

    「你是誰?你在哪裡?」

    那語聲道:

    「我在這裡。」

    鐵娃這才發現,這語聲乃是自一叢黑暗的雜水後傳出來的,他睜大眼睛,捏緊拳頭,一
步步走了過去。

    那語聲厲叱道:

    「牛鐵娃,切莫再往前走一步。」

    以上由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