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章 泰山英雄會            

    這也是名重武林的十三件外門兵刃之—,直到此刻為止,他猶自清清楚楚的記得,第一
個死在他這「九連環」下的人,那本也是武林中一位成名的人物,他臨死前充滿恐懼的面
容,此刻又似已活生生映現在錢奎眼前,

    此時此刻,錢奎居然會想起這些往昔的歷史,連他自己都覺得可笑,他要停止再想,卻
又不能停止。

    每一個死在他「九連環」下的人物,此刻競似乎又都活躍在他跟前……那一張張恐懼的
面容廣陣陣飛激購鮮血……

    他忽然奇怪的想到,這些人臨死之前,不知是何滋昧?這些人是否直到臨死前才知道生
命的可貴。

    他此刻卻已知道生命的可貴了,他眼前忽然變得一片空白,高大的歐陽天矯,競似已變
得十分渺小。

    那些他昔日本覺重大的事,此刻他已都覺得十分渺小,生命,除了生命外,世上再沒有
一件重大的事。

    他眼前似已什麼都瞧不見了,然而,歐陽天矯此刻也已一步步走上台來,山嶽般矗立在
他的面前。

    歐陽天矯終於說道:

    「錢大俠,請賜招!」

    錢奎目光遙注遠方那一輪皎潔的明月,目光一片茫然,歐陽天矯所說的話他似乎一個宇
也未聽到。

    歐陽天矯濃眉微皺,怒道:

    「錢大俠為何還不動手?」

    錢奎忽然格格大笑起來,道:』

    「動手?我為何要與你動手?我要與你爭個什麼,敗了又怎樣?勝了又如何「…:「大
笑著轉身,奔下台去,再也不瞧歐陽天矯眼。

    歐陽天矯又驚又奇,競愕住了。

    台下群豪,也愕了半晌,終於爆發起一陣譏諷的笑罵聲,然而錢奎早巳去遠,什麼都聽
不到了。

    丁老夫人緩緩站起,神情間也不知是喜是歎。

    她只是沉聲道:

    「第二陣,歐陽大俠勝。」

    歐陽天矯轉身,舉步,走下台來,他神情正如上台時一樣,冷靜而沉著,但他心情是否
也與上台時一樣呢?

    這一陣,他不費吹灰之力的勝了,然而他心中,卻絕沒有一絲勝利後應有的得意與驕
傲。

    只聽丁老夫人攝人的語聲,仍在繼續著道:

    「第三陣,潘濟城潘大俠,王烈火王大俠……」

    寶玉眼見方才第二陣竟那般奇異地結束了,心中竟突有一陣陳思潮,奔湧而起,不住暗
問自已:

    「勝了又怎樣?敗了又怎樣?」

    舉目望去,只見播濟城與王烈火已對立台上。

    潘濟城雖然已經力戰,但神情仍無絲毫疲憊之態,他手使—柄精鋼吳鉤劍,劍光正如他
目光—樣的明亮。

    「火雷珠」王烈火,名雖為「烈火」,面色卻是蒼白如死,神情更是冰冰冷冷,不似烈
火,反如冷冰。他,使一根竹節單鞭,鞭身特長,砌黑無光。雷珠神火鞭!

    這本也是名滿天下的十三種外門兵刃之一,據聞此鞭鞭身十三節竹節,每一竹節,都藏
有追魂奪魄的妙用。

    但此刻,王烈火除了以「火雲十三鞭」奇詭的招式取勝外,並不能發揮「雷珠神火鞭」
的妙用。

    因為泰山之會再三聲明,是絕對禁止使用暗器的,丁老夫人、萬子良等武林名俠,正在
一旁嚴格的監視著。

    潘濟城面露微笑,抱拳道:

    「濟城一別,匆匆三中,王兄別來無恙?」

    王烈火面色鐵青,冷冷道:

    「擂台之上,以武爭先,故舊之情王某早已忘懷,足下亦且莫要敘舊,且請賜招便
是。」

    他這話說的又冷又硬,絕無半分人情味,台下群豪,已有人在暗暗皺眉:

    「這王烈火怎生如此狂妄無禮?」

    潘濟城卻末見怪,仍然微笑道:

    「既是如此,王兄請!I」倒退半步,平劍當胸,左手三指,微搭劍尖,青鋒未出,先
是以禮相見。

    王烈火再不答話,單鞭斜揮,直取咽喉。

    此人雖狂傲,手底下卻端的有著真功夫,這一招「雷火初動」,招式看來雖平庸,但在
他手下使出,當真有雷霆初擊之威,只見烏光一閃,風聲震耳,五尺長鞭,已到了潘濟城咽
喉前三寸處。

    潘濟城足下未退,身子不動,青鋒突然反彈而出,以攻為守,一溜青光,反削王烈火脅
下。

    他這一招正是攻向王烈火必救之處。

    王烈火輕叱道:

    「來得好!」

    短短三個字說完,「火雲十三鞭」已自催動,烏黑的鞭影,競映出—。片紫光,當真有
如火雲一般,非但籠罩住潘濟城的身子,也籠罩了整個擂台,激銳的鞭風,將台前人衣挾都
震得飄飄飛起。

    潘濟城仍是神色不動,劍走輕靈,削、束口、點、鉤、帶,青光如靈蛇轉動間,帶著三
分鉤法,七分劍意。

    漫天紫雲,競不能將這一線青光壓佳。

    台下不時有喝采聲傳出,台左的武林高手們,也多已聳然動容

    擦刀的已住手,凝思的已抬頭。

    一木大師喃喃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好一柄吳鉤劍,老僧自從昔中彭氏兄弟故去
後,已有多年未能見到如此稽妙的吳鉤劍法。」

    萬於良道:「最難得的是,他競能將一柄專走偏鋒的吳鉤劍使出了劍法大家的堂堂劍
氣,堂堂風節……」

    丁老夫人歎道:「若非他手下留情,王大俠只怕早已落敗了,不但武林中人大多低估了
他的實力,就連老身昔日也末將此人太過看重,若論真實之武功,潘濟城實未必在冷冰魚、
梅謙等人之下,少時這幾人動手時,戰況之激烈,只怕也要大出別人意料之外。」

    一木大師喃喃道:

    「泰山之會,果真是龍爭虎鬥,依老僧所見,大會群豪中,鋒芒至今末露的,又將止播
施主一人而己。」

    這位武林高僧見解果然精闢已極,大會群豪中,果然還有些人深藏未露,要想在此會中
獨佔鱉頭,委實難如登天。

    此刻王烈火鐵青的面容上,已滿是汗珠,他長鞭使得雖更急,但顯見已是強弩之末,難
再支持許久。

    潘濟城輕聲道:

    「王兄若不反對,你我何不握手言和,免得……」

    王烈火怒喝道:

    「放屁!」

    他目中殺機突生,一聲怒喝出口,身子突然凌空而起,手腕震出,竹節鞭中,三粒烏
殊,暴射而出。群豪齊地聳然變色,失聲而起,呼道:「火雷珠!」

    丁老夫人喝道:

    「王大俠,千萬莫使暗器!」

    但這時烏珠已到了潘濟城面前。

    潘濟城面色微變,揮劍而出。

    萬子良失聲呼道:

    「不好!這暗器硬碰不得。」

    呼聲未了,只聽三聲霹雷大震,一片火焰,隨著這陣霹靂之聲,自台上湧出,向潘濟城
身上燃燒了過去。

    瞬息之間,潘濟城身上已燃滿了點點火星,他大驚之下,就地撲倒,向擂台下滾了過
去,

    王烈火喝道:

    「哪裡逃!」一步竄了過來,單鞭下擊,他竟然趕盡殺絕,竟然要將潘濟城置之於死
地,

    丁老夫人、萬子良等人脫口呼道:

    「住手!」齊地飛身而起,撲上擂台,但他們距離不近,身法難快,眼見卻還要遲了一
步,

    就在這時,突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只一邁步,便已到了台前,巨猿般的長臂—伸,便已
將潘濟城自長鞭下拉出,這其間當真的間不容髮,只要他出手稍遲一步,潘濟城必將斃命鞭
下。

    這大漢顯然不黯輕功,但雙手在台邊一搭,高大的身子已倒翻而起,只聽「彭」的一聲
巨響,台上已多了條大漢。

    好一條威風凜凜,鐵塔般的大漢。

    群豪驚呼,王烈火既驚又怒,倒退兩步。

    只見這大漢,紫黑的面膛,發著烏金般的光采,王烈火認得這正是跟隨萬子良、莫不屈
等人前來的無名莽漢,不禁怒喝道:

    「你這蠻牛也想要送死麼?」

    牛鐵娃喝道:

    「小小子,鞭上弄鬼,不是英雄是狗熊,有本事就把你那條小竹棍往中大爺身上招呼過
來。」王烈火怒喝道:「你這是找死!」

    揮鞭直擊而下,

    牛鐵娃不避不閃,一伸手,便已抓住了鞭梢,他這雙手掌競生像是精鋼所鑄,腕子一
抖,回手奪鞭。

    王烈火做夢也想不到世上競有人能空手接他鋼鞭,更夢想不到世上競有人具如此神力,
狂吼一聲,虎口崩裂!

    他手中長鞭,已到了牛鐵娃手裡。

    牛鐵娃嘻嘻笑道:

    「俺倒要瞧瞧,這爛竹子裡有什麼鬼門道?』

    雙手一鋤,如鋤甘蔗,那精鋼所鑄的竹節鋼鞭,竟被他隨手拗成數段,九、十粒烏黑的
「火雷珠」,自竹節中落了下來,眼見便要跌落在地。

    丁老夫人、萬子良、一木大師都已到了台上,只是也被牛鐵娃的鐵掌神力,驚得目定口
呆。此亥口萬子良輕呼一聲,脫口道:「不好!」

    隨手撕裂一片衣襟,衣襟飛雲般卷將出去,卷佐了火雷珠,離台飛出:「無情公子」蔣
笑民長身而起,長袖輕揮,包住火雷珠的那片衣襟,便飛向危崖下,過了半晌,才有一串雷
聲自崖下傳來,猶是隆隆震耳。

    王烈火見了牛鐵娃的鐵掌神力,更是大驚失色,方待溜之大吉,眼見已有一隻鐵掌向他
抓了過來。

    他自然不敢硬接硬拆,雙掌斜斜劃了個半圈,穿擊而出,正是想以靈巧的招式,戰勝對
方的天生神力。

    哪知鐵娃一抓競是虛招,腳步一滑,已到了王烈火身左,右臂橫擊而下,直打王烈火雙
肘。

    他跟隨老人周方多年,所學得的雖然僅有數招,但卻已將這數招苦練得運用自如,純熟
已極。

    王烈火再也想不到這鐵牛莽漢身子轉動竟如此靈活,更夢想不到他招式變化競有如此巧
妙。

    他眼見鐵娃右臀橫擊而下,實有如金銅鐵杵一般,更是大驚失色,沉臂曲肘,撤身後
退。

    哪知鐵娃右臂早已等在那裡,他腳步一退,鐵娃暴喝一聲,猿臂一伸,競生生將他身子
挾了起來。

    要知老人周方傳授給鐵娃的幾著招式,正針對著鐵娃的威猛身接,他也算準鐵娃繞步進
擊時,對方必得後退。

    換句話說,王烈火此刻一切閃避變化,懼都早已落入老人周方算中,鐵娃的一切招式變
化,也不過是依照老人的招式照方抓藥而已,王烈火與人交手經驗雖多,臨陣變化雖巧,但
又怎比得上老人周方之萬一。

    何況他被鐵娃先聲所奪,心膽已怯,心神已亂,否則以他的武功身手,又怎會在兩招間
便被鐵娃挾在脅下?

    山坪上早已響起了一片如雷采聲。

    鐵娃挾著王烈火,大步走下擂台,四周的驚呼與來聲,他竟似完全不聞不問,只是在口
中喃喃道:

    「小小子,你詭計害了姓潘的,此刻快向他賠禮去吧!」

    丁老夫人,一木大師面面相覷,心中不約而同暗道:「此刻這泰山之上,果然是臥虎藏
龍之地。」

    萬子良瞧著鐵娃高大的身影,面上自充滿了興奮而激動之色。

    而方寶玉,他心中的興奮激動,自然更遠在萬予良之上,他眼見他這可愛的弟兄揚威於
天下群豪之前。

    他耳聽這良久不息的如雷掌聲——他實比自己身受還要得意、驕傲,他目中競忍不住為
之熱淚盈眶。

    等到他激動漸漸平息,「小花槍」馬叔泉,「無情公子」蔣笑民已雙雙對立在擂台之
上。

    馬叔泉錦衣束髮,面如美玉,蔣笑民玉冠華服,英姿諷爽,兩人看來,實都有如貴胃公
予一般,哪裡像是名動天下的武林高手。

    但此刻兩人目光相對,面色卻俱都是凝重無比。

    蔣笑民突然輕聲道:

    「你真要與我動手?」

    馬叔泉道:

    「自是真的。」

    蔣笑民嘴角似有一絲譏嘲的笑意閃過,道:

    「你怎能與我動手?你不怕我……」

    馬叔泉面頰之上,似乎微微—·紅,不等他話說完,使巳噸道:

    「擂台上你囉嗦什麼?看招!」

    他其實並末等到「看招」兩字說出口來,掌中銀槍使已刺出,槍花顫動,擂台上彷彿突
然飛超了一片紅萼銀蕊的花朵。

    他兩人方才對話雖輕,神情變化也不顯著,但仍逃不過台下群豪敏銳的耳目,此刻人叢
中又不免起了竊竊私議:

    「小花槍莫非有什麼把柄被無情公於抓在手裡?否則蔣笑民怎會那般說話?馬叔泉又怎
會如此著急?」

    「蔣、馬兩家,數代以來,走動得都極為親切,若說馬叔泉有何隱秘,最可能知道的便
是蔣笑民了。」

    「近年來『小花槍』名聲雖響,卻素來不在江湖上走動,更從無劣跡,又怎會有什麼隱
秘彼人識破?」

    「自然有的,你等著瞧吧!」

    這時「無情公子」掌中鐵骨扇招式亦已展動,這名揚江誰一帶的少年名俠,競在短短一
柄拆扇上,接連使出判官筆、點穴撅、分水刺、點鋼矛、魚藏劍、單七首六種兵刃中的六種
精妙招式,而且下手絕不容情。

    馬叔泉以閃亮的槍尖,纏絲的槍桿,在身外一尺處揮起一道光牆,絕不容對方的招式欺
入。

    蔣笑民卻是步步進逼,分寸必爭,只因他若不能欺入對方懷裡,便永遠無法佔得機先。

    耍知以兵刃而論,「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這句話正是千古不易之至理
名言。

    而槍為百兵之祖,正是長兵刃中威力最強的,鐵骨扇一身數用,奇門八打,又正是短兵
刃中絕險者。

    此刻與絕險之兩件兵刃動起手來,自是精采百出,險象環生,但是槍起處如蛟龍出水,
威風八面,扇點處如龍首奪晴,險絕天下!——台下群豪,俱都瞧得驚心動魄,早巳無人再
去想「小花槍」的隱秘究竟是什麼?

    丁老夫人歎道:

    「無情公子,果然無情,以蔣、馬兩家的情誼,他此刻無論如何,出手也該稍留情分才
是。」

    一木大師接口歎道:

    「馬施主家傳槍法,雖然精妙無椿,但馬施主看來非但力氣不強,而這招式使出,亦嫌
太過柔弱,馬家槍法中那種剛猛辛辣之意,他竟連一半也發揮不出,昔日馬神槍那般英雄,
怎地有子如此?」丁老夫人微唱道:「這其間只怕……」

    突聽馬叔泉輕噸一聲,槍尖亂點而出,紅纓顫動,看來雖似廣被數丈,其實卻不離蔣笑
民咽喉方寸之處。

    這一招「天花亂灑染維摩」,正是馬家槍法中神來之筆。

    蔣笑民眼見這一槍刺來,不避不閃,目光凝注著槍尖,掌中鐵骨扇,隨著槍尖微微顫
動。

    突然,「叮」的一響。

    鐵骨扇點上了槍尖,兩人腕力強弱,果然相距懸殊,槍扇相擊之下,銀槍雖未脫手,卻
已競被震得飛起。

    蔣笑民一看佔得機先,下手更不容情,手腕一抖,鐵骨扇突然灑開,有如一片烏雲般向
馬叔泉削了過去。

    馬叔泉大驚之下,藏頭縮頸,力求閃避。

    但蔣笑民已欺入他懷裡,他如何還能閃避?只聽又是「叮」的一響,他頂上束髮玉冠,
已被震得粉碎。

    群豪聳然失色,只道蔣笑民跟著一招擊下,馬叔泉頂上那顆大好頭顱,便要和他玉冠同
樣命運。

    哪知蔣笑民此番竟並不追擊,反而退後數尺,手中折扇輕搖,面上似笑非笑,雙目也帶
笑望著馬叔泉。

    馬叔泉頭髮已散,流雲般鼓了下來,他似已被驚得楞在當地,烏黑的頭髮,襯著他紅中
透白,白裡透紅的腿。

    突然有人喝道:

    「小花槍原來是個女子。」

    於是群豪亦自恍然喝道:

    「原來這就是她的秘密。」

    馬叔泉又羞又惱,淚珠在眼眶裡直轉。

    她以槍尖指著蔣笑民,恨聲道:

    「你好!你好!我再也想不到你競如此沒良心,競敢如此對我…「.我「…·我恨死
你,恨死你了!」蔣笑民微微笑道:

    「我又未對你怎樣,你何苦如此恨我,我只不過要教朋友們知道,『小花槍』馬大俠乃
是個女子。」

    馬叔泉跺足大叫道:

    「女子又怎樣?女子難道就不是人麼?告訴你,不管女子男子,都是一樣的,男子可以
做的事,女子也可以做.」

    蔣笑民冷冷道:

    「男子可以浪蕩江湖,女子行麼?」

    馬叔泉道:

    「為何不行,誰說不行?」

    蔣笑民道:

    「擁擠吵雜之客棧中,男子可以與人雜睡,女子行麼?苦旱無水之地,男子可以與人共
浴,女子……」馬叔泉道:「放屁放屁,這些都不是理由。」

    蔣笑民道:

    「這些既不是理由,女子既與男子完全一樣,你又何必假冒你天折的兄長之名,假冒男
子,才敢出手與人爭雄?」

    馬叔泉怔了一怔,道:

    「這……這……」

    她實在辯不過他,眼淚只有流下,頓足大駕道:

    「你好,你是小賊,我……我……到你家去告訴你媽……」

    頓足飛身而起,掩面狂奔而去。

    他兩人這番對話,群豪本就聽得又是驚奇,又是好笑,此刻聽了她競使出了最後的法
寶,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充滿殺機的山坪上,不免出現了些輕鬆之氣,這就是生死相博的泰山大會上,唯一的輕
松插曲。

    丁老夫人乾咳一聲,忍住笑道:

    「第四陣蔣笑民蔣大俠勝,第五陣『天刀』梅謙梅大俠,『巨靈斧』方長冬方大俠。」

    「天刀」梅謙這四字一說出口,群豪立刻肅然。

    這四個字,個個似乎有一種懾人的魔力,這四個宇彷彿正象徵著快刀!殺機!鮮血!死
亡!

    刀,閃亮,準確,迅速,銳利。

    斧,卻是沉重,強大,而微顯笨拙。

    巨斧開山,威勢凌人,虎虎的破風聲,震懾著每一人的心神,但刀中把一閃,再閃,三
閃。

    持斧人便倒了下去。

    沒有驚呼,也沒有喝采,只因群豪都已被梅謙刀法中所顯示的那種無情與冷酷所震懾,
連喝采都已忘記。

    「天刀」梅漾已自懷中取出一方絲巾,擦乾了刀鋒上的鮮血,他面上絕無絲毫表情,神
情間亦無絲毫變化,

    一到了擂台上,他整個人都似已變作一種機械,不再有人類的憐憫、同情、驚惶、恐
懼……不再有人類的任何感情,一種奇異的力量正推動著他,他唯一的目的,就是盡速將對
方置之死地。

    ——水大師沉聲歎道:

    「三刀,僅僅三刀,絕沒有一刀是多餘的,浪費的,他甚至在動手殺人時,也絕不肯多
浪費一絲力氣。」

    丁老夫人道:

    「這絕非中土流傳的刀法。」

    一木大師歎道:

    「不錯,這刀法必定自東瀛流傳而來的,我國的刀法中,縱有犀利辛辣的宗派,也必定
含蘊著一些藝術,一些人性,但這刀法卻完全不講藝術,完全以殺人為目的,這刀法雖然精
粹淮確,但卻是小人的刀法,只講功利,只求有用,縱至巔峰,亦為老僧所不取。」丁老夫
人歎道:

    「大師立論之精闢,當真說出了前人所未能說出之精義,藝術與功利,君子與小人之
分,正是我國刀法與東瀛刀法之間的差別所在,這……唉!這只怕兩國人民的天性也有著極
深的關係。」

    一木大師道:

    「正是如此,殃映大國,君子之風,自非他人所能及,小人的刀法,縱能稱快於一時,
但也絕對不能與我國含蘊、博大而持久的刀法相比——刀法正如人情,凡人只求功利終必自
焚其身,此理殆無疑義。」

    萬子良突然道:

    「這梅大俠卻令在下想起一個人來。」

    丁老夫人道:

    「誰?」

    萬子良徐徐道:

    「東海白衣人。」

    能聽得見他說話的人,聽到他說出這五個宇,都不禁為之倒抽了一口涼氣。

    丁老夫人默然半晌,歎道:

    「不錯,梅大俠的神情作風,的確有幾分與東海白衣人相似,這只怕乃是因為兩人俱是
自東瀛而來。」

    萬子良道:

    「東瀛之武士,多有一種為『武道』殉身的犧牲精神,他自己早已準備一死,是以他們
殺了人盾,也認為是理所當然之事。」

    ——木大師歎道:

    「這便是他們的可怕之處,但我國俠義,雖然生性較為和緩寬容,但又何嘗沒有『明知
不可為而為』的殉道精神?平時我國人員能凡事容讓,但容讓到了限度,必將振臂而起,不
屈不撓,艱苦奮鬥到底……萬施主不妨拭目以待,無論任何爭戰,最後之勝利,必屬我
輩。」

    這些武林名俠縱論高談,所談論的問題,實已探索至「武道」與』人性」中最最深奧之
處。屍身已被始下,鮮血再次被沖洗。

    丁老夫人歎息一聲,道:

    「第五陣,梅大俠勝,第六陣,亦乃此第三度決戰之最後一陣,『天上飛花』冷冰魚冷
大俠……」

    目光四掃一眼,語聲突然停頓。

    這時方寶玉才發覺此次泰山大會,實早已到了白熱化的準決戰階段。在此之前,至少已
經過了二十場以上激烈緊張,動人心弦的大戰,至少已有二十位以上平日亦是聲名顯赫,不
可一世的武林高手,在這許多場大戰中無聲無息地被淘汰,甚至被毀滅,被犧牲。

    他們的聲名,昔日在武林中本也如天際的明星,曾經照耀過一時,也曾經眩亂了不知多
少人的眼目。

    這些明星之所以能夠升起,必定曾經過一段辛勞的掙扎,奮鬥;

    而此刻,在這泰山之上,這許多明星的隕落,竟是如此平淡,如此不受重視——這是不
是因為人們熱血澎湃中,已特別人的血淚與生命瞧得十分輕賤?抑或是因為另幾粒明星的明
亮輝煌,早已奪去了殞星的光采?

    寶玉不願也不能探索出這其中的原因,他也無法瞭解丁老夫人躇聲為何突然地停頓?為
何

    只見了老夫人慈祥、鎮定、而嚴肅的面容上,競似有些話不能出口。

    冷冰魚冷笑著長身而起,緩步走到台前,冷冷道:

    「據在下所知,第二度決戰之下,已只剩下十一人,是以在下在這第三度決戰之中,並
無對手,此乃抽籤的結果,並非在下有心要少戰一場……而此刻夫人竟突又宣佈在下有了對
手,請問對手是誰,自哪裡來的?」

    丁老夫人乾咳一聲,終於緩緩道:

    「冷大俠之言,本自不錯,但冷大俠此戰之對手,雖是半途而來,卻實乃武林名俠,而
且因為一件極為重要之事,是以才來遲了一步。」

    冷冰魚冷笑道:

    「夫人之言,夜下有些不懂。」

    他轉首瞧了四下群豪一眼,接道:

    「此番在下的對手,縱乃武林名俠,縱因要事來遲,卻也不應半途插入,別的不說,只
說在下等已經兩次激戰,而這位仁兄卻完全未費氣力,這豈非已違背了此次大會公道之宗
旨,大會規章,中乃夫人等歷定,夫人又怎能出爾反爾?」

    他平日雖然沉默寡言,但這番話卻說得咄咄逼人,鋒芒畢露,而且情理兼顧,直教人無
詞以對。

    丁老夫人歎息一聲,道:

    「此事雖然稍違大會規章,有時也可因人事而加變動,並非一成不變。」

    冷冰魚道:

    「在下只想請教,大會規章為何要為此人變動?他究竟憑著什麼?但望夫人解釋。」

    丁老夫人道:

    「只因此人方纔所做的事,實乃為著天下武林同道的利益,而且他為此事所發的氣力,
所經之激戰,亦絕不在冷大俠之下,是以老身與一木大師等人商談」萬子良、一木大師等六
大名俠,亦自長身而起。

    一木大師合十道:

    「老僧等六人可以身家、名譽作保,了老夫人方纔所說的句句屬實,絕無半字虛言。」

    這六人是何等身份,說出的話是何等份量?四下群豪,本已因此事之破例而鼓噪,此刻
自也又已安靜下來。

    冷冰魚目光四轉,見到大局如此,只得沉聲問道:

    「既是如此,在下便要請教此人是誰?究竟為武林同道做了些什麼?」

    丁老夫人道:

    「他為了遠赴東瀛追查那東海自衣人武功與身世的秘密,是以來遲,來到山下後,又獨
力除去了十多個以陰謀詭計,殘害參與本會群豪的惡賊,浴血苦戰,達一個時辰之久。」

    她話未說完,群豪已又聳動,紛紛呼喝道:

    「白衣人的秘密,可被他探出了麼?」

    「那些惡賊都是些什麼人,要如何暗算我等?」

    「他究竟是誰?」

    了老夫人微微笑道:

    「提起此人的姓名,只怕各位大都知道,各位所問的問題,也最好由他親自回答,他便
是……」

    她故意頓位語聲,等到人聲平息,方自緩緩接道:

    「他便是公孫紅公孫大俠。」

    群豪聳然呼道:

    「公孫紅?可是那位江湖人稱『亂世人龍』,掌中一條『天龍棍』,號稱天下第一外門
兵刀的公孫大俠麼?」

    丁老夫人凝注著冷冰魚的臉,道:

    「不錯,想你冷大俠必也知道他的名字。」

    冷冰魚面色鐵青,冷冷道:

    「想來他必也知道我的名字。」

    丁老夫人那一雙充滿智慧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飽經世故的微笑,她微微額首,淡淡笑
道:

    「既是如此,不知冷大俠可願與他動手否?」

    冷冰魚突然仰天狂笑了起來。

    他狂笑著道:

    「我為何不願與他動手?難道我還怕了他不成?」

    笑聲煥然而任,厲聲接口道:

    「我正要尋他拚個上下,要瞧瞧他那『風雲天龍棍』,到底有何威力,為何排名要在我
『破雲震天筆』之上?」丁老夫人道:

    「好!如此便有請公孫大俠……」

    話猶未了,左面人叢中,已有一條人影凌空掠起,看來竟有如團烈火一般,橫空四丈,
飛墮台上。

    群豪眼前一花,台上已多了條大漢,滿頭亂髮,兜腮虯髯,俱是火焰般的赤紅顏色,除
了那雙炯炯有光的眼睛外,他整個頭顱,也彷彿是團火焰似的,炫耀著人們的眼目,教人不
敢逼視。

    他衣襟敞開,褲腳高挽,赤紅色的衣褲,已因汗跡、油膩、泥污而變為暗紫顏色,足下
一雙多耳麻鞋,也滿是泥濘。

    只是他衣衫雖檻樓,整個人看來卻毫無狼狽之態,眉宇間仍帶著逼人的英氣,神情間仍
帶著帝王般的尊貴與豪邁。

    他左手按著根三尺木棍,似是他經常帶在身邊的手杖,是以木棍也已因手掌的摩簍而起
了層暗赤色的光澤。

    他右手卻提著只份量看似頗為沉重的麻袋,麻袋裡鼓鼓囊囊的,誰也猜不出袋子裡裝的
是什麼?

    但見袋子裡有水珠滴落,一滴,兩滴……滴落在方經擦洗,水跡未乾的擂台的木板上,
猶如一瓣瓣粉紅色的水印桃花。

    那赫然正是一滴滴鮮血。

    牛鐵娃拍掌笑喝道:

    「大小子,真是個好小子,只可惜連頭髮被人燒紅了,過來過來,跟俺牛鐵娃比比究竟
是誰高?」

    他喝聲雖響,卻也被四下呼聲淹沒。

    公孫紅右手一提,將麻袋高舉起來,大呼道:

    「各位可要先瞧瞧這是什麼?」

    群豪還未應聲,冷冰魚已一躍上台,叱道:

    「先莫瞥那是什麼,且亮你的天龍棍,接我的震天筆。」

    公孫紅睥睨大笑道:

    「閣下莫非已等不及了?」

    冷冰魚厲聲道:

    「不錯,冷菜等著你一戰,已等了六年之久,只要你與我交手,無論你是否有理,冷萊
都已不放在心上。」

    公孫紅大笑道:「也好。」

    放下麻袋,橫杖當胸,「還不放馬過來?」

    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